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匈/牙/利

341浏览    15参与
榅萘☆
是匈/牙/利/姐姐。好冷好冷特...

是匈/牙/利/姐姐。好冷好冷特别草的一张图!板绘练习中!!
板绘真的好难我还在慢慢摸索摸索...

是匈/牙/利/姐姐。好冷好冷特别草的一张图!板绘练习中!!
板绘真的好难我还在慢慢摸索摸索...

寝室长K6-giotan
啊……生日那天忘记录了……。就...

啊……生日那天忘记录了……。
就这样吧x
不会画男孩子的我,用背景色代替一下普爷可还行(笑)
试图高举普洪大旗!

啊……生日那天忘记录了……。
就这样吧x
不会画男孩子的我,用背景色代替一下普爷可还行(笑)
试图高举普洪大旗!

Schwarzer Regen

听着匈牙利舞曲画的伊莎!!

激情安利勃拉姆斯Hungarian Dance No.5!! 想象出来的是穿男装的伊莎和穿民族服装跳舞的伊莎....然后只画了一个【。

*服装参考凡尔赛玫瑰以及本家万圣节。

2p无背景。

听着匈牙利舞曲画的伊莎!!

激情安利勃拉姆斯Hungarian Dance No.5!! 想象出来的是穿男装的伊莎和穿民族服装跳舞的伊莎....然后只画了一个【。

*服装参考凡尔赛玫瑰以及本家万圣节。

2p无背景。

上弦狂月
一只…洪姐也不知道军服对不对…...

一只…洪姐
也不知道军服对不对…在网上搜了一张图照着涂了涂

一只…洪姐
也不知道军服对不对…在网上搜了一张图照着涂了涂

不成板触绝对不改ID
昨天洪诞来着......忘记发...

昨天洪诞来着......忘记发贺图了qwq姐贵我给你我的BL本子看好不好

昨天洪诞来着......忘记发贺图了qwq姐贵我给你我的BL本子看好不好

原上草凄

·四个小时的时间我不仅没写东西还不务正业地画画了,还画成这丑不拉几的样子,你们还爱我吗QAQQQQQQ[后面两张是自家女儿!20多号画的!

·立个FLAG,晚上更新!!!!!!

·四个小时的时间我不仅没写东西还不务正业地画画了,还画成这丑不拉几的样子,你们还爱我吗QAQQQQQQ[后面两张是自家女儿!20多号画的!

·立个FLAG,晚上更新!!!!!!

Scissors-42619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好像忽然都认识我了的样子》Chapter 3

我已经放弃格式了……
——————————————————————————————
……
嘶,我的鼻子……不知道流血了没有,酸胀的感觉几乎使我的泪腺要绷不住了.对方似乎被撞得更严重,我边揉着鼻子边皱眉努力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对方还是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赶忙站起身又半蹲下想要扶起他.
令人欣慰的是对方衣着处处透露出低调的华丽,看样子不是普通人,应该能避免碰瓷.不过也难说,那帮子贵人子弟个个都是难伺候的主儿……等等我都在想些什么呀?!
“对不起!不小心撞到你!很抱歉!”
“大笨蛋先生!走路要专心一点啊!我的腿……”
完了完了,对方很难缠的样子……不过确实责任在我啊.我头疼的揉揉太阳穴,垂着脑袋嘴里不住念叨着对不起...

我已经放弃格式了……
——————————————————————————————
……
嘶,我的鼻子……不知道流血了没有,酸胀的感觉几乎使我的泪腺要绷不住了.对方似乎被撞得更严重,我边揉着鼻子边皱眉努力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对方还是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赶忙站起身又半蹲下想要扶起他.
令人欣慰的是对方衣着处处透露出低调的华丽,看样子不是普通人,应该能避免碰瓷.不过也难说,那帮子贵人子弟个个都是难伺候的主儿……等等我都在想些什么呀?!
“对不起!不小心撞到你!很抱歉!”
“大笨蛋先生!走路要专心一点啊!我的腿……”
完了完了,对方很难缠的样子……不过确实责任在我啊.我头疼的揉揉太阳穴,垂着脑袋嘴里不住念叨着对不起,还是继续伸出手示意对方扶着我起来再说.我可付不起什么赔偿我还得存钱取老婆呢……快点结束吧饿着肚子真不是什么好事.喂喂我的道歉是不是有点太没诚意了这时候还分心??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柔和好听的男声里带着很容易察觉的颤抖.
???
所以说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震惊地抬起头,眼前的人有着罕见的紫罗兰色虹膜,而眼底暗流涌动的正是熟悉的神情.
愿老爹保佑,我该不会碰上了什么可怕的诅咒吧?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那第三次呢?
伸出的双手还僵持在空中,大脑在高速运转下骤然死机,目前的情况远远出乎我意料的复杂.
“罗德里赫!”
我转过头去,脖子关节处不断发出机械的咔嗒声.无论是声音还是伴着那声音萦绕在我耳畔的那个名字都该死的熟悉.熟悉?得了吧!看来过两天真该找个医生好好看看了……也许是个巫医……
然后我就瞪大了双眼看到刚才那位漂亮女士小跑着过来轻声慰问这位应该叫罗德里赫的先生.当她转过头来时,又是那种异样的、难以言明的神情.我有些狼狈地转移了视线,不经意看见他们交握的双手.
不爽.是的,很不爽.这感觉很奇怪也很令我不安.实际上我以为,呃,这辈子再没有什么会比正常情况下的外卖迟到更令我不爽的了.然而我现在相当不爽,看见他俩在一起时,不爽.
但为什么???我甚至不认识他们虽然看起来他们认识我,所以我不可能真的是那位女士的什么渣前任,并且嘿,我认为他们俩是一对?他们俩当然是一对但这说不通啊.
我,不认识他们,啊.
哈,很好,现在我开始用直觉来解释一切了么?我的沉着冷静理智在哪儿呢?

