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北京

101.5万浏览    74.3万参与
深水喵

补发~赚钱很重要,攒钱也很重要,但把钱花在让人开心的地方才最重要

补发~赚钱很重要,攒钱也很重要,但把钱花在让人开心的地方才最重要

羽觞斋

临摹兰亭序,用时1小时22分钟。🌹

临摹兰亭序,用时1小时22分钟。🌹

烟丝

【all垩】难知真假1

垩右,有迪垩,凯垩,空垩之类

预警避雷

性格ooc

唉,又混了冷圈

新剧情的脑洞,阿贝多被困住,失败品用阿贝多的样子混进了蒙德城。


“阿贝多,真是谢谢你了,不但救了我,还一路把我们送回来,之前虽然和你不熟悉,但是你真是一个好人!”


班尼特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一路上给大家带来了不少麻烦,还好都平稳解决了。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大家。”


安柏摇了摇头,明显不同意他这种说法,善解人意的骑士总是以善意与真诚对待朋友,“放心,班尼特,我们是同行的伙伴,有什么事都可以一起克服的,不要都拉到自己身上。”...


垩右,有迪垩,凯垩,空垩之类

预警避雷

性格ooc

唉,又混了冷圈

新剧情的脑洞,阿贝多被困住,失败品用阿贝多的样子混进了蒙德城。

 



“阿贝多,真是谢谢你了,不但救了我,还一路把我们送回来,之前虽然和你不熟悉,但是你真是一个好人!”

 

班尼特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一路上给大家带来了不少麻烦,还好都平稳解决了。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大家。”

 

安柏摇了摇头,明显不同意他这种说法,善解人意的骑士总是以善意与真诚对待朋友,“放心,班尼特,我们是同行的伙伴,有什么事都可以一起克服的,不要都拉到自己身上。”

 

优菈也点了点头,“安柏说的对,况且雪山本来就是危险重重的地方,也正是有了你的努力,我们才能结束这一系列的事故,平安回到蒙德城里。”

 

“听你们说这些我真的好感动,好的!以后还要继续努力!”班尼特握握拳头,给自己打气,“认识了大家,真是我的幸运,之后我也要向你们学习,然后像阿贝多说的那样去帮助别人。”

 

阿贝多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你有心了。”

 

派蒙:“有这个劲头就很不错!”

 

“嗯,今天大家都累坏了,都回去休息吧。”看着谈话到这里,优菈说道,“我和安柏会到骑士团向代理团长汇报这段时间雪山上发生的事,提醒今后想要进入雪山的大家注意,毕竟我们不能保证之后还会不会有类似的危险。”

 

派蒙点点头,“是啊,而且伪装成阿贝多的那个家伙还没抓到呢。”

 

“我建议骑士团也可以派人来巡视雪山周围的情况,可以看出那个伪装成我的人目标应该在我们身上,不然也不会去攻击乔尔。”阿贝多出声道,“所以我猜测他会试图向蒙德城靠近,如果碰见了他,一定要将他消灭。”

 

“他对我们来说有非常大的威胁,不能放任他进入城中。”

 

“我明白,我会详细和代理团长说的。”优菈眉目透露着严肃,很是郑重地说,“这样的危险我们不会忽视的,你放心吧,阿贝多。”

 

“有劳。”

 

阿贝多说,“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有事情和砂糖商量,会留在蒙德城,这些事就拜托你们了,我也会提供帮助。”

 

“好,没问题。”

 

看着众人离开,阿贝多抬起双目环顾四周,入眼街景繁华祥和,有着不属于雪山冰冷的气息。

 

这里夹杂着风花香味的空气令他格外愉悦,甚至微微翘起了嘴角。

 

啊呀。

 

一定要除掉那个……

 

「假冒我的人」啊。

 

 

 

刚把那个人从雪里拉出来的时候,达达利亚是有些惊讶的。毕竟,触手可及的皮肤没有因为冰雪的温度而有丝毫的下降,可覆盖在他身上的白雪的样子可不像是刚刚累积的。

 

什么人会这么被埋在雪里?

