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劳伦斯

2105浏览    105参与
Tt唐薚

求文!!!!!

他俩好美好!!!!!!!!!!!
官方设子放好,我就跪在这里等辽!!!

求文!!!!!

他俩好美好!!!!!!!!!!!
官方设子放好,我就跪在这里等辽!!!

景行君_

雾雷的三十题

难产好久终于写出!!!(震声
是肉,但有点柴
走评

难产好久终于写出!!!(震声
是肉,但有点柴
走评

Tt唐薚

奇怪的脑洞
草,绅士用语

特斯拉:我太难了

奇怪的脑洞
草,绅士用语

特斯拉:我太难了

白嫖大户黑猫猫

王牌乙女no.1

如果你是他们的妹妹

*十级OOC天花板预警


*我流注意避雷


*可能踩雷,如有不适左上角溜之大吉


*流水账警告


*ooc归我男人归你们ww(因为是第一次写,真的很怕ooc,给各位打个预防针,先试个水,如果大家喜欢的话会继续试(迫)试(害)其他选手的hhhhh)


魔炮


众所周知,你的老哥原先是个活跃在娱乐圈的小爱豆,就算后来加入瑞德堡后,学会怎么扛武器怎么和比赛上的各路选手对战时,也会非常大胆的开着直播。


闲暇之余没有任务时会和你宅在家搞中二剧情再放送,有时候担心他腰上的喷气装置每每触发时,那种拽着自己上升的感觉会不会勒的肚子疼,不过那种自带劲风吹衣角的感觉...

如果你是他们的妹妹

*十级OOC天花板预警


*我流注意避雷


*可能踩雷,如有不适左上角溜之大吉


*流水账警告


*ooc归我男人归你们ww(因为是第一次写,真的很怕ooc,给各位打个预防针,先试个水,如果大家喜欢的话会继续试(迫)试(害)其他选手的hhhhh)


魔炮


众所周知,你的老哥原先是个活跃在娱乐圈的小爱豆,就算后来加入瑞德堡后,学会怎么扛武器怎么和比赛上的各路选手对战时,也会非常大胆的开着直播。


闲暇之余没有任务时会和你宅在家搞中二剧情再放送,有时候担心他腰上的喷气装置每每触发时,那种拽着自己上升的感觉会不会勒的肚子疼,不过那种自带劲风吹衣角的感觉真的很酷。


会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想方设法让你开心起来,带着你站在他的抢上满小区飞,以至于被物业保安喊下来骂了一顿回到家里还傻兮兮问你心情好点没有,如果没有那就换个地方再来一次。


(枪:我好难)


独狼


众所周知,你老哥不合群,非常不合群!对你很严,而且明明长的很好看但那身战斗服都给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嘴巴很毒,难得的休息日一般都会是他喊你起床,你赖床,他拉窗,你裹被……然后开始一早上的互相语言轰炸,骂的有来有回的。当然,一般以他懒得和你斗嘴先投降闭嘴吃早饭,留你一个人穿着睡衣乱糟糟的杵在房间门口气到和空气斗智斗勇结尾。


偶尔半夜会听到他房间的铃声和老哥的声音,用头发根想,他接到新任务了。不会过多久他会开开你的房间,给你留张字条告诉你他要去做任务且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期间好好照顾自己什么的。


如果有突发情况延迟回来时间,会给你带喜欢的东西作为赔偿


(芬尼尔:你挺好的,就是脑子不大聪明)


迷雾


众所周知,你老哥有点体弱,每每看到他坐在办公椅上捂着嘴巴咳嗽的样子就非常心疼,要务在身几乎抽不出时间陪你,一般都是在他办公室度过的,能允许不打招呼进入办公室的就只有你。看在有特权的份上,会给老哥整理好已经看完的文件放在一边,为他续续茶。


你很喜欢他的金色暗纹左轮,可他从来不会让你摸,最多给你看看。美名其曰:这可不是小淑女该玩的。还喜欢后脑勺的金色小辫子,老哥发质可好了!扎头发时手腕的黑色手表突出部分,总是能钩的明明扎的很整齐的小辫子钩出几根发丝。


你的要求他都会听,且如果他能做到就一定会帮你完成。但前提是不当马克妮娜恶作剧的小帮凶。


(劳伦斯:小淑女今天也在绞尽脑汁拿什么新理由来动我的头发)


