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北诸兄组

4824浏览    96参与
鹅不食草

是飞鸟与鱼paro,p2涂鸦,p3一点废话

(于是放心长弧ing

是飞鸟与鱼paro,p2涂鸦,p3一点废话

(于是放心长弧ing

红豆奶茶

 是红豆冰沙王国的丹和诺。!

 皇子x神降仙女(?)的时期

 如果有时间可能还会把之前没指绘完成画完再放到这里。大概

 是红豆冰沙王国的丹和诺。!

 皇子x神降仙女(?)的时期

 如果有时间可能还会把之前没指绘完成画完再放到这里。大概

鹅不食草
【丁诺处暑活动】10:00 小...

【丁诺处暑活动】10:00

小学生丹x植物诺

Quora提问:家养植物把我家冰箱里的鱼全部吃完了怎么办QAQ,在线等,非常急!!{来自 (    •̀   ▽  • ́)o☆}

丹丹是一位光荣的小学生,在丹麦读书。因为觉得中国式校服很舒服,所以定做了n套天天穿。她品学兼优x项全能,唯一的败笔在于生为花店主的女儿,却是绝对的种植苦手、行走的花千骨百草枯,从不看攻略又爱养,每月都要败坏自家花店的营业额。

无奈之下,在丹丹10岁生日那天,丹丹父母给丹丹买了一株生命力极其顽强,号称无数...

【丁诺处暑活动】10:00

小学生丹x植物诺

Quora提问:家养植物把我家冰箱里的鱼全部吃完了怎么办QAQ,在线等,非常急!!{来自 (    •̀   ▽  • ́)o☆}

丹丹是一位光荣的小学生,在丹麦读书。因为觉得中国式校服很舒服,所以定做了n套天天穿。她品学兼优x项全能,唯一的败笔在于生为花店主的女儿,却是绝对的种植苦手、行走的花千骨百草枯,从不看攻略又爱养,每月都要败坏自家花店的营业额。

无奈之下,在丹丹10岁生日那天,丹丹父母给丹丹买了一株生命力极其顽强,号称无数农药毒不死的的超级植物。丹丹视如珍宝。诚不欺丹,终于,在一个月的悉心培养后,在原先种植超级植物的花盆里,出现了一位宛若天仙的美人……

所以她为什么不吃肥料只吃鱼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生第一次参加企划,献给我的aph本命cp。诸多不顺,好在最后还是完成了…!大家也辛苦了!!(鞠躬

希望你们在每一个世界线都要幸福!

阿栗

【丁诺】冬天的梦

丁诺处暑活动4:00棒


您问我?嘿,朋友,我是个平平无奇的人,和这座城市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真要找出什么特点来,那大概就是……我愿意相信仙子与精灵吧。

我知道,您一定觉得这听起来相当可笑,但我确信玫瑰花精、会说话的小鸟儿和彼得潘,或者与之类似的精灵存在于世界的某个地方。您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听听我的故事作为消遣。 

我见过精灵,长着娃娃脸、小翅膀、背后光芒四射的小精灵,而且不止一次。第一次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你知道,霍格沃茨的猫头鹰没有飞来的一年。 那年冬天我和表弟、祖父母住在小镇郊外的一座田庄里。田庄离镇子很近,附近只有一户邻居,我的祖父偶尔赶着马车,带...

