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勘九郎

14695浏览    222参与
吞酒

“  不  同  。”

P2的猫猫?勘九郎是私心。因为整体上了一遍阴影发现特别奇怪,但是勘九郎是可爱的所以只留了勘九郎。
原来有背景的,但设备有色差,气死了,删掉了。

“  不  同  。”

P2的猫猫?勘九郎是私心。因为整体上了一遍阴影发现特别奇怪,但是勘九郎是可爱的所以只留了勘九郎。
原来有背景的,但设备有色差,气死了,删掉了。

熊十一
如果蝎不离开砂隐的话大概会当勘...

如果蝎不离开砂隐的话大概会当勘九郎的老师吧💦💦💦

如果蝎不离开砂隐的话大概会当勘九郎的老师吧💦💦💦

曦纤&忆断

【火影all爱】零葫芦6

我爱罗中心,魂穿梗

简介:17岁的爱殿回到了12岁的时候

文笔渣不喜勿喷,强行更改原著望见谅,极圈慎入哦!

前篇自取合集目录


正文看下面

       翌日,第二场考试如期进行,砂隐三姐弟进入死亡森林。


        “我们是天之卷,要找到地之卷才行。”手鞠看了看手中的卷轴,“不过上哪找地之卷呢?”


        “急什么,才刚进来呢。”...

我爱罗中心,魂穿梗

简介:17岁的爱殿回到了12岁的时候

文笔渣不喜勿喷,强行更改原著望见谅,极圈慎入哦!

前篇自取合集目录


正文看下面

       翌日,第二场考试如期进行,砂隐三姐弟进入死亡森林。


        “我们是天之卷,要找到地之卷才行。”手鞠看了看手中的卷轴,“不过上哪找地之卷呢?”


        “急什么,才刚进来呢。”勘九郎说。


        “我感觉那儿有人,我们去看看吧。”我爱罗指了个方向,他知道那个方向是雨忍的位置。


        既然我爱罗都这么说了,那么手鞠和勘九郎当然是跟着我爱罗走。然后果不其然,走了没几分钟,前方就出现了三个雨隐的大叔。


        “啊呀,这么快就找到猎物了!是那个考场上很威风的小鬼呢!”雨忍嘿嘿地笑着,模样很是难看。


         “喂,对面的,你们是什么卷轴?”勘九郎大声问。


         “地之卷!”有个雨忍回答,此言一出他就被他的同伴敲了一下:“喂,你告诉他们干嘛?!不是说了卷轴类型要保密的吗?!”


        “神了,真是地之卷!”勘九郎有些激动,“我们运气也太好了吧!”


        “哼,还不是托我爱罗的福!”手鞠莫名神气。


        “哎呀!瞧你紧张的,三个小屁孩而已!”被敲的那位雨忍反驳,“难道你还怕他们抢……哎哎?!”一大批砂子铺天盖地地朝他们扑来,聊天中的雨忍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埋在砂子下,只露出个头。


        我爱罗向他们走近,用一贯对待敌人冰冷的语调说:“卷轴。”


        “切,小鬼,你当把我们压在砂子下我们就没办法……啊啊啊!!”本来有位雨忍大叔想恐吓我爱罗几句,结果压在他身上的砂子压力突然增大,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震碎了。听到这惨叫声,其他两个雨忍吓得脸都白了。


         “再说一遍,卷轴。”我爱罗眼神犀利几分。


         “在我这在我这!在我的背包里,求求你放过我们!”那个傻里傻气地说出卷轴类型的雨忍投降。


        我爱罗稍微调走那个雨忍身上的砂子。看到他身上露出一个背包,我爱罗就控制着砂子打开他的包,取出里面的地之卷,交给了手鞠。


         “好了,两份卷轴集齐了!”手鞠眉花眼笑,“这种速度,我们肯定是第一!”


        “等会我解除你们身上的砂子,但先说好,如果你们敢攻击我们,我就不会再对你们客气,明白了吗?”我爱罗问趴在地上的三个雨忍。


        我爱罗变温柔了呢,手鞠和勘九郎心想。


        “嗯嗯,明白了!”三个雨忍点头如捣蒜。


        我爱罗撤销了雨忍身上的砂子,然而一撤销那个在我爱罗手上吃了点苦头的雨忍就反悔了,不要命地朝我爱罗袭来。多年战斗经验的我爱罗早有防备,砂子形成一个巴掌直接把那人给拍飞,于是天空中就有了个优美的抛物线。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剩余两个雨忍惊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爱罗收拾好砂子,说:“我们走吧。”


       “去中心塔吗?”手鞠问,“考试时间是三天,我们现在去是不是太早了?”


       “没事,就去中心塔。”我爱罗回答,“可以像散步一样走,聊天也可。”以前去中心塔的时候,因为他杀了那三个雨忍,所以一路上的气氛都很压抑,这次刚好可以改改。


        “好啊,我们边走边聊!”手鞠和勘九郎一左一右地走到我爱罗的两旁。由于手鞠的开朗,三人瞬间进入聊天状态。虽然我爱罗只是在其中随便答几句,但手鞠和勘九郎都看起来很高兴。三人都很默契地完全无视了身后两个雨忍的存在。


        ........


       三天时间很快就到了,所有通关的人都聚集在一个大厅里。第七班一进来就看见了砂隐三姐弟,鸣人热情地同我爱罗打招呼:“我爱罗你通过了啊,太好了,我也通过了!”


        嗯?他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手鞠和勘九郎诧异。


       “恭喜。”我爱罗礼貌性地回答后就听见鸣人继续说:“我们是刚出来的,也不知道等会会考什么。”


       “看气氛这次应该就是比试了。”我爱罗说。


       听闻佐助走过来,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酷:“是比试的话,我要和你比。”


        “你脸色看起来很差。”我爱罗没有回复佐助的话,因为佐助脖子上的黑色的印记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印记,原来佐助是这个时候.....


