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医生老板

2129浏览    9参与
暗仇夜狼

【医生老板】疯子

我改不出来了,暂且就这样吧。

是一篇拖拉机yellow文,以及塞可的乱入。


ps.内容也许过激,介意者不要看。


以下走链接。


https://m.weibo.cn/2146126812/4439173542599292

我改不出来了,暂且就这样吧。

是一篇拖拉机yellow文,以及塞可的乱入。


ps.内容也许过激,介意者不要看。






以下走链接。


https://m.weibo.cn/2146126812/4439173542599292

井岩氏十久

【乔可波罗】葬列

*cp:乔可拉特x迪亚波罗

*这对应该只有我写,就取了个名字叫乔可波罗(

*我啥也不说了反正说啥都会被屏

*该说的都在这里→http://weibo.com/6124593964/I12R80TKl

*cp:乔可拉特x迪亚波罗

*这对应该只有我写,就取了个名字叫乔可波罗(

*我啥也不说了反正说啥都会被屏

*该说的都在这里→http://weibo.com/6124593964/I12R80TKl

DdddanK
(医生老板这tag存在吗?

(医生老板这tag存在吗?

(医生老板这tag存在吗?

青祝

【哑舍】结海楼 2

*第二章写完了就一起放上来吧,本章有点枯燥,大量对白,差不多讲了一下世界观设定

*人物属于作者,OOC都属于我

————————

2.

满脑子的疑问团成一团,医生觉得再不问出口自己就要憋死了。

回到哑舍后老板倒变回了医生熟悉的样子,他先倒了两杯茶,一杯推到医生面前,自己端起另一杯,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有什么问题慢慢说,我能回答的都会告诉你,不过你要确定自己能接受。”

医生想,这么多年的动漫不是白看的,还有什么世界观我接受不了。

“白露是什么人?”

老板稍微斟酌了一会:“白露她……算不上是人。她的本体是条白蛇,几千年前被一个采药的郎中救助,就化为人形嫁给郎中报恩,可郎中发现她不是...

*第二章写完了就一起放上来吧,本章有点枯燥,大量对白,差不多讲了一下世界观设定

*人物属于作者,OOC都属于我

————————

2.

满脑子的疑问团成一团,医生觉得再不问出口自己就要憋死了。

回到哑舍后老板倒变回了医生熟悉的样子,他先倒了两杯茶,一杯推到医生面前,自己端起另一杯,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有什么问题慢慢说,我能回答的都会告诉你,不过你要确定自己能接受。”

医生想,这么多年的动漫不是白看的,还有什么世界观我接受不了。

“白露是什么人?”

老板稍微斟酌了一会:“白露她……算不上是人。她的本体是条白蛇,几千年前被一个采药的郎中救助,就化为人形嫁给郎中报恩,可郎中发现她不是人,联合寺里的和尚害死白露,抽了她几千年修成的仙骨,扒了她的皮做成伞,要她永世不得超生。后来白露成为一只怨灵,世代寻找郎中转世,只为让他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医生默默打了个寒噤,太狠了,那郎中竟然一点都不顾及情分,白露的怨气也真是可怕。可是……“她为什么要杀我?”

“有人提供她想要的东西,她就会帮对方做事。是她背后的人想要杀你。”

“那她怎么又走了……”打斗最后医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听清老板和白露达成了什么协议。

“我告诉她,郎中这一世的身份。”

“这,怎么能……”医生接受不了地嚷嚷,“你这不是害他吗?”

“我不告诉她,她也早晚会找到,这是他们二人的孽。”老板轻描淡写地说道,“况且,算是为我们解决了一场麻烦,真要在这里和白露硬拼,我未必能全身而退。”

“可是,那也不能……”权衡利弊之下,医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这么多年的教育却让他情理上无法接受,他只好放弃式地揉了把头发,“算了……那你又是谁?绝对不只是古董店老板吧?”

