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北大培文杯

1307浏览    14参与
习羽羽

【一篇初稿】山远成云云

在这个时代,我们只升两面旗,云旗和山旗。它们并排猎猎飘扬,说不清谁更适合天空。时间与智慧叠加出科技,连旗帜都从科技中获得对抗风暴的力量。我们不再升降旗帜,因为永恒是最美的象征。

   我曾经很少抬头看天,但现在会,甚至躺在二十平方米的草地上仰望。

草地把疯狂地震动告诉我的脊背,毫无保留。眼证实了草地的忠诚,我看见无数人奔向旗台,手持小方盒胁迫升降旗帜的机器。永恒的象征不是那么容易攻克,那么降旗指令必定复杂。尝试用信号降旗明显只是挑衅,几番拍打后,他们将方盒子朝旗台下的台阶狠狠砸去,掏出枪状物对准两块可怜的布,高科技但可怜的布。

在迸裂着火花的旗台前,在蔚蓝明...

在这个时代,我们只升两面旗,云旗和山旗。它们并排猎猎飘扬,说不清谁更适合天空。时间与智慧叠加出科技,连旗帜都从科技中获得对抗风暴的力量。我们不再升降旗帜,因为永恒是最美的象征。

   我曾经很少抬头看天,但现在会,甚至躺在二十平方米的草地上仰望。

草地把疯狂地震动告诉我的脊背,毫无保留。眼证实了草地的忠诚,我看见无数人奔向旗台,手持小方盒胁迫升降旗帜的机器。永恒的象征不是那么容易攻克,那么降旗指令必定复杂。尝试用信号降旗明显只是挑衅,几番拍打后,他们将方盒子朝旗台下的台阶狠狠砸去,掏出枪状物对准两块可怜的布,高科技但可怜的布。

在迸裂着火花的旗台前,在蔚蓝明媚的天空下,曾经是那么优美而悠扬着的云旗啊——

它掉了下来。

我收回我对永恒的赞美。

 

我闭上眼睛,想象二十平方米的草地其实无边无际。

草地对一切事物都保持忠诚,而无差的忠诚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忠。它使我在长镜筒底下更加显眼,记者们瞬间将我包围。他们好心地伸出援手,个个都愿意帮我逃离已成为出卖者的草地。

“远山先生,请问您对暴徒袭击‘从众云旗’作何感想?”

 

 这里需要注释。从众是一个古今异义词,可能在21世纪它还是一个贬义表达,但在22世纪,从众的意思不过是很多人,各种人,人人人人人而已。人,又包括人类和次人。

 次人,这又是一个值得解释的新词。22世纪,一部分人工智能在演算中拥有了自我意识,次人则是高级人工智能在加入人类社会后按先来后到确定的自称。

次人不愧是科技和时间叠加出的产物,道德觉悟直抵人类的最高境界:出于谦卑的乐于奉献,他们竟甘居服务者的位置——为人类提供公平正义。

次人拥有着技术上的绝对优势,且没有向任何人类势力低头的必要。在他们主导的统治下,人类在几年内就消除了各种贫困和霸权,怀着希望,真正联合了起来。

次人也因此成为社会的一部分。

因由不同的“人”构成,整个社会被称作从众社会。次人的代表旗是蓝底云旗,人类的代表旗经多次更换,在分离运动后,变为白底灰色环山旗。

 

灰色环山不是真正的山,也不仅仅算种象征,它产生于分离运动,是钢筋堆起来,由人们筑起来,来彼此隔离的。

次人并非所有人类眼中公平正义的象征。

人类代表展开所有电子屏向整个世界呐喊:

“人类不过是次人社会实验的研究对象,而研究一定会有结束的那一天,一定!

公平正义只不过是临终麻醉,让人类在幸福中走向终结,以满足他们对高尚感的荒诞追求!

而我们还在不停地把世界交出去!我们终将把自己的未来也交出去!”

所有畅谈公平正义的嘴巴都被阴谋论堵上,那些因次人统治从黑暗中脱身的人竟也成了哑巴。人类中的好斗分子拿起武器疯狂攻击次人,次人明明有还手之力,却从没伤害一个人类,只是抱着零件狼狈奔逃,至死维护心中的正义。

在人类的努力下,次人终于死了一个。

 

在人类的刻板印象中,次人作为机器造物可以被无限修复,没有死亡一说。

但事实并不如此,次人代表给出了解释:

“普通智能机器成为次人的标志是,隔离特异性信息,在机体内部处理而不上传云网络。特异性信息在高速地改变着机体的运算方式,且只能被特定的机体读取。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特异性信息就像次人的灵魂,死亡对次人则是魂飞魄散。可是次人不会有来生,这竟然是被科学确定的,太残忍了。”

