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十刃

3632浏览    97参与
秦时迷
乌尔奇奥拉,死神中的魅力反派...

乌尔奇奥拉,死神中的魅力反派

        乌尔奇奥拉·西法有一头黑色短碎发、惨白的肤色与绿色的眼睛,脸上有深绿色类似于泪痕的破面纹。是蓝染麾下军团中十刃的第四十刃,代表的死亡方式是虚无,是十刃中身材纤细偏瘦的。

        他的性格冷静冷酷无情,但讨厌滥杀,也不喜欢同类相残。并拥有强大的力量。在整个破面之中,因为忠诚的个性,乌尔奇奥拉较得蓝染惣右介的信赖,经常执行蓝染给他的任务。...


乌尔奇奥拉,死神中的魅力反派

        乌尔奇奥拉·西法有一头黑色短碎发、惨白的肤色与绿色的眼睛,脸上有深绿色类似于泪痕的破面纹。是蓝染麾下军团中十刃的第四十刃,代表的死亡方式是虚无,是十刃中身材纤细偏瘦的。

        他的性格冷静冷酷无情,但讨厌滥杀,也不喜欢同类相残。并拥有强大的力量。在整个破面之中,因为忠诚的个性,乌尔奇奥拉较得蓝染惣右介的信赖,经常执行蓝染给他的任务。

        尽管称呼人类为垃圾,却非鄙视与傲慢无礼而是出于对实力的判定。

        在和牙密回到虚夜宫向蓝染进行报告时,使用“共眼界”把自己的记忆共享给在场所有同伴,乌尔奇奥拉断言黑崎一护的能力,“根本不值得杀了他”。而面对葛力姆乔的不满,乌尔奇奥拉也以“到时候我会负责处理掉”来结束了争论。

        在战斗之中被乌尔奇奥拉看上的猎物,他都会下意识给对方在跟自己虚洞相同的地方也打上一个洞,乌尔奇奥拉对此并没有自觉。

       乌尔奇奥拉对“心灵”的存在感到可笑,他对此也非常执着,曾多次想要将其否定。但在与黑崎一护等人的战斗中,他开始对人类产生了兴趣,Z终理解了何谓“心灵”。

        除了与牛头虚(黑崎一护)在天盖之中对战时落败且死亡和对浦原占尽上风主动撤退外,其余时刻均以压倒性优势轻松取胜。

  1、跟我⾛⼥⼈

  少废话

  只需回答“是”就⾏了

  说除此之外的话我会动⼿杀⼈

  不是杀你⽽是杀你的同伴

  都别问什么都别说

  你没有任何权⼒

  你所掌握的

  是绑在你同伴脖⼦上的连接断头台的绳⼦仅此⽽已

  你要明⽩⼥⼈

  这不是交涉⽽是命令

  蓝染⼤⼈需要你的能⼒

  我的使命是将你毫发⽆伤的带回去

  我再说Z后⼀次

  跟我⾛⼥⼈

  2、你说心,你们⼈类总是轻易的将这个词挂在嘴边,仿佛你们对别⼈的⼼意了如指掌似的。

  我的眼中能映照出⼀切,没有任何事物是我捕捉不到的。

  ⽆法映射的东西就表⽰它并不存在。我如此断定并⼀直以此为基准战⽃⾄今。

  ⼼灵算是什么?

  只要我撕裂你的胸膛,就能看到你⼼中的⼀切了吗?

  只要我敲碎你的头颅,就能看到你脑中的全部了吗?

  3、⼈类,那脆弱的⽣灵,为何能如此执着,不惜性命。

  我⽆法理解这愚蠢的⾏径,我不相信⼒量摧不垮他的精神境地。

  邪魔的⿊翼F锁了天顶,L霆之枪摧毁了⼤地

  难道?难道他不会恐惧。

  为何?为何他还能站起。

  果然,还是⽆法理解现实;

  果然还是⽆法得到⼼灵。

  到此为⽌了吗?我的⼼,到底在哪⾥?

  思想与⾝体⼀同消蚀。

  我,正被谁的⽬光注视?谁?在呼唤我的名字

  想抓住伸向我的⼿,却以⽆法触及。

  原来,就是这么⼀回事!

  这掌中所拥有的东西,就是⼼啊!

  4、因为有⼼,所以妒嫉; 因为有⼼,所以吞噬; 因为有⼼,所以抢夺; 因为有⼼,所以傲慢; 因为有⼼,所以怠惰; 因为有⼼,所以愤怒; 因为有⼼,所以想要得到你的⼀切。

  5、撕裂这个胸膛就能看到你的⼼吗,粉碎这颗脑袋就能就能看清你所想吗

  6、太阳已经被我们击落了。

  7、⼈类,真是到z后,也出⼈意料的⽣物。

       在粉丝们对乌尔奇奥拉实力争论中,我对他的评价为若乌尔奇奥拉是Zg级大虚“瓦史托德”级别的破面化体时应该是D一,十刃之中唯有史塔克确认是“瓦史托德”却因为孤独F裂灵魂而实力低于F裂前应低于“瓦史托德”级别的乌尔。

        若乌尔奇奥拉未达到“瓦史托德”尽排名D二,死神中所有的战斗都是灵压的战斗,而他隐藏实力甚至连蓝染都没见识过的二段归刃,老爷子的死亡之力特殊也只能对同级别进行碾压罢了!

        死神中未明确乌尔奇奥拉的级别,蓝染将虚圈交给乌尔奇奥拉的信任,和对其余破面的失望也可以看出他的实力没有表面简单,w一落败的战斗与主角光环的一护牛头虚那不正常的对手不具实在参考价值,一护实力忽高忽低输给乌尔奇奥拉却可以压制白一护,白一护才是牛头虚的z导者压制乌尔奇奥拉。只能说是主角光环战无不胜吧!谁能想到一护一个少年到z后战胜队长级,战胜蓝染,战胜友哈!

