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动漫

0 1
363.3万浏览    31.7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2-09 03:59
哇周某人

这就是仙王!“告诉我,神会流血吗?”【仙王的日常生活】

这就是仙王!“告诉我,神会流血吗?”【仙王的日常生活】

木煙

鲜血 放进 我的红酒瓶 ye

亲吻 伤口 好像得了病 ye


彻底爱上潘洛斯

年少不知潘洛斯好

鲜血 放进 我的红酒瓶 ye

亲吻 伤口 好像得了病 ye


彻底爱上潘洛斯

年少不知潘洛斯好

两点十分动漫

好酒当有好杯!注神酒、防中毒、崇胡风?

充满争议的文物拟人:兽首玛瑙杯


其实发这位的时候花生妹是有点点犹豫的

毕竟咱这个主题是“国风文物拟人”,而这位,是不是太不“国风”了?


但我又想了想,虽然这件文物本身关于它的出身学术界就有3种说法:

1、可能是中西亚某国进奉唐朝的国礼

2、是出自居住在长安的中亚或西亚的工匠之手

3、唐代工匠学习外来工艺后的杰作

不论是哪一种,学术界都认为它是唐代与西域各国文化交流的重要佐证,是唐代中外文化交流的产物,代表了大唐当时的文化、风貌,甚至是人员结构。

那么其实,它也可以说是“唐风”的最佳体现吧~...


好酒当有好杯!注神酒、防中毒、崇胡风?

充满争议的文物拟人:兽首玛瑙杯

 

其实发这位的时候花生妹是有点点犹豫的

毕竟咱这个主题是“国风文物拟人”,而这位,是不是太不“国风”了?

 

但我又想了想,虽然这件文物本身关于它的出身学术界就有3种说法:

1、可能是中西亚某国进奉唐朝的国礼

2、是出自居住在长安的中亚或西亚的工匠之手

3、唐代工匠学习外来工艺后的杰作

不论是哪一种,学术界都认为它是唐代与西域各国文化交流的重要佐证,是唐代中外文化交流的产物,代表了大唐当时的文化、风貌,甚至是人员结构。

那么其实,它也可以说是“唐风”的最佳体现吧~

 

她最大的特色是:

玛瑙杯选用了世界上最为罕见的红色玛瑙,这块以深红色和淡红色为主调的红玛瑙中间竟然夹有一层淡白,是非常神奇的自然变化。鲜润可爱的色泽,遇上琢玉高手依形布局,依色取巧,随形变化,是一件高贵的艺术品。我们的画手老师在创作过程中,也着重在颜色的安排上下了功夫~

 

小科普:

唐兽首玛瑙杯是唐代玉器,1970年10月在陕西省西安市南郊何家村出土,现收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并列入《首批禁止出国(境) 展览文物目录》。

唐兽首玛瑙杯高6.5厘米,长15.6厘米,口径5.9厘米,杯体为角状兽首形,兽双角为杯柄,嘴部镶金帽,眼、耳、鼻皆刻划细微精确。

 

其造型是西方一种叫“来通”的酒具,一般在酒杯的底部有孔,液体可以从孔中流出,功能如同漏斗,用来注神酒,当时人们相信用它来注酒可以防止中毒,举起“来通”将酒一饮而尽是向神致敬的表示,因此也常用于礼仪和祭祀活动。

从唐代以前的图像资料来看,这种酒具常出现在胡人的宴饮场面中,唐朝贵族以追求新奇为时尚,而这件器物的出土也是唐朝贵族崇尚胡风,模仿新奇的宴饮方式的见证。

英缘木

哆啦A梦作者又一部神作!当年有多少人买错CD而喜欢上了叮当猫?

哆啦A梦作者又一部神作!当年有多少人买错CD而喜欢上了叮当猫?

