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勋嘎

2608浏览    6参与
王嘉尔的桃花眼
【勋嘎】暗戳戳对视的勋嘎~再远...

【勋嘎】暗戳戳对视的勋嘎~再远我们也能聊起来🤪🤪🤪

【勋嘎】暗戳戳对视的勋嘎~再远我们也能聊起来🤪🤪🤪

LindA

#BRO采访间——初见印象

“滋——”行李箱拖动的声音在Jyp练习生宿舍的大楼里回荡着,一个坚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少年稚气的脸庞带着一些中二的热血,但却挡不住坚定而闪亮的目光。一个开朗明媚的笑容,让世界的阴霾全都烟消云散。

他来了,一生两梦。

New chapter of life


#Got7采访间

主持人提问:“请问见到这个香港的大男孩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队内组采访

林里兜:“嘛,其实当时正值jjp的低谷期,对于自己的人生也是很迷茫的一段时期。那孩子眼神中的希望太强烈了一点 嗯...感觉看到了当年决定全身心投入B-boy的自己...”

队长说着说着...

“滋——”行李箱拖动的声音在Jyp练习生宿舍的大楼里回荡着,一个坚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少年稚气的脸庞带着一些中二的热血,但却挡不住坚定而闪亮的目光。一个开朗明媚的笑容,让世界的阴霾全都烟消云散。

他来了,一生两梦。

New chapter of life


#Got7采访间

主持人提问:“请问见到这个香港的大男孩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队内组采访

林里兜:“嘛,其实当时正值jjp的低谷期,对于自己的人生也是很迷茫的一段时期。那孩子眼神中的希望太强烈了一点 嗯...感觉看到了当年决定全身心投入B-boy的自己...”

队长说着说着,陷入了沉思...


珍荣xi思考了一下,微微的笑了出来:“第一次在公司大楼里见到他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香港的演员来了,走路带风,一种香港大佬的气势。那个时候我跟在范哥都差不多,前途未卜?默认把所有人都当成竞争者,暗中打量他吧,毕竟王狗真的很特别哈哈哈。”


Mark:“......”

主持人😓:“Mark xi请说点什么”

Mark:“世界变得吵闹了吧。”

说完嘴角忍不住温暖的上扬,看的主持人心都化了~


Bam:“这哥是最照顾我的啦!不得不说我刚来这边很特别小,如果没有杰森hiong我大概会有很多过不去的伤心时刻吧。Jack和我相依为命啊!哈哈哈哈!爱你哦~hiong😉”


金有💰:“印象的话,一开始是觉得韩语不熟练,总会闹笑话,这个哥哥好有趣啊。我也是个忙内啦,除了同龄亲故bam之外,总觉得跟哥哥们就会有点隔阂感(除了Jackson)杰森hiong的亲和力真的很温暖哦~

但有一点不满,就是一直照顾bam...我也是忙内啊!!!(嫉妒ing)

后来的出道了以后,杰森就成了我的偶像!我超级自豪的!希望哥永远健康快乐,哥是我的英雄哦!比心~” 


荣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杰森哥很有热情啊!跟他开玩笑很舒服😌啪啪打起来手感也超好” 

远处嘉嘉发射愤怒眼神,大喊:“崔荣宰!OUT——!”

被拖走的崽崽还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国好兄弟👬采访

白敬亭:“我比较慢热嘛,平时生活中也比较被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种。这个王嘉尔就比较神奇,你说中文说不好吧,还一个劲跟我说,就经常在我的忍受极限上跳舞,更神奇的这方式还一下子就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从那个dab dance之后我们就经常一起看视频听音乐什么的,一起玩一起运动什么的。后来跟着他的节奏也就玩开了,就挺开心的~”


大勋花:“嘉尔弟弟跟我抢小白这事儿我还记得呢哈哈哈。第一次见应该是在Jyp大楼吧,我是演员部,他是组合。挺早就听说过有个中国来的综艺sense精,还挺好奇的。说实话,像韩国的观众就比较挑剔,还有点排外,像弟弟做的这么好的真的很不容易。所以就是勤勤奋与实力与外貌并存吧!加油哦,弟弟,看好你💪”









郁郁葱葱的阿树(找文看个人介绍)

【all嘉/NC18】当我要拍的戏的女角色都换了个性别怎么办05

○文笔有限,死亡逻辑

○各种人x王嘉尔 np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四章:出谷


  自那日起,两人心照不宣地对于那晚的擦枪走火缄口不提。都说人类是适应力极强的动物,没过几日,王嘉尔就从穿越的打击中走了出来。


  是日,终于到了出谷的日子,王嘉尔望着远处的山峦,原本被浓雾笼罩的山峦也终于露出了自己本来的相貌。


  本来王嘉尔知道自己穿越以后,便断了出谷的念想,但是人总是好奇的,老是呆在一个地方很快便腻了,况且王嘉尔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主,刚好江南地区爆发瘟疫,魏大勋受朝廷所托前去控制疫情,王嘉尔便跟着他出去见见这大千世界。


  两人告别了师门,便踏上了出...