        佐助明白我爱罗的目光,往后面退了一点,不让我爱罗看得更仔细,他不甘示弱地说:“脸色差怎么了,我一样可以和你打!”


        “佐助?”鸣人看了看佐助,之前他没怎么注意,现在才发现佐助的脸色真的不怎么好。


        “我不想和你比。”我爱罗转过身,知道佐助会反驳什么,他又回过头说:“我敢打赌,等会如果真的是比试的话,你绝对不会和我比。因为我不跟精神状态差的人比。”


         “你!”


        后来考官叫集合了,三人就分开了。结果接下来真的是比试,大屏幕分组的时候,佐助竟然就是第一组!但他的对手也真的如我爱罗所说,不是他。


       “佐助竟然第一轮就上场了!”鸣人有些惊讶,慢慢前往看台的时候他问我爱罗:“我爱罗,你觉得你会是第几轮上场?”


        “……既然佐助是第一轮的话,那我就猜我是最后一轮吧。”


        “哈哈,你居然要和佐助反着来。”


        想回复鸣人什么的我爱罗突然发现前方有人对着他竖起个大拇指。我爱罗望过去,那人直率地咧嘴露出一口闪亮白牙,似乎是在说:我爱罗君,祝愿我们之后能分到一组吧!


         “.......”我爱罗不知道说什么好。

—To be continued—

————————————————————————————

作者:元宵快乐!!小伙伴们希望后面发生什么呢?在评论里告诉我吧!!


吞酒

P2原梗。
很好笑所以就尝试画了出来,然后发现自己没有那种感觉。...

P2原梗。
很好笑所以就尝试画了出来,然后发现自己没有那种感觉。...

曦纤&忆断

【火影all爱】零葫芦4

我爱罗中心,魂穿梗

简介:17岁的爱殿回到了12岁的时候

占tag致歉,不喜勿喷,谢谢阅读


前篇→(1) (2) (3) 

(若发现错别字,请务必告诉我蟹蟹!!)


正文看下面


       转眼间到了中忍考试的时间,砂隐三姐弟按时来到考试场地。考官还未来,人也未齐,于是三姐弟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爱罗中心,魂穿梗

简介:17岁的爱殿回到了12岁的时候

占tag致歉,不喜勿喷,谢谢阅读


前篇→(1) (2) (3) 

(若发现错别字,请务必告诉我蟹蟹!!)


正文看下面

       

       转眼间到了中忍考试的时间,砂隐三姐弟按时来到考试场地。考官还未来,人也未齐,于是三姐弟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有点好奇这个中忍考试会考什么。”勘九郎说。


        “无论考什么,战斗是肯定的。”手鞠回答。


        “但我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勘九郎握紧装乌鸦的带子,“总觉得第一场考试不会是战斗,还可能是考我最不擅长的!”


         “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手鞠甩甩头发,“我可是很自信的,你不要影响我的心情!你说是吧我爱罗?”因为上次的对话,现在他们可以很自然地同我爱罗说话。


        听见自己的名字,我爱罗看了看手鞠,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


         “话说我爱罗你不担心吗?万一考的内容是你不会的。”勘九郎继续说。


        “没事,考试可以抄。”我爱罗一脸淡然地回答。然而一说完他就感觉不对劲了。


        “咦?可以抄?你是说这是笔试吗?”手鞠惊讶,“我爱罗你怎么知道的?”


        “……”我爱罗开始思考怎么回答,环顾四周,突然灵光一现,说:“我推断的,你们看我们周围全是课桌,最前面还有讲台,如果是考试的话,这种场所只能是笔试。”


         “嗯,好像有道理。”勘九郎认同地点点头,接着意识到究竟考什么后脸色大变,“那我岂不完了?!我、我笔试……你们是知道的,我从未及格过!”


         “没事,可以抄。”我爱罗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勘九郎还想说什么,结果就听见手鞠的笑声:“真是没想到啊哈哈哈,我爱罗居然会叫我们抄,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会信哈哈哈哈!”


         “手鞠,别笑了。”我爱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好啦,我开玩笑的。”


        这时,伊比喜登场了。之后发生的事都如我爱罗记忆里那样顺利进行。


        当我爱罗拿到试卷时,随便看了看考题,说实话他吓了一跳。于是他握着卷子认真地从第一题一路扫到最后一题,然后淡然地放下,感慨:这些题目……好简单啊!


        这种题目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完全不用抄,真是的,服了当时的自己竟然一题也不会。我爱罗拿起笔,毫无障碍地一路写下去,大概十分钟的时间,我爱罗默默放下笔,全部完成!


        坐在他旁边用余光注意他的考生们惊呆了。


        砂隐的孩子很聪明啊。站在讲台上的伊比喜看着我爱罗心想。


        “这些题目,简直是噩梦啊!”勘九郎在心里咆哮,看我爱罗的表情似乎很简单的样子,我弟弟咋那么聪明呢?不行,做哥的不能这么差劲!于是拿着笔就是一阵奋笔疾书。


        写完后,我爱罗便有些无所事事了。他记得这场考试考了有那么久的,而且关键是看最后一题,那自己干等着多无聊啊。于是我爱罗把桌子上的试卷轻轻往前面一推,留出一片空位,然后用胳膊当枕头,静静趴在桌子上。


       这个动作是他当了风影后的习惯动作。一旦批文件批的有些头疼时,他就会在桌子上趴一会儿。


       一片寂静中,我爱罗确定他清晰地听到他内心深处传来了一个讽刺的声音:“你现在这么放松的吗,还是说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睡觉,已经不怕我夺走你的身体了?”


       .......守鹤?


