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区县拟

1240浏览    72参与
金丽衢激推

衢州区拟,柯城区与衢江区以前是同属衢县

衢州区拟,柯城区与衢江区以前是同属衢县

(·—·)
《当你在外地上学,发现你的老家...

《当你在外地上学,发现你的老家买微博热搜宣传自己》

《当你在外地上学,发现你的老家买微博热搜宣传自己》

(·—·)

终于把这张吊图发上来了

没有针对任何地区的意思

不要打我(抱头鼠窜)

终于把这张吊图发上来了

没有针对任何地区的意思

不要打我(抱头鼠窜)

(·—·)

两张澄沙兄妹组(非CP向),抗战背景

两张澄沙兄妹组(非CP向),抗战背景

猫独鋆

去年搞的部分洛阳都市圈+洛阳区县拟。

最后偷偷放个陟哥哥(焦作武陟县😽)


去年搞的部分洛阳都市圈+洛阳区县拟。

最后偷偷放个陟哥哥(焦作武陟县😽)


折兰勾玉杏向晚

关于小龙虾产量第二和第三背着我搞上了这件事

[图片]

关于我和我姐妹一致决定让监利单身,洪湖和潜江在一起这件事

又关于我的姐妹一个监利人决定让自己的家乡永远都是单身这件事

又关于我不准备如她愿,又好像如了她想让监利当0这件事(还真如了她愿)

--------------------------------------------

        我,监利县,不对我撤县立市了,重来!

--------------------------------------------...


关于我和我姐妹一致决定让监利单身,洪湖和潜江在一起这件事

又关于我的姐妹一个监利人决定让自己的家乡永远都是单身这件事

又关于我不准备如她愿,又好像如了她想让监利当0这件事(还真如了她愿)

--------------------------------------------

        我,监利县,不对我撤县立市了,重来!

--------------------------------------------

        我,监利市,小龙虾产量南波万,荆州手下县级市一枝花,千年单身狗一枚,本来还有南波兔和南波岁和我一起做单身狗的(不代表其他有对象),但你俩讲点武德好吗,咋就背着我在一起了

        事情还得从这件事开始,一天,我因为这俩完蛋玩意被迫来上班,然后我走到办公室,就听到这样子的争吵:

 “这明明是你的错好吗”

 “凭什么?明明是你的错”

        很幼稚对吧,但我就是喜欢吃这种小情侣的瓜,来弥补一下我单身的心灵,就在我准备拿着我的麻辣小龙虾去看看是哪一对小情侣吵架,但当我看到你俩时,我的世界观毁灭了,TM碎一地你妈的

    “哎,监利/玉沙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的?不是你们叫我来的,还我怎么来的,我还没说你们背着我搞在一起了这件事呢

   “来看小情侣吵架,是吧,荆哥?”

   “啊?”

        可怜的荆哥,就怎么被我当成了挡箭牌了,不对,荆哥你还没有帮我把下句给接上去啊

    “你看荆哥都这么说了,两位背着我脱单的小情侣”

    “不是玉沙你听我解释啊”这是潜江这个小兔崽子

    “对啊,哥”这是我亲爱的义妹洪湖

    “好啊,你俩解释一下吧”

     我看他们俩能解释出什么鬼东西

     “赶紧表白啊你”这是我妹用超级小的声音说的,虽然声音很小,但我依旧听到了,我真厉害,不对啊,重点不是我妹的对象要对我表白吗?

     “看他那样子,我现在表白能成功吗?”啥?你还准备来真的,什么东西,我的世界观再次炸裂

     “哎呀,试试不就行了”我亲爱的妹妹,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

     “那好吧”你还真TM的答应了

     “玉...玉沙...我...喜欢你...的龙虾产量,对,没错”其实,你这么说的话,我更不想答应你

     然后就没人说话了

    “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潜江你有点骨气好吗,好好表白不行吗,还我喜欢你的龙虾产量,正常人谁喜欢那个玩意”这是荆哥,我怎么没早点认识到他在旁边

    “荆哥,你还笑,快帮我想怎么让他跟我哥表白”这是我亲爱的好大妹

    “没办法,这玩意太傻了,要不直接让他生米煮成熟米饭吧?”荆哥,我还在旁边呢,你就这么谈这件事,真的好吗?