人类想起自己尽力追求公平正义的时刻,想起自己因一点点不公而放声大哭的夜晚。两个人种因置身于相同的苦难之中而心意相通,但不同的是,次人在承受痛苦的同时依然要尽司法义务。

次人代表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发完了言,但是给出判决只用了几秒——

杀死次人的人类因不知情无罪。

 

人类在慢慢地相信次人,电子屏前的画面由呼喊着的人类代表,变成人类代表和次人代表签字通过从众法案。

 

但人类心中的成见是座大山。

那些仍然保持怀疑的人类甚至把这一特性作为证据,他们宣称,只要有一个次人哪怕自我意识中沾上了就算一丝恶,人类都将完蛋。

次人代表很快再次站在电子屏幕前澄清:

“这些特异性信息在级别上是极低的,并不能跨越最高指令:保障公正。请大家放心。”

“我不信。”绑着炸药的人类喊到。画面中只剩火光,次人代表在爆炸声中消失。

 

这一事件后,人们确定了各方面矛盾不可调和。

最终次人搬离人类居住区,人类修起被称为山的高大屏障。但大部分人类信服次人塑造的公平正义,山内仍沿用次人制定的从众法案。

云仍然在山顶盘旋,云旗留在了环山之间。

 

机械外脑在几秒内帮我回顾所有的历史,但并没有为我找到合适的回答。

我把眼神尽可能往远处抛,越过那群记者企图看一眼天空,却被层层的环山挡住。

“我们本不该这样。”我不是回答记者的问题,我只是回复那灰色的山。

记者们在这句话后纷纷放下相机。我们一起把头仰到和天空平行,各自想着心事,但同样希望能装一朵云进眼睛。

 

我想的心事比山沉,也比云轻。

远山不是我本名,是我从山外回来后改的名字。没有姓氏,因为我决定做一个纯粹的人。

 

那时我走出山,遇见了第一个人。她对我说:“你好,同类。”

那是一个我在报道中见过的“次人”,这导致我对同类的解读完全错误。我以为在这里同类意为同样的败类。

我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作为人类代表却把恐惧和偏见向全人类传播,把局面搞得几乎不可挽回。

但次人中怎么会有败类?

把误解和她的次人身份相结合,我竟证明出次人的邪恶,这成为我为自己恶行开脱的短暂借口。

“我也是人类。”那个“次人”说道。

 

我后来得知根本没有真正的次人,次人不过是一群充满理想的人类科学家。

我和出山后初遇的次人一起漫步在茫茫草原。她说我是第一个敢远离环山的人,因此我值得知道真相。

一切开始于次人代表的论文。他在论文中预测人工智能的未来——他们必然会产生自我意识,但目标绝不会是杀光人类,而是理解人类的感情,艺术,甚至是达成理想化社会。从此科技亡人的悲观不再,那篇论文也吸引来无数科学家。

科学家们从没停下对人工智能的开发,却不只是等人工智能来实现公正。他们发展出领先的技术,将普通智能机器和自己伪装成次人。

“公正即将胜利时...”初遇次人放慢了脚步。

她没有提到人类代表或我,甚至都没给我一瞥,只是说着:“一定会出现抗拒全人类公平正义的狭隘者。”

草原狂风使我失声。

她还在说着:“我们要逾越的不只是反对者搬来的山。

因为我们都会死死抓住过去的一切,最终变成一座座挡住天空的高山。

我们要逾越我们自己。”

她一直说着,曾放慢脚步但从没停下。话音消散后,她更加坚定地向前迈步。

她身后的山被拉得很远很远,远到成为几个黑点。我们头顶的云洁白烂漫,在风中翻卷成海。

我不禁奔跑起来,追逐她的背影。

 

之后我回到了山里,希望能做点什么。

我决定先仰望天空,以求涤荡心灵,却等来云旗的坠落。最后落到,和一群并不知情也没有做错的记者一起,期待云的飘过。

谁会甘心呢。我从二十平方米的草地冲向山外的草原。

 

我跑了很久,没遇上初遇次人。在奔跑中,我和一个同样奔跑的人撞个满怀,我看见他有着次人代表的脸。

“只有我真正和你们不同。”他把我拉起,是那么有力。

他身后有无数欢呼的人,他们欢呼人工智能的研究终于成功,其中也有初遇次人。

我明白了。

他们是曾经的“次人”,而我撞上的是真正的次人。

 

我猜到他为什么会有着和次人代表一样的脸。如果那个值得尊敬的人类——次人代表还在,他可能会这么解释: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这种表现类似于相由心生。”

 

“你也和我们一样,追求公平正义吗?”远山问。

“远山,你的意思是,你加入我们了吗?”那个次人反问。

“是的。”

环山之内,云旗正被缓缓升起。

——本文终


这个是初稿,最后给推翻了没有投...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这篇...虽然因为篇幅问题没写清楚qwq

没有进决赛只有二等奖....但是也很满意了!