丁诺处暑活动4:00棒


您问我?嘿,朋友,我是个平平无奇的人,和这座城市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真要找出什么特点来,那大概就是……我愿意相信仙子与精灵吧。

我知道,您一定觉得这听起来相当可笑,但我确信玫瑰花精、会说话的小鸟儿和彼得潘,或者与之类似的精灵存在于世界的某个地方。您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听听我的故事作为消遣。 

我见过精灵,长着娃娃脸、小翅膀、背后光芒四射的小精灵,而且不止一次。第一次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你知道,霍格沃茨的猫头鹰没有飞来的一年。 那年冬天我和表弟、祖父母住在小镇郊外的一座田庄里。田庄离镇子很近,附近只有一户邻居,我的祖父偶尔赶着马车,带我和我的表弟——从瑞典回来的贝瓦尔德去教会、集市和剧院转转。 

我和表弟聊不来。他是个整天看杂志的小书呆子;我更喜欢拿上玩具木剑,到院子里向所有桦树宣战,然后以胜者的大度一个接一个给我的桦树们授勋,照着高处的枝桠来上一下——嘿!树上的积雪就哑着声从树枝上掉下来,扑拉拉落到院子里,落到我的脸上肩上。贝瓦尔德要是看到了,大概会嘲笑我是个傻子。管他怎么说呢!

总之,那天没等我巡视一圈领地,他便猝不及防地出现了,身上带着新鲜的,雪地特有的清新气息。但是——嗨,那家伙,那个小仙子一点也不像童话里那么可亲!他只有两手合捧起来那么大,翅膀是透明的,金发上挂着一枚小小的十字架,端着尘外之物特有的高架子,说: 

“这里是我的领地,年轻的先生。”

“你的领地?”

“是的,请您出去——我再说一遍,这里是我的领地。” 

我从没见过这样奇异精致的小东西,好奇心作祟,随手抬起木剑,想要戳戳他透明的翅膀。没等我动作,坏脾气的精灵已经飞到我头顶正上方。在我找到他的踪迹之前,四面已经霎时刮起雪花的风暴,连连拍打我的脸颊,对小孩子来说还怪疼的。

这就是精灵对人类的戏弄吗,多没道理!我甚至看不清周围,面前只有白茫茫的光电闪烁,就举起木剑乱挥,试图撕开个口子——当时我没把这召之即来,明显超自然的雪花当一回事,反倒兴奋得跳脚,真把自己当作了童神话里建功立业的主角。 

“喂,我说你,别躲在雪花后面!”我喊道,“既然是你的地盘,就堂堂正正地出来打一架!”

大风大雪愈加猛烈,几乎迷了我的眼睛,我耳边只剩下呜呜的风声。在风中我在似乎看见了他的位置。

“你给我出来!”

我说着扑过去抓他,也许我碰到了精灵的翅膀,但希望就在这时被打断了。

“喂,马提亚斯,你在那对着空气乱劈什么呢?”

贝瓦尔德在屋子里喊我。我一个分神,再看向周围,哪里还有风雪交加的样子。我有点奇怪,但更气贝瓦尔德打碎了我大战精灵的英雄梦。我说: 

“刚刚有个精灵在这,肯定是让你吓跑了。”

“我在这看你已经有一会了。”贝瓦尔德推推眼镜,“你一直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我和贝瓦尔德你吵我嚷几句,很快就将精灵的真假抛诸脑后,再也没想过。但那骤然出现的新鲜气息却一直让人不好忘记。我偶尔会在雪里想起那个冬天与我有一面之缘的精灵,和他带来的,只有我能看见、曾经历过的满天风雪。 

第二次见到那位精灵时,我已经二十岁了。 我的祖父母去意大利度假,他们将在那里度过整个冬天。我再次回到郊外的田庄,这次不同少年时代,只留我一人在四面积雪中守着房子。

我这个人生性乐观,遇到不平时多要折腾,很少陷入所谓人生低谷,最称得上低谷的时日莫过那年冬天。我在冰球训练时受了外伤,视力出了问题,看什么都不清楚,眼前模模糊糊一片发白。医生说恢复视力要看几率。我因此几乎从大学退学,最后在学校留下学籍,转去哥本哈根郊区租了个房间,偶尔在剧团里打杂,最后还是入不敷出。冬天时我只好退守家园,回到乡下养伤。 

