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区拟

23523浏览    850参与
RS型某鱼
有亲友想看垣家老头子们的q版遂...

有亲友想看垣家老头子们的q版遂重画(不全,因为我画不动了,,

有参考模板(就是说我什么时候画这种全员可以比例尺一致

有亲友想看垣家老头子们的q版遂重画(不全,因为我画不动了,,

有参考模板(就是说我什么时候画这种全员可以比例尺一致

RS型某鱼

again点图

因为今天国赛出结果了很快乐所以我又来(??)接着攒攒会和上次没画完的点图一起发的(当然可能会是俺期末考后了、、

ps俺也想看大家画俺地皮oc捏,可以不要问俺要授权了直接圈一下让俺获得快乐🥺


因为今天国赛出结果了很快乐所以我又来(??)接着攒攒会和上次没画完的点图一起发的(当然可能会是俺期末考后了、、

ps俺也想看大家画俺地皮oc捏,可以不要问俺要授权了直接圈一下让俺获得快乐🥺


海珠区区长做饭难吃
发个仲恺,这个表情是在嘲笑监护...

发个仲恺,这个表情是在嘲笑监护人惠城天天劝惠阳像个老妈子(?)(强行解释)(其实是这个表情简单

发个仲恺,这个表情是在嘲笑监护人惠城天天劝惠阳像个老妈子(?)(强行解释)(其实是这个表情简单

梧墨

2010年2月东陵区、浑南新区、航高基地整合,合署办公

2013年10月棋盘山开发区与东陵区(浑南新区)合并

2014年8月1日“东陵区”正式更名为“浑南区”,与沈北遥相呼应


沈阳曾经想把沈北打造成国家级新区,沈北施工建设的一片火热

后来借着全运会沈阳又弃沈北一路向南去开发浑南

到底是向南还是向北在曾经一度有争执,浑南沈北两个新区都埋怨对方耽误自己发展

来回折腾了几年后沈阳终于明确城市方向要向南,跨过浑河举全市之力建设发展大浑南


沈北表示委屈并且气的拳头硬了

2010年2月东陵区、浑南新区、航高基地整合,合署办公

2013年10月棋盘山开发区与东陵区(浑南新区)合并

2014年8月1日“东陵区”正式更名为“浑南区”,与沈北遥相呼应


沈阳曾经想把沈北打造成国家级新区,沈北施工建设的一片火热

后来借着全运会沈阳又弃沈北一路向南去开发浑南

到底是向南还是向北在曾经一度有争执,浑南沈北两个新区都埋怨对方耽误自己发展

来回折腾了几年后沈阳终于明确城市方向要向南,跨过浑河举全市之力建设发展大浑南


沈北表示委屈并且气的拳头硬了

渔阳县在逃板栗

放一点


p1是妄想的明末成德来和怀柔哥告别后 矫情文案请看我微博(喂)但是,狠狠伤到,……“先是,怀柔城破,德父文桂遇害,家属尽没。妻刘在京,以征德赃急,忧悸死。至是,又阖门死难,惟幼子先寄友人家获存。”

p2怀来哥🥰🥰🥰

p3一些异格形态(?)

放一点


p1是妄想的明末成德来和怀柔哥告别后 矫情文案请看我微博(喂)但是,狠狠伤到,……“先是,怀柔城破,德父文桂遇害,家属尽没。妻刘在京,以征德赃急,忧悸死。至是,又阖门死难,惟幼子先寄友人家获存。”

p2怀来哥🥰🥰🥰

p3一些异格形态(?)

鬼刃哥激推bot

再次宣宣!(x)

占tag致歉

是沪中心的活动,可以是沪,上海区拟,沪的cp或者组合xx可以是自己的设子或者其他妈咪的设,微博设也可以?(???)

再次宣宣!(x)

占tag致歉

是沪中心的活动,可以是沪,上海区拟,沪的cp或者组合xx可以是自己的设子或者其他妈咪的设,微博设也可以?(???)

