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贺美隼人

50465浏览    320参与
噗噗糖Silenxweety

【yskg/w社】偶然的必然 -7-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前)偶像kgm与粉丝ysr的paro设定,年龄操作有(双方均为20代前半的年纪)对日本那边偶像现场的描写细节可能有错误之处请轻拍(没有人会注意这里好吗)

*因为作者是个偶像宅所以大概会夹带很多私货,写的时候会尽量试着不OOC但估计还是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7

如果说一年多以前的自己尚且能以平静的心态说出“我对我推应该没有类似恋爱的感情”,如今社築便偶尔会忍不住想要找到那个与自己同公司并同样推过加贺美的女孩告解,告诉她“抱歉,我之前说错了,果然我对我推还是有恋爱的感情——虽说现在他已经不是偶像了吧。”

在和加贺美从偶...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前)偶像kgm与粉丝ysr的paro设定,年龄操作有(双方均为20代前半的年纪)对日本那边偶像现场的描写细节可能有错误之处请轻拍(没有人会注意这里好吗)

*因为作者是个偶像宅所以大概会夹带很多私货,写的时候会尽量试着不OOC但估计还是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7

如果说一年多以前的自己尚且能以平静的心态说出“我对我推应该没有类似恋爱的感情”,如今社築便偶尔会忍不住想要找到那个与自己同公司并同样推过加贺美的女孩告解,告诉她“抱歉,我之前说错了,果然我对我推还是有恋爱的感情——虽说现在他已经不是偶像了吧。”

在和加贺美从偶像与粉丝的关系变为朋友关系并且在一次次私聊和见面聚会中逐渐亲密之后,社築亲眼看着自己是怎样一点点卸下心防,让心中潜藏已久的某种卑劣欲望生长蔓延以致快要无法控制,在和加贺美一起时同时品尝到天堂般的欢欣与地狱般的痛苦——再怎么自欺欺人,他也无法否认这种过度的感情早已不仅仅名为友情。加贺美还是偶像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以这样的心态在喜欢着加贺美了吗?有时候社築会如此想到,那时整个胸口都燃烧着的感情似乎和如今别无二致,只是,因为所谓的“恋爱禁止条例”,他,或许千千万万的粉丝都是,只把这种命名为“对推的感情”。

然而那个人,还是像当偶像时一般,在自己心中被供上神坛,因而是纯洁的、对自己这种卑劣的感情一无所知的,同时还是对自己丝毫没有与自己同样感情的。恋爱禁止,是为了保护所有的粉丝啊,社築有时会自嘲地想到,对推的爱是所有粉丝无望的恋爱,因为推永远会看着他所追逐的光,而不会垂下目光牵起其中谁的手——若是哪个偶像真的这么做了,他就会在那一瞬间落为凡人,不再有登上神坛的权利。而如今加贺美已成为凡人,恋爱禁止的屏障消失了,以往确信的无望似乎突然出现了一丝生机,然而那双漂亮眼睛中看过多少鲜花,视线又怎会在自己这棵杂草的身上停留呢。

所以社築有时真的希望加贺美不要经常如此为难他——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来自加贺美的消息,「如果那家游戏中心离社桑家很近的话,是否可以让我去社桑家打扰一下呢?因为我私心很想看看社桑家里是怎样的。不过,如果社桑不想让我去的话我也完全理解的。」社築深深叹了口气趴在桌上,能够清楚听到心脏在胸腔跳动的声音。

第一反应当然是开心和荣幸,然而接下来就因为自己那些有的没的过火感情而开始烦恼起来。总是这样,因为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边是怎样的心情,这个人才老是无意识说出或做出让自己这样开心又烦恼的事吧……然而,就算再纠结,他最终也还是只会给出这个答案。社築苦笑着,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敲击着,发送了一条「当然没问题,只是要做好我家又挤又乱的心理准备哦。」


“打扰了~”

隔日约好一起出来的那天,在游戏中心尽情玩了一整个下午以后社築把加贺美带到了自己家,进门的时候,加贺美似乎很愉快地对社築家打了个招呼。在加贺美看不到的地方,社築因此露出了微笑,心想这也太可爱了。

“怎么样,我家很小吧?”社築换上拖鞋去给加贺美拿客人用的一次性拖鞋,回来看到加贺美一脸好奇地环视着整个公寓,忍不住问道。

“对于一个人来住是刚刚好的面积啊,”加贺美微笑道,换上拖鞋和社築一起走进房间,“实不相瞒,虽然我家面积比较大,但毕竟只有我一个人住,未免也太空旷了。”

“那好歹也是真正属于社长的房子啊,不像我,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哪怕比这还小的房子现在都还是妄想呢。”叹了口气,社築为加贺美倒了一杯水,“不好意思,我家里只有白水而已。”

“没关系的!”加贺美坐在沙发上,接过社築递过来的玻璃杯,“明明是我突然的请求打扰到了社桑……因为我实在太想看社桑家里是什么样了。”

“诶,为什么啊?我家里真的什么都没有,除了各种和爱好有关的东西……”社築笑着说到这里时喝了口水,又突然因为想起眼前的加贺美就是自己的“爱好”之一而差点呛到。

“当然是因为想更了解社桑了。”面对加贺美的笑容和话语,社築只能垂下视线发出模糊的轻笑。对于这些似乎有些暧昧气息让自己心跳乱拍的话语,社築已经不知道算是加贺美给自己的奖励还是折磨,明明就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然而社築不知道的是,在他视野范围之外,加贺美因为社築躲闪的回应而在玻璃杯后苦笑着。

“对了社长,我今天下厨招待你吧?”社築突然提起,重新露出笑容,“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东西,不过只是这个我还蛮有自信的。”

“咖喱?”加贺美顿时双眼放光,本来还想卖个关子的社築一下子愣住了:“为什么会知道?”

