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往卑微碎碎念

353浏览    58参与
虞北往不归(此号已废)

一个问卷

@人间杀马客 


写手问卷调查


1.笔名及其由来?


虞北往/一条小鱼向北游的意思

当时喜欢的人是在他教室的北边 哇 好伤心的破故事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在那之后继续下去的动机?


初一(2017)开始写原耽,然后初二入了德云社坑开始写同人……没有什么动机就是我寡的慌之后多了对象又闲的慌。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别人有什么看法?


流水账……口水账那种。

别人……额亲友都夸我但是我自己肯定是菜鸡那种啦。

4.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大吗?


特别大。。至少我现在可以叽叽歪歪写几千字而且能确保是个人都能懂?

5.喜...

@人间杀马客 


写手问卷调查



1.笔名及其由来?


虞北往/一条小鱼向北游的意思

当时喜欢的人是在他教室的北边 哇 好伤心的破故事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在那之后继续下去的动机?


初一(2017)开始写原耽,然后初二入了德云社坑开始写同人……没有什么动机就是我寡的慌之后多了对象又闲的慌。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别人有什么看法?


流水账……口水账那种。

别人……额亲友都夸我但是我自己肯定是菜鸡那种啦。

4.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大吗?


特别大。。至少我现在可以叽叽歪歪写几千字而且能确保是个人都能懂?

5.喜欢的风格/文风/故事走向是怎么样的?


举例……额……比较喜欢张爱玲和东野圭吾……文风的话汪曾祺 故事走向莫泊桑吧。



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


甜饼?

7.最不擅长写什么?


有社会意义的那种比如能哥的

8.写一篇文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看心情 404写了七天 但是逆星只写了一天 时运不济写了八天左右()

9.在开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


几秒钟,等石墨转码。

10.在创作时有特殊习惯吗?


我喜欢大声唱歌。

11.喜欢什么样的题材?


民国

12.在创作时留下的印象深刻的回忆

有一天写尚何,写完那个文里的下雨,我们这就下雨了。

13.目前为止最喜欢的自己笔下的文章是?摘录一个片段:


没有最喜欢的。


14.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未来希望有什么改变?


还好,自己写的肯定喜欢是。未来希望自己对文字的掌控能力可以强一点,写作可以顺溜一点。

15.对at你的人说一句话:


喜欢你们噗噗噗噗爱填不填反正也没想干嘛@可馋死我了 @机智勇敢小黄鸡 @锦钢盔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一个没有意义的宫虞生子小段子

“我们是感情里的两只旱鸭子。”


鸭一鸭二听到了突然打了个喷嚏。

宫保鸡丁x叫花鸡,怀孕情节慎入。ooc慎入。

――――


叫花从被饺子爷爷查出怀孕那天起,就一直处在迷茫状态。


虽然少主在登高大赛后就很少让他上战场,如今他怀孕更是无微不至,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孩子的父亲,季丁。


他肚子里揣着孩子,偶尔就会特别需要季丁。但他知道季丁那个人放不下工作,所以孕期以来这么点事都是自己抗。


毕竟,当年没有季丁也都抗下来了。


总之似乎都是孕期作祟,他老是忍不住去想以前的事情,想着嘲讽声和那种浓浓的自卑感。


这样对孩子自然是不好的,叫花知道。同在孕期的几个...

“我们是感情里的两只旱鸭子。”


鸭一鸭二听到了突然打了个喷嚏。

宫保鸡丁x叫花鸡,怀孕情节慎入。ooc慎入。

――――


叫花从被饺子爷爷查出怀孕那天起,就一直处在迷茫状态。


虽然少主在登高大赛后就很少让他上战场,如今他怀孕更是无微不至,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孩子的父亲,季丁。


他肚子里揣着孩子,偶尔就会特别需要季丁。但他知道季丁那个人放不下工作,所以孕期以来这么点事都是自己抗。


毕竟,当年没有季丁也都抗下来了。


总之似乎都是孕期作祟,他老是忍不住去想以前的事情,想着嘲讽声和那种浓浓的自卑感。


这样对孩子自然是不好的,叫花知道。同在孕期的几个食魂每日都有人陪着……


不可否认,他想季丁。


是夜,少主和松鼠鳜鱼终于劝住了季丁替了他的夜班,让他回去陪叫花。


季丁推开门,看到自家的孕夫正站在窗边,低着头摸着隆起的小腹,回头看见他到时候眼里抹过平日异常少见的――


像是长途旅行的人终于到家的感觉。


季丁过去把人环在怀里,“这么晚了,容易着凉。”


察觉到那人腰依旧是细的不行,


“中午又没好好吃饭?”