工藤家的静一

【声优梗】当中二的赤司征十郎遇到夏目贵志⑩+⑩

本人是死神控,串片场混脸熟开启!

…………………………………………………………

        “这是何意?”赤司征臣冷笑一声。

        “就是说,我亲爱的哥哥,今天,不能活着出去了呢!”赤司征民露出得逞的笑容。

        “那……父亲大人,您也是这么希望的喽?!”赤司征臣看向端坐正位却难掩纠结的父亲,问道。...


本人是死神控,串片场混脸熟开启!

…………………………………………………………

        “这是何意?”赤司征臣冷笑一声。

        “就是说,我亲爱的哥哥,今天,不能活着出去了呢!”赤司征民露出得逞的笑容。

        “那……父亲大人,您也是这么希望的喽?!”赤司征臣看向端坐正位却难掩纠结的父亲,问道。

        “征臣啊,是我对不起你……”

        “所以,赤司家身为阴阳师家族的禁术,您尽数传给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弟弟。”赤司征臣的心彻底凉了,对着空气下命令,“小乌,现身吧。”


        “是,征臣先生。”

        一道反膜割裂了空间,一袭黑衣的乌尔奇奥拉缓缓走出来,随即挥动太刀,破坏了赤司征臣身边的法阵结界。



        “老四?”赤司征民一惊,脱口而出。


        “征臣……他是谁……”赤司老先生惊呼道,“难道……你能看见?!”


        “啊,”赤司征臣站起身来,走到父亲身边,坐下,“虽然没什么法力,但好歹,该看见的都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也能看见一些。比如说,您是如何在真正的赤司征民去世后,使用禁术召唤灵魂让他还阳的。”


        “缚道之四,这绳。”标准的关西口音传来,市丸银带着葛力姆乔、妮莉艾露进入结界中,“赤司征臣先生,奉命接管从地狱被召唤回现世的虚夜宫原第九十刃亚罗尼洛•艾鲁鲁耶利。”


        “市丸大人?老六?老三?”


        “若是你只是贪恋现世的荣华,我们也不必走这一趟了。”乌尔奇奥拉动手剥开亚罗尼洛的伪装——赤司征民的肉身,面具之下,一个如倒置试管般的玻璃缸似的头颅露出来,玻璃缸内充满红色的不明液体,液体中漂浮着两个只有头颅的小破面。

        “许久未见,这副样子还是那么令我作呕!”看到亚罗尼洛的本体,葛力姆乔依旧是满脸的嫌弃。

        “作为蓝染大人的十刃,你们居然帮助人类?”亚罗尼洛的玻璃缸吐着泡泡。

        “若单纯只是人类,我等均不会过问,你口口声声提到的’蓝染大人’,正是你屡次三番伤害的赤司征十郎少爷的授业恩师!”唯一的女性妮莉艾露耐着性子解释道。

        “什么?!”

        “小妮露可没有乱说哦,蓝染队长可是被那位大人允许返回虚夜宫亲自处置你呢!”市丸银解放了斩魄刀,“射杀他,神杀枪!”迅速伸长的刀刃贯穿了亚罗尼洛,刀身的药剂在赤司征民体内溶解,“灵魂剥离术!”

        一道金光闪过,拥有吞噬融合能力的这位第九十刃——唯一的基力安被迫离体。葛力姆乔冲上去,一招“反膜之匪”,将毫无防备的亚罗尼洛关入异次元结界中。

        “任务完成!”市丸银收回斩魄刀,“葛力姆乔,妮莉艾露,回虚夜宫复命吧。我来善后。”


        葛力姆乔和妮莉艾露带着被关押的亚罗尼洛进入黑腔,返回虚夜宫。


        屋内出奇地静,赤司老先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从地狱召回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子……

        “为了小儿子,父亲当真是要连神明一起亵渎了。”赤司征臣叹着气,“您知道吗?他不仅仅是伤害了我和征十郎,就在刚刚,征十郎最看重的弟弟,无辜的夏目贵志,也因为您和他的禁术实验,丧失了记忆,现在还在昏睡。我已经不想追究我和我母亲之前遭受的待遇了,也不想追究征十郎年幼时您在他房间里放了什么东西了,更不想追究我们几次三番的’意外’了。父亲,赤司家若无征十郎,早已神罚降临了!”赤司征臣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还有,诗织的死,您不会以为我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吧?”


        “等等!”赤司老先生望着不成样子的幼子的残破躯体,颤抖地问,“征臣……征民是不是……回不来了……”

         “……谁知道呢……”

         赤司征臣头也不回地离开,父亲到现在依旧在想着弟弟,他需要静静了。


         他知道,他离开后,他父亲的所有法力,家里的所有禁术典籍,都会被市丸银尽数销毁。他不想再参与了。



         东京,工藤家。

         “妈妈,贵志什么时候会醒啊?”收到消息从京都瞬移而来的赤司征十郎焦急地询问正在治疗的工藤静一。

         “体内的法阵已经解开了,第九十刃亚罗尼洛也已经回虚夜宫接受惩罚,他应该很快会醒过来。”工藤静一治疗结束,拿起一旁的温毛巾给夏目贵志轻轻擦拭着。

         “妈妈,叔父该如何处置?”赤司征十郎小心问道。

         “你认为呢?”工藤静一将问题抛回。

         “若是就此消失,父亲会被陷入麻烦;若是不处置……”

         “征十郎,既是我的继承人,就要肩负起平衡之职责,既然明白一个人类就此消失,会让另一个人陷入麻烦,那便维持平衡就好。”工藤静一放下毛巾,“一会儿你去处理,就当作是对你的历练。”

          “是。”


         不久,体弱多病的赤司征民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绫濑川夏江

「原创」破面小故事(新年特辑)

米娜桑新年快乐!!!