两点十分动漫

天上下来的小神仙第一次在人间过新年,给您赐福啦~~~

图上是我司今年的两位宝贝女儿,也是江苏卫视《2060》的虚拟形象,带着“好运”、“祈福”、“不脱发”的当代美好愿望出生,和大家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哟~


左:浓密仙

平时羞赧,说话带点方言。但是看到毛茸茸的眼睛放光某种程度上的“痴汉”,无法忍受本该毛茸茸的地方却光秃秃。与护发相关,就会充满战斗感!极具反差。

“只要目光在我身上,就让秀发在你头上!”

“守护头发是一场严肃的战斗!”


右:点赞仙

原型是许愿红丝带,天上的众神都是她的“仙爸”。机灵古怪,嘴皮子利索,又奶又拽。怼天怼地却又共情能力极强。吃各种人间美食,其中最爱鹿殿...

天上下来的小神仙第一次在人间过新年,给您赐福啦~~~

图上是我司今年的两位宝贝女儿,也是江苏卫视《2060》的虚拟形象,带着“好运”、“祈福”、“不脱发”的当代美好愿望出生,和大家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哟~


左:浓密仙

平时羞赧,说话带点方言。但是看到毛茸茸的眼睛放光某种程度上的“痴汉”,无法忍受本该毛茸茸的地方却光秃秃。与护发相关,就会充满战斗感!极具反差。

“只要目光在我身上,就让秀发在你头上!”

“守护头发是一场严肃的战斗!”


右:点赞仙

原型是许愿红丝带,天上的众神都是她的“仙爸”。机灵古怪,嘴皮子利索,又奶又拽。怼天怼地却又共情能力极强。吃各种人间美食,其中最爱鹿殿长做的饭菜,平平无奇rap小天才,视邓紫棋为人间偶像!没错,神仙也追星的哦~~

“赐福点赞,来许愿吧!”

“赞赞!”


突然就有了过年的味道,诶各位,新年好呀(绝不是因为想放假了哈哈)~~~

哇周某人

这就是临时工的压迫感!【一人之下】

这就是临时工的压迫感!【一人之下】

灵猫课堂

日式风穿着打扮颜色搭配参考图!来自:网络

绘画公开课交流QQ群:639453246,免费领取100G+绘画学习资料大礼包哦~

日式风穿着打扮颜色搭配参考图!来自:网络

绘画公开课交流QQ群:639453246,免费领取100G+绘画学习资料大礼包哦~

灵猫课堂

莫名的涩气!手部与鞋子特写参考!画师:えびも

绘画公开课交流QQ群:639453246,免费领取100G+绘画学习资料大礼包哦~

莫名的涩气!手部与鞋子特写参考!画师:えびも

绘画公开课交流QQ群:639453246,免费领取100G+绘画学习资料大礼包哦~

天机算不尽

生死莫及——奈桔同人

第四十六章

(1)

凭着多年前云游时的经验,桔梗颇费了番功夫,才破解了古书当中的文字。说来奇怪,那古书中所记载的咒术,有些竟闻所未闻。当初修行之时,对于咒术桔梗并没有过多习练,因其多是一些阴诡害人的伎俩。相对的,倒是修习了许多解咒之法,所以对咒术一派,也算颇有见解,但仍无法完全理解书中的内容。

另外,书后草草画着张地图,起始点,似乎就是隔壁的神社,终点则是桔梗所在的织的卧房,而这么近的距离,地图上却弯弯曲曲绕了很长的路径,甚至跨越了一座山脉,而这座山脉上,又用红色标注出了三个地点。

直觉告诉桔梗,这张地图和织,和那位稻荷神,关系密切。

经过家主许可,桔梗带着契约卷轴,辞别荻野古一家,...