“社桑的推特里不是总发各种咖喱嘛,”加贺美失笑出来,“不知道才比较奇怪吧。”

“啊……”社築才意识到,“那我先进厨房做饭啦,社长请随意,在我家里怎么转都行。”转过身走进厨房后,想着加贺美居然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关注自己啊,社築从冰箱中取出食材,嘴角始终高悬着。


做好两人份的咖喱饭后,社築再回到客厅时发现加贺美并不在刚才的沙发上,于是说着“社长?”四处张望,随后加贺美从社築的卧室走了出来:“啊,好香!”说着小跑过来看向社築刚放到餐桌上的成品。社築在一旁看着加贺美的笑容,无法转移视线:“我房间有点乱,抱歉啊……”

“怎么会,明明挺干净的。”加贺美说着坐在了餐桌旁社築的对面,“刚才有幸参观了一下社桑的卡牌收集……好厉害啊,我们待会儿决斗吧?”

“好啊,反正还这么早。”社築一边说着一边吃了一口自己做的咖喱。熟悉的味道染上味蕾时,社築一直在悄悄观察对面也将一口咖喱放进口中的加贺美的反应。啊,不好,今天做的是不是没有上次好,好像辣味有点重了,豆瓣酱也有些放少了吧……在社築胡思乱想时加贺美已经猛地抬头:“好吃!!社桑好厉害……”

“诶,真的吗?”社築这才感觉心放回了肚子里,“喜欢就好。”


吃完晚饭后,两人就直接开始玩起了卡牌游戏,因为玩得太入迷,等到两人终于从酣战中暂且休止,加贺美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竟然已经到深夜了。

“怎么都这个点了?!”社築也看到时间后两人先是面面相觑,随后又一同笑了出来。“这个时间社长你也不好回去吧……要不就在我这里住一晚好了?”社築随口主动提出,反而是加贺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可以吗?其实我回去也可以的,住在这里真的不会给社桑添麻烦吗?”

“添麻烦倒是不会啦,不过我家肯定没有社长家住着舒服就是了,如果社长想回家的话也完全没问题。”社築微笑道。加贺美连忙回答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作为客人,加贺美先去洗澡了,而加贺美进入浴室后水声和蒸腾的热气一同从透出暖黄灯光的毛玻璃浴室门中传出后,正把客厅里的沙发收拾成自己今晚要睡的床铺的社築才意识到自己在决斗后的高扬心情中不小心提出了什么,「喜欢的人要在自己家里睡」这个事实突然向社築砸来,让他后知后觉地懵住了。

“那个……社桑?”而这时加贺美的声音把社築唤回现实,“不好意思,我好像没有拿毛巾进来,能麻烦你帮我拿一条毛巾吗?”

“啊,好、好的!”社築连忙取了条新的毛巾出来,走到浴室那里敲了敲门,加贺美打开了一条并不算窄的门缝,伸出一条胳膊来接过毛巾,但这也使社築第一次看到了加贺美瘦削而覆盖有一层薄薄肌肉的身体,精炼的身体线条,白皙而无暇的肌肤……然而仅仅只有几秒,加贺美就把门关上了。社築全身僵硬地转身回到沙发那里,脑中刚才的画面完全挥之不去,让他甚至想要捂着脸就这么倒在沙发上,还好在他这么做之前响起了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不然要是让加贺美看到他那个样子,就完全没得解释了。

“社桑,我今晚睡这里吗?”围着毛巾的加贺美头发湿漉漉地走过来指着社築正在铺被单的沙发问道,让社築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看哪里比较好。

“不是,社长睡我的床就好,我睡这里。”社築回答道,尽力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诶,可这样社桑会不舒服吧?没关系,我睡这里就好了。”

“别啊,社长你可是难得来的贵客,怎么可能让你睡沙发。”

“……社桑,果然很温柔啊。”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后,还是加贺美先笑了出来,表示了妥协。“这没什么温柔的吧,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而已。再说了……”社築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如果曾经身为加贺美桑的饭的我要是知道我居然让加贺美桑睡沙发,他一定会掐死我的。”

说完后,不知为何加贺美久久没有反应,社築去拿自己的睡衣内衣和毛巾,也准备洗个澡睡了的时候。加贺美突然开口:“社桑,那个,我有个事想要问你行吗?”

“可以啊,什么事?”

“我想问……嗯,粉丝对偶像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加贺美沉吟一会儿后问道,“我从来没有饭过偶像,崇拜一些我喜欢的歌手、乐队,感觉也和一般来说粉丝对偶像的感情不太一样……所以,我可以问问社桑,在作为粉丝喜欢着身为偶像的我时,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吗?”

