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勇尾

7469浏览    54参与
三颗饭团

『ECHO』翻译文字版。

fujio太太的勇尾现pa全年龄新刊。

虽然只是文字翻译,但如果看完之后能给您一点安慰,让您感到爱,就太好了。


这本目前虎穴通贩还有库存,喜欢且有余力的朋友可以支持一下,我个人认为是非常值得珍藏的一本。需要帮助的话可以随时给我留言~


全文翻译,仅供同好参考交流。


   *  表示分页。

()表示心理活动。

『』表示消息内容。

【】表示状态说明


さん=桑,敬称。


——————————


《ECHO》


*

ECHO


*

【卷头引诗】...

fujio太太的勇尾现pa全年龄新刊。

虽然只是文字翻译,但如果看完之后能给您一点安慰,让您感到爱,就太好了。


这本目前虎穴通贩还有库存,喜欢且有余力的朋友可以支持一下,我个人认为是非常值得珍藏的一本。需要帮助的话可以随时给我留言~


全文翻译,仅供同好参考交流。




   

   *  表示分页。

()表示心理活动。

『』表示消息内容。

【】表示状态说明


さん=桑,敬称。



——————————


《ECHO》


*

ECHO



*

【卷头引诗】


说了「来玩吧」

那边回道「来玩吧」。


说了「笨蛋」

那边回道「笨蛋」。


说了「再也不和你玩了」

那边回道「再也不和你玩了」。


在那之后,

感到了寂寞,

于是


说了「对不起哦」,

那边回道「对不起哦」。



是回声吗?



不,哪边都不是。




——金子美铃「是回声吗」



*

夏天结束的时候

弟弟死了


「我打从心底感到难过。没想到居然会…」


「明明在那之前还很精神——」


得到消息的时候

我意外地冷静


嘴里流畅地说着

在旧书店花了一百日元买的婚葬嫁娶指南中

看到的辞令


他上了年纪的母亲告诉我

他是在驾车时突发心脏病


事发现场似乎只散落着

因为撞到墙上而碎掉的后视镜碎片

很干净


在无人路过的安静的道路上

弟弟悄悄地死去了


没有受害者也没有加害者

甚至连目击者都没有



*

真是毫无意义的死亡方式啊

这么想着



弟弟才30岁



*

【在弟弟老家】


「真是太不幸了…明明还这么年轻」


「这次的情况实在是太令人——」


(母亲…)