     “咳咳,我还在旁边呢,荆哥”我终究还是提醒他了

     “抱歉,不小心忘了,毕竟你一句话都没插进来”这还怪我了,荆哥,我难道不是你最爱的县级市了吗,你对我的爱呢,去哪了,原来爱真的会消失

荆州:你不是我最爱的县级市,我对你没有爱,所以没有去哪儿这种说法,爱不会消失,只会转移

       这要是被监利看到了,指定得心碎好久,等会儿,我不就是监利吗?

       呜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荆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啊,你几天前不是还说我是你最爱的县级市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其实荆哥根本就没有说)

       “玉沙,我喜欢你”嚯,你还真听荆哥的话,不过我是不可能答应的,谁让你这个小兔崽子让我误会了那么久(没有误会,也不可能答应,哼)

        “不可能,谁让你让我误会这么久(其实就十几分钟)”你个傻逼玩意,还真表白,这让我很难相信你喜欢我哎

--------------------------------------------

可能还会有后续,这个就叫做龙虾组吧,毕竟一个第一,一个第三


     


每天都想见老婆

发一下了还是

就是说,因为别的省市占比实在不高所以就不打tag了()

一些设子很雷的地皮人统计(点头

发一下了还是

就是说,因为别的省市占比实在不高所以就不打tag了()

一些设子很雷的地皮人统计(点头

何拉图思特邪如是说:我考完了!

【台州区县拟/临峤】对视

*发现了一篇没发过的文。


  临海微微收颌,望进温岭眼中。

  那是一双漂亮的眼睛。浅摇的黑褐色虹膜。略晃着的晶莹水光被细密眼睫遮了大半,平添了些晦暗不明的味道。他漆黑的瞳孔固执地轻缩着,那是连最高峻山峰顶勾住的最炽热的阳光也映不亮的一点纯粹凝墨。

  太近了。

  临海能清楚地从他眼中看到自己的轮廓——只是看不真切具体细节,空余了块边缘硬峭的剪影。

  真是冷淡啊。

  这种略带傲慢的清峻沉默他鲜在别处见着,也几乎不觉得温岭对旁人会也是这种态度:一种不屑一顾的冷觑。

  于是他轻扯嘴角,收回视线。

  但温岭的确只是普通地注视着他而已。

  于是他们提足,彼此擦肩而过。...

*发现了一篇没发过的文。


  临海微微收颌,望进温岭眼中。

  那是一双漂亮的眼睛。浅摇的黑褐色虹膜。略晃着的晶莹水光被细密眼睫遮了大半,平添了些晦暗不明的味道。他漆黑的瞳孔固执地轻缩着,那是连最高峻山峰顶勾住的最炽热的阳光也映不亮的一点纯粹凝墨。

  太近了。

  临海能清楚地从他眼中看到自己的轮廓——只是看不真切具体细节,空余了块边缘硬峭的剪影。

  真是冷淡啊。

  这种略带傲慢的清峻沉默他鲜在别处见着,也几乎不觉得温岭对旁人会也是这种态度:一种不屑一顾的冷觑。

  于是他轻扯嘴角,收回视线。

  但温岭的确只是普通地注视着他而已。

  于是他们提足,彼此擦肩而过。


*是去年暑假的摸鱼,混了更——何拉图思特邪在ddl边缘如是说

每天都想见老婆

放下摸鱼

p1亳(透视错了但是懒得改了(被打)

p2芜美女的穿衣审美

p3铜

p4马

p5瑶海区(还是印象流

放下摸鱼

p1亳(透视错了但是懒得改了(被打)

p2芜美女的穿衣审美

p3铜

p4马

p5瑶海区(还是印象流

每天都想见老婆
【皖种风情24h/13:00】...

【皖种风情24h/13:00】

上一棒: @Ling_Ying 

本棒: @小脑虎 (代发)

下一棒: @明侦七什么时候播 

两全椒夹巢湖(不是)

【皖种风情24h/13:00】

上一棒: @Ling_Ying 

本棒: @小脑虎 (代发)

下一棒: @明侦七什么时候播 

两全椒夹巢湖(不是)

想变成聪明桃

【区县拟|薛微】笑一“夏”就算了

  是薛微

        薛枣友情互动有

  是区县拟

  

    

  0

  薛不想在七夕节那天单着。

  但是根本不会有对象。

  因为不会有人没由来地喜欢上她或者和她在那天处对象,所以不单身只是一个妄想。

  薛:我想要对象。

  枣以及其他同学:???脑子是不是进煤灰了。

  微:薛姐——我们一块过单身狗的七夕吧!!!