“唔……”社築完全没想到加贺美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而加贺美那双直视着他的眼睛里认真的神色也让他不想仅仅是说一些蒙混过关的答案,最终他是这样回答的:“我觉得粉丝对偶像的感情大概是一种,揉杂了尊敬、憧憬、友情,或许还有……恋爱,因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界定,但只知道那是一种很强烈的感情……吧?像我对加贺美桑的话,是觉得你唱歌真的很棒,所以在这一点上尊敬着你,但同时握手会上我们又可以聊很多共同爱好的话题,就像朋友一样……”

言尽于此,社築当然是不可能把自己对加贺美真正的感情就这么随随便便说出口的,在前面广泛地说粉丝对偶像的感情中包含恋爱的要素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他自然不希望,又有些隐隐地希望加贺美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这样啊……”加贺美听完后只是微笑而没有做出任何评价或是有任何追问,以至于社築甚至有些不明白加贺美是否真想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过,借着这个机会,社築继续说道:“那么,我也能问一下吗,偶像对粉丝的感情又是怎样的呢?”

其实如果加贺美不提起这个话题社築也不会想起问这个,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是他隐隐有在好奇的。毕竟,相比于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某个人的粉丝,只有少数人能够以偶像之名被许多人所爱,而粉丝也不可能去问偶像对自己是什么感情,现役偶像所说的也只可能是很官方的答复——但如今加贺美已经不是偶像,社築想,也许他会给出和官方答复不一样的一些内容?

“嗯……”加贺美思考了一会儿才答道,“如果是说对我的所有粉丝的话,那我只能给出感谢、想以更好的舞台和作品去回馈这种话,真的是这么想的。不过,对每一个粉丝,的确是会有些不同的感情吧……我在态度上对所有粉丝都是一视同仁的,只是我毕竟也是个人,会有自己的想法……那,社桑想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吗?”加贺美笑得微微眯起眼睛,看向社築的眼神中辨不明情绪。

“不,不用了……”感觉自己在揭开潘多拉的盒子,社築连忙制止了加贺美,“说到这里就好,我已经懂了。那,我去洗澡了,社长你先睡!”说着,社築几乎落荒而逃般拿着一堆衣物进了浴室。门一关上,世界好像被隔离开来。

“你明明就不懂……”

客厅中,压低的声音混合着叹气声幽幽响起,没有被说话者以外的任何人听见。


————————————

不好意思我又卡文了!!好想快点把这篇写完开新坑……QAQ想写的设定像山一样多

抱歉我感觉我好像越写越kgys……OJZ(之前的Company也是越写越yskg,害)对不起左右固定的小伙伴们,不过反正我没有打算写肉所以大家按照自己的喜好攻受自在人心就好!!

这篇文接近尾声了,希望我能在这几天中快点写完~~

咸鱼茶泡饭

P2过程图

本来只是想画个梗图的……

P2过程图

本来只是想画个梗图的……

白云素潭

最近喜欢的男子


手机拍照好糊

最近喜欢的男子


手机拍照好糊

Morganite

一个人 一支笔 一张鬼灭pa画一天

希望大家能看看

但是画的很菜 对不起; ;

一个人 一支笔 一张鬼灭pa画一天

希望大家能看看

但是画的很菜 对不起; ;

八球乳鸽

有kgym。

自己脑的小玩具的小剧场


“所以说啊,”绿仙从更衣室探出头来,“快点去换衣服啊。”

剩下两人傻站在那,加贺美好一会才开口:“绿仙前辈…更衣室…只有一间了。”

“哈?”绿仙感觉奇怪,“两个人一起挤挤不行吗?快点啦?真的要赶不及了啊,难不成梦追跟我一间?而且你们两个互相帮帮忙会穿得更快吧?”

“不不不不!”梦追翔急了,把加贺美隼人拉进更衣室,“我和隼人一间完全没问题!”


“虽然话是这么说…”加贺美隼人捂住脸,“梦追さん…”

同一更衣室的加贺美隼人和梦追翔已经交往了很长时间了,但就算是这样要两人同处一间更衣室还仍然感到有点...

  

有kgym。

自己脑的小玩具的小剧场




“所以说啊,”绿仙从更衣室探出头来,“快点去换衣服啊。”

剩下两人傻站在那,加贺美好一会才开口:“绿仙前辈…更衣室…只有一间了。”

“哈?”绿仙感觉奇怪,“两个人一起挤挤不行吗?快点啦?真的要赶不及了啊,难不成梦追跟我一间?而且你们两个互相帮帮忙会穿得更快吧?”

“不不不不!”梦追翔急了,把加贺美隼人拉进更衣室,“我和隼人一间完全没问题!”




“虽然话是这么说…”加贺美隼人捂住脸,“梦追さん…”

同一更衣室的加贺美隼人和梦追翔已经交往了很长时间了,但就算是这样要两人同处一间更衣室还仍然感到有点羞耻,更不要说面对面换衣服。


“真的要这么做吗…?有点害羞啊…”加贺美隼人把脸挡上,不敢看梦追翔一眼。

梦追翔被恋人的反应弄得脸也有点发热,他原来根本就不害羞,这有什么感到难堪的?是隼人太纯情了!不就普普通通面对面换衣服吗?这有什么……有什么让人害羞的吗?


啊,不好,这么想想超级害羞。

梦追翔突然抱着头蹲下,把加贺美隼人吓了一跳。

“梦追さん?!还好吗?!!”