○文笔有限,死亡逻辑

○各种人x王嘉尔 np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四章:出谷


  自那日起,两人心照不宣地对于那晚的擦枪走火缄口不提。都说人类是适应力极强的动物,没过几日,王嘉尔就从穿越的打击中走了出来。


  是日,终于到了出谷的日子,王嘉尔望着远处的山峦,原本被浓雾笼罩的山峦也终于露出了自己本来的相貌。


  本来王嘉尔知道自己穿越以后,便断了出谷的念想,但是人总是好奇的,老是呆在一个地方很快便腻了,况且王嘉尔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主,刚好江南地区爆发瘟疫,魏大勋受朝廷所托前去控制疫情,王嘉尔便跟着他出去见见这大千世界。


  两人告别了师门,便踏上了出谷之路。


  看着越来越近的森林,王嘉尔有点紧张地捏了捏腰间的香囊。这是临行前魏大勋给他的,说是能驱散蛇虫毒物。


  “嘉尔,你等会记得要紧跟着我,此地地形复杂,一旦走失了便很难再遇见。”魏大勋一脸凝重地对王嘉尔说道。


  王嘉尔点了点头,“我保证寸步不离!”魏大勋从怀里掏出一枚戒指将他带在王嘉尔手上,“这枚戒指可以发三根毒针,你若是遇到了危险便按一下这边上的按钮。这毒针虽不致命,但是可以使一般的豺狼虎豹晕上几个时辰。”


  王嘉尔看着手上的戒指,有点害羞地摸了摸脖子,魏大勋凝重的神情加上这动作看起来倒像是在求婚。只不过古人没有戒指定情的传统,王嘉尔只能有点尴尬地道了声谢。


  不过这戒指倒是做的很是精致,整个戒身由纯银打造,形状似蛇又似龙,嘴巴大张着,想必毒针便是从那射出来。


  两人入了树林,此时正值阳春,本应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但是树林里却寂静的可怕,整片树林仿佛死了一般,王嘉尔有点紧张地摸了摸戒指。


  魏大勋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紧张,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或许是因为害怕,王嘉尔不仅没有挣开反而反握住了魏大勋的手。


  魏大勋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头,为了缓解他的紧张,魏大勋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王嘉尔聊着,不一会儿王嘉尔的紧张感便消去了一点,开始和魏大勋攀谈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有说有笑的在树林里行进着。


  日暮将至,王嘉尔的体力渐渐开始消退,魏大勋提议先在此处过上一夜,明早再出发。


  两人生了火,魏大勋找了些干草铺在地上,然后从行囊里取出些干粮递给王嘉尔。王嘉尔道了声谢便啃了起来。


  可能是饿了许久,王嘉尔也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地吃着,整张嘴塞的满满的,跟个小仓鼠似的。


  魏大勋被萌的忍不住捏了捏他鼓鼓的脸颊,王嘉尔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啊,媳妇也太可爱了吧!」


  魏大勋清了清嗓子,“咳,嘉尔我去周围探一下,你自己一个人先呆在这,别乱跑,等我回来,入夜的树林很危险的。”王嘉尔郑重地点点头,因为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他有点口齿不清地嘱咐道,“那泥要枣点肥来,注腻安全!”


  魏大勋弯了弯嘴角,又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媳妇在这么可爱,我要忍不住了!」


  王嘉尔看着魏大勋渐行渐远地身影,身边突然没了别人,空气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只有眼前燃烧的火堆发出些许噼啪声。


  起先王嘉尔只是无聊地玩着火堆,渐渐地,夜幕渐深,突然,树林仿佛活了一般,各种动物的叫声不绝于耳。


  这些声音让原本空寂的树林显得诡异了起来。本来胆子就小的王嘉尔,不禁心里打起了寒颤。他抿了抿嘴唇,往火堆里添了些柴火。


  正当王嘉尔在心里祈祷魏大勋快点回来的时候,旁边的灌木丛突然传来了簌簌声,接着便是一阵抖动。


  王嘉尔颤抖地盯着不断抖动的灌木,他捡起一根木棍横在身前。


  “吼!”灌木丛里突然蹦出一头黑熊,这只黑熊足有一丈高,体型魁梧,吼声雷动。此刻正瞪着猩红的眼盯着瑟瑟发抖的王嘉尔。


  内心已经被卧槽刷屏的王嘉尔吓的拔腿就跑,可是即使王嘉尔有很强的运动细胞,但是相对于变异的黑熊还是逊色了许多。


  没过多久,他便能感觉到身后沉重的呼吸声,以及黑熊嘴里的腥臭味。


  王嘉尔咬牙一个冲刺,转身对着黑熊射了一针,黑熊大吼了一声,接着浑身一阵抽搐,倒在了地上。


  看着倒地的黑熊王嘉尔心里舒了一口气,他有点发软地上前查看黑熊的状况,可曾想异变突起,原本倒地的黑熊突然暴起,挥起熊掌就向王嘉尔拍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王嘉尔根本来不及反应,他认命地闭上眼睛,可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发现凶恶的黑熊此时已经身首异处,鲜血从它的脖子处彭涌而出。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画面的王嘉尔忍不住转头呕吐了起来。