 

从这个人的穿衣打扮来看,应该是来自山的另一边,蒙德。

 

这倒是比较容易接受,因为从雪山上遇见蒙德人并不稀奇。自由的城邦有许多喜欢旅行的冒险家,他们总是会进入这个雪白冰冷的世界探索,寻找刺激,他经常出入这里,自然也会遇到不少。

 

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成群结队的人或者单个冒险经验丰富的冒险家,遇上了还会提醒他注意危险,小心山路,哪里哪里有储备食品,走不出去还有半山腰的实验基地……看起来,他所描述的那种危险情况对他而言和喝水一样常见了。

 

不过有赖于达达利亚故乡的气候,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并不危险,反而有种故乡的感觉。

 

解决完了岩神神之眼的事情,璃月之于达达利亚唯一的任务就是驻扎在这里,打探四方消息,然后作为北国银行的底牌保障,平时是没什么大事的,所以最近他经常过来。

 

来的次数一多,也就慢慢熟悉了这里的情况和地势,深入雪山几次之后,也看到了更多的景象。

 

比如散发着诡异红光,怦怦跳动的巨型心脏,庞大的龙骨,古老肃穆的机关,半山腰那个没有人的实验基地——这可能就是冒险家口中所说的,他到过这里一两次,也看了看,确定这里真的只是纯纯的炼金实验室,便没了兴趣,当然,如果这种玄之又玄的炼金术可以为他的武器提供帮助,他会很感兴趣。

 

以及……从一个山腰处的雪堆里刨出来的一个人。

 

是人吧,应该是人吧,虽然他确实从冒险家嘴里听说这个雪山有些一些人难以想象的东西。

 

当达达利亚掀起雪堆上的石头和折断的树干,把这个人从冰块和雪形成的冰晶里弄出来的时候,他竟然还有呼吸,不仅如此,甚至体表还有温度,这就很厉害了啊。

 

虽然蒙德并不是他的驻扎地,但有赖于同事的存在,他对那边也了解一些,自然就明白,这个人身上的标志并不一般,是独属于西风骑士团的独特标识。

 

那么这个人,恐怕是骑士团的一员,而且能穿着自己的衣服,恐怕地位还不低。既然救都救了……达达利亚把他从雪里拉了出来,然后,带回了璃月。

 

……

 

他这种情况实属罕见,一连请了好几个有名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只能说他现在在沉睡,无从下手。

 

这可太奇怪了,听说过被雪崩埋了冻死的,也听说过被落下来的木块石头砸晕的,这个休眠是什么情况?

 

鉴于如今还在契约期间,请了不少医生都没有作用的情况下,达达利亚把在往生堂赏花溜鸟的钟离拉了过来。

 

“这种情况确实难得一见。你刚才说……是从雪里把他挖出来的?”钟离支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视线划过那张格外好看的脸,汇聚到他脖颈处的金色十字星,微微一顿,又划到那颗金色的神之眼上。

 

天星在下一刻出现在他手中,岩元素之间冥冥有种共通的力量,让躺在床上的人的神之眼也微微发起了光。

 

这种感觉就像是,本来这个人自成一派,钟离的岩元素突然打乱了他的运作体系,然后让他从沉睡里苏醒了。

 

“……你的意思是,龙脊雪山出了异变,有人伪装成你的样子制造混乱,雪崩也是由他引起的,目的是让你们分散,或者趁机除掉几个。”

 

“达达利亚先生总结得很不错,大意就是这样。”阿贝多点了点头,“不过,因为被雪掩埋而陷入自我保护的沉睡确实是另一出意外,恐怕那个人在引发雪崩的时候还做了一些其他的手脚。”

 

“事到如今,那个人应该已经和旅行者他们一起进入了蒙德城。”

 

“噢,旅行者啊,你说的是那个金发的,身边还跟着一个飞行宠物的旅行者吗?”

 

“两位见过?是他。”

 

“为何要伪装成你的模样?他必行的举动不会只是单纯要伤害你的那些朋友吧?”钟离说道,“作为被伪装的人,在骑士团和冒险家来之前,你应该有所预想,那么,你对其中的原因是否了解?”