Scissors-42619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好像忽然都认识我了的样子》Chapter 2

好吧我得承认这很OOC,普爷看起来,不止是看起来像个内心话唠的脱线的,嗯很欢脱就是了……
——————————————————————————————
Chapter 2
      ●好吧,先不去管前几天的事与如今的状况是否有联系…真希望有人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情况??
       首先——虽然不太确定,并不想这么自作多情.但我最近确实一直被某些,对是某些人跟踪着.可能用跟踪一词不算很准确?
       我情愿相信是之前的小风波与往...

好吧我得承认这很OOC,普爷看起来,不止是看起来像个内心话唠的脱线的,嗯很欢脱就是了……
——————————————————————————————
Chapter 2
      ●好吧,先不去管前几天的事与如今的状况是否有联系…真希望有人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情况??
       首先——虽然不太确定,并不想这么自作多情.但我最近确实一直被某些,对是某些人跟踪着.可能用跟踪一词不算很准确?
       我情愿相信是之前的小风波与往年经历使然让我变得有点多疑.啊有点扯远了.让我变得有点多疑.啊有点扯远了.
       回到首先.那天,我不过是简单地去超市买点食材而已.
       不要怀疑——我可不是只会等外卖的毫无生活技能的宅男一类的!(这儿并没有恶意)当然会做饭了!尤其是土豆!
       好吧只会做土豆.
       土豆那么好吃只要会做土豆就够啦——这方面的菜谱我还是称得上精通的.
       扯回话题)当我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挑着土豆的时候,我的后脑勺接受到了刀子一样眼神.
       那种感觉——就是那种头发和汗毛全都竖起来的感觉!有点熟悉!







       战场上被狙击手盯住的那种!
       我强忍着没回头.像我这么帅气又和善的人怎么会有仇家呢,当然我也不会认为我真的有什么小粉丝——我是说,有这么犀利眼神的小粉丝.
       我冷静地顶着可怕的眼神带来的压迫感,挑好了土豆转过身.令人惊讶的是那眼神并没有移开,我装作寻找货架,轻易地找到了压迫感的来源.
       一双有着颜色奇异的虹膜的眼睛.
       怎么说呢,就好像碧绿与琥珀的颜色均匀的调和而成——在光线照射下往往会变色.
       现在,它们更偏向于极具攻击性的琥珀色,似乎进入了戒备状态.
       而这是,
       一双来自女人的,眼睛.
       我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慌忙地转移视线,我是真的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一个女士在公共场所这么不加掩饰地直直盯着——虽然我的帅气无人能敌,而那个女士的眼神也算不上友好,我真的十分震惊.
       如果要我说实话,其实是看到她时心中一种异样的感受.
       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对方.右边的鬓角别着一朵鲜红的天竺葵,虽然是家家户户窗台上随处可见的装饰花朵,在女子柔顺的棕褐色长发间还是显得十分扎眼.秀丽的面容让人看不出年龄,女人所拥有的最幸运的优势.一身利落的深棕色风衣,绿色琥珀的双瞳平时定是柔情满满如春风拂过森林——只可惜它们现在正在我看来恶意满满(?)地盯着我.
       真想冲上前问问咱俩是不是有仇.我看着站在厨具货架前紧紧握着似乎随时会飞过来(?)的中号平底锅的女士,猛地一甩头像是想要甩去浑身上下的冷汗.
       嘿女士我可是把你描述得十分美丽动人——老爹在上请移开您的视线吧天哪!真是!
       我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别过头去.那双眼睛.
       不,应该是眼睛里暗藏着的某种情感,复杂的,情感.
       我怎么就忘了呢??就在两天前我刚刚在名叫路德维希的小伙那天蓝色的双眼中看到过这种情感.
       天,难道我又被错认成什么人了么?这回是什么身份?仇人?还是渣前任?
       脑子里一团乱麻.提着一篮子土豆开着脑洞朝收银台走去……小心看路!

