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北

2652浏览    458参与
Lris

北北温馨提示:少出门,出门记得戴口罩。

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北北温馨提示:少出门,出门记得戴口罩。

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蜜蜜
邓伦金属徽章 tag打扰了

邓伦金属徽章

tag打扰了

邓伦金属徽章

tag打扰了

亦珏

就是想写个故事名字没想好(四)

隔天早晨,谢璟樱非常惬意地睡了个小懒觉,醒来的时候,桃子正在把玩她的手指,其实她也算是被桃子叫醒的,这小家伙应该是饿了都开始啃她手了,谢璟樱把它抱回了猫窝,给它添好了猫粮,进了卫生间。

谢璟樱今天起得不早,也不打算在家做饭了,太久没吃淞城的小吃,她想出去看看有没有豆腐脑油条之类的填填肚子,也节省时间,要知道她今天也不是能闲在家的一天呐。

谢璟樱出门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她记得前几天打车回来的时候看到过的小吃城,就直接奔目的地去了。

谢璟樱选的这家手艺还是很好的,油条炸得焦黄香脆,豆腐脑白嫩可口,其中的配料也是极香,吃完一份,她整个人都满足极了。要不怎么说一天的好心情要从一顿好吃的早饭开始呢。...

隔天早晨,谢璟樱非常惬意地睡了个小懒觉,醒来的时候,桃子正在把玩她的手指,其实她也算是被桃子叫醒的,这小家伙应该是饿了都开始啃她手了,谢璟樱把它抱回了猫窝,给它添好了猫粮,进了卫生间。

谢璟樱今天起得不早,也不打算在家做饭了,太久没吃淞城的小吃,她想出去看看有没有豆腐脑油条之类的填填肚子,也节省时间,要知道她今天也不是能闲在家的一天呐。

谢璟樱出门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她记得前几天打车回来的时候看到过的小吃城,就直接奔目的地去了。

谢璟樱选的这家手艺还是很好的,油条炸得焦黄香脆,豆腐脑白嫩可口,其中的配料也是极香,吃完一份,她整个人都满足极了。要不怎么说一天的好心情要从一顿好吃的早饭开始呢。

享受好早饭,谢璟樱就直接去了4s店,她今天终于要订购属于她自己的车了,她的驾照研究生时期就拿到了,因为一直在外地也就没想买车的事情,如今终于回来了,而且这两天出门一直打车也确实不方便,更别说之后还要每天去营养所上班了。

其实谢璟樱买车这事也简单,她一早就想好自己想要什么车了,也就是去了跟工作人员提出要求试驾就行了。因为是自己挑中的车型,试驾体验也还不错,谢璟樱就直接交了定金等着提车了。

出了4s店,谢璟樱看时间刚过12点,想着自己还没感谢燕莞给自己收拾屋子,便给她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童童,想我了?我们可才两天没见呐。”

“是啊,想你了,所以莞莞要和我一起吃中午饭么?我请客。”

“行啊,你在哪呢?正好我也下班了,过去接你。”

“诶,正合我意,燕尾大街的4s店,你来吧。”

“哟,你这是看车去了?”

“嗯。不仅看了,还订好了呢。”

“够速度啊,行,见面再说,我开车。”

“好。”

燕莞大概是超速过来的,因为谢璟樱在这个大概率会堵车的时间只等了10分钟就等到了她。

“你赶时间?”谢璟樱上了燕莞的车。

“为什么这么说?”

“从你公司到这正常速度大概20分钟吧,而现在是中午12点多一点,运气不好还会遇到堵车,可你只用了10分钟就过来了。”

“嗬,看看这逻辑,真不愧是理科生毕业。其实也不是赶时间,上午的稿子有点问题,本来应该中午之前改好,但是我这个思路和手好像都有点跟我作对,硬是改不好了,我这一路还分了根神经想,没留意就超速了。“

“你呀你,多亏燕尾大街比较偏,要不然你这一路肯定不知道要被拍下多少超速照片。”

“那也没办法,谁让我家宝贝儿请我吃饭呢是吧?”

“你呀。”

“那既然是你请我吃饭,地方我可就自己选了啊。”

“没问题,反正我也刚回来,还没好好挖掘美食。”


桃花街某饭店里,谢璟樱和燕莞点的菜已经上齐。

“你买了个什么车?”燕莞拆着筷子问道。

“要不你猜一下?”谢璟樱拿勺子给燕莞舀了个日本豆腐。

“这我哪能猜得到,你快说。”燕莞看谢璟樱笑吟吟的,忽然想起来她以前好像说过喜欢什么来着,想着想着忽然一拍大腿“你不会真买了辆路虎吧?”

谢璟樱笑意更深。

“天呐,你个女人,你怎么这么……“

“也还好吧,只是女孩子少有人开而已,又不是没有人开,上午给我介绍的小姐姐一点也不觉得震惊。”谢璟樱真的觉得没什么,路虎虽然车型较大,一般女孩子不会选择,但实用性还是很好的。“而且我还想开着车带着我家桃子出去玩呢,路虎看起来多帅啊。”

“行行行,你的车你说了算。”她都订好了,燕莞也不再多管。

“欸,对了,你和顾庭北怎么样啊?你回来那天就是因为遇见他后来才变得不对劲吧。”真是知谢璟樱者莫如燕莞也。

说起来顾庭北,昨晚上两人说过晚安之后,谢璟樱回去继续喝她的蜂蜜柚子茶,顺便也想了想这一晚上跟顾庭北的对话。北北待她自是一片真心,还痴情得很。再说自己,去阙城之前她眼里心里都是北北,去阙城之后她有了不结婚的心思也就没在意过什么人,真要说起来其实除了北北谢璟樱没喜欢过任何人。顾庭北饭间那一番深情告白和饭后那几句追她的话着实让人动心,谢璟樱思前想后,权衡半天,嗯,没有结果。先由他去吧,顺其自然也许比较好,谢璟樱如此想着。

谢璟樱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嗯,他现在应该是要追我?”

噗——

燕莞刚喝了一口柠檬汁,就被谢璟樱的话吓着了。

“哎,你慢点儿。”谢璟樱赶紧抽了纸巾递过去,“至于吗,说的又不是我俩在一起了。”

“姑奶奶,你要说你俩在一起我说不定还没这么震惊呢。”燕莞白了谢璟樱一眼。

“怎么,在阙城待了几年不喜欢他了?不能吧?”

“……”谢璟樱真的很想知道这女人为什么啥都知道。

“那怎么还从头再来了?老大不小了学年少无知的时候搞浪漫呢?”

“什么叫老大不小?我年轻着呢好么?”

