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医院

48295浏览    2301参与
julie

哈尔滨长峰血管瘤医院:即将开学,宝宝的血管瘤还没好

经历了漫长假期,“神兽们”终于要开学了。对于有血管瘤宝宝的家长,却是十分忐忑,还没完全治好的血管瘤,该怎么办呢?在此提醒患有血管瘤的同学及家长们:开学季,一定要格外谨慎,治疗不可放松或中断。

开学后仍需坚持治疗 

开学在即,不少家长因重视孩子学习和文艺培养,业余时间有限,忽视了血管瘤患处的治疗、治疗,甚至是直接中断治疗。事实上,这样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因血管瘤疾病具有快速生长的特点,该病的治疗须坚持,建议学生患血管瘤后,治疗听从医嘱坚持治疗。

注意患处护理,防止感染 

平时做好防护,避免外力对患处部位的伤害,同时注意避免长期慢性摩擦;同时,尽量保持血管瘤皮损部位皮肤......

经历了漫长假期,“神兽们”终于要开学了。对于有血管瘤宝宝的家长,却是十分忐忑,还没完全治好的血管瘤,该怎么办呢?在此提醒患有血管瘤的同学及家长们:开学季,一定要格外谨慎,治疗不可放松或中断。

开学后仍需坚持治疗 

开学在即,不少家长因重视孩子学习和文艺培养,业余时间有限,忽视了血管瘤患处的治疗、治疗,甚至是直接中断治疗。事实上,这样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因血管瘤疾病具有快速生长的特点,该病的治疗须坚持,建议学生患血管瘤后,治疗听从医嘱坚持治疗。

注意患处护理,防止感染 

平时做好防护,避免外力对患处部位的伤害,同时注意避免长期慢性摩擦;同时,尽量保持血管瘤皮损部位皮肤的清洁、干燥,防止感染。

不熬夜,养成良好生活习惯 

开学季,莘莘学子迎来课业压力,造成作息时间不规律,长时间不规律的生活对患者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免疫力下降,造成病情反复。 



广大血管瘤患者应调整好作息时间,合理安排,合理休息,在生活中做好方方面面的护理保健,增强体质,远离疾病再次危害自己的健康。

其实血管瘤并不可怕,我们一定要用积极的心态,以及做好正确的护理方式,并积极配合医生,争取早日康复。

幺幺狼二号

我在私人医院给明星做男护工,每天都累的汗流浃背......

嘉瑞是市里最大的私人医院,住在顶楼高级病院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翘楚。

808的柳楚青原来是位大明星,长得貌如天仙,身材迷人。

她25岁就息影嫁入豪门,28岁被检查出重病,躺在病床已经两年。

我叫杨全,是前天应聘进入嘉瑞做柳楚青的全职护工。

负责招聘她的是柳楚青老公的私人助理,一位漂亮的女士。

她在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后,我就被高薪聘用。

“你经常健身吗?体力怎样?能做几个俯卧撑?”

“你有女朋友吗?你和女朋友那方面一周几次?”

“分手了?好的,你被雇佣了。每个月的薪水是两万。”

我不明白那位女助理的意思是什么。

我身高一米八三,大学时就很爱打篮球,长跑。重量训练也一直没落下,拥...

嘉瑞是市里最大的私人医院,住在顶楼高级病院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翘楚。

808的柳楚青原来是位大明星,长得貌如天仙,身材迷人。

她25岁就息影嫁入豪门,28岁被检查出重病,躺在病床已经两年。

我叫杨全,是前天应聘进入嘉瑞做柳楚青的全职护工。

负责招聘她的是柳楚青老公的私人助理,一位漂亮的女士。

她在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后,我就被高薪聘用。

“你经常健身吗?体力怎样?能做几个俯卧撑?”

“你有女朋友吗?你和女朋友那方面一周几次?”

“分手了?好的,你被雇佣了。每个月的薪水是两万。”

我不明白那位女助理的意思是什么。

我身高一米八三,大学时就很爱打篮球,长跑。重量训练也一直没落下,拥有一身健美的肌肉。

要不是家中有了变故,我也不会看见手机中的招聘广告就来做护工。

床上的柳楚青明显比几年前拍电视剧时瘦了两圈,看到我时,仅是勉强地笑了笑。

笑容有点诡异,我也没多想。

女助理告诉我找男护工是因为男生的力气大,为柳楚青擦身体扶她去卫生间,女护工都干不来。

白天喂柳楚青吃了饭,我就靠在沙发上打盹,睡了有大约十多分钟,耳边就传来一阵奇怪的喘息声。 

我睁开眼,电视上正在播放着视频,是柳楚青跟一个男人在床上交欢。

虽然没当面见过柳楚青的老公,她结婚时的新闻我刷到过,那男人不是她的老公。

正当我目瞪口呆时,女助理进来说:“主治医生说每天需要刺激夫人的脑电波,这是她特意挑选的片段。”

我不懂医术,却觉得匪夷所思。

“你可以当什么都没看见,继续睡你的觉。”

女助理又出去了。

我哪还睡得着,一闭眼脑中全都是刚才的画面。

闭了一会儿眼,还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躺在床上的柳楚青一言不发,眼中冒着一股邪火,手掐着床单,用力的咬着牙。

我要杀了他!

