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贺美新

5488浏览    148参与
咖喱蛋包饭我喜欢吃

【xing转】雷图预警!!!不能接受♂→♀请自行避雷!!!

昨晚被老坟头屏蔽了()所以再发一遍,不好意思

全图见下方停车场(其实啥点也没画)

p3p4甲虫人♀巨ru婆娘贴贴警告

p2

p3

p4

(如果看不到了请再告诉我…

【xing转】雷图预警!!!不能接受♂→♀请自行避雷!!!

昨晚被老坟头屏蔽了()所以再发一遍,不好意思

全图见下方停车场(其实啥点也没画)

p3p4甲虫人♀巨ru婆娘贴贴警告

p2

p3

p4

(如果看不到了请再告诉我…

一个路过的嘴臭鸣泷

啊啊啊啊啊!!!这段我死去活来,天加szd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位老师友谊天长地久呜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这段我死去活来,天加szd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位老师友谊天长地久呜呜呜呜呜

作业写完了吗

一点天加,P2—4都是加贺美性转,请注意避雷

一点天加,P2—4都是加贺美性转,请注意避雷

H幼

旧十年2-4弹👍(我觉得这轮钢斗真血赚不亏ಥ_ಥ)如果图不好看就请退出把画忘了谢谢。

图一:帅气甲虫在线放电

图二:学太阳发光又不犯法😂

虽然甲斗里面天道总司这个人很帅够B格(单论前半段剧情)但我对天道还是爱不起来,反而是铁憨憨一般的笨蛋加贺美更加讨喜。(*´艸`*)

因为到后期还能让我喜欢的……只有加贺美了😂(按剧情摸人物性格的我)

不知道为啥,tv后半段剧情人都骚的一批_且迷惑行为令人印象深刻(:з」∠)_(个人观感不喜勿喷)

为啥我要画这自虐玩意?因为被别人的神仙图片打脸了(抱头痛哭ಥ_ಥ)

(…讲真钢斗太难画ಥ_ಥ搞三天才搞完还特多瑕疵ಥ_ಥ崩溃…明明挑...

旧十年2-4弹👍(我觉得这轮钢斗真血赚不亏ಥ_ಥ)如果图不好看就请退出把画忘了谢谢。

图一:帅气甲虫在线放电

图二:学太阳发光又不犯法😂

虽然甲斗里面天道总司这个人很帅够B格(单论前半段剧情)但我对天道还是爱不起来,反而是铁憨憨一般的笨蛋加贺美更加讨喜。(*´艸`*)

因为到后期还能让我喜欢的……只有加贺美了😂(按剧情摸人物性格的我)

不知道为啥,tv后半段剧情人都骚的一批_且迷惑行为令人印象深刻(:з」∠)_(个人观感不喜勿喷)

为啥我要画这自虐玩意?因为被别人的神仙图片打脸了(抱头痛哭ಥ_ಥ)

(…讲真钢斗太难画ಥ_ಥ搞三天才搞完还特多瑕疵ಥ_ಥ崩溃…明明挑了特别简单的装甲为啥还是这么难?!)

咖喱蛋包饭我喜欢吃

【xing转】预警!!!受不了把男人画成巨ru婆娘的请不要看不要喷

近期kabuto涂鸦,都是天加

xing转部分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想搞巨ru的恶趣味

p3p4 甲虫人♀性转警告!

(部分姿势有参考)


【xing转】预警!!!受不了把男人画成巨ru婆娘的请不要看不要喷

近期kabuto涂鸦,都是天加

xing转部分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想搞巨ru的恶趣味

p3p4 甲虫人♀性转警告!

(部分姿势有参考)


第一万零一回目
站位构图(包括脸上有血也是)有...

站位构图(包括脸上有血也是)有参考某一集截图(忘了)

越画越不像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想起一句歌词特别适合这画

但是是别人的填词,还是算了

站位构图(包括脸上有血也是)有参考某一集截图(忘了)

越画越不像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想起一句歌词特别适合这画

但是是别人的填词,还是算了

三浦小鹿

诚邀共赏卡噶米喊四分钟天道。

【叫了多少次天道】

只截tv部分。一共一百零九声天道


诚邀共赏卡噶米喊四分钟天道。

【叫了多少次天道】

只截tv部分。一共一百零九声天道


RAKUEKI@反転世界

#刀子。

#OOC,架空向。天道虽然行天之道但是他在这里没有kabuto的力量。

#想睡觉睡不着写的,压根链接不上内容,虽然平时也是这样。会修改。

#我永远喜欢カゲロウデイズ这首歌。


————


天道不太喜欢过热的天气,汗液渗入布料所带来的黏腻感让他不适。树上的蝉一直鸣叫着,惹人烦躁,他却坐在这里,陪伴着同样无所事事的加贺美。


8月15日,十二点三十分。


天气不错。


两人叼着冰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过基本上是加贺美在喋喋不休,他心不在焉的附和几句,偶尔会说着些刻薄的话,把本来就不善言辞的加贺美气的无法反驳。


一只不知道...