渔阳县在逃板栗

p1庚戌之变

p2一些行政区史笑话

p3挂件(?)

p4笑死 大雪糕(梗在p5


写论文残念:不要靠近区域分析。。不要靠近政区史。。。。

p1庚戌之变

p2一些行政区史笑话

p3挂件(?)

p4笑死 大雪糕(梗在p5


写论文残念:不要靠近区域分析。。不要靠近政区史。。。。

Gypsophila

【苏州区拟】他记得 (悼苏州大屠杀)

悼念1937年11月19日,苏州大屠杀。


-

太仓记得。


那一天阴沉沉的,天上仿佛凝着尘埃,他跟着部队停驻在姑苏城内。


他记得。


那被他擦得光亮的枪杆子和刺刀,战友暗红色的绷带,旅店老板烟斗里飘出的味道。


他记得。


外头紧急来信,鬼子朝着苏州来了,而他们只有两千人。


他怀里的小女孩顿时颤抖了一下,他安慰:“有哥哥在,囡囡不怕。”他将枪杆子擦得锃亮,实实地拍了两下,她露出信任的眼神。


“太仓先生,这里太危险,您先撤退!”


“不行!这里守不住,整个苏州城都会沦陷!如果苏州沦陷了,我也将湮灭。我与苏州城共存亡!”


“太仓先生!……”营长还...

悼念1937年11月19日,苏州大屠杀。


-

太仓记得。


那一天阴沉沉的,天上仿佛凝着尘埃,他跟着部队停驻在姑苏城内。


他记得。


那被他擦得光亮的枪杆子和刺刀,战友暗红色的绷带,旅店老板烟斗里飘出的味道。


他记得。


外头紧急来信,鬼子朝着苏州来了,而他们只有两千人。


他怀里的小女孩顿时颤抖了一下,他安慰:“有哥哥在,囡囡不怕。”他将枪杆子擦得锃亮,实实地拍了两下,她露出信任的眼神。


“太仓先生,这里太危险,您先撤退!”


“不行!这里守不住,整个苏州城都会沦陷!如果苏州沦陷了,我也将湮灭。我与苏州城共存亡!”


“太仓先生!……”营长还想说些什么,被一声报告打断。


“报告营长!……敌人……敌人只剩不到半小时就会攻城…………鬼子……他们来了……”


太仓把黑漆漆的枪杆子背在身后,握住旅店门栓。


“我是打不死的,只要我还有力气,我就继续拿起我的枪、我的刺刀,我就永远向前冲。”


“鬼子从娄门城打进来,我娄城就会站在最前头。”


他推开门,那刺眼的白光照进昏暗的旅店,士兵鱼贯而出,跟着军旗,跟着他。


-

太仓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


他总会在梦里隐隐约约看见,囡囡满脸是泪,乌黑的麻花辫凌乱地散开,她向自己伸出手,她撕心裂肺地哭喊:


“哥哥!哥哥!”


他满身是粘稠的血,雪白的天飘着腥臭的血雾。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成了空的躯壳,感觉四肢从身体上抽离,感觉精神四分五裂。


-

昆山一直不理解太仓为什么要入伍。


“小娄。”


“小娄,小娄。你一直想听我唱曲,我唱给你听。”


“……长刀大弓…………坐、坐拥江东……车如流水马如龙……看江山…………在望中……”


他的嗓音断断续续,像老旧的磁带。


他知道发生什么了。至少也猜着了。


“我没有保护好他们。”


“你尽力了。”昆山盯着他空荡荡的裤管,“作为我们,最孤独的时候就是明白我们不会死,又无法阻止他人死去的时候。”


“我的腿……这让我想起一位战友。”太仓说,“他的左腿被炸断,他绝望地扯着我的衣服,说他好疼,好怕。”


“我的四肢,没了还能再长,可他的不行。我多希望能把我的腿给他。”


昆山没再说话,嘴里已泛起一股锈味的腥甜。


他想起冲进城门那一刻,一个满身是血的躯干在血泊中凝固,那时他自己仿佛也要坠到地上,化在血泊里。


-

他记得,他一直都记得。


手里扣下扳机后枪管的余热,子弹擦过腰间时火辣辣的疼,刀子砍在腿上瞬间的抽离感……


那个异常漫长的白日,殷红刺眼的城。


太仓和苏州城,永远记得。


END.

海珠区区长做饭难吃

是莞莞港姐和小仲恺~

小仲恺是印象设!以后会改!

是莞莞港姐和小仲恺~

小仲恺是印象设!以后会改!

黄浦江上捕鱼人
Life’s a myster...

