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十四爷

5615浏览    79参与
七弦桐

(三十二)六年后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失踪人口回归😘其实是最近在忙期末和写一个灵感


穿着鹅黄色衣服的小女孩坐在桌前,手撑着脑袋,哭丧着脸看着面前摊开的书。

沉香弯腰小声道:“格格,您还是快些背吧,待会侧福晋就要来检查了。”

幼清抬头看向沉香,“沉香姑姑,我才六岁,六岁啊!”

沉香被幼清这副小大人的样子逗笑了,摸了摸幼清的头,“宋大夫的小公子也是六岁啊,...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失踪人口回归😘其实是最近在忙期末和写一个灵感



穿着鹅黄色衣服的小女孩坐在桌前,手撑着脑袋,哭丧着脸看着面前摊开的书。

沉香弯腰小声道:“格格,您还是快些背吧,待会侧福晋就要来检查了。”

幼清抬头看向沉香,“沉香姑姑,我才六岁,六岁啊!”

沉香被幼清这副小大人的样子逗笑了,摸了摸幼清的头,“宋大夫的小公子也是六岁啊,都能识得那么多药了。”

幼清瘪了瘪嘴,整个人趴到桌子上,带着哭腔嚎道:“我与他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帘子被挑开,若曦从外面走进来。

幼清立马从桌子上起来坐正,黑溜溜的一双眼睛盯着若曦,吞口水的声音很是明显。

若曦一看她这样就知道肯定是没好好背书,但还是问道:“背好了吗?”

幼清把桌子上的书往怀里搂了搂,轻轻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撒娇,“额娘,太难背了。”

若曦点了下幼清的额头,瞪她,“这招只对你阿玛有用。”说着,把书从幼清怀里拿出来,“今天要是背不完呢,什么雪花酪,芙蓉糕,就不要想了。”

“我背!”幼清把书从若曦怀里抢过来,任命地翻开,出气似地一字一句大声读,气呼呼的小模样逗得若曦和沉香都笑出了声。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幼清蔫了吧唧坐在桌边,一看见十四从外面进来,立马从凳子上滑下来,迈着小短腿冲进十四怀里。

“哎呦。”十四怕幼清撞到就往后退了下,弯腰把幼清抱起来,“怎么了,谁欺负我们雅利奇了?”

“谁敢欺负她啊。”若曦带着人从厨房回来,看了一眼缩在十四怀里的幼清,“你就惯着她吧。”

十四把幼清放在桌边的凳子上,然后搂着若曦坐下,“咱们不就是慈父严母吗?”

若曦拍开十四的手,“谁和你慈父严母。”

“我啊,还能有谁。”十四盛了两碗汤,一左一右两个人每人一碗。

吃完晚饭,幼清被沉香带去睡觉,若曦和十四下了会棋,边下若曦边打哈欠,十四把棋子放下,抱着若曦去床上。

若曦躺下的时候还拽着十四的衣服,迷迷糊糊地警告十四,“你别天天惯着幼清。”

十四帮若曦脱了衣服,盖好被子,低头亲了亲她的脸,“好,我只惯着你。”

七弦桐

(三十一)十四个人向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从小到大,十四没怎么遇到过挫折。

皇上疼爱他,德妃的心更是无限地偏向他,哥哥们也大都宠着他让着他,从小顺风顺水。

直到若曦出现……应该说是直到“穿越”的若曦出现,当然,十四不可能知道此若曦非彼若曦。

若曦的姐姐若兰是八爷的夫人,若曦从西北到京城,住在了八爷府。

若兰性子温和,十四、十爷几人是尊敬她的。可她的妹妹若曦和她完全是...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从小到大,十四没怎么遇到过挫折。