 

“虽然我确实对这其中的原因了解几分,二位对我的帮助也不可忽视,不过,这件事的内因恐怕关乎于我的诞生与创造和整个龙脊雪山的过去,再向其中深究,恐怕要涉及到更为古老的故事。”

 

阿贝多看着两人说道,“二位与我而言也算真正意义上的初次见面,这样的故事……”

 

“我了解你的顾虑,但我倒是挺感兴趣你的故事,你看上去应该只是堪堪成年,不过从你的话来看,应该不止吧。”

 

“我是愚人众执行官「公子」,他是养生堂的挂名客卿,平时喝茶溜鸟,到处闲逛……”

 

“不止吧。”阿贝多看着钟离,平静地开口,“我听艾莉丝阿姨提起过钟离先生。”

 

见身份或许泄露,钟离却没有什么反应,很是平静,反而提起另外一件事,“噢?这么说来,艾莉丝小姐提起过的那位‘聪明可爱的小阿贝多’就是你了吧。”

 

“嘶……”听他说完这些话,达达利亚的脸拧巴了一下,“从你嘴里说出聪明可爱这几个字真是太诡异了。”

 

钟离没有理他,只是说道,“既然如此,你口中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初次见面’,实际上你曾经知道,或者说见过我和这位公子吗?”

 

“我?那看到我应该是在雪山吧?说起来,雪山半山腰的实验基地恐怕就是你的地方吧。”

 

“确实在一次写生回来看到你站在我的炼金术台前看,我本以为你是路过的冒险家,因为好奇所以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

 

“总之,闲话就说到这里吧,在与两位进行更深入的聊天之前,我需要到蒙德城一趟。虽然我大概可以预测那个伪装我的人会做出什么事,但是难保我的朋友们不会发生意外。等这件事结束,有机会,我会和两位详细说明的。”

 

阿贝多说道,“当然,多亏达达利亚先生和钟离先生的帮助,我才得以苏醒,如果今后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必然尽我所能。”

 

“哈哈,没问题。毕竟对伙伴忧思心切也是可以理解,再说旅行者也算是我的伙伴吧,如果出了什么事就太可惜了。”

 

“确实,其他事以后再谈,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更要紧的问题。不过……”钟离说道,“既然是伪装成你的人,不会考虑不到你的情况,全力注意你的行动并非不可能,如果贸然接近,恐怕还会被倒打一耙。”

 

达达利亚手里有不少情报,听到他的话便接下来,“这倒是,而且我听说最近靠近蒙德那一边的雪山山脚,经常有来来往往巡逻的骑士,恐怕就是为了你这件事吧?”

 

“伪装成我的样子,再接近我的朋友,最后将我取而代之,这是他的目的。”聪明如阿贝多自然也想到了这个情况,“很有意思。”

 

“……?”

 

达达利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什么样的人在听说自己将被取代,那人还要消灭自己的时候会说一句很有意思——这个很有意思和有点意思还是不同的语气。

 

他这么说话,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足够引起他兴趣的事物而去品评一样,而丝毫不顾及里面的危险与隐患。

 

嗯。

 

这个人,有点意思。

 

“……”

 

“公子阁下似乎有话要说。”

 

阿贝多离开之后,看着公子那若有所思的神色,钟离给两人各倒了杯茶,如此问道,“有关于刚才那位炼金术师。”

 

“当初与艾莉丝小姐一同在璃月游玩一程,她确实说了许多有关她的女儿可莉与被她看做儿子的阿贝多的事情。”

 

“阿贝多是由她的朋友托付给她照顾的,而艾莉丝女士的朋友……”钟离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公子,公子觉得他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随即就听他说,“也就是阿贝多的师父,来自坎瑞亚,也是创造出他这位白垩之子的人。”

 

“坎瑞亚?!”达达利亚一惊,站起来,“你说创造?难道说阿贝多这个人……不,他不是人?”

 

“他确实是人。”钟离喝了一口茶,神态平稳,“只是不同于一般人罢了。”

 

“公子阁下,你来璃月已久,不论仙人妖魔,或是神明人类,都有所接触。凡人或仙人也好,普通人或原初之人也罢,不论其独特的本质与诞生的过程,其结果既然都是‘人’,便都具有其存在的意义,即与众生并无二致。”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有点惊讶。”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达达利亚很快就平复了情绪,“钟离先生的说教与我大可不必,关键在于,他竟然是被坎瑞亚的人创造出来的,这一点,难道不令人在意吗?”