“啊,年轻年轻,哎不是,你别跑题啊。”

“就昨天,我俩聊了聊。“

……

谢璟樱把昨天的来龙去脉跟燕莞大概叙述了下,解答了她的疑问。

“所以说,你这不想结婚的念头还没打消啊?我还以为你回来之后想通了呢。”燕莞一脸“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是啊,我昨天本来是想劝他早日放弃的,结果……”

“童童,说句实话,他要真放弃了,你不会遗憾吗?看着他去追别的人,看着他对别人温柔体贴,看着他和别人结婚生孩子,你做得到吗?”

“……”谢璟樱没想过。

“所以说呢,你要不真的试试吧,顾庭北人还是很不错的,你走这四年我也见过他几次,除了他妈从来也没见他和哪个女人一起过。“

“我怎么觉得你们对他的评价都这么高啊,我老妈也觉得他是个好孩子。”谢璟樱有点郁闷。

“人本来就不错啊,是你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燕莞丢给谢璟樱一个她不爱吃的洋葱。”

“你不吃别给我啊。”谢璟樱又给她丢回去,“是,是我不识好歹行了吧。”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且你不是都答应他追你了吗?”

“我什么时候答应他……”谢璟樱想想好像自己也没拒绝。

“你不是也没说不让他追?这不是默许人家行动了吗?”

“哎~”

“别愁了,既然答应了就处处看呗,我觉得以顾庭北的毅力没准儿就把你给打动了。”燕莞擦完了嘴,“吃好了,咱走吧,我下午还得上班呢。”

谢璟樱闻言起身,”嗯,耽误你想稿子了,赶紧回去工作吧。”

“嘿,还客气上了,没事儿,咱俩谁跟谁啊。”燕莞搂着谢璟樱一起往店外走去,“你下午去哪啊,用我送吗?”

“不用,我去营养所跟老师提前打个招呼,跟你不顺路。”

“还确实不是一路的,那你自己小心点儿,别被卖了哈。”燕莞玩笑着上了自己的车。

“放心吧,没人敢卖我,你自己开车也小心点,别再超速了。”

“好的~拜拜。”燕莞临走还给了谢璟樱一个一点也不符合她设计师形象的飞吻。


淞城省级疾病控制与营养中心。

谢璟樱登记进门,问过值班人员后找到了应用研究和成果转化实验室。

“咚咚咚”谢璟樱站在门口敲门。

“请进。”说话的是一位看起来就很科学严谨的女老师,不过声音很温柔。谢璟樱猜测这应该就是她要找的刘老师,此刻应该是在指导新人做实验。

“请问是刘老师吗?我是谢璟樱。”

“是我,你就是袁师兄说的小谢吧?”刘老师口中所说的袁师兄就是在谢璟樱在阙城时候的研究生导师,现在是她的顶头上司。

“是的,老师,我今天是来先来跟您报个到,顺便熟悉下环境,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明天就可以进实验室。”

“嗯,你们先检测,有问题叫我。”刘老师对她身旁的学生说道。

“咱们去外面聊。”这句话是跟谢璟樱说的。

“好。”

“看着就是个好孩子,怪不得袁师兄总跟我提起你。”刘老师拍了拍谢璟樱的肩。

谢璟樱有点不好意思,看来是自己老师提前说了好话。

“没有,是老师谬赞了。”

“还谦虚,好,真好。”刘老师边走边说,“你是本地人对吧,回来看过父母了吗?”

“去过了,昨天去看过他们。”

“那好,这几天你先在家好好休息,暂时这边也没什么任务。”说话间两人停在另一实验室面前。

“这个是食品营养与质量安全检测室,这间和刚刚你找我那间是咱们以后会常用的两个实验室。”

“好的,我记下了。”

“咱们这个新型转基因食品的研发可能还会农产品转基因食品相结合起来,所以可能也会去二楼的农业转基因植物食用安全检验室,不过那个实验室负责人不是我,到时候需要申请借用。”

“好,那到时候我再跟您请教流程。”

“其他的就是咱们基本的一些食品实验室,你应该都了解,这栋楼都是食品楼,对面那栋是疾病防控楼。”刘老师站在玻璃前指着对面的楼,“咱们一般也不去对面,如果有需要的话,记得提前问问需不需要穿防护服进去。”

“好,谢谢老师。”

“其他的,等你正式进实验室的时候我再跟你具体说说。”

“行,那老师我什么时候过来呢。袁老师就跟我说七月初,具体也没说什么时候。”

“到时候我提前通知你吧,咱们的人手不够,向M大借了几个研究生,也是给他们历练的机会,这会儿他们还没放假,等他们放假咱们就开始。”

“好的,老师。”

“行,也就这些了,这几天你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没处理好的就处理,等实验开始了可能几天都腾不出来时间了。”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等实验开始了。”

“那行,要没什么问题就回去吧,我还得看看他们实验。”

“没问题了,今天打扰老师了,谢谢老师带我熟悉环境。”谢璟樱很恭敬地向老师鞠了一躬。

刘老师连忙将她扶了起来,“呀,你这孩子还真是难得,行了快回家去吧。”

“那老师再见。”谢璟樱看着刘老师向实验室走去才转身往门口走去。

原以为这一趟要花很长时间,没想到有刘老师带着谢璟樱熟悉环境节省了不少时间,她走出疾病控制与营养中心的时候也才刚下午4点。想着接下来就没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了,谢璟樱就晃悠着去公交站等公交了。

等谢璟樱等到公交再回到小区附近已经接近五点了。谢璟樱本欲直接回家,想了想又去菜市场买了点新鲜菜,今天也是要好好爱自己的一天呐。


晚饭过后。

谢璟樱刚洗完碗坐下准备看电视,她的门就被敲响了。她打开门却只看到豆豆,以及,豆豆嘴里叼着一枝粉色的玫瑰花。

谢璟樱把花接过来,怎么看着还有点蔫儿呢,“豆豆,就你一个么?你哥呢?”

看到对面的门明显开着一条缝,谢璟樱提高了声音,“哟,这谁家这么漂亮的狗狗呀,要是没有主人我可抱回家自己养了啊。”

顾庭北闻言从门里闪到了门外,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右手放在后脑勺上挠了挠,末了才开口:

“童童。”啧,听这声音北北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中午,其实我中午就来敲过门,结果你不在。”

“噢,我一早出去了,中午和燕莞吃饭就没回来。你其实可以给我打电话的。”谢璟樱在心里琢磨,难不成这花中午就买了,怪不得有点蔫儿呢。

“也没什么事,想着你晚上回来也是一样的。”顾庭北认真地看着谢璟樱,任由豆豆蹭他的裤腿。谢璟樱也看他,对面的人现在深情款款,还真是温柔又可爱,有点迷人呐,谢璟樱不禁露出了满足的笑。

片刻之后,谢璟樱拉回被美男诱惑的思绪,“嗯,还有事么?”