皇上疼爱他,德妃的心更是无限地偏向他,哥哥们也大都宠着他让着他,从小顺风顺水。

直到若曦出现……应该说是直到“穿越”的若曦出现,当然,十四不可能知道此若曦非彼若曦。

若曦的姐姐若兰是八爷的夫人,若曦从西北到京城,住在了八爷府。

若兰性子温和,十四、十爷几人是尊敬她的。可她的妹妹若曦和她完全是两个样子,恨不能天天把王爷府搞得人仰马翻。

十四最开始只觉得若曦顽皮得有趣,偶尔和她斗斗嘴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但若曦与普通的官宦小姐还是不一样的,她和十三爷有些像,比如拼命,和明玉打的那一架可是让他们兄弟几个大开眼界;比如,把男女之防看得很轻,与他们兄弟几个处得都还不错;再比如,她也和绿芜走得近,丝毫不介意绿芜的身份。十四只觉得若曦跟着十三爷混在酒肆这种地方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后来,十四发现八爷对若曦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已经越过了姐夫对小姨子的照顾。但十四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反而看到八爷那么开怀,心里还很高兴。

再后来,若曦入宫做了御前宫女。

十四这才看清,若曦可不只是有几分小聪明,她分明有一颗玲珑心,一张抹了蜜似的嘴哄得皇上、李公公都很是喜欢她。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对若曦动心的呢?可能是他偷偷离京去找八爷的时候吧,若曦对敏敏说他是她的心上人,那一刻,他的脸有些热,心中划过一丝甜蜜。只是当时并未多想,毕竟,若曦是要和八爷在一起的,

若曦与敏敏赛马那日,用簪子刺了马赢了敏敏,那支带血的簪子被他留下了,那是若曦为他拼命的证明。可他转念一想,就算是换了十爷、十三爷,若曦也会这么拼命的,心中的触动也就少了些。

若曦与八爷分开的那段日子,是他们俩关系最僵的时候。

他想不明白八爷对若曦那么好,若曦为什么那么决绝地分开,不留一丝余地。

他恼若曦辜负八爷一片深情,气若曦与四爷走得越来越近,他为八爷感到了背叛。

他去质问若曦,一次又一次,可回应她的只有若曦执拗的沉默。

其实他与若曦独处的时候不多,若曦与四爷在一起的事情他也慢慢就接受了。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十四发现若曦变了,彻底变了,她很少有发自内心的大笑了,她变得规矩,变得小心。

十四突然就觉得心疼,若曦不该是这样的啊,她应该永远自由快乐,爱玩爱笑。四爷不能娶她,把她生生耽误在宫里,日日受着被卷入夺嫡的折磨。

可他能啊,十四想,他能娶她啊,能把她带出宫,让她永远远离这些无休止的纷争。

若曦拒绝了,还因为拒绝了皇上被打了板子罚到了浣衣局。

她不愿,她固执,她一心一意只有四爷。

打仗回来,人人都仰慕无往不胜的大将军,只有若曦,再拒绝十四。

十四不强求,他始终不懂她,但愿意尊重她的决定。尊重她,就能让她记得自己的好,让他们不至于疏离。

他给若曦一句承诺,无论何时,只要她不开心想离开,就可以找他。

但十四后悔了,他以为四爷登基后会给若曦名分,会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捧给若曦,会弥补她这些年的担忧、害怕、痛苦。

可据他所知,若曦越来越痛苦……

十三爷找到他,给他比那个手势时,十四又喜又痛,喜若曦相信他,愿意来到他身边了;痛若不是被伤得千疮百孔若曦怎么会出宫。

十四拿着先帝圣旨入宫的时候,看到皇上一脸怒气,他心中有那么意一丝痛快。

皇上不许行任何大婚礼,十四还是让人挂了红绸子,他想尽可能不让若曦委屈。

时隔多年,再见到若曦,他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只有一个想法,要对她好,对她最好。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若曦的呢,他弄不清楚,可能是从在八王爷府就中下了种子,可能是她为她拼命时,也可能是……谁又能说得清呢?