Life’s a mystery,Still worth living

Life’s a mystery,Still worth living

Gypsophila

【苏州区拟人设】太仓

自捏人设图:
[图片]

身高177,黑色短发,很喜欢穿中山装,音色是“女声尖锐和男声底哑的折中”(园区语)。


小小的身体,大大的食量(古代著名粮仓),从不挑食,长期在口袋里囤棒棒糖和各种水果硬糖。


以前当过艄公和舵手,家里有各种各样的轮船模型。


真的非常喜欢喝酒,但是很讨厌啤酒和葡萄酒,认为那些根本算不上是酒。


有过真枪实弹上战场的经历,有一点PTSD。听到飞机飞过的声音会忍不住颤抖。


跟昆山关系很好,经常相杀(?)。


(人设越来越短。)


自捏人设图:

身高177,黑色短发,很喜欢穿中山装,音色是“女声尖锐和男声底哑的折中”(园区语)。


小小的身体,大大的食量(古代著名粮仓),从不挑食,长期在口袋里囤棒棒糖和各种水果硬糖。


以前当过艄公和舵手,家里有各种各样的轮船模型。


真的非常喜欢喝酒,但是很讨厌啤酒和葡萄酒,认为那些根本算不上是酒。


有过真枪实弹上战场的经历,有一点PTSD。听到飞机飞过的声音会忍不住颤抖。


跟昆山关系很好,经常相杀(?)。


(人设越来越短。)





沙雕本雕山楂

是桂林的秀峰区和叠彩区。

是桂林的秀峰区和叠彩区。

渔阳县在逃板栗
顺义和他没用的男人 又名:隔壁...

顺义和他没用的男人


又名:隔壁因为我gdp比他高每次都想薅我羊毛怎么办

顺义和他没用的男人


又名:隔壁因为我gdp比他高每次都想薅我羊毛怎么办

RS型某鱼

燕山两怀(科研限定版)

不要以为你们是地皮人就可以不搞科研了

燕山两怀(科研限定版)

不要以为你们是地皮人就可以不搞科研了

黄浦江上捕鱼人

之前因为自己心情不好把小号删了,本人现在十分后悔,但于事无补所以拿点来补档(?

p1:卢湾徐汇

p2:奉贤

p3:青浦

p4:黄浦

p5:闸北

p6:实德(球队)


之前因为自己心情不好把小号删了,本人现在十分后悔,但于事无补所以拿点来补档(?

p1:卢湾徐汇

p2:奉贤

p3:青浦

p4:黄浦

p5:闸北

p6:实德(球队)


热心市民陈离

哦 我是存不住图的烧杯。

p1是仙游

p4兴化(府)

p6类似一些前世今生 兴化县的主体就是现在的莆田涵江区(地理意义上)

p8 我流三明 没带眼镜 剪了长发 吧

随意归类 但凡是你不知道名字一般都是莆田的区或县。

哦 我是存不住图的烧杯。

p1是仙游

p4兴化(府)

p6类似一些前世今生 兴化县的主体就是现在的莆田涵江区(地理意义上)

p8 我流三明 没带眼镜 剪了长发 吧

随意归类 但凡是你不知道名字一般都是莆田的区或县。

RS型某鱼

@一杯清茶 点的津郊f5

p2是一点基于本人贫瘠认识的人设 p3是潞老师带孩子限定款

大家还可以在这里 点图!所有的评论我都会看的,只不过最近在期中周所以画得比较慢啦!

@一杯清茶 点的津郊f5

p2是一点基于本人贫瘠认识的人设 p3是潞老师带孩子限定款

大家还可以在这里 点图!所有的评论我都会看的,只不过最近在期中周所以画得比较慢啦!

千年小飞虫

【合并六周年贺文(没写完)】静安x闸北

是这样。因为学业等不可控因素,本应当在今日写完的贺文时间线只推了一半而且是手稿……我只打出来一点点。但也先放上来好了,不然怕有人说晚来的祝福比草贱。

这次写用的风格稍微有些转变。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磕这对但总之是屑作……后续会在合集中更新的。真的抱歉。静安和闸北意识体的人名是我取的。没什么含义因为想不出该怎么取

静安——张宸静

闸北——张旭闸

沪就是王沪。


(1)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荫淡淡的洒下,带着异色耳坠的少年,手里拎着早餐袋子一蹦一跳地回到公寓楼。

  “小静——!今天的早餐是滋饭糕和豆浆哟!”他关上单元的门,将早餐放在了...