“哦,没了,没了。”真是越看越可爱。

“那就回去吧,早点休息。”

“好,你也是,晚安。”

“晚安。对啦,花很好看,我挺喜欢的。”

谢璟樱自从刚才开始脸上就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随后也就带着笑意关上了门,顾庭北则还在为谢璟樱夸他的花好看,不对,为谢璟樱说她喜欢这花而感到开心。















亦珏

就是想写个故事名字没想好(三)

谢璟樱在家睡的第一晚并不是很舒服,或许是因为太久没回来住安全感不强也或许是因为桃子不熟悉环境半夜爬上了她的床,一人一猫早早地就醒了。

谢璟樱给桃子放了猫粮又把牛奶放进了微波炉,然后去洗漱,接着开始准备早餐。其实她也不饿,只不过吃早餐对身体好,有条件之后谢璟樱就一直坚持给自己准备早餐。也不麻烦,煎个鸡蛋,烤两片面包,再配一杯牛奶,简单也健康。

谢璟樱边吃早饭边划拉手机,看到老妈发了条动态顺手点了个赞,想想自己已经回到淞城了第三天了,是该去看看爸妈了。

给老妈打过电话之后确认她在店里,谢璟樱就拿着早就看好的翡翠镯子上门了。时值六月底天气燥热,今天也不是周末,老妈店里的人并不多,快到中午,老妈...

谢璟樱在家睡的第一晚并不是很舒服,或许是因为太久没回来住安全感不强也或许是因为桃子不熟悉环境半夜爬上了她的床,一人一猫早早地就醒了。

谢璟樱给桃子放了猫粮又把牛奶放进了微波炉,然后去洗漱,接着开始准备早餐。其实她也不饿,只不过吃早餐对身体好,有条件之后谢璟樱就一直坚持给自己准备早餐。也不麻烦,煎个鸡蛋,烤两片面包,再配一杯牛奶,简单也健康。

谢璟樱边吃早饭边划拉手机,看到老妈发了条动态顺手点了个赞,想想自己已经回到淞城了第三天了,是该去看看爸妈了。

给老妈打过电话之后确认她在店里,谢璟樱就拿着早就看好的翡翠镯子上门了。时值六月底天气燥热,今天也不是周末,老妈店里的人并不多,快到中午,老妈就提前关了门说是要给谢璟樱做顿好吃的,谢璟樱这种从来不会辜负美食的人自然是不会错过老妈的手艺,乐呵呵跟着老妈回家里了。


吃饭期间。

“你这次回来还走么?”

“暂时不走,先休息差不多一个月,然后在这边营养所工作一段时间。”

“那还行,你这一走就是四年,就连过年都没回来过,怪让人念叨的。”

“妈,我也想你啊,但那不是没办法嘛,以后会好的,我的工作现在也稳定了,而且短期内会留在本地,我会常来看你的,就算之后还要走,我也保证会定期回来的。”

“你自己打算好就行,从小你就习惯自己拿主意,现在都这么大了我也不过多干涉,就是怕你过得不好。”

“放心吧,我现在好着呢。”

“好就行,你回来见过北北了么?”

“……碰见过。”

“你们俩当初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就……”

“算啦,我就想让你知道当年你去了阙城没几天北北就来问我你新买的房子在哪,我还好奇你怎么没告诉他。”

“原来是您告诉他的啊。”

“怎么了,一个住址而已都不让他知道?你还打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了不成,毕竟一块长大的呢,人家逢年过节都还来看看我呢。”

“没有,他现在就住我对门。”

“对门?原来是这样,我倒是听说他从父母家搬出去住了,可不知道搬去了你对门。”

“唉。”

“叹什么气呢?北北是个好孩子,这我可看在眼里的,你要是真对他没感觉了就好好跟他说,也别耽误人家了。这孩子这几年可还是一个人呐。”

“不是,您怎么知道他一个人,您又……”

“废话,我好歹也算看着他长大的,还看不出来他有没有女朋友啊,再说了每次来我这就是问你长问你短的,明摆着心里还念着你啊。”

“是是是,您最睿智了,您最会洞察人心。”

“去,别打岔。”

“哎呀,妈,你知道我顾忌什么的,我,还是害怕。”

“……”谢璟樱妈妈沉默了,她闺女怕什么,她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没事儿啊,妈,这跟您和我爸可没关系,您别乱想,我就是还需要点时间。”谢璟樱知道她老妈估计又要怪到自己身上了,赶忙解释。

“……那你再想想,也别拖太久了,你自己也不小了,以后怎么过还是要早做打算啊。”

“嗯,知道啦。”谢璟樱难得地露出一个只有在母亲面前才会出现的那种乖巧的小女孩的笑容。


吃过饭,老妈本来想和谢璟樱下午逛逛街让她晚上留宿一晚,但谢璟樱想着下午应该也去看看老爸,于是帮老妈洗过碗就离开了。

谢璟樱和老爸的关系不算亲厚,但二十年养育之情总是取代不了的,哪怕谢璟樱每次去看老爸也不怎么说话甚至有的时候老爸也不在家,她也还是会带着老爸喜欢的茶叶去,孝心还是要有。

老爸的家是再婚之后在东区买的新家,离自己家着实很远,谢璟樱去的时候老爸不在家,她和刘阿姨也没什么家常需要唠,眼见天色也不早,放下东西便告辞了。

回家的路上,谢璟樱想着老妈今天说的话,再想想前两天碰见北北的场景,有些头痛。她本来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伤口可以结痂,回忆可以淡忘,可她错了,时间只会让那些求而不得感情愈发沉重。

“是该解决解决。”谢璟樱心想,她也不想就这样拖着自己也拖着北北。


鑫旺小区外的菜市场里。

顾庭北现在也头疼着,他晚餐已经吃了近一个星期的外卖了,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想着今天自己动手做一顿。可是他光看着菜市场里陈列的各种菜就觉得自己估计又能做出来一顿黑暗料理,实在是不知道该买什么才能做出来不那么难吃的黑暗料理。正犹豫着要不买点西红柿,他的电话响了,顾庭北顺手按了下耳机。

“北北,你现在有空么?”顾北庭怀疑自己挑菜挑得头疼出幻觉了,他竟然接到了童童的电话!童童,童童叫他北北了!童童好像还问他有没有空!震惊的同时,顾庭北从兜里摸出手机确认,来电显示真的是童童!

“北北?不方便的话就……”

“啊,没有没有,我正在菜市场挑菜呢,有空有空,怎么啦?”理智回归,顾庭北当然有空。

“菜市场?你会做饭么?”

“……”顾庭北不会。

“你在哪个菜市场?小区外面那个?”

