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动物餐厅

5722浏览    117参与
西坡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富二代(托腮)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富二代(托腮)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富二代(托腮)

一颗夏威夷果

【动物餐厅】猜 猜 我 是 谁

*沙雕产物

*花园组(小王×海德薇)

*原版来自b站av83701473

小王:我们亲爱的信使在干嘛呢?

海德薇:(偷看信)

小王:emmmm……在干嘛呀

小王:(跑过去)要去吓她一跳

小王:(蒙住海德薇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海德薇:哦,是谁啊?有手套的话,原来是兔丁啊

小王: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的脖子折断

海德薇:当然是开玩笑的!

小王: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海德薇:(少女折寿中)

小王:呀,你睡着了吗?

海德薇:哦,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

小王:现在回答吧

海德薇:问题是什么来着?

小王: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海德薇:还能是谁啊,当然...

*沙雕产物

*花园组(小王×海德薇)

*原版来自b站av83701473

小王:我们亲爱的信使在干嘛呢?

海德薇:(偷看信)

小王:emmmm……在干嘛呀

小王:(跑过去)要去吓她一跳

小王:(蒙住海德薇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海德薇:哦,是谁啊?有手套的话,原来是兔丁啊

小王: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的脖子折断

海德薇:当然是开玩笑的!

小王: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海德薇:(少女折寿中)

小王:呀,你睡着了吗?

海德薇:哦,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

小王:现在回答吧

海德薇:问题是什么来着?

小王: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海德薇: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小王:看看这胖鸟动脑筋的样子

海德薇: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感觉眼珠要被扣下来了

小王:亲爱的是谁呢?

海德薇:那是什么屎盆子一样的话,亲爱的能是谁啊

小王:闭嘴,给我说名字

海德薇:(少女二次折寿中)雪花种子

小王:没有那种东西

海德薇: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小王:别耍花招了,你这shake it啊

海德薇: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是吗?

小王: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海德薇: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小王:什么呀,那就走到底吧。我用白玫瑰来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海德薇:一定要艰难一点才行吗?

小王:怂了吗?

海德薇: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小王:哈哈哈哈看这胖鸟故作坚强的样子

海德薇: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小王: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吧

海德薇: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小王: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两个人中总要没一个。

海德薇: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初吻的地点

小王:哈哈哈哈能想到只有那个吗,可爱的家伙

海德薇:怂的话就去死啊

小王: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海德薇:1

小王:2

海德薇:(少女三次折寿中)

小王:在祈祷吗?

海德薇:走之前,让我再说一句吧

小王:说

海德薇:手的味道变得更浓了呢,多多

小王:(忍耐度已爆表)错了,你这个肥鸽子(折海德薇脖子)


多多:啊嚏!谁在骂我!


一颗夏威夷果

【动物餐厅】论海德薇带的东西都去哪里了(四~六)

四,种子和水壶种花了

海德薇飞到了一片花田上

她发现有一小块地没有种花,于是她降落在了那块地上,从行李箱里拿出了种子和水壶

她先挖了个土坑,把种子放进去,再把土坑填平,然后用水壶浇土坑

不过海德薇很愧疚

于是她飞到了自己经常去偷东西的花店,看见窗户开着,就飞了进去,摘了一朵白玫瑰,放进了行李箱

等花店老板反应过来时,海德薇早已消失在天边

“草!!!!!凸(艹皿艹 )”


五,种子吃了

海德薇飞到一半觉得饿了,就在一棵树上歇息,把行李箱里的瓜子种子吃了

吃完了,海德薇又很愧疚,于是她又飞到了自己经常去偷东西的花店,又看见窗户开着,就又飞了进去,又摘了一朵白玫瑰,放...

