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勋昊

929浏览    3参与
XU尽欢

敬……活着

【一个拉郎。】

【算是草稿,不一定扩写】

【郝帅×魏晋北】【攻受无差】

【平凡的荣耀×一点就到家】

【角色恰好年龄差不多,郝帅研究生毕业入金宸资本,当时约为25-26岁;魏晋北在团队因为星雀收购事件拆伙时是接近30岁,即他三年前约为26-27岁。】

【开始构思是10月9日,顺着写完是10100807,在写结尾的时候就是昊然生日了,所以临时决定当做生贺,就加了一些生日相关的梗。】

【拉郎的起源是勋很多年前有个角色叫「齐晋北」,以及9月勋上的剧《平凡的荣耀》讲投资公司,10月昊然上的片讲创业和扶贫,也算对口吧。】

【预警:有大量私设,且因为个人原因,勋那部剧我...

【一个拉郎。】

【算是草稿,不一定扩写】

【郝帅×魏晋北】【攻受无差】

【平凡的荣耀×一点就到家】

【角色恰好年龄差不多,郝帅研究生毕业入金宸资本,当时约为25-26岁;魏晋北在团队因为星雀收购事件拆伙时是接近30岁,即他三年前约为26-27岁。】

【开始构思是10月9日,顺着写完是10100807,在写结尾的时候就是昊然生日了,所以临时决定当做生贺,就加了一些生日相关的梗。】

【拉郎的起源是勋很多年前有个角色叫「齐晋北」,以及9月勋上的剧《平凡的荣耀》讲投资公司,10月昊然上的片讲创业和扶贫,也算对口吧。】

【预警:有大量私设,且因为个人原因,勋那部剧我只看了头一两集,以及其他与勋有关的片段,可能出现重大逻辑/剧情bug。如果有可以指出来,但不要骂我,我之后如果修文扩写的话,会酌情改文。】

【因为是一把成文,所以目测会有很多错字,错词等等语法问题,不麻烦的话可以挑出来,我如果修文的话会改的。】

【tag如有不妥可以评论或私信提出,我醒了以后看情况改】

【现在不行,现在我太困了,通宵一宿想睡觉。】


郝帅大学那几次创业的合伙人就是魏晋北,两人是给自己项目拉投资时认识的,起因是有人叫魏晋北的名字被郝帅误以为在叫自家表哥齐晋北。很快就因为志趣相投陷入爱河,但是创业却频频失败。

在多次失败之下,两人间的问题也开始逐渐暴露。比起郝帅随着家境的逐渐变好,很多兴趣爱好奇门知识是耳濡目染,魏晋北更多是为了搞钱才去突击学习掌握这些「兴趣」,好在脑子不错。而他真正喜欢的只有咖啡,偏偏郝帅对咖啡很是平常,只当是提神工具。

郝帅研究生毕业了,他们也面临着最惨痛的一次失败。魏晋北最终失去了最后的87万现金,郝帅拉来的天使投资也早就耗尽。

所有的矛盾都被现实激化,在郝帅还在相信失败的只是项目不是人的时候,魏晋北认为自己是个注定的失败者。

郝帅毕业时投简历给金宸资本,选择从被投资的创业者成为一名专业的投资人,以此积攒人脉为自己的服装项目努力,等待着有一天能再次向魏晋北证明,失败的不是人。

8月中旬他终于拿到了金宸的offer,开始了北京上海两头跑的生活,怕魏晋北一个人忙不过来,还托了关系外调到北京陪着魏晋北。

但项目确定失败的那一天,他们分手了。

郝帅回了上海总部。

魏晋北则开始失眠。

持续的失眠。

持续到他把公司打理干净以后,要从天台跃下。

然后他遇到了彭秀兵。

他做成了普洱咖啡这个项目。

彭秀兵为了给村民退货亏损19万时,魏晋北差点打出去的电话,是给郝帅的。

他是没有朋友,但他有前男友。

分手那天他说了很多的气话,最终让郝帅收拾行李离开北京离开他的那句是「你一个富二代,创业失败了还可以靠家里,我他妈能靠什么?失败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能不能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他看着男友泛红的眼睛,心里拼命说「不是的,我不是这样想的」,最终还是看着郝帅一抹眼泪转身走了。