叫花摇摇头,金色的长发拂在季丁的衣服上:“吃完都吐了。”


季丁的双臂收紧:“从明天开始我二十四小时看着你。”


叫花鸡不自觉的往他怀里靠:“你不巡逻了?”


“陪着你也是工作啊。作为伴侣和孩子的父亲,我有义务担当。”


“好。”


叫花看了一眼手上的泥壳,这一细节被季丁捉住了:“也别想那些事情了,开心点,嗯?”


“好。”


季丁抱住叫花,把头埋进他的肩,深吸一口:“好。”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小狐狸我告诉你,其实日子没那么好过

荀衣:“小时候学戏,给师父带孩子做家务活儿,得心甘情愿,他说什么你也不能反抗他,那叫欺师灭祖,再和师父去各地演出,人家给你脸色要受着,什么扔瓜子壳儿果壳儿的都有。你以为我成角儿是一步登天?日子哪有那么好过。”


闻药:“那你为什么还唱戏?”


荀衣:“为了江山壮阔景,为了人间烟火气。”


“现在是为了你。”


“你这狐狸太好骗了。”

荀衣:“小时候学戏,给师父带孩子做家务活儿,得心甘情愿,他说什么你也不能反抗他,那叫欺师灭祖,再和师父去各地演出,人家给你脸色要受着,什么扔瓜子壳儿果壳儿的都有。你以为我成角儿是一步登天?日子哪有那么好过。”


闻药:“那你为什么还唱戏?”


荀衣:“为了江山壮阔景,为了人间烟火气。”


“现在是为了你。”


“你这狐狸太好骗了。”

虞北往不归(此号已废)

『尚何』小人间

联文。ooc.


破镜重圆梗 

演员――影帝尚九熙

配音演员――何九华

――――――――

飞机从云里探出头来,阳光也就跟着凑热闹,照在尚九熙脸上,尚九熙昨儿喝多了又一早上赶飞机正靠着椅子睡得香,被这么一弄,醒了。 

烦死了,尚九熙一不开心就把脸拉下来,准备把身子坐直脚却不小心踢到了隔板座儿的,下意识看过去,呆了。


 他飞快的确认了下今年是2019不是2009,但是还是有点不敢确信。  

半晌,他摇了摇旁边的人,“何九华?” 何九华醒了看他,眼眶子一下红了,搞得尚九熙措手不及:“尚九熙。” 

―― ...

联文。ooc.


破镜重圆梗 

演员――影帝尚九熙

配音演员――何九华

――――――――

飞机从云里探出头来,阳光也就跟着凑热闹,照在尚九熙脸上,尚九熙昨儿喝多了又一早上赶飞机正靠着椅子睡得香,被这么一弄,醒了。 

烦死了,尚九熙一不开心就把脸拉下来,准备把身子坐直脚却不小心踢到了隔板座儿的,下意识看过去,呆了。


 他飞快的确认了下今年是2019不是2009,但是还是有点不敢确信。  

半晌,他摇了摇旁边的人,“何九华?” 何九华醒了看他,眼眶子一下红了,搞得尚九熙措手不及:“尚九熙。” 

―― 

机是在大连停的,尚九熙拖着行李箱和何九华并肩走一起,怎么着都变扭。 


还是何九华先开的口:“你怎么来大连了?” 尚九熙扣扣头:“我那戏不才拍完嘛,我寻思我闲着也没事我就出来逛逛。” 何九华斜他:“不去内蒙古看去企鹅了?” “小企鹅……你还记得啊。” “我记着呢。”何九华别开头去看机场里的商铺,声音听起来糯糯的,有掩饰不住的哭腔。 “甭哭啊你。” 尚九熙想了半天,低下头也没啥好说的。