白堊紀早期

除夕快樂要快樂🎉🎊

可能OOC。
亂編向。

<<<<<
Cornflower is the flower of Prussia . Remember it .

**
來自大西洋的颶風遲遲沒有登陸。

Tea time .

午後陽光慵懒地灑上莊園——矢車菊、天竺蘭、柵欄、馬匹、被挖開的土壤,包括被塗抹得幻如油畫般的一口修狹棺材和一隻橡木十字架。

唯獨一杯熱氣氤氳的咖啡不被眷顧。伊麗莎白轉了轉浸在拿鐵中的茶匙,即使這裡面並沒有加奶或榛糖漿,然後端杯飲下。

好苦啊!該死的基爾竟然喜歡喝這種東西!

噢,不。他不該死。

他應該整輩子的每個下午都喝上一杯這種鬼東西,而我在旁邊喝奶茶。

喝完這杯苦得可以讓她滿地找糖的咖啡,復古吊鐘的時針和分針一齊...

可能OOC。
亂編向。


<<<<<
Cornflower is the flower of Prussia . Remember it .

**
來自大西洋的颶風遲遲沒有登陸。

Tea time .

午後陽光慵懒地灑上莊園——矢車菊、天竺蘭、柵欄、馬匹、被挖開的土壤,包括被塗抹得幻如油畫般的一口修狹棺材和一隻橡木十字架。

唯獨一杯熱氣氤氳的咖啡不被眷顧。伊麗莎白轉了轉浸在拿鐵中的茶匙,即使這裡面並沒有加奶或榛糖漿,然後端杯飲下。

好苦啊!該死的基爾竟然喜歡喝這種東西!

噢,不。他不該死。

他應該整輩子的每個下午都喝上一杯這種鬼東西,而我在旁邊喝奶茶。

喝完這杯苦得可以讓她滿地找糖的咖啡,復古吊鐘的時針和分針一齊指向三點鐘方向。

伊麗莎白走向莊園的草地,那裡四季芬芳,也許會讓靈魂不再遊蕩。

“感謝您為條/頓/騎/士/團效力盡命,

感謝您在所有戰役上的偉績,

願您再無痛苦,

願您洗滌塵埃,

願您化為天使,

願天堂之門為您敞開。

至我們尊敬的基爾伯特·貝什米特上尉。”

“我們請求上帝讓每一縷戰死沙場的英魂成為天使,

讓勳章成為羽翼,

讓鮮血成為光環。

阿門⋯”

嘿,基爾,你聽見這些可笑的祈禱了嗎?

我也想對你說點東西!

伊麗莎白掠過還在念叨的神父,用會被沈睡之人嘲笑的姿勢跨上棺材,再屈膝,跪上踱著光輝的橡木。

“海德葳麗小姐!”

什麼海德葳麗,什麼小姐,都見鬼去吧!

伊麗莎白·貝什米特,貝什米特夫人在此獻上真摯的一吻!

她像一個執拗的孩子,俯身吻上棺蓋。

這個吻徬佛會穿透厚厚的橡木和生死的弱水長河,覆在基爾伯特的唇上。

可這不是格林的白雪公主,這不是童話。伊麗莎白永遠不會吻醒他。


「嘿,基爾,你最奢望的東西我給你帶來了!
如果你醒來的話我可以給你更多更多!絕不反悔!
還敢睡的話,晚上我就在你墳前把肥啾烤了吃,我還要把莊園裡所有的矢車菊都拔掉!反正你也看不見!
基爾好醜啊,醜的世界都要惡心死了!
…………
餵,再不起來,我要和羅德里赫先生復婚了哦!
也許,你可以來搶婚!我一定一定會跟你走!
這可是在你睜開眼睛的基礎上!
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
基爾,你還欠我一個婚約呢。
我們在柏林結婚怎麼樣?你最喜歡的地方。
然後宴請所有的人,接受他們的祝福。
我為你戴上皇冠,你為我戴上戒指。
用啤酒慶祝,用矢車菊裝飾蛋糕。
我承認那天你會帥得飛起!比羅德里赫帥氣千百萬倍!
然後我看著你狂妄張揚地笑,把奶油抹到你臉上!
但願你在派對上別高歌一曲。
…………
基爾,我對著上帝發誓,
如果你現在踢開棺蓋的話,以後我不用平底鍋!
如果你現在吻我的話,我絕對絕對不會咬你!
如果你能再叫出我的名字的話,我就嫁給你!
基爾,基爾,基爾……
混蛋基爾伯特!
…………
你說你會成為歐洲的霸主,
你說你會俯瞰所有的土地,
你說你會騎著黑馬來找我,
你說你會拿著一束天竺葵單膝下跪,
你說總有一天再固執的我也會答應你。
你說你會準備全世界最美的蓬蓬裙和洋裝。
你說你很期待我穿上婚紗的樣子會不會很有女人味。
你說我的眼睛里總有你,祖母綠的你。
你最後發誓「 Ich liebe dich . 」只會對我一人承諾。
…………
很高興認識你,蠢鳥。