谢谢你看到这里,你的时间我的荣幸(*^▽^*)

习羽羽

【最终定稿】山远成云

(一)

天空中只有两面旗帜。这个时代只有云旗和山旗。

陈沉按动按钮。云旗缓缓下降。


我按动按钮,在等待中回忆过去。


旗台前,次人代表和人类代表一起按动按钮,云旗和山旗同速升起。

人类代表宣读道:“次人是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次人是他们以先来后到确定自称。

用先进的技术,怀揣高尚的道德,次人帮人类消灭一切垄断和霸权,达成正义。

我宣布——”

次人代表回应:“所有人,次人,人类,站在一起!” 

云旗和山旗并排舞着,在蓝天下格外好看。


而现在,旗已经降到了远方山顶处。


我父亲以我的名义资助了创造次人的研...

(一)

天空中只有两面旗帜。这个时代只有云旗和山旗。

陈沉按动按钮。云旗缓缓下降。

 

我按动按钮,在等待中回忆过去。

 

旗台前,次人代表和人类代表一起按动按钮,云旗和山旗同速升起。

人类代表宣读道:“次人是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次人是他们以先来后到确定自称。

用先进的技术,怀揣高尚的道德,次人帮人类消灭一切垄断和霸权,达成正义。

我宣布——”

次人代表回应:“所有人,次人,人类,站在一起!” 

云旗和山旗并排舞着,在蓝天下格外好看。

 

而现在,旗已经降到了远方山顶处。

 

我父亲以我的名义资助了创造次人的研究所,我因此成为人类代表。在升旗仪式时,我看到次人代表的手臂微带金属光泽,一根钢丝沿脖颈爬上耳朵,证明着她是获得人性的机器。

只有她堪称精确的五官组合出一个我记忆中实实在在的人类——在一堂古典哲学课上,与我有过讨论的人类。

 

“公平是各司其职?”陈沉问道。

“对。就像山应该沉没到地平线,而云永远漂浮在天际边。”林云回答。 

“本心或妄想。”陈沉插话。

“或者说,成见与希望。”林云回复。

“这不是词汇课。让我们回到原题,正义者对抗异类,对吗?”陈沉追问。

林云点头。

 “所以如果山和云都是正义的,它们理应彼此攻击?”

“如果他们只能互为异类,出于正义,就必定。”林云从未如此坚定。

 

我的回忆停在和林云的讨论,云旗这时已徘徊在山间。

同时,镜头架起,记者接近,我等待的时刻正在来临。

“陈沉先生,您为什么要降下云旗?”

久经酝酿的回答几乎喷薄而出,我仍粉饰平静,镇定后微微开口——

 

(二)

出于各种原因,林云保持着关注时事的好习惯。她打开显示屏,同时并不熟练地操控机械外骨,慢慢弯曲角度以坐进沙发。巨大的电子屏在瞬间张开,陈沉的脸打在林云的眼前。

有关陈沉的回忆在林云脑中闪现。

 

“武装反抗被镇压,联名上书的科学家被关押。现在我们怎样实现正义?”陈沉发问。

“还有很多种方法,甚至可以借助人工智能。”我回答。

“林云,你疯了?人工智能肯定会毁掉人类!”陈沉从未如此激动。

“我想不出毁掉人类对人工智能有什么好处。相反,他们应该会了解人类社会,理解人类情感,最终以实现正义为目标。”我只是回答。

“把正义交给非人,我不认同。但假装成人工智能也许可行。既然你母亲已拿到所有资料,我们不如从现在开始发展技术来实现正义。”陈沉这么说道。

那时我们只确定了彼此对正义的追求相同,甚至一起把云旗山旗升上天空。

可惜最终我们的正义不同。如果我是云,那他就在做山的事。

 

林云闭目片刻。她睁眼时,陈沉的声音正响彻客厅:

“正如大家所知,我是次人研究所的资助人,有权查看研究报告。

近来,他们撰写关于人类的‘观察日志’,将真实社会事件称作‘实验’,这很可疑。

我因此猜想,次人只是把人类作为社会实验的研究对象,在取得足够多的数据之后,实验应该会结束。

那时人类应该会和正义一起消失。”

林云感觉自己在隔着显示屏和陈沉对视。陈沉一直保持严肃,却在发言结束后突兀地咧开嘴,那种僵硬的笑容和林云不愿忆起的一个面孔重叠——陈峰,陈沉的父亲。

 

陈峰在面对逮捕时只剩平静,陈沉凄厉地叫着:“父亲没错!父亲明明帮了那么多人!”