 

钟离微微摇头,“坎瑞亚已成过去。”

 

达达利亚并不苟同:“但他的身上的力量可不会跟着一起消失。”

 

“……公子阁下。”钟离放下茶杯,点明他如今的表现,“你对那位炼金术师似乎有些过分在意。”

 

“……”达达利亚停顿了一下,然后在茶桌旁坐下,“他身上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在我师父身上感受过。”

 

“坎瑞亚……”

 

 


本来那个阿贝多想得不错,有骑士团在雪山外围巡逻,守着进入蒙德城的必经之路,如果阿贝多想要回来,一定会被当成伪装他的人。

 

但是,谁都没想到,包括阿贝多本人在内,都没想到他会被人带到璃月。

 

本来预想的路线应该是从覆雪之路走过风起地再到蒙德城,结果公子带着人从雪山到了最近的望舒客栈,所以阿贝多想要回去要从荻花洲经过石门到晨曦酒庄,经过清泉镇走到蒙德城。

 

正好绕开了督察的骑士。

 

阿贝多最后还是打消了回一趟雪山实验室看看的想法,炼金笔记和材料那个人如果拿到手,他回去也没有用,况且,如果想要代替他——那么一定会好好利用,而不会损坏。反倒是下山直接遇到西风骑士团巡逻的人,恐怕还会遇见麻烦。

 

不过,似乎麻烦已经蔓延到远离蒙德城镇的晨曦酒庄了。

 

那位管理晨曦酒庄葡萄园的老人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气愤地拂袖而去。


向来被人尊敬的首席炼金术士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待遇,对于阿贝多来说,真是非常新奇。

 

一路上走来,遇见了不少蒙德人,过路的商人,村民,不论认识还是不认识,对他的态度都不算好,多数都避开他走,没有怒目而视就已经算是教养良好的,这么看来,那位阿贝多,可真是做了不少大事啊。

 

出于照顾他们的感受,阿贝多选择绕开路走,可当他来到晨曦酒庄旁边时,别墅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头红发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用特别辨认,阿贝多就能够认出来,这位就是迪卢克老爷,特别的发色,颀长高挑的身形和一身不凡的气质,虽然他们只在之前的海岛上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对于他,阿贝多的了解还不算少。

 

所以当他看到这位实力强横,沉稳冷静的人,白色的绷带缠到脖颈和手腕上时,着实有些吃惊。

 

是什么人能让他伤成这样?

 

不等他这个疑问冒出来,对方便已经非常善解人意地向他招呼了过来。

 

巨大的火鸟带着炙热的温度呼啸而来,旁边的女仆和酒庄管理员都在,可只是冷眼旁观,没有任何人觉得迪卢克老爷向这个西风骑士团的首席炼金术师出手有什么不对劲。

 

“拟造阳华。”

 

辰砂之纺锤从层层叠叠的火花中砍开一道口子,金色的岩花从中绽放开来,与次同时盛放的金色元素力形成一个坚固的保护罩,将那位浅金色头发的少年保护起来。


岩元素力与火焰碰撞迸发出红色的结晶块,在炼金术师手中的捻起的金花面前炸成碎片,利光擦过湖蓝色的瞳眸,银蓝色相间的长剑从虚空出现,挡在他面前。


曾经被阿贝多用冰元素攻击过的迪卢克微怔,遂很快反应过来,将大剑重重地砸上那柄利刃,铮的撞击声响彻天地。

 

“且慢。”

 

在迪卢克握起大剑即将要进行下一次攻击时,阿贝多抬手示意,“请暂停一下,迪卢克老爷,在战斗开始之前,我有一些话想说。”

 

“我没有必要听一个祸乱蒙德的人的话。”

 

“是吗?”阿贝多面色不改,平静地说道,“即便我要说的事情可能危及蒙德城的各位以及整个雪山,也没有必要吗?”

 

“……哼。”

 

迪卢克将长剑插到一旁,眉头紧蹙,身散发出来的杀意不减反增,从他口中吐出的话的语气也一样令人畏惧,“你最好不要自取灭亡。”

 

阿贝多却已经达到了目的,对方能停下来听他说话就足够了。

 

为了避免将对方的耐心耗尽,他简明扼要地说道,“如今那位炼金术师,并不是我,或者说,不是真正的阿贝多,当然,如果他现在还在蒙德城借用这个身份的话的话。”


“前段时间雪山中发生的一系列变动也同样出自他的手笔,目的是取代我成为你们当中的一员。”

 

“你以……”

 

“当时雪山上发生了雪崩,我掉进了山底被雪和石块掩盖住了,身体应激进入了休眠状态,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前不久一位璃月人发现我将我找出来,并把我送到了璃月的望舒客栈。”阿贝多语速加快,“如果迪卢克老爷您不相信,可以去询问客栈的工作人员,他们可以作证。”

 

“我苏醒之后尽快从荻花洲经过石门来到这里,整个路程中都有过路人目击到我,这一点同样可以证明,想必以您的情报网很快就可以获取情况。”

 

“……”

 

迪卢克皱着眉头注视他,而阿贝多面色平静,任凭他用目光审视,没有半点心虚。


可单凭这样的话他怎么会轻易相信呢。


迪卢克正要开口,但接下来小跑过来的一个人却打断了他的思路。

 

“老爷,那个阿贝多又来了!”