失去部分视力后,我常常突然茫然不知所措。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嗨,没什么好说的。就和你半夜起床时站在黑暗里,突然被四面八方的阴影压垮一样。现在倒是都过去了。

那年冬天,因为全球变暖,抑或是因为我长大成人,身体没那么怕冷,我总觉得这乡下田庄的冬天比小时候温暖了太多,甚至大半个冬天都没有下雪。 

等到冬天快过去的时候,有那么一天晚上,我在门廊上时看见田庄隔壁的邻居家格外明亮,走出门才发现天上飘起了雪花。我搬了个凳子到庭院中间去。雪从四面八方温柔地飘落。在视网膜上留下彼此交错,隐约晃动的影子。熟悉的氛围让我想起了过去在院子里遇到精灵的事情。

“你好,精灵先生。”我鬼使神差地说,并未期待得到回应,“我又到您的领地来打扰啦,不知道这回您欢不欢迎我?” 

果然无人回应,童年时代的回忆大概只是我虚构出的幻影。

我这样想着,听着耳畔的风声放大再放大。突然间风声急速加快,空气里仿佛出现了雪后清晨特有的清新气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种清澈凛冽的气息。 再睁开眼睛时,我突然能看见、能看清东西了。我看见星星点点细小得可怜的雪花、业已长高的桦树——我亲手封来守院的骑士们——和被伐倒的桦树留下的木桩、院墙、对面的彩灯和院墙上面的高邈的天空。

他就坐在我面前的雪地上,他也长大了,穿着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我一时间

愣住,他也歪着头看着我,背后的一对翅膀反射着我邻居家明亮的灯光。 

他说:“我好久没有见过你了。”   



“然后?你问然后呀,然后他就让我在这里等他,就在今天,这个时候,但是我觉得我的精灵不会来了——”

以上就是我在酒馆偶遇的一位先生那里听到的故事。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因为接下来他大喊起来: 

“卢卢卢卢卢卢卢卡斯——亲爱的卢卡斯晚上好啊诶诶诶诶你轻点——” 

一个同样一头金发的青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穿插进我和讲故事的先生中间,像拽起耳朵拎起只兔子一样,把他从弯腰驼背一下揪到坐姿笔直。 

“谢谢您听这家伙胡说了这么久,”这位挂着张厌世脸的金发青年——大概叫卢卡斯的——向我点头致意,“他喝多了之后总是滔滔不绝,但是没一个字真话。” 

他说着,拍拍刚和我讲故事那位的肩膀,把他整个人架起来,后者踉踉跄跄地随着他走向门口,像只笨拙的大鸟,昂首挺胸,东倒西歪,有点滑稽。 

“原谅我啦……?”他吹了声口哨,说。 

“回家了,笨蛋老大。” 

“祝您好运!朋友!”讲故事的先生回头向我喊了一句,“愿所有的仙子和精灵保佑您!”

阿栗
丁诺同人活动“Comforti...

丁诺同人活动“Comforting Lyrics”绝赞筹备中!

诚邀各位丁诺同好文手、画手太太为爱发电💖本次活动不限主题。图不限数量,文审要求无错别字,逻辑完整。

报名日期:即日起—2022.8.10

活动时间:2022.8.23

活动群号:513511652

丁诺同人活动“Comforting Lyrics”绝赞筹备中!

诚邀各位丁诺同好文手、画手太太为爱发电💖本次活动不限主题。图不限数量,文审要求无错别字,逻辑完整。

报名日期:即日起—2022.8.10

活动时间:2022.8.23

活动群号:513511652

来自乌托邦的御待大人(开学暂退)

【丁诺】黑手党的日常

群友脑的东西,本来想咕的。但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就写了()

绝对OOC了,绝对!

很短小,偏沙雕风(?)

——————————————————————

 1.

  “喂!亲友!你看⋯⋯”

  “亲友!你听我说⋯⋯”

  “诺!”“诺子!”