       心灵空间内守鹤的身影渐渐出现,我爱罗有些呆滞,距离守鹤从他身体里被抽离已经有好几年了,他差点忘了现在这个身体里守鹤还在。明明第一次使用这个身体时就知道自己不能睡觉,但怎么没想起守鹤呢。


       “也好,既然你主动出现了,也省得日后我再来找你了。”我爱罗说。


       “找我?”守鹤感到奇怪,“怎么,你难道想找我打一架,让我不再打你身体的注意?”


       听闻我爱罗想说什么,结果守鹤继续说:“我告诉你,我爱罗,这是不可能的!你的身体我一定会得到!”


       我爱罗诧异了一下,摇摇头,无视这听起来怪怪的话,说:“你想多了,我并没有想找你打架的想法。凭我现在的实力,赢你是不可能的。”


         “哼,你小子还真有自知之明,”守鹤挑眉,模样有些搞笑,“那你找我做什么?”


         “找你和平相处。”我爱罗很直接地说。


        “......什么?”守鹤瞪大了铜钱般的双眼。


        “不要用怀疑的眼神看我,我是认真的。”


       守鹤还是不敢相信,问:“为什么?”


       这时,我爱罗突然想起了第四次忍界大战时他与守鹤并肩作战时的画面。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可以认为.....我想和你做朋友。”


         “?!”这话着实把守鹤吓了一跳,它万万没想到曾经一直拼命抵抗它侵占身体的我爱罗有朝一日会找它做朋友。它心里一片复杂情绪:“小子,你变了。”


        “是吗?或许是吧。”我爱罗轻笑一声,毕竟他现在算是重活一世。


        “出去吧,”守鹤转过身,“外面有人叫你。”


        “咦?是手鞠吗?考试这么快就结束了?”


        “不,是一个脸上带疤的大叔在叫你。”守鹤说。


        “?!”我爱罗惊醒过来。


—To be continued—

——————————————————————————

这次我更了很多哦,求表扬罒ω罒

哈哈,开玩笑的。

曦纤&忆断

【火影all爱】零葫芦3

我爱罗中心,ooc属于我,不喜勿喷啦!

简介:魂穿梗,17岁的爱殿回到了12岁的时候

上一章是说好热度达到12就更新的,所以我现在来信守承诺啦!!

极圈慎入哦小伙伴们!!!


未看前篇的小伙伴戳这里→(1)(2)


正文看下面

     我爱罗闻声停下了,然后先一步对佐助和鸣人说:“我们是来参加中忍考试的,至于中忍考试是什么就请问你们的老师吧!”


        我爱罗没记错的话,叫他们等一下就是为了问他们身为砂隐忍者为什么要来木叶这个问题,所...

我爱罗中心,ooc属于我,不喜勿喷啦!

简介:魂穿梗,17岁的爱殿回到了12岁的时候

上一章是说好热度达到12就更新的,所以我现在来信守承诺啦!!

极圈慎入哦小伙伴们!!!


未看前篇的小伙伴戳这里→(1)(2)


正文看下面

     我爱罗闻声停下了,然后先一步对佐助和鸣人说:“我们是来参加中忍考试的,至于中忍考试是什么就请问你们的老师吧!”


        我爱罗没记错的话,叫他们等一下就是为了问他们身为砂隐忍者为什么要来木叶这个问题,所以就直接回答了。


        然后我爱罗就看到了鸣人和佐助诧异的表情,我爱罗心一惊。


        他们这个表情,难道不是问这个问题吗?哎……等等!我记得之前问这个问题的好像是旁边的那个女生吧?叫我们等一下的应该也是她吧?现在怎么换成鸣人和佐助了?那这么说他们应该不是问这个问题,那我岂不是答错了?


        “……不好意思,”我爱罗有些尴尬,“无视我刚刚的话吧,你们想问什么?”


         “你的名字。”佐助开门见山。


         ……居然是这个吗?记忆里好像也被问了名字,但那时的气氛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我爱罗沉默了一下,回答:“我是砂瀑の我爱罗。”想了想,又说:“你呢?”


        现在发生的事都不一样了,那么台词也改了吧,曾经的话也真的说不出口了。


         “宇智波,佐助。”佐助回答。


        我爱罗点了点头,表示他记下了。这时鸣人也跳出来问:“我呢我呢?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我爱罗愣了愣,他记得当时鸣人问这个问题时他是直接否决了的。但是此时的我爱罗毕竟不是那时的我爱罗,鸣人是他的朋友,他这么认为,于是他问:“你的名字。”


        看到我爱罗想知道自己的名字,鸣人一下神气起来:“我是漩涡鸣人,未来要成为火影的男人,你可要记好了!”


        “嗯。”我爱罗再次点了点头,心想:如果是这种友好的交流的话,是可以避免之后的敌视的吧?虽然来木叶参加中忍考试的目的不善,但若态度友善,之后的局面至少不会变得有记忆里的那么狼狈吧。


        这么想着,我爱罗不经意间露出一抹浅笑,像暖日里的一湾清泉。他还是挺喜欢木叶的。


        这个微笑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手鞠和勘九郎错愕,我爱罗……笑了?


        鸣人脸有些泛红,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爱罗是在对他微笑。而且我爱罗是在和他对话后微笑的,鸣人心里突然有些开心。


        佐助脸就有些臭臭的。明明都是第一次见面,而我爱罗对待他和鸣人的态度却不一样,不,好像是一样的,都很友好,但对鸣人更友好就是了!


        这种差别对待是瞧不起我吗?佐助不爽,然后他对我爱罗说:“你刚刚说的中忍考试有战斗吗?”


        我爱罗对于佐助突然问他问题有些惊讶,老实回答:“有。”


        “那我要和你比试一场。”然后让你记住我的实力,也记住我!