第四十六章

(1)

凭着多年前云游时的经验,桔梗颇费了番功夫,才破解了古书当中的文字。说来奇怪,那古书中所记载的咒术,有些竟闻所未闻。当初修行之时,对于咒术桔梗并没有过多习练,因其多是一些阴诡害人的伎俩。相对的,倒是修习了许多解咒之法,所以对咒术一派,也算颇有见解,但仍无法完全理解书中的内容。

另外,书后草草画着张地图,起始点,似乎就是隔壁的神社,终点则是桔梗所在的织的卧房,而这么近的距离,地图上却弯弯曲曲绕了很长的路径,甚至跨越了一座山脉,而这座山脉上,又用红色标注出了三个地点。

直觉告诉桔梗,这张地图和织,和那位稻荷神,关系密切。

经过家主许可,桔梗带着契约卷轴,辞别荻野古一家,沿着地图,一路寻找那座山脉而去。

 

 

“此山名唤‘襟立山’,山如其名,您瞧,远处看去,像不像大和尚高高的衣领。”

山脚下,一名农夫跨过水田,来到路边,指着眼前连绵的山脉给问路的巫女看,三峰耸立,连成一道弧线,乍一看,确如高僧所着的足以遮住大半个后脑勺的襟立服相似。

“襟立......”桔梗想起了那位有名的襟立衣。

传说中,赫赫有名的源义经曾向鞍马山天狗僧正坊学习兵法和剑术,而襟立衣是僧正坊的衣服。八大天狗中,属僧正坊最为有名。他法力高强,以至于衣服也沾染了他的神通力,即使在狂风之中也纹丝不动。

“自古以来,此山便唤作‘襟立’吗?”

“那倒不是。”农夫七十上下的年纪,摘下斗笠,扇着紫棠色脸颊上的汗珠。“是近几年才更的名,早些年,大伙都叫它‘无名山’。”

“哦?”

农夫沉默了一会儿,左右看看,才小声道:“您是来找那‘稻荷神’的吧?”

桔梗点了点头,农夫继续道:“听说荻野古家请了位巫女大人,看来就是您了。”

提到荻野古家,农夫语气里没有地位卑下者对富贵之家常有的钦羡和畏惧,反倒有一些鄙夷。

“这山,就是因为那一家子才改的名!”

 

原来,稻荷神第一次向荻野古家发难之时,荻野古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请来了高僧。那高僧将稻荷神驱赶进这片山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使得那狐狸再未能出得此山,众人见此山与大和尚的衣领形似,便‘襟立’‘襟立’地叫开了。

 

“可就前几天吧,襟立山里突然不安分起来。稻荷神大人给很多人托了梦,说荻野古一家罪孽深重,必须要付出代价。它要让荻野古血脉断绝,还要大旱三年......”言即此,农夫低头看向田里的青苗,眉头拧成了疙瘩。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大户人家宅院里的是非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若非伤害到切身利益,他们也不会有多少敌意。但稻荷神因所受香火多为祈愿丰年,若反向施加诅咒,念力加持之下,是足以影响一地的年成的。

 

“我一定尽力解决此事。”

农夫的穿着打扮看得出家境并不宽裕,桔梗心下酸楚,出言安慰,却未料农夫嘴角一斜,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们也有我们的办法......”

 

一阵寒意从心底升起。

桔梗不是不谙世事的深闺小姐,她自然明白,人固然有善的一面,但人性里的恶却也如影随形,无所不至。看似柔弱的一方,绝境之时伸出的獠牙也许更加锋利。

联想到街上欺负结的大孩子的话,桔梗隐约觉察到这些农人将会采取的所谓“办法”——

惹怒神明大人的是荻野古,那么,只要让荻野古消失就好了。

 

想到年幼的结稚嫩的脸,桔梗心下一阵不忍,商量道:

“等一等,可以吗?等我的消息。”

农夫犹豫着。原本,大家是约好今晚行动的。虽然并未将希望寄托于眼前的巫女,但巫女大人毕竟开了口,总不好拂了面子。况且......万一这巫女真的能解决呢?

“您开了口,我们自然不会不听从。只是......不知要等多久?我们全家都指着这些田地过活......”