四,种子和水壶种花了

海德薇飞到了一片花田上

她发现有一小块地没有种花,于是她降落在了那块地上,从行李箱里拿出了种子和水壶

她先挖了个土坑,把种子放进去,再把土坑填平,然后用水壶浇土坑

不过海德薇很愧疚

于是她飞到了自己经常去偷东西的花店,看见窗户开着,就飞了进去,摘了一朵白玫瑰,放进了行李箱

等花店老板反应过来时,海德薇早已消失在天边

“草!!!!!凸(艹皿艹 )”


五,种子吃了

海德薇飞到一半觉得饿了,就在一棵树上歇息,把行李箱里的瓜子种子吃了

吃完了,海德薇又很愧疚,于是她又飞到了自己经常去偷东西的花店,又看见窗户开着,就又飞了进去,又摘了一朵白玫瑰,放进了行李箱

花店老板发誓再也不开窗


六,把感谢信扔了

“海德薇啊。”老板递一封信给海德薇,“这里有封感谢信,帮我寄出去吧。辛苦你了。”

“好的。”海德薇拿着信封飞走了

飞到一半,海德薇把感谢信一扔,扔进了可回收垃圾箱里

“好你妈。”


一颗夏威夷果

【动物餐厅】论海德薇带的东西都去哪里了

海德薇天天空飞,浪费了许多东西
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去哪了——除了海德薇自己
作为老板的我,推测出了下面几种可能性:

一,花送鸟了
海德薇提着行李箱在天上飞,飞累了就在树顶上休息
海德薇往上一瞧——一只帅鸟!
海德薇赶紧飞到了那只帅鸟的旁边,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朵樱花,送给了帅鸟
帅鸟接过去了,看都没看一眼,就往地上一扔
海德薇说着猫头鹰粗口飞走了

二,水壶路上喝了
“渴死我了!”
海德薇口干舌燥,特想喝水
她突然想起行李箱里有三个水壶,就飞到了一棵树的树顶上休息,然后把行李箱里的水壶拿出来,全喝了
海德薇不想被咕咪骂,就飞到了附近的一家花店,趁花店老板不注意,把摆在窗台上的三个水壶装进了行李箱
等花店老板反应过来时,海德薇...

海德薇天天空飞,浪费了许多东西
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去哪了——除了海德薇自己
作为老板的我,推测出了下面几种可能性:

一,花送鸟了
海德薇提着行李箱在天上飞,飞累了就在树顶上休息
海德薇往上一瞧——一只帅鸟!
海德薇赶紧飞到了那只帅鸟的旁边,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朵樱花,送给了帅鸟
帅鸟接过去了,看都没看一眼,就往地上一扔
海德薇说着猫头鹰粗口飞走了

二,水壶路上喝了
“渴死我了!”
海德薇口干舌燥,特想喝水
她突然想起行李箱里有三个水壶,就飞到了一棵树的树顶上休息,然后把行李箱里的水壶拿出来,全喝了
海德薇不想被咕咪骂,就飞到了附近的一家花店,趁花店老板不注意,把摆在窗台上的三个水壶装进了行李箱
等花店老板反应过来时,海德薇已经提着行李箱飞走了
“你妈的!为什么!”花店老板指着天空破口大骂,并在心里发誓再也不把水壶放在窗台上

三,东西都卖给黑商了
海德薇在树顶上休息时,发现神秘商人正好坐在她的身边
她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交给了神秘商人
神秘商人将一些小鱼干和盘子交给了海德薇,就飞走了

估计写不完的,剩下的自己想

鹤枳
今天终于欧气了一把😂

今天终于欧气了一把😂

今天终于欧气了一把😂

一颗夏威夷果

【动物餐厅】情书

*是花园组(小王×海德薇)

*我并不会写糖

*是根据自己的拟人设定写的

*双引号是说的话,【】是心里想的

*可能OOC

*吉多文写的太烂了就没发了


海德薇回来了

他一如既往地降落在花园的信箱旁边,手里也一如既往地拿着一封信

小王接过信,看了下信封

是情书

【黑白君写给狗腿的?】小王拆开了信封

那只自称“黑白君”的动物经常给狗腿写信,当然狗腿并不认识他

但一些明眼人已经知道所谓的“黑白君”是借鱼干的兔子了,而且也看出了狗腿赶借鱼干的兔子总是慢吞吞的

所以这俩的关系谁都知道

小王拿出信纸,上面的字迹特别潦草,跟黑白君的字迹完全不一样,而且信纸上面没有贴着...