 

正当场面一度陷入沉寂的时候,爱德琳小姐突然快步走过来,有些慌张地对迪卢克说了这么一句话,可她下一秒视线就触及到了正在僵持着的两个人,一瞬间愣住了。

 

“那个阿贝多?”阿贝多听完,支着下巴,并没有惊讶,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他的伪装能力与适应性很强,前后明显的不一致并没有引起人们质疑。这样的人,恐怕他的目……唔……”

 

黑色的大衣一下子将阿贝多罩住,瞬间打断了他还没说出口的话,迪卢克反应迅速,眼疾手快地用外套把他包裹严实,然后按进了怀里。

 

紧接着下一刻,“噢?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迪卢克老爷的雅兴?”

 

阿贝多被蒙着头,靠在迪卢克胸口上,却也将不断接近,然后停止的脚步声和这句话听进了耳中,不论是语气还是声音,都与他相似。

 

……不愧是,她制造的实验品。

 

“这里不欢迎你。”

 

迪卢克的声音从他头顶上方传过来,敌意与隐忍的怒气掺杂在其中,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

 

那个阿贝多说了些似是而非的话,好像是在威胁迪卢克,想从他这里拿到什么,但是迪卢克都一一反击了回去,态度无比强硬,见这次没有得到什么好处,那个人也有意外,嗤笑了一声,很快就离开了。

 

等到脚步声完全消失,他的身影再也看不到,迪卢克这才把外套打开,被捂了不短时间的阿贝多多少被闷得有些脸红,他擦了擦眼角,从迪卢克怀里钻出来。

 

“看来,现在应该不需要动用您手下的情报员来打听消息了。”


这样的事情真是匪夷所思,还是多亏了在场的各位都是稳健的人,不管心里怎么惊涛骇浪,表面上的演技都极其到位,没有叫那个人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惊讶自不必说,这两个人不论是形体外貌,还是声音都几乎一模一样,像是双生子一般,可是气质与风度的差距太过强烈,以至于让人能一眼分辨出不同。


曾经是炼金术师一直呆在实验室,不常与人交流,所以没有概念,如今有了对比,伪装者立马原形毕露。


不似刚才那人的邪意与恶念,阿贝多真正地将曾经人们口中的沉稳优雅漫不经心地演绎了出来,从战斗到谈判,都是一副冷静沉着的模样,这种态度,仿佛重现了曾经夏日海岛时的他的模样,让迪卢克可以确定,现在现在他面前这个人,就是那位真正的阿贝多。

 

“……”


迪卢克将周围人的脸上的惊疑不定收进眼里,叹了口气,吩咐在场的所有人,“各位,都进来。”

冲哥~
我今天逛了万豪的健身房 880...

我今天逛了万豪的健身房

8800一年

我前两天在两个地方办了两张季卡健身房

今天看了这个真是好心动

没犹豫,又办了一个一年的~

明天换这里来跑步。🤗

我想对自己好点~哈哈哈

还可以游泳和桑拿~ 开心~ 

晚上又买了一整套运动内衣,瑜伽裤,运动包,甚至毛巾我都换了~

我要配得上这个健身房~哈哈哈😄

我今天逛了万豪的健身房

8800一年

我前两天在两个地方办了两张季卡健身房

今天看了这个真是好心动

没犹豫,又办了一个一年的~

明天换这里来跑步。🤗

我想对自己好点~哈哈哈

还可以游泳和桑拿~ 开心~ 

晚上又买了一整套运动内衣,瑜伽裤,运动包,甚至毛巾我都换了~

我要配得上这个健身房~哈哈哈😄

巷角
让去年的叶子去悲伤,春起,我要...