  “美人,你没事吧。”突然一块手帕被递到自己面前。王嘉尔接过手帕,擦了擦嘴,抬头看着眼前的人。这一看把他吓的差点又吐了出来。


  「这他妈不会是大boss吧!」王嘉尔心里忍不住咆哮道。


  只见此人身着一身冰蓝色对襟窄袖长衫,腰束白色祥云腰带,面带一银色狐面,手持一把画着狐狸嬉戏的折扇,此刻正扇着扇子笑潋盈盈地看着他。


  这富有特色的装束,王嘉尔一下子便认了出来。原剧中白敬婷虽为女子,看上去温文尔雅,可是实际上是个以虐待戏耍他人为趣的死变态。此人一直都是按照他的喜好做事,前一秒还在对你嘘寒问暖,下一秒可能就会给你来上一刀。虽然这个世界对于原著来说变了许多,王嘉尔还是忍不住吓的心肝直颤。


  王嘉尔话音轻颤,“多谢公子救命之恩。”白敬亭收起折扇,指尖捏着王嘉尔的下巴,“美人,你好像很怕我?”


  腿已经开始发软的王嘉尔,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气,“没,没有,我只是还没从方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白敬亭眼里闪过一丝探究,“哦?那倒是我多虑了。不过,美人,我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


  “……”「操,忘了白敬婷还是个男女不忌的好色之徒了!」王嘉尔有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公子莫要取笑于我了。”白敬亭搂过王嘉尔的腰,摸着王嘉尔的下巴调戏道,“真是芙蓉面,杨柳腰,无物比妖娆。”


  “……公子看起来像是温文尔雅之人,怎的做的是些登徒子做的事。”王嘉尔想挣扎,奈何他根本挣不脱白敬亭的怀抱。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开口斥责道。


  “登徒子?倒是没人敢这么说我,美人还是第一个呢。”白敬亭捏了捏王嘉尔的臀部,“美人的手感就是好。”


  “你!”王嘉尔被欺负的羞红了脸,“你放开我!”白敬亭眼角带着笑意,“我要是不呢!”说完还将手顺着衣缝探了进去。


  王嘉尔挣扎地更厉害了,情急之下不禁喊出了他的名字,“白敬婷,你放开我!”白敬亭一脸果然如此地看了一眼王嘉尔,“美人,你果然认得我。”


  “我……”王嘉尔一时语塞。“有人来了,美人,下次见啦!”说完,还趁王嘉尔不注意舔了一下他的嘴唇。“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美味,告辞了,美人,后会有期!”


  等魏大勋赶到的时候,白敬亭早已不见了踪影。


  魏大勋焦急地查看着王嘉尔的情况,看他一脸呆滞地摸着嘴唇,魏大勋心疼地将他拥入怀中。


  闻着魏大勋身上熟悉的气味,王嘉尔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被黑熊追他没哭,被白敬亭调戏他也没哭,此刻在魏大勋怀里他却忍不住嚎啕大哭,“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魏大勋将怀里的人紧了紧,自责道,“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两人回到营地,王嘉尔对魏大勋说了事情的经过,魏大勋吃惊地问道,“白敬亭救的你!?你没事吧!”王嘉尔摸了摸鼻子,“没事,幸好你给了我这个戒指,不然我可能都见不到你了。”


  王嘉尔有点后怕地摩挲着戒指。魏大勋又忍不住自责了起来。王嘉尔笑着安慰道,“你别自责啦,这也不是你能预料到的,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魏大勋又忍不住抱住了王嘉尔,“我会保护好你的,嘉尔。”王嘉尔用头蹭了蹭他的胸口,轻声答道,“我相信你。”


  翌日,两人终于走出了树林。


  出来的时候,阳光正好,两人相视一笑,继续踏上了旅程……


  -tbc-


  下章预告:两人终于到了爆发瘟疫的村子,可是村子里的情况,令两人陷入了困境,两人能顺利脱离困境吗?新人物又要登场啦!猜猜是谁?


郁郁葱葱的阿树(找文看个人介绍)

【all嘉】当我要拍的戏的女角色都换了个性别怎么办04

○文笔有限,死亡逻辑

○各种人x王嘉尔 np 这篇还是大勋发 剧情写的我要枯了

○下章就要有新人物登场啦~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四章:魏大勋?魏大薰?

  正午时分,阳光穿过木窗落在还在熟睡的人脸上,整张脸在阳光下忽明忽暗。床上的人似乎被阳光打扰了美梦,有点不耐烦地抬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过了不一会儿,终于放下手,缓缓睁开眼。

  刚睡醒的王嘉尔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他还没有从睡梦中缓过神来。床边的人见他醒了,欣喜中略带害怕地开口道,“嘉尔,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啊?”