七弦桐

(三十)产后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最近十四曦没什么好的灵感,可能更得比较慢😔


若曦昏昏沉沉睡了好几日,陷在一个又一个的梦里醒不过来。

她梦到现代的父母,梦到若兰,绿芜,八爷,玉檀,梦到第一次进宫的场景,梦到玉檀的死,梦到自己一步步陷入诡谲的宫斗,日日提心吊胆。最后,她梦到在浣衣局时,十四打了胜仗回来,问她愿不愿意跟他。

若曦缓缓睁开眼,还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最近十四曦没什么好的灵感,可能更得比较慢😔


若曦昏昏沉沉睡了好几日,陷在一个又一个的梦里醒不过来。

她梦到现代的父母,梦到若兰,绿芜,八爷,玉檀,梦到第一次进宫的场景,梦到玉檀的死,梦到自己一步步陷入诡谲的宫斗,日日提心吊胆。最后,她梦到在浣衣局时,十四打了胜仗回来,问她愿不愿意跟他。

若曦缓缓睁开眼,还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只是觉得头疼,浑身黏腻得难受。

又闭上眼缓了一会,若曦抬手掀开一点床幔,接着床幔被人完全掀开,阴影笼罩下来,十四坐到床边,声音沙哑,带着喜悦和几分小心,“若曦……”

十四面容憔悴,又多了好几缕白发,若曦想抬手摸摸他的头发,却没力气,只能轻轻唤他一声,“十四哥……”

十四握住若曦的手,扭头让乳母把幼清抱过来,十四把幼清放到若曦旁边,“若曦,你看,孩子好好的。”

幼清小小的一个躺在襁褓中,身上带着奶香味,一双眼睛乌黑明亮。

“我们的雅利奇多像你。”

若曦抬手轻轻碰了碰幼清软嫩的脸,看向十四,“让乳母抱她去睡觉吧,我有话想和你说。”

十四把孩子抱给乳母,叫了沉香进来先给若曦擦身子换衣服。

又喂若曦喝了一碗粥,十四才重新靠到床上,低头看向若曦,“想和我说什么?”

若曦握住十四的手,和他十指交握,“十四哥,我是不是病了?”

若曦在现代的时候也了解一点产后抑郁,她现在大概就是有些抑郁情绪了。

十四握紧若曦的手,“没事的,好好休息很快就好了。”

若曦看着十四的白发,心中又酸又涩,柔声安抚,“十四哥,你别担心,我就是入宫被吓到了。”

“嗯,不担心。”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过了会,若曦听到十四闷沉的声音,“嗯,我要被你吓死了。”

若曦起身抱住十四的腰,脸埋在十四腹部,十四轻轻摸着若曦散在背后的头发,压抑了几日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只调笑着说了句,“为了你,可是把我的头发都熬白了,我也是知道了一夜白头的滋味。”

若曦抬起头,看十四笑着看着自己,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都是做额娘的人了,怎么还动不动哭鼻子呢。”

若曦把脸重新埋进十四怀里,哭得更凶了,十四就像哄小孩子一样拍着若曦的背,任她彻底地发泄一场。

七弦桐

(二十九)生孩子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巧慧在秋天生下了一个男孩,叫宋怀庭。

若曦生产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整个王府忙翻了,十四听着若曦嘶哑的叫声,直接就冲进了屋子里,可他着急得手都在抖,还时不时吼接生婆子几句,弄得若曦心烦,咬牙切齿把他赶了出去。

接生婆子喊“母女平安,恭喜王爷”的时候,十四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扶着门框缓了好一会才大步走进屋子。

婢女们在...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巧慧在秋天生下了一个男孩,叫宋怀庭。

若曦生产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整个王府忙翻了,十四听着若曦嘶哑的叫声,直接就冲进了屋子里,可他着急得手都在抖,还时不时吼接生婆子几句,弄得若曦心烦,咬牙切齿把他赶了出去。

接生婆子喊“母女平安,恭喜王爷”的时候,十四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扶着门框缓了好一会才大步走进屋子。

婢女们在屋子里收拾,若曦过度劳累睡了过去,巧慧坐在床边给她擦脸。

乳母抱着孩子想给十四看一眼,十四停下看了眼皱巴巴的孩子,听宋大夫说孩子平安便让乳母带着孩子下去了。

“若曦怎么样?”十四蹲在床边看着虚弱的若曦,生怕她落下什么病根。

“生产还算顺利,伤身子是难免的,日后更要仔细照顾。”

十四看向宋大夫,“今日多谢宋大夫了。”

“医者本分。”

若曦足足睡了两天两夜,醒来的时候是清晨,天还没亮,她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甚至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宫里还是在王府。

直到十四温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若曦,是不是做梦了?”十四一手握着若曦的手,一只手拿着帕子擦若曦额头的冷汗。

若曦努力睁开眼,模模糊糊看见皱着眉的十四,“孩子呢?”