“不!我一点事都没有!比起这个隼人你快点换啊!好挤!啊一定是太挤了!好热好热…出汗了…”他继续抱头,脸红得像熟透的虾子。


啊啊,这也太让人不好意思了…


加贺美隼人得了命令,立刻加快手上脱衣服的速度,不是很巧,182的身高还要飞快解下西装三件套,在这样的环境下实在是困难极了,没办法,他还是投了降。


“梦追さん…”他也把脸捂上了。

“怎么了…”同样闷闷的声音从下往上传来。

“帮我一把…好吗?”加贺美隼人伸出手把领带扯掉,但因为手止不住的发抖领带掉到了地上,掉到了离梦追翔不过十厘米的地方。


但他只是想要梦追翔帮他接一下外套而已啊。


结果梦追翔吓了一跳,猛地站起,撞到了加贺美隼人的下巴。


加贺美隼人,再起不能。




绿仙已经在外面站了五分钟。


她忍不住催了一下,使坏地去拨了拨两位的帘子,把人吓得不轻。


“喂——你们两个好了吗——”绿仙又扯扯手套,继续喊,“也太慢了吧?啊,话说我刚才听到好大一声响啊,你们谁撞到墙了吗?没问题吧……欸?!”


两个人抱着换下的衣物从狭窄的空间里一前一后走出,绿仙清楚地看到加贺美隼人的下颚红了一片。


呜啊…这是撞到哪里啊…还能唱歌吗?



“喂…你们到底在里面干了什么啊…”





DD罢了🏢

十分occ,泥塑真的好香,玻璃心,不要骂我,想骂我也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骂谢谢

草稿哦,有人看继续画,没人看就算了(*꒦ິ⌓꒦ີ)

当然了极有可能鸽掉

十分occ,泥塑真的好香,玻璃心,不要骂我,想骂我也请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骂谢谢

草稿哦,有人看继续画,没人看就算了(*꒦ິ⌓꒦ີ)

当然了极有可能鸽掉

Aru
占tag抱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

占tag抱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要 52r一抽

**运费

→日本运费:我出/平均分

→国内运费:自己给

看情况如果有人要的话可以先留言说大概数目

群二维码在主页(刚刚创

应该是最少人的群了()

收款收全数  订不到会全数退款

大概这几天就截订了

**如果官方发货快1个月内应该能到!

看到官方还能订才想说看大家会不会想要 希望大家看到这边有什么错误可以指一下 这边并不专业😢


占tag抱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要 52r一抽

**运费

→日本运费:我出/平均分

→国内运费:自己给

看情况如果有人要的话可以先留言说大概数目

群二维码在主页(刚刚创

应该是最少人的群了()

收款收全数  订不到会全数退款

大概这几天就截订了

**如果官方发货快1个月内应该能到!

看到官方还能订才想说看大家会不会想要 希望大家看到这边有什么错误可以指一下 这边并不专业😢



噗噗糖Silenxweety

【yskg/w社】偶然的必然 -6-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偶像kgm(从这章开始不是偶像了)与粉丝ysr的paro设定,年龄操作有(双方均为20代前半的年纪)

*因为作者是个偶像宅所以大概会夹带很多私货,写的时候会尽量试着不OOC但估计还是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6

社築和加贺美在加贺美从偶像身份毕业后第二次见面已经又是几个月以后的事了。

虽然一直没有见面,但两人在线上一直偶尔有联络。加贺美并不仅仅加了社築的line,几天后还在推特上关注了社築——当然不是用原来当偶像时的号,而是自己的个人号,里面没说名字也没发过照片,不过社築看到里面关注和发的内容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账号的主人绝...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偶像kgm(从这章开始不是偶像了)与粉丝ysr的paro设定,年龄操作有(双方均为20代前半的年纪)

*因为作者是个偶像宅所以大概会夹带很多私货,写的时候会尽量试着不OOC但估计还是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6

社築和加贺美在加贺美从偶像身份毕业后第二次见面已经又是几个月以后的事了。

虽然一直没有见面,但两人在线上一直偶尔有联络。加贺美并不仅仅加了社築的line,几天后还在推特上关注了社築——当然不是用原来当偶像时的号,而是自己的个人号,里面没说名字也没发过照片,不过社築看到里面关注和发的内容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账号的主人绝对是加贺美,于是带着些许诚惶诚恐的心情关注了回去。那之后,line上偶尔会私聊,各自刷推特的时候也经常会点赞或者评论对方,两人的关系一下子好像变成了网友。社築虽然每次看到来自加贺美的消息还是会有些心跳加快,不过逐渐也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不管怎么说,对于加贺美有些主动的接近,他在难以置信之余更多的是开心,甚至是感激,毕竟,如果有机会和推在毕业后继续联系,哪个饭会不想呢。

然而,同样地,对于社築来说主动发给加贺美私聊消息已经是极限了。虽然一起出去玩这种事其实在加贺美还是偶像的时候社築是幻想过的,但当时因为是觉得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性才幻想得很开心,如今当这件事可能成为现实时,他反而畏手畏脚了。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很单纯,粉丝只需要在规则范围内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就好,偶像在这个意义上成为盛放粉丝无处发泄的感情的容器就好,不用也不被允许以感激和提供更好的舞台和作品等以外的方式回应。朋友关系则完全不同——加贺美不再是对粉丝在规则范围内所有的感情都一并包容接受的偶像,而是有着自我好恶的与自己一般的人,一想到自己可能会使加贺美厌烦,或者自己此刻不得不压抑在心中的过剩的感情如果爆发出来可能会对加贺美造成困扰,即使本能上再想和加贺美继续见面,社築也不得不用理性压抑住自己,只与他保持线上的联系,一种如之前的关系一般保持着距离和神秘感的关系。

所以,当几个月后的某一天社築收到了来自加贺美“这个周末社桑有什么事吗?如果有时间的话不知社桑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出来呢?”这样一条私聊消息时,他一时间头脑中思绪纷飞,几乎缠成乱麻,令他无法开解。

心底某处在叫嚣着“立刻回复他,好!!当然愿意!!”头脑却命令手指不要轻举妄动,眼睛长时间盯着那条消息到失焦。从外人看来社築似乎是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社築知道自己因为这条消息体内泛起的波涛汹涌。

最终,手指带着些颤抖地、甚至中间打错了好几个字地发送出去了一条状似若无其事的“好啊,我这周末没什么事,我们要去哪里呢?”