结婚第一年她就发现不对劲了。

老公陈楠原形毕露,没了婚前的绅士风度,温文儒雅,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几次三番下来,柳楚青还发现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不止一个。

她哪里受得了委屈,叫嚷着要回娘家。

马上就被陈楠叫来的手下打了个半死,还警告她,她要敢走,就让她身败名裂。

柳楚青在酒吧找闺蜜喝酒诉苦,当晚跟闺蜜喝多了,倒在酒吧外,被视频里的男人捡尸带回了家里。

醒来后,她先是大哭一场,后来转念一想,为了报复陈楠,就跟那男的背地里来往。

谁知事情过去才半年,就被陈楠发现。他一反常态没有张扬,找了私家侦探,把两人在床上的事给录了下来。

又过了半年,陈楠跟她摊牌,要求她按婚前协议离婚。

她不肯离,不肯放弃陈楠几亿的家产。

陈楠就把她脱光了拿冰水淋了一整晚,早上又喂她吃了一盒药,下午就送到了嘉瑞。

从那天起,她就再也不能说话,动也动不了。

但脑子还是清醒的。

每天陈楠就让女助理反复地播那段视频用来羞辱她,好让她早早签字离婚。

柳楚青宁愿死也不会签字。

过了一周,杨全已经免疫了。

每天下午3点到5点,晚上7点到9点,电视就会反复播放那段视频。

每次播的时候,柳楚青就会握紧床单。

但这次,柳楚青在示意陈楠过来,手指朝向卫生间。

杨全觉得奇怪,一个小时前才去过。

可他还是服从的将她抱起,挪到卫生间,将她放在马桶上。

柳楚青坐下后,示意他换个角度站着,正面朝她。

杨全按她说的一站好,她又要求他低下头。

到底要做什么?

杨全一低对,胸前的笔就被柳楚青取下,她快速的在掌心写了几个字,亮给他看。

我被下毒了,你要想办法帮我,我会给你500万。

卧槽!

杨全吃惊地看她将笔迹擦掉,把笔还给他。

等马桶的水声响起,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谁下的毒?

陈楠吗?

他们夫妻间到处发生了什么事?

都说顶楼每间房里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是真的?

但是……500万啊!

在杨全眼里,这真叫天文数字!

就是帮柳楚青做护工,也要做20年才能赚够啊。

他感觉心脏在不受控的跳动着。

扶着柳楚青慢慢地回到床上,杨全没有问她。

他知道病房里有带收音的监控,甚至卫生间里也有。

房里的声音随时都能传输到外面女助理的手机里。

她一天24小时都会在门口坐着,监控着房里的一举一动。

该怎么办才好?

第二天早上,杨全在扶柳楚青坐在马桶时,她又再次写下了一句话。

陈楠下的毒,我可以预付100万,你要带我离开嘉瑞。

中午时柳楚青在掌心写下了账号密码。

“我要回家一趟。”

杨全告诉女助理。

“你家在一千公里外,你要请几天假?”

“三天。”

“不行。”

女助理冷着脸说:“你有私事可以交托朋友去办,最多只给你半天的假。”

“好吧。”

杨全退而求其次,他只需要证实那100万的存在。

“还有一件事,主治医生说夫人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治疗,你要跟她学习一套按摩手法,好帮夫人缓解肌肉紧张。”

杨全没有多想,出了医院直奔银行。

在验证了100万可以随时转入他的户头后,他马上要求转账。

看着从未见过的数字,他打电话告诉了老家的母亲。

父亲的事情可以暂时解决了。

那场该死的车祸,让杨全家里背负了巨额的赔偿金,还不上钱就要强制执行了。

回到医院,杨全被女助理叫到医生办公室。

一位美艳的女医生在那等着。

徐秀晶年仅三十出头,就已经是嘉瑞有名的理疗师了。

她先在一具人体模型上做了示范,告诉杨全怎样做,再让他躺下,手掌一寸寸的从上往下。

等到杨全的胯间时,徐秀晶看着紧张的他笑说:“放松,我不会碰到的。”

杨全显得更紧张了。

好在过程有惊无险,杨全也很快就学会了。

“吃过晚饭你就先帮夫人按一按,以后每天6:30到7点就是按摩时间。”

女助理毫无表情的告诉杨全。

她又让人把房间里的纸箱拿走,换了一箱矿泉水。

晚饭有些干,杨全喝了几口矿泉水,又喂柳楚青喝了一口。

马上就是按摩时间。

他按徐秀晶说的,先从柳楚青的小腿开始

她的小腿匀称修长,现在由于肌肉少许萎缩更显得纤细。

手掌按上去,完全就像触摸着一层被水淋湿的棉絮。

杨全心无杂念,先抬起她的腿放在大腿上,掌心托住腿腹,慢慢地搓揉。

柳楚青面无表情地看着,既不痛苦,也不开心。

两条小腿都按完后,杨全开始帮她按大腿。

椅子也挪到了靠近床头柜的地方,眼神先落在柳楚青的脸上。

他偷偷的眨了眨眼,柳楚青领会了他的意思,有些激动地张张嘴,但很快就咬住嘴唇。

杨全拿到钱了。

我有救了!

等我出去后,我绝对不会放过陈楠那个王八蛋!

