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疆

1617浏览    548参与
阿贤贝克
新年第一图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

新年第一图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

新年第一图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

阿贤贝克
盘山而行的独库公路,国道217...

盘山而行的独库公路,国道217,中段


一路震撼,伟大建设人员万岁

盘山而行的独库公路,国道217,中段


一路震撼,伟大建设人员万岁

阿贤贝克
去那拉提草原的路上,盘在草原山...

去那拉提草原的路上,盘在草原山行驶的车里看着外面的景色起起伏伏,听着德彪西像在梦里

去那拉提草原的路上,盘在草原山行驶的车里看着外面的景色起起伏伏,听着德彪西像在梦里

阿汝月

漂泊对孩子无所谓

  10岁时,我坐着长长的,还会鸣笛的火车,从阿拉善出发,又下车,爬上前四后八的大高座钻进沙漠里无尽狭长公路,后来在一片鸡犬不闻的平静的黎明,到了海拉尔。

  海拉尔,我们一直叫海拉尔。

  我的朋友,那个从不会提起,只有别人好奇反复探问时才说,我父亲来自海拉尔。

   我的老师,问我,你也是从海拉尔来吗,又自言自语道:我在呼伦贝尔草原上长到20岁哦。他没说出口的,我后来知道,他再没能回去。

   海拉尔是我漂泊的最后一站。我刚刚站回到城市稳妥的教室时,站在讲台前,女教师向下面仰着脸的孩子们介绍我:她从海拉尔来。仰着...

  10岁时,我坐着长长的,还会鸣笛的火车,从阿拉善出发,又下车,爬上前四后八的大高座钻进沙漠里无尽狭长公路,后来在一片鸡犬不闻的平静的黎明,到了海拉尔。

  海拉尔,我们一直叫海拉尔。

  我的朋友,那个从不会提起,只有别人好奇反复探问时才说,我父亲来自海拉尔。

   我的老师,问我,你也是从海拉尔来吗,又自言自语道:我在呼伦贝尔草原上长到20岁哦。他没说出口的,我后来知道,他再没能回去。

   海拉尔是我漂泊的最后一站。我刚刚站回到城市稳妥的教室时,站在讲台前,女教师向下面仰着脸的孩子们介绍我:她从海拉尔来。仰着的脸上霎时炸开“哇~”的表情,还附赠了声效。

   海拉尔很远,对孩子来说,可能就像我来自国外一样。

   我突然很安心,仿佛给自己贴了一个标签,就一定会有人拿起来恍然大悟。相比一向是突兀地被塞进某个人群,又会在某一天,悄无声息不见掉,这种来路清清楚楚的冲击感,遮掉了我来去匆匆的那股子荒废与乖张。

  老师们只会谈论,那个海拉尔的小姑娘,画板报怪有想法的。

  海拉尔成为我的来处,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一切漠不关心,后来慢慢好了,也明白了和别人不一样是每个人应该开心的,就有了许多被唤醒的话蠢蠢欲动。

  那我就倒着,从海拉尔说起。

马尔泰若鸯

四分之一的新疆

一路向北,喀纳斯清澈的湖水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呈现出翡翠般的色彩,沿着湖边的栈道行走,湖水敲击岸边的石头,水草丛中横七竖八散落些枯木也被湖水打磨,千百年的时光留下了痕迹。湖中有游船,有快艇,传说湖中有水怪,不知是否是受了游客的叨扰,躲着不让人看见。喀纳斯湖水流向下游,于曲折婉转间形成了“神仙”、“月亮”、“卧龙”三湾,最美丽的要数“月亮湾”。喀纳斯河流经这里,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有如一钩弯月跌落凡间,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像是一群卫士在保卫着月亮公主,又是一处精灵留恋的乐园。

 喀纳斯自然景观大气与秀美并存,它的人文景观亦不逊色。喀纳斯村有图瓦人居住在松木垒砌而成...

四分之一的新疆

一路向北,喀纳斯清澈的湖水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呈现出翡翠般的色彩,沿着湖边的栈道行走,湖水敲击岸边的石头,水草丛中横七竖八散落些枯木也被湖水打磨,千百年的时光留下了痕迹。湖中有游船,有快艇,传说湖中有水怪,不知是否是受了游客的叨扰,躲着不让人看见。喀纳斯湖水流向下游,于曲折婉转间形成了“神仙”、“月亮”、“卧龙”三湾,最美丽的要数“月亮湾”。喀纳斯河流经这里,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有如一钩弯月跌落凡间,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像是一群卫士在保卫着月亮公主,又是一处精灵留恋的乐园。

 喀纳斯自然景观大气与秀美并存,它的人文景观亦不逊色。喀纳斯村有图瓦人居住在松木垒砌而成的木屋里,他们身着蒙古长袍、长靴,一支图瓦人乐队为我们唱起图瓦语歌曲,还有位图瓦人为我们演奏了蒙古族传统乐器“楚耳”。这是一种植物茎秆掏空转孔做出的,类似笛子,吹出的声音别有一番味道。

图瓦人也居住在禾木村。这座村子坐落在山间盆地中,水流湍急的禾木河贯穿其中,河边有白桦林,当晨曦,缥缈的云雾汇聚,一间间小木屋若隐若现,这里马上变成了人间仙境。她原本就是仙境,登上观景台眺望整个村落,赏心悦目,在这里,真正是人与自然水乳交融,一派和谐。小木屋四周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各种颜色的格桑花和非洲菊一朵一朵, 向日葵高昂起头展示风姿。当夜晚,走出小木屋,抬头看漫天繁星,城市里多年不见的壮丽的银河震撼着心灵。这只是盛夏的禾木,换作是秋冬,又会给我们怎样的风景?

禾木的清晨,云雾是主角,东边的山背后,太阳渐渐升起,晨雾散去,草原上的露珠还没有散去,从山坡上的栈道走下来踏入草地的一刻,露水打湿了鞋子。远处雾未散尽,浮在半山腰,近处有一个足球场,阳光洒在大地,球门摆脱了喧闹,倒略微显得有些孤独。禾木太美,依依不舍,以至于我把随身携带的项链也“留下”了,到了昌吉才发现。

在布尔津,除了喀纳斯湖,还有一条叫额尔齐斯的河奔流向北冰洋。在五彩滩,错落的岩石化身为一位秀丽的姑娘,婀娜多姿,穿上了鲜艳的衣裙,和对岸蓬勃的树林一道迎接着额尔齐斯河的到来。五彩滩也是典型的雅丹地貌,相比魔鬼城的张狂,这儿有如小家碧玉一般透着一股秀气。秀气自然有秀气的美,红、黄、绿,岩层和沙砾色彩斑斓,在黄昏十分,同样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