  这是关于薛夏天的一个小小故事。

  

  1

  她把电动车停下,钥匙一拔,推开了店门。馥郁气息迎面扑到脸上来,薛由衷感慨:“好香,隔着口罩都能闻到。...

  是薛微

        薛枣友情互动有

  是区县拟

  

    

  0

  薛不想在七夕节那天单着。

  但是根本不会有对象。

  因为不会有人没由来地喜欢上她或者和她在那天处对象,所以不单身只是一个妄想。

  薛:我想要对象。

  枣以及其他同学:???脑子是不是进煤灰了。

  微:薛姐——我们一块过单身狗的七夕吧!!!

  这是关于薛夏天的一个小小故事。

  

  1

  她把电动车停下,钥匙一拔,推开了店门。馥郁气息迎面扑到脸上来,薛由衷感慨:“好香,隔着口罩都能闻到。”

  旁边的枣瞅她一眼,脸上写满了:你真土老帽。薛对这等眼神攻击不屑一顾,自然地走近储存鲜花的橱柜里——感觉有点像冰箱之类的,不过她不想细看。店主一一介绍着,薛注意到一桶玫瑰,白色花瓣顶上泛着粉调,好看得紧,倒也不贵。可惜了,开得太过了,不好保存。枣摇头,手拂过雏菊花茎,挑取一把,她挤眉弄眼的,薛不大明白她的意思。

  半晌,枣“嘁”一声,一脸嫌弃地把花丢薛怀里。没点眼力见!她心里暗骂一声。

  薛放到店主旁边的桌子上,示意其包起来,她自从进店再未置一言,枣见状开口问:“那个,你不买红玫瑰?”好好的朋友,愣是因为这话说得期期艾艾的搞得她们两个有什么。

  “说得倒好,我给谁啊?”那话听着蛮不高兴的,带着店里的空调冷气直往枣脑子里钻。

  花店老板不由自主地开始活络气氛,问为什么美女们都自己一个人买花,没有带男朋友。

  薛瞟枣一眼,枣抱着花有点怔住了。

  “没有对象,能怎么办哈哈。”薛苦哈哈地笑了下,接着拽枣出去,枣只觉得莫名其妙。

  直到她坐上电动车抬头才发现薛在瞅着对面的什么,枣望见个短头发的女孩,扎着别扭稚气的小辫子正蹲下身和猫一块玩。

  “想到你的那个妹妹了?”枣带着开玩笑语气问她,薛没扭头骂她,只自顾地骑着车往前赶。

  说中了,枣洋洋自得看着手里的花,绽开一抹笑容,啧啧,有人情窦初开哈。

  

  2

  薛在七夕前就收到微的邀请,她未经大脑就同意了一起过节。毕竟两人都是单身狗凑合凑合一起当快乐肥宅是极好的。

  街道上人群行色匆匆,口罩遮掩住表情,薛看着微走到楼下,大大咧咧地把口罩拉到下颌,喊她的名字。

  “咱们吃饭吗一起?”

  薛想一出是一出,打开手机,九点半,好吧,真的有点饿了。接着她叽里呱啦对微说一堆话,微愣是没找到合适的拒绝理由。

  

  3

  枣捧着花在拍照,一朵接一朵。

  薛:这不没七夕吗?

  收到一个鄙视目光,“你不懂,这叫对自己浪漫。”

  “哦。”

  薛想到了什么,她瞥一眼花,确实好看。节日送花,应该会让人开心吧。

  薛:那送多少花适合?

  枣:给我吗?么么么么,薛薛你好浪漫🥺

  薛:???滚。

  

  4

  “夏天多热啦,你扎个小辫不就舒服多了嘛!”

  见微吃饭时总捋着头发,薛说着,之后看米饭在高温下的石锅里滋滋作响,变成焦黄色。

  

  对面不说话,一顿胡吃海塞不愿开口状,“那我每天给你扎好了。”话虽然很温柔,但是进微耳朵里感觉可不一样了。

  她想起薛以前给她摆弄头发以至于出糗的场面,头发根险些叫拽出来,简直童年阴影,生疼!打那之后,微再没敢碰皮筋发圈。

  “薛姐……”微咽下一口饭,瞅着薛嘴角几颗别致的饭粒,满脸狗腿子模样的说话,“喝饮料不?”