是这样。因为学业等不可控因素,本应当在今日写完的贺文时间线只推了一半而且是手稿……我只打出来一点点。但也先放上来好了,不然怕有人说晚来的祝福比草贱。

这次写用的风格稍微有些转变。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磕这对但总之是屑作……后续会在合集中更新的。真的抱歉。静安和闸北意识体的人名是我取的。没什么含义因为想不出该怎么取

静安——张宸静

闸北——张旭闸

沪就是王沪。


(1)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荫淡淡的洒下,带着异色耳坠的少年,手里拎着早餐袋子一蹦一跳地回到公寓楼。

  “小静——!今天的早餐是滋饭糕和豆浆哟!”他关上单元的门,将早餐放在了餐桌上,却没听到张宸静的回应。“小静?”张旭闸有些慌乱地摘了口罩,换了鞋跑到卫生间。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已经在卫生间洗漱了呀…不然会迟到的。看着空空的卫生间,张旭闸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卧室。

  窗帘紧闭,从缝中不小心逃逸进屋的光亮让张旭闸勉强能看清昏暗的房间。床上的人似乎仍在熟睡,张旭闸靠了过去,看看一旁的闹钟,显示已经响过了。他掀开被子的一角,里面露出一张熟睡的脸,却在梦中微微皱着眉。不是做噩梦了吧……张旭闸摸摸张宸静的头,柔声道:“起床啦,小静,今天有吃饭高,而且再不起来的话上班要迟到了的。”

  没有回应。

  “喂喂,小静!”张旭闸将声音增大了些,可那人却仍是闭着眼一动不动。张旭闸忙去检查兄弟的呼吸与心跳,一切正常。他又半拖半拽把张宸静拉进了浴室,提起一盆水就往那人头人泼。水顺着张宸静的脸缓缓流着,湿了他的衣服和头发,眼睫上也滞留了些小水珠。张旭闸脸色有些发白,紧咬着下唇颤抖着将手中的盆子扔掉。此时他想到的并非拨打120,而是拨通了沪的号码。

  果然……之前隐隐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啊。张旭闸有些颓废地坐在了浴室的凳子上,默默等着电话接通。“喂?是闸北吗?”熟悉的声音传来,张旭闸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下便坐直了身子。

  “沪哥!静安他…静安他醒不过来了!”

  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2)

  “地铁内严禁乞讨、卖艺、兜售、散发小广告……”地铁内,冰冷的女声机械地播放着语句。张宸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拿着手机发消息。

  你到哪了?菜都快凉了。那边的人发送了这样的消息过来,还附带了一个可爱的颜文字。

  张宸静低头打字:行知路。大概还有半小时到。

  不久后的某一个站点,大批的人群退散,便有了空位。张宸静坐下,抱着包闭目养神起来。

  睁开眼睛却发现地铁车厢内空无一人,风声在呼呼作响,在空旷的车厢中回荡。张宸静疑惑着起身。坐过站了…?“下一站,静安寺……”看来是刚好坐到了。张宸静长出一口气,朝站台走去,可为什么…人都不见了?月台与车厢的门在他身后关闭,地铁飞速驶去了。

  过了闸机,到通道的时候,他才发现了不对劲。这通道怎么走不完?张宸静对每天上下班的道路都记得很熟,这条通道走个两分钟应该就能看扶梯了,根本不可能走那么久。正思忖着,他忽然看到一只灰色的蝴蝶从自己身边飞过。这只蝴蝶好大啊,我记得灰色的蝴蝶大多都很小……等等,地铁里为什么有蝴蝶?我不会在做梦吧?

  忽然一阵铃声想起,张宸静一眨眼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车厢内,乘客也都在。他循着声音的来源,是自己的手机……张旭闸打来的。张宸静叹口气将电话挂断,看了眼时间给人发了消息。

  他看看电子屏上显示的站数……真的坐过站了啊。只得在下一站的时候坐回去了。

  一番周折,终是到了静安寺站的出口。“小静!”张宸静定睛一看,那人正在不远处举着伞跑向自己。“哥…”张宸静才注意到下了雨。张旭闸一路小跑到他面前:“真是的,你可担心死我了!我看外头下了雨,你应该没带伞…只能来接你了!”他将一把伞从包里拿出,递给张宸静。“你是怎么回事…坐过站了吗?”张宸静撑开伞,和兄弟一同往家的方向走。“……确实是坐过站了。谢谢你…”“谢什么呢,太客气了!”张旭闸笑了,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张宸静的肩膀。

  回到家后,热了菜便坐下吃了。张宸静托着脑袋吃着饭 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小插曲,今天便和这六年来的每一天相同了。是啊……自己已经和兄弟同居了六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