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医务

78浏览    20参与
沈枭温

鲜血无妄,白色人祸

Das ist dieses Jahr, von dem man reden wird,

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

Das ist dieses Jahr, von dem man schweigen wird.

这是人们说起就沉默的一年。

Die Alten sehen die Jungen sterben.

老人看着年轻人死去。

Die Törichten sehen die Weisen sterben.

傻瓜看着聪明人死去。

Die Erde trägt nicht mehr, aber sie schluckt.

大地不再生...

Das ist dieses Jahr, von dem man reden wird,

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

Das ist dieses Jahr, von dem man schweigen wird.

这是人们说起就沉默的一年。

Die Alten sehen die Jungen sterben.

老人看着年轻人死去。

Die Törichten sehen die Weisen sterben.

傻瓜看着聪明人死去。

Die Erde trägt nicht mehr, aber sie schluckt.

大地不再生产,它吞噬。

Der Himmel wirft keinen Regen, sondern nur Eisen.

天空不下雨,只下铁。 

《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 》1940

Das ist dieses jahr, von dem man reden wird

作者|〔德〕布莱希特 /Bertolt Brecht

翻译|黄灿然  




“今我进入医业,立誓献身人道服务;我感激尊敬恩师,如同对待父母;并本着良心与尊严行医;病患的健康生命是我首要顾念;我必严守病患寄托予我的秘密;我必尽力维护医界名誉及高尚传统;我以同事为兄弟;我对病患负责,不因任何宗教、国籍、种族、政治或地位不同而有所差别;生命从受胎时起,即为至高无上的尊严;即使面临威胁,我的医学知识也不与人道相违。我兹郑重地、自主地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誓言。”(改自《希波克拉底誓词》)




人在很小很小的时候,道德观念和礼仪观念都很差,甚至很难分辨“是非对错”,很多时候选择做一些事情是因为好奇或者趋利的本能,选择不做一些事情是因为恐惧。

小的时候,我们依靠本性去决定自己的每一步,但我们也会被不停的规训。

后来,我们因为犯错误被爸爸妈妈打手心,被一遍又一遍地念叨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那个时候,我们觉得这个世界“非黑即白,非对即错”。我们看见动画片里的正派受伤了就流眼泪,看到大团圆结局就鼓掌。

再后来,我们上学。我们通过读书去了解这个世界,在书中知道“种其因者,须食其果”。我们看很多很多书,知道真相有时在曲折幽深的故事之后,好人也不总是有好报,悲剧是把美好血淋淋地撕碎。但我们依然相信正义,相信公理,相信邪恶最终会被打败,善良和美好的光辉将会普照大地。

我们很小的时候,还敢把拯救世界,改变世界当成自己的理想。

等再长大,不能再被别人叫“小孩”以后,我们尝试着通过自己的眼睛、心灵和灵魂去和这个世界相遇。我们开始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跟课本里、跟大人口中、跟自己的认知里都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这个世界,不讲逻辑,在最现实的基础上上演着超现实主义的历史,没有模板。每一个人,都慌慌张张地往前走。

这个时候,我们连拯救自己都觉得困难。遑论搀扶别人。 




培养塑造一个人的观念需要数十年漫长的岁月,我们念书、摔倒、交际,在人与人、人与自我、人与世界、人与宇宙的不断碰撞中学习认识自我、保护自我、鼓励自我。

但摧毁一个人的观念只需要一瞬间。  




小时候,顶撞老师,我妈妈揪着我去给老师道歉,尊师重道这件事是伴随着我后脖颈子上的疼,刻在我脑袋里的。

小时候,去医院看病,高烧不退,用我妈妈的话说,“差点烧成傻子”。医生救死扶伤这件事情,在我识字之前就知道了。

长大以后,才知道。有的“老师”会变成恶魔。有的“家长”无理取闹。有的“医生”趾高气昂。有的“患者”挥动屠刀。

长大以后,才知道。总能在自己曾经信服的观念和记忆中,找出“有的”。

小的时候,用一个词、一件物品、一些回忆定义一群人。

长大以后,因一个词、一件事情、一些现象怀疑一群人。 

在不同的社交媒体的评论区,在生活中不同的人旁边,在不同的地方,对同一件事情,好像总能听到截然不同的声音。你站在中间,像是身处深渊,不知道是什么把这个世界冷漠地割裂。

总是在争执,总是在辩驳,一边要压倒另一边,而我们身处其中不知何方。

就好像一列火车,一边向着朝阳初升的明天驶去,一边不可遏制地坠下悬崖。你不知道自己在哪一边,不知道自己是正向着未来奔去,还是正走向绝境。

我们一起出生,一起长大,最终却变成了不一样的人。 



是什么时候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

背着背着书的时候,突然感叹自己所学能用之何处;面对一切一切的不公不平不正,除了宣泄情绪我什么都做不到;熬夜的时候,突然感到心痛如绞然后害怕明天的生活。

都不是。

是我跌跌撞撞一路莽撞的长大了,然后突然开始害怕吃亏、害怕失去、害怕一点点突如其来。

小时候,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有一腔的热血和说不尽的梦想,有不可撼动的崇拜和眼睛里带着光芒的信仰。

我们自信骄傲地成长,我们相信凭借我们的努力一切都可以战胜。哪怕是穷极几千年文明都问不出一个因果的生与死。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不是世间一切美好都属于我。

生与死没有人能掌控,我们所能抵抗的疾病只是那么一部分。 是突然明白,每一个人鲜活的。是跳动的心脏,是温热的血流,是不停死去又再生的细胞组成的存在。

是我突然发现,从来没有一个定义能定义一个人。

是我曾经历的幸福美好苦厄灾祸根本不能完完全全地转移到别的时间、空间和情感中去。

是六年前历史课堂上第一次学到“不可以偏概全”,最后终于在现实这道复杂且无解的问题前应用。

是我知道“有的”“有的”“有的”,哪怕是所有的“有的”加在一起,也不是“每一个”。

是我知道再黑暗,再蒙昧。

医者,仍旧是“生命之上守卫生命的人”。

医生,在职业的标签之下,是一群手握手术刀,用凡身肉体用同你我一样的身体,站在我们面前抵挡疾病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

是开始承认,唤醒一个人,比救治一个人,要困难太多。   



一边冲锋,一边倒下。

有时欢欣雀跃,有时心底发凉。

我小时候啊,觉得一切都好。

我长大了啊,曾经觉得一切都不好。

我现在啊,希望,有些不好,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希望陶医生平安,希望未来千万万个将站上手术台的医生平安。

萤火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