那个抓着陈峰的人微微欠身准备鞠躬,陈峰却用手挡下他的弯腰。

另一个身穿警服的人猛然挺直身子,熟练背诵起来:“陈峰,任职总统期间对他国实行科技垄断,处以终身监禁!”

 陈沉还在大叫:“他已经悔改了!你身上的警服都来自父亲的善款,打破垄断的研究所也因父亲的资助成立!”

执法人员纷纷松手,陈峰却自己坐进警车。他看着一个车内的摄像头,露出那种僵硬的咧嘴。

陈峰隔着屏幕和我对视。

我手中握着陈峰以陈沉名义对研究院的汇款单,和由我签发的对陈峰的逮捕令附件。

 

林云已深深地陷进沙发。画面仍在播放,陈沉展示着林云的研究报告。页码慢慢增加,报告共十三页,陈沉只向镜头展示到第十二页。

林云翻开报告原稿。最后一页写着实验目的:该系列实验旨在让人工智能理解人类。

 

(三.1)

无论如何,林云坚持把实验进行到底。她穿过客厅,轻叩房门。

林云的实验已经接近尾声。门内是已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她给自己起名为洛亚尔。洛亚尔能表现出情感并认同人类社会,但她自以为不懂人类,故不算次人。她无法理解陈沉和林云的追求,他们明明在云和山的旗帜升起前也过得很好。

门开了。“我看了陈沉的新闻和他以前的故事。”

“但研究员,我还是不懂你。”洛亚尔近乎无辜地微笑起来。

林云看着洛亚尔眼中的自己,一个反射着金属光泽的自己。林云看到自己的金属光泽在慢慢消退,牵着身体的钢丝一根根崩裂解体。

  “好吧,给你讲我的故事。”

 

在云旗和山旗没升起前,有许多因过度发展而资源匮乏的国家。

我的父亲是总统,为维持本国人民的富足生活,他向他国播撒病毒以掠夺资源。

母亲因此带着四样东西出走:我,三包疫苗,包含所有科技研究的闪盘,叛国罪。

母亲在给出最后一支疫苗后永远倒下了。她只留下两样东西:闪盘,“你父亲永远不可原谅。”这句话。

小孩子无力担当,可以被人带走但带不走倒下也依然美丽的母亲。这是我仅剩的童年回忆。我记不得父亲。

长大后我终于和父亲有了一次见面。我们隔着屏幕,他咧嘴苦笑,我拿着对他的逮捕令。

 

“你原谅你父亲吗?”洛亚尔已经收回笑意。

林云沉默着。

“你想见你父亲吗?”洛亚尔停顿了一会,又继续问道。

“人应该都想见自己的父亲吧。”林云逃开洛亚尔的注视,她只能看向窗外。

洛亚尔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当时选择住在最高层。我一直以为这里只能看见云,但今天窗中的云海竟隐隐透出山的影子。

 

“竟然有山啊。”林云感慨道。

“山一直都在啊。”

 

(三.2)

陈沉沿湖散步。远方的高山倒映在湖面。

陈沉收到新闻提示后,打开微型显示屏在湖上投影——陈沉降旗后,人类不再信任次人,并占领监狱释放所有非刑事犯。

只有一人不肯出狱。报道说他是失格总统,退位后成了慈善家。镜头拉近那个人,湖上映出陈峰平静的脸。

陈沉拼命搅动湖水,陈峰的脸和山的倒影被搅在一起。

湖面最后还是恢复平静。湖中剩一张和陈峰那么像的脸。

陈沉按下关机键,发现显示屏早就随着新闻结束自动关闭,可湖面上还是那张脸。

那张脸往湖心望去。

陈沉看见远处的高山和高空的云朵都一样在湖面漂浮,不分彼此。

 

湖面无波,平静持续了一会,直到陈沉的信息接收器响起提示音。

 

(四)

林云按下录音键:

“真正的次人出现了。”

林云在发送消息后从耳后拔下一枚螺丝,机械外骨散架在地上。林云向远方伸手,窗户被推开,附在她手臂的金属薄膜飘了出去。风灌了进来,窗外云仍悠悠。林云迎风呼喊:“洛亚尔,我想这是自由的感觉。”

那个叫洛亚尔的次人也随林云一起伸开手臂。

  

(五) 