大腿的萎缩没有小腿严重,手掌按上去时还很有弹性。

柳楚青由于缺乏锻炼,肌肉连成一块,躺着都会觉得非常酸涨。

在杨全的双手掐按下,只觉得每一分都恰到好处,刚好抓在肌肉的酸涨处,让她感觉一阵舒麻。

没多久,柳楚青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嗯……。”

她一叫,杨全的心肝就跟着一跳。

瞧着她那张前几年还艳绝一时的脸颊,竟从心里涌上些绮念,下意识的咽了口水。

即便不是柳楚青的粉丝,杨全也曾经做过与她相关的春梦。

“你转过身。”

杨全又从头部轻轻按起,再到脖子、肩膀、肩胛骨、脊髓骨、腰部、臀部,然后鬼使神差的停留在臀部。

手掌不停的推揉按压,让柳楚青的叫声越来越放肆。

杨全也感到全身都有一股热力涌出,掌下的柳楚青也变得滚烫。

“我要坐上去了。”

杨全听着自己的声音都吓了一跳,干涩得可怕。


未完,点击下方【赠礼】皆可解锁后续

宝贝们帮忙点点喜欢推荐哟,感谢


水木视讯
男子在自动贩卖机后帮扔病历本,卖出一本扔一本:人工“智障”吗
男子在自动贩卖机后帮扔病历本,卖出一本扔一本:人工“智障”吗
吟游诗人李老乙

白夜融栓

  【白夜溶栓】(2022.11.5)

太原的天气似乎已经入了冬,但室内的热浪是如此浓烈,以至于初出门外丝毫感觉不到寒冷。医院这几天修建了草坪,每天早晨从东门一进,夹杂洗衣房的潮湿味道立刻迎面而来。人一天的心情顿时潮乎乎的。

  

一说起潮乎乎,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上个溶栓班见到的一个患者的女儿和她湿漉漉的刘海,拧成一缕一缕。

  

患者急性脑梗,肌力尚可,但彻底无法言语,只能大张着嘴,用力呼吸,满口的坏牙在空气里肉眼可见的愈发干瘪而黝黑,一如他因日晒风吹而风化的皮肤。

  

患者虽然不高大,却也很板实,所以当我和他的女儿试图将患者搬上ct的检查床时,着实花了不少力气。

  

私......

  【白夜溶栓】(2022.11.5)

太原的天气似乎已经入了冬,但室内的热浪是如此浓烈,以至于初出门外丝毫感觉不到寒冷。医院这几天修建了草坪,每天早晨从东门一进,夹杂洗衣房的潮湿味道立刻迎面而来。人一天的心情顿时潮乎乎的。

  

一说起潮乎乎,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上个溶栓班见到的一个患者的女儿和她湿漉漉的刘海,拧成一缕一缕。

  

患者急性脑梗,肌力尚可,但彻底无法言语,只能大张着嘴,用力呼吸,满口的坏牙在空气里肉眼可见的愈发干瘪而黝黑,一如他因日晒风吹而风化的皮肤。

  

患者虽然不高大,却也很板实,所以当我和他的女儿试图将患者搬上ct的检查床时,着实花了不少力气。

  

私心来说,夜班很长,天气很凉,所以我不能为某个病人消耗过多的体力,于是更多的时候我只是在一隅用力,或许有效,但于全局裨益不大。患者睁着眼睛,大张着嘴,除了眼珠间或一轮,其他各部不动如山。

  

只有那个女儿,时而跳上床推,时而走到另一头拉,她的指尖和脸从通红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渐渐渗出细细密密的汗,头发也成了一缕一缕的海带,或许在医院里呆了一天,再好看的刘海也早已变成了那个模样,只是在那种情景下,灯光一照格外明显罢了。

  

好容易把病人拖上去,拉下来,推回去,夜色已然深沉的一片漆黑,我一只手抓着床把手,另一手抓着衣领,又将脖子缩了缩,而那个女儿全程都抚摸着她父亲的额头,嘴里念叨着“ 快好了快好了”。等到我们进入电梯,准备回监护室的时候,她才怯生生的对我说:“大夫,让他喝点水吧,你看他嘴里都干的出血了。”我扭头看看,好像的确是这个样子,心里虽然拿不准这个程度的患者能不能喝水,但也应承道:“好的我会去说的。”

  

送回患者,女儿回到大厅的一角蜷缩起来,每次我路过,她都会用眼睛看我,“让他喝点水吧”这个场面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知道患者能不能喝水,也并没有去和里面的医生说这句话,只是把自己缩进衣服里,躲开她的眼神,悻悻的钻入电梯。

  

“你来啦,正好又来了个脑梗的,这老头虽然有三个儿子,但都不积极,在外面吵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回到急诊,老师疲惫的抱着膀子,站在另一个病人的床边对我说道。

  

我看了看床上一动不动的病人,老汉的眼角似乎渗出了几滴泪水。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穿着皮鞋的男人走了进来:“我们放弃介入。”

“那就保守治疗了?”

“是。”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和老师对视一眼,也转身离开了。

护士过来给他打上点滴,也离开了。

不多时,整个走廊就剩那一张床,一台机器,一个躺着的人。

窗外灯火通明。

祺夕颜霜

陪伴余年

      上天没有给我一颗完美的心脏,但我井不感到不公平,因为他送给了我苏新皓

         小时候,我由于做不了剧烈运动而被孤立,那时只有苏新皓一个人陪我。我们两就这样在一起慢慢的长大。一起训练,一起偷偷地去吃辣条,一起被裤子老师批评,在那个天真的时代,我们只知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后来,上了高中,我和苏新皓坐在一块......