“孩子没事,她很好,有乳母看着。”十四把手伸进被子,若曦的里衣已经被冷汗洇透了,十四掖好被子,喊沉香进来给若曦换衣服。

若曦抓着十四的手,气息声音都很弱,语气却很是执拗,“我要看孩子。”

“先把衣服换好了,我让乳母抱孩子过来,好不好?”

若曦这才慢慢放开手。

孩子还是丑丑的,但这并不妨碍若曦对她的喜爱,笨拙却小心地抱着小小的孩子,浑身都是柔和的爱意。

十四给若曦披了件更厚实的衣服,揽着她一起看孩子,“宋大夫说了,孩子刚出来都是这样,以后就张开了漂亮了。”

若曦点了点头,注意力全在孩子身上了,十四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觉得此刻就是这辈子最满足的时候了,只想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捧给她们。

几日后,十四开心不起来了,他觉得若曦有些不一样了——经常做梦哭着喊着要孩子,孩子被乳母抱去时间久一点她便着急得要找孩子,现在只差睡觉都把孩子抱在怀里了。

只是短短几日,若曦非但没有把精气神养回来,还更加憔悴了,怀孕好不容易养的一点肉,好像全都没了。

又是深夜,若曦被噩梦惊醒,掀开被子就要越过十四下床,十四动作比意识要快,扯起被子包住若曦,“怎么了?”

“我的孩子呢?”若曦隔着被子抱住十四拦着她的胳膊,满脸的汗与泪,看着十四的目光尽是恐慌。

“孩子与乳母在一起,她很安全。”十四一边擦着若曦脸上的泪,一边柔声安慰,“孩子很安全,若曦,没事的。”

可若曦仿佛陷入了梦里,不断地重复“我要我的孩子”。

十四把若曦抱进怀里,轻轻顺着她的背,安抚的吻落在她额头、眼睛上,“乖乖睡觉好不好,明天醒来就能看到孩子了。”

“有人要带走我的孩子,他们要带走我的孩子……”若曦用力推了一把十四,十四没防备,被她推得向后倒去。

若曦扯开被子赤着脚便往外跑,十四翻身下床从后面抱住她,“若曦,孩子没事的。”

若曦已然听不进十四的话,只是用力地挣扎,挣扎了几下,竟晕了过去。

十四登时吓得脸都白了,一边把若曦抱到床上一边喊沉香去找宋大夫。

七弦桐

周末补课做作业😭

不更文的时候就来讨论一下剧情吧🤔

我应该没打算一直写十四曦的日常写到他们俩老了

所以后面写什么呢🧐

周末补课做作业😭

不更文的时候就来讨论一下剧情吧🤔

我应该没打算一直写十四曦的日常写到他们俩老了

所以后面写什么呢🧐

七弦桐

(二十八)芙蓉糕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上一章隔的时间有点久👇🏻


回家 


若曦醒来的时候十四已经不在屋子里了,只有沉香守在床边。

“王爷呢?”沉香蹲在床边给若曦穿好鞋子,“王爷去厨房了。”

“厨房?他去那做什么?”若曦站起来让沉香扶着在屋子里走几圈。

“王爷好像要去学做芙蓉糕。”

若曦脚步顿住,“他做芙蓉糕?”

“是。”

若曦抬手拍了...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上一章隔的时间有点久👇🏻


回家 



若曦醒来的时候十四已经不在屋子里了,只有沉香守在床边。

“王爷呢?”沉香蹲在床边给若曦穿好鞋子,“王爷去厨房了。”

“厨房?他去那做什么?”若曦站起来让沉香扶着在屋子里走几圈。

“王爷好像要去学做芙蓉糕。”

若曦脚步顿住,“他做芙蓉糕?”