#刀子。

#OOC,架空向。天道虽然行天之道但是他在这里没有kabuto的力量。

#想睡觉睡不着写的,压根链接不上内容,虽然平时也是这样。会修改。

#我永远喜欢カゲロウデイズ这首歌。










————


天道不太喜欢过热的天气,汗液渗入布料所带来的黏腻感让他不适。树上的蝉一直鸣叫着,惹人烦躁,他却坐在这里,陪伴着同样无所事事的加贺美。


8月15日,十二点三十分。


天气不错。


两人叼着冰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过基本上是加贺美在喋喋不休,他心不在焉的附和几句,偶尔会说着些刻薄的话,把本来就不善言辞的加贺美气的无法反驳。


一只不知道哪里的猫从草丛窜了出来,走过来蹭了蹭加贺美的手,舔舐了他指尖上冰棍融化成的糖浆。它一直窝在加贺美的身上,却怎么也不愿意去亲近天道。


“你看,”加贺美就像个小孩子,向天道炫耀着自己得到了漂亮的糖果一样,却小心的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把猫给惊走“这孩子很喜欢我。”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不过是个笨蛋。」

看着加贺美幼稚的戳了戳猫咪的毛绒绒的耳朵,天道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好了些。


“啊!”那笨蛋……不,加贺美惊呼了一声,原本乖巧的猫不知道为什么跳了下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公园。


“算了吧,它总是会离开的。”天道瞥了一眼,没有要为加贺美追回猫的意思。他看向一边的池塘,那里聚着的几只蜉蝣在水上点起一圈涟漪。


他想起来蜉蝣的一生只有一天。


“不对,该走了……”加贺美从猫离开后就站在那里,说着他听不懂的话。加贺美看着猫的离开的方向,像是被什么操控了的提线木偶一样跟了出去。


“喂,你要干些什么!”


加贺美没有回答他,只是追逐着猫咪到了马路上,信号灯突然变成了红色,卡车刺耳的鸣笛与刹车声,停顿住的身影——砰的一声,已经来不及了。




加贺美的身躯被碾压的七零八落,白色的横道线被染成了刺眼的颜色。轮胎上滴下的血液混合着加贺美的身体组织,令人作呕。

藏在他口袋里的薰衣草包被轧碎,混合着铁锈的味道,让天道有些喘不过气。


猫站在马路对岸,用那双鎏金色的眸子盯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树上的蝉又开始鸣叫着,熙攘的人群在加贺美的躯体外围成一圈又一圈,所有人只是在那里哀叹着,祈祷着。


天边的太阳用它的炽热讽刺着天道,看吧,这一切可都不是梦。



……



……



……


醒来已经快要到十一点了,难得自己睡到那么晚。自己的身体像是浸入了水中,天道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空调在昨天早上就已经宣布了彻底告废。


稍微清醒了一点,他想了起来,刚才那个梦——加贺美死去的梦。


“嘟——”并没有人接听,加贺美估计又在什么地方巡逻,这样想想觉得那笨蛋也挺辛苦的。


不过是个梦,天道本来不怎么在意的。

但是他心中有谁一直在说着“这不是梦。”


——听着,这不是梦。


树上的蝉鸣叫着。


天道心烦意乱,决定自己去找加贺美……当然,不管哪里都找不到加贺美的踪迹,他好像失去了联系。


“那家伙到底去哪了?”


8月15日,十二点三十分。

天气不错。


「算了,今天就先回去吧。」


这样说着,回去的路上,突如其来的不安感让天道的身体颤抖着,自己无法抑制住,只好抓住桥的栏杆,手中握住了什么才感到有些安心……不过,到底为什么。

木头被挖下一小块,掉入了水中。


“那是什么啊!”天道松开了手,又听见人群的叫喊。那一瞬间,他看见了从楼顶上落下的铁柱直线下落,整个贯穿了刚刚推开了孩子的加贺美。

身边孩子的风铃掉在了地上,飞溅的碎片划过了天道的手,留下一道血痕。


天道看着这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加贺美的身边,一旁的手机里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拍下的他的照片。


现在世界只剩下了滚落的铃铛的和风吹过树木的声音,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听不见。


……


梦,又是梦。


到底还要几次?


我才能醒来。



……


每一次醒来都是同一天。


第四次,加贺美坠入了海中。

明明已经触及到了,最后却没有能够抓住天道的手。



……

他死去的几乎是同一个时间。



第十九次,加贺美被刀子刺入心脏。

明明只有一点点距离,天道就可以救下他。



而他,每一次都只是差一点,差一点就能救下加贺美。


……





不知道第几次了,已经有些麻木了。


他抱着死去的加贺美,坐在那里。他从口代里拿出加贺美的手机,试着将密码输入了自己的生日。里面满是加贺美对自己从未述说的爱意。


“为什么……?”他问着,却没有人可以回答。


树上的蝉一如既往的鸣叫着。



每一次,那轮太阳都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自己。嘲笑着自己的无能为力。真是可笑,行天之道,总司一切的人,却连喜欢的人都无法拯救。


天道意识到了,早该意识到了。

离开这轮回的方法只有一个,让时间重新回到原本轨迹的路也只有一条。


奶奶说过,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不会是神明,也不会是太阳。只有天道总司,只有他自己。



……




“猫咪很可爱呢,天道。”无所事事的两人坐在秋千上,加贺美挠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猫的下巴。


“是吗?”天道漫不经心的说着,当指针跳跃到那个数字的时候,他突然站了起来“该走了。”


“诶?什么……啊!猫咪逃走了!”加贺美和之前一样追逐着猫。正好到了马路正中央的时候,信号灯一瞬间变成了红色。


卡车的刹车声在耳边响起。


就是现在——!!!


