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十四松

96799浏览    4573参与
舟客满

紧赶慢赶我赶上了!

祝松们5.24生日快乐!

希望有生之年我可以看到第三季呜呜呜呜呜呜

紧赶慢赶我赶上了!

祝松们5.24生日快乐!

希望有生之年我可以看到第三季呜呜呜呜呜呜

不知名的某柚子
六子happy birthda...

六子happy birthday!ヾ(≧∪≦*)ノ〃

(我太菜了,画的好丑)

六子happy birthday!ヾ(≧∪≦*)ノ〃

(我太菜了,画的好丑)

色松好啊

阿六子生日快乐(๑ゝω╹๑)

一年过去了,希望来年能继续喜欢他们

全是猫猫松

说一说品种

小松:三花猫

空松:大概是缅因猫(也有太太分析是西伯利亚森林猫或者挪威森林猫)

轻松:暹罗猫

一松:波斯猫

十四松:无毛猫

椴松:苏格兰折耳猫

阿六子生日快乐(๑ゝω╹๑)

一年过去了,希望来年能继续喜欢他们

全是猫猫松

说一说品种

小松:三花猫

空松:大概是缅因猫(也有太太分析是西伯利亚森林猫或者挪威森林猫)

轻松:暹罗猫

一松:波斯猫

十四松:无毛猫

椴松:苏格兰折耳猫

酸の余曦
六子生日快乐呀!!!!!!!!...

六子生日快乐呀!!!!!!!!!!!

我昨天晚上忘记了我切腹自尽

六子生日快乐呀!!!!!!!!!!!

我昨天晚上忘记了我切腹自尽

我真不是面瘫君

阵就不摆了 书柜凑合下www

生日快乐ε-(´∀`; )


更新赶不赶得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www

阵就不摆了 书柜凑合下www

生日快乐ε-(´∀`; )


更新赶不赶得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www

GennKilyou
5月24日 六子生日快乐🎂?...

5月24日

六子生日快乐🎂🎁🎊🎈!!!!

5月24日

六子生日快乐🎂🎁🎊🎈!!!!

啊_梨
旧图 是天使!!wwww(安详...

旧图   是天使!!wwww(安详去世)

旧图   是天使!!wwww(安详去世)

deadinside

是14擦边球可能会伤害个别人 请自行避让

泥的理直气壮 剩下就是希望屑lof不要吃了

是14擦边球可能会伤害个别人 请自行避让

泥的理直气壮 剩下就是希望屑lof不要吃了

Amazing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JPG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JPG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JPG

樱喵大帅
好久不见!!!!!我也蹭热度画...

好久不见!!!!!我也蹭热度画美少女战士了hhhhhhhhh!!!

我看到这个挑战就想到十四松所以就画了hhhhhhhhh

好久不见!!!!!我也蹭热度画美少女战士了hhhhhhhhh!!!

我看到这个挑战就想到十四松所以就画了hhhhhhhhh

papyrus让我来

papy和十四松都是原作里公认的小天使,以及他们都有弟控的哥哥(雾)

初次尝试上色💦有点崩)

papy和十四松都是原作里公认的小天使,以及他们都有弟控的哥哥(雾)

初次尝试上色💦有点崩)

种星星的田
十四松desu~~(菜鸡摸鱼(...

十四松desu~~(菜鸡摸鱼(๑•̀ᄇ•́)و ✧ 


十四松desu~~(菜鸡摸鱼(๑•̀ᄇ•́)و ✧ 


禾月亮

Disjoint

*不相交的

*数字松,18岁

努力社交现充一x凶恶不良笨蛋十四

*ooc的话,提前谢罪

*我永远喜欢高桥同学.JPG,你们快看剧场版!!!


我总爱比他慢几拍的,兄弟们肩并肩地打闹着,而只有我一个人落在最后。他走在最前面,像是大家的引路人似的,我往前看,见不着道路,只能看见他一摇一摆的模样,未经打理的短发左右乱飘。我们连成了一条线儿,他在前面,我就跟在他后面。

我们是同一条直线上的两个点,无论如何,都是在一起的。


十四松小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个听话又乖顺的孩子,每次大家一起玩闹时,他就在一旁看着...

*不相交的

*数字松,18岁

努力社交现充一x凶恶不良笨蛋十四

*ooc的话,提前谢罪

*我永远喜欢高桥同学.JPG,你们快看剧场版!!!