老板回答道:“我叫甘罗,本体是一只凤凰,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你。只是这个世界对外来力量有压制,不能随便使用术法,我只好伪装成普通人。”

“找、找我?”我不会也是一只奇奇怪怪的动物吧!医生惊恐地想。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老板,不,甘罗轻笑出声,说道:“你是个人类,不过你也不属于这里。”

甘罗站起来,冲医生行了个礼,正色道:“你叫扶苏,是我的君主,大秦的王。你失踪了五十年,我终于找到你了。”

医生:“……”

马克思的棺材盖我是压好了,但是,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穿越宫廷漫的主角???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医生仿佛回忆起了中学时期被历史书支配的恐惧。

“大秦先祖属西方上帝少昊之国凤鸟氏族,因协助大禹治水有功,被舜帝赏赐黑旌旗,赐姓‘嬴’,后来嬴氏多次立功,得到秦为封地,建国大秦,以先祖凤凰一脉为护国神兽,举国设立宗祠,信奉凤神。

“《秦典》云,‘高祖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白帝少昊以百鸟为百官,明确分工以治理国家,秦嬴仿效其官制,设上卿统率百官,五公协理国事,司徒设丞吏二部,司马设禁卫二军,司空设财工农三部,农部又分四扈掌耕耘收藏,司寇设刑部,司事设监察御史,下有各郡县管理地方。

“五公由皇帝直接任免,以下官员由吏部考核,而上卿却由凤族派遣,五百年交替一次。凤凰一族挑选有资质的后辈来到大秦,担任上卿一职,为百官之首,掌管宗庙祭祀等事宜,此行于凤族是五百年修行,于大秦则是祥瑞之兆。”

“咦,”医生疑惑地打断了甘罗的话,“在那边,人都这么长寿吗?五百年也太……你懂的,这个世界一百岁都已经被称为‘人瑞’了。”

甘罗摇头,回答道:“不,普通人和这边的寿命差不多,凤凰作为神族,跳出了轮回,生命是没有尽头的。而凤凰作为皇权的伴生,可以根据皇帝的功绩选择延长他的寿命,最长寿的皇帝能活到五百岁。”

“也就是说,凤凰可以决定皇帝的寿命?”

甘罗仍旧是摇头:“不能这么说,决定皇帝寿命的,其实是他自己。贤能的皇帝可以使国家富足,百姓顺服,凤凰感受到国家的气运变强,就会选择施与皇帝更多的寿命;相反,如果皇帝昏庸无能,国家衰败,这时候凤凰就要矫正皇帝,否则皇帝失道,将亡于民怨,甚至会牵连凤凰变得虚弱。”

“这样啊。” 医生点点头,示意甘罗继续。

甘罗呷了口茶,接回前面的话题:“刚刚说到凤凰,也就是上卿。上卿最重要的任务其实是找到天定的帝王。大秦的皇家祭坛中供奉着一块玉璇玑,就是你前阵子碰到的那块会发光的玉,祭坛设下禁制,只有上卿能取到玉璇玑,玉璇玑感受到帝王的存在,会变得温热,让天定的帝王触碰到它,则会散发明亮的光芒,昭示帝王的正统。”

医生问:“选择皇帝一定要用玉璇玑么?这块玉这么厉害,从来不会出错吗?”

甘罗回答道:“玉璇玑其实类似一种魂器。人的肉身为形,魂魄为灵,而玉璇玑感应的帝王之气,也就是魂魄所展现的、一个人的本质,它选择的多是恤悯卓绝之人。至于确定帝王,玉璇玑只是一种证明,证明这个人是被天道所承认的。其他人也可以成为帝王,治理好国家,然而这种人妄承天道,一般会折损阳寿,甚至死于非命,辅佐的凤凰也会因失职而折损修为。

“一千多年前凤族有位前辈,他所选定的君主生于乱世,是名动一时的枭雄,然而政局渐定,这位君主暴露出残暴嗜杀的一面,制定苛刻的刑罚和赋税,不顾民生举国练兵,且狂妄自大,不听劝谏。这位前辈于是联合当时颇有贤名的景帝逼宫,将后世所称的厉帝围杀在宫中。后来景帝当政,这位前辈双目尽毁,五百年期满便回归凤族,做了个闲散长老。”

“简直是在赌人品……”医生喃喃道,“你这位、凤族前辈为什么会没了眼睛呢?不是说只会折损修为吗?”