飞将


众所周知,你老哥不喜欢笑,生活中真的少见老哥笑,但是听他的队友讲说老哥在战场和生活中是两个人,战场上英气十足,还能从不起波澜的语调里听出一丝丝亢奋,场下就是认认真真规划自己空间且大部分时间都留在训练场,单独一人做着练习了千万遍的飞刀技巧的训练上头小男孩。


这话第一次打听到时,过了好一阵子都一度认为老哥人格分裂,然后后不出所料你被他训了,虽然对你很宽松,但是严格的地方比任何导师都要严。拿功课讲,会很耐心的教你,除非是真的忍不住睡去了,他会叹口气后,轻声轻脚把你挪到床上去盖好被子,确认没把你吵醒后把你没做完的功课补好。


然后第二天就会获得老师一顿质问,其内容是你大半夜昏昏欲睡写的鸡爪子乱爬式字体和工工整整的楷体是怎么回事。


(叶飞:要务在身可不能再帮你补功课……问有没有下次?看你表现)








*叶飞那段就当我私心了就咱一个妹妹,我又私心了dbq,想搞搞他

*他们真好!但是我写不出来!

*会有想吃乙女的太太么QWQ好孤独,太太快产粮,自己大腿肉属实不香


/狮子/

劳伦斯的人设太艹了

我无语这什么一朵徐徐盛开的公白莲绿茶男。

喜欢琳娜就对玛格达捧高踩低,遇到麻烦了还要腆着脸接受玛格达的帮助虽然我知道这是为了剧情,接受了帮助还要忠贞不二的写好几封信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纠结和愧疚,完了信结尾还说为了我们的立场以后见到你我还会继续踩你但我心里是感谢你的。?

剧情到了玛菲利娅被抓走,琳娜故意吓唬女主说要抓女主,劳伦斯真就在旁边来了一句“埃伦斯坦小姐,对不住了……把她抓起来!!”我的哥我谢谢你要不是后面剧情抓的是玛菲利娅你这话谁听谁不误会啊真是舔狗护主。

但是这个男人真是该死的甜美,妈哒,好想搞他。白莲谁不喜欢啊。太艹了,真香,wdss。

我无语这什么一朵徐徐盛开的公白莲绿茶男。

喜欢琳娜就对玛格达捧高踩低,遇到麻烦了还要腆着脸接受玛格达的帮助虽然我知道这是为了剧情,接受了帮助还要忠贞不二的写好几封信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纠结和愧疚,完了信结尾还说为了我们的立场以后见到你我还会继续踩你但我心里是感谢你的。?

剧情到了玛菲利娅被抓走,琳娜故意吓唬女主说要抓女主,劳伦斯真就在旁边来了一句“埃伦斯坦小姐,对不住了……把她抓起来!!”我的哥我谢谢你要不是后面剧情抓的是玛菲利娅你这话谁听谁不误会啊真是舔狗护主。

但是这个男人真是该死的甜美,妈哒,好想搞他。白莲谁不喜欢啊。太艹了,真香,wdss。


珍瑰乌木
是雷空x劳伦斯的短打,cp向无...

是雷空x劳伦斯的短打,cp向无差。根据猎魔人皮肤得来的吸血鬼设定的脑洞。注意避雷。

是雷空x劳伦斯的短打,cp向无差。根据猎魔人皮肤得来的吸血鬼设定的脑洞。注意避雷。

一碗红烧肉_Shao
再摸个小迷雾,一家人就是要整整...

再摸个小迷雾,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再摸个小迷雾,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努努
手机壳到了!好帅好帅我死了。...