“是。”

若曦抬手拍了下额头,“咱们去看看。”她是真怕厨房活不过今天。

若曦到厨房的时候芙蓉糕已经做好了,清甜的香气飘在厨房里,若曦闻了闻,好像闻起来还不错。

“你怎么过来了?”厨房热气腾腾,十四怕热到熏到若曦,站在门口给她挡住热气。

“来看看十四爷的战绩。”若曦边说边拿出帕子,抬手给十四擦汗,“闻起来好像还不错。”

“就是长得丑了点。”十四拿过帕子在脸上抹了把,转身进厨房拿出来那盘芙蓉糕,“走吧,回屋吃。”

若曦看向盘子里的芙蓉糕,确实长得一言难尽。

进了屋子,十四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冰水,若曦挑了长得最完整的一块芙蓉糕,咬了一小口,原本期望不是很高,谁知味道不比从前在宫里吃的差。

十四看向像只小老鼠的若曦,“怎么样?”

若曦竖了个大拇指,把剩下的全填到嘴里,十四给她倒了杯温水,“慢点吃。”

若曦喝了口水,把嘴里的芙蓉糕都咽下去,“你还记得我被罚跪的那次吗,他们都来劝我回去,就你带了芙蓉糕给我吃,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喜欢吃啊?”

十四没想到若曦会说起这件事,愣了愣,而后抬手摩挲着若曦的脸,“怕你饿着啊。”

那个时候若曦满心满眼都是四爷,劝她也不听,就只能给她带点吃的,别跪坏了身体。

“我后来听李公公说你也去跪了?”若曦拿起碎了的芙蓉糕递到十四嘴边,十四低头吃了,“我与皇上不睦,但是和十三哥感情还是不错的。”

“十四哥,你会遗憾吗,再也回不去战场。”

十四垂下眼,脸上确实有落寞,他低低地笑了一声,“感受过天高海阔的自由,保境安民的自豪,被困在这四方院子里自然心有不甘。”

若曦握着十四的手,她亲眼看着他从意气风发、往来不败的将军王变成闲散的王爷,看着他收敛身上的锐气,就好像雄鹰被折断翅膀,其中疼痛,她能体会的不过二三。

“好在你来陪我了,没了功业,我也还有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不像皇宫里的那位,只能守着冰冷的皇城过一辈子。权势功名纵然吸引他,但与心爱之人有一个家也是他多年的愿望。

“当初被我拒绝了好多次,肯定恨得牙痒痒吧。”

十四握住若曦抠自己手心的手指,抬眼看向笑得灿烂的人,皮笑肉不笑,“恨啊,恨不得直接把你绑到府上。”说完,十四无奈一笑,“可是我知道,皇上,八哥,十三哥都懂你,所以你与他们亲近。我不懂你,你不会愿意嫁给我的。”

若曦听得心里发苦,十四确实不是最懂自己的,但他是尊重她的,不然,早就把圣旨拿出来了。

“十四哥。”

十四抬头,看见若曦张开手,微红着眼眶看着自己,十四被她看得心都化了,起身抱住她,“怎么了这是,好好说着话怎么就要哭了。你这个样子,等有了孩子,孩子哭你也哭,你们两个要心疼死我吗?”

若曦埋在十四怀里吸了吸鼻子,轻轻哼了声,十四揉了把她的头发,“哼得真像只小猪。”

没一会,院子里的人就看见十四笑着被打了出来。

七弦桐

(二十七)回家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若曦从养心殿出来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高无庸接过小太监手里的伞,撑开,“奴才送侧福晋出宫。”

走了一段距离,若曦突然停下,回头看向那座象征着权力威严的宫殿,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道:“走吧。”

宫门外,十三爷带着承欢站在马车旁,看见若曦出来,承欢撑着伞跑着迎上来,“姑姑。”

若曦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承欢长高了...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若曦从养心殿出来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高无庸接过小太监手里的伞,撑开,“奴才送侧福晋出宫。”

走了一段距离,若曦突然停下,回头看向那座象征着权力威严的宫殿,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道:“走吧。”

宫门外,十三爷带着承欢站在马车旁,看见若曦出来,承欢撑着伞跑着迎上来,“姑姑。”

若曦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承欢长高了,变漂亮了。”

承欢偏头在若曦手心蹭了蹭,“姑姑是要生小妹妹了吗?”

