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勘说

70217浏览    419参与
Mitsuhi景光
  我那没耐心的老婆

  我那没耐心的老婆

  我那没耐心的老婆

🍁

试图幻想自己也能画出脑子里想的东西【⚠️有雷人,注意避雷

试图幻想自己也能画出脑子里想的东西【⚠️有雷人,注意避雷

Nor

【勘说】歌剧院的卡西莫多

 Sing for me.


1.

我听到了那声音。


呼唤着,呢喃着我的名字。——歌剧魅影,在我脑海中所想起来的第一个词,那诱惑着克里斯汀的梦魇,歌剧院的噩梦。如同故事中的,我在这偌大的正厅里听到了呓语。我无心对待这帮毫无艺术价值的看客,恭敬地邀请我来写作剧本,而觊觎着钱财和天赋。也许是疯了,我像是受了蛊惑,妄图在缥缈的声音消失前追上一缕余响。


我气喘吁吁,运动本不是我的天分,直到在走廊尽头我看到了那男人转身过来的脸,没有故事中的苍白面具,也没有那般丑陋的面孔,只有眼窝处似乎是疤的印记,一直延伸到脖领,阴郁的气息从他的...

 Sing for me.



1.

我听到了那声音。

 

呼唤着,呢喃着我的名字。——歌剧魅影,在我脑海中所想起来的第一个词,那诱惑着克里斯汀的梦魇,歌剧院的噩梦。如同故事中的,我在这偌大的正厅里听到了呓语。我无心对待这帮毫无艺术价值的看客,恭敬地邀请我来写作剧本,而觊觎着钱财和天赋。也许是疯了,我像是受了蛊惑,妄图在缥缈的声音消失前追上一缕余响。

 

我气喘吁吁,运动本不是我的天分,直到在走廊尽头我看到了那男人转身过来的脸,没有故事中的苍白面具,也没有那般丑陋的面孔,只有眼窝处似乎是疤的印记,一直延伸到脖领,阴郁的气息从他的眼中不断散发。灵感、灵感从我的脑中不断涌出!胎记?烧伤?意外?无数的画面自我想象中飞出……只有一瞬间,对方飞快地把脸挡住了。他说先生有什么事吗。

 

不、我的灵感在刹那间终结,也许我应该疑惑一下为什么他又不认识我,但这是更痛苦的,我想起无数个脑袋空白而宿醉的夜晚,对于一个小说家来说这就是一切!我快步走上前去想要抓住他的手腕,对方却先一步挥开了我的手。——我有些生气了,质问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他也许感到有些好笑,我听到那露出来的气音,才发现对方竟比我高出那么些,我抬头看着他,阴翳的眼神压迫的我呼吸窒了几分。但对方也不再遮掩,面容又重新展露在我面前。好笑吗难看吗。似乎难掩自卑,痛苦的呼吸着,又像蛇类吐着星子缠绕上脖颈。

 

他讨厌我。我在一瞬间想明白了。

 

2.

我用金钱交易暂时留住了我的灵感。

 

我彻夜难眠,钢笔笔尖在纸上写出娟秀字迹,我要记录下来,写下来,那些飞走的想象都被我一并打捞回,成为墨水的一部分留在纸上。蜡烛的熏香让我昏昏欲睡,我知道他站在我的后面,这让我不禁开始思索他的表情。然后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好似有人为我盖上了一件外套。

 

我从没有赚过这么多钱。于是我分了一部分给我的支持者——哦、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没关系,我依然要感谢他,在那一瞬要转身离开的他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生机。无数报刊报纸邀请我去做客,我有无数场音乐会要去观看,纸醉金迷的世界令人上瘾,我甚至换了一套更豪华的房子居住。傲慢的,贪婪的,但是一切都改变了不是吗。

 

但他依然讨厌我。

 

我想不明白。

 

3.