手机壳到了!好帅好帅我死了。

p个图爽爽,所以官方你什么时候出手机壳。


手机壳到了!好帅好帅我死了。

p个图爽爽,所以官方你什么时候出手机壳。


努努

【呼吸不能】

迷雾有可能患有肺病


证据:


有一句语音是“咳···咳咳”


并且在英雄血量低的时候,别的英雄的喘气都是跑步累了的大喘气,但是劳伦斯的喘气像是很费劲很小心翼翼地,加上大招是pm2·5,并且带着一个口罩,所以有可能这个是官方的一把刀。

迷雾有可能患有肺病


证据:


有一句语音是“咳···咳咳”


并且在英雄血量低的时候,别的英雄的喘气都是跑步累了的大喘气,但是劳伦斯的喘气像是很费劲很小心翼翼地,加上大招是pm2·5,并且带着一个口罩,所以有可能这个是官方的一把刀。

努努

双击按下这个按钮,最近都会一帆风顺~

双击按下这个按钮,最近都会一帆风顺~

岭南有枝
嘿嘿,拿着自己爱的男人去打架

嘿嘿,拿着自己爱的男人去打架

嘿嘿,拿着自己爱的男人去打架

珍瑰乌木

孤鸟

*含轻微到几乎没有的魔炮x迷雾要素。cp向硬要说的话是无差。

*一点源于我的妄想的小文段。会有后续。

…这家酒吧的老板是知道他的。

前阵子还在市中心最大的广告牌上出现过的脸,老板自然是认得的。

那光鲜亮丽、浑身散发着熠熠星光的身影与眼前因酒精而脑子发昏、意识不清的青年重合在一起,给人的冲击就像看见天鹅被囚于荆棘,最终垂下骄傲的头颅一样令人难过。

他的粉丝若是瞧到他这幅模样,指定会心碎。

当红的偶像歌手跑来酒吧喝闷酒甚至喝得醉倒在吧台上——这在娱记眼里一定是件分量不小的新闻,可惜现在酒吧里既没有其他客人也没有任何镜头能对准他(除了监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避开狗仔队的视线,还掐准了时机...

*含轻微到几乎没有的魔炮x迷雾要素。cp向硬要说的话是无差。

*一点源于我的妄想的小文段。会有后续。

…这家酒吧的老板是知道他的。

前阵子还在市中心最大的广告牌上出现过的脸,老板自然是认得的。

那光鲜亮丽、浑身散发着熠熠星光的身影与眼前因酒精而脑子发昏、意识不清的青年重合在一起,给人的冲击就像看见天鹅被囚于荆棘,最终垂下骄傲的头颅一样令人难过。

他的粉丝若是瞧到他这幅模样,指定会心碎。

当红的偶像歌手跑来酒吧喝闷酒甚至喝得醉倒在吧台上——这在娱记眼里一定是件分量不小的新闻,可惜现在酒吧里既没有其他客人也没有任何镜头能对准他(除了监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避开狗仔队的视线,还掐准了时机来到这儿的。

他来这儿的动机实在令人好奇——但面具下的全脸同样能引起人的求知欲的酒吧老板最先想到的却是:这位大明星的酒量一定不好。

墨蝶£
劳伦斯终于有皮肤了 (好想吐槽...

劳伦斯终于有皮肤了

(好想吐槽绿色啊啊啊

不过肉肉我是爱了,瞬间摸鱼


摸个鱼顺便把手机屏幕都给我搓干净了。。。


劳伦斯终于有皮肤了

(好想吐槽绿色啊啊啊

不过肉肉我是爱了,瞬间摸鱼


摸个鱼顺便把手机屏幕都给我搓干净了。。。


食野社

书名:虹

作者:D.H.劳伦斯

[1]

在农舍厨房里的亲近关系中,妇女处于最高的地位;在有关家务的问题上,在有关道德和行为的问题上,全家的男人都得听从她们的意见。妇女是包括宗教、爱情和道德的未来生活的象征,男人把他们自己的良心放在她们的手里,他们对她们说,“请作为我的良心的守护者,作为在门口随时守候着我出出进进的活动的天使。”女人们也一定不会辜负他们对她们的嘱托。男人毫无保留地以她们为自己的生活依据,高兴地或者愤怒地接受她们的赞扬或责骂,他们也可能反抗,或者大发雷霆,可是在任何时候从来也没有真正脱离过她们的管辖。他们依靠她们来获得自己的稳定;没有她们,他们就会感到自己像风中的稻草,被风吹...