  “我不渴,就关心下你嘛,怎么还不好意思啦?”薛没觉察到什么情绪变化,只笑着继续叨叨。

  微:……

  

  5

  薛:买什么花啊真是,太贵了买不起!

  

  6

  七夕前一天,薛给微扎了两个小辫儿,愣是没移开眼,微有点不好意思。薛倒开口:“啧啧啧,我这技术真好!”

  微有点没由来的不忿,她扭头不搭话。

         “当然,小微你啊,最俊啦——”

  她的声音会笑,打着旋儿直飘进心尖上蹭人,叫人心底泛起波澜。所以薛虽只刮刮她的鼻尖,但微就捂着脸躺床上装睡觉去了。

  

  7

  微连着几天扎那辫子,没多久就松松散散不成样子了,薛评价为“像小疯妮。”

  至于微本人,对评价充耳不闻。

  

  

歆沫

难辞其咎

#乐清x温岭


#两恶人,全篇废话,极其无脑。


夕阳的余晖一如既往地攀上遥远云端,簌簌地落了满地,被松松垮垮拉着的电线割成细碎的一缕,颇轻薄地抹在青年的唇边,晕染出浅浅痕迹。


风或许是大了些,温岭将半侧身子靠于不高不低的栏杆,下巴微微扬起像是极为骄傲的燕鸥,刺破了波涛汹涌的海面,因而得寸进尺似的要闯入更加神秘的深渊。


乐清了无生趣地看他,褐色虹膜滤过了虚假的笑意,温岭忽而只觉得一下子被浩浩汤汤的洪流淹没。


他的眼是冷的。


瞳孔中清晰地倒映着万物的影子,温岭分明地从里面捕捉到了自己的身影,可笑广阔天地原是如此渺小,即不轻不重地...

#乐清x温岭


#两恶人,全篇废话,极其无脑。




夕阳的余晖一如既往地攀上遥远云端,簌簌地落了满地,被松松垮垮拉着的电线割成细碎的一缕,颇轻薄地抹在青年的唇边,晕染出浅浅痕迹。

 


风或许是大了些,温岭将半侧身子靠于不高不低的栏杆,下巴微微扬起像是极为骄傲的燕鸥,刺破了波涛汹涌的海面,因而得寸进尺似的要闯入更加神秘的深渊。



乐清了无生趣地看他,褐色虹膜滤过了虚假的笑意,温岭忽而只觉得一下子被浩浩汤汤的洪流淹没。



他的眼是冷的。



瞳孔中清晰地倒映着万物的影子,温岭分明地从里面捕捉到了自己的身影,可笑广阔天地原是如此渺小,即不轻不重地收进了那无喜无悲的双眸。温岭嗤了一声,连珠的讽意缓缓倾泻而出。



他将手指搭在栏杆上,劣质金属凌乱刻着斑驳的痕迹,毫无章法地拓印了几块粗糙的红锈,大概是雨水侵蚀时留下的,弥漫着腐朽的气息。乐清按了按打火机,深蓝色的火焰招摇地晃荡,似乎要点燃什么,最终舔舐起烟卷,茫茫星点一低腰,便融化在天际吐露的暮霭。



来根?乐清说,温岭自然而然地伸手抽出一支烟叼嘴里,乐清也自然而然地替他点着,若有若无的烟雾稍稍掩盖了两只触碰的手。



他们或许看出些什么又好像没看出些什么,温岭不管不顾地咬着烟卷,视线飘到乐清脸上,带有一股隐藏的探寻意味。对方不动声色地还给一个挑衅的眼神。



温岭不甘示弱地回敬了他,眉眼间流转着浑然天成的恶毒神色。这东西有多损,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表面则秉持放松的模样。他们都难辞其咎。温岭没由来地想,当初谁不是卖那破玩意啊,大片大片殷红的罂///粟,在血肉扎根,肆意地生长,活活燃尽一干醉生梦死的行尸,又确确实实养活了另一批人。



但商人的本性是趋利避害。温岭吸完最后一口,随即掐灭了烟头,利落地抖掉灰烬,一片一片,轻飘飘地砸向由水泥浇灌的地面。两个人的目光同时交汇,同时移到楼外的景象。



低矮的平房密密麻麻挤着,时常被数条狭窄的小路贯穿,自行车蹭刮着剥离了油漆的墙壁,嘎吱嘎吱地响,像极垂垂老矣的年长者,隐隐有散架的趋势。



他们鲜少去破旧的街区,更多是繁华的市中心,一体的城市猛然撕裂成了迥然不同的世界,终夜亮彻的霓虹灯如潮水覆住一切,浸透了疯狂的赌博。而自那个年代而来,尚且苟延残喘的人沉默地讲述往日的辛酸,静悄悄埋葬在历史长河,无人的角落。