“嗯对,就出小区右拐那个。”

“得,那你在那等我一下吧,我马上到小区门口了。”谢璟樱本来想约北北出去吃饭,听他在菜市场忽然觉得在家做顿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啊,噢,行。”顾庭北也不挑西红柿了,往菜市场门口走去等他的童童了。

谢璟樱没用几分钟就到菜市场了,还没走近就看见北北站在门口等她。顾庭北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衬衫,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得有些飞扬却不显凌乱,反而衬得他五官深邃,整个人被笼罩在夕阳的余晖里,像极了画里的美男子。

“这人还是那么好看。”谢璟樱不禁感慨。

顾庭北看谢璟樱走近了,又往前走了两步去迎她。

“你找我有事?”顾庭北还不知道童童突然来找他是什么事。

“嗯,为了感谢你昨天帮我提东西,本来想请你吃饭的,听你说在菜市场就想着自己做也行。”

“这样啊,提个东西而已,也不用这么客气的。”

“反正你也要吃饭的,而且你还不会做,一会儿尝尝我的手艺呗。”

“……好吧。”

“你本来想吃什么?”

“只要是你做的我吃什么都行。”顾庭北心里想着,出口的却是:“你就随便做点简单的吧,反正肯定比我做的好吃。”

谢璟樱也没再问他,称了点排骨,买了土豆、茄子、豆角,最后还丢给顾庭北一个冬瓜让他抱着。

两人买好了提着菜往家走去,到门口的时候,谢璟樱先开了门把菜放下接过了顾庭北手里的冬瓜。

“你要不先回家给你的狗狗喂食,别饿着它了。”谢璟樱想着昨天的场景,想来北北对自己的狗肯定也很疼爱。

“好,那我喂完就过来帮你。”

“不着急,你过来能帮着炒菜么?”谢璟樱笑道。

“……”顾庭北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可他也没话说,默默打开了自己的门。

谢璟樱关了门,桃子一天没见着她,自她开门就一直围着她转,谢璟樱给它开了个罐头,把菜拿进厨房准备做饭。她这菜还没洗完,就听见了敲门声,打开门却只看到北北家那条特别漂亮的狗狗,还直往自家门里冲,谢璟樱不解北北这是要干什么。

“庭北,你不是回家喂它么,怎么它还跑过来了?”

站在自家门口的墙内的顾庭北本来是笑吟吟的想要请求童童让自己和豆豆一起去她家的,可他又听见了童童叫他“庭北”,他这心情忽然就不那么美妙了。

“抱歉,它太调皮了,我跟它说待会儿要去对面的姐姐家吃饭它就非要过来,我这就把它领回去。”

“嗐,没事儿,它都进来了就让它在这呗,难得它不见生,你也快关了门过来吧,帮我看着点这一猫一狗别打架,我好做饭。”

“好。”顾庭北关了自家的门跟了过来。

“喝水的话自己倒一下,想喝果汁冰箱里也有。”

谢璟樱边往厨房走边跟顾庭北说。

“你,需要我帮忙吗?”

“你要想帮的话也可以,不过你得先看看那两小只相处得怎么样,桃子没有和狗狗一起玩儿过。”

“哦,我先看看它俩。”

事实证明,谢璟樱的担心是过于多虑了。桃子一开始对于这个闯进自己家的比自己大不少的动物确实很害怕,基本上是豆豆进一步,它退一步,中间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豆豆抬起了前爪,桃子大概以为它终于要对自己下手了,浑身都炸毛了“喵呜~”,可谁成想豆豆只是把前爪轻轻落在了桃子的背上,还像模像样地戳了两下,像是在安抚这只炸毛的小猫。“喵~”桃子被豆豆戳这两下,没感觉到疼,毛也就不炸了,似乎还挺享受。

顾庭北看它俩相处得还算和谐便进了厨房,“它俩相处得挺好的,我来帮你吧。”

“行,你把西红柿搁锅里烫一下然后拿出来把皮去了。”顾庭北照办。

谢璟樱已经把米饭焖上,正往排骨锅里放佐料。“你吃得了辣椒么?”她记得北北以前就不怎么吃辣。

“还行,能吃一点。”顾庭北这几年也试着尝试一些辣菜,慢慢可以接受少许辣椒。

“那等会儿土豆丝就不放辣椒了,咱们吃淡一些。”

谢璟樱放完佐料就拿起土豆削皮,她两个土豆搞定,顾庭北的西红柿也剥皮完成,谢璟樱便让他择豆角去了。

顾庭北看着谢璟樱熟练快速地把土豆切丝收进碗里然后过水,想着她这几年都是这样过的吗,不禁把后面的话说出了口“你这几年过得辛苦吗?”

谢璟樱扭头看了他一眼:“也还好啦,刚去的时候就是不熟悉环境,慢慢就适应了,再后来有了工资也就没什么辛苦的,这不还养了桃子。”

“你呢,听你那天说没课,是读完博士直接留任了吧?年纪轻轻当老师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被误认为是学生啊?”

“嗯,跟做学生其实也没什么差别,每天就是上课,上过课的学生一般不会认错。”

说话间,顾庭北已经把豆角择好洗干净了,谢璟樱的素炒土豆丝也出锅了。把土豆丝装盘之后,谢璟樱接着拿了个茄子洗净去蒂切条,动作一气呵成,顾庭北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没来由的觉得很安心。

“我还需要三个鸡蛋,帮我拿一下,在冰箱最下面那层。”谢璟樱锅里炒着茄子烧豆角,计划再来个百吃不厌的西红柿炒鸡蛋。

三盘菜出锅,米饭也已经焖好,排骨汤还差点儿功夫,谢璟樱盛了米饭,两个人先把菜端了出去。

“排骨汤也快好了,咱们先吃吧,吃个差不多再喝汤。”

“好。”谢璟樱家的餐桌是圆桌,顾庭北犹豫片刻坐在了谢璟樱旁边。

“我想着咱们俩人也吃不了太多,就弄得简单,你可别嫌弃。”谢璟樱看着面前三个素菜有点不好意思,唯一一个带荤腥的还在锅里……

“没事儿,很好了。”顾庭北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菜,想想自己做的那些黑暗理,哪有资格嫌弃,更何况这还是童童做的,别说素菜,哪怕童童今天就给他端一盘咸菜一个窝头,他顾庭北也只会说好吃。

“那茄子可能有点咸,你要不爱吃就别吃了,我尝菜的时候按豆角尝的,豆角刚好茄子估计会咸。”

“不碍事儿,咸点儿能接受。”

“诶,桃子和……”谢璟樱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北北养的狗叫什么名字呢,“哎呀,你看我这都忘了问它叫什么名字了。”

“豆豆。”顾庭北望向谢璟樱,“它叫豆豆。”

“……”谢璟樱愣了,思绪一时间回到了两人刚上大学的时候。


“北北,等我将来有钱了,我一定要养一只属于自己的猫,到时候就叫它桃子。”

“好啊,那等我有钱了,我也要养一只属于自己的狗,我要叫它,叫它……”

“我帮你取名字吧,叫豆豆吧。”

“为什么要叫豆豆?”

