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勋白雪

5604浏览    51参与
西周

[山花]世界上有五种辣!

人设有改动

白开水:酒吧调酒师

白骑士:别国王子

(七夕要五倍甜!)


1.——我无语辣!

白rap×魏全能

“他们两个在干嘛?”

“看情况应该是在聊天吧。”

“用微信聊?他们明明坐在一起居然用微信聊,图什么?”

“哦,这个上回魏全能说怕影响不好,让白rap不要大庭广众跟他聊天。”

“可这里是咱们的练习室啊!而且谁不知道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

“这招叫做暗度陈仓!”

“我无语辣,哪有人处对象坐在一起看着手机笑的?”


2.——我想你辣!

白梦想×魏了爱

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七乞巧节,情侣盛世啊!可依然有个别情侣因为种种原因...

人设有改动

白开水:酒吧调酒师

白骑士:别国王子

(七夕要五倍甜!)




1.——我无语辣!

白rap×魏全能

“他们两个在干嘛?”

“看情况应该是在聊天吧。”

“用微信聊?他们明明坐在一起居然用微信聊,图什么?”

“哦,这个上回魏全能说怕影响不好,让白rap不要大庭广众跟他聊天。”

“可这里是咱们的练习室啊!而且谁不知道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

“这招叫做暗度陈仓!”

“我无语辣,哪有人处对象坐在一起看着手机笑的?”




2.——我想你辣!

白梦想×魏了爱

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七乞巧节,情侣盛世啊!可依然有个别情侣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用手机视频来表达思念。

“太过分了,今天可是七夕啊!你们公司居然不放假!”

“就是因为七夕才会有更多的客户需要实现有对象的梦想。但是为什么你们红娘会放假,你们难道不是最忙的吗?”

“这谁知道啊,我到宁愿忙点,这样就不用自己在家想着你了。”

“那你这满桌子的吃的怎么回事?”

“我这是,化悲愤为食欲!”

“行啦,别化悲愤为食欲了,快给你男人开门。”

“嗯?你你你,你回来了?”

“都到门口了,给你个惊喜。”

“好耶,我不用一个人在家了!”

“收拾收拾,带你出去约会!”

“走起!走起!”




3.——你迟到辣!

白邮差×魏管家(魏什么)

又是普通的一天,我带上普通的白手套,普通的站在,普通的阳台。

不对!再来一次!

又是普通的一天……不,这不是普通的一天,今天那个小骗子怎么不在?他是不是被哪个女人绊住了双脚!

你以为我会等你吗?不,我不屑!

(10分钟过去了)

咳,今天有点热啊,在阳台吹吹风也不错。

(又10分钟过去了)

哎呀,太热了简直,还是阳台凉快!

(某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女主人:众所周知我上个月刚在城堡各个房间安了空调,别问,问就是钱多!)

又过了一会他口中的小骗子姗姗来迟

“对不起,我今天来晚了,等着急了吧?”

“谁等你了,我这是来吹吹风,好了我吹好了,我要回去了。”

“酱酱——这束花送给你,你看我今天居然这么巧能碰见刚要回去的你,这说明咱们两个多有缘分啊!”

“谁跟你有缘分啊,还不是……算了,唉,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强收下吧。”




4.——你喝醉辣!

魏有钱×白开水

“内个就是新来的调酒师?”

‘对,好像是叫什么白开水。’

“调酒师叫什么白开水,他应该叫白兰地,看哥拿下他。”

魏有钱走到吧台,以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坐下,对白开水招了招手。

“调一个你最拿手的。”

“我最拿手的,只怕您撑不住一杯啊。”

“小看哥了不是,别说一杯,五杯哥都能走直线!”

“这位客人口气不小啊。”

“我对自己有信心,如果我五杯都喝下去,给个微信呗?”

“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必须给啊。”

“有你这句话就成,开始吧!”

白开水调酒的时候,他就盯着白开水看,等调好了,他脱下外套对白开水说,你可说话算话啊,然后就开始喝。

一杯……两杯……三杯……四……还没等第四杯拿到手他就倒下了。

“没想到还挺能喝,居然喝了三杯。”

白开水从吧台下翻出一支笔和一张纸,在上面写着什么随后叠好塞进了魏有钱的外套口袋里。

“咱俩究竟谁说话不算话啊。”




5.——结婚辣!结婚辣!