让去年的叶子去悲伤,春起,我要开出新的枝芽。

让去年的叶子去悲伤,春起,我要开出新的枝芽。

鹪鹩🌼

天山明月对秋色

霜地灼烫落晚霞

天山明月对秋色

霜地灼烫落晚霞

叫我大美女

就还挺喜欢墨汁味道的 很香 和香水不一样 喜欢🧑‍🌾

就还挺喜欢墨汁味道的 很香 和香水不一样 喜欢🧑‍🌾

Jessicaaaa
When darkness w...

When darkness will soon fall🏙🌃

When darkness will soon fall🏙🌃

记录没好生活

好耶!!在北京寻找特摄元素😭

好耶!!在北京寻找特摄元素😭

鹪鹩🌼

07.聚十三烤肉博物馆★★★★☆

198烤肉双人餐,我觉得不亏。肉菜的种类都很多,还有甜点和沙拉消食。虽然量大但是烤着烤着肚子又空了hhhh不太方便的是烤盘需要经常换,但是服务员小姐姐很贴心~


08有拈头成都市井火锅★★★☆☆

第一次吃到干贡菜,居然还挺好吃。其他一般,没什么特别的记忆点。团的套餐,但是对两个人来说有点多了。喔这家在能量城市,本来打算去白嫖罗勒家的但是要排队两个小时emmmmmm达咩……能量城市十分缺能量,可以说周边的店都靠罗勒家养起来的吧


09彼岸书店★★☆☆☆

不喜欢,太小了,太安静,不自在


10虎头局★★★★★

应该叫这个名字,错了的话之后再修改...

07.聚十三烤肉博物馆★★★★☆

198烤肉双人餐,我觉得不亏。肉菜的种类都很多,还有甜点和沙拉消食。虽然量大但是烤着烤着肚子又空了hhhh不太方便的是烤盘需要经常换,但是服务员小姐姐很贴心~


08有拈头成都市井火锅★★★☆☆

第一次吃到干贡菜,居然还挺好吃。其他一般,没什么特别的记忆点。团的套餐,但是对两个人来说有点多了。喔这家在能量城市,本来打算去白嫖罗勒家的但是要排队两个小时emmmmmm达咩……能量城市十分缺能量,可以说周边的店都靠罗勒家养起来的吧


09彼岸书店★★☆☆☆

不喜欢,太小了,太安静,不自在


10虎头局★★★★★

应该叫这个名字,错了的话之后再修改hhhh其实是去长藤21门的路上偶然发现的,我们下了地铁站就闻到一股特别特别特别好闻的味道,然后就发现它啦!东西都很有食欲,颜值也很高,买了瑞士卷和蛋挞,蛋挞的酥皮有好多层!所以我本来不是特别喜欢蛋挞的最后都吃的不亦乐乎hhhh一直想念,可惜太远啦,过去一趟不太方便。瑞士卷我没吃,我朋友说特别好吃ヾ ^_^♪这家店是打卡完了才从美食推送上认出来的,可以说是随心所欲很成功的一回了


11长藤21门★★★★☆

太恐怖了,不剧透,吐槽一下我们两个第一次来鬼屋的人,愣头愣脑换了票直接就冲进去,然后第一扇门就想退出了(捂脸)不过最后还是坚持到了第十二扇门,回本一半,不亏


12七八冷面★★★★★

点了辣白菜炒五花肉,香辣猪蹄,冷面,部队锅(只有两个人),还买了两杯奶茶,最后把自己吃伤了……但是特别好吃!!尤其是辣白菜炒五花肉,没想到有一天我也开始用肥而不腻形容肉了,但是真的很脆辣过瘾(脆指五花肉脆,呜呜呜肥肉好好吃),冷面也好吃,部队锅比一些韩料店入味,不过拍照比较不上镜,只有猪蹄骨头多,吃着不过瘾



菊花君总是提不起劲

碎碎念

我其实不喜欢看见别人说家教是时代的眼泪,好的作品值得永远铭记,所以我更喜欢把它称为“永垂不朽”

[图片]

图出自twi:ZabiMasurao

我其实不喜欢看见别人说家教是时代的眼泪,好的作品值得永远铭记,所以我更喜欢把它称为“永垂不朽”

图出自twi:ZabiMasurao

8848mi
—2021年11月21日摄于北...