          “……好。”我爱罗没记错的话,中忍考试时他确实和佐助有过单挑赛。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我爱罗转过身,见此手鞠和勘九郎也转过身,跟上我爱罗。


        “我爱罗真的就像变了一个人……”手鞠小声说。


        “他的这些行为对比下从前,真的就是反常得没话说了!”勘九郎说,“我们要不要问问他怎么了?”


         “我来问吧。按照他现在的态度,应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视我们了。”手鞠靠近一些我爱罗,呼喊:“我爱罗。”


         “?”我爱罗反过头,“怎么了?”


         “怎么说呢,就是……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或者说,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啊?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其实也没什么啦!”手鞠摆摆手,“就是感觉你最近变了好多,姐姐真的好为你开心!如果真的有哪里不舒服或者有什么心事解决不了,一定要告诉我,姐姐可以帮你想办法!”


        听了手鞠的话,我爱罗有些呆,这时勘九郎拍了下胸膛:“哥哥也可以帮你想办法!”


        ……原来……这个时候的自己也同样被人关心着。我爱罗心底涌现出一股暖流,嘴角微微上翘,像得了糖的孩子一样:“谢谢。”


        听闻,手鞠和勘九郎对视一眼,也笑了。


        真是的,以前怎么没发现我爱罗这么可爱呢。


        以后啊,一点要好好守护这个弟弟才是。


—To be continued—

——————————————————————————

写完之后真的越来越喜欢我爱罗了!!

     

秦浔

祝我爱罗生日快乐!!!哥哥好开心啊!p2枫雀帮忙调的色。p1马克笔手绘原图。法卡勒三代好好用呜呜呜呜呜

祝我爱罗生日快乐!!!哥哥好开心啊!p2枫雀帮忙调的色。p1马克笔手绘原图。法卡勒三代好好用呜呜呜呜呜

驼把酒灌醉

【假如使用剧本B】1.2 告白之后

以鹿丸手鞠坦白彼此感情为原型的故事刊登之后,天天的读者信箱和电子邮箱里收到了“雪花般飞来的”大量反馈。

于是她又揣着小本本去找手鞠探讨后续情节。

正赶上勘九郎又来木叶探亲,正蹲在手鞠家后院里给我爱罗拍仙人掌的近况。

“你知道因为上次那篇,鹿丸都被马基老师打肿了脸吗?”他暂时关掉相机,起身去接手鞠刚做好的冰红茶。

“啊……你是说那对熊猫眼吗?”天天差点就忘记了。

手鞠一眼瞪过去,递杯子的手停在半路,“你什么意思?”

勘九郎赶紧摇头,“没什么意思,”他眼疾手快小心翼翼夺下冰红茶,“写,写,等写好了印出来我给马基老师买报纸。”


记者与当事人满意地移回一楼屋内,开始新一轮采访。

天...

以鹿丸手鞠坦白彼此感情为原型的故事刊登之后,天天的读者信箱和电子邮箱里收到了“雪花般飞来的”大量反馈。

于是她又揣着小本本去找手鞠探讨后续情节。

正赶上勘九郎又来木叶探亲,正蹲在手鞠家后院里给我爱罗拍仙人掌的近况。

“你知道因为上次那篇,鹿丸都被马基老师打肿了脸吗?”他暂时关掉相机,起身去接手鞠刚做好的冰红茶。

“啊……你是说那对熊猫眼吗?”天天差点就忘记了。

手鞠一眼瞪过去,递杯子的手停在半路,“你什么意思?”

勘九郎赶紧摇头,“没什么意思,”他眼疾手快小心翼翼夺下冰红茶,“写,写,等写好了印出来我给马基老师买报纸。”


记者与当事人满意地移回一楼屋内,开始新一轮采访。

天记者在餐桌旁坐好,“上次说到‘我对你有好感,但是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咱们还是按照双剧本来走,首先是真实情况下,当时鹿丸是在什么情况下说了这话,你又是怎么反应的?”

手鞠打开水龙头,清洗牛肉,“第一次约会之后,我们从鸟之国直接去了联盟开例会,例会最后一天晚上他说的。”

“为什么?”

“当时两边村子都派了人全程跟踪和监视,我们都觉得很麻烦,再加上我们俩的身份背景,还有那些政治利益各种因素,你懂的。”

“就在你们刚刚约会之后吗?”天天有些难以置信。

“嗯哼,”手鞠关上水龙头,打开橱柜门拿刀。

天天放下笔,关切地看向她,“那你当时听了一定很难过吧。”

“理智上我完全理解,因为自己也有同样的考量和顾虑,”手鞠熟练地切着牛柳,“但情感上确实比较失望。”

天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

“我还以为……”

“以为鹿丸一直都是大家口口相传的完美好男人吗?”手鞠轻笑,切下最后一刀,“单身男孩是不可能瞬间变成成熟男人的,都需要历练。”

“那你当时?”

“他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必要死缠烂打,”手鞠打开水龙头清洗道具,"他既然还没准备好,这事就由不得我。"

“我还以为你会一拳挥过去抡他个眼冒金星呢。”天天开玩笑。

“我当时确实挺想揍他的,”刀具放回原位,开灶放锅,“很生气,都不能去想,越想越生气,我那几天每天都想住在操场或体术馆。”

天天还记得那段她低气压虐杀联盟体术馆的日子,“那你就忍了??”

牛柳下锅,“忍了三天,我就直接去找他谈,问他是单纯嫌我们背后的身份利益麻烦,还是贪图这种暧昧又不需要负责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问他心里有没有数,自己对我到底有几分喜欢。”

“这么猛?”天天眼中满是欣赏之情。

“你跟他委婉,就等同于没说,”手鞠边磨胡椒边吐槽。

“没错,暗示、迂回、意有所指对他们完全不管用啊。”天记者心有戚戚焉,“那如果使用剧本B——”

“你有剧本C吗?”手鞠冷不丁插了一问。

天记者:“诶?”