Knight白×勋白雪

“哎呦,我的公主啊,你吃一点吧,这不吃东西您的身体……这身体,也挺壮哈。”

“哼~白骑士,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人家要减肥!吃这些不得胖死啊,到时候谁要我啊,联姻都联不出去!”

“公主啊,吃这些都胖不了的,你看这是提拉米苏,又提拉、又苏根本没有热量,还有这黑森林蛋糕,它包装上都没有写,这妹写就是0卡。我要你。”

“你,你说什么?”

“我要你,你父王已经同意我跟你联姻了。”

“可,骑士跟公主能联姻?”

“我又不止是骑士,我其实还是另一个国家的王子,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那你每天都要给我准备好吃的,我就嫁给你。”

“当然,我的公主。”

栝隅.

尝试了一下勋白雪


tag私心


p2是一个进度

尝试了一下勋白雪


tag私心


p2是一个进度

'糖橘橘橘/.
污染tag的图来了。 我流勋白...

污染tag的图来了。

我流勋白雪,看着图一乐就好

之后可能会成为自家oc(?)

cptag是私心

污染tag的图来了。

我流勋白雪,看着图一乐就好

之后可能会成为自家oc(?)

cptag是私心

山己_QZ
我觉得勋白雪还挺美的(嘿嘿)

我觉得勋白雪还挺美的(嘿嘿)

我觉得勋白雪还挺美的(嘿嘿)

玄衣入墨

勋白雪截修


云雾公主了属于是

勋白雪截修


云雾公主了属于是

壶壶!

摸个公主小魏

他真的太好看了😭

摸个公主小魏

他真的太好看了😭

凌公子-坑过多写不过来啦

阳光撒在我的头上,是王子给与我的阳光,使我的头发……发黄。

阳光撒在我的头上,是王子给与我的阳光,使我的头发……发黄。

音子Nicky.
「性转组」 鬼少爷&times...

「性转组」

鬼少爷×勋白雪


「性转组」

鬼少爷×勋白雪


云琤
谁还不是个甜甜的小公主呢(bu...

谁还不是个甜甜的小公主呢(bushi

我的皮肤像雪一样白

我的头发像乌木一样黑

我的美令人羡慕遭人嫉妒


辣鸡画手最后的挣扎

谁还不是个甜甜的小公主呢(bushi

我的皮肤像雪一样白

我的头发像乌木一样黑

我的美令人羡慕遭人嫉妒


辣鸡画手最后的挣扎

卓以以
讲真,我是认真画的⊙ω⊙

讲真,我是认真画的⊙ω⊙

讲真,我是认真画的⊙ω⊙

mo-ower

【暧昧冗杂/山花】问为什么魏公主今天也在后悔

※主cp:著名钢琴家白谱x波特大魔法学校厨师魏饭


副cp:帅气骑士白骑士x魔法公主魏公主     魔咒老师吴老师x防御老师林老师


※上一棒@big_moon    【签证cp】想就这样紧紧把你拥抱

下一棒@隔空吻别.  【长得俊/论坛体】我同事磕我和我老板的cp怎么办?


※北方女团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本来打算搞虐文的,但想想还是不合适】


※最重要的一点提前声明:本文不分攻受!


So,no准在my评论下叭叭不应该打what...

※主cp:著名钢琴家白谱x波特大魔法学校厨师魏饭

 

副cp:帅气骑士白骑士x魔法公主魏公主     魔咒老师吴老师x防御老师林老师


※上一棒@big_moon    【签证cp】想就这样紧紧把你拥抱

下一棒@隔空吻别.  【长得俊/论坛体】我同事磕我和我老板的cp怎么办?


※北方女团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本来打算搞虐文的,但想想还是不合适】

 

※最重要的一点提前声明:本文不分攻受!

 

So,no准在my评论下叭叭不应该打what tag【翻译:所以,不准在我的评论下叭叭不应该打什么tag】

 




  ̄ ̄ ̄ ̄ ̄ ̄ ̄ ̄ ̄ ̄ ̄ ̄ ̄ ̄ ̄ ̄ ̄











01

 

清晨的光芒从漂亮的琉璃窗内投印在男人俊俏的面庞上,他不长却浓密的睫毛在脸颊上倒映出一片扇影,但在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响起时,这片宁静美好的场景就被打破了。

 











02

 

“哥哥!不要再像猪一样窝在家里啦!帮我照看下我们家白谱!”

