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北约

7314浏览    268参与
瓷爹的大袄子

当代表着民主与自由的花环被扯烂

当代表着民主与自由的花环被扯烂

未知物种

三小只的星途(设定)

是的……


没错……


我又来开新坑了♡(*´∀`*)人(*´∀`*)♡


日更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了


缘更,想到什么写什么,应该会有不止一个的坑


aph综艺体


条约拟人,国设


设定的话就沿用沿用之前的


上合,北约,欧盟三人去‘祸害’?娱乐圈的‘愉快’?经历


每一个综艺体都离不开一个突发奇想的人,以及几个被坑的受害者


联五顶流设定,导师身份


后期有掉马ƪ(˘⌣˘)ʃ优雅


是的……


没错……


我又来开新坑了♡(*´∀`*)人(*´∀`*)♡


日更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了


缘更,想到什么写什么,应该会有不止一个的坑


aph综艺体


条约拟人,国设


设定的话就沿用沿用之前的


上合,北约,欧盟三人去‘祸害’?娱乐圈的‘愉快’?经历


每一个综艺体都离不开一个突发奇想的人,以及几个被坑的受害者


联五顶流设定,导师身份


后期有掉马ƪ(˘⌣˘)ʃ优雅


未知物种

上合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回了!

哈哈哈哈,失踪人口回归!


终于结束了(*꒦ິ⌓꒦ີ)


我太难了〒▽〒


突然发现,我忘记之前写的是啥了


又一次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


不管多少字,今天必须完结!


撒花o(*^▽^*)o♪

————————————————

王依合感到高兴,她不知道这是谁提议出来的,总之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已经是对她来说最好的一个发展方向了,她极为乖巧的跟在华约的身后。


联合国发起会议,需要所有意识体到场,虽然不知道伊万为什么会将她带上,但不管这其中有着什么样阴谋,这已经给了王依合极大的便利。


“старший брат,”短时间的接触下来,华约在王依合心...

哈哈哈哈,失踪人口回归!


终于结束了(*꒦ິ⌓꒦ີ)


我太难了〒▽〒


突然发现,我忘记之前写的是啥了


又一次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


不管多少字,今天必须完结!


撒花o(*^▽^*)o♪

————————————————

王依合感到高兴,她不知道这是谁提议出来的,总之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已经是对她来说最好的一个发展方向了,她极为乖巧的跟在华约的身后。


联合国发起会议,需要所有意识体到场,虽然不知道伊万为什么会将她带上,但不管这其中有着什么样阴谋,这已经给了王依合极大的便利。


“старший брат,”短时间的接触下来,华约在王依合心中的印象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说好的小暴君,独裁者呢?这个人间清醒的小可怜是个什么鬼?独特的滤镜已经开启,谁不喜欢一个有着白毛的哥哥?王依合那一部分属于东方大国的血脉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没办法,谁叫中国人均白毛控呢?

她略微遗憾的看了看自己的黑色长发,虽然黑色的发色也很好看,但是,该死,为什么锅里的总是要香那么一丁点?


等到王依合回过神来时,发现……

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在了对方的头上。


王依合缓缓的……缓缓的打出了一个 …?


淦!!!


顺着这个感觉她不由自主的揉了一下,哇哦,手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

话说自己什么时候这么高了?王依合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明明华约比自己高了快有大半个身子了,怎么现在,哦……王依合向下看去,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自己被华约给提溜了起来。


过完一把手瘾后,王依合将谴责的目光对向了华约……


“别这么看我,你刚刚的眼神和王耀先生以前看到我……我们父亲头发的眼神差不多。”对着王依合谴责的目光,华约直呼冤枉,毕竟王依合刚才眼中的渴望,真的是个人都看的出来。


“我……”王依合想要说些什么,几次开口,却发现自己貌似真的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去说出口。


“塔妮亚,”华约看出来王依合的纠结开口打断了她,“历史所拥有的既定性,使得它不会轻易的发生改变,哪怕知道了又如何?不过是将一个结局从未知变成了已知,却不会使得结局有丝毫的改变。”


“старший брат,一件极为微小的改变的可以影响到未来的一切。”王依合没有反对,却同样提出了一个相对的观点。


“塔妮亚很聪明呢!”华约笑道,“只不过,再怎么样的改变,它都是会使得一个既定的结局以另一种形式呈现。”


“我看,你根本是就对你的未来漠不关心吧!”看着华约这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王依合真的有一些被气到了,她对着华约拉下了脸色,“старший брат,或许你可以试着从我的视线里离开!该死!我真的是不明白,在这里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逃?”