“我不知道……”甘罗的神色黯淡下去,“他不肯说。没有人会告诉我。”

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前辈好穿白衣,面皮也温和白净,一副月朗风清的模样,让人觉得他合该有对极为相衬的眼,如春水映梨花。

可惜了。

 

一壶茶水已经见底。

医生有些耐不住地在店内四处走动,活动活动筋骨;甘罗倒还是八风不动地端坐着,丝毫觉不出疲态。

“关于大秦你已经大致了解,接下来,是关于你的事情。你本姓嬴,名扶苏,是先皇顺帝长子,顺帝殁,你被玉璇玑选中,成为新帝,我是在任上卿。你在位五十年后,胡亥趁东巡时我不在你身边,不知道做了什么,你从此失踪,回宫后胡亥散布消息说你驾崩,自己篡位,杀尽了所有反对他的人。然而玉璇玑始终是温热的,所以我才不相信谣言……我私下找了你五十年,在那片大陆上遍寻不得,才来到这里,索性是找到了。”甘罗长舒出一口气,唇边有淡淡的笑意。

医生有些烦躁,无意识地在不大的店内转着圈踱步。

甘罗说他就是扶苏,可是他不记得,也不肯承认。如果、如果承认了,不就相当于完全否定了他作为医生这个存在么?那么他的人生,他经历过的这么多年,算是什么?甘罗呢?他又是怎么想的?甘罗接近他、保护他,只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他的君主?

“所以,你是要带我回去喽?”医生沉着声问。

甘罗像是觉得他在说玩笑话般,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当然,你是大秦的帝王,‘国不可一日无君’。”顿了顿有些歉疚地补充道,“本来是想先等你恢复记忆,可是我们的行踪已经被胡亥的人发现了,我在这边力量受限不能保护你,所以还是先回去再作打算吧。”

果然。“啪。”医生的步子停了下来。

“那么,如果我不愿意呢?或者说,如果我不是你的扶苏,你要怎么办?”他攥紧拳头,近乎挑衅地看着甘罗。

甘罗云淡风轻地把着空了的茶杯,缓缓道:“不论用什么手段,我都会带你回去;况且,玉璇玑已经认出你了,就算不跟我走,你以为胡亥会放过你?”

医生干巴巴地甩出一句:“哦,这样啊。”

甘罗放下杯子,起身朝内间去了:“早点休息,给你一天时间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们明晚回去。”

跨出外间的时候,他突然一回身,露出个神秘的笑,瞳孔里微微闪烁着红色:“不要试图逃开,我总会找到你的。”

——TBC——

*欢迎捉虫、讨论,作者也可以调戏,感激不尽

青祝

【哑舍】结海楼 1

*这篇算是架空,大纲已经写完了,十章左右大概能完结?等写完再整体修一遍

*可能会出现的cp有锁赤和扶甘,倾向不会太明显,哪一章写到了我会标明,其他感情倾向未定

*人物属于作者,OOC都属于我

————————

1.

“《秦典》记载:‘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舜锡皂游,赐姓嬴氏,言其后嗣将大出。嬴氏遂世有功多显,邑之秦,号曰秦嬴。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主少昊之神 ,作西畤,祠白帝,尊凤尚玄……”

“等、等等,老板,你们那边是玄幻片场?”

“……”这是重点吗?

“那我一个普通人会不会直接被秒成渣渣啊……”

“让你少看些乱七八糟的动漫,”甘罗无奈地叹口气,“你有王...

*这篇算是架空,大纲已经写完了,十章左右大概能完结?等写完再整体修一遍

*可能会出现的cp有锁赤和扶甘,倾向不会太明显,哪一章写到了我会标明,其他感情倾向未定

*人物属于作者,OOC都属于我

————————

1.