 

魏公主嘟着嘴巴死命的拍着眼前屹然不动的木门,同时不忘了呵护着另一只手上抱着的水晶盒子,她看着盒子里栩栩如生的人偶,笑嘻嘻的说:“妈妈把你托付好再走。”

 











03

 

魏饭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迷糊的从床上爬起来,慢慢悠悠的套上衣服走到了门口,他不耐烦地看着一头金发的魏公主,语气不好的询问:“你来干啥啊?” “我刚才说话你怎么不好好听,把你那大碴子口音给我收一收,真是的,懒猪哥哥。”

 

 












04

 

魏饭伸手搂住魏公主的肩膀把她往屋里带的同时也不忘了把门关上,他恢复好脾气的再次问了一遍:“小丫头过来找我干嘛啊?”

 

“你现在不是不用去波特大魔法学校上班嘛,所以正处于休假的我要出去玩了,整整一个月,我不放心我们家白谱,所以来拜托你照顾他。”

 

“呵,这时候才能想起自己亲哥哥是不是?你家Knight白呢?”

 

魏公主扬起自己漂亮的脸蛋,满脸骄矜的嗫嚅说:“我,我们家骑士当,当然是要护佑公主一起走啦……”

 











05

 

魏饭的脸瞬时就黑了,妈的,我不吃这碗狗粮!

 











06

 

他随意的将视线调转到魏公主怀内的水晶盒子上,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家那什么白谱呢?是小狗还是小猫?怎么还给关起来了?”

 

魏公主一下就炸了毛,她气势汹汹的盯着魏饭,直到对方怵头似的再问了一句‘干嘛’时才呲着牙回应说:“谁说我们家白谱是宠物啦!这是我儿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魔法人偶!”

 











07

 

魏饭毫不在意的咬了一口切好的法棍,轻挑眉峰的看向在水晶盒子的那个人偶,心下一惊。

 

这年头怎么娃娃都长得怎么这么好看?

 











08

 

穿透过水晶而折射出来的光使得白谱俊美的眉眼轮廓生动了几分,眼角的那颗泪痣也很吸睛,他穿着规整的酒红色西装和黑色衬衫,衬衫平顺,却格外不羁的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白皙的喉结和锁骨,生动的不像是一个人偶,而是一个人一般。

 











09

 

魏饭显然是被这个骇人的想法给吓倒了,心里盘算着,不过是个死物罢了。

 











10

 

“愣什么神呢?”魏公主扫视着魏饭的家,在看到向阳且有窗户的那片空地时,面庞上的笑容都灿烂了许多。

 

她将盒子小心翼翼的放进魏饭怀内后就嫌弃的走了过去,魏公主伸手掐了个手诀,一个小型别墅和一架华丽的小型钢琴就出现了两人面前的那片空地上。

 

“这些东西干嘛的?”

 

“我们家白谱的必需品啊,他是个钢琴家呢。”

 

魏饭打量着水晶盒内的白谱,撇嘴再次发出了疑问:“他又不是活物,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魏公主一愣,接着就笑着问:“谁说他不是活的?” “你,你什么意思?”

 











11

 

魏公主摸了摸下巴,然后就伸手从魏饭的怀中接过那个水晶盒放到了一旁的木桌上,她指着水晶盒顶部上的一行咒语冲着魏饭说:“念一下,哥哥。”

 

魏饭的好奇心被勾搭起来,然后就顺从的念了出来。

 

“Er wird für dich einzigartig sein.” 