*是花园组(小王×海德薇)

*我并不会写糖

*是根据自己的拟人设定写的

*双引号是说的话,【】是心里想的

*可能OOC

*吉多文写的太烂了就没发了


海德薇回来了

他一如既往地降落在花园的信箱旁边,手里也一如既往地拿着一封信

小王接过信,看了下信封

是情书

【黑白君写给狗腿的?】小王拆开了信封

那只自称“黑白君”的动物经常给狗腿写信,当然狗腿并不认识他

但一些明眼人已经知道所谓的“黑白君”是借鱼干的兔子了,而且也看出了狗腿赶借鱼干的兔子总是慢吞吞的

所以这俩的关系谁都知道

小王拿出信纸,上面的字迹特别潦草,跟黑白君的字迹完全不一样,而且信纸上面没有贴着东西,更没有黑白君画的狗腿

小王仔细的默读这封情书,发现这封情书竟然是写给自己的

小王直接去看情书最后的署名:

海德薇

2020年2月14日

小王抬头看海德薇,海德薇的脸上有小红晕

“别这么含蓄。”小王对海德薇说,“其实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

说完,小王摸了摸海德薇的头

“想说的已经在情书里说完了。”

海德薇把小王的手拿开,走到许愿池旁,朝许愿池丢了一枚小鱼干

许愿池“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吐出来的全是白玫瑰

白玫瑰的等级分别是二级,一级,四级

“你今天不出去溜了?”小王问海德薇

“今天情人节,想在这陪你,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海德薇回答


墨虎
让我看看有几个人把咕咪叫咪咕的

让我看看有几个人把咕咪叫咪咕的

让我看看有几个人把咕咪叫咪咕的

绕北梁
盘子好难挣!(喵) 太难了,这...

盘子好难挣!(喵)

太难了,这店开的太难了。

欢迎你的加入,我们互助打工挣盘子吧!

盘子好难挣!(喵)

太难了,这店开的太难了。

欢迎你的加入,我们互助打工挣盘子吧!

@万物之王
小橘的这个头套看起来好憨啊hh...

小橘的这个头套看起来好憨啊hhh

小橘的这个头套看起来好憨啊hhh

Key
小动物也要注意防范疫情

小动物也要注意防范疫情

小动物也要注意防范疫情

杨Shaun

完了,我好喜欢虎鲸敲锣打鼓队

完了,我好喜欢虎鲸敲锣打鼓队

阿缇Atty
动物餐厅-招客的多多 她太可爱...

动物餐厅-招客的多多 

她太可爱了!!!毛茸茸的!!!!

动物餐厅-招客的多多 

她太可爱了!!!毛茸茸的!!!!

小熊软糖脆脆鲨

画了两个我最喜欢的员工♡

画了两个我最喜欢的员工♡

老坛酸菜™️
纪念!!终于到十万颗星啦♡♡♡

纪念!!终于到十万颗星啦♡♡♡

纪念!!终于到十万颗星啦♡♡♡

小螈同学
大厨今天回来了。可是莫名想笑是...

大厨今天回来了。可是莫名想笑是怎么回事(duibuqi)

大厨今天回来了。可是莫名想笑是怎么回事(duibuqi)

小螈同学

???大厨不见了是什么情况

???大厨不见了是什么情况

欢乐轰姆
难得一次能有这么多商铺

难得一次能有这么多商铺

难得一次能有这么多商铺

牧水在线喝柚子茶

【动物餐厅】《鸡蛋说他不想走啦》

·ooc+拟人化(等官方似乎没怎么给性格设定???)