他明明那么明白郝帅创业有多么认真,还是说出了最伤人的话。

郝帅很小的时候家境也一般,父母是做服装行业起家,后来艰难的赶上了时代的顺风,做大了产业,又搭了房地产的车,奠定了现在坚实的基业。

幼年的经历让郝帅一直希望能够在服装行业有所作为,从来都不是有父母兜底的那种玩票。

所以他在天台边时也在想,我这样一个失败者,就连给爱的人都只有伤害,不如离开。

甚至忘记了那天是他的生日。

在云南他准备拨号时不知道郝帅那时候在干嘛,但他知道只要他开口,他一定会满足他,哪怕他已经是前男友。

他们那么用力的爱过彼此,非常。

或者说,不仅仅是「爱过」。

他还爱着郝帅,在北京的天台上,在云南的日出里,在他活着的每一秒。

普洱咖啡成功了,星雀来收购了。

他前所未见的需要签成那份合同,迫切到他让步到一个卑微的份上。

「求求了,就让我成功一次吧」让我能带着这份成功的创业合同去见他,我的爱人。

迫切到,他又像三年前那样口不择言说些违心的话。

合同还是没成。

李绍群和彭秀兵不同意。

他把合同价抬到600万也没用。

就像他会为了签成合同而让出份额,他们也为了黄路村而放弃这笔钱。

魏晋北又回到了北京那家心理咨询室,又看着那匹马,好在这马这次不是要死了,只是迷茫。

他也又开始拉投资搞创业项目,可选的项目连他自己都知道不可能成。

除了普洱咖啡,他拉到天使投资的每个项目都是和郝帅一起选的,他们一起做的调研分析报告,一起见的投资人……

普洱咖啡也会走向失败的。

像他这个人。

心理医生告诉魏晋北,他在北京是做梦,在云南才是活着。

他想,确实,没有郝帅的北京可不得靠做梦维持喘气,同样没有郝帅的云南则可以让他带着成功去见郝帅。

至于那个来源于某外国名著的「选择论」,正确的当然是他们不分手继续坚持下去,容易的是他放过自己,也放过郝帅。

可幸好,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他们都变得更好了。

在魏晋北因为4k高清投影仪项目约见的投资人表示「中国不可能有好咖啡」时,因公到北京出差的郝帅刚刚走进这家咖啡厅。

在某次四人组聚餐时,郝帅无意中表露自己对咖啡有一定的了解,马上就被兰芊翊引为同好知己,开启了安利模式。这次也是兰芊翊推荐打卡来的咖啡厅,说是普洱咖啡口味独特,他一定要尝尝,而他也在看过介绍后觉得应该会是魏晋北喜欢的口味。

没想到见到了本人。

三年时间改变了很多,在云南咖啡树林间劳作的魏晋北一改消瘦惨白风都市潮男的形象,黑了也厚实了,但郝帅喜欢,因为健康。想让投资人品尝咖啡时的眼神,又像极了他们初遇时。

郝帅一直坚信,不论什么时候相识,他一定会爱上魏晋北,无关性向。

魏晋北是他爱情的载体,除此之外无人与爱情有关。

他向魏晋北对面的投资人示意,他们曾在几次会议上见过,坐在了对方让出的位置上,端起那杯终于找到了良人的普洱咖啡。

微眯起眼睛,细细品味。

他听到对面的爱人问他「有没有远山树林的感觉?」

他笑着点头。

魏晋北不在的这三年,他爱上了魏晋北爱的咖啡,以慰分离的苦。

出走一个月的魏晋北在所有黄路村人的意料之中回来了。

他问李绍群要了普洱咖啡相关的最新数据,也问彭秀兵把秀兵快递的最新资料拿到了手,埋首在电脑前写疯狂打字,还端着相机满山遍野的跑着拍照,没日没夜的忙了快一个星期才终于消停下来。睡了一整白天后被一个电话吵醒,张嘴就冲电话对面的人撒谎,说自己这篇项目报告是劳逸结合下完成。

听得过来叫魏晋北起床吃饭的李绍群只想翻白眼,大概心情就是说好三个单身狗一起走,d3某人却偷偷脱了单。

唯一的问题是,魏晋北这对象怕是声音有点子粗哦。

又一个月后,村里开进了一辆路虎揽胜,村口快递站的彭秀兵怕是星雀的人又不死心的卷土重来,急忙开车跟了过来。

车上下来四个人,三男一女,全是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看着就挺唬人,连跟在魏晋北身后迎过来的李绍群都情不自禁得有点紧张。