 











12

 

水晶盒里的人偶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魏饭正打算开口嘲讽自家小妹的天真时,就见白谱黑曜石般的眸子里一亮,有了情绪似的。

 

“盒子里,很闷。”











 

13

 

白谱神态自若的活动了下自己逐渐活络的身躯,接着就看向愣了神的魏饭,他轻蹙起眉头,伸出手敲在了水晶上发出了“咚咚”的声音,这才惊醒了对方。

 

魏饭匆忙地打开了水晶盒的活口,就看到白谱推开玻璃门踏着脚下的那双皮鞋走了出来。

 

“你好,我是白谱,一位钢琴家。” “你,你好!我是魏饭,是一所魔法学校的主厨,很高兴认识你。”

 











14

 

人偶忽然就笑出了声,低沉的嗓音清晰地在魏饭的耳边响起,他怔楞的看着白谱随手变出了一副金边眼镜戴在脸上后笑着问他:“你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嘛,魏~饭?”

 

白谱喊魏饭名字时的咬字带着些许意欲不明的模糊感觉,却只让对方觉得心脏一滞,后脖颈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魏公主趁魏饭背对着自己时讨巧的向白谱眨了下眼睛,接着就在魏饭转身时冲他敷衍的摆了摆手,随口说道:“那我就走了,哥哥,会给你带礼物的,好好帮我照顾我们家白谱哦。”













15

 

看着魏公主快速离开的背影,魏饭又一次体会到了‘女大不中用’的感觉,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办呢?自家妹妹,宠着呗!

 

等到他调转视线看向白谱所处的位置时,就看到对方已经不在那里了。

 

他随意的望了望四周,就看到了站在房间另一边餐桌上的白谱拿着一块面包咬了一口,然后突然就转头看向他,用委屈的目光盯着他说:“不好吃了。” 

 

“那,那咱们出去买。”

 

话落,魏饭就同手同脚的走进了卧室,接着猛地关上了门,直觉得脸上发烫。

 

这个家伙真的是靠魔法维持生命的吗?怎么能一举一动都这么像一个真正的人啊……

 











16

 

人潮流动的大道上,一个穿着较好的男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不,是他肩上的‘人’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他们看到身为一个人偶的白谱动作优雅的坐在了魏饭的肩头上,看着他修长的手指一勾一勾的玩着脖颈上细细的银白色项链。

 

众人注意到,他的目光灼灼的盯在了一家小店铺里的各个香甜的面包上,接着,白谱好看的喉结就动了动。

 

“最多买三个,还得买些别的东西呢,你都住进我家了,要听话。”魏饭侧目去看他,眼睛里明晃晃的有着莫名的‘宠溺’。

 

白谱无奈的笑了笑,思考了很久之后,慎重的指了三个。

 

嗯,这三个感觉最好吃。

 











17

 

回到家,魏饭就拎着大包的东西走进了厨房,而白谱则落坐在了自己喜爱且华丽的钢琴前,他的心情稍稍雀跃了一下,接着就摘下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他极其专业的调节了琴椅的高度,然后将双手放于琴键之上,皮鞋轻踩在了踏板上。

 

轻巧灵动的旋律带着钢琴本身的醇厚声音回荡在整座房子内,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漾起了一圈圈涟漪。白谱修长的手指有条不紊的在各个琴键上跳跃着,他的神态从容,身上的那种自信就像是与生俱来一般,似乎带着那种说不出来的莫名意味。

 

倚在门框上的魏饭随着白谱的弹奏轻轻地哼唱着,他的双手交叉在前胸,一只手的手指习惯性的依次敲打在胳膊上,他盯着那个长相英俊的钢琴家,耳边听着对方的琴声仿佛像一个又一个的音符一样敲打在他的心尖上,带着些许的纵情。

 

他的脖颈、耳朵和脸颊都泛起了一层可疑的红晕,魏饭自暴自弃的伸出一只手捂住脸,接着就从指缝间小心的偷窥着,心里默默地想着:完了,他动心了。

 











18

 

在魏公主和白骑士出去游玩的这一个月内,暗恋上一只人偶的魏饭和身为一只人偶的白谱相处不知为什么,莫名的很契合。

 

魏饭揉面团做法棍时,白谱能为他擦去额角的汗水;白谱坐在钢琴前练习时,魏饭可以托着下巴听上一天。

 

总之可以说是相处的极其融洽。

 

直到魏公主回来前的那一个晚上,正在练习的白谱戛然停止了自己的弹奏。

 











19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魏饭茫然的回身望去,据他对对方的了解来说,白谱是属于那种一曲没弹完绝对不会停止演奏的人啊,怎么今天……

 