*

「请让大家看一看你的遗容吧,勇作」


「……怎么会这样呢」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却是以这样的形式」



*

【穿过走廊】



*

【打开弟弟房间的门】



*

【看到弟弟的公文包和叠好的外套】


是在事故之后

被送回老家来的吗


和以前一样

像老爷爷一样的房间


【回想】


「兄长」



*

「让您久等了…母亲已经休息了。能和兄长见面她很激动开心,现在似乎稍微有点累了」


「真是奇怪的人。对明明是老公出轨对象的孩子这么……虽说也不是孩子的年纪了」

「勇作さん,你是从上大学之后开始一个人住的吧。不管怎么说,这屋子作为高中生的房间,也太朴素了吧?」


「被您这么一说,确实是煞风景的房间呢」

「虽说并没有一心只顾勤勉向学……真是惭愧」


「哈哈,我只是觉得很有勇作さん的风格而已」



*

「兄长」


「啊,这里禁烟吗?失礼——」


【忽然亲吻了哥哥】


「手段稍微有点蛮不讲理呢」


「……非常抱歉」


「已经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再道歉,更不好哦,勇作さん」



*

「兄长,我沉迷于您」

「到了甚至让我对自己的愚蠢感到恐惧的地步」


「……我真过分,让优秀的弟弟完全堕落了」


「根本不是这样的。请您不要这样说」

「兄长一直都在用这样的方式,把我推开」



*

「你真的觉得兄弟之间能够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吗」

「你只是一时迷糊而已,勇作さん」


「……」


「我待太久了。回去了」


「诶」

「我还以为您今晚会住在这里呢」

「床都已经铺好了…」


「在有家母在的老家里?真是大胆的人啊」


「兄长!」


「玩笑话而已」



*

「拜托您了。要是什么时候有机会的话,能和我通宵聊聊天吗」


「唔——我想想」

「真的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吗」


「说真的我现在都不愿意让您走」

「我有很多话想对兄长说」


【突然从身后抱住哥哥】


「喂!火!」

「真是危险的人啊」

「……我知道啦,和你约好了」


「太好啦~」

「真的是真的哦!」

「下次您一定要留宿,我们约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



*

「不可以骗人哦,兄长」


「好好」


【回想结束】

【抱住手中的弟弟的外套】


「……明明我们约好了」



*

【听到外套里有手机声】


「?」


「是勇作さん的手机……」



*

【前来吊唁的人们】


「他很小的时候就是可爱的小男孩,那时候啊——」


「还是年轻的美男子,这么优秀的儿子去世了…对于他母亲来说太不幸了」


「我不会忘记花泽前辈温柔地对待过我」


「他一直都保持着完美的笑容——」


「……我很喜欢他」


「花泽君是非常优秀的人才,对敝司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


「不会再有像他那么温柔的人了」


「勇作明明是值得信赖的重要的亲友」


「对于大家来说他真的是很重要的——」


「勇作さん是——」



*

「明明  我们  那么熟知他」


【没有打伞的哥哥,穿着弟弟的外套,逆着人群,走在雨中】



*

【产品发布会】

「欢迎大家来到Memorial·Letter·Service公司」

「MLS是为了新生代而生的交流系统」

「重要的人突然的离世…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很多令人悲伤的事情」

「想必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走出来」

「因此我们MLS公司希望能够为用户提供抚慰心灵的方式」

「就是这个使用了简单AI的服务,memorial·letter。」


*

【来迟的哥哥】

「抱歉,借过」


「我们服务能够以故人的SNS账户、邮件和blog,以及通话记录的数据为基础,实现即时对话……」

「AI能够在保护个人信息的前提下,同时顾及到同一性的维持」

「顾客可以通过APP,和故人发消息进行对话」


「有使用意愿的顾客,需要先做一个检查」

「通过简单的心理测试,能够让之后的对话更加顺畅地进行」

「您可以在刚才发放的电子宣传册上,看到目前为止已经开始使用这项服务的人数」


【哥哥身后的一对母女】

「这都是骗人的!」


「不是骗人的哦。你爸爸一直都在好好给我们回复呢」


「是骗人的,因为爸爸只会回我嗯或者哦」


*

【心理测试现场】

「尾形先生,您看见了什么」


「一片草地…还能看见一棵树」


「请说明一下您看到的树是什么样子的」


「很细…看上去快要枯死的树」

「树叶很少,颜色也糟糕,但有小小的新芽冒了出来」


「您做得很好」

「我切换了图片。这次您看到了什么」


「海…」

(做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

「检查完毕,辛苦您了」

「在我们对您所提供的对象与尾形先生之间的数据进行完分析之后,您就可以开始使用APP了」


「我可以自己设置收到消息的频率和时间吗」

「毕竟我完全不了解勇……AI」


「虽说可以按照您的偏好进行细节设置……但这样您看如何」

「敝公司AI的特色是,能够重现您所提供的对象与尾形先生之间的关系,因此我们推荐您使用自动模式的设定」


「好吧,那就麻烦你们了……」



*

【哥哥的公司】


「啊,来了来了。尾形主任,快来帮帮我俩嘛~」


「说什么“来了来了”,我是狗吗」


「是哪个小姑娘把数据搞得一团糟的……」


「说着能恢复,结果自己又把数据弄得更乱的明明是这家伙才对」


「你们俩啊,至少给我留点能好好上个厕所的时间吧」


「啊对了,刚才主任的手机好像收到了消息哦」



*

「消息?」


「主任,您的消息提示音好可爱」


『from花泽勇作

兄长,好久不见』


「抱歉,我再去趟厕所!」


「唔——那是拉肚子了吧。可能是压力太大了」


「我是不是去帮主任买点治拉肚子的药比较好啊」



*

『兄长,好久不见。一直没能联系上您,真的很抱歉。』

『近日天气渐凉,兄长没有染上风寒吧。我的话,还算颇有精神。』

……


「哈哈」



*

「说什么“我还算颇有精神”啊,你明明把我扔下,自己一个人走掉了」

「哼哼…回他个“我虽然没了弟弟,但也还算有精神”吧」

「不,还是算了…」



*

这之后

我们就开始了消息往来


没什么营养的闲聊

偶尔也会相互打趣

……


我开始期待着

每天会发来好几次的消息


(还没发来)


「啊~好累哦。主任,饭打算去哪里吃?我今天想吃猪排盖饭。」


(还没发来)


「嗯?怎么了,主任肚子不饿吗?」


「你为什么总想和我一起吃饭啊。偶尔自己一个人去好吧」


「好冷淡哦」



*

「这个嘛,那是因为我是下一个继任主任的男人」

「一唱一和的关系?非常亲密?总之我想和主任发展成这种关系啦」

「主任你在听吗?」


(还没发来…我做了什么会惹他生气的事情吗?)


「我发现主任最近总是在看手机呢」

「是有了除我之外的喜欢的人了吗?」


「跟这个没关系吧」


「因为主任在看消息的时候眼神总是非常温柔」

「所以我知道的」



*

「啊…」


『服务器故障通知

给用户的说明

服务器暂时出现了故障。为了维护……』


「唔哇,炸炸屋排了好长的队啊…这还能吃上炸猪排吗~」


「太好了…没有在生气」


「主任,我们排队吗~?」


「嗯?生气?不对,那家伙明明是AI……」


「主任~~~~~」



*

『白天实在抱歉,工作太繁忙了。最近的服务器太脆弱,很让人困扰呢。』


「不是,是你们那儿的服务器吧。变得越来越会开玩笑了嘛,勇作さん」


『冒昧说一句,能够像现在这样和兄长对话,我真的非常开心』

『让我有种似乎能够追回那些失去的时间的感觉』


「话说回来,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勇作さん真的这么喜欢我吗?”」



*

「……可恶」


「!」


『兄长应该知道的,我一直都在想着兄长的事情』

『您知道您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

『您知道我有多么想见您吗』



*

「你要说的话只有这些吗……」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

听听勇作的话呢


为什么没能在变成这种没用的AI之前

就去面对他呢



开始使用MLS公司的服务几个月之后

我觉得自己已经对这个消息服务产生依赖性了


「下一条新闻。昨日,有人对以提供与逝去的人进行对话服务而受到关注的社交媒体实验室Memorial·Letter公司提起了诉讼」



*

「根据检察院提供的消息,一万名使用者的个人信息遭到了泄露。另外产品方面也被认为存在AI的生成不完整完备的情况」

「该公司涉嫌违反与使用者之间的用户条例。正在使用该服务的住在东京城内的〇〇先生说——」


「……」


「什么?」


「嗯—感谢您这次来电询问。也就是说,敝公司的系统出现了bug,AI生成存在一些问题。嗯—…尾形先生的情况还存在一些特殊的情况……」


「是什么?」


「我们全面调查了您提供的花泽勇作先生的数据,令人遗憾的是,其中并没有提到尾形先生的部分。当然对于用户信息非常稀少的情况,我们也会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而采取相应的措施」