 ―― 


09年他们一个上高二,一个上高三,两个人那叫一个天差地别。 尚九熙,混小子一个,擅长插嘴打混搞笑,经常闲着没事就翻墙出去溜溜,网吧老板的宠儿。 何九华比他厉害一个八度,人家是播音站的,又是学生会的检查员,人又好看又挺拔,学校姑娘都喜欢,可劲儿往他身边凑。 他俩认识特狗血,那天尚九熙又闲得慌翻墙出去,才走了没几步一道亮光给他定住来:“尚九熙,站住。”  尚九熙回头一看:“学长!您怎么在这儿?” 何九华看他嬉皮笑脸的,“回来,你给我回来――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啥去你?” 尚九熙蔫儿了吧唧的跟在何九华后面,以为要去吃处分,没想到何九华挺温柔一人,教育了他一顿,大手一挥:“行了,出去睡觉吧。”  尚九熙蹦哒蹦哒准备出去又折回来:“学长您为啥认得我啊?” “你不是高二那个断头台吗?你们班搞联谊会的时候我外头巡逻看见你表演了,跟被人劈了一样。” “行,我被雷劈 。” 高三忙,尚九熙和何九华也没那么多交际,后来几次尚九熙逃课倒是都是何九华处理的,两个人也就熟了,尚九熙自己都没意识到,何九华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自己也越来越喜欢在纸上描摹出一个模模糊糊的人样,真感觉像一个人了,心里一惊再撕掉。 那年高三毕业舞会,尚九熙被邀请了去。 本来是和一个女生跳舞的,尚九熙心不在焉,眼珠子都黏在了何九华身上,看他跳舞,看他喝酒,看他的得体的笑容。 舞会散场后,何九华喝多了伏在尚九熙身上。 “九熙……我喜欢你。” 


尚九熙一个没忍住,给他办了。

  ―― 尚九熙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个混球。 ――


 后来尚九熙和何九华没能在一所大学,也没能在一座城市,两个人每天靠电话联系,依旧好的不行。至于分手,分手的原因也太简单了,无非就是父母逼婚,世俗眼光,狗血的一塌糊涂。 他们就分手了,分的特别淡然,何九华让尚九熙保重,然后打车去了上海。尚九熙选择了北漂。 2019年,尚九熙拿了影帝。 2019年,cv何九华也斩获了两百万粉丝。 他们都生活的很好,只是再也没有了对方的信息,一直到今天。


 ―― 等何九华止住哭,把脸露出来,尚九熙放下行李箱,伸手去握,才发现这人瘦的不行,还一直在颤。 何九华比他高点,整个人伏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奇怪。 尚九熙摸摸他的头发,“染了?” “嗯。” 何九华直起身来再看看尚九熙,“你不也烫了头?” “关注那个干啥啊你,”尚九熙不好意思,“久别重逢的,咱俩出去吃顿饭?” “那走呗。”何九华轻轻的回答。 尚九熙挑了家餐厅,找个角落:“我这次偷偷跑出来的,那些站姐肯定不知道。” 何九华白他一眼,“搞媒体的消息多着呢,她们今天不知道,明天也得知道,不然怎么吃饭?” “嗐,叫什么不吃饭呢,吃吧吃吧。” 菜端上来了,那小服务员看见尚九熙拼命抑制尖叫:“尚九熙!!!” “是我是我,嗐。” “……要不合个影?” 尚九熙看着在原地深呼吸的小服务员,无奈的说。 何九华本意是给他解围,谁知道一开口那服务员更激动了:“忆熙?是你吗忆熙大大!” “对没错是我。” 何九华低下头不去看尚九熙有些惊喜又有些错愕的目光,试图错开话题“:要不我们三一起合影?” “她真是人生赢家。” 看着小服务员开开心心的离去,何九华感叹到。 “对了……华儿,是哪个熙……哪个忆啊?” 何九华塞了块牛肉在嘴里:“你想是哪个,那就是哪个。” 


 尚九熙乐了。


 ―― 晚上去宾馆的时候,何九华说我去吧,前台估计不认得我。 尚九熙戴着口罩眼镜帽子站外头看他,心里莫名的软了。 白天很难胡思乱想,但是晚上不会。 那一晚上尚九熙起床了八次想敲隔壁何九华的门,但是电视相声放的郭德纲,不能不看啊。