天道扑了过去,推开了加贺美,卡车撞击的疼痛让他感到了骨头粉碎的疼痛。他躺在了三米外的地上,血液从他身下流出,淌入了柏油路上,延续到了加贺美的脚边。


“天…天道!!!”能够听见加贺美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和脚步声。


他的视觉已经模糊不清了,依稀看得出加贺美的身影。手背突然感到了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是在哭吗?那笨蛋。


“加贺美……我喜欢你。”天道用尽力气,忍着疼痛将手放在了加贺美的手上,说出了那句第二十次就想对加贺美说的话。加贺美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不见的样子让天道有些想笑“别哭。”


“天道…你是笨蛋吗…”加贺美已经顾不上自己喜欢的人说他也喜欢自己,他抓住了天道的手,他明明还有好多话想要对天道说……为什么。

他不想哭的,天道并不喜欢自己软弱的样子,但是却怎么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往下掉“我也喜欢你啊,所以,别离开我啊,天道!”


“你还是个…那么有趣的家伙…”天道朝他无力的笑了笑,头撇向了一边。任凭加贺美怎么哭喊,叫着自己的名字。他只是有些困,这次之后,或许梦能醒了吧。



抱歉,加贺美……先让我睡一会吧。



他最后看着逐渐沉入地平线的朦胧的太阳,太阳的余晖若有抱怨的,再也嘲笑不出,却还是告诉他“这一切,可不是梦啊。”


树上的蝉停止了鸣叫。


加贺美一只手抱着失去了呼吸的天道,听到了远处谁家风铃的回响。他抬起头,空中只有几颗星芒。





有着鎏金色眼睛都猫咪悄悄的走了过来,蹭了蹭他垂落在地上的手。等了一会,它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抚摸,只有男人的喃喃自语。










“啊……日落了。”

喵喵喵叽_写文太垃圾被关起来了

【天加】冠冕堂皇

*搞count boy加,ooc和雷是肯定的,不适请及时退出

*为了设定合理(又)拖The bee zecter出来背锅dbq,无逻辑瞎编

*文链加载可能比较慢,密码是kabuto,六位小写英文字母


-“加贺美病了?”


-“他已经一整天没来店里了。”


     全文【文】

     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图】


*搞count boy加,ooc和雷是肯定的,不适请及时退出

*为了设定合理(又)拖The bee zecter出来背锅dbq,无逻辑瞎编

*文链加载可能比较慢,密码是kabuto,六位小写英文字母



-“加贺美病了?”


-“他已经一整天没来店里了。”


     全文【文】

     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图】


RAKUEKI@反転世界

捡回来的家伙和原本的家伙完全不一样「6」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之后会修改。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拟态天道过去和加贺美接触了一天,但是加贺美不记得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算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设定,还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走向莫名其妙,只是觉得自己写的爽就完事了。


接受请↓


——————

十三.


到现在加...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之后会修改。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拟态天道过去和加贺美接触了一天,但是加贺美不记得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算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设定,还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走向莫名其妙,只是觉得自己写的爽就完事了。







接受请↓











——————

十三.


到现在加贺美不知道为什么天道要跟着自己回家。


拟态天道也是,从回家的路上开始,就一直抱着自己没有松开过手,还一直紧紧地盯着天道,除了回到家乖乖的换好鞋子之后,就一直持续着这个动作。加贺美总感觉自己像是被两只猛兽共同盯上的猎物。

谁也不说话,天道也没有要求加贺美解释什么,拟态天道也是,三个人就只是这样静静的坐着。


“天道,树花一个人在家。”十分钟后,加贺美忍不住提醒道。实际上他只是试图让天道回去,这句话的意思明显的就差直接说出来了。并不是不欢迎天道……他不会天真到想让天道觉得现在发生的只不过是一场梦,他只是想能逃过一天是一天。


“没关系,小煦在家里。”天道终于撇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打破了加贺美的希望。然后转过头去观察着这间屋子,挑了挑眉“好好整理一下吧,这两天我就住在这里了。”


“啊,我知道了……不对,你为什么要住我家!?”加贺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总感觉要是答应了,自己的休假会被毁的一干二净。


“不行吗?”天道看了一下拟态天道,意味明显,他踌躇了一下,做出了最后的挣扎。

“可是我家里一共只有两条被子。”


“那新和我睡一起吧——”拟态天道也跟着站了起来,亲昵地抱住了加贺美,将下颌架在他的肩上“正好新也怕冷,所以我们一起睡吧。”不容许加贺美拒绝的样子。


“哦?说到这个,你的温度能比肩太阳吗?”天道俯视着自己的拟态。

拟态天道也不甘示弱的回敬着“新只需要我就好了,昨天新可是还主动钻到到我的怀里。”


加贺美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去想这件事了。看着两人之间好像弥漫着硝烟味的对峙,他总感觉自己幻视出了两只炸毛的猫咪。


“先别吵了!”总之先阻止下来。不得不说,还是挺有用的。


“既然这样,那么,由加贺美来决定吧。”

“是啊,那么,新要和谁一起睡。”



加贺美现在只想回到过去阻止自己说话。




……



……



……



所以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小时前,在加贺美的提议下,两人用石头剪刀布分出了胜负。嘛,各种意义上的碾压,最起码加贺美是第一次见到三局两胜中能够输三次。


三人正挤在一张床上。拟态天道和加贺美盖一着条被子,而天道自己盖着一条。躺在中间的加贺美正感觉自己被两个人盯着,明明有着困意的,但是……这怎么睡得着啊!!!