“希望你是真的这么想的,塔妮亚,祝你好运。”华约这么说着,微微上前一步,似乎想要拥抱她,却生生的停了下来,随后在王依合眼里隐蔽的惊讶中离开。


看着华约离开的背影,王依合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虽然被放水……啊不放海的感觉还挺不错的,但是……这会不会有点明显?尊重一下我的职业素养好吗?


摸着华约刚塞给自己的手机,王依合头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有这么弱吗?,话说,华约他这样真的不会投敌吗?

不过,王依合也在心中庆幸着,如果华约再不离开,也许自己都有可能把琼斯先生的那一套自由,民主的说辞给搬出来了。


……


摸着自己心爱的手机,王依合终于联系到了安德维尔,二人在一处隐蔽的地方会了面。


“安德维尔?你的眼睛?”王依合对上了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略微有了一丝的迷茫。


如果玛利亚在这里,她可以立马的认出来,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安德维尔,而是冷战时期的北约,坏就坏在,冷战时期王依合她连个影子都没有,哪里知道北约长什么样。


“哦,为了好伪装。”北约看着这个未来自己无比在意的人(大雾)解释道。


“哦这样啊,”王依合看着眼前的‘安德维尔’不经意的说到,“话说,琼斯先生怎么样了?之前我在电话里好像听到了他得克萨斯州和南塔基特岛又一次独立的消息……”


“哦……这……这怎么可能?”北约干笑道,未来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群奇葩?北约真的不明白了,未来是有毒吗?怎么一个个的脑子好像都好像不怎么好使样子?



“走吧,我爹和柯克兰先生应该已经找到回去的方法了,你们应该已经联系过了,不是吗?”王依合默默的后退了一步,示意北约带路。


“我……他们告诉我魔法阵会在会议室启动。”北约一时间停顿了一下,鬼知道那个安德维尔平时怎么称呼英国的?不过他很巧妙的偷换了概念。


“感谢……”


北约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然后……没有然后了。


王依合看着成功被自己一砖拍倒的北约,兔家神器,你值得拥有,她一边感慨着闪电战术对于第一次偷袭的奇效,一边收回了自己手中的板砖。


……


“哟,让我看看,是谁被可怜兮兮的关在了这里?”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由于双方家庭缘故,他和王依合几乎见面必掐,相互嘲讽是少不了的。

说真的,这是安德维尔头一次在听见王依合的声音后内心会感到欣喜,也是他头一次这么期待王依合这个人到来。

如果王依合没有那么的幸灾乐祸的话他可能会更加开心。


“看样子,有一个小朋友需要我的帮助呐~”王依合笑眯眯的看着万般凄惨的安德维尔。


“F**k!王依合,你好好看看你自己的年龄!到底谁才是小朋友?!”安德维尔不干了,他硬生生的从王依合的话语中感觉到了慢慢的嘲讽。


“哦!我的小安德,你应该去思考一下现在你的处境,如果你并不在意它的话你可以接着横。”王依合开始了日常的阴阳怪气。


“哦!我亲爱的塔妮亚,也许现在我们最应该的是互帮互助不是吗?”安德维尔反击。


秉承着无论如何也要对方吃亏的心理,二人嘴上怼的正欢,而手上的功夫却也丝毫没有减慢。


很快安德维尔就已经脱离了这个令他感到憋屈的地方。


“走吧,我亲爱的塔妮亚,我们该回去了。”安德维尔看着重获自由的自己,瞬间感觉自己又行了。


……


“你确定魔法阵的地点在这里?”看着眼前会议室的大门,安德维尔觉得自己行的太早了,“他们现在应该在开会吧?”