 ―― 何九华第二天问他为啥顶了两个黑眼圈,他说,汾河湾太精彩了。 何九华送去了看智障的眼神。 


―― 然后,尚九熙把他拖进自己房间打开天津台,两个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何九华笑到缺氧到时候趴尚九熙身上看了他一眼,稀里糊涂就被亲了。 空气瞬间有点尴尬,还好郭德纲来了一句,“他爸爸每天吃猪大肠刺身――” 两个人又笑做一团。 


成年人有个好处,就是没以前那么爱玩了,连手机都不怎么看,所以空出了大把大把时间用来修补感情和腻腻歪歪。 

―― 

上次那一亲之后,何九华自然了不少,也不再拒绝和尚九熙的眼神直接接触了,两个人又回到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那段时候。 大连的海很美,街道也很热闹,何九华和尚九熙话越来越少,就这样。 所以说,人心易变,这两个大老爷们儿拉不下面子,那也是刻在DNA里的习惯,改不掉怎么办呐?找谁也没辙。 其实他俩都是特别容易和人开聊的那种,可如今对方就像通讯录里好久没联系的人,亦或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感觉。


 ――何九华和自己说,破镜重圆的文也配了不少了,怎么就不能给他重来一次呢?


 尚九熙和何九华不一样,他给自己接了个破镜重圆的戏。 经纪人问他为啥 他说,“我想了想,怎么把老婆追回来。” 经纪人:你啥时候结个婚了? 尚九熙:十年前吧。 毕竟追媳妇之前谁没买过几本攻略书呢。


 ―― 那戏叫《神说》,年度狗血大片尚九熙演神。 他粉丝纷纷表示这剧本和神经一样,微博上到处是开撕,黑子多的仿佛是尚九熙不发微博的一百万个理由。 尚九熙嘴就一张,骂不了这么多人,但是何九华能。 正式开拍那天,尚九熙看手机。 


“忆熙v. ‘我将为电影《神说》中神这一角色配音~@尚九熙 多多指教啊。’” 


下面跟了十几万回复。 介于何九华在cv圈的地位,黑子一下子少了一半,尚九熙更有理由不发微博了。 他打电话给何九华:“你主动接的?” 何九华沉默了下,“那可不吗尚老师。” 


“前男友,多多指教。”


 ―― 《神说》意外的斩获了不少奖项,成了春节档七八部国际大片的一匹黑马。 尚九熙刘老根大舞台的功底加上会变通的导演,狗血剧硬生生变成了欢脱玄幻,何九华搞笑的配音也让粉丝们十分惊喜:“我家孩子撒开了!” 就这样,《神说》没有误入歧途,尚九熙和何九华的感情也没有。 


颁奖仪式上,制片人总监制该到的都到了,投资方片尾曲演唱者这两个奇奇怪怪的也到了,当初独自站出来给撑场面的何九华不在。 尚九熙个男主丢下女主就跑了:“颁奖仪式来吗?” 


何九华不愧是传媒大学毕业的专业cv,声音柔的能1掐出水:“参加前男朋友的颁奖仪式,听起来怪怪的。” 望望远处的夜色,万家灯火。尚九熙也把声音压的很低和话筒后的人说:“老婆我错了。” 经纪人正好跑出来找他,听见这句话:“尚九熙啊,我们找个时间宣布一下吧,被媒体发现了还不如自己承认……” “也行啊。”


 ―― 所以,没等何九华原谅尚九熙就直接官宣了。

 “每日目标:把何九华的头笑掉!@何九华媳妇儿诶――” 


何九华给尚九熙打电话:“我看你是真的有点欠揍。” 


“师兄~我错了~” 一听师兄,何九华就脸红。 “流氓。”


 ―― 十年过去了,他们好像就没变。 说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的,尚九熙表示,你出来我们看看我和何九华是不是特别像你的反面教材。


 心里有他,人间再大也找的回来啊。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品扬除夕24h 笔墨点春-5:00〗子夜

写的很差我错了。


用鱼的方式爱你七秒


三月过去了好几周。


一品在街上看着梨花开了又败,走走停停。


“那个人又来了”“看样子也不像流浪汉怎么一直在这儿呢”


几家面包店的老板聚在一起念叨着,一品充耳不闻。


———————————————————————

“这里…是哪里?”