书名:虹

作者:D.H.劳伦斯

[1]

在农舍厨房里的亲近关系中,妇女处于最高的地位;在有关家务的问题上,在有关道德和行为的问题上,全家的男人都得听从她们的意见。妇女是包括宗教、爱情和道德的未来生活的象征,男人把他们自己的良心放在她们的手里,他们对她们说,“请作为我的良心的守护者,作为在门口随时守候着我出出进进的活动的天使。”女人们也一定不会辜负他们对她们的嘱托。男人毫无保留地以她们为自己的生活依据,高兴地或者愤怒地接受她们的赞扬或责骂,他们也可能反抗,或者大发雷霆,可是在任何时候从来也没有真正脱离过她们的管辖。他们依靠她们来获得自己的稳定;没有她们,他们就会感到自己像风中的稻草,被风吹得东飘西荡。她们是船锚,是安全的保障;她们也是上帝的制约的手,有时也让人十分厌恶。


[2]

他现在感到很幸福,和整个世界变得很融洽了。他通过热血的血缘关系和世界上的一切生物联系在一起了。所以,在经历了三天的狂饮之后,他已经从他的血液中燃烧掉了他的青春的活力,他和整个世界又融为一体了。这种状况结束了青春给他带来的最强烈的欲望。可是他是通过抹煞自己的个性而获得这种满意状况的,这个性却必须靠他的成年人的气质才能够保持和发展。


[3]

可是她的脸却朝向另一个世界的生活,不是朝天或者朝地,而是向着某一个,尽管她的身体离开了,而现在她却仍然在那里生活的世界。


[4]

他感到一阵头昏眼花,他仿佛又有了一个意识中心。在他的胸膛里,或者在他的腹中,反正在他身体里的某个地方,开始了另一种活动。仿佛那里出现了一片正强烈燃烧着的火光,他的眼睛都给晃得看不见了,他对什么都失去了知觉,只知道那个在他和她之间燃烧着的幻化过程,像一种神秘的力量,把他们俩连接在一起了。

自从她进屋来以后,他一直处在一种恍惚状态中,简直看不见他自己手里拿着的任何东西。他一直飘飘然,但非常沉静,似乎处在一种历经形态变化的过程中。他屈服于他所经历的一切,放弃自己的意志,不怕使自我完全消失,像一个经历一次新生的小动物一样,一直沉睡在狂欢的边沿上。


[5]

在那个二月的长夜,他守候着临产的母羊,看着羊棚外面星光闪烁的蓝天时,他知道,他并不属于他自己。他必须承认,他自身只是残缺不全的,他自身不够完备,而必须有所从属。在那阴暗的天空,繁星正不停地运动着,所有那些天体都是在某种永恒的旅程上行进。面对着更大的宇宙,他坐在那里,感到自己无比渺小,也变得无比谦恭。


[6]

她又一次从人世逃开,沉浸到她的那一片黑暗中去;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都完全地、远远地离开了生活。可是,秋天带着鸣叫着的知更鸟的红色光彩重新来临了,接着,冬季又使那些堤岸完全失去了原来的光彩,于是她简直是带着疯狂的心情又转向生活,她要求重新回到她过去的生活中去,要求重新回到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在家乡的土地上,在蓝天之下度过的岁月。白雪覆盖着广阔的大地,在阴沉的天色之下,电线杆越过白色的土地跨向远方,她的欲望又残酷地在她的心中被搅动起来,她要求这就是波兰,要求重新得到她的青春,重新回到她过去的生活中去。

可是这里没有雪橇,也没有雪橇上的铃铛声,她看不见那些农民,穿着他们的羊皮衣服像一些新的人重新走了出来,在白雪照亮了大地的时候,他们的鲜洁、红润、光亮的面孔,仿佛都是那样生气勃勃,都变成了新的。但这一切并没有回来,她年轻时候的生活并没有回来,它没有回来。有时也不免有一阵痛苦的挣扎,但是很快她又坠入修道院里的一片黑暗中去,在那里撒旦和许多厉鬼绕着围墙狂跳乱舞,耶稣面无血色被钉在胜利的十字架上了。


[7]

他将要成为她的丈夫。这是已经确定了的。这一点对他说来比生命,或者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她穿着丝绸的衣服,用一种离奇的眼神看着他,站在他的身旁。他不禁立即被某种恐惧和惶惑所占据,因为她是那样生疏,又那样近在身边,他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别的选择了。


[8]