每一个作家都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无论如何我都再写不出超越那本书籍的小说来——这意味着我的生涯开始走下坡路。完了、一切都结束了,我感到我的灵感也在离我而去,作为我体内的一部分被剥夺。我看着那张从前一眼就能催生无数想法的脸,仍然一片空白,未知的愤怒从我心底爆发,我一定说了这辈子最恶毒的话。

 

为了找回灵感,我尝试去赌博,甚至接触了毒品。我的经济状况从此一蹶不振,精神状态也是。但那是刺激的,激起我欲望的——

 

我厌恶着这样的自己。

 

直到足够足够远的一天,失眠的夜晚,我蹑手蹑脚地来到他的房间(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拿走了很久很久之前我送给他的东西。于是时隔很久我再次听到了梦呓般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深吸一口气,缓慢地转过身,意料之中的落入眼眸。别阻止我,我轻声央求道。时间好像停止了。我知道他痛恨我,可此时我看到那双不常吐露情感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动摇。悲悯,他在悲悯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没来由的,我的内心开始道歉。我摸到手中金属物件上象征所有者的刻字,我摸到自己脖领弹跳的血管,我摸到自己胸腔里跳动的心脏。不再是歌剧魅影的他走了过来,啊啊,本该是悄悄地,没有任何人知道的…不过没问题的,我给他留了一封信件,在我书桌之上。突然我想起了巴黎圣母院中的敲钟人,那丑陋却善良的……。

 

那狰狞又软弱的。


你。

 

在他碰到我之前,我将刀刃插进了自己温热的脖颈。

 

至少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我想。

箱淩洛
  随便画的一点点,反正也要开...

  随便画的一点点,反正也要开学了就发了算了

  平常都是在群里发的,拿出来证明一下我不是白吃饭的

  随便画的一点点,反正也要开学了就发了算了

  平常都是在群里发的,拿出来证明一下我不是白吃饭的

甲鸟

诺顿叫奥尔菲斯来医院,然后给了他的鼻子一拳

来一点1k5的无差无脑小段子震撼

 ————————————————————————

  奥尔菲斯和诺顿不仅是高中同学,还是高中同桌。一个上流社会的少爷和一个矿工家庭的穷小子几乎从一开始就看不对眼。奥尔菲斯看不惯总会明里暗里讨好他人以到达自己目的的坎贝尔,对这种心机不屑一顾;诺顿看不惯每天只顾埋头写作对他人不闻不问的奥尔菲斯,对此种倨傲嗤之以鼻。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心高气盛,掩饰不好厌恶,总少不了摩擦。奥尔菲斯和诺顿就这样摩擦了两年,两年一直都是同桌。


  有一次奥尔菲斯下午放学要去参加临时的社团活动,所以接不了爱丽丝,虽然他平时就老爱皱眉头,但这次看起来气压格外的低。换作通常诺顿也懒得...

来一点1k5的无差无脑小段子震撼

 ————————————————————————

  奥尔菲斯和诺顿不仅是高中同学,还是高中同桌。一个上流社会的少爷和一个矿工家庭的穷小子几乎从一开始就看不对眼。奥尔菲斯看不惯总会明里暗里讨好他人以到达自己目的的坎贝尔,对这种心机不屑一顾;诺顿看不惯每天只顾埋头写作对他人不闻不问的奥尔菲斯,对此种倨傲嗤之以鼻。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心高气盛,掩饰不好厌恶,总少不了摩擦。奥尔菲斯和诺顿就这样摩擦了两年,两年一直都是同桌。


  有一次奥尔菲斯下午放学要去参加临时的社团活动,所以接不了爱丽丝,虽然他平时就老爱皱眉头,但这次看起来气压格外的低。换作通常诺顿也懒得这时候搭理他,免得被迁怒。但今天他却转过头来问,这是怎么啦,你的脸竟然比平常还臭。奥尔菲斯回瞪回去,我今天下午有事接不了我妹妹,要不然你帮我去?诺顿说好啊,你给我五英镑我帮你去,我下午没有社团活动。五英镑?说真的坎贝尔,你去抢说不定还会容易些……你就说给不给吧,我知道你不差钱。