“也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可爱啊。”

“好吧,就听你的,叫豆豆。”

那时候他们还是情侣。


“童童。”

“童童。”顾庭北知道谢璟樱是想起来这名字的由来了。

“啊,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没事,豆豆的名字其实算是你取的。”

“……”

“童童,我,这几年,一直在等你。”顾庭北好似忍着极大的情绪又好像十分小心翼翼,一句话顿了好几顿才说出口。

“我,我先去看看汤好了没有。”谢璟樱被顾庭北一句话砸得天昏地暗,不知所在,只能仓皇而逃。

顾庭北看着急忙溜走的人,心里多了一分胜算,她会逃说明心有愧疚,心有愧疚就说明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只不过什么时候才能让她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不退缩还是个难题啊。

谢璟樱在厨房冷静片刻后把汤端了出来,又回去拿了小碗,先后给顾庭北和自己盛好了坐下。

“味道应该还可以,你尝尝。”谢璟樱递到了顾庭北手里。

“很好喝。”顾庭北很久没喝到过这么美味的汤了,他很想喝完这碗再来一碗。

谢璟樱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觉得好喝就多喝点,锅里还很多。”

之后两人沉默片刻,还是谢璟樱先开了口:

“庭北……”

“童童。”顾庭北少有的打断了谢璟樱,弄得谢璟樱还有点儿慌,自己这还没说什么呢。

“怎,怎么啦?”谢璟樱试探性开口,她并不想两个人闹得不愉快。

“……”

“你能不能不叫我‘庭北’?”谢璟樱听着这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还有点委屈?

“不是,我不叫你‘庭北’叫你什……”谢璟樱一瞬间想起了今天在出租车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她叫的是“北北”,因为她翻出来通讯录自己存的就是“北北”,电话通的时候她也没过脑子就顺嘴叫了,还有以前,她也一直叫他“北北”。之所以这次回来没有再叫是因为一方面她以为顾庭北会像自己一样觉得小名幼稚,另一方面她觉得他们已经没有那么亲切了。

“你以前叫我什么?”顾北庭这会儿语气不仅委屈还有点微愠。

“……”

“你从回来第一天就叫我‘庭北’,今天打电话好不容易叫了声‘北北’,饭都没吃完,你就又叫回去了。”顾庭北语气里的委屈和愠意更盛。

谢璟樱忽然就觉得这样的顾庭北也可爱得很,跟四年前,十年前,甚至更小时候的顾庭北一模一样,那么认真,那么,招人喜欢。

搞清楚了原委,谢璟樱选择了正确的开口方式:

“北北……”

“怎么,不叫‘庭北’了?”谢璟樱又被打断了。得,这人生气还没完了。

“北北,你听我说,以前呢叫你‘北北’,咱们都还小,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咱们都长大了,你也是老师了,我要还叫你‘北北’不是显得不尊重你么?而且我不是也不喜欢别人叫我小名嘛,显得挺幼稚的。”

“那你也不喜欢我叫你小名咯?”

“……”以谢璟樱多年对顾庭北的了解,这题答不好今天这饭可能就吃不好了。

“没有,你从小就叫我童童,我也没有不喜欢啊,都习惯了。”记忆里,谢璟樱对于顾庭北叫她小名这件事确实没有过不喜欢。

“我不会觉得你叫我‘北北’会显得不尊重,你以后别叫‘庭北’了成么?”顾庭北语气里就剩下委屈了,光凭这语气就没几个人能拒绝。

“成成成,北北,行了吧,你这委屈劲儿再过不去,排骨汤都凉了。”

顾庭北两口把碗里的汤喝完了,转头眼睛都不眨地盯着谢璟樱,“童童,我还想喝。”天娘嘞,谢璟樱觉得真要命了,这一米八几的大帅哥是怎么做到把卖萌做得这么毫无违和感的,哦,这人还是个老师呢。只能认命了,谁让是自己要请人吃饭的呢,谢璟樱接过碗又盛了一碗递给他。

“对啦,你刚刚叫我是想说什么。”经顾庭北这么一提醒,谢璟樱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是要跟他说正事来着。

“北北,其实我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四年前我没有给你任何解释就跟你分手,后来还一个人去了阙城。”

“……”顾庭北可没想到谢璟樱的正题是这个,也没想到她一上来就道歉。四年前被分手的时候他迷茫了好久,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让他的童童都不愿意再跟他多说一句就分了手。直到童童去了阙城,他寻到她母亲家里才大概知道了些什么。他怪不了童童,是环境让人不痛快,让童童产生了畏惧感,也是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让童童感受到安全。于是他只能加倍努力,研究生读完继续留在M大读博,然后任教。当初为了住在童童一回来就能看到的地方,他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还问家里借了钱,如今也都还上了,还养了豆豆,终于也等到了她回来。

“我没有怪过你。”

“我今天去见我妈了,她跟我说你去找过她,逢年过节还会去看她。”

“我想着你不在,我应该时常去看看伯母的。”

“她跟我说应该要跟你说清楚,不要耽误你,我觉得很有道理。”

“我没有觉得你耽误我,我等你也是我自愿的。”

“北北,我们都不小了,我可以这样一直过下去,但是你能一直跟我耗下去么?叔叔阿姨能等下去么?”

“……”

“别等了好么?你明知道不会有结果的。”

“……”

“为什么不会有结果?”顾庭北沉默了良久才开口。

“因为我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就算我们彼此相爱,我还是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即使你能同意这一点,叔叔阿姨也不会同意的。”

“……”

“北北,听我一句劝吧。”

“你为什么不想结婚?”顾庭北决定直击要害。

“我,总之就是不想,一个人也挺好的。”

谢璟樱为什么不想结婚呢?因为她害怕一旦结婚两个人就会因为家庭琐事开始争吵闹矛盾,然后才发现两个人生活习惯的差距其实很大;因为她害怕一旦结婚两个人就会变成那种一个负责洗衣做饭一个负责赚钱养家的情况,两人慢慢地没有共同语言也没有体谅彼此的心,最后只剩下厌倦;因为她害怕婚姻中两个人已经不爱了但是因为孩子却不得不假装恩爱;因为她害怕在未来还会有一个因为父母感情不和而受伤的孩子,而这个孩子的母亲是她自己;也因为她知道一个家庭不仅仅是靠爱情就可以维持的;况且她慢慢意识到生活中的大部分事情完全可以靠自己一个人完成……

“童童,我知道伯父伯母的事情对你影响很大,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一件事情就把所有的婚姻判了死刑,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夫妻是白头到老,恩爱如初的。”

“我不是不看好婚姻,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罢了。”谢璟樱对自己确实没什么信心,自己的长相也不算出众,性子也不温柔,还是个喜欢泡在实验室的,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饭还做得不赖,可正儿八经工作起来,哪里还有时间做饭呢?恐怕没有几个人会愿意和这样一个自己结婚吧?