谁也不会想起。



谁也不会遗忘。



剩余的夕曛堪堪染着夜色,昏黄的灯光模模了街区的轮廓,乐清张张嘴,话却是不大好听:



“唐儿。”



“?”温岭虽然听不懂意思,但还是立刻反击了回去,“捏都。”两个人将礼尚往来的中华美德发扬得淋漓尽致,倘若其他人在这里,必然要鄙视地骂一句,幼稚鬼。



骂累了,又像好好兄弟似的,勾肩搭背地下楼,虚假地承让来承让去,平摊了车费,坐着出租车离开,空余一地踩皱的烟卷。

初秋秋子

【乐清x温岭】以饰清平

给 @我快饿死了。 的文画互换,是撒币组(乐清x温岭)!

同性爱情,有

压抑类型描写,有

文笔差,有

作者垃圾,有

写作时间过长导致剧情破碎节奏细碎,有

两傻子,有

雷者勿入

————————————————————————

   “太苦了,太苦了。”


    “太平?”


    喜鹊在焦黑的枝丫上跳动,象征着美好的雀鸟高高俯瞰着一地的杂乱,冷漠地展开蓝黑的翅膀,高傲地瞥过赤红的碎土,扇扇翅膀便打算离开,却被银色的箭头穿过,在木棍处...

给 @我快饿死了。 的文画互换,是撒币组(乐清x温岭)!

同性爱情,有

压抑类型描写,有

文笔差,有

作者垃圾,有

写作时间过长导致剧情破碎节奏细碎,有

两傻子,有

雷者勿入

————————————————————————

   “太苦了,太苦了。”


    “太平?”



    喜鹊在焦黑的枝丫上跳动,象征着美好的雀鸟高高俯瞰着一地的杂乱,冷漠地展开蓝黑的翅膀,高傲地瞥过赤红的碎土,扇扇翅膀便打算离开,却被银色的箭头穿过,在木棍处渗出一片血迹,翅膀无力地扇动了两下,倾斜着遥遥坠下,也不知掉进了哪锅沸腾的汤水里,成了腹中美食。



    染血的白色蝴蝶挣扎着摇动翅膀,曲折地向上飘过一段距离,破碎的翅膀最后不得不被染上铁锈味的清风压下,徐徐地向下坠落。



    太平拿着满是尘灰的手背揉了揉眼,才在一片渺渺橙黄中,勉强辨认,那地上的白色蝴蝶根本不是蝴蝶,竟是一张飘飞的纸钱,黏着几丝黑色杂草,伴着几抹哀声,扬长着从城里游来。



    脚步声不紧不慢地踩过,布履上沾着黄沙,无不显示着此处的荒凉。清风稍稍扫过长袖,白衣衣袖上绣的白鹤张了张翅膀,淡漠地瞥了一眼仿若荒漠的人间,随即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黄沙被风带起,不住向面前的人行进,最后黏连在青色的短衫和病白的脸上。“哈,乐清。咳,咳咳!”沙子呛进口中,磨过口腔深处的皮肤,脆弱的咽喉哪受得这样的刺激,还未说出的话就这样被咳嗽声无情地打断。太平就这样靠在半截树干上,树干因为扒开了皮而显得异常枯黄,似是要与手下的枯褐的尘土一样,模糊在遥远的地方。



    被喊出名字的人在几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太平只感觉一片阴影投了下来,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可悲的压抑。但也不错,至少遮住了点阳光。一些人安慰自己似的想到,却似乎更可悲了些。



    太平抬头看着来者,还是同样的冷淡,虹膜在阳光下透出了微亮的棕黄色,纯黑的瞳孔却暴露了乐清向来保持着的淡漠,似乎还有些怜悯,像是看个不懂事的幼童。



    真像那只喜鹊,一样高傲冷漠,也不知是不是有着一样被食的命运。“怎么了?乐大人打算来接济接济我这个邻舍?呵。”太平冷笑了一声后突然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少了点咄咄逼人,整个人的气势也在一点点地被蚕食,直至最后成了一滩死水。