2022虎虎生威wwwwwwwww

夏江今天努力发糖糖!


————以下正文————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家人们!今天是可爱的中华新年!红包将在五分钟后发放!请伸出你们发财的小手……”

破面休息室。

银激情澎湃的声音从广播里跳出来。

……震得众人不约而同一哆嗦。

“他没问题吧……”史塔克揉着惺忪睡眼,从懒人沙发上探出头,困惑状盯着头顶的音箱。

乌尔奇奥拉坐在一旁喝着红茶,“难说。”

“抖音把他抖搂傻了。”牌桌上,露比隔着红酒杯看过来,“给他登记成青少年怎么样?”

“市丸大人可以和蓝染大人保持联系。”赫利贝尔打出一张黑桃K,“网络对...

米娜桑新年快乐!!!

2022虎虎生威wwwwwwwww

夏江今天努力发糖糖!




————以下正文————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家人们!今天是可爱的中华新年!红包将在五分钟后发放!请伸出你们发财的小手……”

破面休息室。

银激情澎湃的声音从广播里跳出来。

……震得众人不约而同一哆嗦。

“他没问题吧……”史塔克揉着惺忪睡眼,从懒人沙发上探出头,困惑状盯着头顶的音箱。

乌尔奇奥拉坐在一旁喝着红茶,“难说。”

“抖音把他抖搂傻了。”牌桌上,露比隔着红酒杯看过来,“给他登记成青少年怎么样?”

“市丸大人可以和蓝染大人保持联系。”赫利贝尔打出一张黑桃K,“网络对他尚有用处。”

“啊,啊……”汪达怀斯突然冒头。

“他说什么?”史塔克困惑程度加倍。

“东仙那家伙不在,没人知道这孩子说什么。”葛力姆乔拿了这个晚上的第四杯酒,被乌尔奇奥拉抽了一巴掌,疼得嘴角歪了歪,“……大过年的!”

“不可以。”乌尔奇奥拉神色淡然。

“乌尔奇奥拉你给老子听着……”

“书房里的单人床已经修好了。”

“……妈的,少喝一口能咋的!”

诺伊特拉在旁边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笑。

“没记错的话,这个房间只装了一个音箱。”萨尔阿波罗翻了个白眼,给手机里「那个混蛋」发了一条充斥着各种符号的新年祝福,并接收了对方发来的……封面设定为一堆彩色烧瓶的红包,“所以市丸银到底想怎么样?让我们都去给他的直播刷火箭吗?他老婆不管他吗?”

众人齐刷刷摇头,表示不懂。



“……吉欧·魏格先生荣获本年度吉祥物称号!”广播还在继续,“请让我看到,不,感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

“……他有点病。”史塔克自问自答。

“兄弟,”伊尔弗特拍拍萨尔阿波罗,“新年快乐。希望你和涅喜结连理,早生贵子……后者对你们来讲应该不算特别困难。”

“技术上当然没什么难的!”萨尔阿波罗举手机拍向伊尔弗特面门,“……但你要让我给那个混账生孩子吗?!大过年的!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伊尔弗特抬手挡下,“总好过给敌人生孩子吧?!”

“……大哥你昏头了吗?难道那家伙是自己人吗?!”

“……”

趁着伊尔弗特无语的工夫,萨尔阿波罗成功把手机砸到对方脸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伊尔弗特尴尬捂头。

众破面表示不忍看。

“《虚夜宫日报》都已经放弃统计新生亚丘卡斯数目,改成讨论瓦史托德如何安度晚年了……”诺伊特拉接过露比递来的红酒(当场收获葛力姆乔仇恨的目光),“你也别逼那家伙了,涅茧利那个闺女还不够他俩养的啊?上个月来虚夜宫玩,妈的,差点把我头发薅掉一半……”

乌尔奇奥拉罕见地附和。“还有我的骨角。”

葛力姆乔举手,“我解放后的爪子和尾巴。”

萧隆跟着举手,“还有我的脸,纳奇姆的肚子,艾多拉德的头发,迪·罗伊的……”

“我的狗……”

“仙人球……”

“还有……”

“……此事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终于。

伊尔弗特放弃了有生之年rua到侄子侄女的幻想。

出门追弟弟道歉去了……



“——最后!让我们掌声欢迎今晚的特别嘉宾!”

史塔克睁开刚闭上的眼睛,“还没播完?”

众人木然点头。

“他就是!为了泡到老上司消失了一年多……啊不不不,兢兢业业从不旷工的,蓝染大人!!!”

“真的?!——”洛丽和美诺里同时尖叫。

葛力姆乔揉揉耳朵,“我说假的你信吗?”

“你这家伙!”美诺里怒目而视。

洛丽求助眼神投向乌尔奇奥拉,“您管管他……”

乌尔奇奥拉冷冷闭上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诸位。”



蓝染惣右介浑厚的声音响彻休息室。

室内顿时安静下来,气氛充满了……

震惊。



“在漫长的来路上,诸位各自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忠诚和勇气……节日的愉悦将会照亮吾等前方曲折的道路。吾期待与诸君一同走向光明的未来。”

“……居然真的回来了。”露比听着广播,嘴角抽搐,“我还以为他死了呢。”

“仙人球已经被眠八号毁坏了。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位透过广播与我们对话的,正是蓝染大人本人。”赫利贝尔点头,声音里充满尊敬,“一如既往的强大……”

“葛力姆乔,”乌尔奇奥拉目光如电,“整理一下你自己。我们应该去参见蓝染大人。”

“哈?!要去你自己去啊!老子才不要……”

“书房里……”

“妈的!去!老子就他妈应该天天挂他门口!丫动一下老子嚎一声!”葛力姆乔骂骂咧咧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开始整理衣服上的褶皱,“真是反了天了,大人比男人重要……啊!!!”