  最后奥尔菲斯给了诺顿五美元,由他去小学门口把他妹妹领到家门,路不算远,而且爱丽丝其实自己认得路,只是他不太放心。他中午给爱丽丝打了电话说今天由他同学来接她,爱丽丝表示知道了。他知道诺顿对钱倒是很诚恳,所以并不担心他的服务态度,他回家时爱丽丝蹦蹦跳跳地告诉他,那个黑头发的大哥哥给她买了冰激凌,花了五英镑。果不其然第二天坎贝尔又找他要了十英镑。


  奥尔菲斯的文学社团总会有些临时活动,在他抽不开身时就会拜托诺顿去接爱丽丝,并给他五到十五英镑不等的报酬。即使有了这层金钱交易,他们的关系依然没有怎么改善,一直吵到了高中毕业,毕业典礼结束后诺顿对他说真后悔没有给他的鼻子来上一拳,以后没有这个机会了。


  高中毕业过去已经许多年,那天晚上奥尔菲斯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电话里是诺顿熟悉的声音,他说自己快要死了,希望奥尔菲斯来看看他,给出了医院地址和他的病房号。奥尔菲斯说等等,你从哪要到我的电话号码的?高中毕业后我早换了。诺顿说这不重要,就问你来不来吧。奥尔菲斯说谁信你啊!诺顿说你等等,随后短信传来了一张病房里的照片,附带右下角诺顿正在打吊针的手。奥尔菲斯有点信了,但还是觉得莫名其妙,这时周末来哥哥家寄宿的爱丽丝跑过来问怎么了,奥尔菲斯本来想告诉她没什么事就是推销电话,但诺顿先发制人,爱丽丝听着她认识的诺顿哥哥病重,于心不忍非要去看他。奥尔菲斯一向纵容妹妹,也只能第二天带了个小果篮去了诺顿电话里说的那家医院,心里想着要是敢耍他和辜负爱丽丝的一片好心就走着瞧吧。


  许久未见的诺顿真躺在病床上,看起来面色苍白,瘦了不少。病房里满是消毒水味,让奥尔非斯不太好受。他看着这样的诺顿有点于心不忍,虽然他们的过去算不上好,但是非起码在生死之前都是浮云。爱丽丝一看见诺顿哥哥这样眼泪就往下掉,诺顿摸了摸她的脑袋,告诉她先出去好不好,他有事和她的奥菲哥哥说。爱丽丝点了点头,听话地出去了。


  奥尔菲斯狐疑地盯着他,我们的关系可没好到有要死前单独说的遗言吧?诺顿摇了摇脑袋,举起消瘦的手腕说,你过来就知道了,近一点,再近一点……对。奥尔菲斯想着要是他说什么其实我暗恋了你高中两年即使他是病号也给他一拳,但等到他来到坎贝尔身边时却被迎头一击——那打在鼻子上的一拳力气可真够大的,他眼镜都歪掉了。


  奥尔菲斯赶紧后退,怒骂你神经吧,诺顿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在了结我高中时的心愿,你还记得我毕业典礼上说了什么吗,不给你一拳我下地狱都不会心甘情愿。奥尔菲斯一边揉着鼻子一边骂活该下地狱啊你。诺顿哼了一声,我看你也要下地狱。奥尔菲斯反驳,怎么可能,有你的地方我绝对不去。


  奥尔菲斯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在病房里吵起来,他把果篮恶狠狠地放在诺顿的床头柜上说便宜你了,然后气冲冲地带着爱丽丝回家,也不管诺顿是不是真要死了。后来他得知诺顿得到根本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只是因为阑尾炎要住院割个阑尾。奥尔菲斯开始有点后悔,怎么没有在病房里就给他的鼻子也来上一拳。


  

星之客
  (有模板参考)

  (有模板参考)

  (有模板参考)

ss6_isa

【吐槽】嫌疑人C

当cb看(指勘说

【正文】


1.