「……总结下来,就是说那不是勇作さん的AI吗?那么和我一直在发消息的人到底是谁?」



*

「虽然实在是难以开口……」

「是您自己」


「准确来说,是我们对您所参与的心理测试进行了解析,并使用了敝公司优秀的自动AI,对所有的情况都计算出了最佳的回复,并将其提供给您」

「也就是说,我们向您发送了您最期待得到的回复。」


「由于这样的情况,这次的新闻报道也得到了接受,使用服务的人数反而增多了」

「不过,由于给用户造成了困扰,目前我们正在进行返还单月费用的活动」

「如果您打算继续使用该项服务的话,可以拨打这个电话进行申请」

「尾形先——」


【挂断】



*

「那么」

「那到底是什么呢」

「我和勇作さん曾经的对话,全部都是假的吗?」

「……“我有很多话想对您说”」


「并不是假的」



*

【弟弟从身后抱住了他】


「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我有很多话想对您说」


「我一直想着你的事情」

「我一直想着兄长的事情」


「勇作さん你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吗」

「兄长您知道您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吗」


「你知道我有多么想见你吗」

「您知道我有多么想见您吗」



*

「虽然再也无法相见的事实令人无比寂寞煎熬」


「但你一直,都在我心里,勇作さん」



*

【准备删除APP】

「删除此APP将同时删除其数据,确定删除吗」


【点击确定】

「已删除」



*

「花泽太太,抱歉大晚上打电话给您,我是尾形。好久不见了」

「我准备明天过去一趟,有些东西想要送还…难得的机会,请容许我当面和您说」

「还有,也希望能去给勇作さん扫墓……」

「是的,想去看看他,已经很久没去了」

「毕竟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他说」



*

Echo


三颗饭团

『アダムの肋骨』翻译文字版

因为是fujio太太难得的一本弟弟是活人()并且非常治愈的故事,想着要是有同好入了本但是看不太懂的话很可惜,就全文翻译了。

目前这本已经完售,暂时没有再贩的消息,但如果非常喜欢的话还可以蹲一蹲二手(这本满值的!)

仅供同好参考交流。


   *  表示分页。

()表示心理活动。

【】状态说明


さん=桑,敬称。

ちゃん=酱,爱称。


——————————


《亚当的肋骨》


  • 是兄弟的近亲XX本。

  • 虽然没有幼儿·儿童化,但有幼年时...

因为是fujio太太难得的一本弟弟是活人()并且非常治愈的故事,想着要是有同好入了本但是看不太懂的话很可惜,就全文翻译了。

目前这本已经完售,暂时没有再贩的消息,但如果非常喜欢的话还可以蹲一蹲二手(这本满值的!)

仅供同好参考交流。







   

   *  表示分页。

()表示心理活动。

【】状态说明


さん=桑,敬称。

ちゃん=酱,爱称。



——————————


《亚当的肋骨》


  • 是兄弟的近亲XX本。

  • 虽然没有幼儿·儿童化,但有幼年时期的描写。

  • 灵感来自于实际存在的疾病(成熟畸胎瘤)。

  • 养护设施和医疗相关的内容均为杜撰。

  • 有轻度的性描写。

  • 请在理解以上注意事项的前提下观看本书的内容。




*

亚当的肋骨


*

人们常说春天是充满了变化的季节。

很多事物会产生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世间也会变得人声嘈杂。

不过在旁人看来,我是在过着毫无变化的每一天。

…真的是这样吗?


白石:尾形ちゃん,今天打工吗?

尾:嗯—


我忽然对一切都感到不真实,于是决定和世间保持距离。


尾:说不定不继续了。

白石:诶,打工?

尾:不是,是说大学…

白石:又来了~


*

也许是大家都会有五月病吧。

我在与其说是城堡,不如说是煞风景的自己的屋子里宅了起来,懒散地过着日子。


尾:(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吗)


【门铃声】


*

尾:来了。

来人:是尾形百之助先生吗?

尾:哈…您是哪位?

来人:初次见面,我…是您的弟弟。


*

尾:啊—弟弟已经够用了,再见。

来人:尾形先…兄长!我不是来推销的!

尾:因为是春天吧。春天真麻烦啊。嗯,常有的事情。

来人:请您听我说,我真的是您的弟弟!

尾:我没有弟弟。你认错人了。请回吧。

来人:我不是可疑的人,只是想和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兄长说说话而已!


*

尾:花泽勇作…名牌私立大学的学生啊。年纪也只比我小一岁嘛。

尾:花泽先生,你在这里哭我会很困扰的。我真的要叫警察了哦。

勇:兄长!

尾:我已经说过我不是你哥了吧。

勇:这是一点心意,请您收下…


*

尾:那么…

赶紧把话说完吧。花泽勇作先生。

勇:真是不错的房间呢,兄长。

尾:都说了,「兄长」是不可能存在的。我是孤儿。你这到底是什么臆想啊。

勇:…突然这么说您可能很难相信。如果您听完还是觉得我脑子有问题,就请报警吧。

您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吗?


*

勇:在某个国外的医院,医生在一名说自己肚子痛的少年的身体里,发现了巨大的肿块。

肿块里面包含了另一个人份的内脏。甚至还有几近完整的大脑和头发…人体真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某个医生将这些人工的部件组合了起来,做成了他的兄弟。

可能在您听起来这是荒唐无稽的事情…

但是兄长,我们俩就是这样的兄弟。


*

尾:【打电话给110】

勇:请您等一下!我查到了您以前有过长期住院的经历。

尾:…查到了?这不就完全是可疑分子了吗。真是辛苦你了。

我听说自己以前因为「大型事故」而成为了孤儿。虽然完全不记得了。

因为连面容都不记得了的双亲去世了的缘故,复健过程非常痛苦…毕竟那时候我还小。真的很难熬。


*

尾:虽然我不记得自己肚子里有过东西,嘛…

那个时候的我,可能确实想要个兄弟吧。

不过都到现在了,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造人?还自称是我的弟弟,这就有点…

勇:……

尾:说实话,你是什么根本无所谓。和我没有关系。

虽说在旁人看来是无聊的人生,但自己能过得满足就行了。

勇:兄长!这是我花了好多年才查清的事实。

尾:哈哈。这样哦。很有趣呢。你带来的点心也挺好吃的。


*

尾:而且就算我们真的是兄弟,又能怎么样呢。我并不需要你。

再见了勇作さん。祝好。

勇:兄长,我可以再来见您吗…

尾:奇怪的家伙。


*

尾: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人造人的弟弟吗…

哈哈,科幻小说吗。


我认为花泽勇作是精神出了问题。

出乎我意料的是,花泽勇作以加深兄弟感情为由,来找了我很多次。

看来在我接受之前他是不会放弃了。

把事情闹大或是把他赶走都很麻烦,于是我就随便地应付他了。


*

勇:您喜欢洋果子吗。

勇:我顺路去了评价不错的面包店。

勇:今天我带了便当来!