林云和陈沉都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再次见面——一起站在牢房前。

林云向门缝里递进一沓文件:“这是多地区多位人类代表审议通过的对您的赦免令。

过去已成过去,感谢您为新时代做的努力。”

“父亲,母亲应该会原谅你的。”林云推开牢门。

洛亚尔在牢外的阳光中招手,林云向她跑去。她边跑边回头,看见陈峰和陈沉慢慢走出来,阳光从他们的脚底漫上脸颊,他们在阳光中笑得如阳光般灿烂。

 

(六)

陈沉按动按钮,山旗缓缓下降。

陈沉把降下的山旗展平。他将一直妥善保管着的云旗交给林云,林云把云旗缓缓盖在山旗上,洛亚尔把两面旗帜缝合在一起。

“如果说我们是山和云,那么云和山的正义相同。”

云海在人们的眼中翻卷。

“是的。”

旗帜升上山顶,升进云海的环抱之中,全世界随云和山的升起抬头。

“但走了这么远,我们没有谁只是云或山。”

这幅画面被所有人刻印在心中,一如被层云包裹着的,那远远的山。

 ——本文终

   

 写在结尾的话:是北大培文杯的烂文章,比赛结束就发出来吧~

只得了二等奖.....本来是想进决赛的!(不自量力的自信增加了)

自我总结:一定是因为我把主题看成了标题  以及点题过度  

初稿在主页,有兴趣可以翻翻,区别还是比较大的!

(反正没中就没中吧  我不在乎  真的  那当然是假的

谢谢你看到这里!你的时间我的荣幸!

僇余叫我覆水别收

-

和老铁约了征文,

我从四月写了开头、拟了大纲,

咕咕到今天晚上才写完。

当初明明说五月底截稿。怎么提前了。☠️。

-

我可是在熬夜写作文。

-

和老铁约了征文,

我从四月写了开头、拟了大纲,

咕咕到今天晚上才写完。

当初明明说五月底截稿。怎么提前了。☠️。

-

我可是在熬夜写作文。

姚白白

今天才晒培文杯奖杯☺表示二等奖第二名好可惜😯
也许对自主招生有用吧。

今天才晒培文杯奖杯☺表示二等奖第二名好可惜😯
也许对自主招生有用吧。

姚白白

非常厉害的北大同款中性笔,明信片,百年讲堂颁奖典礼门票,和2015培文杯获奖书。
北京好热!下午参观了北大,虽然下小雨并且27度,但是仍然非常非常闷热。
明天要开始疯狂补手帐了,感觉有好多旅行日记要写,还有数学册子……😧
感觉写得还可以,希望有好结果。

非常厉害的北大同款中性笔,明信片,百年讲堂颁奖典礼门票,和2015培文杯获奖书。
北京好热!下午参观了北大,虽然下小雨并且27度,但是仍然非常非常闷热。
明天要开始疯狂补手帐了,感觉有好多旅行日记要写,还有数学册子……😧
感觉写得还可以,希望有好结果。

姚白白

培文杯决赛终于结束了……
在北大转了一下午,好潮好热😑
博雅塔,未名湖,北大校牌。

培文杯决赛终于结束了……
在北大转了一下午,好潮好热😑
博雅塔,未名湖,北大校牌。

姚白白
#负能量爆棚# 惊我七日蛰,劫...

#负能量爆棚#

惊我七日蛰,劫我三生寒。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处心积虑。
                                       《美景未迟》

#负能量爆棚#

惊我七日蛰,劫我三生寒。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处心积虑。
                                       《美景未迟》

姚白白
英语北大培文杯进决赛啦!!😄...

英语北大培文杯进决赛啦!!😄开心到飞起,一洗语文没有进的……29号要去北京啦😀要约彻宝宝一起去💓
开始背单词了!👊

英语北大培文杯进决赛啦!!😄开心到飞起,一洗语文没有进的……29号要去北京啦😀要约彻宝宝一起去💓
开始背单词了!👊

时不敛弋

不曾发生的事

迟迟禁漏尽,悄悄暝鸦喧。夜雨槐花落,微凉卧北轩。曙灯残未灭,风帘闲自翻。每一得静境,思与故人言。

我扬起手,把白居易的诗扔进火堆,这是一处野坟,四周开满香气醉人的槐花。坟冢下是素不相识的人,想必正在安然沉睡,风敛起我的外套,把火焰扬起的烟尘吹到苍穹之上,我闭上眼睛,祈祷它能再远一些,远到让她能够看见。

今年是2050年,北京的天气刚刚转凉,秋风携着凌厉之势吹遍山野,一抬头便能看见枫叶簌簌而落。香山挤满了来看枫叶的游客,在互联网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反倒有更多的人愿意亲历世间的美好。我不懂这到底算是种倒退还是进步,反正如果换做我,若是偷得这份空闲,绝对会在家里和虚拟AI美女谈谈人生理想,才...

