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大附中

765浏览    63参与
Gyy全宇宙最傻
愿每一段热恋都能被祝福

愿每一段热恋都能被祝福

愿每一段热恋都能被祝福

孤影风雨

人生第一次接近通宵

五一假期前的那个晚上,bdfz元培同学的pyq被什么刷屏了?当然是一部史诗级灾难大片——学段汇报交稿。

之前我们也弄过学段汇报,但都是五六个人一组,有一周甚至两周的时间来准备,题目也很简单,基本上三四天就弄完了。一般情况下,学段汇报使我们最轻松的一段时间,不光可以做完学段汇报,还可以玩,还可以复习预习,总之特别舒服就对了。

而且,更爽而且更拉仇恨的一点是,bdfz元培没有期中期末,这些考试都被学段汇报代替了。学段汇报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弥补自己惨不忍睹的平时成绩的一个绝佳途径。

但是,这次学段汇报要求三天交论文 ,而且题目都极难,数学第一问直接上导数,化学立刻就用线性回归和雷诺温...

五一假期前的那个晚上,bdfz元培同学的pyq被什么刷屏了?当然是一部史诗级灾难大片——学段汇报交稿。

之前我们也弄过学段汇报,但都是五六个人一组,有一周甚至两周的时间来准备,题目也很简单,基本上三四天就弄完了。一般情况下,学段汇报使我们最轻松的一段时间,不光可以做完学段汇报,还可以玩,还可以复习预习,总之特别舒服就对了。

而且,更爽而且更拉仇恨的一点是,bdfz元培没有期中期末,这些考试都被学段汇报代替了。学段汇报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弥补自己惨不忍睹的平时成绩的一个绝佳途径。

但是,这次学段汇报要求三天交论文 ,而且题目都极难,数学第一问直接上导数,化学立刻就用线性回归和雷诺温度校正法(我们还是初二的宝宝啊喂)。开心吗!惊喜吗!绝望吗!

我和 @阿米和他的寿司 在学校摁了几个晚上的计算器,敲了几个小时的代码,在最后一天的晚上九点,终于写完了论文。写完论文之后,我靠在玻璃墙上,崩溃了好长时间——头晕耳鸣腿软,就是那种一直绷着的弦瞬间松掉的那种感觉。前一天,我用电脑写着写着论文,就睡着了。

回家之后,一不小心又看了一遍论文。这才发现自己错误百出,几乎把整篇论文推翻重新算了一遍。疯了。你能想象自己终于弄完了之后却发现之前的全是瞎扯的感觉吗?开心惊喜紧张绝望啊!

没时间废话,早上七点四十交稿,弄不完也得弄完。用Excel从头开始,从晚上九点半一直写到凌晨两点半。发了论文,赶紧倒头就睡。第二天也是头疼头晕,时不时地还腿软一下。大写加粗的绝望。

后来才发现,当天晚上老师在班群里说:“大家要注意身体,不要熬夜。”再看看朋友圈,当天晚上十二点之前睡觉的几乎没有。有一组,在学校一直弄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回家也是困得不行。

可以说是灾难史诗大片了。但是,这次学段汇报虽然累,却让我有了真正做研究的感觉。前面几次都像是在熟悉路线,这一次才是真正跑了一遍。虽然回家之后肩膀疼腰疼腿疼头疼手疼,但这毕竟是有很大的收获的,就像刘老师说的,这或许也是一种体验吧。

Shoyie🍯🍯

记#明德戏剧节

【今夜请将我遗忘】


记#明德戏剧节

【今夜请将我遗忘】


晨寅
那一年书声朗朗,我在这里

那一年书声朗朗,我在这里

那一年书声朗朗,我在这里

祝你招财进我

附中五十六岁生日快乐

我从未为你做过什么,你却给了我很多

附中五十六岁生日快乐

我从未为你做过什么,你却给了我很多

千野九村

十年后
你会不会猛然想起
曾经的那群少年

十年后
你会不会猛然想起
曾经的那群少年

芰和洛

蓝色边琐事间

我所见到的明德——是议事会上所有的嘈杂,是哗众取宠般的大声叫好,是写满痞性的嘲讽脸。

我手足无措,一脸茫然。

无力感。

——

我所想象的明德——是尚赛扎在人群中间,不断尝试把皮球捅向对面;是伸长了腿,救下每个要出界的传球。是张宇晴无比帅气的撸起袖子,是被球闷脸后面不改色,是赛后轻描淡写地挑破脚底水泡。