若曦摸了摸肚子,笑得温和柔软,“是啊,”

十三爷走过来,“若曦。”说完,握拳掩唇咳了几声。

十三爷比上次见憔悴了很多,两鬓白发,若曦心中一揪,“是病了吗,太医可看过了?”

“不过是旧疾而已,不碍事。”说完十三爷又扭头咳了几声,待他平缓呼吸,才向若曦说话,“我给绿芜重新描了碑。”

闻言若曦只是愣了一瞬,很快便反应过来,十三爷应当是知道了绿芜的事,点了点头,“她应当很高兴。”

“时候不早了,又下着雨,早些回去吧,十四弟在家肯定着急了。”

若曦点了点头,“十三爷多保重。”

“此一别,再见大概就是来生了,好好保重。”十三爷轻轻一笑,若曦仿佛又看见了当年那个落拓不羁的十三,眼眶一酸泪差点落出来。

若曦吸了吸鼻子,也笑道:“好。”说完就上了马车,朝十三爷和承欢挥了挥手,“承欢,好好照顾你阿玛。”

“知道了,姑姑好好照顾自己。”

到王府的时候若曦还在马车上睡,皇后派来跟着的宫女先下马车,刚下去就看见十四站在门口,死死地盯着马车。

“奴才给十四爷请安,侧福晋睡着了。”

十四暗暗松了口气,掀袍上了马车,若曦正靠在软枕上睡着,眉心微皱。

十四不想吵醒若曦,想直接抱她回去,谁知刚碰到她她就醒了。

若曦眯着眼往他身上蹭了蹭,“十四爷……”

十四怕她乱动碰着肚子,把她扶好靠到自己身上,“要我抱你进去?”

若曦还迷迷糊糊的,靠在十四怀里缓了一会,“我自己进去。”

回了院子,宋大夫已经等在那了,等若曦进屋换了衣服便给她诊脉。

“侧福晋一切都好,王爷可以放心了。”

十四高高悬起的心终于落了地,长长地舒了口气,摸了摸若曦圆润的脸,“像吃东西吗?”

若曦摇了摇头,握住十四的手,“你再陪我去睡会吧。”十四一看就是没休息好,眼下的乌青看得她心疼。

“好。”只要若曦回来,他什么都好。

祝大家五一假期快乐呀!💕

柠溪

卧槽这段里的十四太撩了😂

卧槽这段里的十四太撩了😂

七弦桐

(二十六)入宫③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最近大姨妈,先放个短的吧


十四偷着出府偷着进宫,若曦不敢让他在宫里多待,赶他出去赶紧回府。

十四磨磨唧唧不想走,抱着若曦黏在她身上,若曦一边推他一边压着声音教训他,“你都多少岁的人了,做事情都不想想后果吗?万一被发现了,不只是王府,连皇后娘娘都会被连累。”若曦一巴掌推开十四凑过来的脸,神色严肃,“你站好!”

十四见若曦确实是有...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最近大姨妈,先放个短的吧


十四偷着出府偷着进宫,若曦不敢让他在宫里多待,赶他出去赶紧回府。

十四磨磨唧唧不想走,抱着若曦黏在她身上,若曦一边推他一边压着声音教训他,“你都多少岁的人了,做事情都不想想后果吗?万一被发现了,不只是王府,连皇后娘娘都会被连累。”若曦一巴掌推开十四凑过来的脸,神色严肃,“你站好!”

十四见若曦确实是有些生气了,站直了身体,双臂却还是环着若曦,“我回去就是了,你别气。”

若曦冷哼了一声,十四对若曦认错向来快,不管错没错先认错,若曦一肚子气也就消了大半,“你快走吧,”

“现在宫门、城门都关了,你要我怎么出去?我只能等明日当值侍卫出宫跟着一起出去。”十四的手在若曦背后轻轻摩挲,给她顺毛。

若曦抬头瞪他,“那你不赶紧去当值?”