  意识朦胧的王嘉尔只觉得眼前人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之外传来,他缓缓坐起身子,一脸呆滞地望着魏大...

○文笔有限,死亡逻辑

○各种人x王嘉尔 np 这篇还是大勋发 剧情写的我要枯了

○下章就要有新人物登场啦~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四章:魏大勋?魏大薰?

  正午时分,阳光穿过木窗落在还在熟睡的人脸上,整张脸在阳光下忽明忽暗。床上的人似乎被阳光打扰了美梦,有点不耐烦地抬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过了不一会儿,终于放下手,缓缓睁开眼。

  刚睡醒的王嘉尔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他还没有从睡梦中缓过神来。床边的人见他醒了,欣喜中略带害怕地开口道,“嘉尔,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啊?”

  意识朦胧的王嘉尔只觉得眼前人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之外传来,他缓缓坐起身子,一脸呆滞地望着魏大勋。

  魏大勋看着还没完全睡醒的王嘉尔,柔声问道,“嘉尔,有哪里疼吗?”

  王嘉尔转过头揉了揉眼睛,只是呆呆地点了点头,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魏大勋摸了摸他的头,“嘉尔,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王嘉尔只是轻声唔了一声,然后伸手想要一个拥抱。

  魏大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把眼前的人搂入怀中。王嘉尔闭着眼睛蹭了蹭魏大勋的衣裳,不久怀里便传来了阵阵轻鼾。

  魏大勋低头亲了亲怀里人的发旋,拥着王嘉尔重新躺回了床上。此时的王嘉尔,仿佛是一只玩累了的小奶猫,乖乖地缩在主人怀里,偶尔还用头蹭蹭主人来调整姿势好让自己睡得更加舒服。

  直至暮色从远山渐渐逼近,王嘉尔才逐渐转醒。一睁开眼,王嘉尔便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两人离得很近,他甚至能听到男人富有节奏感的心跳声。

  察觉到怀里人的动静,魏大勋随即睁开眼,他有点心虚地放开王嘉尔,眯着眼坐起身子。

  许久,王嘉尔才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他被人睡了,还是一个男人,他和这个男人认识才不到一天,而且他竟然觉得很舒服!?」

  在一阵诡异的静谧中,最终还是王嘉尔先开了口,“嗯,这事,咱就当没发生过,行吗?”魏大勋心神一慌,有点焦急地抓住王嘉尔的手,“嘉尔,对不起,但我会对你负责的!”

  看着眼前人真诚的目光,王嘉尔忍不住内心一阵悸动,但他还是开口道,“不是,大勋,你听我说,我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况且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用你对我负责。”

  魏大勋没有回答,只是无声地盯着王嘉尔。王嘉尔被他盯的脊背一阵发麻,他有点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刚想继续劝导,魏大勋开口了。“嘉尔,或许你认为我们两个只是一夜春宵,但是,我是认真的。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认定了,你就是与我携手共度一生的人。可能你会觉得荒诞,但我确实是对你一见钟情了,而且我确定你就是我要等的人。”

  眼前人的神情太过于认真,一瞬间一瞬间让王嘉尔觉得自己和魏大勋是一对早已相爱的恋人。王嘉尔晃了晃自己有点发晕的脑袋,“大勋,首先我是个男的,其次我不喜欢男的,你对我的感觉可能也只是出于某种愧疚。”

  魏大勋牵起王嘉尔的手将他放在自己的胸口,“嘉尔,我的心在告诉我,我喜欢你,魏大勋喜欢王嘉尔,不是出于愧疚。”

  王嘉尔的手心贴着魏大勋的胸口,隔着单薄的里衣,他能感觉到底下的温热以及不停跳动的心脏。热度顺着手心传到王嘉尔的脸颊,使其染上了点点绯红。

  魏大勋知道王嘉尔已经开始动摇了,他乘胜追击,“嘉尔,我可以追求你吗?”王嘉尔动摇地眨了眨眼,最终还是长叹了一口气,默许地点了点头。说他肤浅也罢,愚笨也罢,被一个长相不凡且性格温和的人这么真情实感地告白着,他的心里还是不禁会泛起阵阵涟漪。

  「人果然是颜性恋啊!」王嘉尔在心里默默唾弃了一下自己。

  魏大勋见他点头,平时温文尔雅的人忍不住激动地将王嘉尔拥入怀里,就像一个喜爱甜食的稚子终于从父母手里求得了心心念念的蜜饯。

  王嘉尔推了推激动的人,“你先松开我,我饿了。”魏大勋如梦初醒般揉了揉王嘉尔的头发,然后让他等会,接着嘴里念念有词地奔向了厨房。

  等到房间只剩下王嘉尔一人的时候,王嘉尔才有机会整理发生的事。他刚刚被人表白了,他还同意了他的追求,他弯了吗?想来是弯了。

  王嘉尔捂了捂自己的脸,无奈地想道,「我这大好的社会主义有志青年怎么来这破地方一天就被掰弯了呢!」

魏大勋端着饭菜进来的时候,王嘉尔正躺在床上一脸幽怨地揉着腰。他赶忙将饭菜放在桌上,上前扶起王嘉尔。王嘉尔嘴里嘟囔着,扶着魏大勋的手坐了起来,“嘶,嗷嗷嗷!”一坐起来,王嘉尔就觉得自己的腰酸胀的要死,下身大抵是昨晚上了药,凉凉的,感觉很是奇怪。