“自信点,把应该去掉,他们就是在开会。”王依合看着紧闭的大门,同样面色凝重,“北约没有告诉我具体时间,为了防止错过魔法阵开启的时间,我想我们应该进去了。”


“现在?你确定??怎么进???”两个人凭借着安德维尔的脸,一路上坑蒙拐骗,才混进了联合国总部,现在他们站在会议室的门口,谁也不想踏出这个第一步。


“安德维尔,”王依合突然饱含情感的叫了他一声,然后,在安德维尔惊恐的目光下,她一脚将他踢了进去,“靠你了!你是一个和你父亲一样的小英雄!”


“F**k!!王依合你给爷等着!!!”


我亲爱的小安德,我真不是故意的,主要那里面是一群爹啊,加油!


……会议室内……


众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会议室的大门被人踢开,一声咒骂传遍了整个会议室。


当在场所有意识体看清来人后,这在所有人的心中都激起了不小的水花。


太像了,眼前的这个意识体和上方的美国先生无比的相似,或者更准确来说是和他身后的北约几乎一模一样。


“你……”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的这个疑似北约的不明意识体,他看着那一双和亚瑟·柯克兰如出一辙的绿色眼睛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感谢我们的小安德维尔迈出了第一步,”门外又一道声音传来,打断了阿尔弗雷德想要说的话。

又一到人影自门外走入,在她的手中一柄古朴的长剑被生龙活虎的比划着,在她的眼中可以明显的看到兴奋二字。


“它现在居然还不是爹咪的那口中华锅吗?”在抓到剑身的时候,虽然在这一现代化的会议室里显得格格不入,但王依合的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喜爱,这真的太帅了!


“或许你应该关心关心你的盟友,王小姐。”安德维尔站了起来,在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支手枪。


“我们从来就不是那种可以互相信任盟友,不是吗?小琼斯先生。”王依合虽然这么说着,但她依旧向安德维尔的身边走去。


“在共同的目的下,我们暂时是可以相互帮助的不是吗?”安德维尔轻笑道。


“同理,仅仅只是相互帮助不是吗?”


二人紧密的贴靠在一起,虽然嘴上依旧相互诋损着,但两个人之间却无比的默契。


王小姐吗?这个女孩和我好像啊,王耀死死的盯着王依合,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剑为什么会出现在对方的手中,只不过在看见女孩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不会伤害他,永远不会。


“отец,好久不见~虽然我不久前才和отец见过面~”王依合这么说着,现在在她的手中古剑是临时从她现在的这个爹咪那借来的,她这么也没想到她爹经常使用的那一口锅,前身居然会这么帅。


明明这应该是一柄完全比不上热武器的冷兵器,却让在场的所有意识体皆感受到了压迫,这一柄看似普普通通的古剑可没那么简单。


“王依合?”伊万的话语中已经听不出什么情绪了,这是他将要发怒的前奏。


看着隐隐处于暴怒边缘的伊万,王依合表示,反正自己都快走了,气他一气怎么了?和我一个还没出生的小孩子计较什么?


“怎么会呐~отец以后也是叫我塔妮亚的~”甜的发腻的声音,激起了旁边安德维尔的一身鸡皮疙瘩,他看着身边的人越发觉得王依合她不对劲了。

安德维尔看向王依合,却惊恐的发现,不知何时起王依合的一只紫色的眼睛变得血红,就像她与之对峙的苏联。


对面的伊万早就发现了王依合瞳色的变化,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自王依合身上散发出来的暴戾与疯狂,现在这幅样子才像我的孩子啊。


“小合集中精神,古剑上的戾气过重,不要被它影响了。”温和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


“耀!”听到这一声音,出人意料的,伊万居然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


“布拉金斯基先生,感谢你这些天对于小合的照顾,我将会怀着崇高的理念,一直在这一道路上前行。”对面传来的声音无比的坚定。


伊万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再说话了,对面已经给出了坚定的回应,只是……在他的心中,依旧有着众多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


“喇一边去,小耀现在是我的,塔妮亚也是我们的,你个满脑子修正主义的暴君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对面传来的声音与自己一般无二,只不过……伊万终于知道王依合为什么会得现在的他抱有这么大的意见了,感情你们俩这还真是父女同心呗?


“我很抱歉,华约。”未来自己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伊万有了一丝的焦躁。

华约并没有回答,现在父亲的所作所为,说他心中毫无怨言是不可能的,身为一个孩子,他们也许会一时怪罪自己的父母,但是身为条约意识体,他们将永远不会怪罪自己的祖国,不是吗?