街上身着蓝色衬衣的一品看着这些店铺,即使他已经在这里走了很多天,也没有记住一点关于这里的事情,甚至忘记了天天来接自己的友人。


一品的病床旁边有友人写的字条,注意事项很多零零碎碎,唯一被批准去的地方就是医院旁边的小街道。小街道不长,几家面包店,一家书店,一家网吧,一个小...

写的很差我错了。


用鱼的方式爱你七秒




三月过去了好几周。


一品在街上看着梨花开了又败,走走停停。


“那个人又来了”“看样子也不像流浪汉怎么一直在这儿呢”


几家面包店的老板聚在一起念叨着,一品充耳不闻。


———————————————————————

“这里…是哪里?”


街上身着蓝色衬衣的一品看着这些店铺,即使他已经在这里走了很多天,也没有记住一点关于这里的事情,甚至忘记了天天来接自己的友人。


一品的病床旁边有友人写的字条,注意事项很多零零碎碎,唯一被批准去的地方就是医院旁边的小街道。小街道不长,几家面包店,一家书店,一家网吧,一个小酒吧夹在中间。


而一品此刻默默的停在酒吧的门口,歪过头,“这里…是哪里?”


——————————————————


酒吧的招牌很显然已经很久没换了,褪色了,看上去颓颓的。


而一品和这个地方显然格格不入。


他上前敲门。


“笃笃笃。”


他敲门,等待着门的开启。


门开了,里面铺天盖地的音乐声和红红绿绿的灯光一下就飞了出来,绕在一品耳边,只有面前侧着身垂着眸碎金发丝温柔的像他本人的扬州,碧绿的眸子惊鸿一瞥,猝不及防的,敲在一品最软的那块心坎上。


一品出事之前,一向不喜欢这些嘈杂的地方。如今出了车祸失去了记忆,看着周围的男男女女,视觉里也是一阵扭曲。移到扬州身上,又双目清朗。


扬州倒是安之若素的样子,带着一品远离了舞池和吧台,走到酒吧的后院。一扇铁门之隔就是居民楼。


后院里郁郁葱葱,绿色温柔的漾荡着,敲开春天沉睡的眼。



“你是谁?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一品看着面前的人。


“在下名为扬州,墨卿先生门下弟子。”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扬州笑了笑,摇了下自己手边的梅花:“我朋友聪少的私人酒吧,来这里看看他。”



“酒吧?”



“你能听懂我的话,对吧。”扬州注视着一品,“你最近干了什么?”



一品有些犹豫,捏紧手指,手抬起又放下,深吸一口气看着他。



“我不知道。”



扬州有些错愕。


“你不知道?”



一品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方方正正的小字条,“给。”



车祸失忆,具体表现为迷路,只记得当日的事情等。


车祸。


失忆。


掠过扬州脑海的反应是,明天他就会忘记我吗?




————————————


晚上的医院寂静无声,楼道的灯还亮着。


一品坐在月光下静静的看着闹钟的时针往十二上走,月光温柔的和岁月一样,一品莫名想到扬州的发。


发丝,眸子,身上淡淡的梅花味。


不可否认扬州是个绝对出色的人,长相优秀,人品亦然。


他会是个很好的男朋友,丈夫,父亲…


抑或是一品最合适共度晚年的人。



滴答,滴答。


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


嘀嗒,嘀嗒。


十二点到了,一品昏睡过去。



好像做了一个小小的梦,梦里有漫山遍野的花,和扬州温润的声音。


—————————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家酒吧门口,只是隐隐约约有些似曾相识,虽然一品真的从未来过这里。这种熟悉感烙在灵魂里的感觉奇妙而悸动。


“笃笃笃。”



门后是一双碧绿的眼眸。


扬州有些失望的带着一品走在街上:“真的不记得我?”



“很熟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一品跟着扬州,来到街口那家书店。


“这是我的店,人不多,但都是爱书之人。”


“做什么都是为了有知音,”扬州说道,“这也是君子之风啊。”


扬州的店干净利落,瓶里放着梅花,墙上挂着山水。唯一格格不入的就是大门把手上的捕梦网,羽毛微微颤抖着。



一品看着山水入神。


“绩溪…”


扬州抬头,“绩溪的风景无与伦比,你是绩溪…你记得自己是哪里人吗?”