那紧张状态,那捆着他的绳子,忽然绷断了,热情的洪流忽然变成了巨大的含有深刻意义的狂浪向前冲去,以致使他感到他可以把他走过的路边的树木倒拔起来,他可以重新再创造一个世界。


[9]

这恐惧在他心中变成了一种福分。他低头向下看着,她是那样的容光焕发,她的眼睛也充满了光彩,她是那样的可怕。她对他产生的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使他感到非常痛苦。她是那个不可知的可怕的女人。他朝她低下头去,十分痛苦,没有办法脱开身,没有办法让自己脱开身,而是愈挨愈近,愈贴愈紧。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是那样的神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要前进。可是现在他还完全没有办法吻到她。他自己离她太远。他现在最容易吻到的是她的脚。可是他感到非常难为情,不愿意这样做,甚至觉得那似乎是一种无礼的行动。她等着他旗鼓相当地和她对阵,不要他在她面前点头哈腰,卑躬屈节。她要他积极参与,而不是要他向她投降。她把她的手指放在他的身上。这对他简直是一种折磨,使他不得不积极地完全把自己交给她,和她成为一体,他不得不和她相遇,拥抱她,更深刻地探索他之外的这另一个人。甚至就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在他身上仿佛还有一种什么东西不允许他对她完全屈服,不让他对她完全放松,反对他和她完全交融在一起。他害怕,他得要挽救他自己了。


[10]

他通过她的头发看着月亮,那月亮似乎在流体般的光明中游泳。


[11]

她又举起她的双手来跳着,以图消灭他的权力,当她在火光前面迈着缓慢的优美的步子在房间的另一头走过的时候,火光照在她的膝盖上。他远远地站在门口的黑暗中,观望着,完全呆住了。她缓慢而沉重地前后摇晃着她的身子,像一把谷穗一样,在阴暗的光线下显得那么苍白。趁着火光不停地摇曳摆动,她要跳得使他完全失去存在,跳得使她自己走向上帝,走向无限的欢乐。


[12]

有时,他非常安静地坐在那里,脸上露着空虚的微笑,这时安娜几乎可以从他的微笑中看出他的痛苦。他知道自己的局限性,知道在自己生命中有某些尚未形成的东西,某种尚未成熟的花苞,某种紧紧裹住的黑暗的中心,这黑暗的中心只要他的身体还处于非常活跃的时期是不会自己发展,自己展开的。他还没有做好完成自己使命的准备。他身上的某种尚未发展的东西限制着他。他身上有一种他无法使它展开,它也永远不会展开的黑暗。


[13]

在她的手一碰到他的胳膊的时候,他的意识便一下子彻底消融了。他把她搂在怀中,仿佛要把她置于他的肯定而微妙的意志力之下,于是他们俩一起活动起来,一种双重的活动,在那滑溜的青草上跳着舞。这种活动将永远继续下去,将永远不会完结。在这里,他的意志和她的意志在一种忘我的活动中已被锁在一起,两个意志被同时锁在一个行动中了,它们永远不会彼此相混,一方永不会向对方让步,这是一种互相纠缠的甜蜜的交融,又是在交融中的斗争。

他们俩都陷入一种深沉的沉默之中,陷入一种深沉的处于深水之下给他们带来无限力量的流动的热能中。所有的舞伴都纠缠在一起,在音乐的水流中,随着波浪前进。一对又一对灰暗的身影在篝火前来回晃动,舞伴们的双脚不停地舞动着,慢慢进入无声的黑暗之中。这是深藏在一片巨大洪水下面的地下世界的景象。


[14]

即使现在,在她的身体里仍然存在着那被压抑的、冷冰冰的、可怕的热情。她很喜欢这样跳着舞,这对她是一种安抚,让她进入一种出神状态。可是这不过是一种等待,等待着消耗尽横亘在她和她的纯洁的存在之间的那段时间而已。她完全放任地倚在他身上,她让他使尽他的一切力量,仿佛他真可以完全征服她,把她拉回来。她对他所能施加于她的一切力量全都毫不反抗。她甚至希望他能真正征服她。她现在完全像一根令人非常动情而自己却十分冷漠,对什么都无动于衷的石柱。


[15]

她让他亲吻她,并用她那像月光一样冷漠、凶猛、燃烧着而且带有腐蚀性的亲吻紧贴着他,她似乎要把他彻底毁灭掉。他扭动着身子,用尽全身的力量使自己能够吻着她,能够不脱开跟她的亲吻。