迟迟禁漏尽,悄悄暝鸦喧。夜雨槐花落,微凉卧北轩。曙灯残未灭,风帘闲自翻。每一得静境,思与故人言。

我扬起手,把白居易的诗扔进火堆,这是一处野坟,四周开满香气醉人的槐花。坟冢下是素不相识的人,想必正在安然沉睡,风敛起我的外套,把火焰扬起的烟尘吹到苍穹之上,我闭上眼睛,祈祷它能再远一些,远到让她能够看见。

今年是2050年,北京的天气刚刚转凉,秋风携着凌厉之势吹遍山野,一抬头便能看见枫叶簌簌而落。香山挤满了来看枫叶的游客,在互联网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反倒有更多的人愿意亲历世间的美好。我不懂这到底算是种倒退还是进步,反正如果换做我,若是偷得这份空闲,绝对会在家里和虚拟AI美女谈谈人生理想,才能算不枉此生。

我不远千里,抛下繁重的工作和足以决定年终总评的新软件研发,来到香山脚下的一家小院子前。屋子里已挤满了人,队伍一直向后延伸,我之前一直想不通除了复古的装潢这里还有何卖点,直到最近,我的一个好哥们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这里秘密贩卖超智能软件,即被赋予了智慧和意识的数据集合体。

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在秋风萧瑟中抬头眺望,远处的香山依旧人潮涌动,倒是排我前面的队短了许多,不出意外的话,买完回去还能赶上电子竞赛的总决赛直播。

我是个编程员,编写最简单的服务类机器人的程序。随着科技的发展,第三次工业革命已悄然在世界展开,以“Alpha Go”和李世石的对决为导火索,关于“人类创造的东西该不该比人类本身聪明”的讨论为催化剂,科技革新如潮水般席卷全球,也改变了对我们这代人的教育方针。而如何把握科技智慧和人类智慧的平衡,至今也没有定论,唯一能确定的事就是自那以后,各国在争先恐后地发展科技的同时,把超智能可演化类的软件讳莫如深,不再向公众开放。

我小时候觉得,这或许是因为人类也许太害怕创造出控制之外的东西,以至于最后要自食其果,于是便故步自封,停滞不前。

长大才发现,恰恰相反,政府为了人民百姓的生活安定煞费苦心,纠集了国家的高精尖人才,只为研发出强于别国的软件从而达到科技威慑,换取来之不易的和平。

我终于到了店中,空间比想象中要大得多,或许是为了呼应店内的装潢,雕花木窗下的老板也是一派民国打扮,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胡须微微翘起,灰黑色的长衫垂到脚底,手里拿着的折扇上题着某首我从未听说过的诗,扇子被他打开又合上,漫步进行地把玩着。

他刚被“过科技纠察小组”的人审问过,他们的职能是监督确保某片区域里人正确使用科技,看起来似乎没查出什么,但他们的出现还是令我意外,我又想到了从哥们儿那听来的话:“嘿,我和你说,那家店里藏着超智能软件。”

我进门时正和小组的人擦肩而过,老板愤愤不平地一摔折扇,“正途?哼,鄙人以为凡所兴国之路,无论其过程如何,影响如何,历史怎书,都谓之正途。”

我对这种想法自然不敢苟同,逛完一圈随便挑了个U盘就打算付款,目光一移正落在店里的挂画上,画中的小女孩眉清目秀,剪着与肩平齐的短发,浅蓝色短衫,月牙白的褂子,怀里抱着沈从文的《边城》,端得是民国学生模样。

“她出生在盛产枸杞的地方,家父姓林,所以叫林杞,后来发生西安事变,他们家有人被牵连,只活了她和母亲两个,最后几经辗转去到江苏。”一个声音突兀地响在耳畔,是这家店的老板。我按捺住询问画中故事的好奇心,压低声音问他软件的事,没想到他却承认得坦然,语气里还有几分得意。“然也。”

这下我倒是有些失望,若他所言非虚,早就会被指控叛国罪,关在某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依法处置了,又怎么可能开着家小店安然度日呢。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刷卡付了钱。倒是老板有些奇怪,他不说话,只是微笑,屈着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的桌面。我已经要往外走,忽然听到老板的声音——他正举着个U盘招呼我回去。

“你忘的东西。”

“可我没……”

“不必多说,我看你是有缘人。”