晚上求生者宿舍传来阵阵奇怪的低语声,经确认又是诺顿和奥尔菲斯。

新入庄园的保洁人员休息时问起他的同事(这件事),得到了以下几种回答:

A:“因为他俩以前吵架很大声,影响到别人睡觉被举报了,屡教不改,后来送了钱和治疗癔症的药过去才改善了。所以这个大概也是他们。”

B:“诺顿体内不是有一个人格是什么深渊啊还是魔物管理员的。低语,和污染有关的。那几个信仰神的都被赶出宿舍了,所以只剩他了。”

C:“因为他俩do的比较大声,所以用更大的声音掩盖过去。”

新来的保洁:噫。


2.


前段时间有张纸从求生者宿舍飘出来了,被一众路人捡到。

上...

当cb看(指勘说

【正文】


1.


晚上求生者宿舍传来阵阵奇怪的低语声,经确认又是诺顿和奥尔菲斯。

新入庄园的保洁人员休息时问起他的同事(这件事),得到了以下几种回答:

A:“因为他俩以前吵架很大声,影响到别人睡觉被举报了,屡教不改,后来送了钱和治疗癔症的药过去才改善了。所以这个大概也是他们。”

B:“诺顿体内不是有一个人格是什么深渊啊还是魔物管理员的。低语,和污染有关的。那几个信仰神的都被赶出宿舍了,所以只剩他了。”

C:“因为他俩do的比较大声,所以用更大的声音掩盖过去。”

新来的保洁:噫。


2.


前段时间有张纸从求生者宿舍飘出来了,被一众路人捡到。

上面的内容:

帮我拿张纸(娟秀的字迹)

我不(用脚写的字迹)

就在你手边,你够一下就够到了(娟秀的字迹)

你自己起来拿啊,太冷了(潦草的字迹)

50(烦躁的字迹)

先给钱(潦草的字迹)

……(用脚点的省略号)


A:“这是什么?”

B:“两位关系不好的男求生者在晚上针对拿餐巾纸争吵的字迹。虽然传了这么多话的时间足够穿好衣服亲自拿餐巾纸这件事很可疑,但可能是有特殊能力的求生者。”

C:“他们在do。掩饰罢了。”

  

保洁:噫。



3.


一张迫真的小广告:上面是诺顿砍背儿提着斧子询问是否需要砍背的xx小广告。看到即养胃并且还会做噩梦的程度。


A:“我真是服了这两个神经病了,互掐能不能不要时时刻刻。”

B:“其实我一直觉得他们关系挺好的,看起来就是普通朋友。”

A:“那是你脑子不好使,而且工作不认真。但凡认真点都能看出他们关系不好。”

C:“呵,这都只是为了掩饰他们do。”


保洁们:噫。

你差不多可以了。有没有别的词了。



4.


次日立即发现:一张嗷儿face的迫真小广告。


C:“他们……”

A:“……闭嘴。”



5.


后来大家对两人进行了问询,二人答:

嗷儿face:他说他要当牛郎,苦于找不到富婆。我想了想,鉴于他这个长相着实比较恐怖,他要当牛郎的话他的受众就是极小一部分群体,那么针对这个群体制作一张对它们胃口的小广告即可。效果拔群。

A:那么这个群体是什么呢。

嗷儿face:鬼,富婆鬼。

嗷儿face: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所以这些都是尊重他个人意愿弄出来的情趣小玩意儿。


砍背儿:他的发言就是依托答辩。

A:?为什么。

砍背儿:我懒得解释,因为你居然对他的答辩发言做出了回应,我觉得你也是依托答辩。

C:闹矛盾了,把气撒你身上呢。别急,晚上do了就好了。

A:。




6.