他看到了那个一身酒红色西装的男人,不,准确来说是那个人偶的眼中失去了神采,仿佛是一个死物一般。

 

魏饭一下就慌了,似乎在这一个月的相处内已经淡忘了白谱本来就不是人类的事实,他难以置信的伸手摸上了对方的面庞,随后就强迫自己冷静的走进卧室找到了当初装着白谱的那只水晶盒。

 

他再一次读了那个意味不明的咒语,可惜的是,这次并没有神奇的事情再次发生。

 

魏饭打开了水晶盒,掀起了那块红丝绒,发现了隐藏在其中的一张卡片。

 

“假如人偶施咒后属于自我操控且持续为一个月,人偶会重新陷入沉睡,无法再次苏醒。”魏饭咬着嘴唇,“什么屁话。”

 

他眼圈里的泪水正在打转,却迟迟没有落下,他走出卧室,情绪低落的将已经变回人偶的白谱抱进了怀里,低声道:“咱们去找他们,吴老师他们会有办法的。”

 












20

 

女生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满脸疑惑的看着站在家门外红着鼻头的魏饭抱着一个水晶盒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咱们也没开学呢?你找我来干哈啊?” “我妹妹的魔法人偶……”

 

魏饭话音未落,吴老师就直接大力的把他拉进了屋子里,她兴奋的望着对方怀里的水晶盒,笑嘻嘻着问:“魔法人偶?真有意思嘿,出了什么问题吗?”

 

听了魏饭的解释后,她拿着那张卡片很是奇怪的回应说:“不应该的啊,一般的魔偶师制作出的魔法人偶是绝对都能把咱们最后正常生命耗死的存在,不可能会只有一个月的使用时间,除非……”

 

“除非什么?”

 

看着魏饭紧张兮兮的样子,吴老师转身就走,她进到自己的书房拼命地翻了起来,接着气氛的走了出来。

 

“一定是林狗把我的咒术书拿走了,走走走,咱俩找他去。”











21

 

“魔偶的特殊分类之一,是姻缘型魔偶。”吴老师的声音响在两个人耳边,“这种魔偶是被特殊魔偶师制作出来用来搞对象的,一次制作两个,两个魔偶的材质和制作工艺都是一样的,包括施下的咒语也会一样,并且维持它们生命的就是两个念咒人的些微灵魂,假如这两个魔偶的念咒人在时限为一个月的魔偶收回之时相遇的话,抽取出去的那一点灵魂伴随着互相在对方那的记忆也会归位。”

 

魏饭完全听蒙了,但似乎能明白过来,他妹妹似乎是给他下了个套。

 

林老师敲了下他的头,嗤之以鼻的说:“所以啊,今天是魔偶的收回日,保守估计,你的另一半应该会来找你。” “什,什么另一半,我只是担心我妹妹的魔法人偶坏了……”

 

吴老师嘟起嘴巴,随后就将咒术书扔进林老师的怀里,敷衍着对魏饭说:“好好好,你担心你妹的魔偶坏掉了才来找的我对吧?结论就是,他没坏,OK?走,从我对象家出去。”

 











22

 

魏饭迷糊的抱着水晶盒慢慢往回家的路上走着,他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朝自己走来的人。

 











23

 

“魏饭?”

 

听到那个熟悉又好听的声音时,魏饭猛地抬起了头。

 











24

 

男人逆着光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月色西装,一尘不染的白衬衫领子上打着黑色的领结。

 

而吸引了魏饭视线的是,那个人的手中也抱着一个水晶盒。

 











25

 

两个人面对面的一瞬间,那些记忆就涌了回来,就好像是缺失的一部分回来了一样。

 

魏饭心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白谱,他附在人偶记忆里的这家伙,可是个经常调戏自己的臭流氓。

 

“咳,嗯……”

 

白谱似乎是知道魏饭在想什么,耳尖上飘着可疑的颜色,嗫嚅着道:“我只有在看见‘你’时,才会是那个样子。”

 

魏饭也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去,低咳两声,他在对方的面前的状态其实也挺严重的,毕竟你见过谁对着一个人偶脱衣服时流过鼻血?