旁听八卦路人九:“怎么还有剧本C?”

手鞠一记眼刀飞过去,“把手洗了过来洗菜。”


驼把酒灌醉

[假如使用剧本B] 1 .1 告白

天天一直在写专栏,关于年轻女性日常经历,同一个故事,同样的主人公,两个截然不同的剧情版本。

创作灵感来源于生活,身边的人是最好的素材,于是最近她瞄上了手鞠。

“谁先告白的?”手鞠正在办公室里沏茶,“我们没有告白这一项。”

“我知道,”天天盘腿窝在沙发上,“我是说,如果换一个剧本,你和鹿丸,会是谁先告白呢?”

手鞠回过头,微眯着眼看天天。

你觉得呢?

还用说么。

那你还问。

好玩嘛。

天天从发髻里抽出铅笔,“来嘛,我们来想象一下,如果鹿丸一直不约你出来,你会怎么办?”

手鞠眼眯成一条线。

天天完全不为她装出来的威胁所动,“前提是不要动手哈。动手不具备普遍性,一般人学不来啊。...

天天一直在写专栏,关于年轻女性日常经历,同一个故事,同样的主人公,两个截然不同的剧情版本。

创作灵感来源于生活,身边的人是最好的素材,于是最近她瞄上了手鞠。

“谁先告白的?”手鞠正在办公室里沏茶,“我们没有告白这一项。”

“我知道,”天天盘腿窝在沙发上,“我是说,如果换一个剧本,你和鹿丸,会是谁先告白呢?”

手鞠回过头,微眯着眼看天天。

你觉得呢?

还用说么。

那你还问。

好玩嘛。

天天从发髻里抽出铅笔,“来嘛,我们来想象一下,如果鹿丸一直不约你出来,你会怎么办?”

手鞠眼眯成一条线。

天天完全不为她装出来的威胁所动,“前提是不要动手哈。动手不具备普遍性,一般人学不来啊。”

手鞠:“……”

天天:“恩?”

手鞠把茶壶茶罐放回原处,端起小茶杯,慢悠悠走到天天对面,坐下,“如果鹿丸一直不约我出来,我可能会自己憋住吧。”

天记者:“憋?不是忍吗?”

手鞠:“忍是已经明确自己的心了”

天记者:“诶?所以你那个时候还不清楚自己的心?”

手鞠握着茶杯,老神在在,“最多就是知道自己有朦胧的好感吧。”

天记者难以置信,“朦胧的好感?你们俩都一把年纪了,居然仅仅是朦胧的好感?

手鞠耸肩,“嗯哼。”

天天:“你们俩那几年在联盟里腻味到我们都没眼看了好不好!”

手鞠低头轻吹热气,“举例。”

天天开始数,“一起值班,”着重强调,“尤其是夜班,”又有,“他给你烤红薯,给你热酒,给你剥板栗,”一只手数完了换另一只,“你俩一起看雪看星星,一起去林子里玩儿,一起在地下室摔跤、练体术,”一顿,“还要我继续说嘛?”

手鞠淡定,“这说明不了什么,暧昧、好朋友、同班,都可以这样。”

天记者:“…………好吧,那我们继续从你自己憋住往下说。”

手鞠:“应该会先憋一段时间,让自己想明白。”

天记者:“你会主动去思考你们之间的关系?”

手鞠抬眼,“我又不是傻白甜。”

天记者:“大概要多久?”

手鞠:“看情况吧,如果能保持每月都正常见面,大概要三个月。”

天记者:“需要那么久才能确定吗?”

手鞠向来可都是手起刀落果断利索的风格啊。

手鞠再耸肩,“这是两个人的事,又不完全取决于我。”

天天:“你是说鹿丸可能会拖后腿?”

手鞠略嫌弃,“可能?”

她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坐好,“这周末你因为外勤回来的比较晚,他在值班室给你留了烤红薯,陪你加完班还聊了一会儿博弈论。两周后你去另一个村子开会,他也在,而且也提前知道你也去,但是他全部的私人时间都跟你无关。”

意料之外的信息让天天猝不及防:“诶?”

“你主动、要求他做的事情,他都会做好;你需要他的时候,只要提出了,他都会在;同时他也会为你做一些固定的事情;但是——”

“但是?”

“但是你一丝一毫感觉不出他有任何再进一步的想法或念头,一丝一毫都没有。”

“这……”天天觉得鹿丸的完美形象有点摇摇欲坠了。

“你以为他去抓言吾之前,我为什么揍他。”手鞠嫌弃脸。

“啊?”天天茫然心。

“他虽然对你好、关心你,你也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感情流动,但同时你也能清楚地意识到,他并没有把你放在他的生活考量和未来规划里。”手鞠撇撇嘴,“鹿丸那个性子,谈恋爱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堪比自寻死路的麻烦,如果不是出了言吾那档子事,他搞不好还能再继续若无其事个三五年呢。”

天天扶额。

这就难怪了手鞠要花那么久时间来衡量她的感情了。这也就是鹿丸,大家都知道他天性怕麻烦,勉强理解,如果换在平常男人身上,早就要骂渣男了。

“算了,不提这些了,懒得生这些闲气,”手鞠摆摆手,“刚才你问什么来着,如果他不约我出来,我会怎么办?”

天记者点头。

“十有八九会憋到再也憋不住,然后直接去找他当面摊开来谈,”手鞠重新端起茶杯。

天记者拾起小本本,“谈什么?”

“坦白我对他的感情,问他对我是什么想法。”

"按照鹿丸的性格,应该会被你问得措手不及,直接懵掉了吧。"天记者增加问题难度。

“哼,”手鞠还是嫌弃脸,“那就给他一次思考的机会。”

“思考之后,行就成,不行就散?”天记者不假思索。

手鞠冷笑一声,喝了口茶,抬眼,“听说过‘我对你有感觉,但是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这种话吗?”