    乐清稍扬了扬眉,似是带了看戏的姿态,可见在等待下文。太平头偏向一侧,又好像怕沙子入了眼一般缓慢地闭上了眼,上下牙齿互相摩擦。“若是如此,黄岩先生已经来过了,乐大人请回吧。”心里愤恨,念到最后一句话时,已是有了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或是乐清未预料到小孩的反应,或是乐大人没有其余的心情去再呛这个小孩一句。他只是向前走了几步,直至他的影子盖住了太平整个人,影子下的太平微微颤动,青色的短衫上攀爬着的飞虫掉了下去,成了地上黑色的小点。



    他也习惯了在他的影子下。



    乐清向他伸手,袖上绣着的白鹤摇了摇翅膀,稍稍低下了头。太平正过头看他,脸颊轻轻抽动了一下,传递着似乎十分难以置信的符号,后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乐清。他并没有接下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善意”。


    

    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些薄茧的手掌撑在地上,实在没了力气,地上的细碎石粒扎进了手心也没成功站起来。乐清半眯起眼,显然他并不能理解这个小孩似的赌气行为,他又向前走了几步,他的布履碰到了太平棕灰色的麻鞋。



    乐清的手略带强硬地捏住了太平另一只手的手腕,拇指紧紧压着突出的尺骨。只感觉酸麻从手腕处传来,太平的手一时间使不出什么力气,只能任乐清将其拉起。


    

    一双墨黑的眼睛对上了乐清,其中暗暗隐含着微微怒意,乐清扬眉,琥珀色的虹膜没透出一点动摇,衣摆轻轻地摇晃,落了几粒灰,似是根本不在意对方的情绪,或是同样的小孩赌气,握着太平手腕的手轻轻松开。



    手上的痛感如海水般渐渐消退,太平虎牙压着泛白的嘴唇,手握成拳,手臂轻轻颤抖,最后用力向外一甩,成功将乐清的手甩到了一旁。但似乎太用力了,太平扶着有些疼痛的手臂,揉了揉小臂想着。



    太平仰起头直视乐清,对方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凝固的虹膜中漏出点点,薄唇似乎颤了颤,但最终没有任何音节卡过喉间,默默地向下沉没。



    “我会发展得比你好的。”太平看着乐清琥珀色的眼睛,向上抬眉,略作轻浮地抿唇轻声说到,但嘴上那种万分肯定的语气让乐清感到有些好笑,他也确实弯了嘴角,毫无压抑地笑出了声。



    少见的没有两句呛白,太平也笑了,眉毛高高扬起,眼角被向下压了压,眼睛自然弯成了一道月牙的形状,嘴角翘起,薄唇后露出亮白的牙齿,怪不得这么伶牙俐齿,乐清想到。



    阳光在太平的眼中注了个水湾,摇动着水波光影,透出浅浅的灿金色,最后全数落在乐清的眼中,像极了一抹海湾投上来的曙光



                这是一束光。

想变成聪明桃

【区县拟/薛微】知乎体快乐共享

       两年前的补档

  真实事件改编,问就是基本经历过,自己缝合的🚬

  


       快乐共享:说一下发生在你身边最沙雕的事吧!

  

  答主: 家里有微湖的小青年|一个任家的娃?

  2,333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不请自来,理不直气也不壮,我来分享一段沙雕经历,想看的姐姐们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一声啊!会有好多土话在里边可能。

  -----------------------------...

       两年前的补档

  真实事件改编,问就是基本经历过,自己缝合的🚬

  




       快乐共享:说一下发生在你身边最沙雕的事吧!

  

  答主: 家里有微湖的小青年|一个任家的娃?

  2,333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不请自来,理不直气也不壮,我来分享一段沙雕经历,想看的姐姐们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一声啊!会有好多土话在里边可能。

  ----------------------------------来更-----------------------

  人竟然这么多?!首先我要感谢CCTV,感谢山东,感谢各位给我这个机会……

  好啦好啦,废话不多说,开讲。

  那是暑假的一天晚上,我开着我的小汽车,到了枣庄那个大宿舍里玩耍。

  嘿嘿,我才没有背叛任家呢。你们以为我会说出我只是想吃辣子鸡才去那里的吗?!

  逛了一阵子,我发现没有什么好玩的(犯晕乎,走错路了其实,没找到辣子鸡),就坐车上眯了一会。

  醒来之后发现几个人敲我车窗户,找事的?反正我当时就这样想的。然后我就把玻璃摇下去了,一脸冷漠地问她们:“有事吗?”