  “丁马克你闭嘴,再烦我就把你和目标一样一枪打死。”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丁马克打扰后,诺威终于忍无可忍地发声提醒某位大龄儿童他们在工作这件事情。而某大龄儿童也感受到了恋人周围环绕着的黑气,选择默默地闭上了嘴。看着诺威瞄准目标后果断地打死他,然后继续开始了自...

群友脑的东西,本来想咕的。但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就写了()

绝对OOC了,绝对!

很短小,偏沙雕风(?)

——————————————————————

 1.

  “喂!亲友!你看⋯⋯”

  “亲友!你听我说⋯⋯”

  “诺!”“诺子!”

  “丁马克你闭嘴,再烦我就把你和目标一样一枪打死。”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丁马克打扰后,诺威终于忍无可忍地发声提醒某位大龄儿童他们在工作这件事情。而某大龄儿童也感受到了恋人周围环绕着的黑气,选择默默地闭上了嘴。看着诺威瞄准目标后果断地打死他,然后继续开始了自己的骚扰。

  “诺子,今天晚上吃什么?”

  “诺!上司什么时候给我们放假啊。”

  “诺⋯嗷呜——”“老大你真的好吵⋯—_—”

  在诺威的毒打下用力过猛的抚摸下,丁马克选择了服从。但过了几分钟又开始了⋯

   “诺!”

  “有事快说⋯”

  “我喜欢你!”

  “⋯⋯=_=”

  恭喜丁某成功看见了耳朵红的诺威,还有附赠品:来自老婆的爱抚()



2.

  “怎么又睡着了啊⋯”丁马克做完任务一回到家,就看见身上全是血迹的某社畜诺威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是要有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啊⋯”丁马克小声地吐槽道,开始了善后工作。先去给人洗个热水澡,再搬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把衣服洗了,给上司打个电话请假,最后再回到床上抱着诺子一起睡。

  其实丁马克心里觉得一直这样很烦,但某位工作狂魔的身体状况更重要,于是就让它去了。





没了

——————————————————————

暑假太开心了⋯忘记更文了。(其实是因为口嗨太开心而咕了。)

顺便宣个群,因为我很多时候会在群里脑文,进群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粮吧⋯(哈欠

以上


来自乌托邦的御待大人(开学暂退)

【丁诺】粘着系大老爷的15年纠缠(下)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当年听完《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后的即兴短打后续,普设。(你还知道更啊)

⭕️大老爷视角,第一人称。从第六年开始会有诺子在天上的视角。

——————————————————————

第九年(诺视角)

  丁蠢出了车祸,我曾经去看过他。他忘记了一切事物,却只记得我一个人⋯他到底在执着着什么呢?明明我已经不存在于这世上了啊⋯要不是天堂不允许,我就托梦告诉他这一切的事情了。(叹气)

  他何必如此呢⋯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的日记

  我现在在家中休养,虽然不记得除“诺威”这个...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当年听完《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后的即兴短打后续,普设。(你还知道更啊)

⭕️大老爷视角,第一人称。从第六年开始会有诺子在天上的视角。

——————————————————————

第九年(诺视角)

  丁蠢出了车祸,我曾经去看过他。他忘记了一切事物,却只记得我一个人⋯他到底在执着着什么呢?明明我已经不存在于这世上了啊⋯要不是天堂不允许,我就托梦告诉他这一切的事情了。(叹气)

  他何必如此呢⋯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的日记

  我现在在家中休养,虽然不记得除“诺威”这个名字外的所有东西,但也算有了一个目标!既然我忘不了这个名字,那么他一定对我很重要。我翻遍了周围散落的诗歌,发现从前的我似乎很喜欢这个诺威诶。(●'◡'●)

  我尝试着用脑海中的碎片拼凑他的模样,但是失败了。他仍是模糊不清的,我只能记得那个白色的十字架发夹别在了那人的左鬓。

  所以他到底长什么样呢⋯

 

(⋯⋯这样的生活能持续多久呢?为什么不能把关于我的记忆全部丢失掉呢?为什么不能把我的一切当作一个梦?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啊⋯你能听到吗?

