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医夹

10290浏览    58参与
私立校-涵小

上课的摸鱼

细化全看缘

⚠️医夹有注意,幼化夹注意⚠️

tag只写角色的吧

上课的摸鱼

细化全看缘

⚠️医夹有注意,幼化夹注意⚠️

tag只写角色的吧

沅子不是阮子
【授权搬运】 画师:@sya_...

【授权搬运】

画师:@sya_ta0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sya_ta0?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授权搬运】

画师:@sya_ta0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sya_ta0?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沅子不是阮子
【授权搬运】 画师:@sya_...

【授权搬运】

画师:@sya_ta0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sya_ta0?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授权搬运】

画师:@sya_ta0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sya_ta0?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沅子不是阮子

【授权搬运】

画师:@sya_ta0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sya_ta0?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医生x夹哥
我先🐛为敬👌👌

【授权搬运】

画师:@sya_ta0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sya_ta0?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医生x夹哥
我先🐛为敬👌👌

兰普金街办事处

是Q版
医夹新皮都超可爱(´▽`)ノ♪

是Q版
医夹新皮都超可爱(´▽`)ノ♪

兰普金街办事处

今天被一个老杨贴脸守尸了,不开心,所以你别穿衣服了(?
其实是想画画人体结果夹带私货|・ω・`)

今天被一个老杨贴脸守尸了,不开心,所以你别穿衣服了(?
其实是想画画人体结果夹带私货|・ω・`)

団子店
  •  “ 雪停了”

  • TBC

  • BGM:Partita No. 2, In C Minor, BWV 826:I. Sinfonia


  • 算是连载吧,其实故事分镜去年就弄好了,现在才开始画……和以前画的 医生单人条漫 有一点点联系,因为是和后面的剧情相连的,光看开头这7页可能不太好懂……等我画到后面的剧情就能明白了!

  •  “ 雪停了”

  • TBC

  • BGM:Partita No. 2, In C Minor, BWV 826:I. Sinfonia


  • 算是连载吧,其实故事分镜去年就弄好了,现在才开始画……和以前画的 医生单人条漫 有一点点联系,因为是和后面的剧情相连的,光看开头这7页可能不太好懂……等我画到后面的剧情就能明白了!

団子店
放空脑袋瞎整的,自己都不知道自...

放空脑袋瞎整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放空脑袋瞎整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XXX

最佳搭档【虐|色|个人ooc严重|医夹】

相遇

当赫曼•卡特在莱理疗养中心缓过神来,他发现了在疗养中心有一块不可名状的生物。那生物四周都有着类似黑色的金属触角,中间则是像黑洞般深邃。他发现他身上布满着血渍,他发现员工、病人、犯人的尸体都堆积在那块不可名状的生物那,那些尸体就像鲜红的地毯,指引着赫曼•卡特前往那不可名状的的生物里面。“嘻…嘻…嘻…进lai…吧……”一股魔音在赫曼•卡特的大脑里徘徊,他无法忍受这重复且难以忍受的声音,他只能冒着风险进入这块不可名状的生物体内。赫曼•卡特惊呆了。进去后尽是一片森林,毫无生气的森林,无情的乌鸦在传达着死亡的歌谣。“这他妈是哪里?”赫曼•卡特的声音在这片森林里就如同一只已死去的鹘,无人回应。赫曼•卡...