      上天没有给我一颗完美的心脏,但我井不感到不公平,因为他送给了我苏新皓

         小时候,我由于做不了剧烈运动而被孤立,那时只有苏新皓一个人陪我。我们两就这样在一起慢慢的长大。一起训练,一起偷偷地去吃辣条,一起被裤子老师批评,在那个天真的时代,我们只知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后来,上了高中,我和苏新皓坐在一块,他一直用无辜的眼神来盯着我

          “你总是看着我干嘛”

         青春期的我们开始知道了羞涩,怕同学们的误会,我们慢慢保持了距离。但每当我犯心脏病的时候,他都是第一个冲上来,一直陪着我。后来,我常常问他为什么每次都是第一个冲上来,他说这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高考志愿我报了普通学院,他报了医学院,主修心脏内科。

         到了大学,我们不在一个学校,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但我们一有时间就会分享自己这边的生活。那时,他总是告诉我多用心学习,别成天忘记学习,他像一个长辈一样跟我讲大道理,听得我耳朵都起茧了,我说让他别那么死板,每次说到这他都会屏蔽我。身边朋友和我说,他没准喜欢我,吃醋了。我总是会避开这种想法,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他,但他很优秀,应该拥有最好的。

        我们在慢慢长大,如今,他是心脏科主治医生,我的病在这几年里也没有大的波动,

        我以为生活安定幸福,可上天总是给我开个大的玩笑。

        年前,家里正准备年货,我正要出门取快递,一阵眩晕感突然袭来,我感觉身体在晃动,模模糊糊的,不知道是谁抱着我,突然眼前一黑。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看到了我母亲,还有苏新皓,我想说话,但却没有力气说出来。可能他们看到我醒了,安静屋里有了呼唤我的声音,苏新皓在给我检查着身体,他的眼神变得忧伤而又焦虑。

         又过了三天,我完全的醒了过来,我妈都让苏新皓回家休息,“阿姨,你们先休息吧,我是医生,在这里你们也放心。”最终还是听了他的话,留他一个人在这照顾我。

         我知道苏新皓已经三天没有好好休息了,白天给病人手术,一有空就来陪我,他的脸色简直比我这个病人还要差,扑味,我笑了出来

“哈哈哈,苏,你长胡子了,以后我可要叫你大叔了。”

         我以为这能让他笑一笑,可是他却一直看着我,一句话没有说

“喂,你们医生就这样对病人的吗,笑都不笑,我要投诉你,苏医生。”他拍了拍我的头,转身出去了。

        我知道他哭了,在我心里他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男子汉,他不想让我跟着他一起难受。

        在昏迷的这几天,我也隐隐约约听到了我的病情,检查结果是心脏衰蝎,最多也就能坚持几年。我也很难受,因为我舍不得这个世界,舍不得我的家人,更舍不得你,苏…

       春节那天我终于出院了,苏新皓和我妈商量把我送到国外治疗,他们决定过完年就行动。因为总有急诊手术,所以他在医院过的年。晚上,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好好休息,他说他会的。更名的是他叮嘱我按时吃药,注意保服。

“苏新皓,有你真好。”

〝我……”

这时,老妈叫我吃饭。

“苏新皓,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听见阿姨叫你吃饭,快去吧。”

〝好”

      电话关的太快,后悔没有好好说再见。

      初一,我和老妈去庙上祈福,我也给晨深求了个平安符,老妈说

“苏新皓这个好孩子救了那么多人,一切都会保佑他的。”

“是啊,苏新皓,那么好,佛祖一定会保佑他的。”

      回到家我和老妈包了饺子要给苏新皓送过去,到了医院,我正给苏新皓打电话,这时,我看到和苏新皓一个科室的医生 向我跑过来,“你是那个,苏新皓的朋友吧,苏新皓今天在在手术室由于过度疲芳引发心梗猝si,节哀吧。

“你拔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拔……”我顿时有点不知所措。

我一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什么过度疲劳,什么节衰,他一个好好的人,叫我节什么

不一会儿,苏新皓的父母也来了,“阿姨,我们不要相信他们,苏新皓怎么会死,他怎么会…他那么好,老天爷怎么会舍得带走他…”

是不是带错人了,该带走的人是我啊,

“是我啊”

      我的眼泪早也让我模糊地看不到身边的一切,他妈妈抱着我,“孩子,不要这么说,他一直都在,一直在我们身边,只不过我们看不到了。”

     过完年我们给苏新皓办了葬礼,我答应过苏新皓出国治疗,不能让他再担心我了。

到了国外,我的主治医生是苏新皓的大学同学,他也为苏的去世而感到难过。

“你就是他的青梅竹马吧?”

    我笑着点点头

“苏新皓这小子真没劲,说好要亲自带你来见我的,结果………唉,你知道吧,这项目是苏新皓研究的,他当时每天每夜的去做实验,做研究,我问他为什么,你猜那小子怎么说的,他说为了你”

   听完的瞬问,我的心脏像坠落了一样,我忍着不哭,可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

苏新皓…我也喜欢你!

    在治疗的期间我会翻我们从小到大的照片,我还会听我们的通话记录,还好能听见他的声音。我打开春节那天的通话记录,当我听到快结束时,我说,“苏…你真好”

他说,“我会永远陪者你。〞我顿时感觉心很痛,眼泪控制不住,衣袖上被我的眼泪湿透了…

  是因为我没有听到所以就不作数了吗,苏,你听见了吗,我想你了,我不习惯没有你的每一天。

   还有,苏你看看我…看看我…

  可惜,这世上再无他…

吟游诗人李老乙

孩子

  【孩子】


  多年以后,面对我的学生,读者,又或者是来扫墓的丧客,我会回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阴沉冬天周日的中午。


  一般情况下,我是记不住名字的,无论是我管了很久的病人,还是管了我很久的老师——除非他们的名字很有特色。很多农村来的患者,名字里都会有数量词和动物,二狗三鱼四牛,每次看到他们的首页,我就会想到:一个敦实的农民在田里劳作,忽然另一个农民从远处跑来,嘴里操着方言大喊着生了个男孩或者女孩,那个农民则放下手里的营生,点上一只没有滤嘴的烟,眯缝着那双被劣质烟草熏得焦黄的眼睛,看了看眼前的庄稼和瘦骨嶙峋的耕牛,说道:“狗娃子就叫二牛吧,希望他将来比这头牛壮。”


  另一种......