“社桑!”

约定好见面的车站前,本来正在玩着手机的加贺美看到来自社築的消息后立刻抬头四处看了看后终于看到正摆着手向他走来的社築,立刻扬起笑容叫着他的名字。

“加贺美桑……好久不见。”社築走近到加贺美面前打招呼道,感觉自己的笑容僵在脸上,而全身也都紧张着。这还是两人之间第一次这么近还没隔着一张桌子吧……说实话直到现在他都下意识觉得自己违背了所谓“偶像和粉丝之间最近的距离是握手会上的那张桌子”的定律而怀有某种罪恶感,但毕竟现在加贺美已经不是偶像了。

“好久不见,谢谢你今天愿意陪我一起出来。”加贺美微笑道,耀眼得让社築有些难以直视,只能垂下视线低声说着:“没有,是我应该谢谢你邀请我出来。”

“其实我好早就想邀请社桑出来了,但是一直抽不出空来。那我们走吧,我带路。”加贺美说着,两人便开始并肩而行。今天加贺美邀请社築来看电影,订了一家他比较熟悉的电影院的票,所以社築也就乖乖跟着加贺美轻车熟路的步伐走着。

来到电影院后两人在一片拥挤的放映厅中坐到了很好的位置,要看的电影是个机战主题的剧场版动画,正好也是社築想看但还没看的一部,所以电影开始后社築很快就沉浸在了剧情之中,偶尔意识从那科幻背景中抽离出来回到现实,反而会觉得自己身边坐着自己喜欢了两年的偶像还是他主动邀请自己出来这个事实比起眼前的故事更加不可思议。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加贺美近在咫尺的侧颜,在这样的近处看那脸部线条和五官更是精致得如同雕塑,而那双大眼睛却始终聚精会神看着屏幕,荧幕的光从那双眼睛中反射出来,像玻璃珠一般晶莹剔透。不敢看太长时间,社築连忙把视线收回来重新看向荧幕,耳中除了电影配乐与对白的巨大声响以外还能听到心脏在胸腔跳动的声音。

电影很好看,尤其是最后的高潮部分精彩到让社築甚至一时忘记了之前脑中一直盘旋着的关于加贺美的种种思绪,从电影院出来,社築和加贺美热烈讨论着剧情,直到对话渐渐冷却下来,社築才意识到刚才他们的对话完全就是普通朋友之间的感觉了。

出来后正是夕阳西下华灯初上的时分,加贺美主动提出两人一起去吃晚饭——这一带附近他似乎都很熟悉的样子,所以社築也就继续跟着加贺美去了他常去的饭店。然而,一看到招牌和店内精致的装潢,社築就有点被吓住了,坐下后呈上来的菜单上菜品的价格更加证实了社築不好的预感。“社桑请放心点吧,今天我请,作为对社桑愿意陪我出来玩的感谢。”而对面的加贺美笑眯眯说着,似乎很习惯于这家店的氛围,而社築也莫名觉得面前加贺美华丽的外表与这环境很是搭配,随后加贺美又自顾自说着“啊,这种酒之前有人送过我,很好喝哦,社桑也来尝尝看吧?”地点了一瓶就要几千的气泡酒,看得社築心惊肉跳。

酒先上来了,社築举着盛着金黄色冒泡液体的酒杯啜饮了一口,的确很好喝,酒香绵长,极易进口,气泡在舌尖起舞,是和其价格相称的好酒。看到社築明显亮起的表情,加贺美笑得更开:“社桑喜欢的话我就太开心了。”

“这种酒真的很好喝,我很喜欢。”社築坦率地夸奖道,然而再饮一口,看着面前举杯饮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加贺美,他的心里突然浮上了疑问。

其实仔细想想,他对加贺美目前生活的现状是不甚了解的。加贺美和他互相关注着的推特里基本只会发和爱好相关的内容,音乐、模型、卡牌游戏、喜欢的漫画作品……鲜少涉及现实生活,两人的私聊中也基本都在说爱好的事,刚才一路走过来同样也是。而能这样平静带自己走进这样自己根本不敢涉足的奢侈餐厅还似乎毫不在意地点了许多价格高昂的酒菜,如果加贺美只是社築面基的网友,他或许只会觉得是加贺美家境优越,但社築毕竟是曾经身为偶像的加贺美的饭,顿觉眼前此情此景实在很难与小型livehouse里穿着普通T恤唱歌、只拥有区区几百粉丝也只卖出去几百张CD的那个地下偶像加贺美隼人联系在一起。

“加贺美桑……那个,”沉默良久,社築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我能问一下,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吗?”