相遇

当赫曼•卡特在莱理疗养中心缓过神来,他发现了在疗养中心有一块不可名状的生物。那生物四周都有着类似黑色的金属触角,中间则是像黑洞般深邃。他发现他身上布满着血渍,他发现员工、病人、犯人的尸体都堆积在那块不可名状的生物那,那些尸体就像鲜红的地毯,指引着赫曼•卡特前往那不可名状的的生物里面。“嘻…嘻…嘻…进lai…吧……”一股魔音在赫曼•卡特的大脑里徘徊,他无法忍受这重复且难以忍受的声音,他只能冒着风险进入这块不可名状的生物体内。赫曼•卡特惊呆了。进去后尽是一片森林,毫无生气的森林,无情的乌鸦在传达着死亡的歌谣。“这他妈是哪里?”赫曼•卡特的声音在这片森林里就如同一只已死去的鹘,无人回应。赫曼•卡特待在原地,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来到这里。他思考片刻,决定继续往前走,好奇心驱使着他继续往前走,不知过了多久,天也还是黑漆漆的,仿佛在这里没有“时间”这个概念。一束刺眼的光芒照进了赫曼•卡特的眼球里,他发现了一栋小屋,他开心的冲了过去打开门,他惊喜却又十分悲伤。“噢,你就是恶灵说新来的杀手么”“看!他好像是个医生”“医生也能当杀手?难道是毒针毒药?”“唔………………唔………………”“¥@#%¥%!#……@#¥……!¥!#”里面都是各式各样的怪人,有长相丑陋且拿着电锯的,有拿着麻布蒙着自己头的,有身材高瘦且拿着人的脊椎的,有个子矮小且骨瘦如柴的。赫曼•卡特惊呆了,他感觉他身处在深渊之中,因为他面对的这些怪人都是恶魔,他也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恶魔的一部分了。当赫曼的视线再次移动时,他终于在一片漆黑的深渊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丝光芒。“欢迎你,怎么了?我面具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那是赫曼熟悉且喜爱的声音,那是埃文•迈克米伦的声音。“埃文……”赫曼缓缓说到并试图再向埃文伸出手“你认识我?那可奇怪了,我不认识你,我只知道你是个医生。嘿!看!恶灵赋予你的能力是电光诶!”埃文慢悠悠的说道。可是赫曼并没有听进去,他仿佛像一只濒死的飞蛾,扑向那团会让自己痛苦的火焰。“喂!你他妈的!别电我好痛!听到没有!你他妈的给老子停下来!”埃文受到了赫曼的电击,这电击是恶灵给予赫曼的,也是他作为猎手的唯一工具。“……你不认得我了么”赫曼缓缓说道,但他并没有收回他手中电光的意思,他只想确认一下这个带着白色面具之下的人是否是他曾经爱过的人,仅此而已。“淦!我他妈不认识你!”埃文用力的将赫曼的手给拍下,电光仍在继续灼烧着,燃烧着小屋里的黑暗,展现出独特的爱情。“我……抱……抱歉”赫曼这时才回过头来,刚刚那会他仿佛进入了时光的隧道,回想着自己美好的青春与爱人:埃文•迈克米伦。“嘿哥们你怎么了?恶灵没有告诉你吗?”长相丑陋的怪人追问着赫曼。因为赫曼的原因,埃文暂时远离了赫曼。“恶灵?那不堪入脑的声音?”赫曼非常疑惑,因为他再也不想听见那浑浊的声音第二遍。“是的,我的朋友!既然恶灵选择了你,那么我们大家就是一个大家庭,也有可能是因为你刚来到这,还不熟悉运用恶灵给你的工具,才导致我们的朋友受伤。没关系的,这有个护士,瞧见没,那蒙着麻布的,已经在给大个子治疗了”长相丑陋的怪人喋喋不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大医生?我只看见你穿着一身白袍。”长相丑陋的怪人问道“我叫赫曼,赫曼•卡特。也许我应该与恶灵多多交谈,我先到外面去。作为新人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被护士治疗的埃文下意识抬了下头,但谁都没有发现。出到门外,空气比在小屋内清洗多了,他开始在脑里试图回想起那浑浊的声音。“他选择了消除记忆,因此没有记得你”“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愿意给我足够多的祭献”“他为了选择遗忘那段记忆,他可是给了我%@#的祭献呢,呵呵。”恶灵的冷笑让赫曼倍感焦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让他回想起那段记忆,前提是你给我¥@#%@#的祭献。”“我答应!”赫曼大声喊了出来,显然是浑浊的声音让他倍感不适,又或者是曾经的爱情让他止步不前,他说完便倒下了。屋里的怪人们听见赫曼的声音,立刻出去查看,众人们只能把这个医生大汉给带回他们的怪人小屋里。当埃文帮忙时,他却感到一丝的疼痛。这种疼痛不是来自其他,而是来自他那杀戮跳动的心里。众人们终于把赫曼移诺到了床上,长相丑陋的怪人笑着“嘿看起来他和埃文你差不多的体格耶”“体格一样吗…那应该是很好的狩猎搭档了”埃文仔细打量这个医生,他似乎想起什么但又想不起来,但觉得头疼便不再尝试去想。“也可能是狩猎一天了吧,累了休息吧”埃文自言自语到并坐在赫曼的床上,他习惯性的躺下了,与这个体格相符的人睡在同一张床上,但埃文似乎感觉还是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什么还没有行动。………………“你确定要遗忘这段记忆吗?很好那就给我¥!@¥的祭献”“什么???你居然真的做到了,好吧那从此以后你都不会记住赫曼•卡特这个人了,但记忆是不会褪去很快的哦,而且他也很快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呢”埃文被噩梦惊醒,虽说怪人们每天梦到的都是噩梦,但没有一次噩梦会如此的令他毛骨悚然,他看了看旁边的赫曼,却说不出一句话。森林里仍然是毫无生气,但在怪人们的小屋里却跳动着蝴蝶的旋律。