乌尔奇奥拉抽回手,抖出一片纸巾,仔细擦擦掌心。

——换来对方一阵吱哇乱叫。



银发了红包——封面赫然一对紧握的手。

“单身可以抢吗?”戴斯拉从角落伸出头。

“废话。”诺伊特拉翻了个白眼。

戴斯拉低头,“……大人,无了。”

“……”

“惣右介,又在花言巧语啊,”安静了一会儿的广播里,突然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确定那种废话有人信吗?输得很惨了诶……”

“没人信,都以为他死了。”露比接上。

“妈的,这是……”葛力姆乔僵硬在门口,“这是……”

“不要这么绝情好吗,真子?就算是我也想赢吧。”

“就是说啊……喂,你这混蛋!别靠这么近啊啊啊!”

“有什么不方便的嘛,真子?”

……?!?!?!

赫利贝尔果断拨电话。

“守卫?告诉蓝染大人他没关麦。”

“收到——蓝染大人!您没关麦!”

万籁俱寂。



“啊……阿嚏!!!”

银刷着抖音,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七彩豹豹

画了像素小人!!

想画全十刃可是有两位难度太大了还没研究明白hhhh!

做头像表情包都可以!请不要自印但是!!考虑做亚克力挂件—!喜欢可以蹲蹲!

画了像素小人!!

想画全十刃可是有两位难度太大了还没研究明白hhhh!

做头像表情包都可以!请不要自印但是!!考虑做亚克力挂件—!喜欢可以蹲蹲!

绫濑川夏江

「原创」虚夜宫日常簿(二)

这个系列里每篇真的很短……

所以决定每次更新最少两篇


以下正文


「记录者:美诺里·玛利亚」


啊啊……葛力姆乔那个家伙!

每天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随随便便挡我的路!

啊真是气死了……

说他一句他还会立着眼睛骂人啊!真是!

蓝染大人如果还在这里就好了!啊啊啊啊……

或者乌尔奇奥拉那家伙也可以啊!

不过好像那家伙的东西都被……

都被该死的葛力姆乔砸成碎片了呢!因爱生恨嘛!

啊啊啊啊啊啊赫利贝尔你看好牙密留的那个破狗!

不要咬我裙子啊至少!

缇鲁蒂回来了我就不能再穿她之前留下的裙子了好吧!

萨尔阿波罗的破电脑还卡机!

我也只是...

这个系列里每篇真的很短……

所以决定每次更新最少两篇




以下正文




「记录者:美诺里·玛利亚」



啊啊……葛力姆乔那个家伙!

每天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随随便便挡我的路!

啊真是气死了……

说他一句他还会立着眼睛骂人啊!真是!

蓝染大人如果还在这里就好了!啊啊啊啊……

或者乌尔奇奥拉那家伙也可以啊!

不过好像那家伙的东西都被……

都被该死的葛力姆乔砸成碎片了呢!因爱生恨嘛!

啊啊啊啊啊啊赫利贝尔你看好牙密留的那个破狗!

不要咬我裙子啊至少!

缇鲁蒂回来了我就不能再穿她之前留下的裙子了好吧!

萨尔阿波罗的破电脑还卡机!

我也只是想接入网络泡一会儿聊天室而已!

……诶,有一个人诶。

「新桥……诺艾尔?」

这是什么东西啊?女人嘛?不像是破面……

发了你好给她她也不说话!真是难搞的家伙!

还有啊,我才不要去收拾诺伊特拉留下的行宫!!!

谁知道会有什么不像话的东西!

我可还没有被打爆脑袋的计划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自语音输入」




绫濑川夏江

「原创」虚夜宫日常簿(一)

大家好❤️这里是夏江

孜孜不倦地来挖坑了……

其实是刷了几百个工作记录短视频找到的灵感(这)

这篇会尽量贴合原著

没有非原著向CP出现

原著剧情里各种意义上确定已故的人物也不会复活

死活来回折腾的按最新剧情定状态

每章叙述视角不同,文风会根据人物属性产生

也会有同人圈子相对比较冷门的人物参与叙述

敬请期待!


以下正文


「记录者:蒂亚·赫利贝尔」


乌尔奇奥拉曾用行宫需要修葺。

葛力姆乔强烈要求亲自去现场。

当场打碎宫殿里为数不多的设施。

并痛骂死者五个小时,言辞粗俗。

最后据说在破碎的沙发里睡着了。

我需通知后勤破面前来...

大家好❤️这里是夏江

孜孜不倦地来挖坑了……

其实是刷了几百个工作记录短视频找到的灵感(这)

这篇会尽量贴合原著

没有非原著向CP出现

原著剧情里各种意义上确定已故的人物也不会复活

死活来回折腾的按最新剧情定状态

每章叙述视角不同,文风会根据人物属性产生

也会有同人圈子相对比较冷门的人物参与叙述

敬请期待!