可能是没想到社築会问这个,加贺美愣了一下,随后笑容中浮现了些许尴尬的神色:“怎么说呢……稍微有点,难以启齿……”

“这样啊……”社築却似乎反而因为这个答案而明白了什么,立刻沉下声音正色道,“加贺美桑,虽然我原本只是你的粉丝,现在……请允许我冒昧地说自己算是你的朋友,所以我觉得,有些身为朋友应该说的话我想对你说……”

社築清了清嗓子,对一脸茫然的加贺美说道:“就是,那种来钱快的工作,肯定是有很大风险而且不稳定的,虽然一直都有在握手会跟你抱怨工作又忙又累什么的,但那毕竟是可以一直安心做下去的职业,所以……”话音未落,加贺美已大笑出声,弄得社築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社桑,抱歉……是我不好,才让你误会了。”笑完了,加贺美脸上还残留着方才大笑的余韵,从钱包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社築,“请放心吧,社桑,虽然刚才说了难以启齿,但我做的好歹也是正经工作啦。”

社築接过名片,低头一看,眼睛在一瞬间睁到最大——

「加贺美隼人加贺美工业董事长」


“社桑,社桑?你没事吧?”

“……请先不要跟我说话加贺美桑,不对,加贺美社长。我真想现在就钻个地洞进去。”社築趴在桌上,说话声音被胳膊挡住而模糊不清。

“你别这样!都是我一开始没解释清楚……不过,毕竟社桑知道我原来是偶像,所以突然说现在是公司社长什么的,的确很难开口啊……”

社築终于抬起头后,两人一边享用着美味的菜肴,加贺美一边解释着自己的身世——家父是加贺美工业的创始人,自己身为家中独子肯定是要继承家业的,但加贺美一直有一个歌手梦,于是父亲给他下了两年的期限,过了这个期限就要回家继承家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选择了从不出名但能提供大量登小型livehouse这种舞台的事务所出道,主流出道、真正成名也是不被允许的。而前几个月加贺美自然也是一直在忙刚上任后公司中的种种事情,最近好不容易得点空闲,他便想和社築出来聚聚,放松一下。

“诶?所以难得的休息时间居然就交给我了吗?我很荣幸……”听加贺美说到那里,社築捂住稍稍有些发烫的脸颊。“因为感觉和社桑最能聊一些感兴趣的话题啊,而且之前还是偶像,不能和社桑私下有联系的时候其实我就很想和社桑这样一起出来看看电影吃吃饭聊聊天……”

这也太犯规了……社築想起过去的自己其实也无数次妄想过同样的事情,现在不仅成真了还亲耳听到对方也有同样的想法,心里再次泛起带着罪恶感但反而因此更加激起的喜悦——不可以有这样的想法,眼前的加贺美已经不是偶像了,自己再把对方当作偶像而擅自因此窃喜反而是对他的不尊重吧,现在的加贺美是朋友……在心中说教着自己,社築突然提出:“话说,加贺美桑,以后我可以把对你的称呼换成「社长」吗?”

“诶?”虽然有些奇怪社築为何突然要改口,加贺美还是点头道,“当然没问题,社桑想怎么叫我都可以的。”

“那么,社长,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微笑着微微弯腰行礼,社築在心里以某种初次见面的心情对加贺美打招呼道。

从“加贺美桑”到“社长”称呼的转变,是他把眼前的加贺美与曾经的偶像加贺美区分开来的标志。


————————————

这章这几天卡得很严重,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大概很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请各位见谅OJZ

不要放弃妹子
妈妈的两个孩子都太可爱了,是天...

妈妈的两个孩子都太可爱了,是天使啊

冬臣老师,俺永远滴神

妈妈的两个孩子都太可爱了,是天使啊

冬臣老师,俺永远滴神

Morganite
20w祝贺 因为没时间画一个人...

20w祝贺

因为没时间画一个人的就把两个人塞一起了。

20w祝贺

因为没时间画一个人的就把两个人塞一起了。

啊盘—等半期考试完再说吧
迟到的20w贺!!! (实质上...

迟到的20w贺!!!


(实质上是摸鱼产物因为真的最近很忙抱歉!!

以后争取画一点发一点!!抱歉

刚才传错源了(土下座

迟到的20w贺!!!






(实质上是摸鱼产物因为真的最近很忙抱歉!!

以后争取画一点发一点!!抱歉

刚才传错源了(土下座

Just a piece of cake🍰

突然很杂()


💻💙

①量产

②性转


🏢

①20万人🎊

②WITHIN


🎲

①プレデター

②30万人🎊

突然很杂()


💻💙

①量产

②性转


🏢

①20万人🎊

②WITHIN


🎲

①プレデター

②30万人🎊

噗噗糖Silenxweety

【yskg/w社】偶然的必然 -5-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偶像kgm与粉丝ysr的paro设定,年龄操作有(双方均为20代前半的年纪)对日本那边偶像现场的描写细节可能有错误之处请轻拍(没有人会注意这里好吗)

*因为作者是个偶像宅所以大概会夹带很多私货,写的时候会尽量试着不OOC但估计还是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5

成为加贺美的饭后这两年,虽然去过无数次的live,无数次与加贺美握手,也买过一些加贺美的单人cheki,但社築始终没有和加贺美一起拍过合照cheki。

要说为什么的话,原因其实很简单——社築并不是很喜欢上镜,尤其自己完全不像加贺美那么好看,与其把自己也拍进去,他觉得...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偶像kgm与粉丝ysr的paro设定,年龄操作有(双方均为20代前半的年纪)对日本那边偶像现场的描写细节可能有错误之处请轻拍(没有人会注意这里好吗)

*因为作者是个偶像宅所以大概会夹带很多私货,写的时候会尽量试着不OOC但估计还是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5