……



……


没错,现在已经很晚了,加贺美打着哈欠,但是他觉得自己今夜别想睡了,甚至已经默默想好了明天早上睡多久。


一旁的拟态天道抱着自己睡着了,似乎是梦到什么开心的事情,笑的很开心。加贺美被勒的有些难受,但是他担心吵醒拟态天道,只是稍微用了些力,发现推不开之后决定放弃了,选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加贺美……”


加贺美下意识的转过头,发现刚刚呼唤着自己的天道也已经睡着了,刚刚不过是梦中的呓语。


什么嘛,导致自己夜不能寐的两个家伙却睡的那么香甜。加贺美等到拟态天道终于松开手的时候,小心坐起来为他和天道盖好被子,刚想要躺下的时候,却又听到天道说着什么。


“别离开我……”


“什么?”


“别离开我。”加贺美猝不及防的被拉入了一个怀抱。


不得不说,男人漂亮的胸膛证明自己锻炼的很好,身上还萦绕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令人沉醉其中。加贺美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


——不对,我是八点档的女主角吗?


反应过来的加贺美吐槽着。他是想挣脱的,虽然有点舍不得……不对!并没有!无奈天道就像是抓住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加贺美越是挣脱,天道禁锢的就越紧。


加贺美第二次放弃了挣扎。


不过天道的怀抱很温暖,甚至让人感到安心。加贺美怕冷,在他原本睡不着的原因占了一半,毕竟被子几乎一半给了拟态天道。

很奇怪吧?两个大叔这样子。虽然会被小孩子叫大叔的只有他……


“好害羞啊,为什么现在却越来越困了?算了,就一会……”最后加贺美自己都没意识到现在自己是多么暧昧的姿势窝在天道的怀中。


……


这时原本已经睡着的男人却睁开了眼睛,满足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加贺美,对他的笑容是自己也没有发觉多出的宠溺。


原本自己该生气的。毕竟没有谁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和另一个自己在一起。虽然他们压根没有在一起过,对加贺美而言,他只是不可缺或的挚友,而已。

不过加贺美也是有够迟钝的,谁都能看出来自己的拟态对他是想要占有他的喜欢,他却当成孩子的撒娇。但这一次幸好他没有看出来。


加贺美的样貌该说是那种路人角色,他是什么时候让自己这样在意的?不过确实有点可爱。看了一会,他忍不住戳了戳加贺美的脸颊。在试图第二下的时候被嘀咕着什么的加贺美不耐烦地拍开,然后换了个舒服点的角度,继续窝在天道的怀中。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你要我拿你怎么办?”天道问着,回答他的只有加贺美的鼾声。他不由得笑了出来,算了,笨蛋就是笨蛋。天道将加贺美抱紧了些,闭上眼想着加贺美醒来后的反应。




一夜好梦。



谁人还逝藏海花

大半夜心情不好瞎几把摸

已经画不来加贺美了

大半夜心情不好瞎几把摸

已经画不来加贺美了

RAKUEKI@反転世界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是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真的很好听。

#大概,刀子。啊,天道死了。为了救加贺美。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OOC,文笔很小学生,以后会改。大概。就算我写的是垃圾,这也是我的全部心血


————


东京塔边的樱花又开了。


已经三月份了啊。


加贺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是很喜欢走这条路了。但是不管走向哪个方向,兜兜转转,最终还是会回到这里。


——到底因为什么。


和小孩子一样漫无目的地踢着路上的石子,一下一下,石子不知道滚向了哪里,就和加贺美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来到...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是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真的很好听。

#大概,刀子。啊,天道死了。为了救加贺美。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OOC,文笔很小学生,以后会改。大概。就算我写的是垃圾,这也是我的全部心血











————


东京塔边的樱花又开了。


已经三月份了啊。


加贺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是很喜欢走这条路了。但是不管走向哪个方向,兜兜转转,最终还是会回到这里。


——到底因为什么。


和小孩子一样漫无目的地踢着路上的石子,一下一下,石子不知道滚向了哪里,就和加贺美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一样。他自己并没什么特别要来这里的理由,但是他却像是被什么引导着,必须来到这里。

加贺美向来不喜欢自己的行动不受自己的控制。反抗着无形的规则,他混入人群随波逐流。闷热的天气与嘈杂的环境让加贺美只觉得烦躁,他没有回去的意思,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最后还是回到了东京塔边。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加贺美也只将他看作巧合。没什么,只是走到这里的一路上他看见了很多熟人罢了。


他看见了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岬小姐和阿剑,看见了笨蛋兄弟蹲在路边摸着小狗,看见了田所先生走进老先生的拉面摊,看见了小煦和树花系着好看的丝带逛着街……但他总感觉少了一个人。

是啊,少了谁呢?自己说不上来,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必须想起来。这几天他觉得心脏的位置像是成为了一个空洞,做什么都不在意。或许只有那个人才能将它填满,只有那个人才可以。


——谁?


——很重要的人。


——你在哪里?


——想见你。


——……


——现在就想见到你。


脑中响起的话语把正在苦思冥想的加贺美吓了一跳。刚才听到的确实是自己的声音,心底似乎知道了答案,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想要见到谁。于是他将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归为看多了昨晚八点播放的恋爱档。

一定是结局让他印象过于深刻了,毕竟怎么可能会有男主角在接受了女主角四十几集之前的告白后就擅自离开了的剧本。

不管怎么样这都很奇怪吧?加贺美在心底吐槽了一会昨晚的连续剧,却也没再继续回想他在找谁。直觉告诉他,现在不是时候,所以他选择了暂时放弃这个问题,继续向前走去。


——总会知道的。



……



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了,原本寥寥无几的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离开了。而他感觉这条路越来越长,长到好像没有尽头。

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加贺美已经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自己并不是笨蛋,只是这里的景色一直是一成不变的。偶尔会有谁在这卖棉花糖,但是现在这里除了路边的樱花树,还有从樱花树上落下的花瓣,什么都没有了。


只有加贺美一个人。


加贺美正犹豫着要不要向前。还是止步于此,从原路返回。他选择了后者,自己还没有热血到不顾一切的地步。但是不管回去了几次,一直都会回到这条路上。

不过这条路是通向哪里的?他觉得很熟悉,但他不记得了。所以他要去哪里?他又为什么会在这里?稍微休息让加贺美想着这些问题。


“我不会是在梦里吧?”最后得出的结论。


“笨蛋……”刚才是有谁在说自己是笨蛋吧?不,有可能只是自己的幻觉。不对!为什么自己会说自己是笨蛋啊!