  【孩子】


  多年以后,面对我的学生,读者,又或者是来扫墓的丧客,我会回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阴沉冬天周日的中午。


  一般情况下,我是记不住名字的,无论是我管了很久的病人,还是管了我很久的老师——除非他们的名字很有特色。很多农村来的患者,名字里都会有数量词和动物,二狗三鱼四牛,每次看到他们的首页,我就会想到:一个敦实的农民在田里劳作,忽然另一个农民从远处跑来,嘴里操着方言大喊着生了个男孩或者女孩,那个农民则放下手里的营生,点上一只没有滤嘴的烟,眯缝着那双被劣质烟草熏得焦黄的眼睛,看了看眼前的庄稼和瘦骨嶙峋的耕牛,说道:“狗娃子就叫二牛吧,希望他将来比这头牛壮。”


  另一种名字则是比较刚毅或者文雅的,带着之乎者也,风云虹霞,梅兰竹菊,治宜呈平等等。不过听到这些名字,我联想不到任何场景,除了那个名字代表的那张脸,和那张脸代表的那些事。


  那个孩子的名字就很上口,名字里有华有少,我只听了两遍就基本记住了。而他那张为病魔和厄运所摧残至扭曲的脸,则让我的映像更加深刻了。解开他的时候,一个护士姐姐对我说:“这个孩子从小又聋又哑,所以。。。”她没再说下去,一瞬间我心里产生了一点点同情,随即便被护士姐姐漂亮的眉毛和楼道里若有若无的饭菜香味勾走了灵魂。


  这个孩子的父母感觉岁数不小,估计是老来得子,原本的福缘对于他们来说,终于成了一笔甩不掉的债。


  去核磁室的路上,病人在床上斜着,他的父亲在不停的碎碎念,仔细一听,是这些年来的求医历程,时不时的父亲会骂一句脏话,随即整理了一下表情,从脸上挤出一副笑脸,安慰着孩子;而母亲则抚摸着孩子的手,讲述者家里的爷爷奶奶对他的期待与祈祷,希望他好好配合,早日康复。


  “咿咿咿呀呀呀。”他忽然说道。


  那是将要进核磁室的时候。原本不怎么动弹的他开始徐动四肢,好像突然安上电池的钟表指针,嘴里开始嘶吼起来。


  “这可不行。”我和操作机器的老师说道。孩子的父母赶忙开始和孩子沟通,安慰,讲话。

“咿咿咿呀呀呀。”那个孩子仍然扭动着,好像在躲避咬人的毒虫。到后来,孩子的父亲开始咒骂,母亲开始哭泣,而我和那个老师抱着膀子等在一旁,静静的观看着这一场诡异的话剧。

  “大夫,回去吧。昨天就没做成,今天看来也够呛。”那个父亲转过头来对我说。

  “那走吧。”我转身打开了门,那个老师如释重负的把检查单丢到床上:“等患者啥时候配合好了再随时过来。”

  回监护室的路上,那个父亲一直在谩骂,而母亲的眼圈一直是红的,孩子却不再乱动,只是睁开一只眼,紧闭一只眼,凝视着我身上的这件白衣服,我便换上了自己常用的那种凌厉而疲惫的眼神,盯了他几秒钟,那个孩子的两只眼睛就都闭上了,眼角满是污垢和泪水。

  再一次站在这个孩子的床旁,护士姐姐在为他重新装着监护的仪器,我忽然说:“或许死亡才是他最美好的救赎。”那个姐姐扬起她漂亮的眉毛,看了我一眼,浅笑了一声,没有言语。监护室外孩子的父母不再咒骂与哭泣 ,只是静静地靠在墙角,歪着头睡着了,任凭医护喧哗,床车轰鸣。他们的救赎又在哪里呢?

发福的煎饼

家人们强推这本书

医院里的秘密&病床前的战争


为父母养老送终的孩子,通常不是家里最受宠的那一个…

绝大多数植物人的护理者是母亲,配偶常在漫长的过程里耐心耗尽…

抢救病人时,让家属焦虑的,并不只有病情…

除了失去亲人的打击,一场复杂的手术或漫长的治疗造成的债台高筑,同样会摧毁一个家庭。

金钱,生命,责任…在这些纠缠之外,医院的日常里,还有许多人的意志和选择。

这本书像一把手术刀,解剖开生死,爱恨,祈祷,纠纷,让你看见更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20岁小伙子的血肉骨髓,正在被诡异的病菌啃食…

有一群女孩没有子宫也没有阴道,想让医生造一个出来…

病人的肺被白色渣子填......

家人们强推这本书

医院里的秘密&病床前的战争


为父母养老送终的孩子,通常不是家里最受宠的那一个…

绝大多数植物人的护理者是母亲,配偶常在漫长的过程里耐心耗尽…

抢救病人时,让家属焦虑的,并不只有病情…

除了失去亲人的打击,一场复杂的手术或漫长的治疗造成的债台高筑,同样会摧毁一个家庭。

金钱,生命,责任…在这些纠缠之外,医院的日常里,还有许多人的意志和选择。

这本书像一把手术刀,解剖开生死,爱恨,祈祷,纠纷,让你看见更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20岁小伙子的血肉骨髓,正在被诡异的病菌啃食…

有一群女孩没有子宫也没有阴道,想让医生造一个出来…

病人的肺被白色渣子填满,医生为救人签下“生死状”…

面对以上任何一位病人,医护人员都会竭尽所能,他们有时会创造奇迹,有时却只能默默忍受生命的消逝。无论奇迹还是死亡都会让医生攻克疾病的决心愈加坚定。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体会:理解疾病背后的个体,让生者更勇敢,愿死者无遗憾,才是医者背负的终极使命。