  王嘉尔一下子便软了身子,整个人顺势向床榻倒去。魏大勋见状,双手搂住王嘉尔,一瞬间王嘉尔便整个人被魏大勋圈在了怀里。

  气氛渐渐暧昧了起来,两人靠的很近,都能闻到彼此身上淡淡的香味。王嘉尔推了一下眼前的人,从他怀里坐了起来。

  魏大勋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对不起,都是我昨晚太过鲁莽了。”王嘉尔没有否认,只是有点羞恼地轻锤了一下魏大勋的胸口。

  魏大勋扶着王嘉尔走到桌边,饿了一天的王嘉尔,早就已经饥饿难耐。尽管只是一碗清淡的粥,他也喝的津津有味。

  填饱肚子的王嘉尔总算是有了点气力,他擦了擦嘴欲开口,但最终也只是抬了抬嘴唇并没有发出声响。

  魏大勋首先打破了沉默,“嘉尔,明天我带你去见见我师父吧。”王嘉尔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急着带我见家长啊。”吃完饭的王嘉尔看来心情不错,都有心思开玩笑了。

  “嗯。”没想到魏大勋这么爽快地就承认了,这弄得王嘉尔反而不好意思了起来。「这股子被反调戏的感觉怎么回事?」王嘉尔红了红脸颊,有点尴尬地岔开话题,“额,你师父怎么称呼?”

  魏大勋揉着王嘉尔的腰说道,“你也可以喊他师父。”王嘉尔撇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我师父你可能听说过,医圣卢定秋,你喊他卢老前辈就行了,他老人家不喜欢别人医圣医圣的喊他。”

王嘉尔了然的点点头,正当他在魏大勋舒适的手法下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脑子里涌现一个想法,他有点颤抖地开口道,“那个,你不会有个师妹叫沈流年吧!”

  “嘉尔,你认得我师妹?”魏大勋一脸疑惑地问他。“你们门派是坐落在云梦泽的吗?”魏大勋点了点头。王嘉尔有点不敢相信地抬眼望着魏大勋,“今年是?”魏大勋有点不知所措地摸了摸王嘉尔的额头,“今年新历21年。”

  王嘉尔终于知道他从到这里一直以来的熟悉感是什么了?现在想想魏大勋不就是魏大薰吗!他要演的剧本的女主角,不就是百草门大师姐,只是不知道这个时空怎么了大师姐竟然变成了大师兄。

  他现在只想静静。

  下章预告:我们好不容易接受事实的王公主终于要出门派啦!( ͡° ͜ʖ ͡°)他会遇到谁呢?

郁郁葱葱的阿树(找文看个人介绍)

【all嘉】当我要拍的戏的女角色都换了个性别怎么办02

○文笔有限,逻辑差

○各种人x王嘉尔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二章:柳影人家起炊烟

百草门,由神医孙其芳创立,孙其芳一生醉心于医学,其人行医多年,最终带着两名徒弟在云梦泽一处山居立派。现任门主卢定秋本是孙其芳一代弟子之一,本倾心于另一弟子林琴魄,奈何林琴魄与孙其芳好友“天眼谋士”叶思隐情投意合,后两人离开百草门,无奈之下卢定秋继承了门主之位。于是他有点任性地定下门规:百草门入门弟子不得离开门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的人遵循这一门规。——《今古传奇·武侠篇》

魏大勋,百草门入门大弟子,卢定秋内定的接班人。医术天赋极高,与其祖师孙其芳一样,醉心于医学研究。虽...

○文笔有限,逻辑差

○各种人x王嘉尔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二章:柳影人家起炊烟

百草门,由神医孙其芳创立,孙其芳一生醉心于医学,其人行医多年,最终带着两名徒弟在云梦泽一处山居立派。现任门主卢定秋本是孙其芳一代弟子之一,本倾心于另一弟子林琴魄,奈何林琴魄与孙其芳好友“天眼谋士”叶思隐情投意合,后两人离开百草门,无奈之下卢定秋继承了门主之位。于是他有点任性地定下门规:百草门入门弟子不得离开门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的人遵循这一门规。——《今古传奇·武侠篇》

魏大勋,百草门入门大弟子,卢定秋内定的接班人。医术天赋极高,与其祖师孙其芳一样,醉心于医学研究。虽待人温和且长相一表人才,但由于他一心寄予医学,不善言辞,就算是有人对他暗送秋波他也当是那人眼神抽筋不以为意,所以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也是孑然一身。