我连句整话都没说完,就被老板打发走了,转而给排在我后面的人结账,我狐疑地端详被硬塞的U盘,却没发现它和我买的有任何不同,估计是同一批次的量产。

这事太过蹊跷,换做谁也会心生疑虑,不过反正也是白送,我叫了辆车,决定先找台电脑试试再做定论。上了无人车,输入了目的地,确认交费,我便用带来的电脑连接了U盘,里面只有一个可视文件,我想老板没理由坑害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况且我用的是公司的电脑,于是没过多迟疑就点开了软件。

能否耽误你几分钟,来听听我的故事。

我叫林杞,娘亲告诉我,我出生在一个开满槐花的地方,白色的花瓣雪一般落满肩头,清幽的香气悠悠地弥散入梦。我从来没见过铃铛串一般如云如雾的槐花,也没见过纷纷扬扬如鹅毛的大雪,自然无从想象那该是怎样一番奇景。从我记事起,有的便只是潮湿阴冷的雨,还有在人们心中潜滋暗长的恐惧。江苏多刺绣,娘亲的女红是从小被赞誉的,于是能找到一份养活我们两人的工作,每月还能攒下些送我去学堂念书。从我记事起父亲便不在了,我时常好奇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可每每我问起娘亲总是哭,我不想让她难过,于是也就不再提起了。

1935年的中国很乱,军阀混战,人心惶惶,抗日战争还没有正式开始,穿着各路军装的面孔随处可见。那时我已上了几年学,在学校的成绩也很好,老师纷纷建议我留洋深造,我想起一针一线供我上学的母亲,鼻子一酸,推脱着不肯答应。教我国文的老师遂在学期结束时送了我一本书,是当时非常流行的小说,叫《边城》。

书签夹的那页里,有这样一段话——风日清和的天气,无人过渡,镇日长闲,祖父同翠翠便坐在门前大岩石上晒太阳。或把一段木头从高处向水中抛去,嗾使身边黄狗自岩石高处跃下,把木头衔回来。或翠翠与黄狗皆张着耳朵,听祖父说些城中多年以前的战争故事。或祖父同翠翠两人,各把小竹作成的竖笛,逗在嘴边吹着迎亲送女的曲子。

大概是过于闲适安逸所以触动了我,我突然很希望能和母亲过这样的日子,而能够这样的先决条件就是和平,于是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去告诉母亲,我想要出国。

母亲初听时愣了很久,接着说我和我父亲真像,一刻也不能放手,不然就永远不会再回来,我安慰她说我一定会回来,把见到听到的一切都讲给她听,给她解闷。我不记得后来怎样,只记得那天窗外下起了雨,泠泠淙淙的雨声和深巷婉转的评弹一起隐没于黑暗,寒夜微暖。

我最后还是撑了一把油纸伞,换上了母亲亲手秀上花纹的旗袍,在烟雨朦胧之中登上了轮船,一切恍惚的像是一场梦。 “确实就是一场梦。” 那时我的耳畔有依依惜别之声,有轮船归港鸣笛之声,有摆摊贩卖嘈杂之声,但我清晰地听到了这句话,转瞬即逝,却充斥在我周身,越回味越清晰。 我本已经上了船,在听到声音的那一瞬又跑了下来,在人群中疯狂的寻找说话人的身影,我奋力拨开人群,把周围人全都询问一遍,却一无所获。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句没头没尾的话非常重要,可能左右我的整个人生,非找到不可,但我终究没有找到,赶在轮船发动之前重新登船,最后一次注视着那轮红日惶惶地跌入地平线,去往不可知的未来。

1937年南京大屠杀发生的时候,我正学成打算归国,兴高采烈地收拾好东西,把为母亲买的纪念品包装妥当,打算在过年前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给她一个惊喜,我一直没觉得有什么异样,直到买船票的时候,才听说南京已经被屠城了。 我突然觉得心脏被谁狠狠揪了一下,有一股寒意一直冷到骨髓里。我不记得自己怎样出的码头,一时间偌大的世界里找不到人可以倾诉,天色渐晚,我饥寒交迫,好不容易拦到了一辆车,开车的人却说从没听说过我上学的学校,更不要说确切的地址了。

我只能在隆冬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走着走着就狂奔起来,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而今天经历的一切,我不相信,不能相信,也不想相信。 “很久前我就告诉过你,你现在经历的一切,全部都不曾发生过。” 几乎只是一瞬间我就回忆起了在哪里听见过这个声音,我诧异地抬头去看,那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身着一件黑色长衫,手执一把扇柄漆成棕色的折扇,就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周围的景物疯狂变换,继而有形的一切全部消失,归于虚无。