  丁马克⋯⋯)


第十二和第十三年(诺视角)

  丁马克仍然没有放弃寻找为什么喜欢我的理由,去看他睡觉的时候都能听到他叫着我的名字⋯(叹气)

  他什么时候才能放弃啊⋯太过于执着这件事可不好,毕竟我早就死了。丁蠢如果想起这些年干过的事绝对会伤心的吧(撑头)算了,就让他这样下去吧⋯⋯

  即使他不久后绝对会知道这一切。


第十四年的日记

  我以前给诺威写了很多很多的诗和信,但我现在仍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不过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喜欢他,我很爱诺威。

  我心中除了对他的喜欢便一无所有。

  我好想知道他的模样,我好想看一眼他,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神啊,请实现我的愿望吧⋯


(忘掉我吧,不要再执着于我了啊⋯)


第十五年的日记

  我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在十五年前的某一天,你已经死去了啊⋯所以我在追寻些什么?

  如果把所有的诗信都放到你的房间,你是不是在上面就可以收到了呢?

  应该会的吧⋯⋯


(恭喜恭喜,你终于从幻想中走出来了啊。那么去开启你的新生活吧,我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祝你好运。

                                      没能守住约定的诺威)



~END~

——————————————————————

题外话:我终于填完坑喽~(这个人写着丁诺看着伊双听着假花的距离感)

彩蛋算是一个联动吧,里面有@尝试转型的Icy小艾艾❤ 的北诸兄拟人出没

以上,散会~(哈欠)



  

绿太

来做个群宣传

丁诺饭群,可以做饭,但是没办法炫饭(不是)

来做个群宣传

丁诺饭群,可以做饭,但是没办法炫饭(不是)

来自乌托邦的御待大人(开学暂退)

北区欠的快乐日常(6)

⭕️自割腿肉产物

⭕️黑塔学院我记得是国设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Cp:家暴组,北区欠夫夫

——————————————————————

11.关于社团

  众所周知,北区欠的同学都在北欧社。不过马蒂亚斯每个月才会开一次会,所以他们会去其他部串个门。基本上是卢卡斯去魔法部,埃米尔去亚细亚那儿找嘉龙,提诺去美食部或合唱部,贝瓦尔德去高科技部,马蒂亚斯去音乐部。

  当然,如果提诺和马蒂亚斯同时去串门⋯就会很闹腾⋯

  举个例子,可能你刚听到美食部传来了爆炸声,下一秒就听到了神烦组合唱,耳朵当场聋掉。...

⭕️自割腿肉产物

⭕️黑塔学院我记得是国设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Cp:家暴组,北区欠夫夫

——————————————————————

11.关于社团

  众所周知,北区欠的同学都在北欧社。不过马蒂亚斯每个月才会开一次会,所以他们会去其他部串个门。基本上是卢卡斯去魔法部,埃米尔去亚细亚那儿找嘉龙,提诺去美食部或合唱部,贝瓦尔德去高科技部,马蒂亚斯去音乐部。

  当然,如果提诺和马蒂亚斯同时去串门⋯就会很闹腾⋯

  举个例子,可能你刚听到美食部传来了爆炸声,下一秒就听到了神烦组合唱,耳朵当场聋掉。

  如果你发现重金属组+神烦组一起进了音乐部并且听到小少爷正在弹肖邦的话⋯⋯

  ⋯⋯

  特娘的快跑啊!这五人一起唱歌堪比爆炸啊!听到声音耳朵他妈不得当场超度啊!!!!