是九如球场上破口大骂,也是羽扬校会上向我们索来的20秒的掌声。

我一脸茫然,手足无措。

无力感。

——

虽然这里仍然满目苍夷,劣迹斑斑,虽然这里还是不堪入目,狼藉满地——我还是感觉当所有想象的画面逐渐走进现实的一瞬,每个人拥抱了蓝色,然后长出了翅膀。

愿开篇记述的那些可能是过...

我所见到的明德——是议事会上所有的嘈杂,是哗众取宠般的大声叫好,是写满痞性的嘲讽脸。

我手足无措,一脸茫然。

无力感。

——

我所想象的明德——是尚赛扎在人群中间,不断尝试把皮球捅向对面;是伸长了腿,救下每个要出界的传球。是张宇晴无比帅气的撸起袖子,是被球闷脸后面不改色,是赛后轻描淡写地挑破脚底水泡。

是九如球场上破口大骂,也是羽扬校会上向我们索来的20秒的掌声。

我一脸茫然,手足无措。

无力感。

——

虽然这里仍然满目苍夷,劣迹斑斑,虽然这里还是不堪入目,狼藉满地——我还是感觉当所有想象的画面逐渐走进现实的一瞬,每个人拥抱了蓝色,然后长出了翅膀。

愿开篇记述的那些可能是过于聪明的人,能够静下心来,

然后环顾四周

——可能是我年纪还小,也或许是我眼界太窄——

其实主席没有那么不堪,他很努力,也很可爱;书院也没有那么陈破,她还有勇气和坚强。

 

2016.4.12


芰和洛

年龄差

年龄差在足球场上是一个很神奇的指标。它可以让我和比我大了半年之多的朋友分居两队,也可以让我们与仅仅比我们早生五六年的对手同场竞技。更神奇的是,它将伴随人类个体间的存在而存在,并时刻告诉他们一个简单的命题——不可追。

这次队长受伤,我仔细盘算这次告别的真正意义——或许今天上半场的40分钟就是他与高三出国党,与高二高考党以及那个特殊的初三小孩的最后一次并肩作战。

细思恐极。

于是我开始思考我身边的队友们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这不像热恋中的一对爱人,也不是垂垂老矣的乐龄人世——这段时间转瞬即逝,更令人惊心的是——这段时间掐指可算,甚至毫无回旋的余地。

还有三个月,我就要告别高三的老炮,还有高二那...

年龄差在足球场上是一个很神奇的指标。它可以让我和比我大了半年之多的朋友分居两队,也可以让我们与仅仅比我们早生五六年的对手同场竞技。更神奇的是,它将伴随人类个体间的存在而存在,并时刻告诉他们一个简单的命题——不可追。

这次队长受伤,我仔细盘算这次告别的真正意义——或许今天上半场的40分钟就是他与高三出国党,与高二高考党以及那个特殊的初三小孩的最后一次并肩作战。

细思恐极。

于是我开始思考我身边的队友们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这不像热恋中的一对爱人,也不是垂垂老矣的乐龄人世——这段时间转瞬即逝,更令人惊心的是——这段时间掐指可算,甚至毫无回旋的余地。

还有三个月,我就要告别高三的老炮,还有高二那些将奔向西楼顶层的同学们。我尚在小学时,他们在初中意气风发。我跟随初中夺冠时,他们在高中拼搏。我进入高中后,他们却即将离开。原来从去年九月到现在短短半年的时间,竟涵盖了我们之间的所有羁绊,原来从几个月前的惨败,到几天前的大胜,已竭尽了我们的所有历程。

我料到长春是序曲,却没想到邯郸或许就是尾声。

还有已和我携手并肩,作战三年的初三队友。从得知他是“小西甲”MVP时的兴奋,到被刘哥说“不见得多厉害”时的疑惑,到连场进球,吊射破门时的敬佩。我对他的态度一直转变着,似乎从来不会有结尾一样。却突然发现我也即将要与这位小我一岁的神射手告别了。我们一起奔跑,一起跪祷,一起夺冠,却没能一起下场。或许同样意识到了这点,最近的几场比赛,他开场前的加油总是要比别人多喊几声。

声音单薄又雄厚,举动好笑又感动。

原来——

我身上的绿色也只剩一年。

又何妨?