“《秦典》记载:‘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舜锡皂游,赐姓嬴氏,言其后嗣将大出。嬴氏遂世有功多显,邑之秦,号曰秦嬴。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主少昊之神 ,作西畤,祠白帝,尊凤尚玄……”

“等、等等,老板,你们那边是玄幻片场?”

“……”这是重点吗?

“那我一个普通人会不会直接被秒成渣渣啊……”

“让你少看些乱七八糟的动漫,”甘罗无奈地叹口气,“你有王气护体,一般修习术法的人不敢伤你。况且,我会在身边保护你。”

“那前几天那些人怎么会对我动手?”医生表示不信。

甘罗冷笑一声:“他们?乱臣贼子,自然巴不得你再也回不去。”

“是有大臣篡位?还是将军谋反?”医生想了想,医院那些小护士看的电视剧里好像都是这么演的。

甘罗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都不是。是先王第十八皇子,你的亲弟弟胡亥,试图弑君夺位。”

“啊,这……”医生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像是在听故事一样,听甘罗讲了这么多,但他始终没办法把自己代入进去。

“我找了你五十年。”

“你叫扶苏,是我的君主,大秦的王。”

“你其实不属于这里。”

商业街上那家古董店的老板,这么对他说。哦,对了,那个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老板,他叫甘罗,是一只凤凰,最尊贵的那种鸟。

如果是半个月前有人跟医生说这些话,他肯定二话不说把对方送进精神科。然而这半个月发生的事情实在诡异,除了相信老板,医生没办法用他惯常的思维来解释。

 

先从这家古董店说起。

大概半年前,商业街的繁华地段开了家奇怪的古董店,名叫“哑舍”。

尽管不太懂,医生也知道古董店一般都会聚集在古玩市场,像通宝城、“二百大”这些比较僻静的地方,却没有人开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而且,虽然几乎每天从这边路过,医生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这里有过装修的痕迹,像是一夜之间突然多了栋古香古色的建筑。

医生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这里,出于好奇常常透过半掩的木门朝里看一眼,有时会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柜台后砌茶,动作行云流水,很是赏心悦目。

有一天医生下班又下意识往里看了一眼,不小心和里面的人对上视线。年轻男人冲他露出个微笑,医生窘迫地扶了扶眼镜,觉得还是进去看看吧,如果东西太贵,大不了再出来呗。

然而店主却并没有向他推荐任何古董。对方客客气气地请他喝茶,和他聊了很久——或者说是对方一直在听他讲话,医院工作有多累,有些病人很难缠,科室那些小姑娘都爱犯花痴……医生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陌生人面前其实并没有这么健谈,他只是觉得,眼前的店主十分合眼缘,给他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后来就熟悉起来。医生下班后如果看到老板在,就会进来坐一坐,喝一壶茶,聊聊天再回公寓,也慢慢知道一些关于老板的事情。

老板说来这里找人,医生问他找谁,他就不肯再多说了。只是每天他都会出去很久,似乎从来没有认真经营过哑舍,医生想大概是很重要的人吧。只是,为什么不去派出所或者网上寻人呢?

神秘老板的回答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没用的,只有我才能找到他。”

 

一直到半个月前,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医生来到哑舍,人不在,茶却温着,柜台上多了块玉璧一样的东西,放在软布上,之前应该是在擦拭它。医生唤了两声“老板”,老板在内间遥遥应一句,他才放心下来,于是仔细观察这玉。那玉长得十分奇怪,乍看像是玉璧,中间有个同样的孔,可外缘却有三个等距翘起的牙,像是小时候玩的忍者飞镖。医生看玉色清透,造型也是奇特,好奇之下便伸手去摸,碰到那块玉的瞬间,整块玉竟然泛起明亮柔和的光泽,医生只觉得眼前一黑,蓦然失去了知觉。

醒过来还是在哑舍。他躺在老板的房间里,老板正坐在床边,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老板问他有没有想起来什么,又问有哪里感觉不适,得到他一连否定的回答后,叹了口气,不知是失望还是释然。