成为加贺美的饭后这两年,虽然去过无数次的live,无数次与加贺美握手,也买过一些加贺美的单人cheki,但社築始终没有和加贺美一起拍过合照cheki。

要说为什么的话,原因其实很简单——社築并不是很喜欢上镜,尤其自己完全不像加贺美那么好看,与其把自己也拍进去,他觉得加贺美单人的cheki绝对更加赏心悦目。

不过,加贺美发表自己毕业并从演艺圈引退的事以后,社築逐渐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加贺美至少拍一次合照——毕竟很快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作为偶像和粉丝经常见面了,他还是想给自己这段经历留个物质上的念想,因此,社築暗自在心里决定在加贺美的毕业live那场,他要和加贺美拍一次合照,就那一次,作为最后的留念。

时间如以往一样平稳地前进着,就算社築每去一次加贺美的live都暗自希望时间走得再慢些,时间还是不会为他一人而停歇。其实在加贺美毕业发表前社築如果工作忙时间赶不及或者身体不是很舒服都不会勉强自己还去live,但毕业发表后他就几乎没有缺席过加贺美的live了,去一次就少一次,社築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在最后仅剩的这些时间里为他做尽可能最好的应援。

终于,来到了加贺美的毕业one-man live当天,因为是在加贺美生日当天举办的,所以是不常有的平日live。白天上班时,社築虽然也称不上心不在焉,但心中一直因为晚上的公演而紧张着。终于快要到下班时间,社築突然开足马力把手头能做完的工作一扫而光,就是希望不要有任何可能会被留下加班的理由。全部完成后,社築装作还在工作一般检查着并没有什么新邮件的邮箱,实际上几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电脑右上角表示的时间那里,等待着数字跳到下班时间的那一瞬间。

然而这时,办公室门口响起了响亮的皮鞋声,光是听到这个声音临近社築就感到包括自己在内的办公室里所有同事同时都寒毛倒竖了起来。来者是被大家私底下称为“恶鬼”的上司,时常会单纯看心情在马上要下班的时候挑部下去他那里加班——说是加班,其实基本就是帮他做一些毫无工作上的意义仅仅方便了他自己的琐事。可恶,为什么偏偏要在今天……社築盯着电脑屏幕微微皱起眉,他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在心里祈祷别选中自己。

“……社君,”事与愿违,恶鬼径直走到了社築的工位旁露出了满脸的笑容,“看你今天工作完成得很不错嘛,真是个能干的人,我这边有一些比较急的事情需要你帮忙,或许可以来帮帮我吗?”

——哪有什么要紧的事,每次不过是过去帮你跑腿复印文件甚至倒咖啡不是吗!心里腹诽着,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社築也挂上营业用微笑转头看向自己的上司,鼓起勇气说:“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所以可以麻烦您请别人帮忙吗?”

对于社築虽然语气委婉但非常直截了当的拒绝,上司愣了一下,又笑意更深:“放心,不是那么会占很多时间的事,我是因为觉得社君有能力才请你帮忙的,所以请跟我来吧,我会尽快放你走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社築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只能从自己的工位上站起来,跟着上司走出办公室,然而到了上司的办公室,所谓要帮忙的事还是一些谁都可以做的杂事。明明今天有最重要的事,为何偏偏在今天……社築尽量高效地完成着恶鬼上司交待的任务,只偶尔瞟一眼手表,心里越发焦急。

“您交代的我都完成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终于做好所有事去交差的时候,社築已经脚底抹油做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却被上司慵懒的一句“等一下”叫住,硬生生停在原地。

“完成得真快,社君果然很有能力啊。所以不好意思,还是有些事想让社君帮忙呢。”虽然还在笑着,但上司的眼神已经快掩盖不住对社築刚才那番忤逆的不悦,接着又吩咐了一堆除了耗时间以外几乎没有意义的工作给社築。

社築从公司冲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加贺美的演出也早就已经开始了,其实以从公司到livehouse的路程来看社築到的时候公演应该已经结束了,但社築不想放弃这最后一次能见到加贺美的机会,他只能把一切赌在今天或许会比平时晚结束的一线生机上。在依旧是下班高峰期的电车上,社築几乎每一刻都如热锅上的蚂蚁,只能不断地刷着推看加贺美这次毕业公演的实时repo让自己有点临场感并掌握演出进度。到站后从下车到出站后社築几乎一直都是以全速前进,以至于当他来到livehouse附近拦住一个拿着加贺美团扇、似乎正打算回家的女孩子的时候,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说话的内容支离破碎:“那个……呼……加贺美桑……加贺美隼人桑的演出……哈……”

“隼人君的毕业公演吗?已经结束了哦,特典会也结束了,我算是出来得挺晚的了。”女孩子一开始还有点被社築的举动吓到,但看清他的脸以后似乎安心了下来,“那个……你就是经常来看隼人君的那个男饭吧?我记得你哦。今天没来得及赶上公演吗?”

在女生说话的时候社築一直把手撑在膝盖上试图调整呼吸,但女生说的内容反而让他因为心头涌上的悔恨而喘得更加厉害。“公司,加班……”挤出这几个词,社築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到不行。

“这样啊……太遗憾了。隼人君今天的表演很棒,虽然应该说他一直都很棒,对于告别来说是最棒的一场仪式了。”女孩微微弯下腰伸出手,似乎是做好了如果眼前这个狼狈的男人倒下的话随时扶起他的准备。

“嗯……这样,就好……”

“你没事吗?要不要到哪里休息一下?”社築抬起头,看见女孩一脸担忧的表情,便挤出一个笑容:“谢谢你,我没事的,我看看到附近哪里坐坐吧,你先走吧。”

“好的,那我先走了,拜拜。”女孩摆摆手道,社築起身也冲女孩摆了摆手,两人擦肩而过。女孩似乎还是有些担心他,走了几步就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社築的背影。而社築总觉得夜风更冷了,蜷缩着身体低着头向前走着,却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走着走着,社築突然被身边一处明显温暖明亮的店面吸引了注意力,抬头一看不过是随处可见的快餐店。而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的胃开始抱怨起来,社築便走了进去,随便点了个套餐,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开始吃东西,虽然吃什么都食之无味。

“……社桑?”