  此时你需要一个不带帕芬的阿冰和一个言回言的贝瓦尔德把重金属组拉出来再收拾一顿大老爷,顺便叫上路德和亚瑟收拾另外俩人。完美~

  但能不能叫来就靠你自己了(乐呵


12.关于上课的那些事1

  北区欠除埃米尔外都在一个班,而且都坐在后排。这也方便了各位打情骂俏,偷偷搞事。

  通常一闯祸就是四个人一起闯,然后让阿冰来领走。

  这不,今个儿科勒同学忘做作业了,去问老婆亲友抄,没有想到的是亲友也没做。问死对头和死对头的媳妇。好嘛,全没做。某人不死心,去问前面的普爷,结果发现自己搞错了。正要欢呼之时,发现自己这作业没做,问北欧其他人,也都没做。

  然后,马蒂亚斯突然想起:艹,当初选课的时候他们选得不是一起的⋯


  草哦(点蜡默哀)











无了,散会

——————————————————————

题外话:第二件事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但我初中,而且那次正好是自批,逃过一劫。

  这人仍然在上课码文(瘫)

芙依fui

做出了第一段先發看看感覺如何

第一次做手書的感想:沒事不要搞很累()

不過還是半成品,什麼字幕啊還有其他一些地方都還沒搞好,總之就是先這樣(趴


之後再改(•́ω•̀)我要繼續肝了

做出了第一段先發看看感覺如何

第一次做手書的感想:沒事不要搞很累()

不過還是半成品,什麼字幕啊還有其他一些地方都還沒搞好,總之就是先這樣(趴


之後再改(•́ω•̀)我要繼續肝了

芙依fui
也許是手書圖透?…… 盡量看看...

也許是手書圖透?……

盡量看看能不能在一個月內完成(太餓了(趴

也許是手書圖透?……

盡量看看能不能在一個月內完成(太餓了(趴

来自乌托邦的御待大人(开学暂退)

北区欠的快乐日常(4)

⭕️孩子新手上路,别喷

⭕️自割腿肉产物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Cp:家暴组,北区欠夫夫

——————————————————————

7.关于密室逃脱

  众所周知,国家意识体也需要娱乐。

  所以他们去了密室逃脱,还是偏向恐怖系的那种。去之前马蒂亚斯信誓旦旦地说他会保护好北区欠的其他人。但现实并不是如此⋯

  “呜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诺!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丁蠢你好吵⋯”

  “瑞桑你控制一下自己的表情啊!!!”...


⭕️孩子新手上路,别喷

⭕️自割腿肉产物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Cp:家暴组,北区欠夫夫

——————————————————————

7.关于密室逃脱

  众所周知,国家意识体也需要娱乐。

  所以他们去了密室逃脱,还是偏向恐怖系的那种。去之前马蒂亚斯信誓旦旦地说他会保护好北区欠的其他人。但现实并不是如此⋯

  “呜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诺!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丁蠢你好吵⋯”

  “瑞桑你控制一下自己的表情啊!!!”

  “回言回”

  “⋯⋯”此时埃米尔的内心是崩溃的。

  出来后,北诸花组第一次达成了统一共识,带上马蒂亚斯和贝瓦尔德出来玩密逃真的没什么游戏体验感。一个全程在喊救命,一个全程回言回把鬼吓跑了。

  冰:⋯⋯(阿冰现在在考虑下次要不要再来这玩一次)

  拆槛:???


  今天是罕见的拆槛组中刀呢~(笑)


  (作者挨打ing⋯⋯



8.关于一些奇怪的Cp和八卦

  虽然北区欠的各位已经公布了自己的cp,但各位嗑cp且八卦的人们绝不会认输!为了满足一些嗑Cp的人们,八卦小报上经常有一些不知真假的消息。例如:“贝瓦尔德竟然和马蒂亚斯共处一室,他俩可能有一腿!埃米尔和卢卡斯关系很近,他俩可能是一对!”等等。

  通常提诺刷手机时会刷到这种东西,看到后会招呼北区欠的其余人前来吃瓜,顺便发个解释。不过北区欠的各位也觉得挺有趣的(笑






别想了,作者今天会双更的!