初中的绿校服,又是人才辈出。只是我们终究无缘一同作战。

看看王南顺——我终于理解了几年前,他们看着当时的我抱有怎样的期待。也理解了刘哥说“下届马上就要上来了,他们可是冠军”这句话时对我们这一届绿校服的期许。

我们这届在高中终究是还未达到自己的想象和外界的期望。

我同样进益甚微。

听说——

王南顺同样收到了三高的邀请。

正如三年前的我。

或者又像六年前的谁?

 

年龄差一词永久地停留在绿茵场,并借发生在之上的更迭与变迁,告诉所有在这里实现梦想或失去信念的人——不必追。

 

2016.3.13


芰和洛

伤别离,欢别离

我自是承认有些离别的伤感是源于平时的感情积累的。记述此事的目的也不在于与别人争论,或表达好恶标题所说的这种态度。只是记录下来这个我不久前才发现的,有趣的现象。

我本对南洋女中同学的来访并无什么感情——她们来,招待罢了;她们走,送别罢了。

甚至每天从宿舍醒来还总要抱怨一声:还要去接她们!然后满载怨言地走下楼去——我本以为就这样了。所以送走她们的时候,除去可以开开心心拿到社会实践的分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感情色彩。

事出反常。

离别的欢送会很是盛大。台上的人舞着,落座的人笑着。前后互动,好不痛快。然而我还是低着头——毕竟身前就是学校难得提供的免费大餐——但不可否认,在她们奉献了一出出精...

我自是承认有些离别的伤感是源于平时的感情积累的。记述此事的目的也不在于与别人争论,或表达好恶标题所说的这种态度。只是记录下来这个我不久前才发现的,有趣的现象。

我本对南洋女中同学的来访并无什么感情——她们来,招待罢了;她们走,送别罢了。

甚至每天从宿舍醒来还总要抱怨一声:还要去接她们!然后满载怨言地走下楼去——我本以为就这样了。所以送走她们的时候,除去可以开开心心拿到社会实践的分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感情色彩。

事出反常。

离别的欢送会很是盛大。台上的人舞着,落座的人笑着。前后互动,好不痛快。然而我还是低着头——毕竟身前就是学校难得提供的免费大餐——但不可否认,在她们奉献了一出出精彩的舞蹈表演后,掷地有声的“我爱北大附”仍然触动了我。但我还是和周围人调侃道:她们去的每个学校大抵都是这样的吧!只是把“我爱北大附”换成我爱人大附、清华附罢了。

直到我们毫无准备地被拉上台唱《送别》——前奏很美,前奏很缓——直到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原唱还是郑煜开口了——浑厚的美声盖过了整个音乐和台下的喧闹。台上的人远远地躲开郑煜开始笑,我蹲在地上,捂着肚子大笑着,从缝隙中我看到那些小伙伴——那些漂洋过海的小伙伴们也在笑着。一瞬间似乎有种呼应,我从未像那时感觉和他们那样的协调而默契。

合影,送礼,数不清的搂抱和听不断的笑声。

似乎许多同学都和我一样产生了些许变化。

我也开始乐于充当起一名不专业的摄影师,拿起手机,想要留下这里的每一瞬。这让最后的离别显得更加不舍和伤感,我三番四次地对我学伴说着再见,或许比我这两周对她说的话都要多。

欢送,所以泪别。

连原本舒爽的秋风都变得萧瑟起来,我一个人走在空荡寂静的篮球场边——迎面撞上一阵笑声——

再见!我轻轻地对人群的背影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

 

2015.11.26




越間

这三周的折纸社作品w八瓣花,猫方块,短腿马

这三周的折纸社作品w八瓣花,猫方块,短腿马

越間
花了好久断断续续完成的花球!放...

花了好久断断续续完成的花球!放在书活w

花了好久断断续续完成的花球!放在书活w

微信模仿秀
张梓琳 北京北大附中

张梓琳

北京北大附中


张梓琳

北京北大附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