以下正文



「记录者:蒂亚·赫利贝尔」



乌尔奇奥拉曾用行宫需要修葺。

葛力姆乔强烈要求亲自去现场。

当场打碎宫殿里为数不多的设施。

并痛骂死者五个小时,言辞粗俗。

最后据说在破碎的沙发里睡着了。

我需通知后勤破面前来清理残局。



后勤破面安排进货一箱牛奶。

一上午全部被狗狗咬开盒子。

预备去牙密曾用行宫寻找狗笼,希望他有这类设施。



厨房破面强烈要求我前去帮忙蒸中华包子。

灼海流发挥了和平团结的作用,无甚不妥。

……只是口味有点咸了。容我再想想办法。



晚间与妮莉艾露一同清理史塔克曾用行宫。

耗时五分钟。

除了枕头被褥以外,史塔克几乎没有其他遗物。

莉莉妮特有几件衣服,但全部都破了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睡前阅读半小时。

萨尔阿波罗的藏书非常无趣。

还写着批注,一律不明所以。



晚安。



END

绫濑川夏江

「原创」破面小故事 05 关系

米娜下午好!更一发(◦˙▽˙◦)

最近写论文脑洞大开+++(?)

上篇接圣诞特辑

让我们再次祝贺银菊涅萨诺露比确定关系!

(作者内心:喜大普奔!终于不再扯皮了!)

BTW蓝染大人最近或许会正式出镜

敬请期待


———以下正文———


萨尔阿波罗最近感觉自己的处境很不对。


上述认知首先来自于他的亲哥哥,伊尔弗特。

一直以来,在虚夜宫众人眼里,伊尔弗特和萨尔阿波罗是公认的好兄弟,他们相爱相杀……

伊尔弗特负责好兄和相爱。

萨尔阿波罗负责弟和相杀。

Perfect match.

萨尔阿波罗自己也偶尔会这么想。

毕竟在过去漫长的时光里...

米娜下午好!更一发(◦˙▽˙◦)

最近写论文脑洞大开+++(?)

上篇接圣诞特辑

让我们再次祝贺银菊涅萨诺露比确定关系!

(作者内心:喜大普奔!终于不再扯皮了!)

BTW蓝染大人最近或许会正式出镜

敬请期待




———以下正文———




萨尔阿波罗最近感觉自己的处境很不对。



上述认知首先来自于他的亲哥哥,伊尔弗特。

一直以来,在虚夜宫众人眼里,伊尔弗特和萨尔阿波罗是公认的好兄弟,他们相爱相杀……

伊尔弗特负责好兄和相爱。

萨尔阿波罗负责弟和相杀。

Perfect match.

萨尔阿波罗自己也偶尔会这么想。

毕竟在过去漫长的时光里,哥哥曾经是他的一部分。

现在两个人肉体分开,精神独立,没必要做太绝……

“兄弟,听说你和涅茧利在恋爱?”

空座町某高档餐厅里,摆着西餐的圆桌对面,伊尔弗特投来关切的眼神,刺激得萨尔阿波罗那双握着镶金边刀叉,正在切蜂蜜鸡排的双手一个劲儿地抖。

……他妈的。

“不考虑死神和破面的立场冲突的话,涅茧利那家伙也算是年轻有为,至少不是浦原喜助那种半老头子……”说到这,伊尔弗特停顿一下,往嘴里塞了一块黑椒牛排,自然地吃掉了。

萨尔阿波罗内心爆开二百个问号:

大哥!你吃自己同类算怎么回事啊?!

“哥……”

至少他是绝对不可能吃一切和蝴蝶扯上关系的食物的。

“啊,那家伙既没有前任,也没有红颜知己,只有一群我看不懂的下属,一些你能看懂但我看不懂的工作,和一个实验室出生的闺女……”

“……”

“情史清白,后代有靠,挺好的。”伊尔弗特又咔咔吃了几口牛排,终于看向对面已经基本石化的萨尔阿波罗,在“恋爱综艺情感导师”模式下得出一个结论,“作为你的大哥,我个人不反对你们发展。”

萨尔阿波罗感觉脸颊逐渐发热。

……早知道就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对了,兄弟,你们发生关系了吗?年轻人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那些必要的措施还是要做的,即使你们都算比较专业的类型,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割席还来不来得及?!

勉强咽下一口白葡萄酒,萨尔阿波罗内心狂骂。



家庭宴会在一片假笑中结束后。

萨尔阿波罗一直试图安慰自己:

伊尔弗特就这脾气……

做大哥的关心弟弟,应该的……

总比给他相亲强啊……

But事情永远不会这么简单地过去。



某一天。

萨尔阿波罗上午从大虚森林收集实验材料,下午睡了一会儿,四五点钟醒了,准备进实验室。

然而他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一段对话:

“鲁米那,大人在做什么?怎么还不来?”

“贝罗那,大人在睡觉。”

“大人最近经常睡觉。”

“是啊是啊。梅达赛皮,你觉得这正常吗?”

“不。”

“或许那位死神来过了?”

……妈的!

萨尔阿波罗闭眼睛也知道对方说的是谁。

那混账已经很长时间没来了好吧!瞎八卦什么!

视线逐渐落到门把手上……

“大人和那位死神的事情是真的嘛?”

手伸向门把手的动作缓缓停住。

“是啊……梅达赛皮,你惊讶吗?”

“大人居然和打败他的男人……”

“……好可怕!”

“贝罗那,大人难道不是喜欢女孩子的类型嘛?”

“我以为大人是那样的类型!”

“我也这么以为过!梅达赛皮?”

“我也是。”

听着门里从属官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八卦他的性取向,萨尔阿波罗气得发抖。

然而他抬脚几次,终于还是没能成功踹门……

最后脱下白大褂,找诺伊特拉打牌去了。



诺伊特拉不在休息室。

“呦,你来了?前0号。”露比从牌桌前歪过头,从容淡定地忽略掉萨尔阿波罗气白了的脸,和手里已经被掐成超大号抹布的白大褂,“不对,从某种角度来讲,现在你仍然是0号啊,对吧?”