 

 

 

 

我总爱比他慢几拍的,兄弟们肩并肩地打闹着,而只有我一个人落在最后。他走在最前面,像是大家的引路人似的,我往前看,见不着道路,只能看见他一摇一摆的模样,未经打理的短发左右乱飘。我们连成了一条线儿,他在前面,我就跟在他后面。

我们是同一条直线上的两个点,无论如何,都是在一起的。

 

十四松小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个听话又乖顺的孩子,每次大家一起玩闹时,他就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我会向他招招手,让他过来,于是他走过来,蹲下与我平视问:“怎么啦,一松哥哥?”。

我就指指远处,示意他上去与他们一起。十四松便会自然地牵起我的手,向远处奔去,我紧握住他,他的手与我的差不多大,大概是天气炎热,出了不少汗。我也是,手上黏糊糊的,不过应该不是天气的原因吧。

我们初中也是同一个班的,没有了母亲的特别关照,系统自动把我们分配进了不同的地方。家长们总是捕风捉影地讨论着哪个班级是重点班,哪个又是“被学校抛弃的班”。很不幸,我们便是那后者的学生。当时我还不清楚“运气守恒”定律,现在想来,或许是与十四松同一个班已经耗尽了我积攒许久的运气,只好用同等的不幸来代替了。

但我并没关系,班主任在我的一番真心实意的吹捧后让我与他成了同桌。他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台上传来的是历史老师枯燥的讲课声,身边顽皮的同学们悄悄讲着话、传着明目张胆的纸条,而我就趁着老师拍着桌子朝我们训话时偷偷看向他,十四松老老实实地穿着身白衬衫,短袖外露出白净的小臂,手握着笔低头抄黑板上老师的笔记,又看着那几个被骂的十分不服气的学生切切偷笑。我大概在他身上停留太久了,他便朝我看过来,凑过身子对我说道:“一松哥哥,你看他们,好好笑哦。”我就也扯着嘴角,陪着他笑。

 

高一,多亏大家初三都努力了把,这次我们六个又在同一所学校里了。

信息时代开始了,网络变得普遍且时尚起来,我也有幸拿了台老旧的手机——父亲给我们买的,因为配置很差,只能玩玩贪吃蛇、连Line都是一卡一卡的,最后也就只有我一个人要了过来。但也凭着这么台差手机,我成了班上的红人。受欢迎的感觉是我一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自然是毫无保留地沉溺其中,同学们总会主动与我聊上几句,因为我知道最近流行的东西是些什么,老师也喜欢我,他们都说我“有趣”。

放学后与朋友们去逛街、一起讨论最新的玩笑或是聊聊关注的游戏。尽管我根本没有玩过那些游戏,只是在网上听许多人说过。一切美妙极了,我享受着这样被人认可、被人喜欢的日子,变得有些飘飘然儿了。

十四松这次与我分在了两个班,但没事儿,我不怎么在意了。

兄弟成了我迫切地想要摆脱掉的东西,他们无聊、老土、是我新生活里唯一的障碍。事实上,与一群发着汗臭的同龄人睡着一个大通铺,这是我最不想被知道的秘密。我不知道好不容易结识到的朋友们会怎么看我,一个装模作样、虚伪的穷光蛋?无时无刻不在说谎的骗子?

我想自己永远不会想知道的。

谎言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它专门吞噬与我相似的那些虚荣的弱者,他们没法挣扎,因为他们害怕,恐惧在他们的心中生根发芽,而唯一的缓解办法是去撒另一个谎。最终只能深陷其中,再也无法脱身。

我知道的、我知道。但我不想就这么放弃,这一切都是我所渴望已久了的,美好的当下。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六个人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越走越远。

我从没想象过,曾经乖巧的“妈妈的好孩子”十四松会成为一个不良少年。他拒绝一切友善又或是不友善的意见,特立独行着往断开的道路走去。

理应说,我是最了解他了的,却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十四松很少上课,他总是一个人蹲在大街上,装作是一副凶恶的样子,可我明白他根本不可能这样。他很少再笑了,我所熟知的那种爽朗的仿佛与生俱来的笑容从他脸上消失了,但我唯独是最爱十四松的笑的。因为我知道,卑劣如自己一般,只有看着他毫不虚伪的脸庞,才能稍稍清醒一些、才会再去试着从那深渊中挣扎几番。