然后所有人看着魏晋北和郝帅如饿虎扑食一般抱在一起。两方人马面面相觑几秒,同时低头捂脸。

半个小时后,七个人终于做在了李绍群家的那间大长桌边,再多一个人都没座位。

这张桌子在两个多月前招待过星雀亚太区销售部总经理,也多亏了她,让李绍群终于把路边到屋子的那条土路铺上了石板,避免兰芊翊今天穿的细高跟也踩进土里。

魏晋北和郝帅人是分开了,手还没有,真当其他五个人看不到他们桌下的十指相扣。

掩耳盗铃,孙弈秋心里吐槽一句,对着郝帅敲了敲桌子,大哥,我请年假来的,你要不谈正事我可回去找我们吴总销假去了啊?

昔日畏首畏尾的职场新人现在也颇有气场了。

脸皮历来比天厚那么一点的郝帅终于舍得放开魏晋北的手,对着其他三个小伙伴介绍「这是魏晋北,如你们所见,我的爱人。」

高思聪和兰芊翊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怪不得这小子平时仿佛不开窍,原来早就心有所属了。

——塌房了,原来郝秋是假的。不对,郝思也塌了……

早就在郝帅钱夹里看见过他和魏晋北合照的孙弈秋面无表情。

——我早说了,我和郝帅不可能!

另一边魏晋北也在向李绍群彭秀兵介绍郝帅的身份,同时懵逼的李彭组合,不算多见。

——怪不得电话里声音那么粗,是男人就对了嘛。

——我们三个天天一张床,魏晋北他男朋友会不会揍我们啊!?看着身高就比魏晋北矮一点点,也挺壮的……

看大家接受的差不多,郝帅在魏晋北的示意下开始谈正事。

「正式自我介绍,我是郝帅,目前任职于金宸资本,本次带队员兰芊翊,高思聪,一起对普洱咖啡项目做实地考察。你们提交的项目书公司内部已经开会初步讨论过了,很重视……」

工作中的郝帅很专注,和几年前作为创业者的郝帅相比,投资人郝帅有着别样的魅力,却一样的吸引着魏晋北。

他很快也进入专业状态,对郝帅的发言代表普洱咖啡提出问题,兰芊翊和高思聪看进入正题后也迅速参与了进来。

话题很快以高速向着李绍群和彭秀兵听不懂的方向发展,他们只关心一件事,金宸资本的资金会不会让普洱咖啡消失掉。

「魏晋北给金宸资本的项目书要的是投资和扩大品牌影响力,双方的诉求都是做大普洱咖啡,这点你们不用担心。」

一直没有参与话题的孙弈秋看到他们迷茫的眼神,轻声解答。

彭秀兵得到想要的答案便放下心来,掏出手机处理因为他临时跟车到后山而耽误的工作。

李绍群却看着孙弈秋的脸,探究的问道「你以前是不是下围棋的?」

孙弈秋看向李绍群,依稀认出了熟悉的样貌。

「你是棋社隔壁那家咖啡店的店员?」

李绍群爽朗一笑「对喽,我记得那时候你天天泡在棋社,连大学都没去上。」

「是,我记得你后来就不见了。」

「拜了个师父离开上海学种咖啡去了」说罢端起桌上的咖啡「奕秋兄,敬重逢。」

「绍群兄,敬缘分。」

旁边和郝帅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只被叫过「魏兄」的魏晋北抽空回了一嘴「李绍群你不准哪天突然叫我晋北兄听到没?」

郝帅也跟了一嗓子「秋总你啥时候能也管我叫帅兄……不是,帅哥?」

初步情况都交流完毕,魏晋北和郝帅的沟通效率让大家的进程也变快了。郝帅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午饭点过了,这会儿忙完了正碰上晚饭点。

都是差不多岁数的年轻人,没有什么比啤酒撸串更能迅速拉进距离。三瓶酒下去,魏晋北已经和孙弈秋勾肩搭背在讲郝帅的糗事。恭喜孙弈秋这么几年酒量着实见长。

比如魏晋北说郝帅第一次做项目书,少了关键的东西,两个人都见投资人了才发现,只得满身冒汗临场发挥。孙弈秋接上,说他实习考核第一次合作就和他,那时候看起来不干活,还因为找素材拍女性裙子被误认为变态,对他这个搭档也不好好合作,一问就是要临场发挥,逗得魏晋北差点笑桌子底下。