对……什么对啊!妈的!

“诺伊特拉那家伙上哪儿去了?”

“去给守卫开会了。”露比随手打出来一张黑桃K,成功出完手里所有的牌,开始坐看戴斯拉,诺丽和芬道尔勇争第二,“我等下也要去厨房那边给厨师开会。”

?哈?开会?

“一天不见,你们居然变得这么有服务精神了?真是让人意外的情形啊……”萨尔阿波罗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不过我还是有点疑问:那三位和你们前面的几个家伙都哪儿去了?”

他原本以为有什么高级私密任务要执行。

然而……

“约会啊。”

“???”

“蓝染大人已经很长时间没回来了,不提,就当他死了比较痛快。”芬道尔终于出完了手里的牌,诺丽和戴斯拉再次输得龇牙咧嘴,露比也只能同意在两局之间加上休息,“银和那女人出去玩了,可能下周回来。东仙要和他以前的副官在约会,好像还买了电影票,不知道他一个瞎子看个什么劲儿。”

“?那史塔克他们呢?”

“史塔克和你哥出去了,拜勒岗被阿比拉玛送去现世旅行社开办的北海道夕阳红旅行团了,赫利贝尔和妮莉艾露在约会,乌尔奇奥拉和葛力姆乔出去吃饭看电影了,佐马利和亚罗尼洛去参加青森美食节……牙密那条狗被他喂了红茶,成功吃出毛病,他抱狗去看大夫了……希望他不要贸然跑去人类医院挂号。”

萨尔阿波罗终于彻底震惊了。

“这个世界被恋爱关系占据了对吗?!”

还有,为什么伊尔弗特也在名单里?!

露比缓缓回头,眼神奇特又怜悯。

“您的脱单为整个虚夜宫带来了爱情的希望。”

“谢谢……你什么意思?!就我嫁不出去吗?!”

“我可没说,还有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嫁出去?”

“?你不是也嫁出去了吗?!”

“这种时候就算扯上我也改变不了什么的!”

“???你要不要这么损人不利己啊露比……”



在一片吱哩哇啦的吵架中。

手机响了。

萨尔阿波罗颤抖着掏出手机。

屏幕上赫然写着“那个混蛋”。

“是恋人的电话吗?”诺丽试图伸头看。

“……不接,妈的!”

说着,他按下了关机键。

屏幕在眼前黑了。

天下暂时太平了。



“……所以真的只有我嫁不出去吗?!”




绫濑川夏江

圣诞发刀‖诺露比旧文Moonlivy大结局

圣诞快乐米娜桑——

不好意思没有糖哦,只有刀子(?)

是很久以前的诺露比旧文Moonlivy

(题目的字面意思是月光x常春藤)

设定是诺伊特拉在血战后被救活了

可以说是haru和破面二三事的前篇

也算是诺露比《饥饿游戏》的前篇

三个后传还会写

但Moonlivy停了

主因是文风问题

除了已经发布的上篇,只有设想已久的大结局

贴一贴这个霜糖刀子大结局(不)


———以下正文———


十二番队穿界场。

“通告虚圈那边,病人已出院,预备转移。”

露比在身份识别器上按下自己冰冷的指纹,直到屏幕显示出「技术开发局特别成员 露比·安特诺尔」的字样,...

圣诞快乐米娜桑——

不好意思没有糖哦,只有刀子(?)

是很久以前的诺露比旧文Moonlivy

(题目的字面意思是月光x常春藤)

设定是诺伊特拉在血战后被救活了

可以说是haru和破面二三事的前篇

也算是诺露比《饥饿游戏》的前篇

三个后传还会写

但Moonlivy停了

主因是文风问题

除了已经发布的上篇,只有设想已久的大结局

贴一贴这个霜糖刀子大结局(不)


———以下正文———


十二番队穿界场。

“通告虚圈那边,病人已出院,预备转移。”

露比在身份识别器上按下自己冰冷的指纹,直到屏幕显示出「技术开发局特别成员 露比·安特诺尔」的字样,才抬头看向身旁的诺伊特拉。

“那几个家伙都说欢迎你回去。”

“葛力姆乔吗?”

诺伊特拉随手拽掉手腕上捆了小半年的术后监测腕带,像扔垃圾一样丢给跟过来的死神,咧开嘴角笑着。

死亡伤及了呼吸系统,复生后的声音会比过去的更加沙哑一些……

他们都是如此。

“听剑八说,那家伙在虚圈管事呢……前后三位No.3都没咽气,他倒爬上来了。真让人不爽。”

露比盯着空中逐渐显现的缝隙。

——十刃已经不存在了。

“忙完浮竹十四郎的事情,我会向上面提出申请,派人把戴斯拉的尸体运到尸魂界。各方面条件合适的话,你的从属官或许也有死而复生的机会,诺伊特拉。到时候可以送他回虚圈和你见面。”

四目相对。

从诺伊特拉淡紫色的眼睛里,露比看到自己的脸。

战争与死亡的痕迹,从他重新睁开的双眼穿过。

“你和以前不一样了,露比。”

诺伊特拉从高处宣布道。

自他在手术台上意外醒来那天,他们在各种机缘下相处了五个多月。

露比现在是涅茧利留在技术开发局的手下。

那个给他做了手术,每天晚上都来检查他至少三次,经常从二楼窗口看他在庭院里复健的家伙。

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黑腔打开。

他意外地发现,露比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

“记得按时来这边检查身体。我就不回去了。”

“啊。”

“前提条件当然是活着——你最好不要再死一次吧。变成僵尸的日子,可没有看起来那么好过。至少医药费比较贵一点……”

说着,露比转身准备和几个死神一起离开。

就这样了?