魏大勋第一眼看到王嘉尔的时候,就如那句古诗所言:心头陡生怜爱意,自在惊鸿一瞥中。他又想起那日他在外行医时遇到的蹩脚老妪,老妪身子佝偻,眼神却格外清明,她形如枯木的手握着他,神色叨叨地说,“不久之后你便会遇到你的命定之人,但是他不会只属于你。”

王嘉尔伸出手在发呆的魏大勋面前晃了晃,“大勋?你怎么了?”魏大勋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无事,只是想到一些往事。我带你逛一下吧。”王嘉尔点了点头,他也该熟悉一下这地方了,随即又想到自己这么久没有联系经纪人他们,他们也该着急了,“大勋,你能带我出去吗?我不见了这么久,家人该着急了。”魏大勋心里失落了一下,“可以,但是要等七日之后才能带你离开。”王嘉尔好奇地问道,“为什么?”魏大勋解释道,“七日之后刚好是我们门派一月一次的出谷之日,平日里门派周围都被毒障围绕,只有那时毒障才稍微淡些。”

王嘉尔被这设定惊了一下,毒障什么的,他是遇到什么隐世门派了吗?那这里的一切便说的通了。生为艺人,接触到的东西广而杂,他也稍微了解一些关于隐世的事情。此时的王嘉尔并没有想到他是跨越了时空,只当是自己遇到了外界一直传言的隐世门派。

“对了,大勋,你们是什么门派啊?”王嘉尔转头问身侧的魏大勋。“百草门。”王嘉尔只觉得这个名字好生熟悉,“你们是干什么的?研究草药的吗?”魏大勋点头道,“差不多,只是也会研究毒术,毕竟江湖险恶,我派虽不常与外界接触,但也有许多心怀不安之人来盗取药方。”王嘉尔了然的点点头,毕竟怀璧其罪,总会有人觊觎不属于自己的宝贝。

到了傍晚,两人终于逛完了整个门派。百草门虽是名门大派,但是并不像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建筑恢宏,金碧堂皇,反而很是朴素。简单而不失韵味的房屋,正房厢庑游廊,皆是小巧别致,每一处都有每一处的特色。向远处眺去,便能看到隐藏在浓雾下的山峰层峦叠嶂连绵数里,那雾不似寻常的白雾反而透着浓郁的紫色,想必便是魏大勋所说的毒障了。

“饿了吗?你先在这歇着,我去做饭。”魏大勋温柔地说道,王嘉尔本想拒绝,但是自己现在右手负伤,况且自己其实对于烹饪也是一窍不通,便红着脸道了声谢,然后表示他想去看。魏大勋看着王嘉尔略带薄红的脸颊,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手底下的触感很好,王嘉尔的发丝很细,摸上去软软的,魏大勋一时之间竟忘了停手。

突然被摸头的王嘉尔愣了一下,然后顺从的让他揉着,毕竟这也是对他好的表现,只是过了一会儿,头上的手也不见停止,王嘉尔有点无奈地开玩笑道,“再不停,我的头发都要被你揉掉了。”魏大勋如梦初醒地缩回手,偷偷撇了一眼王嘉尔,发现他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便干笑了几声,然后鼓起勇气牵起了他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王嘉尔并没有挣扎,作为一个有肌肤饥渴症的人,他反而觉得很舒服。

两人一路无言,就这么走到了厨房。魏大勋让王嘉尔坐在椅子上,便开始动起手来。其实作为门派的大弟子,本并不需要亲自动手。但是魏大勋生性平和,对待他人从来都是一视同仁,便遣散了师父派给他的丫鬟,再者,他也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吃到他做的饭。

王嘉尔坐在椅子上看着魏大勋忙碌的身影,夕阳透过木窗撒在他的身上,为他渡上了一层金光,显得整个人都温柔了起来。王嘉尔只觉得自己心脏突然激烈的跳动了一下,他捂了捂自己的胸口不以为意,却没有发现自己嘴角早已勾起微微的弧度,整个人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魏大勋将饭菜一一端上餐桌,然后招呼王嘉尔一起吃饭。“手艺不错嘛,大勋!”魏大勋只是羞涩的笑了笑,“快吃吧。”王嘉尔开心的坐下准备吃饭,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夹不住菜,想扒口饭,碗还绕了个圈,差点打翻在地。魏大勋显然是发现了他的窘况,他夹起一口菜放到了王嘉尔面前。王嘉尔先是扭捏了一下,毕竟被一个大男人喂饭还是蛮奇怪的,但是还是架不住饥饿张开了口。两人就这么无言地一个人喂着,一个人吃着,一时之间屋子里只剩下夹菜的声音和轻微的咀嚼声。可能是因为菜和着温暖的夕阳,王嘉尔只觉得这些家常菜比那些珍馐美馔还要美味。

下章预告:酒足饭饱,当然是该洗漱就寝了,可是我们王公主的手受伤了,怎么办呢?