勇:妈妈说我一直受您照顾,就让我带来了。

尾:妈妈?

勇:啊,是红豆饭。我们分了吃吧!


虽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兄弟关系,但其他方面来看都是甚至让人有点不爽的好青年。

而且就算我朝他要钱,他也一脸淡定。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

我跟踪了勇作一次。


*

勇:我回来了。


*

尾:居然是富人区的豪宅。骗人的吧。


我越来越搞不懂勇作了。


尾:(有钱人家的少爷真是可怜啊…)


勇:兄长,下次我们一起带着便当去远一点的地方吧。去爬山郊游怎么样。


*

尾:勇作さん。

勇:怎么了,兄长。

尾:问个有点失礼的问题,你没有朋友吗。

勇:?不会啊。我经常受到朋友的照顾。不久前才和大家一起吃过芋头火锅…

尾: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来找我?除我之外你应该去交际的人应该很多才对吧。

勇:…兄长是特别的。我从以前开始就很想要一个兄弟。

尾:兄弟啊…人造人也会有这种想法吗。

勇:兄长才是,没有同窗好友或是恋人之类的人吗。一直都是一个人…


*

尾:我从以前开始就不擅长和人交往…

养父母去世之后,我一个人生活反而更轻松。

…因为不会对别人失望,也不会让别人失望。

啊。

下雨了。


*

尾:……这是要干什么。

别看我现在这样,以前也是被养父母溺爱过的,并不需要你的同情。

勇:我只是突然想抱着兄长,不可以吗。

尾:……

倒也不是不行,但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屁股……


*

勇:实在抱歉,我对兄长有这种糟糕的念头…

本来打算一直藏在心里的。今后我不会再有这样的行动了。

尾:…勇作さん。

能麻烦你把窗帘拉上之后过来我这里吗。

勇:兄长///


*

女孩:妈——妈妈。

妈妈……

好痛哦。

男孩A:呜呜…呜呜呜。

护士:不要太用力哦。

男孩B:果然采血好痛啊。

护士:安静点哦。

男孩C:从我们孤儿身上采血,太没良心了。


*

尾:比想象中的好多了。

男孩D:怎么样百之助,疼吗?

女孩:妈妈…

尾:没啥…

男孩D:我跟你说哦,我一直看着被戳针的地方呢!

男孩E:我们来继续之前的游戏吧。

捉迷藏YEAH~

男孩A:百之助当鬼哦。

男孩D:嘿嘿。

因为你要是藏起来的话谁都找不到你呢。

女孩:妈妈…


*

女性:乖孩子,很疼吧。刚才很棒哦。

女孩:呜呜呜呜。

男孩们:唔哦!快跑!

尾:1——2——

女性:喂!刚刚采完血,不能这样跑!

尾:3——

4——5——6——

7——8——

9——


*

尾:10

勇:…兄长。

尾:还想再做一次吗。还是想再贴着抱一会儿。

勇:…想一直抱着兄长。

似乎我从第一次和您相见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尾:这话很糟糕啊…


*

勇:可能是吧。

…我们很久之前是一体的。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尾:……

【肚子叫的声音】

勇:哦呀。

尾:从醒来之后就没吃过东西,肚子会叫也是没办法的。

勇:请再让我听一会儿。我想记起令人怀念的声音。

尾:哦…


*

厌倦了宅在家里,我又开始去上大学了。


百之助君。


*

你得更有小孩的样子,多笑笑。

别总是马上就哭起来。

行动不便的话可能没法在设施里一直待下去哦。


尾:(…必须更努力。为了一个人也能活下去。因为没有人在我身边)


勇:兄长。


*

勇:勇作在这里。

能让我帮您吗?

尾:…勇作这时候还不存在的吧。

勇:是啊。这只是一个愿望而已。我和兄长的愿望…

那个时候,如果两人能像这样相互扶持的话,那该多好呀。


*

尾:勇作さん。


和勇作交往之后过了1年。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隔一两天就过来。

一起吃饭,一起睡,叫我兄长。


勇:是兄长亲手做的!!多么精美的炒饭啊!金光闪闪的!

尾:不赶紧吃就凉了哦。


我决定把人造人之类的事情抛在脑后。

什么哥哥啦弟弟啦的,虽然是有点不太正常的关系,但我并不在意。


勇:请教我做饭!


*

尾:切菜的时候手要弯成猫爪的样子。

勇:好可爱呀。

勇:兄长其实很会做菜呢。

尾:勇作さん,头低一下。

勇:抱歉,我…完全帮不上忙。

尾:这里对两个大男人来说有点太窄了。

而且我也只是做习惯了而已。只要上手做,勇作さん也很快能够做出来的。

勇:……我打算离开家。

尾:……


*

勇:兄长,您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

尾:……

勇:那个…只要兄长愿意…

尾:啊。

勇:怎么了,您受伤了吗。

尾:味增没了。


*

尾:明明可以不跟来的。

勇:我很喜欢和兄长两人一起外出。因为是约会嘛。

对了,晚饭请让我请您吃吧。意大利面可以吗,或者乌冬面,还是荞麦面…

尾:不知道。为什么都是面呀。


*

阿姨:…勇作ちゃん?

勇:啊…

阿姨:你是勇作ちゃん吧。

勇:不是!您认错人了,失礼了!