A:我刚才就想说了,你他妈是过激同人女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C:无所谓,他们do了。

A:拉黑了。有缘火葬场再见。

C:不要啊,不是,你

A::)


—————————————————————————

以下是碎碎念:

当cb看吧,打tag防雷的。

哎哟有点受不了对家甚至自己家里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忍不住乱写一通吐槽一下,此处诺顿和奥尔菲斯就普通损友,if线不if线的也不重要

反正主角其实是C(不是

Siegfried卢

避雷!ooc且加入个人爱好)

只是喜欢的两人相处方式↓

  

他们会在肮脏的下水道里、在塌陷的煤矿中谈论爱情,而爱情恰恰是两人最不需要的玩意儿。他们做爱的目的是让对方更痛苦,伴随着暴力、鲜血、烟酒和大麻。每一次交谈的目的都是为了使对方不快。他们会相互诅咒,相互谩骂,会因为不可磨灭的厌恶与仇恨而把对方放在心中特殊的位置。

神不在乎。

他们付诸实际行动地将对方杀死,他们没有善恶,与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沾边,能让他们欢笑的只是活着。他们个个没有未来,眼见的是当下痛苦,是矿洞中笼子里的金丝雀,反正鲜血只在现在流淌,管他什么时候会死掉。两人的地位悬殊,金钱与道德形同虚设,互为对方的罪孽,一同腐烂...

避雷!ooc且加入个人爱好)

只是喜欢的两人相处方式↓

  

他们会在肮脏的下水道里、在塌陷的煤矿中谈论爱情,而爱情恰恰是两人最不需要的玩意儿。他们做爱的目的是让对方更痛苦,伴随着暴力、鲜血、烟酒和大麻。每一次交谈的目的都是为了使对方不快。他们会相互诅咒,相互谩骂,会因为不可磨灭的厌恶与仇恨而把对方放在心中特殊的位置。

神不在乎。

他们付诸实际行动地将对方杀死,他们没有善恶,与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沾边,能让他们欢笑的只是活着。他们个个没有未来,眼见的是当下痛苦,是矿洞中笼子里的金丝雀,反正鲜血只在现在流淌,管他什么时候会死掉。两人的地位悬殊,金钱与道德形同虚设,互为对方的罪孽,一同腐烂才是合适的归属。

右三

  是和@🥕咕噜愛羊🥕 约的稿

  原本害怕写不完文想留情人节活动兜个底。

  结果应该写得完——虽然烂,但第一次为爱发电参加活动还是要有点参与感【?】

  唔,先发。

  当元宵贺图【?】

  是和@🥕咕噜愛羊🥕 约的稿

  原本害怕写不完文想留情人节活动兜个底。

  结果应该写得完——虽然烂,但第一次为爱发电参加活动还是要有点参与感【?】

  唔,先发。

  当元宵贺图【?】

风车
奥菲:拒绝贴贴,别来烦我

奥菲:拒绝贴贴,别来烦我

奥菲:拒绝贴贴,别来烦我

杂念不修

一吻天荒!

第八话,完结撒花!

私信催稿的,我赶完了!

不辱使命(鞠躬)!

终于揭晓答案了,评论区有人猜到最后拯救诺顿的是他自己,但是没人猜到这个手段。我承认这个结局有点离谱,但我喜欢he,你可以不喜欢,你不喜欢那你的诺顿去死我的诺顿活了真是太好了(?)

彩蛋是结局后鸡飞狗跳的小花絮,包括了每个人的内心os,我觉得还是比较值得解锁的(小声推销)。

我真的不太会画同人,这次画完我感觉我进步蛮多的()

之后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再画同人了,所以大家可以看看我原创啊!指路(长篇推理小说+指绘插画)合集《不回I眠羊》!反转与逻辑绝对精彩!

———————

因为真的很赶所以彩蛋重新上传了好...

一吻天荒!

第八话,完结撒花!

私信催稿的,我赶完了!

不辱使命(鞠躬)!