打开这本书,看到你从未见过的疾病和人生,

经历一场医者与病患为生命而奔赴的战役。


速看视讯
男子输液时被下“病危通知书”,翻过来才知是乌龙一场:差点吓死
男子输液时被下“病危通知书”,翻过来才知是乌龙一场:差点吓死
祝余锦

冷清

高高的颧骨凸起,一层蜡黄的薄皮包裹着,让他的脸看起来不那么“面目可憎”,灰蒙蒙的雾气湮没了他的星光,他戴着脱线的帽子,寂寞的街道和寒冷的冬风,一时不知道最冷的是什么,是孤零零的树枝,还是冰冷的地板,还是寒颤着的伫立于人来人往之间的他?他吸了吸鼻涕,随手一抹,手抖着戴上口罩,他的手躲进口袋里,与老旧的衣料摩挲着,汲取一丝温暖。有的人步履匆匆,像隐形的怪物追赶着他们的脚步,连绿叶也不为此停留,有的人缓慢行走,如同千万斤累赘拖着他行进的脚步,他们繁忙,他们劳累,他们拖着残缺的心灵,在新年的最后一天活着,是生命之火,在燃烧着最后的热情,不知某一天某一时,才能消耗殆尽…新年的最后一天是灰色调,他从不吝啬......

高高的颧骨凸起,一层蜡黄的薄皮包裹着,让他的脸看起来不那么“面目可憎”,灰蒙蒙的雾气湮没了他的星光,他戴着脱线的帽子,寂寞的街道和寒冷的冬风,一时不知道最冷的是什么,是孤零零的树枝,还是冰冷的地板,还是寒颤着的伫立于人来人往之间的他?他吸了吸鼻涕,随手一抹,手抖着戴上口罩,他的手躲进口袋里,与老旧的衣料摩挲着,汲取一丝温暖。有的人步履匆匆,像隐形的怪物追赶着他们的脚步,连绿叶也不为此停留,有的人缓慢行走,如同千万斤累赘拖着他行进的脚步,他们繁忙,他们劳累,他们拖着残缺的心灵,在新年的最后一天活着,是生命之火,在燃烧着最后的热情,不知某一天某一时,才能消耗殆尽…新年的最后一天是灰色调,他从不吝啬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他悲哀的看着白茫茫的医院里行走着往来的人,一种无名的感情化作寒风吹得更加萧瑟了,他只是淡淡的看着,寒风却吹出来海上的惊涛骇浪,无止息地吹刮着火苗,毫无疑问,火苗拥有这世间最美好的品质—坚持。可是火苗没有想到的是,最先放弃的不是任何人,是他自己,他取下口罩,奴颜婢膝的呼吸着医院的空气,满是消毒水的难闻的气息,他却如获珍宝,在新年的最后一天,他垂下了手,满是针孔的手臂透出一丝生气,他是爱的,不过白茫茫的一片,让他失去了爱的能力。

吟游诗人李老乙

孕妇

一个二百多斤的中年男人突然脑梗了。等那座肉山用平板车推到急诊溶栓的时候,只有猩红的面色和从嗓子里不断咯出的红色液体,依稀证明着他暂时还活着。四五个人一道,用床单拖着,才把这个患者一点点的挪到了介入手术台上,他纤细的四肢搭配圆滚滚的肚子,再加上那床蓝色的被子,如同一袋开了口的水泥。

坐在手术室外,几个家属焦虑的走来走去,只有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坐在排椅的一角,满脸平静,既不玩手机,也不关注周围的世界,甚至没有看一眼手术室那盏“手术中”的小灯,只是痴痴的抓着自己的包,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言不发。

“她是患者的什么人?”我扬了一下下巴,问道。

“他是我嫂子,哦就是患者的老婆。”一个家属听到......


一个二百多斤的中年男人突然脑梗了。等那座肉山用平板车推到急诊溶栓的时候,只有猩红的面色和从嗓子里不断咯出的红色液体,依稀证明着他暂时还活着。四五个人一道,用床单拖着,才把这个患者一点点的挪到了介入手术台上,他纤细的四肢搭配圆滚滚的肚子,再加上那床蓝色的被子,如同一袋开了口的水泥。

坐在手术室外,几个家属焦虑的走来走去,只有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坐在排椅的一角,满脸平静,既不玩手机,也不关注周围的世界,甚至没有看一眼手术室那盏“手术中”的小灯,只是痴痴的抓着自己的包,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言不发。

“她是患者的什么人?”我扬了一下下巴,问道。

“他是我嫂子,哦就是患者的老婆。”一个家属听到了我的发问,赶忙颠颠的跑过来,略带谄媚的笑了笑,说道。

“唔。”我不再言语。

漫长的几个小时过去了,患者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命是保住了,浑身也插满了管子,尤其是嗓子里的那根硬管,时不时的伴随着嗡鸣声,喷出一股又一股红色的液体,推着他的床去医技楼的路上,如同推着一个行走的喷泉招摇过市。

在监护室里住了几天后,患者终究还是不行了,猩红的面孔已然惨白,原本白净的肉肚子也满是出血瘀斑,好像一个熟透了的大柿子,轻轻一按就会迸出汁水。趁最后一口气,家属将患者拉走了,我在那群哭天抹泪的家属群中,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孕妇,仍然躲在角落里,脸上既没有悲伤,也没有泪痕,甚至没有一丝希望与欣喜,她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一只手搭在平车上,木然的跟着人群涌动,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渐渐走远。

“太可怜了,”学姐说道,“他只有40岁,扔下孩子和老婆改怎么办呢?”