可是她也始终毫不放松地紧搂住他,尽管她像月亮一样的冷清,同时却又像燃烧着的情欲一样热烈。直到后来慢慢地,他的柔和、温暖的钢铁意志屈服了,屈服了,而她却仍然凶恶地呆在那里,充满了腐蚀作用,急于想造成他的毁灭,仿佛是某种残酷的、具有腐蚀作用的盐基,包围着他最后的一点生命,正在设法毁灭他,在那亲吻之中把他完全毁灭掉。她的灵魂在胜利之中熔成了灿烂的结晶体,他的灵魂却在痛苦和毁灭之中慢慢消融了。她就这样搂着他,这被消耗掉,被毁灭掉的牺牲品。她已经胜利了:他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16]

他的真正的情妇是那个机器,威尼弗雷德的真正的情人也是那个机器。她,威尼弗雷德,也非常崇拜这种不纯洁的抽象,这种物质的机械作用。在那里,只有在那里,在那大机器中,在那为大机器进行的活动当中,她才能脱出人的感情对她的牵挂和给她带来的屈辱。在那里,在那掌握着一切活的、死的、无知的、可怕的、物质的机械结构中,在为它服务的活动中,她才能达到她的最甜美的境界,获得她的最完美的和谐,她的不朽。


[17]

她对威尼弗雷德的冷淡情绪决不会再有所改变。她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要从此结束了。现在,她在她的女教师的行动中只看见粗野和丑陋。她在她身上只看到一身像泥土一样毫无弹性的肌肉,而且那肌肉让她想起了史前的那些大爬虫。有一天,她的舅父汤姆从外面灼热的阳光下进来,因为走了很多路浑身发热。这时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他的手又湿又热,和他握手简直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身上也带着那沼泽地的气味,给人一种湿漉漉和臃肿的感觉,同时也带着沼泽地的那种黑乎乎的令人恶心的气息,在那种气息中,生活和腐烂是合而为一的。


[18]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回家去。家里也没有任何她感兴趣的东西。实在说,她只不过是为了装作很正常罢了。她和谁也不愿谈话,也找不到一个可以逃避的地方。可是,在这一片落日的余晖之下,她必须往前走,孤独地往前走,因为她知道在人世中有很多可怕的东西,现在正要把她毁灭掉,她已经和它展开战斗了。但是一切也只能如此。


[19]

对他自己,他具有一种使他心醉的富饶的感觉,他更感到他所生存的无边的黑暗具有无限的生殖力。至于所有的人的那种木偶般的形态,他们的木头一样的机械的声音,他距离它们都非常遥远。


[20]

她的心已经不存在了,她已经没有了心。她知道,她不敢向它们走近。那集中在一起的捏成一团的马群的腰部已经获得了胜利。它不安地活动着,等待着她,知道它自己已经胜利了。它不安地活动着,那是一种等待着胜利的不安。她的心已经不存在了。她的肢体也已经融化了。她已经像水一样完全溶解了。一切坚强的巨大的力量都存在于这个马群的巨大的身体之中。


[21]

这彩虹耸立在大地之上。她知道,那背着硬壳各自在这腐烂的世界爬行的下贱的人们都仍然活着,知道这拱立在他们的鲜血之上的彩虹将会在他们的精神中获得生命,知道他们将会抛弃他们的趋于分解的坚硬的外壳,而那新的、洁净的、赤裸的身体将会在一种新的嫩芽中重新生长出来,这新的生命将会在自天而降的清新的光明和风雨之中得到培育。在那彩虹之中,她看到了大地的新的结构,看到那脆弱的腐败的房屋和工厂全被一扫而光,看到这个世界将以真理作为它的活的支架重新建立起来,巍然屹立在苍穹之下。


食野社

儿子与情人

书名:儿子与情人

作者:D.H.劳伦斯

[1]

他正无趣地打算走开,却见一滴血从她避开不让他看的伤口滴落在婴儿绵软发亮的头发上。他看着凝重阴郁的血滴附着在那云雾纹状的发亮的头发上继而压倒那细发,他看着看着,人都痴愣了。又一滴滴下来。这一滴会渗进婴儿的头皮。他看着,看得发了痴,感觉得到它在向里渗透;他那阳刚之气终于溃灭。


[2]

她打扫屋子时总想着他。他在伦敦:他会干得很出色的。几乎可以说,他就像她的骑士,身佩她的徽章出阵了。


[3]

莫雷尔太太做了一个又大又气派的蛋糕。她还教保罗怎样将杏仁煮白去皮,觉得自己得意得有些像女皇。他毕恭毕敬地剥去这长长果仁的皮,点点数,不能少一...