在会议室的中间,一道白色的光芒亮起,魔法阵自其间浮现,法阵间的乳白色光芒牵引着王依合二人,将他们不断的向法阵的中心拉去。


“爹咪?отец?”听到声音王依合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刚才的状态了,清醒的看着自己陷入无尽的癫狂,却又无能为力,再到最后的沉迷,一步步的沦陷。


不过,王依合略感遗憾的看向自己的手中,长剑已经被送还过这一时期的王耀了,现在她的手中空空如也。


“爹咪,你以后能不能不要把它重铸啊?每次看你举着一口锅都觉的好掉价啊。”王依合将满怀期待的眼神看向她这一时期的爹咪,动之以理,晓之以情,企图阻止王耀日后对于古剑的重铸行为。


“……”王耀现在并能不适应王依合对他的称呼,其实他在心里暗暗表示,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未来到底为什么要把这一柄陪了自己几千年的剑给熔了重铸啊。


“小合,你是不是忘了我还在?”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王依合怂了,不过她的目光依旧泪眼汪汪的看着王耀,表示,如果对方在不答应她就誓不罢休。


“塔妮亚还真的是喜欢这一柄古剑啊。”


华约的声音自上方响起,看着上座伊万身后的华约,王依合的目光瞬间变得复杂了起来,先前她刻意忽视着上方的华约。

面对华约王依合真的不知道她该以何种感情去应对了,明明凶的要命,却总是给自己放水,明明什么都看透了,却什么也不说,这可真的是一个特别讨厌的人呢,但是真的不希望他就死去啊。


“我并不畏惧死亡……”华约这么说着,王依合却从他的眼中看见了落寞,没有谁会心中毫无芥蒂的去面对即知的死亡,终会有所不甘的啊。


在随法阵消失的前一刻,王依合看见,华约用嘴型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话,


所以,自由无瑕的少女啊,请你承载着我们共同的理想,尽情的飞向远方的未来吧……


—————————没了!完结了!!这个系列结束了!!!—————————


当王依合回到未来后……


王依合:爹咪,отец,你们什么时候给我造出一个哥哥?


在王依合期待的目光下,


王耀,伊万:……


……


房间里,王依合看着桌子上那一叠比她人还高的作业,


王依合:我****


王依合: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告诉我!!你TMD是不是不行!!!


门外……


伊万:小耀~露西亚觉的,这么点塔妮亚好像有点不满意呢~要不要再给她加一点?露西亚还可以陪她练一下体能哦~


王耀:……随你


王依合:危!!!


…………


安德维尔:话说,王依合,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王依合:西伯利亚的寒风无所不能


安德维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出去的时候,外面躺着一群人的原因?


安德维尔:王依合,你着种暴力行为是不民主的,我要制裁你!


王依合:那你先自裁吧,毕竟我是为了救你,不是吗?


安德维尔:……


……


安德维尔:你之前是这么分出我和北约的?


王依合:你家得克萨斯州和南塔基特岛要独立了……


安德维尔:F** k!你放屁!我dad解体的可能性都比这个高!!他们想要独立,除非我dad解体!!!


安德维尔:*****


王依合:看吧,就是这么分的啊。


玛利亚:聪明!!!


……………………………………


我就不应该说一发完结!


靠!这么多字数!!5000+!!!


勿扰!!已疯!!!


还修改,修个屁啊,不修了,


事实上是我根本修不过来〒▽〒


现在,让我先缓缓吧(*꒦ິ⌓꒦ີ)


接下来应该还有一两章番外


等着吧,


接下去我就是缘更了,


哈哈哈哈哈(^ω^)










时报视界
北约又来管中国闲事,还拉拢几个新面孔,文件公然写“中国崛起“
北约又来管中国闲事,还拉拢几个新面孔,文件公然写“中国崛起“
未知物种

上合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快了!

预计明天结尾?


应该可以吧?


仿佛看见了希望(*꒦ິ⌓꒦ີ)

————————————————

王依合:“старший брат?”(应该是哥哥的意思吧?)


王依合真的要受不了了,因为从华约进门开始,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哪里,关键是吧,一动不动也就算了,为毛要这么一直盯着她啊?彰显存在感吗?