  ·我爱鸡蛋鸡蛋可爱

  ·剧情忘光,自己瞎编

  ·老板是我,强行入戏

  ·游戏真好玩啊就是我鱼干总是不够花

  《鸡蛋说他不想走啦》

  “我最喜欢鸡蛋啦!”

  就是现在鸡蛋想到老板的这句话时,依然会笑一下然后更加努力地把角落里的鱼干收集起来,等着老板回来时惊讶地喊到:“哇好多小鱼干!”

  鸡蛋最先认识的其实是吉吉,对方穿着漂亮的小西装在前台为顾客点餐,他的声音总是带有一点沙哑,恐怕是因为总是询问客人的忌口的缘故。吉吉这只猫很好,在休息的时候也...

·ooc+拟人化(等官方似乎没怎么给性格设定???)

  ·我爱鸡蛋鸡蛋可爱

  ·剧情忘光,自己瞎编

  ·老板是我,强行入戏

  ·游戏真好玩啊就是我鱼干总是不够花

  《鸡蛋说他不想走啦》

  “我最喜欢鸡蛋啦!”

  就是现在鸡蛋想到老板的这句话时,依然会笑一下然后更加努力地把角落里的鱼干收集起来,等着老板回来时惊讶地喊到:“哇好多小鱼干!”

  鸡蛋最先认识的其实是吉吉,对方穿着漂亮的小西装在前台为顾客点餐,他的声音总是带有一点沙哑,恐怕是因为总是询问客人的忌口的缘故。吉吉这只猫很好,在休息的时候也会偷着跑到鸡蛋在的后厨,顺便把遗落在餐桌上的小鱼干带过去。

  “哇吉吉,今天似乎生意很忙呢。”鸡蛋趁着休息,把从脸上滑到脖子里的汗珠揉掉,不痛不痒地问着,“你忙坏了吧?”吉吉把手里的黑色签字笔放下,叹了口气说还好,他比多多轻松很多了。

  “多多总是要保持微笑。”

  这么一提鸡蛋忽然想起来那天就是多多招呼着自己来到了餐厅,还请求咕咪把自己留下打杂活,他一边洗着脏兮兮的抹布,一边问吉吉多多现在怎么样。吉吉没有回答,他抬起手来说了句自己该工作了便又匆匆跑出了后厨。还没等鸡蛋洗好抹布,多多就笑嘻嘻地冲进了后厨,差点把狗腿手里的盘子打个稀巴烂。

  “鸡蛋!”

  多多快乐地叫着,似乎整日的微笑并没有给他带来不好的感受,他根本没有心思坐下,还把一旁的狗腿也招呼过来,说着今天自己又拉来了一个怎样怎样的客人。

  “他可不愿意来啦,我可是费了好些功夫,哎呀,不过他现在说自己要成为餐厅的常客。”多多有些骄傲地说着自己的功绩,狗腿也忍不住说自己居然赶跑了那只讨厌的臭鼬,并且对着鸡蛋和多多信誓旦旦地说:“下次看见那只偷鱼干的兔子,哼哼,我一定把他请到外面喝凉茶。”

  三个伙伴又聊了两句,便跑到自己的岗位上为餐厅变得更好而努力了。鸡蛋看着自己杂乱的头发和脏兮兮的脸,居然有些羡慕——甚至嫉妒吉吉和多多能够穿得干干净净,和顾客们交谈自如。

  “鸡蛋!”

  小橘喊了一下。

  “这里有一片污渍,能帮帮忙嘛?”

  鸡蛋听到后在抹布上涂了一点洗洁精,便赶紧跑过去帮小橘把污渍清理干净,小橘把两只手放在围裙上抹了两下,接着揉了揉鸡蛋圆乎乎的笑脸,说到:“谢谢鸡蛋啦,你可真厉害。”

  鸡蛋露出傻傻的笑容,他喜欢别人夸奖自己。

  “啊呀我最喜欢鸡蛋的笑了。”

  还没有闹够,就听见吉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的嗓子还是略哑着的,不耐烦地“喵呜喵呜”叫,多多和旺财的声音也传了进来,大厨咕咪先叮嘱小橘狗腿不要乱动,便拍了拍鸡蛋示意对方和自己出去。可是鸡蛋和打出还没走上三两步,就看见一个小孩张着嘴跑进来,活脱脱一个傲慢小皇子的样子。

  老板这时候进来了,冲进厨房对着小孩一顿揍,嘴里叫唤着:“让你动我家吉吉,那是你可以动的吗?还有多多,拿你脏手碰多多干嘛?!你还要碰旺财?!我看你欠打!”