——————————————————————

题外话:拖更的理由在我另一篇合集的最新章里,自己去看。最近作业一大堆⋯

  彩蛋是我在群里脑的异色病娇诺,最近都会放这个。

来自乌托邦的御待大人(开学暂退)

【丁诺】粘着系大老爷的15年纠缠(上)

⭕️自割腿肉产物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听完《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后的即兴短打,普设。

⭕️大老爷视角,第一人称。从第六年开始会有诺子在天上的视角。

——————————————————————

第一年的日记

  “诺子之前说过他要出差,要出去几年,在家里好无聊啊⋯”我瘫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翻着自己与诺子的合影,“如果我写信过去,诺子会不会回我呢?”我如此的想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去书房里翻出了信纸。“我该写些什么呢?”我撑着头,咬着笔,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这点。“写诗吧!诺子看到这个肯定会笑的吧!”我信心满满的下了笔,虽然写的不是很好,...

⭕️自割腿肉产物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听完《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后的即兴短打,普设。

⭕️大老爷视角,第一人称。从第六年开始会有诺子在天上的视角。

——————————————————————

第一年的日记

  “诺子之前说过他要出差,要出去几年,在家里好无聊啊⋯”我瘫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翻着自己与诺子的合影,“如果我写信过去,诺子会不会回我呢?”我如此的想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去书房里翻出了信纸。“我该写些什么呢?”我撑着头,咬着笔,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这点。“写诗吧!诺子看到这个肯定会笑的吧!”我信心满满的下了笔,虽然写的不是很好,但我觉得诺一定会高兴的。一定!٩(๑•̀ω•́๑)۶


第二年的日记

  我做饭的时候没有留意,一不小心着火了⋯(◞‸◟ )当时我在写给诺子写的诗,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火从我的衣尾开始烧,烧到了领子这儿,完全没有感觉啊⋯幸亏邻居发现了,不然的话我绝对会死的。不过诺子并没有回信呢⋯肯定是因为他太忙了吧!过个几天就会收到信了吧(●'◡'●)


第三年的日记

  我发现自己似乎在文学领域上有一点点天赋诶~所以我开始在推特上发表了自己写的诗。第一次发诗的第二天,我就发现给我点赞的有好多人。有些人还加了我好友,把添加上线弄满了。老爷我超级开心啊!✧*。٩(ˊᗜˋ*)و✧*。不知道诺子在刷推特的时候能不能看到我的诗呢~我很期待这件事的到来哟~


第四年的日记

  哼哼~老爷我向报社投稿了!超厉害的是不是!不愧是老爷我呢!我决定要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诗集,里面就写我给诺子写的所有诗吧。要是诗集出名了,诺子就可以看到了,说不定会早点回来呢。对了,我把工作辞掉了,因为现在我写诗就可以赚钱了。o(o・`з・´o)ノ!!!但诺子还没有回信,明明我把信寄过去了啊⋯不会他嫌弃我太烦,不想回我吧。Σ( ̄ロ ̄lll)

  

第五年的日记

  今年我真的出了一本诗集!而且我变得越来越有名气了!好多的女生说她们喜欢我,有些还给我写了情书,我当然拒绝了她们。因为我明白,诺子是我最重要的人,比我最喜欢的曲奇都重要!别的人在我眼里就是鲱鱼罐头。╰(⇀‸↼)╯不过⋯我总觉得身体不太舒服,明年去做个体检吧。


第六年(诺子视角)

  啧,老大果然是个傻子。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身体啊⋯下次可不能像现在这样因为过于疲惫而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内脏破损和全身多处骨折。我知道你为我写了很多诗,我已经看到了啊⋯稍微休息会儿吧,(手穿过了恋人的头发,愣了一下)啊⋯忘了,我已经⋯碰不到他了啊⋯⋯(叹气)时间到了⋯我先走了⋯(亲了一下那人的额头,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最后消失)