终于揭晓答案了,评论区有人猜到最后拯救诺顿的是他自己,但是没人猜到这个手段。我承认这个结局有点离谱,但我喜欢he,你可以不喜欢,你不喜欢那你的诺顿去死我的诺顿活了真是太好了(?)

彩蛋是结局后鸡飞狗跳的小花絮,包括了每个人的内心os,我觉得还是比较值得解锁的(小声推销)。

我真的不太会画同人,这次画完我感觉我进步蛮多的()

之后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再画同人了,所以大家可以看看我原创啊!指路(长篇推理小说+指绘插画)合集《不回I眠羊》!反转与逻辑绝对精彩!

———————

因为真的很赶所以彩蛋重新上传了好几次(修bug,忘了给卢基诺画手给梅莉画腿还有漏上色),已经解锁的朋友如果发现有什么问题可以私信我!非常抱歉!

腐色妖姬

[勘说]冬、雾

cp:勘说/诺顿•坎贝尔x奥尔菲斯•德罗斯 左右有意义

短打,随机后续或前传


        他们相见在1981年的冬天。

        诺顿•坎贝尔是一个老工人——肌肉、破旧的衣装、打了补丁的领结,还带着永不散去的烟尘味。老天,他还有尘肺,喘气声粗粝得像打不上火的汽车。他看起来像是用尽半辈子积蓄才换来一套像样的房子的人——看起来很破,但至少这房子有暖气。...


cp:勘说/诺顿•坎贝尔x奥尔菲斯•德罗斯 左右有意义

短打,随机后续或前传

 

        他们相见在1981年的冬天。

        诺顿•坎贝尔是一个老工人——肌肉、破旧的衣装、打了补丁的领结,还带着永不散去的烟尘味。老天,他还有尘肺,喘气声粗粝得像打不上火的汽车。他看起来像是用尽半辈子积蓄才换来一套像样的房子的人——看起来很破,但至少这房子有暖气。

        奥尔菲斯曾经很好奇这位怪异室友的过去,毕竟这这年头还能这么年轻就打工打到命不久矣的人不是什么黑心公司的奴隶就是去南非偷挖钻石的。他或许有些故事可听,奥尔菲斯想。于是在一个下雪天,他点开暖气,头回搬了椅子坐到诺顿身边。

  “我想问问,坎贝尔,你以前在做什么工作?”诺顿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盯着指尖的一点火星。那卷劣质的纸烟烧出的带有刺鼻气味的灰雾惹得奥尔菲斯一阵阵皱眉头。再有三秒,他想,再有三秒他还不开口我就是个双料傻瓜。

        三、二、一。奥尔菲斯正准备站起身,就见诺顿悬停的指尖终于动了动。“我……”他正想说点什么,话语却被咳嗽堵在喉咙里。好吧,奥尔菲斯想,好吧,我真是自讨没趣。于是他推开窗,让屋里飘摇的灰雾去沾染夜色下纷飞的大雪。他本想直接回房间,可诺顿叫住了他,他看着诺顿•坎贝尔微动的嘴唇想: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便关上了暖气,闭上房门,徒留本想说些什么的诺顿在余温未散的客厅坐着,继续吸他那支飘着灰雾的烟

齐介(热衷熬夜版)
诺顿:奥尔菲斯你是不是人啊 奥...

诺顿:奥尔菲斯你是不是人啊

奥菲:我食

诺顿 寄

  

最近精神状态不好  整点阴间cp吃吃

诺顿:奥尔菲斯你是不是人啊

奥菲:我食

诺顿 寄

  

最近精神状态不好  整点阴间cp吃吃

share

摸了一个不能过审的

有参考!(一开始就是单纯练人体然后画歪了)

很潦草 谨慎 

但我真的很想看 你们谁来给我画给来给我写

(打滚😭 

有参考!(一开始就是单纯练人体然后画歪了)

很潦草 谨慎 

但我真的很想看 你们谁来给我画给来给我写

(打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