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北京印象

4986浏览    2234参与
Lena

2022年的蔷薇季(3)

The rose season in 2022 Beijing 

小满节气,附老树诗一首:

再封控,

时令催人忙。

南方水田插中稻,

北地青麦灌新浆。

是人总吃粮。

Poetry by Laoshu 

2022年的蔷薇季(3)

The rose season in 2022 Beijing 

小满节气,附老树诗一首:

再封控,

时令催人忙。

南方水田插中稻,

北地青麦灌新浆。

是人总吃粮。

Poetry by Laoshu 

Lena

2022年的蔷薇季(2)

The rose season in 2022 Beijing 

附老树诗一首:

人去总有念,

梦醒却无痕。

你看风里花,

醉了梦中人。

Poetry by Laoshu 

2022年的蔷薇季(2)

The rose season in 2022 Beijing 

附老树诗一首:

人去总有念,

梦醒却无痕。

你看风里花,

醉了梦中人。

Poetry by Laoshu 

Lena

花植森林~

二月兰与屋根草 (疫情防控中的奢望)

Flower Forest in Beijing ~Orychophragmus violaceus and Crepis tectorum

花植森林~

二月兰与屋根草 (疫情防控中的奢望)

Flower Forest in Beijing ~Orychophragmus violaceus and Crepis tectorum

Lena

山楂花

Hawthorn flower in May Beijing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做人应真诚,

说话要低调;

打球靠坚持,

小酒少不了;

交友不在多,

知心最重要。

Poetry by Laoshu 

山楂花

Hawthorn flower in May Beijing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做人应真诚,

说话要低调;

打球靠坚持,

小酒少不了;

交友不在多,

知心最重要。

Poetry by Laoshu 

Lena

白屈菜与棣di棠花~分的清吗?

Chelidonium majus and Kerria japonica in Apr. Beijing 

白屈菜与棣di棠花~分的清吗?

Chelidonium majus and Kerria japonica in Apr. Beijing 

Lena

屋根草

Crepis tectorum in Beijing 

~京城的五月疫情吃紧,最好不要到处活动。拍拍眼前今年最多的花。

附老树诗一首:

夏风起,

夜晚无清凉;

疫情何时可消弭,

再无核酸与方舱,

相约黄木岗?

Poetry by Laoshu 


屋根草

Crepis tectorum in Beijing 

~京城的五月疫情吃紧,最好不要到处活动。拍拍眼前今年最多的花。

附老树诗一首:

夏风起,

夜晚无清凉;

疫情何时可消弭,

再无核酸与方舱,

相约黄木岗?

Poetry by Laoshu 


Lena

2022蔷薇季(1)~雨中蔷薇敬母亲节

Roses in the rain in Olympic park Beijing to Mother's Day


2022蔷薇季(1)~雨中蔷薇敬母亲节

Roses in the rain in Olympic park Beijing to Mother's Day


Lena

五一假期~灰楸花

Catalpa fargesii in May Day Holiday Beijing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夏风起,吹落枝头花。

疫情何时可消弭,方仓兄弟早还家,

相约去天涯。

——壬寅立夏矣

Poetry by Laoshu 

五一假期~灰楸花

Catalpa fargesii in May Day Holiday Beijing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夏风起,吹落枝头花。

疫情何时可消弭,方仓兄弟早还家,

相约去天涯。

——壬寅立夏矣

Poetry by Laoshu 

Lena

绿绣球花

Green hydrangea

五一假期附老树诗一首:

小园芭蕉绿,

花开不知名;

周周打打球,

日久便生情。

Poetry by Laoshu 

绿绣球花

Green hydrangea

五一假期附老树诗一首:

小园芭蕉绿,

花开不知名;

周周打打球,

日久便生情。

Poetry by Laoshu 

Lena

景山公园:牡丹花和咖啡馆(下)

Jingshan Park: Peony Flowers and Cafe in Beijing 


景山公园:牡丹花和咖啡馆(下)

Jingshan Park: Peony Flowers and Cafe in Beijing 


Lena

景山公园:牡丹花和咖啡馆(上)

Jingshan Park: Peony Flowers and Cafe in Beijing 

每年这里赏牡丹花是一景,今年又新开了『景山制造』咖啡馆。店铺材料因为疫情防控,很多未到位,但老墙红柱元素体现在设计中,很有味道~

景山公园:牡丹花和咖啡馆(上)

Jingshan Park: Peony Flowers and Cafe in Beijing 

每年这里赏牡丹花是一景,今年又新开了『景山制造』咖啡馆。店铺材料因为疫情防控,很多未到位,但老墙红柱元素体现在设计中,很有味道~

Lena

瓦美术馆~长城脚下村里的美术馆

WAAAM~ in Huairou Beijing 

北沟乡村建筑艺术美术馆的空间及展示内容,将会是一种勇敢,甚至激进的碰撞,一种固定思维与先锋意识的交流的平台,它记录了过去的脉络,描述了现在的试探,却又引申到了未知的领域。

设计:llLab. 叙向建筑设计

Design: llLab. 


瓦美术馆~长城脚下村里的美术馆

WAAAM~ in Huairou Beijing 

北沟乡村建筑艺术美术馆的空间及展示内容,将会是一种勇敢,甚至激进的碰撞,一种固定思维与先锋意识的交流的平台,它记录了过去的脉络,描述了现在的试探,却又引申到了未知的领域。

设计:llLab. 叙向建筑设计

Design: llLab. 


Lena

初春之季

Early spring season in Beijing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春时诸花烂漫,

皆为刹那芳颜。

所有美好相遇,

都已成了从前。

Poetry by Laoshu 

初春之季

Early spring season in Beijing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春时诸花烂漫,

皆为刹那芳颜。

所有美好相遇,

都已成了从前。

Poetry by Laoshu 

Lena

谷雨·花容

Grain rain, flower face In Beijing 

昨夜西风唤有名,

庭树飞花做应声。

落瓣占去青丝院,

不留儿郎少时容。

谷雨·花容

Grain rain, flower face In Beijing 

昨夜西风唤有名,

庭树飞花做应声。

落瓣占去青丝院,

不留儿郎少时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