  鸡蛋:“拦吗?”

  大厨咕咪:“不用。”

  小孩哪里禁得起这么一顿揍,躺在地上鼻涕眼泪一大把,嗷嗷叫着不肯滚回家去。“呦谁欺负我家宝贝!”一听就是个女性,大厨揉了揉头。

  “他家长可来了快把这小东西给我弄走。”

  老板心情依旧不好。

  没想到的是父母进门先护崽子,又欲意和餐厅开战。

  “赶紧给我滚,以后你们饿死也甭想来吃饭。”

  老板气呼呼地看着一家三口,鸡蛋想来劝劝,却不了那个老妈张口教育起孩子了。

  “你看看,你以后要不好好学习,长大就和他一样只能擦地板。”

  鸡蛋差点就哭了,把拳头握得紧紧的。

  “鸡蛋宝贝别难过啊你是很棒的员工我一会给你涨工资。”

  老板在一旁安慰着鸡蛋,又恶狠狠地瞪着熊父母和他们的孩子。

  这时候,咕咪大厨说话了——要知道平时在餐厅他很少说话的:“职业无贵贱,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小橘和狗腿也开始愤愤不平,靠过来瞪着那个还没从地上滚起来的孩子。咕咪把尾巴甩了两甩,下了逐客令:“现在快走,别弄脏了我们的地板。”顿了顿,拍了拍鸡蛋的头,“我们回去工作。”

  老板本来想一脚给那个孩子踹起来的,但是又觉得不太淑女,就此作罢。

  那对夫妻似乎很不服气,嘟囔两句也就走了。

  “来来来宝贝我们涨工资大家辛苦了。”

  老板振臂一挥,开始发小鱼干。

  ——End

黑烟与明镜

【探哀】夏尔马追爱记(动物餐厅AU)

森林里有一家小狮子王开的流浪猫餐厅。


从收留一只笨笨脏脏但勉强会擦地的名叫鸡蛋的打杂流浪猫开始,这家动物餐厅的生意逐渐蒸蒸日上,招待起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有贫穷的每次只会点最便宜的鲷鱼烧的白兔子,戴着海盗眼罩装酷的独眼蝴蝶犬,金主爸爸傻甜白柴犬,还有会给家具店老板拉皮条的上班族狐狸。


这家店也接外卖订单业务。经常给学游泳的大白鹅送送便当,给害羞鸵鸟做做午餐什么的。


店里的销路逐渐扩大,菜谱也日新月异,从广受欢迎的只卖220小鱼干的酒蒸蛤蜊,到12500条小鱼才能换一盘还每天限量供应只因店员也要吃的烤鱼,以及像豆浆油条这种人类社畜的早餐食物,...

森林里有一家小狮子王开的流浪猫餐厅。

 

从收留一只笨笨脏脏但勉强会擦地的名叫鸡蛋的打杂流浪猫开始,这家动物餐厅的生意逐渐蒸蒸日上,招待起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有贫穷的每次只会点最便宜的鲷鱼烧的白兔子,戴着海盗眼罩装酷的独眼蝴蝶犬,金主爸爸傻甜白柴犬,还有会给家具店老板拉皮条的上班族狐狸。

 

这家店也接外卖订单业务。经常给学游泳的大白鹅送送便当,给害羞鸵鸟做做午餐什么的。

 