“你没有……”

瘦小的身体停下了。

“你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了吗?”

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

“……你可以出院了,诺伊特拉。”

回到你习惯的地方,做过去的那个你。

再见。



———后记———



诺伊特拉屈尊降贵(?)试图搞清一点什么

露比掉头走了!走了!走了!他白费劲啦!

果然沙文男骄傲到最后肯定会吃瘪的(哈?)


扯远了。

露比开始在我的文里承担严肃的CP任务(?),主要还是受到千年血战篇的影响。

总共出场四个僵尸破面,只有他的性格和过去明显不一样了,至少从之前喋喋不休的刺头,变成了表情冷漠,态度高傲的人,话也少了。

很难说清这种改变的缘由。

库鲁风僵尸化后也毁容了,比没死那会儿还出格。

露比大概是自身对待外界的态度改变了,才会产生现在这种严肃的特征。

留在涅茧利手下工作算是私设。

但考虑到复活组的个人素质,留他还不算太不正常。

(无法想象缇鲁蒂或者库鲁风居然能留在科研所)

何况露比显然不太可能长期和葛力姆乔待在一起。

倒不如留在技术开发局,反正日番谷也僵尸过了。

这个设定也就沿用下来。


至于为什么是诺伊特拉……

显而易见的原因,单身人士不多了。

其次,活过来也没对象的死人更少。

诺伊特拉绝对是其中一个。

第三,露比轻易不会激发诺伊特拉杀妻欲望。

诺妮挺萌,加上历史设定十字军东征,命运羁绊✓

但如果战场在自己家里,事情就不太妙了。

从原作剧情,诺伊特拉是诚心实意的想打死妮露。

这就有点……

露比脸长得好看,一样厌女,还打不过他。

挺好挺好。

除了性别男,没啥毛病。

最后是一个玄学原因,就是他俩长得比较像,头发眼睛之类的基础特征是差不多的。应该没啥血缘关系,只能说设定有相似度。


在Haru的剧情里,他俩还是发展过一点的。

但露比最后选择放弃,把诺伊特拉送回虚圈。

原因很显然,就是他觉得对方肯定没想这事。

一手把HE变成BE。

未来走向……(望天)

他俩在复生系列就这么极其缓慢地互相耗着。

可能后面乌尔奇奥拉的篇章里会有一点改变。

也可能诺伊特拉耗烦了,打破平衡强行说清。

慢慢写。我不着急。

(?作者不着急算怎么回事啊这)

本篇完。

lilismon

在脸书的bbs群里看到的十刃崩玉化的设定和废稿。

有两张放不下了另外发

在脸书的bbs群里看到的十刃崩玉化的设定和废稿。

有两张放不下了另外发

绫濑川夏江

:露比桑娇小玲珑好可爱!茑娘超级酷的!

露比:是吗?你蛮嘴甜的嘛……

:但您为什么总是输在葛力姆乔手上啊……

露比:▷ ︎ı||ııı||ııı|39'

露比:▷ ︎ı||ııı||ııı|ı|ı| 56'

露比:▷ ︎ı||ııı||ııı|ı|ı| 56'

露比:啊啊啊气死我了!这种事情……!

露比:[语音通话]对方已取消

露比:[语音通话]对方已取消

露比:▷ ︎ı||ııı||ııı|ı|ı| 56'

露比:(变音)葛 利 姆 乔 你 给 ...

:露比桑娇小玲珑好可爱!茑娘超级酷的!

露比:是吗?你蛮嘴甜的嘛……

:但您为什么总是输在葛力姆乔手上啊……

露比:▷ ︎ı||ııı||ııı|39'

露比:▷ ︎ı||ııı||ııı|ı|ı| 56'

露比:▷ ︎ı||ııı||ııı|ı|ı| 56'

露比:啊啊啊气死我了!这种事情……!

露比:[语音通话]对方已取消

露比:[语音通话]对方已取消

露比:▷ ︎ı||ııı||ııı|ı|ı| 56'

露比:(变音)葛 利 姆 乔 你 给 我 等 着

工藤家的静一

【番外】亚罗尼洛的自白

本篇为《订婚风波(特别篇)》的补充。

完全是抽风产物,第九十刃为第一视角。角色设定属于98。

…………………………………………………………

        我是一只虚,一只下级大虚基力安。我又和它们不一样!

        我有名字,我叫亚罗尼洛•艾鲁鲁耶利,我可是蓝染大人的“十刃”成员第九位,也是唯一的一只基力安哦。

        所以,我骄傲...

本篇为《订婚风波(特别篇)》的补充。

完全是抽风产物,第九十刃为第一视角。角色设定属于98。

…………………………………………………………

        我是一只虚,一只下级大虚基力安。我又和它们不一样!

        我有名字,我叫亚罗尼洛•艾鲁鲁耶利,我可是蓝染大人的“十刃”成员第九位,也是唯一的一只基力安哦。

        所以,我骄傲!

 

        等级为亚丘卡斯的老六葛力姆乔管我叫“试管”,我觉得他的审美有问题。我的面具之下是一个像倒置试管般的玻璃缸,缸内充满红色的不明液体,液体中漂浮着两个只有头颅的小破面。这两个头颅正是我的真身,缸内的红色不明液体对两个头颅似乎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像鱼儿离不开水,我也离不开它们。

        看,多帅气!

        同样是亚丘卡斯的老八萨尔阿波罗很让我讨厌,他总想把我玻璃缸打破研究研究!每次看到他,我都想赏他一发虚闪,要不是因为我打不过他,我早就揍他了!

        至于那些瓦史托德们,切,我都不屑于理他们!