天天:“????”


十五天之后,联盟常任理事办公室,鹿丸正在奋笔批文件,突闻勘九郎敲门声。

之所以知道是勘九郎,因为等鹿丸抬起头,人早已推门而入了。

一张报纸落在鹿丸眼前。

看着像专栏故事。

鹿丸抬头,勘九郎面色复杂。

“是真的吗?”

鹿丸迅速浏览故事内容,每看一行心就下沉一米。

“马基老师正在赶来的路上。”


新结婚时代那个系列要暂停一段时间,开个新系列,以女协为主场,时间线和故事情节与之前的系列无缝衔接,大家顺着看就行。

祝新年愉快。

Waldeinsamkeit

服裝分析PART 2,主題是砂隱家族的動畫與漫畫對比(*´ω`)
個人對池本的畫風沒有太大牴觸,BORUTO漫畫我看得很順利,也算喜歡~但實在不認同他為眾女角們畫的造型…每次看見那短到不行但從不走光的迷你裙和粗跟高跟鞋都忍不住皺眉ಠωಠ男角的設計就合理多了,但也缺少驚喜感,我好想看我愛羅穿佐井的露肚裝(住手)

砂隱子世代因為沒出現在彩頁,就以黑白處理了。有些仍無法確定是怎麼樣的設計,像是新希砂鐵下的衣服,全部黑壓壓一片,池本又跟岸本一樣不怎麼用網點,所以只能推測~可以看見裡面有一塊沒上色的部分,這是裡面的內搭還是根本沒穿?依據砂村男生包得比女生緊的風氣,我覺得是前者(´∀`...

服裝分析PART 2,主題是砂隱家族的動畫與漫畫對比(*´ω`)
個人對池本的畫風沒有太大牴觸,BORUTO漫畫我看得很順利,也算喜歡~但實在不認同他為眾女角們畫的造型…每次看見那短到不行但從不走光的迷你裙和粗跟高跟鞋都忍不住皺眉ಠωಠ男角的設計就合理多了,但也缺少驚喜感,我好想看我愛羅穿佐井的露肚裝(住手)

砂隱子世代因為沒出現在彩頁,就以黑白處理了。有些仍無法確定是怎麼樣的設計,像是新希砂鐵下的衣服,全部黑壓壓一片,池本又跟岸本一樣不怎麼用網點,所以只能推測~可以看見裡面有一塊沒上色的部分,這是裡面的內搭還是根本沒穿?依據砂村男生包得比女生緊的風氣,我覺得是前者(´∀`)

這群孩子在漫畫出場只有短短幾格,加上池本的性冷淡畫風,感覺是很潮又強的小隊。動畫豐富了他們的人設,三人的氣質跟漫畫差很多,新希比漫畫版看起來更加乖巧,荒矢在動畫是個蠢萌的殘念系角色,夜土在漫畫看起來跩得不行,動畫裡的表現則是感受到她以自己的村子為傲。個人很喜歡動畫組的設定!尤其是新希…又可愛又帥還很強(外加父控)這樣的SSR讓老爱撿到真是太好了XD

你們喜歡動畫還是漫畫的造型呢ヾ(*´ωˋ*)ノ


*200109補充!在最後一頁加上一張官方2015年12月發布的彩圖,裡面有砂隱子世代!感謝推友キマイラ給了我這張圖(*゚∀゚*)新希的砂鐵看起來像是普通的大衣,有拉鍊!而且是有毛茸茸連帽的那種XD



Waldeinsamkeit

看著苦惱的我愛羅覺得怪可憐的,就索性改變準備好的薑餅人裝扮,勘喵是個愛護弟弟的好哥哥(*‘v`*)

火影裡的每個哥哥都很耀眼高調,導致大眾常忽略勘九郎其實也是個十分關愛弟弟的兄長,而且很有男子氣慨!風影奪還篇打算揍講我愛羅壞話的長官那段非常帥氣(*´ω`)

祝大家聖誕快樂⛄


看著苦惱的我愛羅覺得怪可憐的,就索性改變準備好的薑餅人裝扮,勘喵是個愛護弟弟的好哥哥(*‘v`*)

火影裡的每個哥哥都很耀眼高調,導致大眾常忽略勘九郎其實也是個十分關愛弟弟的兄長,而且很有男子氣慨!風影奪還篇打算揍講我愛羅壞話的長官那段非常帥氣(*´ω`)

祝大家聖誕快樂⛄


Waldeinsamkeit

腿了很久,終於在11月中旬看了寶石之國。

真是,太TM好看啦!!
畫面構成(每幀都可以當桌布)、3D的動態呈現(教科書等級的)、角色設計(我老婆…老公?算了反正我全都要)、聲優表現(「尼醬!」)、配樂(那個二胡不要再拉了啊啊啊。゚ヽ(゚´Д`)ノ゚。)加上優秀的原作故事,好作品真心推薦給大家ヾ(*´∀ˋ*)ノ诶是有點虐但抖M表示繼續不要停

寶石人的設定太棒了,不把這些腦洞畫出來對不起我自己XD世界觀還有人物設定並沒有爆原作的雷請放心!雖然是寶石之國PARO但並不虐請放心~最虐的點大概就是新希碰不了我愛羅這樣(新希:……)沒辦法,硬度2是個怎麼樣的概念呢,要知道人類指甲的硬度是...

