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包龙星

246浏览    4参与
银苏

官〔番外篇〕沙雕向

「联文」


本篇为番外与正文无关(我会说是因为我懒得码后续吗?)


某苏:嘿!hello,大家好!各位观众老爷们好!本人糖楸,江湖代号银苏(。・ω・。),这里是由宋先生的悦来客栈包先生的神秘秘方独家冠名的番外篇第一弹


某苏:先有请本期的两位嘉宾—宋世杰and包龙星,两位我就不多介绍了,不造的去看两人代表作《审死官》和《九品芝麻官》,本期节目还有两位神秘嘉宾ヽ(´▽`)/


某苏:好的,让我们进入正题:


        3

      ...

「联文」


本篇为番外与正文无关(我会说是因为我懒得码后续吗?)


某苏:嘿!hello,大家好!各位观众老爷们好!本人糖楸,江湖代号银苏(。・ω・。),这里是由宋先生的悦来客栈包先生的神秘秘方独家冠名的番外篇第一弹


某苏:先有请本期的两位嘉宾—宋世杰and包龙星,两位我就不多介绍了,不造的去看两人代表作《审死官》和《九品芝麻官》,本期节目还有两位神秘嘉宾ヽ(´▽`)/


某苏:好的,让我们进入正题:


        3

        2

        1

   action!


①论如何在喜欢的人面前介绍自己:

我们有幸请到宋老师来为我们做示范ヽ(・ω・ゞ)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

某苏:孩子咳嗽老不好,怎么办呢?

宋老师:多半是废了,扔了就好了



哔————



(不好意思,放错了,下面才是正片)


场景一:


一日清晨,宋老师在街上遇到了行踪诡异的包龙星,这宋老师心里自然乐开了花,稍稍整理了一下着装,便走过去搭讪。


“前面的兄台请留步,我看你如此面熟,你是不是…”(某苏:宋老师你好老套…)

“不,我不是!”包龙星吓的向后一跳,慌得一批,要是在大街上被认出来,他估计是无法活着回去了

“难道你不是…”宋世杰满头黑人问号(???)

“看飞碟!”包龙星伸手指向那遥远的天空(某苏:你那星星眼是什么鬼啦,做戏这么全的吗)

“哇,在哪里?”宋世杰努力地向天空张望但就是看不到不明飞行物。回头刚想询问一下对方时,却发现人早没影了……(某苏:我知道恋爱会使人降智,但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直接弱智的)


场景二:


宋老师这次非常机智地直接上门…


“在下早就听闻包大人的名字,今儿特地登门拜访”(某杰:我可真是个小机灵)

“欧?小爷我这么出名吗?不知兄台怎么称呼”(某星:一定是因为小爷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哈哈哈哈

“在下宋世杰,是个秀才”(某杰:划重点,在喜欢的人面前要矜持

“秀才?看来是个读书人,不知兄台在哪里办工?”(好奇)

“在下就是宋状师,帮人打官司的…”(某杰: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哈哈哈 某苏:对,你完了 某杰:???)


包龙星眉毛一皱,发现此事不简单,脸色慢慢地黑了下来


“大胆,你竟然擅闯公堂,来人把他关进大牢!”


旁边侍卫立马把手中的棍交叠成叉形架在了宋世杰的脖子上,我们可怜的宋状师就这样被打入了冷宫大牢


某星:幸亏我反应机智差点儿就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着了

某苏:包大人英明神武,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某星:那是自然,也不看看小爷我是谁哈哈哈

某苏:但他好像是真心想跟你交朋友的(咱也不知道是哪种朋友,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某星:不不不,兄dei,你初入江湖,懂得的还是太少,像这种经常帮人打官司的秀才,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信他。不对,因该是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在,在他开口前就把他做掉


眼前的少年清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凶狠,眉头微微皱起,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经历,紧锁的额头让人想要将它抚平。不禁让人心疼可怜的宋先生,您还是快点跑路吧,您追妻之路太难了。


牢里的宋世杰背后一冷,打了个喷嚏,谁在背后议论我。诶,一定是我太帅了,惹人嫉妒。


场景三:


天空霹雳一响,一位靓仔登场。


宋世杰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穿着诡异的男人,一时间心中槽点很多。


观众朋友们没猜错,就是我们可爱的小师弟左颂星又穿越了(某苏:我会告诉你是我从陈小刀那里骗来的吗?背后一凉,总感觉陈兄会把我削成A)


左颂星询问了一下眼前人这个时代的事情,做为感谢便把自称是撩妹神器的某爽文送给了宋世杰。宋世杰便认为这一定那位世外高人看自己骨骼清奇,所以送给自己的秘籍。便闭关苦读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练就了一双火眼眼睛,看透红尘,出家了


本文完


抱歉抱歉,打错了


是重新找到了信心,再出江湖(某杰:我看透了,去他的矜持,爱要大声吆喝出来

宋世杰立马跑到了包龙星家门口,把人给喊了出来


某杰:听说你很勇嘛

某星:我超勇的

某杰:是吗?