阿姨:啊啦…

……


*

尾:打扰了。

阿姨:来了。

啊啦,你是…之前的…

阿姨:原来是义兄啊…勇作ちゃん也到了这个年纪了,令人欣慰。

尾:(倒是也不算说谎…)


*

尾:前几天是我弟弟失礼了。

好像是突然有些动摇,实在抱歉。

阿姨:没事,我不在意的。

毕竟我也已经完全变成老婆婆了。

我啊,是勇作ちゃん幼儿园时候的园长。


我一直记得勇作ちゃん。

虽然我工作了那么多年,但很少遇到像他那样能干的孩子。

虽说让大人伤脑筋的孩子也很让人难忘。

但勇作ちゃん就是那种…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是不像小孩子的孩子。


*

阿姨:这就是勇作ちゃん,很可爱对吧。

幼儿园里有各种各样的孩子。有不太机灵的孩子,还有会欺负人的孩子…但他对大家都一视同仁,一直安静地待在旁边。

即使是身为大人的我,也经常会感到得到了他的帮助。

完全接受对方,不去否认对方的弱点…明明这就算对大人来说,也是很难的事情。

因此在勇作ちゃん住院几个月的期间,幼儿园里还起了骚动,甚至有孩子因为太寂寞而哭了起来。


尾:住院?


*

阿姨:我记得是他的肚子上天生就有一个很大的鼓包,听说是去医院接受了切除手术。

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出来吧。虽然他自己平时并不会在意。


*

勇:兄长,您在家真是太好啦!今天很热呢。

我从房产中介那里拿到了这么多资料。离这里两站地的地方好像有一个2LDK的公寓。

环境似乎挺好的,我想下次去看一看。

兄长?

尾:我应该早点注意到的。


*

尾:我只有康复训练之后的记忆,但记东西很快。

…现在回想一下,你从来都没有说过「被造出来的人是自己」。

人造人,是我才对。


*

医生:呼吸稳定,反应也正常。过程很顺利。

从现在开始需要一点一点练习走路,还有使用手指。

另外说话的训练也需要做哦,百之助君。

设施工作人员: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照顾你的人了,快打个招呼。

养父母:初次见面,百之助君,请多关照哦。


*

勇:接到我腹部手术执刀医生的电话,差不多是在我在病床上迎接10岁生日的时候。

我的病非常难治,尽管父母已经为我尽了全力。

我的身体内部非常脆弱,需要能够与疾病对抗的新细胞。


*

勇:本应被切除的部分被制造成了人,并且还活在这世上,得知这一切的父亲愤怒不已,母亲也深感困惑。

医生:如果使用那个孩子的身体的话,您的孩子或许能…

勇:最终父亲妥协了。并且找到了在设施里的兄长。

以健康诊断为名的采血其实是为了我,父亲用了一些手段。

目的是为了采集兄长的血液…

培养免疫细胞…

用在我的治疗上。


*

勇:我的命是兄长给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自己是被切除了重要的部分的「剩余品」。

我想,您大概也和我会有相同的想法吧。

这想法真是任性又傲慢…

兄长其实顺畅地过着自己的人生。这是我在遇到您之后才明白的事情。


*

勇:我之前真的没有打算欺骗您。

但是…实在说不出口…

尾:这确实很难说出口吧。说我是作为你的附属品而生的之类的。

勇:…怎么会。

兄长…

实在非常抱歉!

尾:…我开玩笑的。


*

尾:你又不是真的这样想的对吧。

勇作さん真是个笨蛋啊。

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就算是人造人,又有什么不好。

你明明和最好的哥哥一起活着,说这些很失礼啊。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是说过了,你是什么根本无所——

勇:兄长!

尾:…让我把话说完啊。


*

勇:兄长…即使是要等到很久之后的未来某天也好,您可以原谅我吗。

尾:唔—…我有个条件。

勇:您请说!

尾:你能为我们找一个有大厨房的屋子吗,勇作さん?


*

我有时会思考那些我没有记忆的过去。

比如和勇作一起降生的事情。

比如作为勇作的一部分的事情。

比如在遥远的过去,曾边听着这个律动边生存着的事情。


*

尾:…呼…

……

勇:兄长早安。我已经泡好咖啡了。

对了,您快看看水族馆的照片。海豚和兄长都拍得很好哦。

尾:哈…


*

勇作自顾自说着要把和我之间的回忆全都记录下来,于是用照片把新居的墙面填得满满当当。

尾:……

(果然有点歪啊…)

一般会把这种照片拿来当装饰吗?

勇:鸡蛋做成煎蛋可以吗?

好紧张呀。要煎多久比较合适呢。

尾:试试看吧。

试试不会死人的。又不是人体实验。

勇:兄长真是的。


*

勇:请允许我谨慎地打个鸡蛋。

尾:勇作さん太小题大做啦。

勇&尾:啊。

双子…



THE END



*

医生:花泽勇作君。

勇:嗯!

医生:…你可能也听家人说了,这次你需要动手术。

把肚子里的大肿块取出来。

经过详细检查,肿块如果再继续增大,勇作君的身体可能就会输给那边。

肿块似乎是比勇作君更早形成的,很顽强。

勇:就是说「百ちゃん」是我的兄长对吗!


*

医生:「百ちゃん…?」

勇作母亲:勇作真是的…

勇:因为母亲说这里面装了一百个幸福…所以我给他取了「百ちゃん」这个名字,我和母亲会偷偷这样叫他。

那么现在就要和「百ちゃん」分开了吗…

医生:……

你和一百个幸福说不定会在将来某一天以其他的形式重新相见哦。

勇:是真的吗!

医生:一定会重新回到勇作君身边的。

勇:太好啦…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要好好的哦。再会了。

「百ちゃん」


NormalVector

我又来摸条漫了

我:黄金神威的cp仔细想想都是假的

同样是我:物极必反 真香

p1 现代高中设定 jo梗出没警告

p2 原作223话的衍生脑洞 (第一遍看完更新觉得挺快乐 然后反复看越看越难受 都丹那块也好抓鹅那块也好(我个人感觉ogt一直都挺依赖枪法 不管维持自我认可方面还是什么的 不知道现在水平下降之后会怎样(语死早的我

我又来摸条漫了

我:黄金神威的cp仔细想想都是假的

同样是我:物极必反 真香

p1 现代高中设定 jo梗出没警告

p2 原作223话的衍生脑洞 (第一遍看完更新觉得挺快乐 然后反复看越看越难受 都丹那块也好抓鹅那块也好(我个人感觉ogt一直都挺依赖枪法 不管维持自我认可方面还是什么的 不知道现在水平下降之后会怎样(语死早的我