疯狂

卡特疯狂的捕杀着猎物,他比任何怪人都要勤劳,每天不知疲倦得在捕杀、在祭献。其他怪人觉得很奇怪,到底是什么导致他如此疯狂。尽管卡特已经变成了怪人,但他仍会感觉疲惫与不安,他询问过恶灵,能否消除这种疲惫感,但恶灵始终不肯告诉他。恶灵在玩弄着卡特。“卡特,你又怎么晚回来了?”埃文坐在卡特的床上询问到。“我们这个世界不是没有”时间”这个概念吗?”卡特笑着回答着埃文。“尽管这个世界没有时间,但我们仍然会感觉到疲惫。看,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床的意思。”埃文躺在床上慢慢说道。“嘿,大医生。我不知道你不知道还有没有性欲存在,呃…让我直白的说…呃…你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我还是……”埃文的话还没说完,卡特就已经把他的嘴巴亲在了埃文的脸颊上。“这么说…看来你的杀戮欲望并没有把你的性欲给遮盖嘛”埃文笑着说。“你知道吗?埃文,今天我的每一场猎场都是你家—迈克米伦庄园。”“这蛮奇怪的,是恶灵故意整你么?”“我想是的。我的埃文。”“听着,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你对我的某种情感,我不知道这是啥情感,但我想这情感也许会能成为我们做爱的润滑剂。”两个怪人对话说完时,他们已经是裸体状态了。卡特的生殖器已经蓄势待发了,如同狮子捕抓驯鹿一般的情感,在他的生殖器上流了下来。“你这还蛮大的,看来你已经压抑很久了”埃文说着并用手拿着这硕大的柱体,埃文用他精准的舌法来环绕着,尽管他已经服侍过这里他看上过的怪人了,但当他服侍卡特时,他的内心有种不可名状的关系链接着卡特的生殖器。埃文的舌头环绕着,如同蝴蝶在森林之中飞舞着。“好了,埃文我不……”卡特赶紧把自己的生殖器从埃文的嘴中拔出。可为时已晚,在拔出的那一瞬间,卡特的浑浊液体洒满了埃文的脸部。“我的大医生,看来你已经压抑了很久呢~”埃文开心的笑着,并吞下那属于卡特不可名状情感的液体。“来吧大医生,用你最粗鲁的治病手段来治疗我这个病人~”埃文已经准备好卡特的进攻了。埃文跪在卡特的床上,上体趴在床上,臀部却翘着。从卡特的视角里,入眼的有埃文的屁股,埃文锻炼许久的三角肌,已经他最喜欢的粗壮手臂,手臂上的肌肉线条清晰的表现出来。“恩……哈……”怪人们在交配着,释放着自己平时捕捉不到猎物的憎恨之情。patapatapatapat……液体与液体的交融,爱情的液体装满不了埃文的洞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滴落在白色的床铺上。………………“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的狩猎场都是埃文的家吗?”“因为我想吃掉你那充满悲伤的情感!”“那简直太美味了不是么。”“两个相爱几年的人竟然因为一场矿难而分离,即使他们相遇了其中一人也不想再回顾这段爱情。”“很痛苦吗?”“那就对了”“你在迈克米伦庄园表现的很好,你屠杀了所有所有人,但是啊,你并没有给我祭献。你把你得不到的情感全部发泄在那些无辜的逃生者上面,你虐待着他们,你发泄着自己的痛苦,你折磨着他们,你回顾着自己的爱情,你处决了他们,但你仍然逃离不了这份痛苦。”“承认吧,你在不快点给我!@¥4祭献的话,他可一辈子都要忘记你了。”