店里的销路逐渐扩大,菜谱也日新月异,从广受欢迎的只卖220小鱼干的酒蒸蛤蜊,到12500条小鱼才能换一盘还每天限量供应只因店员也要吃的烤鱼,以及像豆浆油条这种人类社畜的早餐食物,都由小狮子王老板自己斥巨资买下后研究精进。

 

为了进一步扩大经营规模,提高经营效率,狮老板雇佣了一批猫科动物员工,像是餐厅招牌大厨的英短咕咪啦,专门负责扫地的土猫小橘啦,不知道是不是瞒报年龄来做兼职的美短皮蛋啦,还有最会用迷人的蓝眼睛和笑容招揽客人的布偶多多啦。

 

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之下,餐厅生意日渐兴隆,狮老板于是顺便融资扩建了一个露天花园,带喷泉许愿池的那种。花园的花圃里整齐地种着小雏菊、向日葵、红玫瑰和蓝风铃。

 

狮老板有个遥远的住在北极的朋友,冬季的时候北极狐会无法忍受漫长的极夜而南下,来到流浪猫餐厅蹭吃蹭喝。北极狐其狐又懒又馋,经常不打招呼就吃掉了厨房的储备食材还面无愧色,热衷于看烂俗言情小说和过气偶像剧。

 

***

 

安哥拉猫是在一个下雨天首次光顾的。那天客人不多,她站在门口收起了伞,在贴心圆毯上小心翼翼地蹭干皮鞋上的水迹。

 

多多抖着蓬松的白毛殷勤地上去询问她要吃点什么,安哥拉猫只是简短地问了一句“有没有蓝莓花生三明治”,多多看了看菜单刚想回答没有,正在许愿池边抠脚的北极狐像离弦之箭窜入餐厅表示有有有并手动挪用了正在外出的小狮子王老板的公款购买了蓝莓花生三明治菜谱。

 

安哥拉猫点点头,说了句“麻烦帮我打包,我赶时间”,就站在甜品柜边等。

 

北极狐用眼神示意服务员吉吉去邀请她去卡座上坐会儿,但吉吉还未来得及犹犹豫豫地走到她身边,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一阵得得的马蹄声,安哥拉猫轻微地打了个激灵,走到门口却已经听到了猝然止步的嘶鸣。

 

吉吉还未看清安哥拉猫是如何在瞬息之间从门口移动到花园入口并消失的,高大的纯白色骏马已经用头顶开门帘进来了。

 

“你们好,”他微微欠身,彬彬有礼地说,“请问你们有见过Sherry吗?”

 

北极狐打量着他,正要回答,不知何时回来的狮老板从厨房探出头来果断地回答“没有”。

 

北极狐皱着眉给了狮老板一记眼刀,狮老板吐了吐舌头缩了回去。

 

“好吧。”这匹英格兰夏尔马看起来有点失望,但还是转身准备离开,经过吧台的时候顿了顿,问道:“有苏格兰纯麦芽威士忌吗?”

 

夏尔马端了杯威士忌坐到一个单独的位子上,显得有点垂头丧气。邻桌正在闷头吃炸虾寿司的八哥狗此时凑过来贼兮兮地问道:“谁是Sherry?”

 

八哥狗的口气实在太重了,饶是修养良好如夏尔马也忍不住皱了皱鼻子,克制地回答:“一个朋友。”

 

“是女朋友吗?”八哥狗丝毫没有意识到对方对自己的排斥,执着地往前凑了凑。

 

“还不是。”夏尔马喝光了那杯威士忌,从马鞍里掏出几个金币放在桌子上,脚步轻缓而低落地离开了,和来时的掷地有声形成了鲜明对比。

 

北极狐趴在甜品柜上拿出了一盒巧克力毛巾卷惆怅地吃了起来,一边谴责地看着安哥拉猫悄无声息地回到餐厅并带走了她打包的三明治。

 

之后的日子里安哥拉猫经常光顾,但总是行色匆匆地打包带走。看得出她是个挑剔的顾客,或许是不愿意和八哥狗、发霉树懒这些看起来不太注意个人卫生的顾客同桌吃饭吧。

 