被这么一直盯着,王依合觉得她真的可能要疯了,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来打破沉寂。


“嗯?怎么了?”相比于王依合,华约的心中其实也并不平静,虽然早有猜测,但是当伊万找上他的时候,他已经还是感到自己内心的恍惚。


“отец叫我来照顾你。”


完了,отец叫...

预计明天结尾?


应该可以吧?


仿佛看见了希望(*꒦ິ⌓꒦ີ)

————————————————

王依合:“старший брат?”(应该是哥哥的意思吧?)


王依合真的要受不了了,因为从华约进门开始,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哪里,关键是吧,一动不动也就算了,为毛要这么一直盯着她啊?彰显存在感吗?


被这么一直盯着,王依合觉得她真的可能要疯了,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来打破沉寂。


“嗯?怎么了?”相比于王依合,华约的心中其实也并不平静,虽然早有猜测,但是当伊万找上他的时候,他已经还是感到自己内心的恍惚。


“отец叫我来照顾你。”


完了,отец叫他来看押我了,华约的话在王依合的耳边自动的转换了一个意思。


???

自己这是说错了什么吗?华约能够感觉到,在自己说完后,王依合显然变的更为惊恐了。

……

在华约的努力下,兄妹之间关系终于不再是那么僵硬了。


王依合不禁高声呐喊:那是迫于他的他的压力!


……2022年联合国总部……


王耀的眼神已经越发的恐怖了,他们已经将整个联合国总部整整翻了个遍,却依旧没有找到那个魔法阵的痕迹。


而身为罪魁祸首的亚瑟表示,他现在很慌,事到如今安德维尔丢不丢已经无所谓了,主要是王依合不能丢啊!依照王耀那浓厚的母性光辉,再不把王依合找回来亚瑟觉得他可能要完。


“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啊!鬼知道上次是怎么喝的,一个个的全都喝大了,我现在那知道当时施了个什么魔法?不过现在看来,最起码我们知道那个法阵是可移动的。”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亚瑟疯狂的为自己辩解。


“算了,”王耀叹了一口气,他是这么也没想到,怎么多个月过去了,亚瑟的魔法阵居然还可以出来祸害人,他最终只能无奈的表示,“我看着先算上一卦吧,你再尝试着和他们交流一下,总觉得有点不踏实,之前用你的魔法给他们发的消息也都没有回应,还是尽快找到吧。”


而站在一旁的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静静的看着他们忙活着。


一个麻瓜,一个魔法体系完全不同,真不是他们不想帮忙,而是根本就没他们什么用。


看着他们各自忙里忙外的对象,以及他们周身所充满的母性光辉,一向意见不和的两个人头一次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


小孩什么的真的是个麻烦的东西!


另一边……


两个手机疯狂的亮屏,一只手很快的将手机拿了起来,根据之前的观察,他顺利的将手机打开。


‘亚蒂:你们到底去哪里了?’


亚蒂?柯克兰先生吗?再联想到那一双绿色的眼睛,他显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看着屏幕上的字母,他回道:


‘安德维尔:联合国总部’


‘亚蒂:废话!我问的是时间!王依合呢?王耀已经算出魔法阵的下一个定点了,在会议室,明天下午之前你们一定要到哪里!’


‘安德维尔:时间吗?不确定啊现在应该是七几年吧?不过王依合的话……应该在苏联’


对面不再有回复,他挑眉,回头却对了一双饱含怒意的双瞳。


“这可不能怪我,”北约看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安……安德维尔是吗?真是可怜,谁能想到未来居然还能越活越过去?话说你究竟是如何变得这么的……愚蠢?”


明明是同一个人,两个人之间却开始互相嘲讽了起来。


“呵,那又如何?我自是比不上你,不过是一个连名字都不曾拥有的棋子。”

安德维尔很清楚该如何才能刺激到这个属于过去的自己,他毫无心里压力,属于冷战的记忆早就已经变的残缺不全了,

自他再次睁眼起,他虽然还是北约,但他也可以是安德维尔,他可以做到冷漠而又残酷的去获取着最大的利益,也可以和王依合他们嬉笑打闹,

相比于这个疯狂的棋子,自己可是比对方好上太多了。

不过还真是大意了,在和平年代生活了太久,连警惕心都下降了这么多,安德维尔这么想着,脑子里却一直在思考着如何逃脱。


是的,他们谁都没有将自己和对方看做是同一个人,怎么能一样呢?虽然两个都是疯子,却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


“王耀,”得到回复后,亚瑟的脸色难得凝重了起来,“他们跑到七零年代年去了,安德还在联合国,但是王依合,根据安德所说,她应该是跑到苏联去了。”


王耀:!!!