某星:杰哥不要啦,杰哥不要的啦



哔———



无意开车,放错了…下面才是:


宋世杰走上前去,用手指轻挑起包龙星的脸庞,拇指贴近脸颊若有若无地抚摸着“靓仔,我看上你了,做我的男朋友吧”包龙星一爪子胡到了宋世杰的脸上,宋世杰跌坐在地上,捂着脸,竟也不恼,轻笑一声“呵,小家伙,你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竟敢调戏本官,来人,拖出去斩了!”


宋世杰卒,本文完


完结撒花🎉


某苏: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攻虽然智商一直掉线,但痴心一片,一直追求着受,最后还为爱情献身。受还一直误会着攻,最后还亲手杀死了最爱自己的人。我已经被深深地虐到了,我不忍心再动笔虐星仔了

(某楸:滚,你就是懒得写)


场外:


某杰:为什么我智商一直掉线?

某苏:我想

某杰:我觉得可以给我俩加一些感情戏

某苏:不,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

某杰:我不演了

某苏:真不演了?

某杰: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摔死,接不到戏饿死,我也不会再演了

某苏默默地拿起电话:喂,sunnny哥,把宋世杰的戏都停掉吧(某杰依然不为所动)另外,叫你们那组的尹天仇改天来试试戏,戏名叫《官》,对,有很多感情戏,让他准备一下。对了,告诉他剧组天天有饭盒,顿顿加鸡腿🍗

某苏挂了电话,看了一眼腿上的装饰物

某杰:这戏真香


小精分剧场:


某楸:这篇为什么没有感情戏?

某苏:因为正文没有

某楸:那这篇两人的关系是什么?

某苏:别问,问就是伟大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某楸:下次更文时间可否透露一下(小道消息了解一下)

某苏:这要看两位主角愿不愿意,或着尹先生有没有档期

番外第一弹正式完🎉

银苏

官〔一〕

  「联文」

脑洞产物,宋世杰×包龙星,星星水仙向


清晨的阳光伴随着鸟儿的鸣叫声,透过一方小窗稀稀散散的洒到一个男人的脸上,已上午几时了,男人竟还的躺在床上。说起那男人也有几分奇怪,头上带了一个大得有点搞怪的蝴蝶结,但配上那睡颜,却又显得几分可爱。这本是安静祥和的场面,但一声“十三叔!”打破了这片宁静。只见一个非常之猥琐(玩逃学威龙梗)的男人撞开了门冲了进来,吓得床上男人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


“十三叔啊,今天要审街头秦氏的岸子啊,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还在这呢?!”

“有没有搞错(鉴小乞儿里),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现在才...

  「联文」

脑洞产物,宋世杰×包龙星,星星水仙向

 

清晨的阳光伴随着鸟儿的鸣叫声,透过一方小窗稀稀散散的洒到一个男人的脸上,已上午几时了,男人竟还的躺在床上。说起那男人也有几分奇怪,头上带了一个大得有点搞怪的蝴蝶结,但配上那睡颜,却又显得几分可爱。这本是安静祥和的场面,但一声“十三叔!”打破了这片宁静。只见一个非常之猥琐(玩逃学威龙梗)的男人撞开了门冲了进来,吓得床上男人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


“十三叔啊,今天要审街头秦氏的岸子啊,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还在这呢?!”

“有没有搞错(鉴小乞儿里),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忘了嘛十三叔。”话说这男人语气竟有些委屈。


身上依然着着睡衣的男人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立刻换上官服向衙门奔去。


讲到这儿各位看官基本上也知道了这当官如此的懒散的,只有那街东的包龙星了,那猥琐至极的男人也应当是包有为本人了。我们再看一下街的另一头,一位秀才在街上遛着弯儿,忽然听见旁边两位妇女在谈论些什么。


“喂,你知道街西的宋世杰吗?”

“哎,你这真是在说笑,这县里谁不知道宋大人的名字呢?”