“加贺美,这里是你的梦。”谁在说着让人匪夷所思的话“一直走,别停下。”

加贺美听到了他说的话,居然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对虚空而来的指令有着任何的惊讶或怀疑,他选择了继续向前走着。虽然不知道这是谁,但是觉得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我为什么会相信他?


“你是谁?”


“太阳。”


“我真的在做梦吗?”


“是。”


“可是今天我记得我醒来了。”

“别在意那么多。”自称太阳的那家伙搪塞着,还不忘记嘲讽着“笨蛋的脑子本来就不够用了,再想那么多会爆炸的。”

哈?哪里会有说人是笨蛋的太阳?加贺美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一个人嘟囔着。身体确实没有感到疲惫,就算撞到树干上也没有疼痛,但是他早上的记忆也并不是伪造。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让加贺美感到夹杂在现实与梦境当中。


他也没停下来,一直走着。现在七天已经过去了吧?虽然感觉自己越走越远了,两边的景色却没有什么改变。但加贺美没有停下。他感觉那里有着他自己想要的答案,和让自己摆脱这个梦境。

当然加贺美也有无聊的时候,他不喜欢一言不语,天天都会试着和太阳说些什么,虽然基本上是他在说,偶尔会得到回应。


“我在找人。”


“很重要吗?”


“说实话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觉得他一直在我的身边。很奇怪吧?明明我都不知道他存不存在。”


“你是笨蛋吗?”



——或许是。

加贺美想着。




……


“还有多久才能到尽头?”


“快了。”


“然后呢?你要我做什么?”


“让你离开这里。”


“你为什么会知道?你到底是谁?”

太阳没有回答。直到加贺美已经快忘记的时候,才说出“我……你要找的人会在那里等你。”然后不管加贺美怎么呼唤,他再也没有回应。加贺美也没太在意,偶尔的咳嗽说明他还在的,那就没问题了。


风吹过樱花树,花瓣仿佛一场雨,瞬间布满了整条路。风也温柔地为加贺美拂去肩上的花瓣。

他一直走,一直走。从白昼走到黑夜,从黑夜走到了白昼。最后他走到了太阳前,可以看见那里站着一个人,但是看不清他的样子。

“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吗。”加贺美几乎是肯定地说,他是记不起来了,但是自己所有的一切,甚至细胞都在告诉自己,这是他一直想着的人。最重要的人。


——想见你。


——见到你了。


快要按捺不住着呼之欲出的感情。他却一步一步,走到那人面前,明明只有几米,他却走了很久。终于到了,然而还没等他说什么,那人先一步开口了。


“加贺美。”他说“离开这里。”


“为什么?”


“这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等等……”那人说完,就不由分说的拉住了加贺美的手,逐步走向了太阳。

过于闪耀的光芒让加贺美下意识的低了低头,那人将另一只手用来护住在加贺美,却没有停止自己的行动。逐渐接近的太阳的炽热让加贺美想起了那天的爆炸,还有将自己紧紧护在身下的人。


“加贺美…我…喜欢你。”男人最后对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


——不要。


——我不要再失去你了……


——我不要!


“我不要!天道!”听见加贺美说出自己的名字。天道有些错愕,脚步不由得停顿了下来,手也下意识稍微松开了些。

加贺美趁这个时候用力挣脱开了。但这之后加贺美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天道倒也没再执意让他离开。他只是看着天道,天道也只是看着他。


“你要怎么办?”他打破了沉默。

“奶奶说过,太阳应该照耀着一切能够照耀的地方。”行天之道,总司一切的男人还是这个样子,却让加贺美想要给他一拳。

“所以,你要留在这里吗?”那想法最后付诸东流,他怎么可能对天道动手啊,对救了他,说着喜欢他的天道动手啊!


脚边的泥土已经变了颜色,手抹去的是温热的液体,好奇怪啊,为什么停不下来呢?好奇怪啊。

“……别哭了,离开这里吧”天道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天道走近加贺美,想要为他拭去眼角的泪水,却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停下了,最后天道还是选择收回了手,他说“别等我后悔,加贺美。”


别等我想要将你留下。明明我为了今天,在这里做了三个月的准备,好不容易让你忘记了……加贺美,你还真是个笨蛋啊。

他擅自做好了决定,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被加贺美抱入怀中。


“天道…我不允许…”加贺美紧紧抱着天道总司,他不想让天道一个人留在这里。就算天道执意在这里,就算这样,他也想一直陪着天道。

“加贺美……”天道难得的踌躇不决,最后他还是回抱住了加贺美。真是的,没想到太阳有朝一日也会为了一个凡人……而做出这样的选择。


奶奶说过,神爱世人。

但现在,我只爱你。


男人想要记住加贺美的温度。甚至有些贪恋那好闻的,只属于加贺美的味道。他和加贺美一样不舍,他也想和加贺美在一起。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放手了“加贺美,知道吗?你现在就像是八点档的女主角。”

“我才不是!”加贺美抬起头,想了想却怎么也找不到反驳的话,只好气鼓鼓道。

“但这样就像了。”天道笑了笑,趁加贺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他推入太阳中“再见了,加贺美。”请原谅我的擅自决定。


他看见了加贺美反应过来后尽力想要挣脱那无形的束缚,不顾一切只想要触及他。他没有动作,他怕自己如果拉住加贺美的手,他会忍不住将加贺美永远留在这里。所以他只是看着加贺美,想要永远记住他的样子。


“天道!”明明只有一点点,明明只要天道……但是这一次,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天道没有抓住加贺美伸出的手。


“我们还会再见的,加贺美……”





“天道!!!!!”