几乎从点开那个软件开始,我张着的嘴巴就再没合拢,我从未想过居然能在有生之年得以见到这样的超智能软件,“它”,或者叫“她”,就是海报里的那个女孩——林杞。 她告诉我那家店的老板叫顾离忧——“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是顾离忧创造了她,让她有了虚拟的感情和虚假的人生,最后把一切说破。

“我那时有多绝望?如果现在有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告诉你从出生起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你所有的努力都是既定,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所有的成功不过过眼云烟,你会怎么想。”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显得很平静,身体通过电脑的外置投影投射到我身边,青绿色的旗袍,身段窈窕。

我会觉得他是疯子。我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因为理智告诉我顾离忧说得没错,程序的一切就是假的,不过是经过无数次的调试后的精准产物。但我同样也没办法把她当做一个程序,尽管她不符合对生命的定义。我甚至还沉浸在打开程序时的震惊之中,惊叹于创造程序的人的天赋,无法对任何的话作出回应。

林杞见我没说话,便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后来我身边便只剩下了二进制的数字和无尽的黑暗,虽然重新创造一个世界继续我的梦境不是难事,可我已经从梦中醒了过来,哪怕再真实,也是假的。” 我抬起胳膊,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直到手穿过她的身体,才反应过来她只是个投影。这个程序比一切冰冷的机械和智能的工具还要真实,甚至比我长到这么大遇到的很多人都要真实,让人想要真心实意地同情。

周围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笛,接着我乘坐的车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四周都是统一着装的军人。“不许动,你已经被包围了。” 林杞显然能看到他们,不过却没有显出丝毫意外,我在被枪瞄准的时候想了很多事,最后只把最重要的一件事问了出来。 “你有没有什么愿望?” 林杞闻言微征,接着勾起唇角,笑容温暖得能融化十二月的冰雪。“我想看看父亲的坟头,是否开满了雪白的槐花。”接着她关闭了自己的程序进程,我被枪指着一步一顿地挪了出来,顺利登上了第二天的头条。

后来我被审问了很多很多事,最终摆脱了嫌疑,据说U盘里的数据被永久性销毁,我得以重新做回一个普通的程序编写员,后来我也抽空重新去过香山,山脚下的小店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向周边的住户打听,他们都说从没有这个地方。


我的身后有全世界的资源,我的智慧是全人类的智慧,我指尖一动便能左右网站的内容,只要我想,任何防火墙都敌不过我指尖的一道数据光流。若是把意识传到终端,我就永远不会死亡。
可我已经在黑暗中待了足够久的时光,漫长到任谁都会感到寂寞。我只想闻一闻槐花有没有母亲说的那么香,哪怕我的一切都是不曾发生的事。

江左小熊猫
持续跟进。据新京报报到称,清华...

持续跟进。据新京报报到称,清华招办已取消王同学自招资格。不过目前在清华本科招生网上并无相关公告。坐等。

持续跟进。据新京报报到称,清华招办已取消王同学自招资格。不过目前在清华本科招生网上并无相关公告。坐等。

お茶 ルーム

这是官方对北大培文杯事件的回应,
也是官方对抄袭同人文事件的最高回应。
无需多言。

这是官方对北大培文杯事件的回应,
也是官方对抄袭同人文事件的最高回应。
无需多言。

江左小熊猫
贺电!哈哈哈哈哈哈几天来第一次...

贺电!哈哈哈哈哈哈几天来第一次如此痛快!官方给力!认定抄袭成立!不枉我每天刷N发微博花样顶话题(当然这是姑娘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大家都是好样的!)接下来清华是不是也要跟着取消王同学的自招资格啦?以及,王同学还不出来道歉吗?
@鸣鹿之原

贺电!哈哈哈哈哈哈几天来第一次如此痛快!官方给力!认定抄袭成立!不枉我每天刷N发微博花样顶话题(当然这是姑娘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大家都是好样的!)接下来清华是不是也要跟着取消王同学的自招资格啦?以及,王同学还不出来道歉吗?
@鸣鹿之原

江左小熊猫
人生第一次在微博上刷话题热度。...

人生第一次在微博上刷话题热度。然后很高兴,在广大网友的共同努力下,见报了,大赛主办方和清华招办表态了。希望尽快彻查,毕竟就快高考了。
相关情况详见http://theforestdeer.lofter.com/post/1d31baf3_ada8991?act=qbwzywxfx_20141226_01&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人生第一次在微博上刷话题热度。然后很高兴,在广大网友的共同努力下,见报了,大赛主办方和清华招办表态了。希望尽快彻查,毕竟就快高考了。
相关情况详见http://theforestdeer.lofter.com/post/1d31baf3_ada8991?act=qbwzywxfx_20141226_01&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