 

“诶……” “你……”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看着对方的不自然,魏饭先笑出了声,白谱也跟着笑了。

 

“你先说吧。”魏饭的语气还是带着那种莫名的宠溺,但白谱却并没觉得不自然。

 

白谱看着眼前眉眼弯弯的魏饭,直接就走上前去亲了亲对方脸颊上的小酒窝,他的眼睛好像是一颗流光溢彩的珠子一般,里面满满的都是魏饭。

 

“我家缺了一个小厨师,我也缺了一个小男朋友,你觉得我找谁呢?”

 

魏饭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接着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他低头将脸埋进白谱的颈窝,平缓的呼吸打在了对方通红的脖颈上,他低声道:“只许有我!”

 












26

 

“好,只许有你。”

 











27

 

正在骑着马往回赶的白骑士将下巴放在魏公主的肩膀上,他看着小姑娘的眉眼间的喜色,笑着问:“怎么这么开心?” “今天是白谱到我哥家的第31天。”

 

“所以呢,亲爱的?”

 

“证明白谱他一定会恢复为人偶状态,我哥肯定会去找他的同事进行询问啊,这样就给了真白谱找我哥的时间啊。”

 

“你怎么这么在乎那个家伙啊,还给他制造机会……”

 

“骑士先生,你身上酸酸的哦。”

 

魏公主笑呵呵的伸出一只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接着问:“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用魔偶嘛?”

 

“为什么呢?”白骑士很是捧场的回应了。

 

“因为这种人偶可是由爱情魔女专门出售的哦,爱情魔女默认的伴侣,一定就是真爱啦。”

 

“这就是你逼她做我表弟魔偶的原因吗?”

 

魏公主微笑着看向白骑士,漂亮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威胁,整张脸上很明显的表示出一句话:你再多说一句,老娘就把你踹下马。

 











28

 

转日,当魏公主带着白骑士和一大堆礼物敲开了魏饭的家门时,就看到了衣冠不整的白谱。

 











29

 

魏公主【微笑】:你怎么在这?

 

白谱:跟我对象睡觉,有意见?

 

魏公主:妈个批,你怎么个意思,是我没给你拉好姻缘吗?

 

白谱:呵呵,所以呢?我还是没忘记你说我是你儿子的事。

 











30

 

眼看着两个人之间的气势逐渐开始趋向不妙,白骑士立马拖走了魏公主。

 

被拖着走的魏公主用手指着白谱,满脸凶狠的表示:没有我哪有你?

 

白谱则摆摆手,顺手当着她的面搂过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没睡醒的魏饭,满脸挑衅的表示:婚礼时记得给我多准备点钱。

 











31

 

当事人魏▪皮肤像雪一样白▪女▪嘴像血一样红▪士要求脸上打码,并十分痛恨的说道:“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null



PS:‘Er wird für dich einzigartig sein.’的意思是‘他会是你的独一无二。’


表情包是自己做的hhh,有人想要的话我可以单发出来嘿嘿嘿





之死靡它。

『山花』冷面宗主娇蛮妻:公主别想跑(一)

#冷面宗主娇蛮妻:公主别想跑##山花##顾南衣x勋白雪##一#

#没有逻辑的沙雕ooc傻白甜#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朝臣们全都低着头,仿佛大殿里的地板砖上突然长了花,恨不能钻到里面去好好观察研究赏玩一番,那认真劲儿就别提了。


哦,除了左手边的青衣男人,这尊大神一上朝就杵在那儿,连那番邦的公主带着无数珍奇玩意儿上来拜见,都没能分走他半个眼神。


不过这些都跟中间那人没什么关系,和中原人完全不同的金色波浪卷发,缎面绣花的圆摆蛋糕裙上仿佛有阳光在活泼跳动,脸上笑容大方得体,酒窝里仿佛盛着醇香美酒,除了这身高看起来实在有些异于常人的高挑以外,恐怕谁见了都会觉得这真称得上是个合格的...