第七年的日记

  老爷我终于痊愈了!可以回家写诗了٩(๑•̀ω•́๑)۶今天要把诺子比作什么呢?是曲奇饼干还是咖啡呢?诺子看到诗后会很开心的吧,但是已经七年了,为什么⋯回信还没有来呢⋯


第八年(诺子视角)

  ⋯老大啊,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关于我的事呢⋯明明我已经不在了啊,为什么还要给我写这么多诗呢。(看着手上被阿冰烧过来的诗集,陷入了沉思)但愿你能平安无事吧⋯




未完待续~

——————————————————————

某鸾的题外话:这篇文我本身想十五年写完一起发的⋯没想到昨晚上tag被炸了,把第七年和第八年赶了出来。五一本身想咕的(瘫),咕得快忘记怎么写文了⋯

  彩蛋看不看无所谓,算是⋯小对话?

  去码作业了,妈的我作业还没搞完。

  

  

  

  

来自乌托邦的御待大人(开学暂退)

北区欠的快乐日常(3)

⭕️孩子新手上路,别喷

⭕️自割腿肉产物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Cp:家暴组,北区欠夫夫

——————————————————————

5.无论怎么样都逃不过罚跪的命运

  今天的大老爷闯祸了,他把卢卡斯的粉红兔子玩偶搞坏了。具体怎么搞坏的⋯先是是被自家的丁喵磨爪子给磨脱线了。马提亚斯当时又觉得这玩偶有点脏了,直接拎去了洗衣机,结果里面的棉花漏了出来。跟这只悲催的兔子玩偶一起洗的还有一张床单和几件衣服。(为毛要洗床单懂得都懂⋯不多说了,自己脑补吧)

  洗完后的效果嘛⋯具体可以想象一下:

  你洗...

⭕️孩子新手上路,别喷

⭕️自割腿肉产物

⭕️文笔渣的要死,绝对ooc了,绝对!

⭕️Cp:家暴组,北区欠夫夫

——————————————————————

5.无论怎么样都逃不过罚跪的命运

  今天的大老爷闯祸了,他把卢卡斯的粉红兔子玩偶搞坏了。具体怎么搞坏的⋯先是是被自家的丁喵磨爪子给磨脱线了。马提亚斯当时又觉得这玩偶有点脏了,直接拎去了洗衣机,结果里面的棉花漏了出来。跟这只悲催的兔子玩偶一起洗的还有一张床单和几件衣服。(为毛要洗床单懂得都懂⋯不多说了,自己脑补吧)

  洗完后的效果嘛⋯具体可以想象一下:

  你洗衣服前没把纸巾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洗完衣服后发现衣服上全是纸屑的那种样子,只是换成了棉花而已。

  大老爷表示十分绝望

  然后他发现了一点,距离自家老婆挚友回来只有半小时了。

  马提亚斯决定跑去贝瓦尔德家避难

  悲剧的是,贝瓦尔德昨天和提诺冷战,今天也得罚跪。

  俩男人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眼底看见了两个字:

  “同 情”

  最后的结局嘛⋯当然是一 起 跪 乐 高 块啦~(被打)


6.论埃米尔到底吃了多少狗粮

  阿冰:⋯⋯

  帕芬:一天四顿:早餐一顿、中午一顿、下午一顿、晚上一顿,当然不排除去卢卡斯家住时会有夜宵。放心,管饱就对。

  阿冰内心os:我就应该把帕芬扔家里⋯









  别想了,没了

——————————————————————

  题外话:最近三次事件好多,主要是作业问题⋯昨天刚卡上死线交了比赛的稿(瘫),再加上三次心情不太好还有屏幕使用时间的限制所以就一直咕到现在。主要是怕自己心情不好把点梗写成be,那样的话会被打死的吧⋯

  万恶的语数英⋯(叹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