但我再也没看见过了。

最可笑的地方便在于十四松这么做并没有什么理由,他只是为了满足叛逆的青春期而已,或者说、他大概已经厌倦了自己欢脱的样子,因为无论他再怎么开朗,也没有人愿意与奇怪的他一起玩。索性便自暴自弃起来,一副不好接近的气息,好像是在自我催眠着:并不是他们不愿与我交友,只不过是我太酷、太霸气了,他们根本不敢与我交流。

至少这次是自己主动拒绝了的,看上去更厉害些吧。我笃定他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着的,却忽的意识到自己太过于了解十四松,于是又笑出了声。

他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周围有人热爱着他原先的“怪异”样子吧。

如果要比赛,那十四松大概永远也比不过我了,因为我足够卑鄙、足够阴险、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为了自己,我当然是不会告诉他真相的。

 

我很少再遇见十四松了,不,或者说就算遇见了我们也会默契地装作互不相识一样,自然地走开。

放学后我与几位狐朋狗友一起在繁华的商业街闲逛,我们都知道这样做没什么意义,也不会遇见什么心仪的物什,只不过是为了消磨这无趣的时光。

便利店门口,我背倚着墙壁,双手环臂等待着他们买好食物——我们待会儿可以边走边吃,也显得拍照时不会太单调。

十四松从远处走来,他看上去还是那么暴躁又恐怖,吓得周围的路人自动绕远了他。我看见他的腰带没有系好,自从他不让妈妈帮忙后就一直是这样,可他却又顽固地不愿承认自己不会系腰带。可能提出这个问题会显得他有些幼稚,但我敢肯定,他现在的样子会更傻些。

他的眼神瞟到我了,我清楚地知道他狠狠地“切”了一声,眼神还是那么不屑。

我习惯性地想向他打声招呼,或者只是说句话也好,我与他在学校里很少见面,在家也从来没讲过一句话。下一刻我便觉得自己的想法蠢透了,但伸出的手也没有放下,我只是抱着那么一丝侥幸,静静渴望着与他聊天,就像是我们小时候一样,哪怕一句也好。

便利店的感应器又响了,玻璃门往两边移去,我听见了朋友们的打闹声。他们手上一定还拿着给我的可乐。十四松迎面而来,我却绕过他与那位熟识的好友击了个掌,掌心与掌心发出清脆的声音,另一位朋友将冰凉的碳酸饮料递给我,他们揽住我的肩膀,朝街上走去。

而十四松绕开我,没有回头,我知道他在我面前停顿了一会儿,绕开我时又骂了一句。

是在骂我吧,我与他越走越远,我不会回头,因为我知道他也不会回头。

朋友的关心声又将我从走神中唤醒,他们问,你没事吧。我捏紧手中的冰可乐,凉气从掌心窜进体内,我又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事儿。

没错,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骗子、人渣、坏哥哥,为了我所渴望着的现在,我不在意会丢弃什么。现在想来,我已然忘却了自己当时是否有过后悔,是否想要回头朝十四松奔去,但回头又会有什么用呢?于是我往相反的大道走去。

 

早上,我定的闹钟滴滴作响,我爬起来关掉它,用手抓了抓翘起来的头发。被铺里还有几个迷迷糊糊的兄弟,此时正烦躁地翻了个身,我没有理会他们,整理好装扮便拎起书包,朝学校走去。

在门口的时候,我遇到了十四松,他的衣着还是那么邋遢,腰带与纽扣也没有好好地系整齐。他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却没有看我一眼,大摇大摆地饶进一条小道里去,而我也没有在意,继续往学校的方向迈进。

他快捷的步子愈发地轻,最终消失在小道的拐角处,马路上有自行车的铃铛声,也有行人走动着的声音,路旁是早市,有满头大汗的老板叫卖着自家的包子,而隔壁粥店则传来一阵新鲜的米香,吸引了不少路过的人改变道路朝店里走去,电线上有麻雀在吱吱叫唤,孩童们满怀好奇地看着树枝中央的鸟巢,天空是淡蓝色的,云彩是我不愿去形容的多变模样,远处有一群大雁在南迁,扰乱一片片白云。

我环顾四周,却看不见十四松。我边走边想,又为自己矫情的想法笑了笑。

我想:自己大概再也没法触碰到十四松了吧,就像两条相差一点的射线,只会越离越远,最后远到无法看见彼此。因为我们连平行线也算不上,因为我看不见十四松,他不在我身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