祝你在天堂醉生夢死。」


後來她去了柏林,打算闖進他曾經生活的府邸。

當她步入大門時,卻沒有一個守衛阻攔她。

她忽然想起基爾伯特的一次邀請:

“本大爺家永遠歡迎你,West也同意,只要你來。”

那天,午後陽光把充滿過鮮血的宮殿抹得柔和。

她用他鍾愛的瓷杯泡了一杯拿鐵。杯壁上的天竺葵被勾畫得淋漓盡致。

她在他的衣橱里看见清一色的普鲁士蓝。

她在他的木箱里发现数不清的十字架和一本《本大爺的日記》,第一頁只寫了四組德文。

她想起五年前——

當安東尼奧和弗朗西斯笑話基爾伯特最重要的只有帥氣時,

他意氣風發地說「本大爺最重要的有四個,老爹,阿西,國民和伊莎」

似乎這四者就是他最引以為傲的。

那時候伊莉莎白也在場,而且臉上出現了可疑的紅暈。

然後她在肥啾的窩下找到一封佈滿塵埃的信,上面寫著:

伊莎,你像上帝賜予本大爺的天使。

噢⋯⋯本大爺认为这句话很美……應該可以當作給你表白⋯⋯

肥啾,你有空就幫我把這封情書交給伊莎吧。

她嘲笑了一會,一只傻鸟怎么会看懂嘱咐,就像她叮嘱他绝对不要一去不返一样。但她终是把信紙裝入口袋。

基爾,就算我接受妳的表白啦!

黃昏的時候,她聽僕人說路德維西正在吃晚餐,於是她去了餐廳。

“路德維西先生,請容我留宿一晚。”不容回拒。

“當然。哥哥一直希望你來。”

一直希望,一直希望著。

可是我一直遺忘,一直遺忘。

基爾,我好像辜負你好久了。

傍晚。颶風登陸。

她悄然躺上他的床,為自己蓋好被子,用有点别扭的德语小聲念叨着一句話,彷彿身邊有一個入睡的人。

“我們並肩而眠。”

「我們並肩而眠。」


葬禮的那日,神父告诫她,無禮的行為會擾亂英靈的歸宿。

於是伊莉莎白在午夜做了一場夢。

她看見塵土飛揚中,基爾伯特的短髮被吹得凌亂,眼中是一片濃稠的紅。

他的身旁立著一隻熠熠生辉的旗桿,旗幟上的普魯士黑鷹緊攥著王冠和權杖。

珍珠嵌入鑽石,鑽石嵌入皇冠。

十字架別在軍裝的領口。

伊莉莎白看見自己的胸脯插著一把劍,對准心臟的位置——那裏埋著一個永遠不會死去的人。而现在手執劍柄的卻是那個狂妄自大到使她念念不忘的人。

鮮血早已逆流成河。

她沒有任何痛感,夢虛無縹緲。

「喂,伊莎。」

「如果再來一次。」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再來一次,本大爺仍然義無反顧地去戰鬥。死的要像個軍人。」

「最後,我们只是敵人,从未相爱 , Elizaveta·Hedvary .」

他第一次念出她的全名。他在梦里杀死了她那颗曾经为他小鹿乱撞过的心脏。

然後只剩下一面空白的旗幟,還有猖獗的灰色風暴。

很多年之后,伊丽莎白才恍然大悟——

基尔伯特从来不会追随历史,即使付出离开的代价。

否则“万岁胜利者的桂冠”不会奏响。

不会有一个强大到不得不消失的国家称雄在19世纪的欧洲战场上。

德意志的天空昏暗無邊,飓风袭卷柏林所有的深蓝。

夢醒之後,撕心裂肺的疼痛化作炙熱的血液流淌,窒息蔓延上胸膛。

她蜷縮在被子裡,幾百年來第一次崩潰的哭聲融入雷霆。

花圃上空,矢車菊和天竺葵的花瓣輕輕飄飛⋯

空氣永遠在相互親吻相互擁抱⋯



【普/鲁/士从未爱过匈/牙/利。
但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深爱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无论面对撒旦还是上帝,
无论身處地狱还是天堂。】

**
第一次發文好激動A
新年快樂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