孙弈秋还说真上场了才知道郝帅有演讲恐惧症,之前扯什么要临场发挥,其实就是害怕。魏晋北握紧了酒瓶没说话。他知道郝帅为什么那样,在孙弈秋之前,他的搭档只有魏晋北,而他们几乎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意思,而本来特别善于演讲的郝帅却患了演讲恐惧症,则是因为他分手时的那句话。

孙弈秋看魏晋北表情不对,换着就说他当年和郝帅在公司天台还因为这事儿打了一架,他以为郝帅像他老大说得一样是利己主义者,不好好合作就是为了踩他上位,而郝帅则觉得他老大在用我「投项目投的是人不是项目」来骗他们这些下属背黑锅。

魏晋北彻底怔住「投项目投的是人还是项目?」

如果是投人,那么他和郝帅的那么多次项目失败不就是因为人不行?

如果是投项目,那失败的只是项目,不是人。

那是分手后的郝帅。

郝帅从来相信魏晋北,是魏晋北自己不相信自己。

孙弈秋半天没等到回应,提着酒瓶把陪着兰芊翊听李绍群讲咖啡经的高思聪拎过来拼酒,还扯了个大旗曰「公司的荣誉」,好嘛,被吴恪之挖角带离金宸以后,孙弈秋彻底不把自己当金宸人了。

喝嗨了正抱着郝帅喊大哥,拼命撇清关系说虽然他们三个三年都在一张床上睡但绝对没有任何越界的彭秀兵听旁边孙弈秋提了句天台,也大着舌头和郝帅唠他在北京的最后那单快递,在北京的高楼天台拉住了魏晋北也救了他们黄路村。

郝帅问彭秀兵,还记不记得那个快递是从哪里寄的,对方哈哈笑了,说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单快递,因为那不仅是他作为外乡人在北京送快递的结束,更是把魏晋北带给他们黄路村的开始。

「寄件地址是上海陆家嘴金宸资本,寄件人是……郝帅!」

彭秀兵瞪大了眼睛,那件如此重要的快递居然正是眼前这位第一次见面的人寄的,他还记得那个快递是跨城隔日达,派送当天他还收到过寄件人的电话要他务必当天送到魏晋北手里。

他更记得,天台上魏晋北收了快递后一直没有低头细看,也没有答应他一起回黄路村,是分别后的晚上,他才收到了魏晋北似乎带着哭腔的电话,问他明天什么时候走,他有行李要搬,记得来接。挂了电话地址短信就过来了。

郝帅提起瓶子又和他碰了一碰「那天是他27岁的生日,快递里是我给他的生日礼物。」

仰头吹完瓶里剩下的酒,郝帅把彭秀兵转身塞进孙弈秋和高思聪的司vs司的拼酒局,表示普洱咖啡作为第三方加入战局,自己则新拎了两瓶酒走向了趴在木头围栏上看星空的魏晋北。

还有一分钟。

郝帅从拿到普洱咖啡的项目书起整整加了一个月的班,才能做到赶在今天抵达黄路村,怕出意外还租了一辆路虎揽胜来走山路。

还有30秒。

之前还和已经离开金宸的吴恪之讨论过这个项目,怕金宸因为他和魏晋北的关系而对普洱咖啡方面不利。反倒是吴恪之了解过后说普洱咖啡的项目前景巨大,他那个公司才成立不久hold不住,就得金宸这种大公司,劝他尽全力说服金宸高层。要不郝帅也不能拉着休年假的孙弈秋过来。

还有10秒。

把酒瓶放在旁边地上,郝帅掏出衣兜已经放了很久的小盒子打开,把魏晋北转向自己然后跪下。

「魏晋北,你愿意和你面前这个叫郝帅的人共度余生吗?」

星空背景下的魏晋北很好看,他伸出手递给郝帅。

「我愿意。」

10月10日,到了。

郝帅给魏晋北戴好戒指,站起来拥抱住对方,在耳边低语「生日快乐。」

然后安静的,接吻。

终于在三司拼酒局算明白时间的彭秀兵,等到两人一分开,马上把啤酒玩成香槟,对着背叛单身组织的狗情侣狂喷,大喊「魏晋北,生日快乐!」

其他人愣了下,也有酒举酒瓶,有咖啡举咖啡杯,对魏晋北祝道「生日快乐!」

魏晋北也接过郝帅递过来的酒瓶,回敬大家。

「祝我30岁生日快乐,敬普洱咖啡,敬爱情,敬希望,敬选择,敬未来,敬……活着!」

End.