#冷面宗主娇蛮妻:公主别想跑##山花##顾南衣x勋白雪##一#

#没有逻辑的沙雕ooc傻白甜#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朝臣们全都低着头,仿佛大殿里的地板砖上突然长了花,恨不能钻到里面去好好观察研究赏玩一番,那认真劲儿就别提了。


哦,除了左手边的青衣男人,这尊大神一上朝就杵在那儿,连那番邦的公主带着无数珍奇玩意儿上来拜见,都没能分走他半个眼神。


不过这些都跟中间那人没什么关系,和中原人完全不同的金色波浪卷发,缎面绣花的圆摆蛋糕裙上仿佛有阳光在活泼跳动,脸上笑容大方得体,酒窝里仿佛盛着醇香美酒,除了这身高看起来实在有些异于常人的高挑以外,恐怕谁见了都会觉得这真称得上是个合格的公主。


此时,这位芒果国的公主仿佛对大殿中紧张的气氛浑然不觉,身体稍微前倾,歪头追问一句。


“陛下?”


……宁弈手里的折子好险没断在当场,直觉告诉他旁边凤知微的表情不会好看,当然他也没心情真的去看一眼。


而殿下的勋白雪表情不变,仿佛刚刚逼婚当今凤翔帝的人不是她。


事情还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自从凤翔帝宁弈和女帝凤知微大婚,天盛出现了史上绝无仅有的两帝共治之景,倒也很是安生了一番日子,三年来,国库充盈,民生和乐,一派蒸蒸日上之色,边境各国纷纷派来使臣示好,远在极西之境天水彼岸的芒果国更是干脆,直接派来公主带队。


这下子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名义上是友好交流,可实际上就是来送公主进宫,若放在以前,这倒是再正常不过,但是现在,两位皇帝的夫妻生活是否和谐都要影响到国家大事的时候,在座各位心思各异,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大字,没安好心。


不过他们这回可真是冤枉了芒果国,用魏国王的话来说,有小公主在的日子,那不是够了,那是够够的了,这次公主想要自己出来长长世面,皇宫上下简直一片欢欣鼓舞仿佛过节,整齐划一地送公主出门。


要说这公主勋白雪,也是个奇女子,其他王国的公主都在学习礼仪插花,舞蹈手工时,十二岁的小公主就开始带着一干侍从上房揭瓦,然后再灰头土脸地从树上跳下来,昂贵精致的裙子被撕成一条一条。


六年过去,勋白雪长的越发美貌,那张明艳的脸让人看一眼都感觉发晕,但是伴随着她的艳名传出的,还有她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的顽劣性格,别的公主十六岁便开始讨论婚配,而作为王国唯一继承人的勋白雪,即使有着一整个芒果国作为嫁妆,也没有一位王子能在她手底下撑过三天。


别看公主现在才十八岁,这吓退所有王子的成绩实在是太过显眼,估计就算到了二十八岁也还是这副样子,魏国王和甄皇后愁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也不知道勋白雪从哪得知了天盛的存在,非得要漂洋过海去玩一把见见世面。


国王王后差点喜极而泣,特地在勋白雪临走之前召开一场不大不小的家庭会议,很是表达了一番让她勇敢追爱的想法。


前情回顾时间结束,时间轴拨回现在。


宁弈不自觉地摸了摸颊边,用眼神传递给淳于猛一个讯号,可怜的孩子嘴角微微抽搐片刻,心一横硬着头皮出列。


“公,公主丰韵聘婷,当配青年才俊,现下朝中适龄又尚未有婚配者……”


淳于猛心里罕见地骂了一声娘,顶着四面八方的压力不卑不亢吐出后半句。


“臣以为,顾南衣身份地位最为相配。”


————————————————————————————

沙雕文学!沙雕文学!沙雕文学!私设属于我,我对不起凰权各位我给各位大爷磕头了,勋白雪女装大佬非女体,其他的想到我再补充。


感谢食用捉虫及意见请私信!


沈未阑

【直 击 求 婚 现 场】

  ……B站误我

【直 击 求 婚 现 场】

  ……B站误我

✨DreamJW✨
就最近突然掉了山花坑激情摸个鱼...

就最近突然掉了山花坑
激情摸个鱼
真的觉得勋白雪和白邮差恶人组太好吃了
就怎么说呢,真的情侣装配色啊啊啊!!
性格相性又超搭
有没有太太考虑再写一篇文啊qwqq

就最近突然掉了山花坑
激情摸个鱼
真的觉得勋白雪和白邮差恶人组太好吃了
就怎么说呢,真的情侣装配色啊啊啊!!
性格相性又超搭
有没有太太考虑再写一篇文啊qwq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