  她们说想坐我车出去溜一圈,我可是个三好学生啊,当然要让她们上车啊!

  其实是觉得她们很眼熟,进而想到一句话:只要好好做事,什么鲜花掌声辣子鸡,通通都会有的!

  于是乎……她们几个都坐上来了。

  万恶之源。

  副驾驶坐着山亭——一个挺文静的小姐姐,至少刚上来我是这样觉得的。然而事实告诉我,我错了。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了,所以暂时先把话搁这。

  我后边坐的是谁来着?啊,想起来了,峄城,本来想叫她“小峄子”的,但是有点怪怪的。她旁边是台儿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我想明年去她家看夜景!所以她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额,其实也没有这么夸张啦。

  接上,我带着那几个人转了一圈,刚上来在一个小村庄吧应该?她们嚷着要到我家那片玩一玩,唉,为家(争)挣(光)钱,我还蛮高兴的其实,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裸落,一熟起来了,气氛也没有那么尴尬了。

  文静小姐姐放了首《欢迎大哥》,可把我给乐毁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是要憋着,我要高冷!阿台和小峄子直接大笑出声了,笑的的时候我好像都听到了猪声2333?小峄子发话了:把这歌给我停了快,你们怕不是想让我笑到被你们喝菜汤子?我没听懂这话,瞄了下文静小姐姐,她微微一笑,把声开得更大了!阿台要笑疯了,小峄子眼泪都淌出来了。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甚至平静地问小姐姐“喝菜汤子”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出老殡吃的那个大席”,然后温柔的看了看小峄子。哦,这样啊,真好哇。阔乐!

  快乐并不是因为“菜汤子”,而是因为后边有辆货车,前不久被我超了,大晚上开车却被人超车也难为那司机了,但配着那歌,我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哈哈哈,然后我又慢慢的减速,让它超过去,一来二去的,我又超回去……保持在它前边,惹它烦。哈哈哈哈,那感觉太爽了!阿台整个脸都变成了滑稽(?),她转过头看了看说看不到车牌号,但那司机绝对能看到我的。她是在废话,但我笑的正欢,只是点点头,没有抬杠。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愤怒开来了!”小峄子抹抹眼泪也往后看,那车朝我放了个响,应该很生气吧她……我陷入了几秒钟的思考中。

  嘁,我才不让呢!继续玩啊!对,我在欺负人。阿台把车窗打开喊了句“有种追上我们咧我们啊?!”路上是我们两辆车,笑声,还有阿台的喊话——也不知道被听到了么。

  然后……那车竟然超过我了啊摔!揍瞎!怎么能这么过分!

  “我们还继续追吗?”我脸上平静的一批心里却直骂那人一点意思都没有,真无聊,玩笑都开不起,“去的是哪呀她这是?”山亭小姐姐陷入沉思:“她那方向是去阿滕家,她是我们宿舍的,就是最近……”啥?滕州也是枣庄那边的?我有点蒙了。

  “别追了。”小峄子说。

  我转念一想哈,这司机大晚上开车还老被人超也怪可怜的,不追了。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是因为不认识去滕州的路才不追的!

  唉,等一个检验酒驾的交警,看着前边的路,我默默地想。

  还真是想啥啥就灵,还真就突然冒出交警!为什么是臭薛啊?什么仇什么怨啊这是,更该死的是在导航里看到了该死的路名:薛!微!路!该死啊!然后我乖乖停车,她把车窗开了,向提(发音为敌,同提)喽小鸡一样把我丢出来,全过程不超过三十秒。

  “你管不着我吧?!交警阿姨!”我把“阿姨”两个字咬得重重的,还配上了枣普(别问我为什么是枣普)。“是呦,我为什么要管你呢你说?”她笑嘻嘻的,脸上摆明了“我想给你开罚单”的样子真的好想让人迫(pai)死她呦!

  “缺钱你尽管说,何必难为我,还特意穿交警服……”一向机智可爱聪明的我不经大脑地说了这话。

  “我又不罚钱。”

  我沉默了,不罚钱,那她来找我做啥,像前两次一样把我抓局里喝茶吗?呜呜呜,我才没有违反交通规则呢(嘴硬)!

  “那你把我带出来做什么?”我有点急了,而且还想抓小鸡一样,太令人羞耻了这种方法,我又不是小孩子啦!