-tbc-

郁郁葱葱的阿树(找文看个人介绍)

【all嘉】当我要拍的戏的女角色都换了个性别怎么办01

○防雷:文笔有限,死亡逻辑🙆

○各种人x王嘉尔 数量不定 想到啥写啥 首先出场的是我们的大勋发☺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一章:初入江湖不识君

王嘉尔是在一阵阵钝痛中清醒过来的,他记得他好像从天上摔了下来。手腕处不时传来刺骨的疼痛感,王嘉尔看着肿胀的手腕想着应该是骨折了。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额头滴在手上,不用想也知道头上的伤也不轻,「得了,我这情况可有点糟糕」。

“剧组竟然没把我送去医院,而且这他妈是哪啊!”王嘉尔看着眼前的参天大树感叹道。「剧组不仅没把他送去医院,还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王嘉尔只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比吃了一斤辣椒还要难受。

王嘉尔先是大喊了几声...

○防雷:文笔有限,死亡逻辑🙆

○各种人x王嘉尔 数量不定 想到啥写啥 首先出场的是我们的大勋发☺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第一章:初入江湖不识君

王嘉尔是在一阵阵钝痛中清醒过来的,他记得他好像从天上摔了下来。手腕处不时传来刺骨的疼痛感,王嘉尔看着肿胀的手腕想着应该是骨折了。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额头滴在手上,不用想也知道头上的伤也不轻,「得了,我这情况可有点糟糕」。

“剧组竟然没把我送去医院,而且这他妈是哪啊!”王嘉尔看着眼前的参天大树感叹道。「剧组不仅没把他送去医院,还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王嘉尔只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比吃了一斤辣椒还要难受。

王嘉尔先是大喊了几声,但是周围除了鸟兽被他惊吓走动的声音,就只剩下风穿过树叶引起的簌簌声。像是终于认命般,王嘉尔深叹了口气,扶着树干站了起来。

王嘉尔理了理戏服,身上的戏服早已变得脏乱不堪,甚至连鞋子都丢了一只。“真是没有比我还惨的艺人了,受了伤还被人丢在野外,手机也不在身上,就连打电话求救的机会也不给我。”王嘉尔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经纪人背着他接了什么生存节目,可要是节目这也太狠了吧。

王嘉尔漫无目的地走着,雪白的袜子也染上了点点污渍,头上的疼痛感越来越严重,甚至还伴随着阵阵眩晕感。在他看到一条河流的时候,王嘉尔终于支持不住倒了下去,迷迷糊糊中他看到一个背着药篓的男子一脸焦急又带着欣喜地向他走来。

王嘉尔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木床上,手腕和头上的伤也被包扎好了。王嘉尔坐起来打量着这间屋子,屋子不大但是很温馨,整间房间散发着淡淡的药草味。在现在这种高速发展的科技时代,竟然还有人会在这丛林深处居住,真是怪哉。

王嘉尔正准备出门查看,一打开门便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那人被撞的向后踉跄了一下,手里端着的药也尽数撒在了王嘉尔身上。王嘉尔连忙伸手拉住后仰的男子,没成想用力过大,由于站立不稳男子只能抱住王嘉尔来稳住自己的身形。一时之间,王嘉尔便整个人都被圈在了男子的怀里。

空气静谧了一会,觉得气氛有点奇怪的王嘉尔开口道,“那个,你能放开我吗?”男子闻言如梦初醒般放开王嘉尔,脸色赧红地说道,“对,对不起,是在下唐突了。”王嘉尔看着男子爆红的脸颊,忍不住噗嗤笑了出声,看着男子越来越局促不安的神色,王嘉尔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是先生您救了我吗?”男子终于从刚刚的情绪中缓过来,只见他略微害羞地点了点头,“我见你一人倒在地上,便将你带回来了。公子,是遇上劫匪了吗?”王嘉尔先是被他奇怪的称呼噎了一下,随后答道,“公子?咳,算是吧,我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一个人到了这个地方,幸好遇见了你,不然可能已经丧命了。”

男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低头发现王嘉尔的胸口被药汤打湿了一大半,提议道,“公子,需要换套衣裳吗?”其实王嘉尔早就有了这个想法,毕竟谁被药泼一身都会觉得难受,更何况那药还很粘稠。王嘉尔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但又苦恼道,“可是我并没有换洗的衣物。”男子温柔地笑了笑,“公子,要是不嫌弃的话,在下倒是有一些闲置的衣物。”王嘉尔连声道谢。

男子示意王嘉尔跟着他,王嘉尔乖巧地跟在男子后头,脑袋因为好奇不停地转动着。也是这时,王嘉尔才发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院子。院子很大,不时有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的人端着或草药或器皿穿梭其中,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只有在路过男子的时候才会停下来打声招呼然后用又好奇又兴奋的眼神偷偷撇一眼王嘉尔。