腿了很久,終於在11月中旬看了寶石之國。

真是,太TM好看啦!!
畫面構成(每幀都可以當桌布)、3D的動態呈現(教科書等級的)、角色設計(我老婆…老公?算了反正我全都要)、聲優表現(「尼醬!」)、配樂(那個二胡不要再拉了啊啊啊。゚ヽ(゚´Д`)ノ゚。)加上優秀的原作故事,好作品真心推薦給大家ヾ(*´∀ˋ*)ノ诶是有點虐但抖M表示繼續不要停

寶石人的設定太棒了,不把這些腦洞畫出來對不起我自己XD世界觀還有人物設定並沒有爆原作的雷請放心!雖然是寶石之國PARO但並不虐請放心~最虐的點大概就是新希碰不了我愛羅這樣(新希:……)沒辦法,硬度2是個怎麼樣的概念呢,要知道人類指甲的硬度是2.5(゚∀゚)所以硬度10的黑鑽只要輕輕一碰就可以讓辰砂碎裂。還是你們就是想看我愛羅被新希撞碎?

這系列主要會以插圖還有砂雕漫為主,CP是新愛+三蠍無差(BE了),請多多指教(*´ω`) 

 


独醉

【火影忍者】【授权翻译】096—沙暴勘九郎x油乃志乃(灵魂伴侣梗)

#一发完

#灵魂伴侣梗


灵魂伴侣的笔迹和你一模一样


-------------------------------------------------------

下一更十点,佐井x春野樱。

哈哈哈姐弟三个都栽在木叶忍者上了,66666,一本正经的志乃也好可爱,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志乃!

非常抱歉这里面的文笔和语法,我真的尽力了。

还在招帮忙修这个篇文的小伙伴,感兴趣的话评论或者私信告诉我,我会联系你的!

发个广告~

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关于穿越时空

【火影忍者】如何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拯救忍界 

短篇。带土没有跟着斑跑而是回了木叶的小...

#一发完

#灵魂伴侣梗

 

灵魂伴侣的笔迹和你一模一样


-------------------------------------------------------

下一更十点,佐井x春野樱。

哈哈哈姐弟三个都栽在木叶忍者上了,66666,一本正经的志乃也好可爱,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志乃!

非常抱歉这里面的文笔和语法,我真的尽力了。

还在招帮忙修这个篇文的小伙伴,感兴趣的话评论或者私信告诉我,我会联系你的!

发个广告~

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关于穿越时空

【火影忍者】如何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拯救忍界 

短篇。带土没有跟着斑跑而是回了木叶的小甜饼

【火影】沿着风吹的日光之河巡游

卡卡西和带土的AU小甜饼。

【火影忍者】罪犯做的更好

卡卡西和带土与晓组织的搞笑ooc甜饼文

【火影忍者】名为晓的保姆俱乐部

宇智波恭弥如何逼疯富岳掌控木叶

【火影忍者】宇智波恭弥

暗部带土和自家搭档养佐助的故事

【火影忍者】这是我的心(你可以让它碎裂)

-------------------------------------------------------


正常情况下,勘九郎不会被认为是一个特别狡猾的人,因为无论别人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会很高兴地大声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在接受忍者艺术训练时没有专心。仅仅因为他选择大多数时间不使用这些技能,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忘记了如何偷偷摸摸地观察一个选定的目标。

 

而这正是他现在正在做的: 观察。 他不太确定是什么吸引了他如此多的注意力,但是他几乎不反对利用他在最近的五影会议上的警卫位置来为自己谋利。 也许是他对面神秘的忍者。 他们两人都在公共场合遮住了脸,虽然方式不同,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没有人看到他们不戴自己选择的头巾。

 

也许他只是盯着看,因为自从最后一次勘九郎见到志乃以来,对方已经把这两样东西都扔掉了。现在他能够看到志乃的大部分面部特征,而且对方还把头发卷成一个发髻,这让勘九郎忍不住盯着看。它应该是这么有吸引力的吗?

 

志乃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监视他——即使有,他似乎也不在乎。 虽然,不可否认,勘九郎不可能知道。 这个木叶忍者戴在眼睛上的墨镜把它们完全遮住了。 他可能斜着眼睛回望,而勘九郎永远不会知道,除非对方说了什么。 但这仍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志乃通常很少说话。 不管怎样,勘九郎继续公开地盯着看,因为在他们的小桌子上没有其他人在看他。

 

每年召开年度会议之后,通常都会有一个非常非正式的晚宴,供木叶和砂忍村代表团叙叙旧。或者更确切地说,鸣人和我爱罗互相瞪着小牛眼却从未鼓起勇气采取行动。

 

如果他不是处于同样的境地,他会说他们可悲。

 

今晚的晚餐比平时安静了一些,因为只有两个互相暗恋却从不说的傻子在讨论会议上讨论的主要话题。勘九郎按照他的要求做了笔记,但是这些笔记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桌子上传阅过了,而且他还没有拿回来。他迅速瞥了一眼拿着笔迹的姐姐,但是对方现在却忽略了她手里的东西忙着和她丈夫调情。一定有什么东西把他们的两个村子联系在一起,他若有所思地想,或许只是在他自己家族的遗传基因中。毕竟他们三个都发现火之国的忍者特别有吸引力。

 

“手鞠,能把笔记还给我吗? ”他朝她喊道。

 

因为一些她认为不重要的东西而被打断,手鞠很生气,她迅速扫了一眼手中的那页纸,然后轻蔑地递过去。等到他的手指合上报纸的时候,她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回到她和鹿丸的谈话中去了,好像是关于阴天的战斗策略。对他来说,这听起来非常无聊,但是如果这能让她高兴的话,他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他自己飞快的一瞥告诉他,是的,那些是他的笔记,它们毕竟是他的笔迹。靠近一看,他困惑地皱起眉头。他不记得写了这一页的一半。其中有些还包括一些他肯定自己从未做过的猜测。在靠近书页底部的地方,他停了下来,目瞪口呆。当然,他从来没有注意到他自己的屁股在这些裤子里看起来相当不错。他的整个脸都涨红了,他抬起头来,发现志乃正拿着另一叠文件给他看。

 