彩蛋【1】

「你这次过来待几天?」

「三四天吧,秋秋年假也不多。」

「行,那我下个月去上海吧,正好有个咖啡研讨会在上海举办。」

「你不会告诉我说正好是我生日前后吧?」

「你觉得呢?」

「唉,要是咱俩同岁,那岂不是你满月我才出生?」

「也不用刻意提醒你比我小这件事。」

「我家里给咱们在上海腾了一套房子出来,离我公司比较近,差不多100多坪。你下个月过来直接住那儿吧,省得住酒店了。我这次回去就先把我的东西搬过去。」

「……你和家里出柜了?」

「那必须啊,不解决好问题哪敢要你的余生。」

「可你是独生子,你要不成家,家里怎么交代?」

「我爸妈后来想明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总会有办法的,反正我没办法放弃你和别人过一辈子。难不成你想过放弃我?」

「……没有。」

「我还不知道你,瞻前顾后的一天天。估计打从知道我是独生子开始就寻思等差不多了和我分手,好成全我为家里传宗接代的使命了吧?」

「……」

「渣不渣啊你魏晋北,演什么苦情戏呢,放不放手我说了算,哪有你这种不带商量的?」

「……」

「咱爸妈要是搁另一个世界看你这么过日子那不得,气得给你托梦骂你?」

「怎么就咱爸妈了?!」

「行吧,反正我爸妈就是你爸妈了,以后见了别撺掇的他们不认我就成了。」

「滚蛋!那三年前你怎么说?」

「我那批实习生要开始留任考核了,公司给我下死令,再不回去直接走人,我回去就开始忙,等得空回北京,嘿人没了。中间你电话打不通这事你自己知道咋回事儿啊。我找了各种关系想知道你在哪,都没消息,你就好像人间蒸发了,直到刚才我和彭秀兵唠嗑才知道你们当年是他一路开车把你弄到云南来的,一点公共交通工具都没用,我当然找不到。」

「……郝帅,我好爱你。」

「我也是!」

彩蛋【2】

「兰……小姐,啊,不,姑娘……」

「叫我兰芊翊就好。」

「好的,那您今晚怎么睡啊,需要我给您安排到村子里吗?就是路有点远需要开车过去……」

「不用,来之前郝帅就给我说明情况了,我们带了三顶帐篷过来,今天夜里先睡帐篷。」

彩蛋【3】

「各位我们先走了啊。唉,你过来,我给你说魏晋北,你都打算在黄路村安家了,可不能再这么挤在李绍群或者彭秀兵家了,你寻思寻思给咱家整个房子呗?不说我了,下回小兰思聪秋总他们要是还过来度假,总得有个住处吧,也不能老睡帐篷啊?」

「你就没想过我和他俩孤男寡男的睡了三年出啥问题?」

「这我担心啥啊,你肯定和我一样其实不喜欢男的,就是喜欢我而已。你都不担心我和秋总,我闲得操那心干啥。」

「快走吧你,再不走全村都被你带成东北方言了!」

「行嘞,我走了。反正房子的事儿你上点儿心啊!」

彩蛋【4】

「你给我那戒指我挂脖子上了,以后戴我送的,这是对戒!」

「行呗,戴啥不是戴啊。」

「把你那东北口音给我收收,你看人小兰,也是东北出来的,半句都听不出来,好好学学。」

「好的,魏晋北先生,您今年三十而立,听你的!」

「郝帅我劝你不要随意挑衅,今时不同往日,我变黑了,也变强了!」

「我生日,你可不能使用武力!」

「那行,生日快乐,郝帅小朋友。」

烟宇

就 很好嗑 我自个儿乐乐🙈🤤

就 很好嗑 我自个儿乐乐🙈🤤

烟宇

就限定cp吧 嘴里含颗糖融化了也甜过💗 就 拉起来了呗(捂嘴哭

就限定cp吧 嘴里含颗糖融化了也甜过💗 就 拉起来了呗(捂嘴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