“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你会在你的丈夫疲惫的时候给他安慰给他支持,你会教育你的孩子善良正直,你会把家经营得温暖有爱。童童,你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谢璟樱不知道为什么连自己都没信心的事情,顾庭北是如何这么坚定的。

“所以,也请你相信我好么?我不会跟你吵架,我不会把家务丢给你一个人,我不会夜不归宿,我也不会让你放弃工作,我会理解你,我会好好爱你,我也会尽好我的责任。”顾庭北一股脑儿把心里想说的都说了,说完才觉得自己好像把适合求婚的话都说了,有点不好意思。

谢璟樱愣了愣没说话,弯下身把围在她脚边玩裤脚的桃子抱在怀里,“桃子啊,喜欢跟豆豆玩么?”谢璟樱腾出一只手摸了摸蹲在她和顾庭北中间的豆豆的头。

“喵~”

“那你喜欢对面这个哥哥么?”

顾庭北还在想自己这一番话好像说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吓着谢璟樱,冷不丁听见这么一句,有点儿转不过弯来。

“喵~”

“喏,连我的猫都喜欢你,北北,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大魅力呢?”谢璟樱看着顾庭北认真道,表情凝重得好似真的遇见了什么难题。

“童童,你这是?”顾庭北觉得自己可能说动她了。

“诶,你先别说话。”谢璟樱把桃子放了下去,“你呢,刚刚这番话真的挺感人的,但你好像过于信任我了,也抬举我了。还有就是,北北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现在什么关系也没,充其量算个朋友,哦不对,还是对门邻居。所以你那一番求婚的誓词还是留着以后跟结婚对象说吧。”

“……”顾庭北觉得自己刚刚高兴得有点早。

“得,这饭菜也凉了,你应该也吃好了,我收拾收拾去洗碗。”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我帮你洗。”顾庭北抢先一步端起了盘子,他还不想现在就走。

谢璟樱起身看他一眼,留给他一个“你请自便”的表情,往厨房走去了,顾庭北紧跟其后。

顾庭北这人,饭只能做成黑暗料理,但碗洗得还是不错的,谢璟樱看他动作还算熟练也懒得插手,帮他把盘子端进去洗过手之后就出了厨房。

顾庭北洗完出来之后,谢璟樱正抱着她的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旁边坐着他家豆豆,嗯,画面还是很温馨的。

“洗完啦?我弄了点蜂蜜柚子茶,过来尝尝吧。”谢璟樱感觉到顾北庭站在她斜后方。

“好。”顾庭北走过去坐在了豆豆旁边。

“很好喝。”顾庭北自己在家一般就是喝白开水或者喝现成的饮料,他也不会自己做。

“童童,你刚刚说我们只是朋友和邻居,那我能不能,先申请做你的男朋友?你可以不答应,毕竟我还没追你。”顾庭北洗碗的时候就想好了说辞,既然不能直接攻破,那他就慢慢来,哪怕让他重新追一次童童也成。

谢璟樱闻言停住了电视,“你不怕没结果么?”

“不试试我怎么知道有没有结果。”顾庭北暗下决心:这次必须得有个结果,还要是好结果。

“北北,你家豆豆好像饿了,它刚刚都想要吃桃子的猫粮了,让我给按住了。”

顾庭北看看豆豆,好像还真是,吃饭前他计划着让童童把自己和豆豆一起迎进门,没让豆豆吃几口就把它打发到了童童门口。后来因为童童那句“庭北”他也忘了给豆豆带点吃的。

“噢,那我先回去了,不然一会儿它可能就闹脾气了,不能在这祸害你。”顾庭北从沙发上站起来领着豆豆准备离开,谢璟樱抱着猫起身送他。

走至门口,顾庭北回过头看着谢璟樱,“童童,你刚刚算不算没拒绝我?”临出门,顾庭北还想要个回答。

谢璟樱揉了揉桃子的脑袋,上前替顾庭北打开了门,然后给了顾庭北一个神色莫测的笑容,末了又带点儿调皮,明摆着一脸“你猜啊”。

“那我明天,不,从现在开始就要追你了。”顾庭北也不猜了,追!肯定得追!

“童童,晚安。”

“晚安。”


















































亦珏

就是想写个故事名字没想好(二)

谢璟樱在燕莞家安安稳稳睡了一晚,第二天早是被宠物托运公司的电话叫醒的。她昨天回来的那班飞机没有宠物储运仓,她就只好算了算时间提前把猫送到了宠物托运公司,刚才的电话便是通知她宠物已经达到本地,希望尽快前去领取。

想着自家桃子小宝贝儿还孤孤单单在宠物托运公司待着呢,谢璟樱也不赖床了,麻利儿穿衣服洗漱给燕莞发了条语音就直奔宠物公司去了。

谢璟樱的猫是还是三年前她下课回家的时候在路上捡的,那时候自己的生活也过得不好,本来也没想着把它带回家,可自从第一天谢璟樱喂了小猫一根火腿肠,之后每天回家都能遇见这只小猫,仿佛它就在这等着谢璟樱一样,谢璟樱本就喜欢小动物,这下自是没了抵抗力,便把小猫抱回了家。...

谢璟樱在燕莞家安安稳稳睡了一晚,第二天早是被宠物托运公司的电话叫醒的。她昨天回来的那班飞机没有宠物储运仓,她就只好算了算时间提前把猫送到了宠物托运公司,刚才的电话便是通知她宠物已经达到本地,希望尽快前去领取。

想着自家桃子小宝贝儿还孤孤单单在宠物托运公司待着呢,谢璟樱也不赖床了,麻利儿穿衣服洗漱给燕莞发了条语音就直奔宠物公司去了。

谢璟樱的猫是还是三年前她下课回家的时候在路上捡的,那时候自己的生活也过得不好,本来也没想着把它带回家,可自从第一天谢璟樱喂了小猫一根火腿肠,之后每天回家都能遇见这只小猫,仿佛它就在这等着谢璟樱一样,谢璟樱本就喜欢小动物,这下自是没了抵抗力,便把小猫抱回了家。

刚抱回去的时候,谢璟樱还在周围贴过失物招领,毕竟遇到小猫的时候它身上比较干净,也没有伤痕,一点也不像流浪猫,倒像是谁家刚买的猫不识路走丢了,可直到谢璟樱贴寻物启事都泛黄了,也没人认领这只小猫,谢璟樱便下定决心自己养着这只猫了,给了它自己早就想过的给未来的宠物的名字——桃子。这猫一转眼都养了三年了,谢璟樱从一开始的学生变成了正儿八经的研究员,桃子的伙食也从一开始的一周两根火腿肠变成了表现好就有罐头吃,这体型自然也是长了不少。