从此医生觉得自己简直霉运不断。回家坐电梯突然断电故障,走在住院部楼下差点被高空坠物砸中,有一次过马路一辆失控的轿车将将擦着他过去,甚至前几天一帮家属医闹,突然有个男人掏出把水果刀冲过来,其他人都没事,就他这个临时过来劝架的左臂被割了一刀,休起漫长的假期。

医生向老板抱怨,按他自己的话说,大概是在水逆期,诸事不顺。

然而老板失手摔了茶杯。

医生看着一地的碎片隐隐肉疼,哑舍里的东西看起来都很贵啊。

老板却完全没有在意茶杯,只仔细看过他的胳膊,对他说:“你伤了胳膊起居不太方便吧,不如先住在哑舍里,等好了再回去?”

医生感动地想,有老板这样的好兄弟,真是值了。

 

接着今天白天就毁了三观。

医生在哑舍里闲得长蘑菇,正好老板不知去了哪里,他就偷偷出门,打算在附近逛逛再回去。

天上飘着小雨,医生怕老板数落,想想还是撑了把伞,转了大概半小时,看到前面蹲着个姑娘,在捡购物袋里到处滚的水果。医生赶紧把伞塞到姑娘手里,帮忙捡完水果还给对方,就打算往回走。

医生走了一会才觉出不对,也太安静了,仿佛路上只剩他一个人;而且走了这么久,却完全没有看到熟悉的建筑;雨也不对,这个季节的雨,怎么会这么冷,仿佛要把骨头都冻住……

医生猛然回头,发现那姑娘还在原地,撑着他的伞,笑盈盈地看着他,却无端让人心里发凉。

他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刚踏出一步,眼前忽地拦出来一个人。对方将一把伞递给他,皱着眉道:“不是让你不要踏出哑舍?”

伞遮过头顶的瞬间,那种冷入骨髓的感觉就消失了。医生自觉犯错,默默拿伞给面前的老板也遮上了。

老板却转过身,往前跨了一步,露出他另一手握着的物件——那是一把剑,他曾在哑舍见过,老板说是把名剑。

 

老板冲对面的姑娘道:“白露,你要和我作对?”

那个叫白露的姑娘正用食指绕着缕长发打转,她虚虚点着医生,冲老板妩媚一笑:“我奉命来杀他,只要你不插手,就算不得和你作对。”

老板将手缓缓搭在剑鞘上:“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任何伤害他的人。”

“呵,你对他,倒是忠心。”白露的神色有些怜悯,凉凉道,“凤凰本是高洁出世之兽,你又何苦要卷进杀伐争斗中。”

剑已出鞘,老板握紧剑柄,坚定地看着她:“我答应过他的。我心甘情愿。”

转眼两人已缠斗在一处。

感觉……有些中二呢。医生听着他们没头没脑的对话,默默在心里吐槽。不过老板使剑的样子倒是好看。他盯着那不断闪转腾挪的身影,灵动得像一只振翅的鸟。

等等……老板答应过我什么吗……

他知道老板是在保护自己,可是二人字里行间提及的人却又不像他。不是他,会是谁呢?

医生的心里腾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胜负未分的时候,却是那个叫白露的姑娘先退开了。

老板见她收手,也收了剑,仍挡在医生身前。

白露盯着老板,说:“我回去复命,会说没有找到你们。不过,你最好不要骗我……”

老板答道:“是不是骗你,你自去查看便是。”对方转身正欲离去,他又补了一句,“他已得了应得的报应,你又何苦生生世世圄于过往。”

白露扭头,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医生:“你不也同样执着,何苦笑百步?”

对面眨眼间只剩一把伞孤零零落在地上,医生目瞪口呆地看着白露凭空消失,周围突然喧闹起来,街道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老板转过身来,面上是还未散尽的高傲冷冽,医生发现他的瞳孔中泛着红光,这一瞬间的老板让他觉得强势又陌生。

——TBC——

*如果有bug和不妥请务必告诉我,以及欢迎讨论,感激不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