在社築已经吃完了东西,却依然没有动力起身离开因而一直垂着头坐在那里玩手机时,他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似乎完全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

抬起头,原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的那张脸蓦地出现在眼前很近的地方,冲自己露出了和在当偶像时别无二致的笑容。“真的是社桑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那个,你等我一下,我先去点东西之后跟你一起坐好吗?”说着,加贺美径直走向了柜台,而社築还愣在原地,脑中一片混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加贺美走远以后,社築忍不住拍了拍又掐了掐自己的脸颊。现在我是在做梦吗?怎么可能会在livehouse之外遇见加贺美了呢,还是在他毕业公演结束之后,他们已经不再是偶像和粉丝关系之后。可是……痛觉很真实,如果这是梦那这一天也太漫长了……就在社築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时,加贺美已经端着盘子走回来坐在了社築的对面。

和原来是偶像和粉丝关系时一样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但现在两人是只作为两个人,作为人的社築和作为人的加贺美在交流啊……社築看着加贺美在自己面前吃起汉堡,全身还处于震惊中而无法说话甚至无法动弹。

“今天社桑没有来演出啊,我演出时还一直在找你来着。”加贺美自然地开口道,而他随口说出的这句话已经足够让社築瞬间心跳加速更说不出话了。太狡猾了,这算是在钓吗……啊,可是他已经不是偶像了,就算现在钓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所以,说的是真心话?社築突然意识到自己沉默地太久了,连忙说道:“啊,是因为突然临时加班……真的太遗憾了,我很想来看你的毕业公演来着。所以……即使知道赶来可能也来不及我还是跑到这边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社桑为什么会来这里吃饭呢,刚才还以为你只是单纯住在这附近,今天没想来我的表演来着。”

“我,我怎么可能会不想来看嘛……”社築说完后就因为羞耻而捂住了嘴,也不敢抬眼看此刻近在咫尺、和以往一样耀眼的加贺美的脸。

“诶,我好开心。”加贺美的语气听上去的确是很开心,“做偶像这短短的两年,能遇到社桑真是太好了。”

“不不不,是我能遇见你实在是太幸运了……”

“社桑,你今天好怪啊。”不知为何,加贺美突然笑了出来,“我们明明之前在握手会上都对话得很顺的,为什么现在你反而对我就像对陌生人一样啊?但同时,说出来的每句话都又都特别让人害羞。”

“我,那个……”社築鼓起勇气看向加贺美,“是因为以前是我们偶像和粉丝,但现在……我有点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和你相处了……”

“这样啊……”加贺美想了想后道,“抱歉,可能是因为我这边从很久以前就一厢情愿地觉得我们是朋友了,所以在我心里没有这种关系上的转变……那,社桑愿意今后和我作为朋友相处吗?”

社築屏住呼吸,眼前加贺美一脸真诚的笑容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让他难以转移视线。「朋友」吗……虽然两人抛开曾经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实际上是平等的同龄人,但这个词加到他们的关系上,现在的社築还是会觉得这是一项殊荣。

“当然,好……”姑且先答应下来,社築还没来得及咀嚼刚才那句话中“很久以前就觉得是朋友”和“今后”等内容的含义,加贺美已然又抛下了个大炸弹给他:“那,既然是朋友了,我们加一下line吧?反正我已经不是偶像了,没必要再遵守什么私联禁止。”

“……啊?”社築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真的好吗?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真的需要加我的line吗……?”

“当然需要啊。我想多和社桑聊天嘛,以前握手会那点时间完全不够聊,所以我想和社桑加line和像现在这样坐下来好好聊天已经很久了。”加贺美把下巴撑在手掌上,笑得一脸灿烂。

“……那个,我姑且确认一下,只是问一下没有别的意思,”沉默良久后,社築小心翼翼开口道,“你有加其他粉丝的line吗?”

“怎么会,”加贺美睁大了眼睛,“社桑,难道你一直认为我是那种随便加女孩子line的轻浮男吗?”

“不是不是不是,”社築连忙摆手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如果只有我一个粉丝加上你的line,我会有点不敢相信……”

“所以别再觉得你只是我的粉丝啦,”加贺美失笑道,“刚才也说了,至少在我心中,我一直把你当作同性的朋友来看的,现在我也不是偶像了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所以就把我当作你朋友中普通的一个人就好了……啊,如果社桑没把我当朋友的打算那也没问题的。”

“我当然,想和你成为朋友……”社築说完,两人就交换了联系方式,随后又聊起了其他话题,只是因为不习惯,社築一直没能像原来握手会时那边举止自然。

当天比较晚的时候才回到家,漫长的一天中如同坐了过山车一般的心脏此刻终于平静下来,社築把自己摔在床上,又转过头按亮手机,看着line上刚新加上的加贺美的联系方式,无声地笑了起来。把手机锁屏,闭上眼睛,社築在进入睡眠的前一刻还在想着,如果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梦的话,他希望他永不再从这个梦中醒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