燕莞的家离宠物托运公司距离并不太远,但谢璟樱遇上了堵车,磨蹭了很久才到目的地。谢璟樱去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把桃子先安置在了他们公司给宠物专设的活动区,好在桃子性格温和,没有炸毛造反,谢璟樱只看到桃子安安静静地在玩活动区一只玩偶猫的尾巴。

“桃子。”谢璟樱叫了它一声。

“喵~”看到自家小主人来了,桃子才放下了猫尾巴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来,宝贝儿,咱们回家了。”谢璟樱给工作人员结过账便抱着桃子回家了。

本来想着回到家还得大扫除,又得劳累一天。然而谢璟樱打开门迎接的却是一个干干净净,散发着清新柠檬味的家,家里的窗帘都被打开,这会儿10点多,屋子里正被阳光沐浴,简直温馨极了。

谢璟樱想了想给燕莞发了个消息“谢了。”

“不用谢,反正也是请人做的,记得回头请我吃饭就行。”

“对啦,你卧室清扫了,但是床单被罩那些你自己换一下,我没让阿姨动你床。”

“嗯,知道啦,爱你。”谢璟樱心里暖的不行,这个燕莞啊,看着大大咧咧,实际上简直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啊。

谢璟樱给桃子开了盒罐头然后去卧室换了床单被罩,出来看到小家伙正四处打量,便抱起来它“桃子啊,这也是我们的家,我们会在这住一段时间,你要慢慢习惯。”

“喵~~”,谢璟樱放它自己玩去了。这个房子还是四年前买的,买了没几天自己就去了阙城,期间也没回来过,好多东西都还没添置全,如今要住的话还得买不少东西:猫架、猫粮、锅具、食物……罗列下来,发现要买的东西还真不少,谢璟樱准备先订个外卖把午饭解决了下午再去采买。

吃完饭,谢璟樱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准备出门,临走前把围着自己转了半天最后跟到门口的桃子抱起来吸了一口“桃子,乖乖在家,姐姐去给你买猫粮,还有玩具。”

“喵~喵~”

谢璟樱放下桃子换了双运动鞋出了门,因为时间尚早而且也不着急,她选择坐公交去。谢璟樱先去宠物中心挑了猫架并且预约了上门安装,这样也省得自己往家搬了。而后就去了超市,她家里缺的那一堆东西几乎在超市都能买到,每一个分类区谢璟樱几乎都得光顾一遍,这一趟下来她的购物车都已经满满当当了,谢璟樱也不敢再买了,她今天一个人出来的,再买下去估计就不是提东西累死了而是她根本提不了更多东西。

结了账出来,东西太多,谢璟樱直接拦了出租车,司机师傅看她提这么多东西还打开了后备箱让她放了进去。

“姑娘,你这是刚搬家吗?”

“不是,很久没回来了,家里东西不全所以出来买。”

“奥,这样啊,那你是在外地上学还是工作呀?”

“先上学,然后工作。”

“哈哈,现在的女孩子也都是年轻有为啊。”

“您把我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说话间已经到谢璟樱小区门口了,谢璟樱下车拿了东西跟师傅说了声慢走便提着自己的满载而归往家走去。

“还好机智如我及时止住了继续买下去的念头,要不然我现在估计得先往门卫那放一兜再来提一次。”谢璟樱在心里无声地夸赞自己。

“童童。”谢璟樱还没想完呢,就听见有人叫自己小名,好像还是熟悉的声音,她回头一看,果然,是北北。

“庭北,你怎么在这?”谢璟樱心里疑惑“不会是专门过来找我的吧?”然而顾庭北回答却令谢璟樱着实吃了一惊:

“我家住这儿,嗯,你看来需要帮忙哦。”顾庭北低头看她的购物袋。

谢璟樱此刻确实不轻松,就没拒绝,把自己左手那一兜递给了顾庭北,两个人并排往前走去。

谢璟樱犹豫了下还是开口:”你什么时候住这儿了?”她记得她四年前在这买房子的时候北北还和父母住在一起。

“你走没多久就搬过来了。”顾庭北看向她。“想着你一回来我就能遇到。”这句话顾庭北没说出口,只是不自觉地微微笑了一下。

“我住九单元,你呢?”谢璟樱怕两人不顺路。

“九单元。”

“……”谢璟樱忽然怀疑他是故意的。


进了单元楼。

“我在三楼。”

“嗯。”

“得,这人肯定是要送自己到家门口的。”谢璟樱想着,也没再说什么。


谢璟樱摸出钥匙打开了门,桃子就守在门口,好像已经这样等了很久,谢璟樱随即放下东西,抱它起来跟它碰了碰鼻尖,“久等了,宝贝儿,姐姐给你买了好吃的。”

“咳咳……”谢璟樱听见这声才想起来北北还在门口站着呢,连忙放下桃子转身把他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

“进来坐会儿吧。”谢璟樱刚想拿拖鞋,才想起来家里根本没有多余的拖鞋,新买的还在袋子里没拿出来,啧,有些尴尬。

“算啦,你直接进来吧,不用换鞋了。”

“不了吧,反正我家也很近了,我直接回家吧,我家也有只在等我回去的小可怜呢。“顾庭北发现了这小尴尬,边笑着说边往后退,说话间拿出了钥匙在谢璟樱的注视下打开了对面的门。

“……”谢璟樱这下确定他是故意的。还真是很近,他俩竟然住对门!

“对啦,你刚才,很温柔。”顾庭北此时已经在自家门里了,可以看得见一只白色的狗向顾庭北奔来,嗯,还是只很漂亮的狗狗。

“喏,这就是等我回家的小可怜,我今天还没给它喂食呢,得先照顾它。”

“哦,那你快陪它吧。”谢璟樱准备关门收拾东西了。

“童童。”

“……”谢璟樱关门的手停了下来。

“回见。”顾庭北满是笑意地看着她。

“哦,回见。”





亦珏

就是想写个故事名字没想好(一)

“我明天回去,来接我么?”

“天呐!宝贝儿,我没听错吧,你说你明天回来?”

“我票都买好了,你说呢?”

“omg,我们童童小宝贝终于要回来了,终于记得我们这些留守家乡的姐妹了。接!我肯定接,赶明儿我把她们几个都叫上,接上你咱们好好聚聚,你去阙城这几年咱们的人都没好好在一起玩过,这下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可不能拒绝。”

“由你吧,别太闹腾了就行,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谢璟樱挂了电话继续检查行李,心里却想着燕莞刚才的话,是啊,自己已经四年没有回去了,这次回去大概一切都物是人非了吧。


“女士们,先生们: 本架飞机已经完全停稳,请您从前登机门下飞机,谢谢。”

谢璟樱一下飞机就感...

“我明天回去,来接我么?”

“天呐!宝贝儿,我没听错吧,你说你明天回来?”

“我票都买好了,你说呢?”