  “让你车上那几个熊人下来,滚回宿舍费(睡)觉。”这还不简单?我走到车旁边,准备开车门。嗯?嗯?这车门是被锁了么?她们三锁车睡大觉了在里头。我想骂人。彻底记住她们了,祝她们闷死在里边!是不是超邪恶的想法?!然后肚子开叫了,呜呜,大晚上十点多,还没吃饭,好惨一个人啊我。

  臭薛那家伙听到那声音,直接把我塞车里边,带到她家某个商城附近了(绝不能暴露是在哪里)。

  她把我推出去,自己搁里边换衣服了,心情复杂啊我,被拉到一家店门前坐下,臭薛要了几个菜。“怎么突然行好啊你?”(而且很好奇为什么要赶到她家来吃饭),“高兴。”

  第三回抓到我,当然高兴哦?我赌一毛钱,她这人玩老鹰抓小鸡一定玩的贼溜。

  “其实是因为这家店我没来过……”我扒拉了一口饭,夹了一筷子土豆丝放嘴里,盯着她,她挠挠头,呵,老阿姨似乎害羞了?一直埋头吃饭,我心里默默有点自豪,低头一看,菜快都被她夹走了?!我赶紧夹青椒肉丝——好吃,主要是肉丝好吃,一直和她比速度,搞得米都没好好吃,菜没了,只能干啃米饭了呜呜。

  “我们吃霸王餐吧?你觉得咋样?”“好啊,怎么个法?”

  “吃完饭,我数一二三,一块跑。”

  你以为我们被抓了么?从某些角度来说,霸王餐很成功。

  我夹了最后几个青椒丝,一抬头……娘啊,人呢?!说好的一起跑,结果她不吱一声就跑了,跑得比谁都快,还端着人家的碗!然后我微笑地付了钱,快乐地买了一份青椒肉丝。敲了敲窗户,她在里边扒拉米饭呢。

  呵,老阿姨真过分哦。

  “我请你吃青椒肉丝吧,你吃青椒,我吃肉。”

  她把我送回了车子旁边,哦,山亭她们……差点闷死了,幸好及时叫醒了,差点就喝了她们的“菜汤子”,莫名有点遗憾啊(不)。

  第二天一觉醒来睡到九点,第二天的快乐裂(相当于“没”)了。

  以上。

  

  编辑于2019-08-15

  

  2,333 人赞同 ⊿分享 ☆收藏 ♡感谢 …

  

  精选评论

  鲁南某知名小城市交警:呵,熊孩子。

想变成聪明桃

枣庄·山亭(不会搞眼镜所以没画)

p2捏的。

初看上去是个羞怯可爱的女孩,厚厚的近视镜让你看不穿她眼里的情绪,文静内向高瘦是别人对她的第一印象,扎着小辫子的她又会让别人觉得在装嫩,总之,别人对她的初印象就是:与她拉近距离会花好些时间。事实并非如此,她只是不喜欢生人,性子直,说话不经大脑,对朋友很仗义,敏感易怒,还是很好相处的……吧?

因为过于耿直和嘴快,她和枣庄起了很多次摩擦,两人关系有点僵。在组里存在感极低,成绩吊车尾的她喜欢在山上种核桃补脑——等等,好像哪里不大对?管它呢!她很喜欢和峄城一起爬山哦!如果和她处熟了,她兴许也会邀请你喔。

好吧,好像她只有山?欢迎来抱犊崮...

枣庄·山亭(不会搞眼镜所以没画)

p2捏的。

初看上去是个羞怯可爱的女孩,厚厚的近视镜让你看不穿她眼里的情绪,文静内向高瘦是别人对她的第一印象,扎着小辫子的她又会让别人觉得在装嫩,总之,别人对她的初印象就是:与她拉近距离会花好些时间。事实并非如此,她只是不喜欢生人,性子直,说话不经大脑,对朋友很仗义,敏感易怒,还是很好相处的……吧?

因为过于耿直和嘴快,她和枣庄起了很多次摩擦,两人关系有点僵。在组里存在感极低,成绩吊车尾的她喜欢在山上种核桃补脑——等等,好像哪里不大对?管它呢!她很喜欢和峄城一起爬山哦!如果和她处熟了,她兴许也会邀请你喔。

好吧,好像她只有山?欢迎来抱犊崮熊耳山石头部落……找她玩耍啊!没在打广告啊,喝完羊汤再走也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