记忆

卡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来了三个月了,但他仍然没有放弃狩猎,他发了疯的狩猎,他甚至在迈克米伦庄园晕倒一回,事后还是被长相丑陋的怪人带回来。“医生,你这么追求杀戮的快感吗?”长相丑陋的怪人询问道。卡特没有回答,眼睛只望向窗外,毫无生气的森林,时不时还会有乌鸦徘徊着。“老兄……行吧……”长相丑陋的怪人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奇怪,为什么每次的场地都是新来医生的疗养中心?这都是第几回了!”埃文熟悉的疗养中心已经比他的家还要熟悉了。“这边是浴室,这边是治疗室,这边……”“欸,这房间我还没来过,是大医生的房间吗?还是工作室?”埃文跨过窗户并自言自语到。他发现这是一间装饰豪华的房间,与其他的房间装饰格格不入,是一种带有沉稳气态的装饰。他环顾四周,发现四周都是书柜,上面摆满着精神系列的书籍,尽管埃文看不懂,但他仍然拿起了一本书来看。“果然看不懂,大医生就是不同”埃文说完便把书放回了原处。埃文还注意到了与装饰格格不入的书桌。“为什么这里装饰那么豪华,却不把书桌给装饰一下?这个大医生哎。”埃文很自然的便坐在了书桌的椅子上,很显然,他们的体格相同,所以他们能看到的视角都是一样的。一处显眼的相框注意到了埃文,这是他大学时期的照片,尽管他现在已经人魔鬼样,但他还是能认识自己的。“为什么这里有我的照片?难道我们还是人的时候在大学相处过吗?”………………“没想到你仅用了三个月就能完成¥@#的祭献”“看来这份痛苦很痛苦呀”“怎么了?不要怪我啊,是埃文他自己决定消除记忆的”“那么…等两天后埃文就能恢复赫曼•卡特这个人的记忆了”“是不是想想都十分开心呀”“别这么冷漠嘛”“好歹是我让你两重逢的。”…………哐当,怪人们小屋的大门被打开了,打开门的是毫无生气的卡特。“埃文,过来。”冷似铁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埃文觉得很奇怪便跟了过去。埃文跟着卡特走了很久很久,似乎比平时追寻一个猎物还要久。卡特停在了森林里,埃文也跟着停在了森林里。“特殊服务。”卡特冰冷的说道“什么嘛原来是要这个,早说嘛。为什么不在床上?床上更舒服”埃文缓缓说道“因为你喜欢树。”卡特依旧以冰冷的方式回答。“你怎么知道?哦可能是我家是在森林里面吧,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埃文边说边脱下他那连体衣,他脱下连体衣时,健硕的胸大肌裸露了出来,脱衣时宏伟的三头肌也展现了他的雄风。“连体衣蛮难脱下来的。”他只好把靴子先脱下来,靴子里面是白色的长袜,很明显由于长时间的狩猎,白袜已经有点泛黄。脱下靴子后埃文便能轻松脱下下体的连体衣,很明显,埃文没有穿内衣。“你还是那么骚的呀”卡特冰冷的说道。“还是?大哥我们只做过几次好吧”埃文说完这句时已然全身裸体。“来,手趴在树上,屁股翘起来。”卡特命令着埃文。“诶老哥你这几天怎么回事语气都变奇怪了?”埃文虽然十分疑惑但还是照做了。……哈…嗯…“埃文,我叫赫曼•卡特”做到一半,卡特突然说出这句话惊呆了埃文。“什么???!我他妈的不是让恶灵消除了有关你的记忆吗??为什么我还能记得??你他妈的给我停下!别在他妈的操我了!”埃文愤怒的回答道。“你现在正在舒服着,难道想现在就停下来?别傻了,你看你这个小骚逼,自己的屁股再往我的大屌靠着”卡特缓缓说道。“哈…操…你妈”埃文越是说粗口,卡特越是越强烈。“我问过恶灵了,它说你把有关于我的记忆给消去了。我因此为了要回关于我的记忆我花费了3个月的时间去杀戮去祭献,听着没小骚逼。”卡特强烈的说道“你他妈知道吗,恶灵给我的场地都是你家,都是你的庄园,都是你和我的记忆。每一次杀戮时,我还要承受着我和你之间爱情的记忆。这他妈的很痛苦”卡特继续说道,并且继续摇动他的生殖器在埃文的洞穴里。“你他妈知道吗,三个月,你不认得我,我认得你。我认得你的癖好,我认得你的规律,我认得你的屁眼大小,我认得你我之间的爱情。可是?为什么?你却不认得我,明明眼前就是最心爱的人,我他妈却不能以情侣的名义去跟你做爱。这他妈是为什么??!你知道吗我这三个月还因此得了抑郁症!我他妈的去我的疗养中心寻找药物却没有找到!你知道每天我是有多煎熬吗”卡特的嘴停不下来,他的生殖器也停不下来,无限的发泄着浑浊的浓液在埃文体内,倾诉着自己的痛苦。“哈……嗯……难…怪…书桌上会有……我的……呃啊操你妈你…停…下来”埃文苦苦哀求“你这小骚逼不是蛮骚的吗?我连成为怪人之前也无时无刻的想着你啊!你却他妈的独自消除关于我的记忆!忘掉我的一切!”卡特愤怒的说道,腰部也是愈加强烈的敲打着埃文的臀部。野兽发泄完了,剩下的只有理智。卡特将他的生殖器拔了出来,尽管已经是疲累状态,但任然会有愤怒的液体从中流出“为什么要消除关于我的记忆?”埃文大声指责“因为我也他妈的爱着你啊!我他妈比你早来这个世界!面对的只有猎物与其他的怪人!每当我想起你时你却不在!你不在啊!我每天也都是在痛苦之中啊!因此我只能向恶灵做交易,消除关于你的记忆,这样我就不会在这些怪人之间继续念叨着你了啊!”埃文显然已经被卡特侵犯的一塌糊涂,没有力气再次站起来,只能躺在草地上,望着天上的星星,尽管爱情液体从他体内流出。“淦他妈的赫曼•卡特,我爱你,要不是那一次矿难我…”埃文几乎哭了出来“我也爱你,埃文•迈克米伦”………………………………“永久消除赫曼•卡特的记忆?”“有趣”“代价?这次不用代价”“那就免费的帮你把赫曼•卡特这个人的记忆永久的消除好了嘿嘿”“不过可能要有点久哦”“所以说你们人类真是有趣呀我不打算消灭这个星球了”“好啦已经消除完啦”“赫曼•卡特…是谁?”埃文从自己的床上醒来,脑子里一直徘徊着这个声音。………………“他选择遗忘你了”“别,说真的老兄,他的代价可是比你要重的多”“如果是你的灵魂呢?”“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人类真是有趣。”“我替他消除记忆是免费的哦~”“但我可不想帮你再把记忆给恢复过来。”“没有为什么~”“恶灵什么也做不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你也想忘掉有关埃文•迈克米伦的记忆?”“真是有趣”“那好吧,也是免费的哦~”“永久的忘掉埃文•迈克米伦这个人~”…………三个月后……“医生,你的电料真是厉害,这都能逼猎物到我的捕兽夹里!”夹子杀手开心的笑着说道。“嘻嘻也不算厉害的啦,主要还是你的夹子放的好”医生说道。“医生,看来我们是最佳搭档呀!best match的那种!”夹子杀手向医生靠拢并且拢了他一下。“最佳搭档…恩…也不错。今天的战绩也不错,就先回家吧!”医生开心的说着。屠宰场里,两人互相手靠着背,开开心心的回去,他们回头面对面笑着,却没有一丝想要亲下去的欲望。                                                                            End