“这或许是对所有人的解脱吧,毕竟她再也不用扛着那袋水泥负重前行了。”我推了推眼镜,“是啊,只有40岁。”

在这片过度严肃缺乏趣味与诗意,满是死亡与春逝的白色巨塔里,这段平淡的对话只闪耀出了一丝人文主义的关怀。

不要自己催眠自己抑郁ok?
  去医院做复检,排队的时候看...

  去医院做复检,排队的时候看到的,有点可爱。

  去医院做复检,排队的时候看到的,有点可爱。

柒戈动漫社
这样的空中“医院”,你有见过吗?
这样的空中“医院”,你有见过吗?
猫与猫尾Vv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新的一年...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新的一年愿大家都健康、平安、快乐哦!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新的一年愿大家都健康、平安、快乐哦!

寻

 出院后就更新

[图片]

已经七天没有吃饭了

好饿😭

  

  

 出院后就更新

已经七天没有吃饭了

好饿😭

  

  

GY谷雨

学院灵异事件刊第二期

       第一期屏了要的私信本人很好沟通在收人私我

    主编:GY谷雨

         投稿:医学界的小白

第二期:医学院午夜闹鬼

提到医院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但是你在医院见过鬼吗?

这期是朋友投稿已第一人称来写

在2019年的某一天我找常的值班由于是晚上我便想玩会手机打发时间,我们医院的夜班是晚上10点到早上7点其实我本来是早班的后来那个夜班的同事不知道怎么突然说要回家所以要跟我换班我也就同意了但......

       第一期屏了要的私信本人很好沟通在收人私我

    主编:GY谷雨

         投稿:医学界的小白

第二期:医学院午夜闹鬼

提到医院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但是你在医院见过鬼吗?

这期是朋友投稿已第一人称来写

在2019年的某一天我找常的值班由于是晚上我便想玩会手机打发时间,我们医院的夜班是晚上10点到早上7点其实我本来是早班的后来那个夜班的同事不知道怎么突然说要回家所以要跟我换班我也就同意了但她走之前和我说了一句让我匪夷所思的话。

同事:“晚上12点到3点之间外面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开门也不要说话就算是病人也不要。”

说完这句话她就跑了出去路过的其他同事都怀疑她是看到了脏东西要知道医院可是都有一些传说的。但我是个无神论者跟本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话我认为只要是科学能解释的就没什么好怕的。

晚上12点的钟响了我还想着早上同事和我说的那句话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结果五分钟十分钟的过去了外面依旧没有动静我还在想是她故意编出个故事来吓我的但我刚要拿起手机外面边传来了滴答滴答的脚步声脚步声很轻但在这样安静的走廊里却格外的响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不自觉地一紧我刚想站起身那个脚步声却在值班室的柜台前嘎然而止我听到一个很苍老的声音说:“有人吗,你知道我家在那吗。”

我立马听出这个声音就是我和胡医生一起救治的那个病人但他不是在今天上午的1点已经死了吗,我刚想开口突然想起之前同事和我说的话她不要说话,我立马捂住嘴从一个缝隙看过去那个缝隙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很安全。

我看到的那个人正是已经死掉的江大爷,江大爷今年已经90多岁了是因为心脏病而去世的明明已经死了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的无神论似乎从这一刻有点动摇了他的手上还戴着一条红绳上面还写着一个98号。

98号的意义想必大家都懂。

那个身影一直等到凌晨3点才说:“没人害,又不能吃了。”

我当时冷汗直流完全不敢说话之道第二天早上被轮班的人发现晕倒在了值班室教授说我是疲惫过度让我回家休息几天。

进过这件事我再也不敢上夜班了就算上我也带上耳机躲在柜子底下。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事科学真的没办法解释。

投稿微信号:LYGY08016

投稿格式:《时间名字》

              发生地点(越清楚越好)发生时间(可以不填)本人还是听说+事件(可以网名也可以不写)

油炸海螺

TNT|丁哥不许再骗我们了!

  别上升!!!

  医院日常10

  时代少年团

  投稿源自@时代少年团-丁程鑫 

  

  “嘶~”丁程鑫手捂着头吃痛得叫着,感觉自己现在神智不清,眼前的景象不断颠来覆去。

  

  胸闷的人喘不上气,心里好像塞进了大把棉花,透不出气来,心跳的砰砰响,越来越快,丁程鑫难受的皱起眉头。

  

  他的脸色发白,不由自主的咬紧了嘴唇,双手微微颤抖,变得冰凉,身子软的像个麻绳,四肢麻木。

  

  丁程鑫想起身,却好像被谁拽着怎么也起不来,他死咬着发白的嘴唇,眼前一黑,没了中心倒在了地上。

  

  一下午联系不上哥哥的刘耀文很不解,这是手机掉马桶里了吗?...

  别上升!!!

  医院日常10

  时代少年团

  投稿源自@时代少年团-丁程鑫 

  

  “嘶~”丁程鑫手捂着头吃痛得叫着,感觉自己现在神智不清,眼前的景象不断颠来覆去。

  

  胸闷的人喘不上气,心里好像塞进了大把棉花,透不出气来,心跳的砰砰响,越来越快,丁程鑫难受的皱起眉头。

  

  他的脸色发白,不由自主的咬紧了嘴唇,双手微微颤抖,变得冰凉,身子软的像个麻绳,四肢麻木。

  

  丁程鑫想起身,却好像被谁拽着怎么也起不来,他死咬着发白的嘴唇,眼前一黑,没了中心倒在了地上。

  

  一下午联系不上哥哥的刘耀文很不解,这是手机掉马桶里了吗?