书名:儿子与情人

作者:D.H.劳伦斯

[1]

他正无趣地打算走开,却见一滴血从她避开不让他看的伤口滴落在婴儿绵软发亮的头发上。他看着凝重阴郁的血滴附着在那云雾纹状的发亮的头发上继而压倒那细发,他看着看着,人都痴愣了。又一滴滴下来。这一滴会渗进婴儿的头皮。他看着,看得发了痴,感觉得到它在向里渗透;他那阳刚之气终于溃灭。


[2]

她打扫屋子时总想着他。他在伦敦:他会干得很出色的。几乎可以说,他就像她的骑士,身佩她的徽章出阵了。


[3]

莫雷尔太太做了一个又大又气派的蛋糕。她还教保罗怎样将杏仁煮白去皮,觉得自己得意得有些像女皇。他毕恭毕敬地剥去这长长果仁的皮,点点数,不能少一个。据说在冷的地方打蛋,蛋才打得好。于是这孩子站在洗碗间里,那里的温度接近冰点;他在那里打呀打呀,蛋越打泡越多,变得像雪一样白,这时他兴冲冲地跑到母亲跟前。

“瞧啊,妈妈!不是很可爱吗?”

他拈了一点儿放在鼻尖上,然后把它吹到空中。

“唉,别浪费呀,”母亲说。

大家都兴奋得不得了。威廉将在圣诞前夜到家。莫雷尔太太把食品储藏室仔细查看一番。有一个葡萄干大蛋糕,一块米糕,好些果酱馅饼,好些柠檬馅饼,好些百果馅饼——两大盘。她的料理已经完成——好些西班牙馅饼和干酪蛋糕。四处装点一新。挂在厨房里的那束有冬青果的冬青枝,招人喜爱得要亲吻它,上面点缀着许多亮晶晶小装饰,她在准备她的精巧的馅饼时,它就在她头顶上慢慢地打转转。屋里炉火甚旺。一股做精制糕点的香味迎面扑来。他应在七点钟到,但也许会晚一点。三个孩子已去接他。她一人在家。七点差一刻时莫雷尔进了屋。妻子没说话,丈夫也没说话。他坐在扶手椅里,兴奋得手足无措,她静静地继续烤面包。只有从她做事的细心上才看得出她是何等的激动。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


[4]

她忧伤,深为伤势严重的男人难过。然而在她本应燃起爱恋之情的内心深处却是一片空白。如今,她作为一个女人的恻隐之心已被完全唤醒;她愿意自己不惜一死地照料他、救助他;只要可能,愿意自己承受其痛苦;而在她内心深处,她对他和他的苦痛,却感到冷漠。甚至在他激起她的强烈感情的此时,她也是欲爱他而不能,这才是使她最痛心的事。她郁闷地想了许久。


[5]

他荡了起来。她觉得他身上有种令她销魂的魅力。瞬息之间,他什么都不是而是一件摇荡之物;全身上下无处不在摇荡。她不曾感到如此迷惘,她的兄弟们亦然。它激发起了她心中的热情。那情形就像是,他仿佛是一团火焰,摆荡于半空,点燃了她心中的热情。


[6]

他为何恨米丽亚姆,一想到他母亲便对米丽亚姆如此冷酷无情。他母亲忍受痛苦如果是米丽亚姆造成的,他就恨米丽亚姆——说恨就恨。为何她会使他觉得对自己没有信心,觉得不安全,仿佛他的外壳不足以防护向他袭来的黑夜和空间?他多么恨她啊!继而,心中的脉脉温情和恭顺礼让又油然而生!