一品笃定的点头,“绩溪。”


扬州默默记下这一点。


当晚,一品的梦里朦朦胧胧的出现了绩溪的山水。



一叶扁舟去何方呢?



——————————-


龙井看着友人一品走出医院大门直奔旁边那条街的第一家书店。


他并不知道扬州的存在,只是想,一品开始恢复记忆力了。


这个夜晚的梦里,多了一个孩子。


孩子撑着红色油纸伞,小声而怯懦的叫一品哥哥。


一品看着他向自己跑近,那孩子却一个不留神摔倒,一品从梦中惊醒。




凌晨两点。


———————————

扬州的书店里,唯有沙沙翻书声。



一品和扬州总有特别的办法,把日子过的如水一般流淌,虽然才相识几天,却兴趣相投,看起来竟有种“岁月静好,俗世安稳”的感觉,似乎他们生来就该在一起,看书写字画画,无论如何都融洽。



“你记得我吗?”



扬州问。


“我知道你是扬州。”


一品回答,“我也不知道,明天早上一睁眼我是不是还会认出你。”


扬州突然看着他,一字一句认真的说,“请一定要记住我。”



一品第一次在扬州的面前扬起嘴角,学着扬州弯出一个弧度,“我会的。”



梦里多了一个书店,书店里却像有层迷雾,看不清里面的人。



一品又惊醒了,在凌晨四点。



又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医院的来苏水味儿也被中和。



突然觉得没什么,因为楼层太高,或是心里太安静了,渐渐的渗透出一个人的模样。


————————


两分钟之后就要天亮了。


几分钟之后一品又将会重新遇见扬州,然后利用他的记忆把那人的脸仔细刻下,用人类与生俱来的爱情天赋记住,深入骨髓。陷在情字里的人,一个也别想跑。



这是一场单相思吗?



一品突然问自己。



————————


四月就要到了,世界开始有点热。



扬州和一品重复着每天必需的问题和动作,扬州的脸也在和一品梦里的不断重合。



扬州行动如流云过江潇洒利落,一品看着入神。



碧绿的眸子里映入一个人,这一下也是突然撞进了心。


好像两位围棋高手,你来我往,最后一着却是碰到了一起。



大概就是暖风作祟,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我能给你传送梦。”


扬州开口。



“你记得那些梦吗?”



“我给很多人送梦,你是我自愿的。”



一品看他,“我不记得梦了。”



“传送梦是什么意思?”



“我希望梦能给人带来幸福和光,无论是谁,也都想要个太阳。”



“君子坦荡荡。”


“是送给很多在尘埃里挣扎的人,也是送给你的。”


扬州就是一品最有效的镇定剂。


————————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扬州打趣道。



“可我愿意相信。今天我信,明天我也会再来,再信。信任是一辈子的事情。”



一品最后沉声,“谢谢你。”




————————


四月的第二十四天,下雨的日子。


一品出院了。



他找回了他大部分的记忆,绩溪,小鳜鱼,龙井和子推,唯独没有扬州。


心上空落落的就像挖掉了,难受,酸胀的,哭不出来。



三月到底已经过去了。



他又一次去了那条街,习惯性的拐进那家书店。



扬州碧绿的眸子对上镜片后的目光。



三月到底过去了。


可时间会走,我不走。



“我梦到你了。”



“可我没传送梦给你啊。”









虞北往不归(此号已废)

虞北往一向喜欢一些


疯狂又错误的东西


w她决定休假无限期去写原耽啦x

虞北往一向喜欢一些


疯狂又错误的东西


w她决定休假无限期去写原耽啦x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一个初三女生的疑问

 @空桑管理司 


我们体育中考是考八百米和仰卧起坐


我强烈要求把少主的引体向上改成仰卧起坐


一分钟四十二个 贴近玩家生活


(胡言乱语)

 @空桑管理司 



我们体育中考是考八百米和仰卧起坐


我强烈要求把少主的引体向上改成仰卧起坐


一分钟四十二个 贴近玩家生活


(胡言乱语)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我先磕为敬(乙女勿入谢谢配合x)

捕快X怪盗 请注意!是某位怪盗在下面x我个人不拆不逆~


手铐play


调戏+脸红


还用我说吗 我已经在鸡叫了

捕快X怪盗 请注意!是某位怪盗在下面x我个人不拆不逆~


手铐play


调戏+脸红


还用我说吗 我已经在鸡叫了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请大家看看我儿子们村口打碟


我宣布从此邵群改名皇甫铁牛


请大家看看我儿子们村口打碟


我宣布从此邵群改名皇甫铁牛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三鲜脱骨鱼


目测挺帅


是苏菜


意味着我们大江苏是不是要有御了!!!请给他御!!!!!