天道就这样看着,直到再也看不见加贺美。太阳逐渐陨落了,留下的只有余晖。他靠在樱花树的树干上,几片樱花瓣因为花枝的颤动而落到了他的肩上,他也没有在意。只是望着那片虚空,笑道。



“……他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




……




……




……




……



“天道!”

“加贺美?加贺美?这里就麻烦你们了,我去叫医生。”岬听见加贺美的呼喊,当下就和神代剑一起前去叫医生,留下煦和树花照顾着加贺美。

加贺美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疼痛,他缓缓睁开了眼睛,适应好了许久不见的光后,入眼的是陌生白色的天花板。四处还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他醒来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天道呢?”


“哥哥他……”煦没有回答,倒是原本还在为加贺美醒来而开心着的树花,笑容瞬间就凝固了起来。不知道如何和加贺美解释的样子。

“我知道了,小煦,树花。”加贺美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关节,靠着栏杆,支撑着坐了起来“辛苦你们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加贺美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他只是不肯定而已。刚才还有着一丝希望,在听见树花待着些哭腔犹豫不决的想说什么后,那点希望如同泡沫一样的瞬间破灭了。他知道,他不想听见那个回答而已。加贺美对树花和煦尽力勾起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然后自顾自地看向了窗外。


“那你好好休息。”树花还想说些,小煦却拉住她的手,摇了摇头。


门被关上了。


加贺美看着窗外,东京塔边樱花绽开了,开的很好看。他记得以前自己常常和天道一起走在那条路上,再往直走,就是天道的家了。


——天道,我想见你。



——我现在就想见你。



——你这个自作主张的……混蛋。


加贺美自嘲地笑了笑,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像是恋爱剧的女主角一样。他听见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正准备关上窗的时候,窗外飘进了一朵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樱花,划过了他的指尖,稳稳落到了他的身上。


“天道……?”


加贺美轻轻捧起了那朵樱花,看了许久,直到一直在边上的岬看不下去提醒他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

加贺美反应过来,胡乱擦了擦眼泪。做完检查之后,大概说是再例行观察一个礼拜,医生就离开了。高兴挚友真的醒来的神代剑也被觉得发生了些什么的岬拉了出去。


现在这里只剩下加贺美一个人了,他小心地将那朵樱花放在了胸前。他总感觉这就是天道送来的,他总感觉天道一直在他的身边。



——想见你。



——现在不是时候。



——现在就想见你。



——真是没办法啊……那你看看手上的花吧。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END

RAKUEKI@反転世界

只是一篇路过的番外

#是刀。大概。

#梦里所发生的一切,有可能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所经历过的。人的大脑是会擅自篡改记忆,所以随便怎么理解,这里感谢神九老师——@谁人还逝藏海花 

#不知道怎么打CP Tag所以……。

#内容有点病态,大概。⚠️顺便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文笔小学生,现在很平淡,想到什么写什么,之后会修改。


接受请↓


——————

“抱歉,总司。”这是加贺美回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但只是寥寥数语,却简单地让他一下子掉落深渊“我还是选择和天道在一起。”


“新……?”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加贺美,手中的杂志不知道什么...

#是刀。大概。

#梦里所发生的一切,有可能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所经历过的。人的大脑是会擅自篡改记忆,所以随便怎么理解,这里感谢神九老师——@谁人还逝藏海花 

#不知道怎么打CP Tag所以……。

#内容有点病态,大概。⚠️顺便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文笔小学生,现在很平淡,想到什么写什么,之后会修改。




接受请↓










——————

“抱歉,总司。”这是加贺美回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但只是寥寥数语,却简单地让他一下子掉落深渊“我还是选择和天道在一起。”


“新……?”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加贺美,手中的杂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碎,上面印着的少女的笑颜瞬间面目全非。

他没心情去理会这些了,他现在只想到,加贺美要离开自己了。他唯一的光,又要再次熄灭了,再也不会点燃……不对,不会的!


“呐,新,这只是个玩笑,对吧?”回答他的是加贺美看向别处的样子,眼中带着愧疚。这似乎是加贺美的习惯,他总是在做了什么会让自己难过的事情才下意识的做出这个动作。就是说,这是真的?