王耀头一次如此的痛恨自己这准的可怕的预感,他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的女儿点了根香,同时将谴责的目光投向了伊万。


伊万在听见亚瑟说到苏联的时候,他的心中便警铃大响,要完!


“小耀,你们在说什么啊?塔妮亚她怎么了?露西亚真的很担心她呢!”面对王耀谴责的目光,伊万带着一脸茫然的微笑软软的看向王耀。


“小合她跑苏联去了。”王耀看着一脸无辜的伊万,心中冷笑,装,你接着装,我看你能装到何时。


早就在他的威逼利诱下,王依合便已经将伊万的老底给透了个干干净净,他虽然对于这对父女那两位于白桦林的秘密基地没有什么太大表示,那是因为自己在等待着对方的坦白。

(王依合:迫于老王的淫威啊,отец,说了死一个,不说死两个,鉴于利益最大化,我还是选择把你供出来了(*꒦ິ⌓꒦ີ))


“塔妮亚怎么跑到那个时间段去了?希望那个暴君不要对她做什么……”看着王耀仿佛看透一切的眼神,伊万更慌了,完犊子了,于是他开始了一系列的操作,自己骂自己!


伊万:“话说,当时的脂肪球貌似想要向小耀示好呢!”


亚瑟:……


阿尔弗雷德:……蠢熊我记住你了!


“亚蒂~”阿尔弗雷德瞬间泪眼汪汪的看向亚瑟。


“抱歉,我现在先去准备一下施展魔法的东西了。”亚瑟说完,无视了一旁的阿尔弗雷德,径直向休息室走去。


F**k!阿尔弗雷德急忙追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狠狠的给伊万比了一个中指。


看着自己成功转移的目标,伊万满意极了,回头却对上了王耀满含深意的笑容。


伊万:……


————————结束了!————————


欢迎二位荣获2022年度最佳狠人奖,有请第一位获奖者安德维尔发表获奖感言。


关于你自己对骂,你怎么看?


安德维尔:那个是北约,又不是我,我骂他关我什么事?


……好有道理的样子


……


好了,那我们有请第二位获奖者伊万·布拉金斯基发表获奖感言!


请问一下,您对于您自己骂自己的行为,您怎么看待?


伊万:我骂苏联关我俄罗斯什么事?


我竟无法反驳?


彩蛋是一个脑洞,关于三小只拼爹的场景!


头一次这么多!


默默的回顾了一下……


我还是修改一下时间吧dT-Tb



GLOWWORM.(地生会考蒸发版)
今天最后一更了哼哼啊啊啊啊(首...

今天最后一更了哼哼啊啊啊啊(首)

晚自习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北华约,俩屑人互相嚯嚯的故事(????)

靠,本来想画等人和上文的美苏梦幻联动的,但是感觉撞了就改了😭

今天最后一更了哼哼啊啊啊啊(首)

晚自习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北华约,俩屑人互相嚯嚯的故事(????)

靠,本来想画等人和上文的美苏梦幻联动的,但是感觉撞了就改了😭

茶萘🌿

捏的不像啊(;´༎ຶД༎ຶ`)

认得出来吗


求关注

捏的不像啊(;´༎ຶД༎ຶ`)

认得出来吗


求关注

GLOWWORM.(地生会考蒸发版)
雷人玩意,全拟女体注意避雷 N...

雷人玩意,全拟女体注意避雷

NATO

我tm一天狂草七更

还有个华约下次一定了

所以北约她爹是美对吧,华约她爹是苏对吧(得,奇怪的父侵劫图又多了一张)

雷人玩意,全拟女体注意避雷

NATO

我tm一天狂草七更

还有个华约下次一定了

所以北约她爹是美对吧,华约她爹是苏对吧(得,奇怪的父侵劫图又多了一张)

北辞
是我流华约和北约,但是还没细画...