孤岛海鸟

尾形百之助是花泽爸爸买给勇作的生日礼物小锡兵,名字是勇作起的,是勇作最宝贵的东西。勇作平时都把它好好地收在精致的玻璃柜里,从不拿去和鲤登弟弟的月岛小锡兵打闹,只会摆满一桌小点心然后自己和小锡兵玩过家家,还会亲切地叫它兄长大人,让本意是希望宝贝儿子更有男子气概的花泽爸爸十分头大。

更让人头疼的是自从优等生勇作得到了小锡兵,家庭作业就总是出现问题,错误率大幅上升,甚至作业本上还会出现乱七八糟的涂鸦,花泽爸爸一连一个月每周三次被叫去学校,终于大发雷霆没收了小锡兵,不顾门外勇作的抗议和恳求把锡兵放在桌子上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起床穿鞋嗷得一声把拖鞋甩出老远,定睛一看鞋里掉出好些个图钉。


半夜三更...

尾形百之助是花泽爸爸买给勇作的生日礼物小锡兵,名字是勇作起的,是勇作最宝贵的东西。勇作平时都把它好好地收在精致的玻璃柜里,从不拿去和鲤登弟弟的月岛小锡兵打闹,只会摆满一桌小点心然后自己和小锡兵玩过家家,还会亲切地叫它兄长大人,让本意是希望宝贝儿子更有男子气概的花泽爸爸十分头大。

更让人头疼的是自从优等生勇作得到了小锡兵,家庭作业就总是出现问题,错误率大幅上升,甚至作业本上还会出现乱七八糟的涂鸦,花泽爸爸一连一个月每周三次被叫去学校,终于大发雷霆没收了小锡兵,不顾门外勇作的抗议和恳求把锡兵放在桌子上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起床穿鞋嗷得一声把拖鞋甩出老远,定睛一看鞋里掉出好些个图钉。


半夜三更起来偷偷在勇作作业本上乱涂乱画修改答案和在花泽爸爸鞋里放图钉的是谁呀?

当然不会是小锡兵啦=罒ω罒=

孤岛海鸟

杉元拿到小册子不出意外开始嘲笑尾形吃冰能把自己吃成这样,扭打了一回合后还是悄悄把勇作用各种贴纸滤镜装饰得超可爱的小册子塞进包包里,吃完饭打扫卫生的时候问瓦西既然借住在尾形家为什么不是他照顾病猫,瓦西一脸迷茫:发烧要照顾吗?我以为那是他弟弟吃他豆腐诶,我小时候发烧我爸妈都是让我喝口伏特加去雪地里滚一滚。

杉元拿到小册子不出意外开始嘲笑尾形吃冰能把自己吃成这样,扭打了一回合后还是悄悄把勇作用各种贴纸滤镜装饰得超可爱的小册子塞进包包里,吃完饭打扫卫生的时候问瓦西既然借住在尾形家为什么不是他照顾病猫,瓦西一脸迷茫:发烧要照顾吗?我以为那是他弟弟吃他豆腐诶,我小时候发烧我爸妈都是让我喝口伏特加去雪地里滚一滚。

孤岛海鸟

尾形生病的消息不胫而走,二十一世纪好弟弟勇作打飞的赶来探望兄长大人,瓦西里不知内情把人放进了屋,尾形烧得正迷糊以为是幻觉,对细心照顾喂水喂药换湿毛巾酒精擦身的勇作百依百从,勇作感动到不行但第二天还要开会只好拍了几百张埋在被子里露个小脸的兄长就连夜回去了,后来这些照片在尾形过生日的时候被他印了小册子出来发给了所有人,这是后话。

尾形生病的消息不胫而走,二十一世纪好弟弟勇作打飞的赶来探望兄长大人,瓦西里不知内情把人放进了屋,尾形烧得正迷糊以为是幻觉,对细心照顾喂水喂药换湿毛巾酒精擦身的勇作百依百从,勇作感动到不行但第二天还要开会只好拍了几百张埋在被子里露个小脸的兄长就连夜回去了,后来这些照片在尾形过生日的时候被他印了小册子出来发给了所有人,这是后话。

QERS_

【GK】【勇尾】

最后面混了个鲤

【GK】【勇尾】

最后面混了个鲤

QERS_

【GK】【尾形百之助】

大量的猫

和一个勇尾

和一对虽然分开画的但其实是一对的杉尾小人(证据是被咬的手下一秒就变成了沙包大的拳头并准备揍猫x)


就没有尾右的群涛涛猫吗,啥cp都好啊【苦恼】

【GK】【尾形百之助】

大量的猫

和一个勇尾

和一对虽然分开画的但其实是一对的杉尾小人(证据是被咬的手下一秒就变成了沙包大的拳头并准备揍猫x)





就没有尾右的群涛涛猫吗,啥cp都好啊【苦恼】

晨曦已不可能脱宅_咸鱼附体

【黄金神威】勇尾短篇两则

※ooc


《勇作的诅咒》


勇作死后,灵魂一直跟着我,是真的令人很烦。


就比如说一直在身后嘘寒问暖,还教育我要对别人敞开心扉,才会感到幸福,我时不时的去玩命,也总死不了,他好像一次次的在救我。像是刻意为了实现我的【祝福】一样,我周围的人忽然都开始疯狂爱我,路边的阿姨拼命拉着我说了一堆心疼的话,还送我一堆东西,女生给我送的情书得不到回信就到我面前疯狂诉说爱慕,


“我如此疯狂的爱着你,你为什么丝毫不给我一点回音!”

为此还泪流满面的要跳河自杀殉情,我是不会陪她的,她就真的去死了,当然后来被警察捞了回来没死成。如此事件屡见不鲜,无论男人女人,那些爱围着我形成一个圈,沉重不已,虽然...

※ooc


《勇作的诅咒》


勇作死后,灵魂一直跟着我,是真的令人很烦。


就比如说一直在身后嘘寒问暖,还教育我要对别人敞开心扉,才会感到幸福,我时不时的去玩命,也总死不了,他好像一次次的在救我。像是刻意为了实现我的【祝福】一样,我周围的人忽然都开始疯狂爱我,路边的阿姨拼命拉着我说了一堆心疼的话,还送我一堆东西,女生给我送的情书得不到回信就到我面前疯狂诉说爱慕,


“我如此疯狂的爱着你,你为什么丝毫不给我一点回音!”