夏尔马来的次数就没那么频繁了,而且基本上每次都有要事在身。他从来不点正餐,只喝洋酒。经常是一杯马天尼刚上桌,他拿出镀金怀表瞟了一眼口中念着“我要去接Sherry下班了”就扔下金币起身走了。他的个头实在太高,进出门口的时候需要排队的小动物们纷纷给他让路,这么一来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扫地的小橘好几次想问夏尔马先生这样算不算酒驾,但夏尔马看起来不太愿意搭理人的样子——这点倒是和安哥拉猫很像——于是作罢。

 

这天下午天气炎热,店里没什么客人。北极狐正四仰八叉地躺在许愿池边午睡,狮老板在兢兢业业地串烧烤食材,夏尔马标志性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北极狐罕见地一跃而起,代替了下午请假去和小姐妹看电影的吉吉来为夏尔马点单。

 

“一杯清酒。”夏尔马说,还微微有些剧烈运动过后的响鼻。

 

“您是在附近工作吗?”北极狐状若无意地问道。

 

夏尔马抬头看了看她,似乎没有聊天的兴趣。

 

“Sherry——”北极狐拉长了声调,夏尔马果然被吸引,把长长的脖子缓慢地转向她。

 

“——来的时候总是喜欢点蓝莓花生三明治。”北极狐说,示意跑堂的狗腿把清酒和自己的蛋糕奶茶端上来,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夏尔马对面。

 

“她看起来很忙的样子……”北极狐一边说一边观察夏尔马的神色。

 

“是啊,她经常加班。”夏尔马给自己倒了一点酒,闷闷地说,“我去得早了,她还在做实验;我去得迟了,科研所已经关门了。我总是碰不上她。”

 

北极狐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啜了口奶茶:“中午的时候,Sherry刚来过店里预定了一份蓝莓花生三明治,要求四点半的时候给她送过去,我们正好缺个外卖员,我看你身强力壮很能跑的样子,要不然……”

 

夏尔马眼睛都亮了,频频点头:“可以可以,我可以。”

 

“所以夏尔马先生的工作是什么呢?”北极狐又重复了一遍最开始的问题。

 

“我,呃,在五公里外的皇家马术俱乐部上班。”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呢。”北极狐奉承道,刚想再问点什么,夏尔马掏出怀表一看,面露焦急:

 

“快四点了,请问三明治做好了吗?我从这里出发,如果不算上堵车也要23分17秒06毫秒——”

 

北极狐翻着白眼从座椅上滑下来,去厨房把刚做好的三明治拿给他,一瞬间有点想要拍拍他的肩,但由于体型差距过大遂改为挥手:“加油啊小伙子。”

 

***

 

接下来的几天北极狐出差去了,美其名曰出差,其实是去湖区玩儿了。于是她即将错过等她回来之后捶胸顿足后悔不已的一系列名场面。

 

安哥拉猫在夏尔马给她送三明治的几天后大驾光临,依旧是点了蓝莓花生三明治,就在多多想要在她等待的间隙上前搭讪时,安哥拉猫却一转身潇洒地走了,留下一句:

 

“还是让Steven先生给我送过来吧。”

 

多多虽然不知道Steven先生是谁,但还是怅然若失地耷拉下耳朵杵在了原地。善解人意的狮老板赶忙上前安慰。

 

员工和顾客们都看得出来多多挺喜欢那只叫Sherry的安哥拉猫,或许是在他看来他们都有着通体雪白的毛发和冰湖般的蓝眼睛,多多仿佛能在Sherry身上看到另一个自己(x)。

 

何况Sherry小姐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从事高精尖行业,远比揽客更有技术含量。如果能和这样的猫发展发展,也是一件相当美好的事情了。

 

可惜夏尔马横刀夺爱,现在俨然已经成了Sherry小姐的外卖配送员兼专职司机。

 

于是在半小时之后夏尔马出现的时候多多顺理成章地没有给他好脸色,哼了一声就掀起帘子去了厨房,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Steven先生。

 

这次夏尔马没有再点酒,而是心情很好地点了一盘曲奇饼干,并哼起了不成调的难听歌曲。

 

从北极狐那里听说了夏尔马先生追爱全过程的垂耳兔此时光荣地接过了北极狐的衣钵,走到夏尔马的桌旁问道:“哈喽,请问您和Sherry小姐发展得怎么样啦?”