“抱歉……”加贺美许久才说了出来,他没有等待拟态天道的回答,只是选择抱住了他,和往常一样的嘱咐着“我不在的话,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看吧,加贺美在这个时候也是那么的温柔,却也是那么的残忍,不给别人任何挽回的机会。哪怕是一点点也彻底没有希望。


拟态天道并没有回应,或者说是不愿意回应。虽然他知道加贺美已经并不在乎了,但是他也一样,他不会再放手的,不管怎么样,他要加贺美一直留在他的身边。


就这样杀了他,他就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了。

就这样占有他,他不会反抗也不会恨着自己。

心中的恶魔在他的耳边蛊惑着他。

他不想杀了加贺美,但是,活着的加贺美不爱他了。那么,他要怎么办?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掐住了加贺美的脖颈。快要窒息的加贺美并没有什么力气推开拟态天道的手,或许是已经放弃了抵抗。放在口袋里的布偶挂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加贺美拿在了手上,布偶的四肢因为男人的痛苦与垂死挣扎下快要被扯断,内容的填充物散在地上,沾上了不知道是谁的泪水。


最后,他的手垂落在了地上,布偶从他的手中滑下,滚到了跪在地上绝望的那人的面前。


拟态天道把那只破烂不堪的玩偶捡了起来,端详了一番。他想起来那是一个月前心血来潮,加贺美也答应好自己为自己做的,昨天的回答还是快完成了,没想到早就做好了,却迟迟没有给他。


现在到了他的手上,他才意识到,原来这是加贺美早就计划好的告别礼物。他把玩偶放在手心里……缝合处的线崩断了,整个在他手上分崩离析,留下了一片狼藉。


最后的光,彻底熄灭了。




……




……







……


“呜哇!”


“诶,醒了吗?没事吧?总司!”听到熟悉的呼喊,拟态天道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笑着的加贺美。直到埋头窝进带着温度的怀抱,拟态天道才反应过来刚才的那一切是梦。


还好,幸好是梦,这里的加贺美是温暖的,从没有想过要离开他,也不是那具在自己手中,逐渐失去灵魂的躯体。


加贺美从刚才开始就知道拟态天道做了噩梦,犹豫要不要叫醒他的时候,他自己突然醒来,什么都不说,就抱住了自己。虽然他具体梦见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但是看样子确实是吓到了吧。所以也任由他抱着自己“别怕,没事的。”加贺美回抱着拟态天道,安抚道。


“……新,你会离开我吗?”拟态天道抱着加贺美不敢松手,害怕下一秒加贺美会说出梦里的答案。


“不会的啦。”加贺美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缝的歪歪扭扭的布偶挂件,塞给拟态天道“昨天终于做好了,给你。”


“那就约定好啦!”拟态天道接过,紧紧地握在手中。




光,还在。





END












不想看真正的刀子就不要继续下划了。








“新,你会离开我吗?”等了很久,拟态天道也并没有等到回应。


狭小的空间里,拟态天道忽略着门外不断响起的敲门声,他想制止那令人烦躁的声音,但是他担心会不会吵醒怀中睡着的加贺美。


摸到了奇怪的东西,拟态天道拿起来,借着照射进来的灯光,看着手上被再次缝合好的布偶,他才想起,啊,加贺美已经不会醒来了。










也不会再离开自己了。





END

咖喱蛋包饭我喜欢吃

近期kabuto涂鸦,全是天加

p1是逼王蹭老婆(是我太ooc了对不起对不起)

p3是拟态天道贴贴加贺美(拟态真的好可爱……)

p4p5不知道哪个合适就都放上了(是时候下个好看的日语字体包了……)

近期kabuto涂鸦,全是天加

p1是逼王蹭老婆(是我太ooc了对不起对不起)

p3是拟态天道贴贴加贺美(拟态真的好可爱……)

p4p5不知道哪个合适就都放上了(是时候下个好看的日语字体包了……)

RAKUEKI@反転世界

捡回来的家伙和原本的家伙完全不一样「5」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这次是真的修罗场。

#原本我只是想写日常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算了三人在一起吧,不开车,大概。


接受请↓


——————

十一.

加贺美回到家的时...

拟态天道+天道总司×加贺美新

#OOC,文笔不好请注意,设定是拟态天道还活着,Worm消灭之后一个月。两位天道的修罗场?或许。

#私自设定了天道喜欢加贺美,但是傲娇,不说。拟态天道直接会表现出来,对加贺美的效果似乎是MAX,后期可能有其他骑士出现。

#没有看完,但是还是知道后续的,天道已经从巴黎回来了的时间段,有着自己私自的设定,不喜欢请离开。






#这次是真的修罗场。

#原本我只是想写日常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算了三人在一起吧,不开车,大概。










接受请↓






——————

十一.

加贺美回到家的时候,听见脚步声的拟态天道几乎是一路蹦蹦跳跳到门口迎接他的。然后接过他手上的袋子,将他推进屋子里,锁好门。就像是小猫咪在保护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一样防备着。然而被进行着这一切的加贺美有点反应不过来。

“啊,我回来了。”直到面前多了一杯热茶,他才反应过来。茶的温度正好,拟态天道的这一点和天道很像,几乎是算准他回来的时间。

“嗯,欢迎回来,新。”拟态天道笑着抱住了新,稍微蹭了蹭以示亲昵。虽然有点不对,但是让加贺美感到这样也不错,并没有拒绝,嘛,有点不好意思……而已。原本是打算过一段时间就让拟态天道去找工作的,但是他对人类的社会太久不接触了,放心不下,况且现在有点不舍得了。

空荡荡的家里多出了一个人在等着自己回来,虽然只有一天,如果再回到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多少会感到寂寞吧……不对,不是妻子啦!加贺美觉得自己越想越奇怪,于是干脆停止了胡思乱想。去厨房将袋子里的食物加热好分成两份,挑出其中觉得拟态天道可能会喜欢的那一份递了过去,自己并不擅长料理,只是勉强能入口,吃这个反而好一些“抱歉,今天先吃这个吧。”加贺美决定过一会开始学习料理。