—2021年11月21日摄于北京房山

  • 1/2s F45

  • FOMAPAN 100  5x7  Radinal 1:50

  • Carl Zeiss Jena Anastigmat Satzlinse

—2021年11月21日摄于北京房山

  • 1/2s F45

  • FOMAPAN 100  5x7  Radinal 1:50

  • Carl Zeiss Jena Anastigmat Satzlinse

右眼看世界

北京,如今,很大。

北京,曾经,很小。

北京,在变大。

北京,在消失。

北京,如今,很大。

北京,曾经,很小。

北京,在变大。

北京,在消失。

Michelle柒~

鑫祺 蛀牙

ooc,这里是小柒啊,免费的粮票解锁小彩蛋相信我这次是甜的还是甜的哦哦哦


最后不允许转载不允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严浩翔下楼准备吃饭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们他们小马哥今天竟然醒的这么早并且身边没有丁程鑫这非常的奇怪本想上去皮一下可感受到他身边那“我心情不好别招惹我”的气氛也挪不动脚了


想着赶紧吃完饭逃离这里方为上上策“阿姨那个饭好没好啊。”


“没还得一会儿呢”


“……”严浩翔有一点生无可恋,他又不想上楼,因为一会再下来再三考虑之下之好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


这时候他才看见马嘉祺左脸肿了一块满...


ooc,这里是小柒啊,免费的粮票解锁小彩蛋相信我这次是甜的还是甜的哦哦哦

 

最后不允许转载不允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严浩翔下楼准备吃饭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们他们小马哥今天竟然醒的这么早并且身边没有丁程鑫这非常的奇怪本想上去皮一下可感受到他身边那“我心情不好别招惹我”的气氛也挪不动脚了

 

想着赶紧吃完饭逃离这里方为上上策“阿姨那个饭好没好啊。”

 

“没还得一会儿呢”

 

“……”严浩翔有一点生无可恋,他又不想上楼,因为一会再下来再三考虑之下之好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

 

这时候他才看见马嘉祺左脸肿了一块满脸生无可恋的样随机应变得出他,这是被自家队长所打的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

 

这不一有事情他就坐不住啊,一直看着直到把他看烦了“老看我干嘛”

 

“你被丁儿打了?”

 

“没有”马嘉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好像在问他怎么问出这种傻子一般的问题的

 

“那你的脸”

 

马嘉祺刚想回答就看到讨论的人从楼上下来一下把他吓得赶紧捂住脸并且冲回了自己的房间,这颗吧刚下来的丁程鑫看的一愣愣的“他怎么了?”

 

“不知道不过他脸肿了还不知道怎么了呢”

 

听到这儿丁程鑫便有些担心了但与此同时贺峻霖说了句“我上去看看他”并且争取到了丁程鑫的同意

 

“时神我进来了”贺峻霖说完,也不管里边的那个人又不乐意,也就径自走了进来。

 

果然就像严浩翔时候说一边脸肿了这不也不管完抹角直接开问“你脸咋了?”

 

“蛀牙了”他知道的人是谁派来的,但这一次他是如是说了,毕竟就算他们不来问也会被发现了。

 

“吃糖吃的”

 

“嗯”

 

“怕他说你?”

 

“……”这次没在回答但贺峻霖知道他说对了

 

“没关系我去帮你说说好话”刷完就急忙离开就想没有来过一样。

 

扛下了咯哦,他就把已经获得的情报都告诉了丁程鑫这听见马嘉祺牙疼真的是又气又笑但他还是上楼准备看看哪个小兔崽子

 

这不刚上来就看到小家伙站在门口不知道想去哪里丁程鑫直接被按在床上坐好马嘉祺也背着突然的动作搞得直愣愣地捂着脸,仍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呆滞:“阿程……”

 

“你真是......”丁程鑫握着马嘉祺冰凉的两只爪子,颇有些咬牙切齿。

 

“疼不疼”

 

“不疼”为了防止他不相信马嘉祺还对他笑了笑这却让丁程鑫更生气了

 

“不疼?”丁程鑫说着就拍了拍他的小脸

 

“疼为什么掐我……”马嘉祺眼圈红红的

 

“不是不疼吗”

 

“但是……”马嘉祺本身不想哭的,这会儿委屈的却着实憋不住,眼泪疼的一颗颗往下掉。

 

看着他这样,丁程鑫再大的火气都被这泪水浇灭了“哥带你去医院”

 

“嗯”现在的马嘉祺乖得不得了但拔牙的时候他还是疼的不行,这就导致一下午都没有怎么说过话

 

看着自己的小朋友受了委屈丁程鑫当然是惩罚了某人并且许诺了小孩很多事情这不同的待遇让严浩翔气的半死

 

完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