王嘉尔被看的浑身发毛,忍不住靠近男子的耳朵,轻声向正在跟别人打招呼的男子问道,“我怎么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男子因为王嘉尔突然的亲近蹭的一下红了耳朵,然后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他刚要开口,男子面前的女子揶揄的打趣道,“魏师兄,你已经跟嫂,唔唔唔”女子还没说完便被男子捂住了嘴巴。

男子一边拼命给女子使眼色,一边解释道,“大抵是我们门派好不容易来了个生面孔,大家都比较感兴趣吧。”被捂住嘴的女子仿佛明白了什么,也连连点头,然后说道,“对对对,我派素来不常与外界往来,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大家不都好奇嘛,公子莫见怪!”王嘉尔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神色紧张的两人,最终慢慢点了点头,说叫他人生地不熟,这要是个人贩子窝他也没处逃去。

两人见糊弄过去,不禁长舒了一口气。道别了女子,男子继续领着王嘉尔往他房间走,终于在穿过一处拐角的时候男子停下了脚步。王嘉尔跟着男子进了屋子,这间屋子跟他一开始呆的那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只是从琳琅的小物件可以看出,这间屋子比他那间多了点人气。男子打开衣柜,从里面取出几件递给王嘉尔。衣服不是很新,但是可以看出主人对他保管的很好,衣身甚至有很淡的药味,不难闻反而让人觉得安心。

王嘉尔道了声谢,然后无言地盯着男子,男子一下子便懂了他的意思,他退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房门,等在门外。

王嘉尔拿起一件衣服,可是他开始发愁了,他的右手此刻正被包扎的跟个猪蹄一样,单手穿这么繁杂的衣服着实有点困难,况且他根本不懂怎么穿,他平时的戏服也是剧组的人帮忙穿的。等到他艰难的穿好亵裤和内衫,他的额头已经开始冒出密密的细汗,可是单手打结这个技能太难掌握了,无奈之下王嘉尔只能敲了敲房门,小声地说道,“那个,魏师兄,能麻烦你一下吗?”

耳力极好的魏大勋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就绪,就等里面的人开口了。魏大勋关好房门,看着眼前的王嘉尔,咽了咽口水。只见王嘉尔赤着脚有点无助地站在地上,白色的内衫敞开着,能清楚的看到他匀称的腹肌。可能是因为天气寒冷,胸前的小粉嫩竟然挺立着,透过衣衫,显得诱人至极。眼睛带着些许渴求直勾勾地望着他,仿佛他的眼里只剩自己。

魏大勋眼神暗了暗,走到王嘉尔面前,开始帮他系起了带子。两人离得很近,因为身高,王嘉尔的气息若有若无地喷在魏大勋的脖子上,羞红就这么顺着魏大勋的脖子染到了他的耳朵。魏大勋的手颤了颤,穿衣服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很快他便替王嘉尔穿好了。王嘉尔抬头想道谢却发现眼前的人整张脸都变得通红,他关心地问道,“你很热吗?”

魏大勋别开眼,尴尬地说了一句,“是有点热,哈哈。”王嘉尔突然靠近他轻轻地在他脸边吹了口气,“这样会不会好点。”其实他就是想调戏调戏他,哪想到眼前人的脸变得更红了,王嘉尔只觉得这个男生怎么这么容易害羞,真是可爱。“好了,不逗你了。对了,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叫王嘉尔,你呢?”魏大勋在嘴里轻声念了一遍王嘉尔,然后又默默在心里念了一遍,仿佛要把这个名字烙进自己的生命里。“我叫魏大勋,你可以叫我大勋。”

王嘉尔只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他并没有多想,他只是甜甜地问道,“大勋,你多大呀。”魏大勋被王嘉尔的声音酥了一下,“在下今年刚好是而立之年。”王嘉尔点了点头,“而立,那就是三十了,我二十五,那我喊你哥怎么样。”“嘉尔开心便是。”王嘉尔打趣道,“那不然我叫你小勋勋怎么样。”魏大勋被噎了一下,最后还是温柔的说“好。”「其实我更想你喊我相公」魏大勋暗自想到。

“大勋哥,你脾气那么好,娶妻了没?”王嘉尔一脸八卦地问道。魏大勋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王嘉尔,“正在追。”王嘉尔顿时兴趣大涨,“是个什么样的人。”魏大勋拿出鞋子替王嘉尔穿着,“是个很好的人,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便知道这就是我想要和他度过余生的人。”王嘉尔笑道,“哟,一见钟情啊!她长得好不好看!”魏大勋抬起头说道,“很好看,至少在我眼里没有人能和他比。”魏大勋的眼神太过于深情,一瞬间王嘉尔以为他说的是他自己。但是我们比钢铁还要直的王嘉尔同志此时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拍了拍魏大勋的肩膀,鼓励道,“加油,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魏大勋看着一脸兴奋的王嘉尔,感叹道,自己的追妻之路怕是条漫漫长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