是我流华约和北约,但是还没细画,意思意思看一下。顺便提一下,北约分为两个状态,以华约的死为分割点,回头写一下详细设定。

是我流华约和北约,但是还没细画,意思意思看一下。顺便提一下,北约分为两个状态,以华约的死为分割点,回头写一下详细设定。

CAFA
是速涂的北约(看上去就不是好人...

是速涂的北约(看上去就不是好人)

是速涂的北约(看上去就不是好人)

摆烂

迎接 瓷 北

“我们打算将北约扩展到亚洲

“你是觉得自己事不够多吗?”

“什么?”

“你已经扰乱了欧洲,怎么还想扰乱亚洲吗?”

“不行吗?”

“我劝你放弃这个念头”

“如果我偏不呢?”

“你知道我怎么迎接别人到来吗?”

“知道啊,好酒款待呗”

“那是对朋友,对待豺狼的到来我会用猎枪”

“你什么意思?”

“自己琢磨”

“...”

“不要企图扰乱亚洲

————————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有敌自远方来

虽远必诛

“我们打算将北约扩展到亚洲

“你是觉得自己事不够多吗?”

“什么?”

“你已经扰乱了欧洲,怎么还想扰乱亚洲吗?”

“不行吗?”

“我劝你放弃这个念头”

“如果我偏不呢?”

“你知道我怎么迎接别人到来吗?”

“知道啊,好酒款待呗”

“那是对朋友,对待豺狼的到来我会用猎枪”

“你什么意思?”

“自己琢磨”

“...”

“不要企图扰乱亚洲

————————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有敌自远方来

虽远必诛

Ephemeral
“哦,我亲爱的朋友,我们只是'...

“哦,我亲爱的朋友,我们只是'防御性'组织.”

开到你家门口的那种

“哦,我亲爱的朋友,我们只是'防御性'组织.”

开到你家门口的那种

惜裘·妄鸸福芷♡
爱你破烂的衣裳。却敢赌命运的枪...

爱你破烂的衣裳。却敢赌命运的枪……

爱你破烂的衣裳。却敢赌命运的枪……

何泽-何老师

大概是一天摸出来的

都是有模板参考[p4除外]


大概是一天摸出来的

都是有模板参考[p4除外]


夏森

[欧联]当你在酒吧看见你的恋人(上)

私设二人以交往


某约:镀金锄头已经准备好😊


――――――

“老大,这么早就回家啊?难得啊!”意大利笑着搂住欧盟的脖子,浪漫的艺术家露出漫不经心的笑容,“才刚刚到点啊。”


“嗯。”欧盟用简单的音符回应了意大利的询问。他当然听得出这个整天摸鱼的员工想表达什么,无非就是自己按时下班,剩下的工作就全部落在他的亲亲男友德意志身上了。一想到德意将要因为繁忙的公务而错过英法夫夫的晚会,他就没由来的感到心情舒畅,“我老婆今天过生日。”


但是……意大利嘴张了张,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并不想鸽掉法兰西特意给他发来的邀请,但也不愿意分担德意志的工作。......


私设二人以交往


某约:镀金锄头已经准备好😊










――――――

“老大,这么早就回家啊?难得啊!”意大利笑着搂住欧盟的脖子,浪漫的艺术家露出漫不经心的笑容,“才刚刚到点啊。”


“嗯。”欧盟用简单的音符回应了意大利的询问。他当然听得出这个整天摸鱼的员工想表达什么,无非就是自己按时下班,剩下的工作就全部落在他的亲亲男友德意志身上了。一想到德意将要因为繁忙的公务而错过英法夫夫的晚会,他就没由来的感到心情舒畅,“我老婆今天过生日。”


但是……意大利嘴张了张,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并不想鸽掉法兰西特意给他发来的邀请,但也不愿意分担德意志的工作。


当然,他更不愿意自己一人去那种充满肮脏交易的晚会。


“我走了啊,帮忙跟德意志说记得把工作做完再走哈。”欧盟笑嘻嘻的挥了下手,忽略意大利想要干洗他的眼神,抬脚走出了欧盟办公楼。


呼……这还是斯拉夫那俩起冲突以来第一次准点下班啊。欧盟愉悦的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今天还是他俩的恋爱纪念日。