[7]

他望着母亲。她那蓝蓝的眼睛安详地盯着那个大教堂。她仿佛又远离了他。高耸于天际的教堂显得碧蓝、高贵,它那永恒的宁静中有某种东西反映在了她身上,这就是某种宿命的东西。命该如何就如何。任他血气方刚、意志坚强,也无力改变。他望着她的脸,皮肤依然细嫩、淡红、长着汗毛,但眼角有鱼尾纹,眼睑沉稳、略下垂,嘴巴总因幻想破灭而闭着;她同样也有那种永恒的神情,仿佛她终于认清了命运。他以他心灵的全部力量予以抗击。


[8]

你知道,我可以给你一种精神之爱,我已经把它给你很久很久了;可是不包含激情,你是修女,我能给予修女的——如同神秘的修士给予神秘的修女一样——我都给了你。


[9]

她从容地干她的纺纱活。他感到一阵欣喜,心想她也许需要他的帮助。该做的,不许她做;该有的,不许她有。她本不该屈从于机器的胳膊却机械地动来动去;她本不该低的头却向花边低着。她在那里纺纱就好像困在被生活抛弃的垃圾里进退两难。她被生活排除在外,仿佛生活对她无益,真是件惨痛的事。难怪她抗议了。


[10]

她给他倒了茶。她很镇静。他觉得她又从他面前退缩了。茶点后,她若有所思地盯着茶杯看,拨弄她的结婚戒指。她心不在焉,取下戒指,把戒指竖在桌上转起来。那金戒指变成了一闪烁、半透明的圆球。圆球没有了,戒指在桌上抖抖颤颤。她转一次接着再转一次。保罗在一旁看着,看入了迷。


[11]

“一种静寂:茫然、长眠的黑夜:我想我们死了就是这样——长眠在茫然中。”


[12]

他爱林肯郡的海岸,她爱大海。清晨,他们常同去游泳。晨光熹微,远处的沼泽地因冬天的侵袭,海边草地杂草丛生,这番荒芜全然使他心旷神怡。他们从木板桥踏上大路时,环顾四周,只见无边无际的水平线十分单调,大地显得比天空略暗,大海在沙丘外低吟,他的心感受到生命之坚韧不拔而无比充实。她爱此时此刻的他。他孤独、坚强,他的眼里绽放异彩。

两人冷得发抖;他跟她一起沿着大路拼命向铺有绿色草根土的桥跑。她跑得很快。她的脸色很快发红,光着脖颈,眼睛明亮。他爱她,因为她非常重却非常敏捷。他自己很轻;她跑的姿势非常优美。他们跑暖和了,手牵手向前走。


[13]

她曾经在一处,如今在另一处;仅此而已。不论她在何处,他的心灵都不会离开她。如今她已远去,走进了这黑夜,他仍与她同在。母子在一起。然而他的身子,他的胸脯却靠着梯磴,他的两只手却扶着木头栅栏。这些似乎是有形之物。他在何处?——直立在那里的不过是区区血肉之躯,还不如洒落在地里的一颗麦穗。这,他无法忍受。那无边无际、黑沉沉的寂静似从四面八方向他压来,要将他这个如此之小的火花扑灭,然而小得近乎于无,也就无从扑灭。万物皆消失于其中的这黑夜,向四处伸展,远至星星,远至太阳。星星和太阳这几个光亮的颗粒惊恐得团团而转,相互抱在一起,在使它们相形见绌的黑暗里显得渺小、胆怯。如此这些,还有他自己,都微不足道,说到底不过是乌有而已,然而并非不存在。


沧十✨

[彩蛋/劳伦斯]予我

*是我流劳伦斯,有私设(。

*叮咚,您的彩蛋已掉落。

*是我流劳伦斯,有私设(。

*叮咚,您的彩蛋已掉落。

暂停营业
第五个短打迷雾和绅士怪盗的互动...

第五个短打
迷雾和绅士怪盗的互动

玩台词玩得很开心www

第五个短打
迷雾和绅士怪盗的互动

玩台词玩得很开心www

仿己

前几p都是电锯惊魂还有一张杰森迈克尔,后的文是
亚当x劳伦斯
霍夫曼x斯特拉姆
最后一p凑一凑

前几p都是电锯惊魂还有一张杰森迈克尔,后的文是
亚当x劳伦斯
霍夫曼x斯特拉姆
最后一p凑一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