“我相信那些是我的,”另一个人告诉他, “为什么? 因为这些是你的。”

 

“等等,这些是你写的? ”

 

“记录鸣人的会议记录确实是我这次旅行的职责之一。”

 

通常这个任务落在鹿丸身上,但是在他最近的一次任务中,他的右手受伤了。勘九郎好不容易才咽下一口口水。

 

“你的笔迹和我的一模一样,”他低声说,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的,我在仔细阅读你的意见时注意到了这一点。” 志乃清了清嗓子,看到对方的耳朵如此巧妙地变色,勘九郎着了迷,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很愿意和你进一步谈谈你对村际关系的看法。 也许是在一个更私密的场合。”

 

“如果你称之为约会,那么没问题。” 勘九郎裂开嘴笑了,庆幸他脸上的化妆遮住了自己的脸红。 这不是第一次这些标记挽救了他的尊严,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听起来不错。为什么? 因为看起来我们是灵魂伴侣。”

 

只要听到它大声被说出来,勘九郎的脊椎就会颤抖起来,笑得更开心了。在桌子底下,他兴奋地握紧空着的手,慢慢地接过志乃的文件,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在自己面前。他们身上的字迹和他放在旁边的文件一模一样。

 

当他把这些纸交给那个男人时,勘九郎忍不住有些局促不安,因为这个意外的转折让他无法安静地坐下来。他有一个性感的灵魂伴侣显然在五影的正式会议上花时间欣赏他的屁股。

 

确实是村际关系。


Waldeinsamkeit

勘喵:一股濃烈的酸臭味……

新希作為一隻從小離群的狼,沒有跟一般狼一樣的生活習性,例如嚎叫跟社會階級觀念,這些是愛喵教給牠的~
因為狼跟貓都是晨昏性動物(傍晚跟清晨才是最活耀的時候)所以愛喵偶爾才會在半夜帶著牠去學習怎麼狼嚎,這有宣示地盤跟加深同伴間情感的意義。社會階級就是ABO,新希要學會怎麼當個好Alpha首領(゚∀゚)
咳扯遠了,總之新希無時無刻都會看著父親的(勘喵:牠就這樣看了四個小時啊!)

想從分支劇情去描繪砂貓一家的日常(主線劇情就是看新希怎麼宰殺勘九郎),於是計畫了新希觀察我愛羅、我愛羅觀察勘九郎、勘九郎觀察新希這樣的小故事(´ω`)從第一人稱出發的方式讓我有點不安,而且很久...

勘喵:一股濃烈的酸臭味……

新希作為一隻從小離群的狼,沒有跟一般狼一樣的生活習性,例如嚎叫跟社會階級觀念,這些是愛喵教給牠的~
因為狼跟貓都是晨昏性動物(傍晚跟清晨才是最活耀的時候)所以愛喵偶爾才會在半夜帶著牠去學習怎麼狼嚎,這有宣示地盤跟加深同伴間情感的意義。社會階級就是ABO,新希要學會怎麼當個好Alpha首領(゚∀゚)
咳扯遠了,總之新希無時無刻都會看著父親的(勘喵:牠就這樣看了四個小時啊!)

想從分支劇情去描繪砂貓一家的日常(主線劇情就是看新希怎麼宰殺勘九郎),於是計畫了新希觀察我愛羅、我愛羅觀察勘九郎、勘九郎觀察新希這樣的小故事(´ω`)從第一人稱出發的方式讓我有點不安,而且很久沒有畫分鏡了,自信心不足,如果喜歡的話就給我一點鼓勵吧_(:3 」∠ )_


Waldeinsamkeit

當大夥都在狂歡穿越篇章的此時,風之國篇的心得總算是生出來了_(:3 」∠ )_
其實也不算是心得或吐槽,只是想看卻沒看見的部分自己來畫…嗚QwQ


P1當下真的以為老愛掉下來新希會衝過去來個博人傳劇場版鳴佐擁抱(゚∀゚)忍不住發出了猥瑣的笑聲當然是不可能的,我愛羅就這樣掉了下來…沒關係,不妨礙這一秒在腦內生成的影像XDDDDD
P2是我對122+123這鬼打牆兩集的怨念~明明可以乾淨俐落的解決,卻要加上同樣的橋段,不只BUG多,還讓舊角色難堪(嘆)
P3本來期待殺手鐧是魁儡蠍,結果居然是爆炸(黑人問號.jpg)雖然覺得蠍迪不會出現在天堂,但他倆如果看到這景象,反應想必會有強...

當大夥都在狂歡穿越篇章的此時,風之國篇的心得總算是生出來了_(:3 」∠ )_
其實也不算是心得或吐槽,只是想看卻沒看見的部分自己來畫…嗚QwQ

 

P1當下真的以為老愛掉下來新希會衝過去來個博人傳劇場版鳴佐擁抱(゚∀゚)忍不住發出了猥瑣的笑聲當然是不可能的,我愛羅就這樣掉了下來…沒關係,不妨礙這一秒在腦內生成的影像XDDDDD
P2是我對122+123這鬼打牆兩集的怨念~明明可以乾淨俐落的解決,卻要加上同樣的橋段,不只BUG多,還讓舊角色難堪(嘆)
P3本來期待殺手鐧是魁儡蠍,結果居然是爆炸(黑人問號.jpg)雖然覺得蠍迪不會出現在天堂,但他倆如果看到這景象,反應想必會有強烈溫度差w
P4砂之眼真心好用,但年輕人還是不要太逞強(́◉◞౪◟◉‵)父親穿病袍露出的鎖骨殺傷力很大

 

我想砂隱的人是不會出現在穿越篇的,不過還是抱著一絲期待...守鶴在122中說的“新希總讓我想起以前的我愛羅”這話是伏筆~如果沒有…...沒有的話就自己來畫...嗚嗚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