“omg,我们童童小宝贝终于要回来了,终于记得我们这些留守家乡的姐妹了。接!我肯定接,赶明儿我把她们几个都叫上,接上你咱们好好聚聚,你去阙城这几年咱们的人都没好好在一起玩过,这下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可不能拒绝。”

“由你吧,别太闹腾了就行,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谢璟樱挂了电话继续检查行李,心里却想着燕莞刚才的话,是啊,自己已经四年没有回去了,这次回去大概一切都物是人非了吧。


“女士们,先生们: 本架飞机已经完全停稳,请您从前登机门下飞机,谢谢。”

谢璟樱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淞城的炽热温度,“呵,这天气对我回来还挺热情啊”心里自嘲着,拿出了手机正要打电话,便听到燕莞的大嗓门“童童,这儿呢!”

谢璟樱真是恨不得装作不认识她“你能不能不老在大庭广众之下叫我小名啊?不知道的以为你叫小孩呢。”

“欸,你有没有良心啊,几年没回来,一回来就脾气就不小啊,亏我还来接你再说了小名怎么了,小名……”

“好好好,是我错了,你最好了,车在哪呢,咱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可要晒黑了啊。”

“晒黑!不行不行,走走走,车在东边出口呢。”

上车之后谢璟樱便倚着车背睡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她还有点晕机,确实疲惫。到地儿的时候燕莞都没忍心叫她,还是谢璟樱感觉到车停了自己醒了。

“这是到哪了?”

“咱俩先吃个饭,然后我约了小白她们去KTV,玩一会儿我再送你回家或者去我那。”

燕莞还记得谢璟樱的口味,念着她刚下飞机估计胃口也不太好,就带着她吃了点清淡爽口的。

两人吃完就去了"Cake",两人到的时候,小白一行人已经到了,几个人都是很久没见了,彼此寒暄问候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点歌唱。谢璟樱还是有点倦倦的,靠在沙发里闭目养神,燕莞刚唱完一首《背对背拥抱》看她没精神,便过来叫她“你也别老在这坐着了,去唱一首提提精神呗,今天本来就是给你接风的,你一个主角缩在这算怎么回事?”谢璟樱不好拂她的意,便点了一首《飘零》,这歌还是她年少的时候看综艺当时一个评委老师随口哼的,当时觉得分外好听也就循环了很久。

“你的真心 我的心 你的背影 不想再见的风吹不醒……如何想起 如何把你忘记 不想把你忘记~”

因为听过太多遍,谢璟樱唱得还算不错,唱完她便出了包间。然而从卫生间往回走的途中,旁边包间传出了一段好听的男声“你的真心 我的心 你的曾经 是否刻有我姓名~”谢璟樱竟然听到了自己刚唱过的那首《飘零》,因为歌曲原唱就是男声,所以这人比谢璟樱唱的好听很多,既温柔又伤情,谢璟樱忍不住就多听了几句,这不多听也不觉得,多听了两句谢璟樱便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且越听越熟悉,温柔清澈,有点像北北的声音。“北北!妈耶,不会这么巧吧,我好像确实跟北北分享过这首歌,这声音又这么像他,不会吧!”思及此,谢璟樱也顾不得欣赏这温柔好听的歌声了,一溜儿小跑回了包间,她可不想这么早就遇见北北。

燕莞见她跑回来打趣道:“怎么,遇见债主讨债了。”

“你看我像是那种会欠债的人么?”

“也是,谢大小姐欠人钱是不太可能,可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哪欠了还不完的情债呢?”

“可行了您内,收收你那不着边际的推理吧。“

谢璟樱嘴上跟燕莞打着哈哈,心里想着,情债么?那人要真是北北,那还真是份情债啊。


"Cake"里距离谢璟樱包间不远处的一处包间里,一身着白衬衫的的男子刚唱完一曲,周边的人一时间都夸他唱得好听,而男子只是微微笑了笑将话筒递给了下一位就坐回了座位。

”北哥,这首歌对你到底有什么意义啊?你每次和我们出来玩都会点这一首,而且好多时候你好像就只唱这一首。“

顾庭北抿了一口面前的酒悠哉道:“也没什么特别的,这歌是一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强推给我的,听得久了自然也就会了。”

旁边的顾梓建挂着一脸的“我信了你的邪”的表情,谁信你把一首不特别的歌来来回回唱了百八十遍啊?但是也没再多问了,北哥这明显是不想说啊。

“北哥,梓建,差不多咱们就回去吧,这时间也到了。“正好同行的人叫要回去了,两人便都起身向外走去了。

这边,谢璟樱一行人也都在拿包出门往电梯口走去了,不巧的是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了,谢璟樱连忙喊了一句”请等一下,谢谢。“站在电梯按钮旁边的顾梓建耳疾手快地按了下去,而本来站在最里面低头看手机的陆庭北则猛地抬起了头,原因无他,他刚刚好像听见了某个小丫头的声音。直到那人和同伴跑进了电梯,顾庭北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呵,确实是那没良心的小丫头。

“谢谢,要不然又得……”谢璟樱匆忙跑进电梯便急着道谢,可这谢还没道完,她就说不出话了,因为电梯的最里面站着她现在并不想遇到的人——顾庭北,看来那会儿听到的歌声真是北北,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庭北,你也在这啊。”燕莞刚好进来看见顾庭北便出声打招呼。

“嗯。今天没课就过来放松一下。”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话就是在问谢璟樱了。

“今天刚回来。”谢璟樱回答了这句之后便再没出声了,这场面太尴尬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幸好顾庭北也没有再问什么。

出了电梯燕莞去取车,谢璟樱便在门口等她,顾庭北和同伴告别让他们先走,自己则停了下来,门口就剩下这两个人。

“童童,你回来都没告诉我。”

“回来得匆忙,就来得及告诉燕莞了。”

“那你……”

“庭北,我还和燕莞约了去做美容,就先不闲聊了。”

顾庭北脸上的笑意和温柔迅速退却成了一种失望又伤心的表情,可是他还是牵着嘴角回了句“好。”

燕莞的车过来,谢璟樱便直接上车关了车门,还是燕莞摇下车窗跟顾庭北说了声再见。

顾庭北就站在原地目送她们离开,心里好似万千黄连根搅动,“庭北”,她以前都叫自己“北北”的,可现在……

车里。

“去哪啊,姑奶奶,你从进电梯可就不对了,说说吧。”

“去你家吧,今天不想收拾东西了。别的先不问了行不?“

“行吧,听你的听你的。”






北北·ㄣㄒㄤㄥ
暖阳乍泄,这片城厢的余温还能历...

暖阳乍泄,这片城厢的余温还能历经几个冬天

暖阳乍泄,这片城厢的余温还能历经几个冬天

北北·ㄣㄒㄤㄥ
旺角深夜,在候客中小憩的出租车...

旺角深夜,在候客中小憩的出租车司机

旺角深夜,在候客中小憩的出租车司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