为此还泪流满面的要跳河自杀殉情,我是不会陪她的,她就真的去死了,当然后来被警察捞了回来没死成。如此事件屡见不鲜,无论男人女人,那些爱围着我形成一个圈,沉重不已,虽然老奶奶的疼爱还挺令人感动的,但我找来勇作和他谈了一番,


“我希望兄长能得到幸福~”他像小狗一样摇着尾巴笑着说,

“兄长可以试着接纳他们任意一个人,也许会有不同的感受呢~?”勇作满脸期许的笑着望着我,期待我的回应。

“你难道不该离我远远的吗,我们的关系并没有这么好”这是我的立场。

“怎么会?”勇作辩解着“兄长是我最重视的人了!”

我瞪大了眼睛。“难道你忘了你就是我杀的了吗?”


勇作突然就安静了,他周围的气温骤降,鬼魂的特质显露出来,然后他像怨魂一样被黑影包裹,脸扭曲拉伸,发出很刺耳很凄厉的嘶吼,手抓着脸把身影拉伸成了恶魇的形状,然后就——


——消失了,我身边本来都被拉进了某种超自然的空间,还让人以为会有什么恐怖片里的复仇情节,但很可惜他什么都没干就消失了,就好像我平白无故干了件傻事一样(而且我还没来得及说父亲也是我杀的)。


随后周遭那些超自然的现象都不再出现,人们依旧各过各的,也没有来示爱的奇怪的人了,随后过了一天又见到勇作,他满脸快乐的说他又想到一个新的方法来帮助我得到幸福。


你又来了啊,我这么说着,好像看待一个特别不耐烦还老跟在后面的跟屁虫弟弟。


你忘了点什么吧,我说,勇作很疑惑的看着我,然后特别认真的思索起来,但总之他很快放弃了思考,又折回到我那一日三餐的无聊琐事里来。


除了选择性失忆,勇作的灵魂看起来就跟普通人类一样(当然他是透明的没有脚也没有影子)会理性的思考也会哭会笑,除了对我们关系不利的因素不记得了之外,他对于之前我身边发生的事比我自己还清楚。后来我想到这个勇作的灵魂绝对不是勇作,它大概只是勇作对我的诅咒的化身吧。


——————————


《花泽兄弟琐事记》


勇作在尾形身边生活了很久。


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从儿时他们的父亲把尾形接过来住,说是他母亲死了没有人看顾,随后两个人就一起上学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勇作非常喜欢哥哥,每天都哥哥哥哥的叫着,有时候尾形闯了一些什么祸,会全部推给勇作,勇作都会抢着承认是他干的。相对的勇作也会得到一些补偿,尾形经常会带他去看外面的世界,有很多尾形之前生长环境中的见闻逸事都是勇作从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的,勇作总是怀着满心的兴奋与期待听尾形给他讲故事,对尾形带他出去玩的光阴格外珍视。尾形也挺奇怪这些本以为会吓到他的坏人坏事怎么一点负面效果都没有呢。长大后才明白他们之间有着一些比想象中更微妙的关系。就比如说,


“最喜欢兄长了!”


勇作会这么说着,看起来有点夸张但他可是连“爱”这种表白都大张旗鼓的说过的人,本以为亲人之间说这种感情啊爱啊什么的都很正常,但多了以后即使是尾形也觉得很有些槽点。


“说爱什么的,你难道是想跟我sex吗?”


尾形毫无顾忌的回嘴道。勇作被吓得当场石化在地,他好像是个连sex这种程度的粗话都听不得的一根筋好孩子,随后恢复了过来之后手忙脚乱的跟上尾形试图解释但是又张口结舌的不知从何说起,总之就是说了“并不是这么想的,没有肉体那些的意思”之类的澄清话。但尾形还是觉得这不是个好现象,于是偶尔就撺掇他:


“你应该去交个女朋友什么,”尾形体育课上跟他交头接耳道,“像你这样很容易形成那种‘恋兄情节’,时间长了就变成连自己也搞不清是不是想sex了。”勇作捂着胸口忧心忡忡的看着他,总之是很把他的建议听进去了的样子,尾形很满意,补充道:“像男生这种东西只要和女生交往过了就会明白自己的意义,像太黏家人之类的不太男子气概的事就会很快抛之脑后的啦~”


勇作点点头,很郑重的下定决心的样子,随后尾形便不怎么多见到他了。大概在三天后的哪一时,尾形看到勇作跑过来跟他说自己交女朋友啦!(这家伙手脚也太快了!不如说他这种潜质之前都是脑子坏掉了才一直单身吧)尾形虽然知道这是听从了自己的建议的成效,但总觉的哪里不太踏实,于是在某天午后他跑到别人指给他的勇作和女朋友的约会通路上,一边观察一边评判着。那之后他找来勇作一字一句的跟他说:


“你、绝、对、是、被、骗、了——”


那个女生是出了名的谁有钱就跟谁上床,即使是面对勇作的时候那份恶念和鄙视玩弄的态度都毫不收敛,除了冲着钱来的之外,连演技都毫不过关,这样的女人,与其说是跟勇作扯上关系没好事,倒不如说是单纯的令尾形感到不爽。


毕竟这两人也算是同类人吧。


不料勇作却拍案站起,激声驳斥道:


“您怎么能这样说她呢?!”勇作撇过头去,喃喃的说道,“…她有着很多优点的。”


不太明白状况的尾形楞在当场,他意识到勇作为了女人跟他生气了,不知道是不是高兴还是放松,他拍了拍勇作的肩,只说“你自己好好想想。”便转身走了。


那天以后勇作好像再也没有跟那个女生一起行动过,尾形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他只是偶然进一家家庭餐厅打工时无意听到一帮小太妹中有那个女生的声音,因为他听到了勇作的名字——


“那个没种的家伙,一到要上床就奇奇怪怪的拒绝,也不愿意看我的胸部,我一开始就觉得他很奇怪,因为他老是说我和他哥哥很像很像什么什么的,现在想想这家伙果然是个死基佬吧!”