拟态天道不在意的接了过来。他不会拒绝加贺美递来的东西,哪怕明显的看出那是让他立刻死去的东西也会笑着吃下去。他也不挑食,味道还算不错,虽然完全没有加贺美做的好吃。看着拟态天道并不排斥的样子,加贺美也稍微的安下心来,埋头解决面前的便当后,两人瓜分了剩下的甜点,窝在沙发上不愿意动弹。


料理就,明天再学习吧。

靠在一起看电视,偶尔聊聊有趣的事,当然基本上是加贺美在说,拟态天道在听着,两人就这样度过了一天。


直到快到了天道说好的时间,加贺美才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他并不想拒绝朋友,况且那人是天道。但是他想着自己要怎么和拟态天道解释,毕竟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怎么啦?新。”拟态天道察觉到了加贺美的慌张,再掩饰反而更明显,可以说是写在那里了。这种反应绝对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最可能是有关于天道总司的。

他想让加贺美不允许接近天道,但是把他吓到了应该怎么办?他会不会丢下自己?所以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却无法控制低沉下来的声音,按耐住自己妄想对加贺美的占有,随口一问一样的说着“告诉我吧。”

加贺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好,自己并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就算勉强也很容易被看出来。但是他也不想这样搪塞拟态天道。到底应该说出真相还是找个恰当的理由呢?好在这个时候,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抱歉,总司,我接个电话。”千万不要是天道啊,加贺美祈祷着。

还好是同事的电话,之前逮捕的小偷似乎还有同伙,加贺美被要求在那片区域巡逻。

“怎么了?”

“突然要求去巡逻,我会早点回来的。啊,那我出门了!”留下一句不可以出门,加贺美火急火燎地离开了,留下了拟态天道一个人。依稀听到了巡逻什么的,加贺美并没有欺骗他。但是他的心情无法平静下来,他感觉今天如果自己不做些什么,加贺美就会再也不属于他。虫的直觉一向准确。

虽然加贺美不允许他离开这里,但是自己可不会把他拱手相让的,就算加贺美会生气。因为有着正当的理由,所以他选择悄悄地跟了上去。


十二.

加贺美完全没有发现,拟态天道跟了一路,直到警署,他还是没有发现。拟态天道觉得自己担忧行踪暴露的想法绝对是多余的。

一路上他看见加贺美和遇见的许多人打着招呼,看来加贺美很受欢迎的样子。有点不开心,不过他不是来见天道总司的就好——拟态天道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放心回去的时候,加贺美的那通电话的内容让他停止了脚步。

“喂喂?天道。抱歉,今天警署有事,替我和树花道个歉,下次,下次我会带小点心去的。”是天道总司。

他今天,原本会见天道总司吗?他没有和我说过,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去见天道总司,为什么……不安和嫉妒的情绪快要支配拟态天道的心,他想跑出去,去告诉加贺美,不允许和那家伙见面。他想紧紧抱住加贺美,告诉他,自己不允许他离开。

但是他又有什么立场?朋友?他对加贺美来说不过是仅仅认识了两天的朋友。只是他一厢情愿地依赖着加贺美,只是他不想再被丢下了,不想。他不想离开加贺美。

但是拟态天道还是用理智制止住了自己。他一路跟随着加贺美,而加贺美什么都没有发现。当他今天终于注意到被人跟踪的时候正好发现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大意了,自己应该注意路人的。

“给我滚开,不然我就杀了他。”

闻讯赶来的巡警和小偷僵持着。虽然不能够轻举妄动,不过加贺美好歹以前也是被Zect的战神所选中的,算准时机,将小偷拿着刀的手推开,钳制住,刀具被打落在地上,随后一个过肩摔,按在地上一气呵成。

“别愣着了,抓住他!”加贺美喊着看呆的同僚们。

“去死!”

“小心!加贺美先生!”没想到同伙还有一个,看样子似乎是躲闪不及了,这下要怎么办?尽量避开要害吧。看着刺向自己的刀尖,加贺美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放开抓到的犯人。

过了一会,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诶?难道我是已经死了吗?不对!死掉才不会继续思考吧!直到听见重物坠地的声音,他才睁开了一只眼睛。行天之道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没关系吗?新。”拟态天道走到在他的面前蹲下,仔细检查着加贺美是否受伤。刚刚他居然还以为是天道,或许习惯被他救下了,这样可不行。

“没,没有。”加贺美站起来将手铐拷在那两个小偷的手上,交给前来支援的警察。

“加贺美前辈的身手没想到那么好呢。”

“那个男人也很不错啊!那个犯人向加贺美前辈扑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直接抓住了犯人的衣领往后面一丢什么的。而且好帅气。”


直到回到警署,换好了衣服,听着女性巡警对身边人的赞美离开的时候,才后知后觉道“不对,总司!?你为什么出来了?”

“因为我害怕新有什么危险。”拟态天道迅速变成委委屈屈的样子说着,加贺美似乎对于这样没有什么办法,而他也顺势去握住了加贺美的手不松开“刚刚不就是吗?所以,别生气了。”

“但是绝对不能被天道遇见啊……”确实,加贺美不生气了,也没有在意拟态天道握着自己的手。他现在只希望别遇见天道,千万不要。


然而神并不会再次眷顾凡人了。


“什么不能被我遇见?”爷爷曾经说过,最害怕什么,什么就越会发生。现在就是这样,加贺美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天道,他手中的手机已经被捏碎,还在喀吱作响。还有身边的拟态天道,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加贺美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的快要断裂了。


“加贺美,这是怎么回事?不需要和我解释一下吗?”

“新,我们回去吧。今天也可以和我一起睡觉嘛?”


啊,真的完蛋了。

加贺美现在只希望时间停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