 

她的体型实在是太小了,要不是她呼扇着两柄长耳朵不停地拍打夏尔马的小腿,他根本看不到她。

 

“噢,”他俯下身才听清了垂耳兔的询问,“还挺顺利,而且最近Sherry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忙了。我经常能按时接到她下班,感谢上帝。”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要赶紧写封信汇报给北极狐,通知她这个好消息。”垂耳兔自言自语地走开了。

 

夏尔马没怎么听清楚垂耳兔说了啥,也不是很关心,自顾自地吃起了曲奇饼干。狮老板很高兴他不再喝酒,亲自出去把三明治交给了他(因为多多打死都不肯去)。

 

夏尔马道了谢,依旧给了远超食物价值几百倍的金币,神采奕奕地走了。他的身影在下午四点钟的阳光下看起来格外矫健。

 

狮老板目送着他离去,恍惚间耳畔响起北极狐的口头禅:“年轻真好啊……”

 

***

 

几天之后北极狐背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刚走到流浪猫餐厅的门口就扯着嗓子喊:“狮老板!我带了你爱吃的辣条!”

 

话音未落只见拐角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一匹穿着制服的威尔士矮脚马,迅速奔到北极狐跟前低声说:“请不要喧哗。”

 

“这是餐厅哎,餐厅哪有不喧哗的?”北极狐叉着腰大喇喇地说。

 

“今天这个餐厅被我们少爷包场了,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什么?!”北极狐越过矮脚马的肩膀朝里探头探脑,矮脚马训练有素地闪展腾挪封堵了她的所有视线。

 

“我是这家餐厅老板的朋友,也不能进去吗?”北极狐妄想作最后的挣扎。

 

“抱歉,我们少爷说了,除了厨师和侍者,其他人都要回避。”

 

“你们少爷……”北极狐打量着他,“不会是那位在马术俱乐部上班的夏尔马吧?”

 

矮脚马不置可否,摆手请她离开。

 

***

 

“……Steven先生不仅花巨款包场,还请了水獭施工队对餐厅里里外外进行了清洗打扫,确保Sherry小姐的用餐愉快。……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都呆在这里的原因。”在流浪猫餐厅旁边的柴火小屋里,无所事事的员工们分坐在地板上,狮老板嚼着辣条,多多气呼呼地瞪着空气,鸡蛋还是在擦地板,吉吉在修改菜谱上的错别字,狗腿在玩游戏机,皮蛋在打盹。只留下错过了好几集森林意难忘剧情之后被强行剧透的北极狐瞠目结舌。

 

“所所所以,夏尔马的真实身份是森林警察局的探长?他在马术俱乐部当卧底是为了揪出涉嫌污染森林水源的罪犯?那那只安哥拉猫又是怎么回事?障眼法吗?”

 

“不,Sherry小姐是Steven先生这场演出中唯一的真情。”吉吉头也不抬地抢答。

 

“吉吉,我发现你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为此,我决定给你涨工资。”狮老板放下辣条,充满真情实感地鼓起掌来。

 

“真是够了!”北极狐指责道,“不要总是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给他们无条件涨工资好吗!我的路费准备齐了没有?”

 

“春天还早呢,你干嘛这么着急走嘛。”狮老板委屈地说。

 

北极狐把眼睛眯成了狡黠的一道缝儿,优哉游哉地摆了摆尾巴,舒服地蜷在野人烧烤木架旁边,打着哈欠说道:“可以,不过你得满足我一个要求——”

 

狮老板面不改色:“唱《恋爱循环》之外的要求随便你提。”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