尾形有点五味杂陈,结果还是这个走向嘛,替代品什么的,让人觉得放置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于是索性就单刀直入的处理了,尾形把勇作叫出来,把他挤到爱情旅馆街的巷子里问他“要不要来sex”。直接面临做爱这个困境的勇作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很抗拒,他可能虽然一直意识不到,但潜意识深处却是渴望这个发展的吧,尾形把勇作带到旅馆开了个房,随后疯狂的做了。即使他偶尔跟男人做过,也不得不承认跟勇作的体验非常不同寻常。有时候他自己觉得自己对爱的感受能力有天然缺陷,但在性行为方面,他却确确实实感到爱着他的勇作在身体互动上与别人的不同。他们毕竟这么多年的紧密接连在一起。


那之后勇作也不嫌两人闷的汗津津的身体紧紧抱住尾形说道,


“啊,果然兄长说的没错,sex之后才会让人成长,我以前从不敢想像身体相连会有这样幸福的感觉——果然我是爱着兄长的。”尾形叼着烟被抱着尴尬极了,一是他的烟灰需要去抖一下但是他的力气却挣脱不了勇作,二是他在离开性爱时确实没法跟勇作产生“爱之共鸣”,好吧,好歹算是正经拉着勇作干了一回坏事,对方也很受用的样子,未来能看到父亲气的发抖话也不算亏,这样想着,尾形低头啄吻了一下勇作的额头。


QERS_

【黄金神威】【尾形百之助】

有现代pa

我好爱他

【黄金神威】【尾形百之助】

有现代pa

我好爱他

晨曦已不可能脱宅_咸鱼附体

【勇尾小脑洞/ ABO】一次难以置信的奇遇

※ 纯记梗,短小

※ ABO前提,孕梗慎

※ 花式私设出没

※ ooc

——————

“尾形上等兵……你怀孕了。”

“…可是,alpha怎么会怀孕啊?”

对方是个眼睛大大的年轻士兵,用理所应当的语态这么说着,瞪着眼睛看着他,令医生感到无比尴尬。

看向士兵性别一栏规规矩矩印着的alpha字样,医生有些扶额。

这种事情怎么说呢,且不说这些士兵多半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生理教育,单论他身上发生的这种情况,即使是在国外,也是刚刚被证实的一种说法。

尾形上等兵身上发生的,是一种被俗称为后天型omega的性别转换结果,虽然至今学界对于后天型omega的成因争论不休,单从表征来说,就是指原本呈...

※ 纯记梗,短小

※ ABO前提,孕梗慎

※ 花式私设出没

※ ooc

——————

“尾形上等兵……你怀孕了。”

“…可是,alpha怎么会怀孕啊?”

对方是个眼睛大大的年轻士兵,用理所应当的语态这么说着,瞪着眼睛看着他,令医生感到无比尴尬。

看向士兵性别一栏规规矩矩印着的alpha字样,医生有些扶额。

这种事情怎么说呢,且不说这些士兵多半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生理教育,单论他身上发生的这种情况,即使是在国外,也是刚刚被证实的一种说法。

尾形上等兵身上发生的,是一种被俗称为后天型omega的性别转换结果,虽然至今学界对于后天型omega的成因争论不休,单从表征来说,就是指原本呈现alpha性别的人,突然转换成为了omega性别,并确切的有了孕育能力和发情期。

这种转变有的是突然无缘故的发生了二次分化,即爆发omega发情期,信息素逸散等等症状,这种转变比较多发生在正常性别分化的几年后,大多分布在十八岁到二十岁之间,也有最晚的三十岁才出现转变。还有另一种极为稀少的情况,是因外部刺激——多数是性接触,导致一些alpha突然转变为omega性别,有不少事例表示这种类型的后天型omega往往有初次怀孕的特性,此类因为太过少见,其存在本身也还没有被完全证实,但不少民间事例却证明他们确实存在着。

医生自己也没法分辨面前这位年轻士兵是出于什么原因导致了性别转换,但他直至怀孕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omega,只能认为,他在之前就有过至少一次的性接触,而且是用与自身认知性别逆反的形式,作为接纳方完成的性行为…

医生思前想后,唯有尴尬万分的开口道:

“那么,请你回忆一下,你的最近一次的性行为是什么时候?”

但关于接纳方的说法难以启口,本身就与粗鲁的士兵沟通困难的这位医生,放弃了这般羞耻的提问。

令人意外的是,对方闻言突然低下头去,好像是被戳中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半晌没有发出声音,医生突然发现,这个人安静下来时,意外的有种阴柔的气质。

这也许正印证了一些论调里,后天型omega其实并非产生了性别转换,而是生来就是omega,只不过先天激素不调和,所以呈现出像alpha一样的外表。

“咳,咳”医生清了清嗓子,缓和气氛道:

“尾形上等兵,如果很难记起来,这个问题就先往后推一推,现在你首要知道的就是,你因某些原因,从alpha性别转变成了omega,总之,首先要解决的是你的性别归属问题,尤其是在你还怀孕了的当下,你家乡是否有家人…”

医生还未把这条台阶搭好,对方悄无声息的开口道:

“对方是我弟弟。”

“诶?!”医生一时难以转换这个思路。

“如果我真的变性了还怀孕了的话,那孩子父亲应该是我弟弟。”

“作为接纳方,我只有过和他那一次。”

对方的眼睛黑色部分比较多,直勾勾的盯着你时,总让人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医生呆呆的听完这段话,没头没脑的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

“弟弟…吗…是义兄弟的关系…还是,”医生还是试图挽回一下他那饱受摧残的神经。

“是同父异母。”

尾形上等兵如是说。

——————————

一个没头没尾的孕梗,大抵是说原本alpha的尾形突然转变为了omega而且还怀了孕,其原因,大约是作死引诱了自己弟弟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