(以及真的不考虑我们的霸王别姬吗 戏子他不香?)


根据一些太太的脑洞


现在好像是三鲜脱骨鱼和太白鸭


三鲜脱骨鱼和东璧龙珠(我本人肯定是这个啦)


还有!!云上八鲜!!


你真好看!!!!!!!!!!!!!


三鲜脱骨鱼


目测挺帅


是苏菜


意味着我们大江苏是不是要有御了!!!请给他御!!!!!



(以及真的不考虑我们的霸王别姬吗 戏子他不香?)


根据一些太太的脑洞


现在好像是三鲜脱骨鱼和太白鸭


三鲜脱骨鱼和东璧龙珠(我本人肯定是这个啦)


还有!!云上八鲜!!


你真好看!!!!!!!!!!!!!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我 列个行程表吧

时间表:

答应嗷呜的双鸭:《忆红莲》

民国:《择日疯》

(甚至都不想改名字)

圣诞(保密!!!)

————

品扬:《蝉证序》民国x

除夕的也保密

————

白绍:

《半醒好相忘》依旧民国

————

湘沅《雪满长安道》,这个坑填掉x

《匆匆又夏》

是夏天的故事٩(๑>◡<๑)۶

————

德符《咖啡十五度》现代x

————

锅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父母爱情x

————

飞起《处处野火》

是江湖梗!!!

我超喜欢这个!!

————

龙燕《明日就好》

写出来不太好看的一篇。


——-——

仙杏的党费《大雨将至》

全文一半在写雨...

时间表:

答应嗷呜的双鸭:《忆红莲》

民国:《择日疯》

(甚至都不想改名字)

圣诞(保密!!!)

————

品扬:《蝉证序》民国x

除夕的也保密

————

白绍:

《半醒好相忘》依旧民国

————

湘沅《雪满长安道》,这个坑填掉x

《匆匆又夏》

是夏天的故事٩(๑>◡<๑)۶

————

德符《咖啡十五度》现代x

————

锅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父母爱情x

————

飞起《处处野火》

是江湖梗!!!

我超喜欢这个!!

————

龙燕《明日就好》

写出来不太好看的一篇。


——-——

仙杏的党费《大雨将至》

全文一半在写雨(确信)

————

虾桃没梗我不写。。。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怎么说


我还是喜欢《逆星》里的那个意境


“如果把世界比作银河 有很多星星 在奔向前方”


“如果你是其中一颗  你将逆过万千来陪我”


“成我眼中 唯辞一颗。”


怎么说


我还是喜欢《逆星》里的那个意境


“如果把世界比作银河 有很多星星 在奔向前方”


“如果你是其中一颗  你将逆过万千来陪我”


“成我眼中 唯辞一颗。”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震惊!食物语耽美向玩家眼里的食魂cp们

我因为太雷甚至不敢发在大号上。大号 

广告:看看新文吧 主页第一篇

@虞北往不归 

有很多自己拉郎配的,跪求大嘎放过我!

——

德符.

请你把衣服整理好

德州那家伙不在附近吧?

德州:老是管阿符是因为别人看见他我会吃醋jpg.

——《年度最佳骨科》

又名《铁路兄弟情——阿符快把衣服拉好》

锅鹄:

严父慈母cp

鉴于少主昨天去打扰鹄羹却看到锅包肉把鹄羹揽在怀里亲,锅包肉决定罚少主做三百个引体向上。

鉴于少主前天请鹄羹去烧饭但是推开房门看到鹄羹一身草莓,锅包肉决定罚少主报菜名,一定要比瀑布声音大。

少主:我不会告诉我妈(鹄羹)我知道锅包肉...