我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这秀才想到。不错,这位秀才就是宋世杰本人。宋世杰一听她们在聊自己便也来了兴趣凑过去听。


“这宋大人啊,帮人打官司,赚了不少钱,人还长得那么帅,能嫁给他也真是有福气哟”

“喂,话虽这样说,你可知,前些日子,他老婆刚跟他离婚回娘家了!就因为这宋大人啊天天帮人打官司,给钱就办事,也不管事情的正邪,这不遭报应了嘛,他媳妇给他生了十三个崽,竟没有一个活下来,最后把老婆都气走了”

“但他媳妇也倒风光了一段时间”

“你不懂这女人的失娃之痛,怎是金钱可先比的,宋大人也难啊,官啊,两袖清风是真的贫,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就好头疼(逃3梅姐)”

“我看这宋世杰就是个贪图财物的小人罢了”


……


宋世杰听不下去了,头一伸凑了进去“两位夫人在聊什么啊,可否讲给在下听听”两位女子一看是正主,便立刻微微脸红掩面走开了,转眼隐进了人群中。

宋世杰扭过头,继续逛着,忽然闻到一股炸臭豆腐的香味,便寻着这味去了。走近那小摊一瞧这名字竟叫“油炸包龙星”,怎么瞅这“包龙星”也是一个人的名字,便来了好奇心。


“这油炸包龙星是怎么个说法?

”这位大神有所不知,这包龙星是臭名远扬,当然油炸包龙星了,这炸出来的豆腐才够臭,才正宗……”


宋世杰还没听完小哥的话,就被人挤了出去,可见这家小摊生意实在火红。宋世杰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人群围着一个说书先生,便挤过去凑热闹。


“这包龙星被五十个大汉围着强•女干了一百遍,一百遍哟”

“好!好啊!”宋世杰着实吓了一跳,被这重口故事给雷住了。

“他们还喂着他吃屎!他也乖乖地吃呀吃”

宋世杰实在是被雷地不行,揪着旁边一位大汉问道

“兄台,可否问下这包龙星到底是何许人也?”

“兄弟有所不知啊,这包龙星是这片一个芝麻小官,断案随意,惹民共愤啊,这人现在正在衙门里审秦氏,这秦氏估计要惨了”


宋世杰听到这里,不禁对这男的来了兴趣,这男人究竟是怎样判案才能引起如此大的民愤,便向衙门走去赶去围观,走至门,便看到那门匾上写着“清正廉洁”四个大字,只觉得好笑,笑着走了进去。

入眼便是一群看众,如果忽略他们脸上的表情,一切还算比较祥和,这大堂中央坐着的也必然是包龙星了。这包龙星五官清秀中带着一丝俊俏,配上昏昏欲睡的表情竟有些说不出的可爱。这与宋世杰想象中的凶神恶煞的大叔形象完全不一样,不禁盯着他看呆了。

而这边包龙星的内心是极为痛苦的,昨夜与包有为嗨到了半夜,完全忘了第二天还要上堂。这下可惨了,这种想睡又不能睡的感觉是最折磨人的了。看着眼前跪着的一排人,还有一直折磨着自己神经的哭啼声,包龙星只感觉这个世界离自己越来越远。终于,“咚”的一声,这位官员在所有人地注视下,脸砸向桌面睡着了。


“今天大人身体不适,下堂!”包有为扶着包龙星,叹了口气,拉着他回到了后面。


宋世杰看到这一场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感觉这男人实在是可爱又有趣,便笑着回了家。正在座上闭目养神之时管家走了过来


“街头秦氏求见,现在正在外面跪着呢”

“快请她进来”


那女人走进来一见到宋世杰遍跪了下去。


“大人,我本是我家老爷的三姨太,平常也十分低调,但不想我生下个男儿后,正房林氏处处刁难我,这次竟污蔑我偷她与老爷的定情信物。大人,小女肯请大人为我做主啊”


宋世杰一听这是个与包龙星接触的好机会,便将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扶了起来。


“我仅力而为吧”


女子没想到宋世杰这么快就答应了,早就听闻宋状师能言善辩,但也只是给钱办事,本抱着试试的心态,竟成功了。想不到宋状师也是个会为正义执言的好人。

 

话说那边包龙星一回到屋内,便有客人在那等候了,这人面前摆满了白银,包龙星还没张嘴询问,这人便自报家门


“我乃林氏的父亲,广东大将军,这些银两大人拿去孝敬孝敬父母,百善孝为先嘛,大人作为官人应该懂得这些吧”


包龙星身体不由得一僵,头上直冒冷汗……

 

“那这案子,大人心里也数了吧”

仓庚未鸣
啊啊啊啊啊!星星!!!!入手这...

啊啊啊啊啊!
星星!!!!
入手这个本子!
太开心了!!

啊啊啊啊啊!
星星!!!!
入手这个本子!
太开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