“最迟,明天早上。”

 

如今已是正午时分,到明早之前,能解决掉吗?

然而,无论于人于己,都已经没有退路,打定主意,桔梗眺望着不远处的襟立山,眉间多了一丝坚毅。

 

(2)

顺着地图,桔梗很快寻到了第一处标记点,一块楔形的大石头。从袖中取出一枚在织房间找到的破旧符纸,桔梗现学现卖,照着古书中的记载,以灵力在上面写下一串古怪的咒语,符纸飞动起来,附着到楔形石之上。

忽然,一道光束冲天而起,暗赭色的石头微微晃动着,哗一声散作粉尘,只留一截红色的丝带,散发着微光,落入桔梗掌心。

 

“啊啦,有人快我们一步!”妩媚的声线自附近的林子传来,“是个巫女啊.......”

拨开树叶,长着狐耳的女妖曼妙妖娆款款而来,两条毛茸茸的硕大尾巴随着身姿摇曳而上下起伏,冲着桔梗微微一笑。

这份淡定,倒是让桔梗颇为意外。

狐妖往往以毛色来论尊卑,白狐最上,红狐次之,杂色最下。而强弱则以尾巴数量来定,尾数越多,妖力越强。传闻中最强的狐妖便是那只名闻天下,令无数除妖师胆寒的九尾白狐,玉藻前。面前这只狐妖,区区二尾红狐,面对实力强大的巫女,却意态悠然,毫无畏惧之色。

 

当然,她不怕是有原因的。女妖身后,一袭紫衣的高大身影穿过林木间的雾气,慢慢清晰。觉察到熟悉的气息,桔梗不禁一阵心悸,慌忙别过脸去。

 

“这就是你带的路?”

男子语调阴沉,不怒自威。而那狐妖整个身子缠到他身上,媚态百生,甜笑道:

“哎呀~人家怎么知道会有巫女来嘛~呐~奈落大人~快杀了巫女,抢那丝带,只要拿到三条丝带,就能找到三千院大人哦~”

“三千院?”

闻言,桔梗回眸,本是对这名字感到好奇,目光却不由自主落到奈落身上,四目相接,又匆匆错开。

奈落感到一丝好笑,推开黏在身上的妖娆狐狸,狐狸不情不愿的,但看到奈落眼角迸射出的冷意,又乖乖瑟缩回去,转而冲巫女酸了起来。

 

“原来你不知道那丝带是三千院大人的东西啊。那正好,你把它交给我们,我帮你跟奈落大人说说好话,他会放你一条生路的~”

狐妖伸出手来,尖利的指甲上涂有血红色的蔻丹,艳丽夺目。

“你面前的可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奈落大人哦~我劝你呀,最好识相点.....”

奈落似乎对狐妖的提议并不上心,转身又步入浓密的山林之中。

 

昨晚的一切仍历历在目......巫女的身影像一根尖利的刺,让他很不舒服。

 

狐妖小跑着追上去,亲密地倚上他肩头。

“奈落大人~您不要丝带了吗?”

“你最好收敛点儿。那个女人实力不在我之下,冷心冷面,绝情绝义,你小心死无全尸~”

 

奈落的语速极慢,语气里带着调笑,但声调却恰到好处地,能让身后的巫女听到。

 

“那......要是拿不到所有的丝带,我们双修的事还作数吗?”

“我只是让你带路。”

桔梗并没有看那两人,只一点点地将丝带缠好收进袖中,她也不想对奈落的的话过多关注,但在听到“双修”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却不自觉顿了一顿。

“无耻......”

 

奈落的听觉何其敏锐,桔梗唇边的低语清清楚楚地传递到了耳中,绝世的大妖原本就不平静的心海顿时又激起一片波澜。

“双修也不是不可,看你表现了。”

“真的?!”狐妖雀跃起来,“得您助力,我的修行定能精进不少,精进五十年,不,一百年!”