是啊……北约那个蠢货策划了整整40年的求婚现场,被自己截胡了。哦,你当然想象不到那种场景,满天的烟花,即使那天没有月亮,烟花也足以照亮他们每个人的脸。北约单膝跪地手捧玫瑰的操作一看就是美利坚教的。而他欧盟就在人群中看着。


哦天啊,当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充满绝望的,直到法兰西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于是他就做了。他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向被醉醺醺的人们围着的两人,然后他向联伸出手。他什么也没说 但场面更疯狂了,起哄声一阵比一阵高,他甚至能看清楚北约冷的发青的脸。


他会怎么选择?他不知道,他忐忑不定的看向他的老师,他的前辈,他的星星。


联任然保持在他一成不变的面瘫脸,但他走向了他。


――――――

每次回想到这里欧盟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赢了,赢过了北约,看啊,恶龙和骑士的斗争中恶龙赢了,没能带回公主的骑士只能灰溜溜的退场。这真是一个完美的童话!欧盟突然笑了出来,路人不解的望向这个穿着西服的青年,或许他们并不理解他为什么笑,但欧盟不在意,他甚至想要他们分享他的快乐,他的骄傲――


他轻轻打了个响指,于是街上2所以人都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快乐,他们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但欧盟却突然面无表情。


我并不和这些不同人相似……他突然整了整衣领,向花店走去。


他的一周年纪念品已经在他的衣兜里躺着了,现在――只差一束玫瑰,不,这显得庸俗了,颇有些北约的风格。他该买什么呢?


他最终选择了向日葵和洋甘菊,联曾经说过他喜欢这些。将随手薅过来的一大捧花扔给仍然在笑的店员,他总算是可以停下来好好思考联会为他准备什么礼物了。他不会忘的,他当然不会忘,他当时那样坚定的走向我……店员将包好的花束递给他。欧盟随手掏了几张钞票扔给她,没有耐心在等她找钱,抬腿向外走去。






――――――

“所以,你的意思是,欧盟他其实并不,或者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喜欢,或者是在意我?”


“在意是肯定的。”北约一口喝掉杯中剩下的廉价啤酒,“他对你的眼神不可能是装的。那种占有欲……啧啧,你最好小心点。再来一杯!”


“你的证据呢?你判断的依据?”联并没有向他想象中的愤怒或是悲伤,他看起来像是在处理一件无关紧要的公务事。但这好像也说明他并不在乎他名义上的恋人……北约嘻嘻笑道:


“我猜的,但八九不离十――他经常会因为这个嘲讽我,或者是去惹怒我的那些狗腿子,让这成为北约意图对欧盟不利的把柄。还有,他从来没有给你买过鸽子不是吗?他肯定知道你喜欢鸽子,这不是什么稀罕事,别那么看着我。”联逐渐安静下来,北约得意洋洋的继续了他的演讲,“这说明他根本不在意你的感受,或许在他眼中你只是一个炫耀的工具――”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联他喊我全名!北约忽的坐直了身体,刚刚那种醉汉的气息瞬间消失。


来吧,来吧!我猜你现在一定很恼火吧,快哭出来,我不介意的,最好是抱住我哭,把你的眼泪蹭到我的衬衫上也没关系。就算你还不行,我还有更多,更可信的说辞……北约承认他按耐不住心思了。


自从他的表白被截胡……他的心脏已经很久没有跳的这么快了。


“我承认你的话有一定的道理。”联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柠檬水,“但是……”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向酒吧的门口。


“但是什么?”北约仍未察觉到什么,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联接下来的话。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一天被叫了两次全称的北约不爽的转头,正要发作,突然他的笑容消失在了脸上。


欧盟,他的死对头,抱着一束花冷冰冰的看着他!




――――――未完――――――

欧盟:头给你炫下来!(凶)


北约:这位兄弟你老婆挺不错,我是说送我行不?(躲过来自欧洲的穿甲弹)


联:看热闹不嫌事大(淡定喝茶)















呜呜呜终于憋出来了!


还有一半实在懒得写了(摊)但我会抓紧时间补的。


但是大概要等到六月末才行。


谢谢观看!爱你(^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