団子店
建个医夹群,看看医夹到底有多少...

建个医夹群,看看医夹到底有多少人厚。

以下是入群须知:

⭕️可以聊聊脑洞,产产粮。
⭕️可以自己的医夹粮发到群相册供大家食用。
⭕️可以大家一起开黑。
⭕️可以吹彩虹屁。

❌禁止无授权搬运群里分享的任何创作。
❌禁止在群里讨论医夹以外的cp(包括夹医)。
❌屌五人和双粉滚吧,不准进群。

读完了哈?读完了没问题就冲冲冲冲冲冲!
门牌号:823630527

建个医夹群,看看医夹到底有多少人厚。

以下是入群须知:

⭕️可以聊聊脑洞,产产粮。
⭕️可以自己的医夹粮发到群相册供大家食用。
⭕️可以大家一起开黑。
⭕️可以吹彩虹屁。

❌禁止无授权搬运群里分享的任何创作。
❌禁止在群里讨论医夹以外的cp(包括夹医)。
❌屌五人和双粉滚吧,不准进群。

读完了哈?读完了没问题就冲冲冲冲冲冲!
门牌号:823630527

肥宅秋岳在线刷题

给团总的医夹!!! @団子店 

入坑得交党费得交党费…

一点土味情话,原梗来自安雷圈的太太

侵删

给团总的医夹!!! @団子店 

入坑得交党费得交党费…

一点土味情话,原梗来自安雷圈的太太

侵删

弓米弓

给蛙尿太太画的卡通画

给蛙尿太太画的卡通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