 

(3)

依样取得第二份丝带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虽是山间,到底已经入夏,加之山深林密,桔梗只觉得呼吸都带着几分黏腻的感觉。收起丝带,便来到一处山泉边洗了把脸,略作停息。

山泉从岩石缝隙间流淌而来,汇成一道并不宽阔的溪流,顺着地势缓缓流向山下。泉水清澈而冷冽,让躁热的心平静了下来。

 

“三千院......吗?”

这位稻荷神还真是有个了不得的名字啊。

名字这种东西,说到底也是一种咒语。万事万物诞生之初,都是无名无姓,为了方便识记,才有了这千千万万的称呼。好像有了姓名,才算真的立身于天地间了一样。然而,这姓名却也是一种禁锢,将事物的精神、特质,囚禁在这短短的几个文字当中。茫茫人海中,每当别人唤起自己的名字,灵识便不由自主为之触动,下意识地想要回头——也因此,诞生出了许许多多由名字着手的咒术。只要知晓生辰与姓名,便可于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

精通此道的人狐持,怎会自设牢笼,将珍贵无比的名字广而告之呢?

还是说,那个狐妖,与稻荷神关系匪浅?

奈落又是如何与她碰上的?

刚才,桔梗是想提醒奈落的。

可现在,她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又有什么资格去提醒呢?

 

明明都已经说了那样的话了.......他那么心高气傲,肯定气坏了吧.......

 

轻解衣襟,清澈的泉水倒映出巫女半裸的上身。自腹部而起的黑线,如蛛网般散开,沿着玉雪肌肤一路蔓延而去。

纤指并拢,巫女丈量着黑线与心脏的距离。

还有四指宽.....

 

真快啊,前天的时候,还在腹部的。幸得昨夜屋内昏黑,衣襟没有错开太多,奈落并没有发现这些。可争执之后,短短时间内,却蔓延了一大截,先前虫蚁叮咬般的痛楚也愈来愈甚,以至于每每提气运转灵力,便觉锥心刺骨。

得抓紧时间了。等处理完这件事,她会找个地方,安静地离开.......

 

“哎呀!”

女子的尖叫声突兀而起。桔梗迅速拉上衣襟,回头看向方才取丝带的地方。

“又被抢先了!哎呀怎么老是输啊!”

 

二尾妖狐粉拳轻握,红润的唇很不高兴地嘟得老高,远远的见巫女自泉水边起身,蹙紧的眉头才一下子舒展开。

“又是她!奈落大人~”

妖狐亮了亮手里的丝带,第三条丝带已经拿到手了,只要杀了眼前的巫女,抢走另外两条,信物就凑齐了。

 

狐妖期待地看着奈落,该怎么选择,显而易见。

 

“给她。”

“听到没有!奈落大人让你把丝带给我~不然的话......”

“我说,把丝带给她。”

奈落打断狐妖得意的叫嚣,看着她一字一顿。

狐妖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弧线优美的眼睛,想反驳什么,迫于奈落的威压,嗫嚅了一番,十分不情愿地把丝带递向巫女。

然而,就在靠近桔梗的瞬间,狐妖妩媚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见,一阵粉色烟尘倏地向前扑去。桔梗下意识抬袖遮住眉眼,鼻腔还是被烟尘呛到,连声咳嗽起来。而那些粉尘从她身上拂过,转而又汇聚成形。

只是,重新聚形后的狐妖手里多了两条丝带。

 

“奈落大人,我们说好了的,我给您带路,您助我修行。可您真是让人失望,竟然向巫女低头!”

奈落笑了笑,缓缓伸出手去,只是那修长的手慢慢变作指爪。

“不要......”