  

  刘耀文气愤的往丁程鑫办公室走,敲了敲门,却无人应答。

  

  “哥?”刘耀文又试探性的问了一遍,却达到了同样的答案。

  

  刘耀文没了耐心直接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景象,就是丁程鑫面色发白的躺在地上。

  

  刘耀文吓坏了,脑子一下档了机,愣在原地发愣了几秒,才大步跑过去摸丁程鑫的脉搏。

  

  还好是有反应的...

  

  将人抱去急诊科室,检查出来了颈椎病。

  

  闻声赶来的兄弟们都聚在病房。

  

  “哥哥?”刘耀文点了点躺在病床上的丁程鑫。

  

  “丁哥丁哥?!”五个人你叫一声我叫一声。

  

  “嗯?你们怎么都来了?”丁程鑫坐起来,靠在床头上。

  

  “哥还问!你都晕倒了,我们还不来嘛!”成都小辣椒一听过去了就上来了。

  

  “丁哥,你有颈椎病?”马嘉祺赶紧安抚了下贺峻霖,坐在椅子上疑惑开口。

  

  “嗯...对。”丁程鑫好早就检查出来了,可是并不严重,自己的工作任务还有数十年,他选择忽视这个事,也不准备告诉谁,久而久之他自己也忘了这事。

  

  “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啊?!”刘耀文提高了几个分贝,着急的问丁程鑫。

  

  “哎呀~我之前检查出来说不严重,我就没在意嘛...这次也是意外啊……”丁程鑫低了低头莫名的心虚。

  

  ....屋子里没一个出声的。

  

  “哥错了哥错了,不该瞒你们的,还不重视这事,哥错了昂,别这么安静,怪吓人的。”丁程鑫挠了挠脑壳,看阵仗不对,赶紧撒个娇。

  

  大哥都使出必杀技了,其他人也不敢不顺着台阶下。

  

  “哥...你知道我看到你倒在地上我人都麻了吗?真的吓死我了!”刘耀文撅了撅嘴,手肘称在病床上。

  

  “我听到耀文说的时候魂都没了,飞奔过来的!”马嘉祺表情相当丰富,要不是丁程鑫手机不在身边,他早就录下来了。

  

  “哥哥呀哥哥,你这从头到脚就没几个好地方呀?”贺峻霖开始念叨。

  

  “就是啊丁哥,而且之前是你说不让我们瞒这种事的!”张真源抱着胳膊眼里装着几分委屈。

  

  “丁哥!你要不休息几天吧!请几天假好不好?”严浩翔往前晃了下身子,像是在求丁程鑫。

  

  “哎好了好了!哥真的是忘了这事了!我的好弟弟们别念叨了好不好?哥哥耳朵都起茧子啦!”丁程鑫咧着嘴角,眯着眼睛笑。马嘉祺心里感叹,这真的不是狐狸转世吗?

  

  “萧医生说了啊,保守治疗哈,平时注意保暖和休息,我们要监督你啦!还有!不许再骗我们啦!”宋亚轩在一旁竖着一根手指,边晃边说。

  

  “行~监督我哈!哥哥肯定不会再骗你们啦!我保证!”丁程鑫对着宋亚轩扬了一下下巴,竖起三根手指头发誓。

  

  

  END!

  

  

  

  

  

  

  

  

  

  

七南渡笳
  ☞农历癸卯年大年初一,周天...

  ☞农历癸卯年大年初一,周天,阴。


大年初一住院的好处是,检查不用排长队。

  ☞农历癸卯年大年初一,周天,阴。


大年初一住院的好处是,检查不用排长队。

水木视讯
国外妈妈带宝宝去医院拍片子,奇特造型令亲妈狂笑不止:烤乳猪?
国外妈妈带宝宝去医院拍片子,奇特造型令亲妈狂笑不止:烤乳猪?
achiu
 这波疫情算是过去了。来势汹汹...

 这波疫情算是过去了。来势汹汹的奥密克戎病毒比专家预计来的狠,对老年人的冲击尤其大,医院里一床难求。据国家卫健委统计,2022年12月8日-2023年1月12日约一个月时间里,仅在医院新冠病毒感染相关死亡病例59938例,平均年龄80.3岁。(配图为医院将儿科病房临时改为呼吸科病床。手机拍于北京) 

 这波疫情算是过去了。来势汹汹的奥密克戎病毒比专家预计来的狠,对老年人的冲击尤其大,医院里一床难求。据国家卫健委统计,2022年12月8日-2023年1月12日约一个月时间里,仅在医院新冠病毒感染相关死亡病例59938例,平均年龄80.3岁。(配图为医院将儿科病房临时改为呼吸科病床。手机拍于北京) 

Maico/🈴双合

关于化学作业把我送进医院

  呵呵哒今天我们寒假作业有一个蒸馒头作业,要求不让用酵母粉,用化学方法,我用了碱面,然后做完吃了,然后吃完感觉没什么

  到了晚上我肚子开始疼,跑去厕所窜了一个晚上,直到放空了,肚子还是疼,就去了医院🏥,然后食物中毒了。。。。。

  谢谢你化学老师

  呵呵哒今天我们寒假作业有一个蒸馒头作业,要求不让用酵母粉,用化学方法,我用了碱面,然后做完吃了,然后吃完感觉没什么

  到了晚上我肚子开始疼,跑去厕所窜了一个晚上,直到放空了,肚子还是疼,就去了医院🏥,然后食物中毒了。。。。。

  谢谢你化学老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