我因为太雷甚至不敢发在大号上。大号 

广告:看看新文吧 主页第一篇

@虞北往不归 

有很多自己拉郎配的,跪求大嘎放过我!

——

德符.

请你把衣服整理好

德州那家伙不在附近吧?

德州:老是管阿符是因为别人看见他我会吃醋jpg.

——《年度最佳骨科》

又名《铁路兄弟情——阿符快把衣服拉好》


锅鹄:

严父慈母cp

鉴于少主昨天去打扰鹄羹却看到锅包肉把鹄羹揽在怀里亲,锅包肉决定罚少主做三百个引体向上。

鉴于少主前天请鹄羹去烧饭但是推开房门看到鹄羹一身草莓,锅包肉决定罚少主报菜名,一定要比瀑布声音大。

少主:我不会告诉我妈(鹄羹)我知道锅包肉和他第一次接吻是锅包肉喝醉了的

——《虎爸猫妈——少主之我太难了》

龙燕:

啊,我的神明。——《友人最近很不对劲》

龙井连子推燕翅膀上的尘土都要收集。

子推燕只希望龙井当他是友人。

龙井要耐心而温柔的一次次的打开子推燕的内心。

——《被友人上了怎么办在线等》《我太自闭导致我爷们黑化了》

虾桃:

空桑第一好拉郎

在吉利虾第一千零九百次在猫耳朵那里寻找爱情失败后,少主看不下去了,给他指了一条大陆——你去找桃花粥!

“我来求个桃花运啦!”吉利虾看着面前的人。

“又是一个风月俗人。”

“嘻嘻……我觉得,还是你这朵桃花……最好。”

——《论恋爱脑和FFF团长的故事》






预警!!!下面是自己拉郎配的!

片儿川✘蟹黄汤包

“嘁……凭你也配踏进我奎元楼?”

“喂!警告你不要再用这种语气说话!”

每天食魂们都在祈祷少主不要让蟹黄汤包和片儿川一起做饭。

——《我真是个拉郎配小天才》

双鸭

——念你有功……朕就勉强……允许你耍个流氓。

——可是我还想要更多。

——《傲娇帝王——不爱美人爱将军》

还有品扬佛笋没写qaq

我的拉郎配可多了,我还吃宫保鸡丁和叫花鸡,桂花酒和饺子,鼎湖上素和松鼠鳜鱼


我还磕品扬呜呜呜有同好吗


顶锅盖跑掉。

虞北往不归(此号已废)

此号已废。有事搜索虞山观月


 石北🔒死

惊艳了岁光 温柔了岁月 @霖雨非雨 
 霖雨是我的姐姐 亦师亦友

她能叫我北哥 @人间甜饼苏浅 

我很喜欢我的所有文字 即使不甜

——————沙雕社粉虞北往


目前封笔退圈.

讨厌cbywmz这帮憨批

磕堂良但是姐妹都写良堂 别cue良堂

墙头多 很多

是个beta 墨水味儿

认识的人多 爱蹭热度 爱联文


抱团   比较婊

↑真的


想用文字写Vlog 凌晨码字发文是习...


 石北🔒死

惊艳了岁光 温柔了岁月 @霖雨非雨 
 霖雨是我的姐姐 亦师亦友

她能叫我北哥 @人间甜饼苏浅 

我很喜欢我的所有文字 即使不甜

——————沙雕社粉虞北往


目前封笔退圈.

讨厌cbywmz这帮憨批

磕堂良但是姐妹都写良堂 别cue良堂

墙头多 很多

是个beta 墨水味儿

认识的人多 爱蹭热度 爱联文


抱团   比较婊

↑真的



想用文字写Vlog 凌晨码字发文是习惯

德云社 社粉社粉社粉社粉

目标: 朱赞锦 宋继扬 戳爷 华晨宇  俞灏明 德拉科

顺便say一句 我是mxtx的黑



未来想做法医

B站常驻有脑粉  二次元的热好者

一定缘更 保证是坑

05生的

废话多且感性

意识流无脑甜流水账是常态

本性是刀子精


能让我转甜的除了石凉没有别人

至少你不行

目前爬墙食物语

❤❤❤我爱729声工厂全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