意识到不妙,桔梗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奈落心中本就对她有气,说什么他向巫女低头?这狐妖是直接往奈落肺管子上戳啊。

然而,就在桔梗想着怎么救狐妖的时候,狐妖手中的三条丝带忽然泛起光芒,倏然飞到空中,自动连接完整,扭曲缠绕成一个古怪的结,似乎是打开了什么封印,一时间强光四射,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轰然一声炸响,狐妖身后的山石爆裂开来,一只巨大的手掌带着强劲的风势猛地袭向狐妖。

只道是死期将至,狐妖尖叫着闭上了眼睛。风声呼啸,身体被什么带起,但随之而来的并不是剧烈的痛楚,而是温暖的怀抱。

 

“奈落......大人......”

睁开双眼,奈落轮廓分明的侧脸映在眼前。狐妖这才明白,奈落方才不是要取她性命,而是觉察到危险,要救她......

意外的并不只是狐妖一个,桔梗一样感到惊讶。

一是因为奈落的反常,这家伙,竟和那狐妖这般亲密......二是因为没有感知到潜在的危机。

自己竟虚弱到这种程度了吗......是啊,在溪边的时候,不是连奈落和狐妖的靠近也未觉察到吗?

 

鼻腔里痒痒的,浑身燥热起来,双颊隐隐透着粉红,狐妖刚才耍的手段,让她越来越难受。

 

(4)

 

“最爱您了!奈落大人~”狐妖跳起来,搂着奈落狠狠亲了一口。奈落震惊不已,一把推开狐妖,眼神慌忙向桔梗瞄过来,却见她蹙紧了眉头,双颊绯红,纤手紧紧抓着胸口的衣襟,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她是怎么了?

但念及昨晚的事,奈落决定无视。

 

烟尘散去,一只浑身雪白的巨猿推开压在身上的石头,挣扎着从山体中钻了出来。似乎是在表达重见天日的欣喜,巨猿抖抖身上的尘土,仰天长啸。

吼叫声如雷滚滚,光是声音就足以令普通人五脏六腑爆裂当场,草木山石颤动着,整座山似乎也发起抖来。狐妖躲进奈落怀里,捂上了耳朵。修行低微的她,连硬扛的底气都没有。

混乱之中,奈落推开妖狐,质问道:

“你不是说丝带是那臭狐狸的信物吗?怎么召唤出来这种东西?!”

“这......人家也是听长辈说的嘛!这是什么啊?山上从来没有听说有这种怪物啊!”

 

“这是上古巨猿。”巨兽的吼叫声逐渐停止,桔梗调整着吐息,淡淡道,“这种巨兽颇具灵性,常以血契与人类达成协作关系,鲜少独自行动。”

 

说话间,巨猿硕大的手掌已经抡了过来。奈落身法敏捷,狐妖随着他,一起向后跃去。落定后却见桔梗立在原地,不躲不闪。

她面色那样差......

顾不上嫌隙尚在,眨眼间,奈落已瞬移到她身边。

 

不过奈落很快意识到,自己是多此一举。此时,桔梗正单手结印,一道金色的光圈出现在她身前,隐隐有符文闪烁。

巨猿那力道惊人的一击像是落在了棉花上,不仅没有击中目标,还宛如被吸进了深渊一般,动弹不得。桔梗迅速变换着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上有天道潜日月,下有地理演纲常。乾坤定法,收!”

金色的光圈随着桔梗的口令,陡然扩大,将巨猿包裹其中。巨猿挣扎着,怪力撞击着光圈,想要逃离越来越紧迫的压制,咣咣的闷响一时间几乎震破人的耳膜。但很遗憾,几道透明的锁链自巨猿体内冲出,一圈圈将巨猿缠了个严严实实。不一会儿,巨猿那庞大的身躯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怒吼声,消失在了夜空中。

 

桔梗长呼口气,几乎站立不稳,一下子偎在奈落身侧,脸埋在他胸口,喘了好久,才缓缓抬起头来,一抹笑意漾在唇边,眸光似水。

突然的亲昵,让奈落感到一阵困惑。

她的眼神......眼角眉梢含情脉脉,又有着冷漠和疏离,只是那冷漠里还有着一丝丝的妩媚,仿佛深寒天气,大雪之中盛放着的血红的山茶,火红的热情和冰冷的触感交织在一起,让人不寒而栗,却又忍不住沉醉。

 

“你担心我?”巫女纤细的手指缓缓抚上奈落肩头,凝视着他,眼角似有落寞。“你不是有双修的伴侣了吗?为何还要来救我?”