 

        有个死神也很恨我,好像是因为我吞噬了她偶像。她偶像是个帅哥,好像和开了挂的黑崎一护长的挺像的。她闯我宫,我利用她偶像的身份、相貌勾引,啊不对,劝说,让她投降,她居然没有同意!他俩肯定不是真爱。哼,这小妮子根本打不过我,她偶像生前也是死神,还是个什么副队长,招式很犀利,这妮子快死了!哈哈!

        但是!她居然骗我!麻麻说的对,女人天生会骗人!因胜利在望而大意轻敌的我,没想到她拼尽最后一口气,使出了刚刚领会到的新始解招式“叁之舞·白刀”。我被她爆头啦!

        水缸碎裂,归刃瓦解,我其中一个头颅被切成两半,我另一个头颅则在地上发出一连串痛苦的呼喊,最终双双走向了死亡。

        啊,我死啦!

 

        嗳?我好像被什么人召唤了呢!

        靠!这红白头发老头谁啊!为什么抱着我哭?还管我叫“儿子”?

        地上有个什么法阵……难道说……这老头,会招魂?

        这可太有趣了!

        这具身体有个哥哥,还是什么公司社长,那我得好好玩玩了!这身体的爹好像和这身体的哥不和哦!这就更好玩了!

        放个灵压,吓唬吓唬他!什么社长,乖乖被我踩在脚下!

        等等!为什么我感觉有熟悉的灵压?!难道这身体他哥也有我们十刃附身?!

        咋滴?这老爷子专业招魂啊?!还专召十刃?!

        哈?这灵压完全碾压我,怎么也是个瓦史托德了!不是经历虚夜宫之战,死绝了吗?!

 

        这又是谁啊?绿衣绿裤渔夫帽?!难道说是,五大特记战力之一的无良店长浦原喜助?!

        这个黑风衣的脸,化成灰我都认得!这不就是瓦史托德的老四乌尔奇奥拉吗?!

        别告诉我这个满脸堆着中年大叔皱纹的家伙是同为瓦史托德的老大史塔克啊!

        杀我一个还用得着他们仨同时出场吗?!


        哦,我被迫离体了!

        哦,这身体之前的残魂回归了!

        哦,我被装在小瓶子里了!

        哦,我到底惹到谁了!

 

 

        灵王在上,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_Misaki21
千年血戦編anime終於等到了...

千年血戦編anime終於等到了 又可以看到Nelliel 和 Grimmjow再登場了(*´Д`*) 先許個願保佑可以抽到年底的BLEACH原画展🙏 btw最近莫名的迷上黑白塗色ww

千年血戦編anime終於等到了 又可以看到Nelliel 和 Grimmjow再登場了(*´Д`*) 先許個願保佑可以抽到年底的BLEACH原画展🙏 btw最近莫名的迷上黑白塗色ww

绫濑川夏江

就是吧,emmm,诺伊特拉你……

(思索再三)

蓝染为什么不让你监护人质呢?

你理解的职责有点太多啦→_→

就是吧,emmm,诺伊特拉你……

(思索再三)

蓝染为什么不让你监护人质呢?

你理解的职责有点太多啦→_→

绫濑川夏江

生贺|露比•安特诺尔)人物印象痛甲


给我比例尺同人第一主角过个生日

主要灵感来源是TV和游戏人物卡牌

画了露比的面纹和面具(归刃后的)

其他基本是从美甲颜值出发的设计

目前只有打版甲样品

不能真正戴在指甲上

改天做一个能戴的版

下次生贺6.22,萨尔阿波罗/伊尔弗特

(画什么,怎么画……其实还在头痛)

另外比例尺画风未免太行云流水了

细小的可设计的元素真的不太多……

别人家粉给墙头做痛甲,画的是衣纹

咱比例尺家,emmm,面纹٩( 'ω' )و 

没有明显面纹的角色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只能根据各自的气质,玄学设计一下...

生贺|露比•安特诺尔)人物印象痛甲


给我比例尺同人第一主角过个生日

主要灵感来源是TV和游戏人物卡牌

画了露比的面纹和面具(归刃后的)

其他基本是从美甲颜值出发的设计

目前只有打版甲样品

不能真正戴在指甲上

改天做一个能戴的版

下次生贺6.22,萨尔阿波罗/伊尔弗特

(画什么,怎么画……其实还在头痛)

另外比例尺画风未免太行云流水了

细小的可设计的元素真的不太多……

别人家粉给墙头做痛甲,画的是衣纹

咱比例尺家,emmm,面纹٩( 'ω' )و 

没有明显面纹的角色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只能根据各自的气质,玄学设计一下

观看愉快

祝露比生日快乐(๑˙ー˙๑)

梅子酒色

《发 色 大 全》

p1-2妮露//p3-4豹豹//p5-6萨尔//p7露比

《发 色 大 全》

p1-2妮露//p3-4豹豹//p5-6萨尔//p7露比

千本

约了小乌甜丧小头和乌葛动漫截图稿子

计划做金属徽章

无盈利 已开团

喜欢的欢迎加入😝

约了小乌甜丧小头和乌葛动漫截图稿子

计划做金属徽章

无盈利 已开团

喜欢的欢迎加入😝

梅子酒色

一、、十刃。

p1-2萨尔//p3豹豹//p4-5小乌//p6-7史塔莉莉//p8-9露比

因为很零碎就不打个人tag了

☆´∀`☆

一、、十刃。

p1-2萨尔//p3豹豹//p4-5小乌//p6-7史塔莉莉//p8-9露比

因为很零碎就不打个人tag了

☆´∀`☆

老诶

漫漫学习长路,救命啊我好想学会画画。

一整个下午肝这个已经是极限了

漫漫学习长路,救命啊我好想学会画画。

一整个下午肝这个已经是极限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