“你.....怎么回事?”

 

确认眼前的巫女真真切切如假包换,不是旁人,奈落困惑更甚,她何曾这么坦率过?

 

“没有怎么,只是有点难过。”

轻轻叹了口气,桔梗错开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狐妖,眼神犀利起来。“狐妖小姐,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你怎么遇上他的呀?”

“山脚下......”

奈落本欲解释,却被桔梗制止。她抚上他小臂,力道一点点加大,平整的衣料凝起道道皱痕。缓缓抬起眼眸,眼神中透着丝丝幽怨和媚意。

“我要她说。”

 

奈落呆愣住了。这样的桔梗,他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么的陌生,又那么的......诱惑。

 

“为什么要告诉......”狐妖本想拉奈落助阵,却不想那嚣张的大妖怪,此时一双眼睛全在巫女身上,眼波中情意万千。不由得泄了气,只好答道:“山脚下偶然遇到的啊......”

 

桔梗一声冷笑,可不知怎的,此时的巫女即便是冷笑,也带着些许明艳的妩媚之感。

“那又是谁告诉你三条丝带的位置?你又是怎么知道,稻荷神的本名?”

“我说过了,是族中的长辈告诉我的!三千院大人的名号我们都知道的!”

“哦?是吗?那巨猿并不是这山中之物,而是与得道之人达成契约的通灵神兽,我刚才施法,不过是激发巨猿与主人的血契,逆向送它回主人身边。这上古巨猿,常作守护之用,它沉睡在此地,大概是奉命看守某个重要之物吧,比如,被封印的什么。那三条丝带,恐怕不是稻荷神的信物,而是释放巨猿的凭借。”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呵呵~”桔梗轻笑起来,坐到一块巨石上,她似乎很疲倦。“这山中的稻荷神,跟随主人远嫁到此地,后被高僧利用地势封印于此山中,哪来的族人?如今巨猿已去,封印自可解除,您还要戏弄我们到什么时候?三千院大人?”

奈落侧目,狐妖慌忙解释起来:“不要听她胡说啊奈落大人~人家这么弱,怎么可能是那位大人啊?”

可奈落的表情,倒是不怎么意外。

“你以为,我为什么让你带路?”

 

妖狐闻言先是一怔,又笑将起来。语气不似之前的卑弱,颇有凌人之势。

“真是......闹了这么久,就吾一个人入戏了。哼,不玩了,无趣。”

妩媚的身形倏然消失不见,只是在消失前,看向桔梗的眼神带着几许玩味。


茴森

最近樱仔的稿子合集

p1用了模板

p2是画世界找劳斯约的

p3伪名柯画风

p4是互绘

最近樱仔的稿子合集

p1用了模板

p2是画世界找劳斯约的

p3伪名柯画风

p4是互绘

我爱大河

宝具全开,高燃预警!凡人之躯 对抗神明

BGM:Stray-Feint

《命运-冠位指定 绝对魔兽战线 巴比伦尼亚》

在千年后,还有着仰慕着我牛若丸的孩子!

只要有了这个事实,我就还能继续战斗!

就有赌上这短暂生命的价值!

宝具全开,高燃预警!凡人之躯 对抗神明

BGM:Stray-Feint

《命运-冠位指定 绝对魔兽战线 巴比伦尼亚》

在千年后,还有着仰慕着我牛若丸的孩子!

只要有了这个事实,我就还能继续战斗!

就有赌上这短暂生命的价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