“我要值的就是这儿。”十四低头吻了吻若曦的脸,温柔缱绻,“去睡吧,我就在外面。”

若曦对中午迷迷糊糊睡过去的事情感到奇怪,她明明不是那么困啊。怕中午那样的事情再发生,若曦本打算晚上看看书写写字的,但是十四来了。

“那我去睡了。”若曦抬手摸摸十四的脸,勾着他的脖子往下压了压他的头,仰头亲在他下巴上,“辛苦了,十四哥。”

十四垂眸看着若曦,如墨的双眸更沉了,“这么叫我,是想我和你一起睡?”

若曦推开十四,推着他后背往外走,“你快出去,快出去。”

十四笑着被若曦推了出去,压低官帽站在外面守夜。

知道十四在外面若曦就安心了,收拾好躺到床上睡觉。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十四已经出宫了,刚用过早饭高无庸便来了,说是皇上要见她。

宫里花草繁盛,打理得十分漂亮,可若曦觉得还没有她和十四随便在院子里栽的玉兰树好看。想到十四,若曦记挂了一早上他路上是否平安。

柠溪

清穿遗梦 第十八章 互不相让

        自我和十四阿哥被皇上赐婚了之后,身边人就对我客气了许多。德妃娘娘也开始为我们张罗婚事,顿时一片喜庆的氛围包围着我们。

  有一次十四阿哥来永和宫看我,并和德妃娘娘商量和我的婚事准备事宜。正在商量途中,四阿哥来了。

  “给四阿哥请安。”四阿哥进来了之后,我向他福了福身。

  “起来吧,再过不久就是我十四弟妹了吧。”

  “谢四阿哥。”我这才起了身。

  德妃娘娘似是想缓和这个尴尬的气氛,于是开口说道,“老四,十四,今天中午就在额娘宫里用膳吧,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当陪陪额娘。”

  “儿子...

        自我和十四阿哥被皇上赐婚了之后,身边人就对我客气了许多。德妃娘娘也开始为我们张罗婚事,顿时一片喜庆的氛围包围着我们。

  有一次十四阿哥来永和宫看我,并和德妃娘娘商量和我的婚事准备事宜。正在商量途中,四阿哥来了。

  “给四阿哥请安。”四阿哥进来了之后,我向他福了福身。

  “起来吧,再过不久就是我十四弟妹了吧。”

  “谢四阿哥。”我这才起了身。

  德妃娘娘似是想缓和这个尴尬的气氛,于是开口说道,“老四,十四,今天中午就在额娘宫里用膳吧,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当陪陪额娘。”

  “儿子听额娘的就是。”四阿哥便坐到了餐桌旁。

  接着十四阿哥和德妃娘娘也坐到了餐桌旁。

  “奴婢去看看饭菜好了没有。”我转身去了小厨房。

  饭菜好了之后,由宫女太监端着送上了餐桌。我在一旁等待侍候他们。

  “来来来,你们两个尝尝额娘宫里的菜看看合不合胃口。”

  “是,额娘。”于是他们两个拿起了筷子。

  可是他俩的筷子却生生落到了一根竹笋上。

  我顿时惊慌失措。

  “十四弟,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让给你了,这菜该让给四哥了吧。”

  “四哥何必如此计较,那十四换个菜吃就是了。”十四阿哥的筷子便移到了其他菜上。

  “老四啊,你和你十四弟是亲兄弟,何必争这些呢?你是哥哥,该让着弟弟才是。”德妃娘娘见此情境为十四说话道。

  “额娘,从小十四弟就有着儿子没有的东西,儿子觉得让的也够多了。”他边说边看向我。

  我内心紧张,他这话似有深意。

  “好了好了,你们兄弟两个好就好。”德妃娘娘把他俩的手握在了一起。

  “是,额娘。”

  他们便继续吃着饭。我在一边冒着冷汗。四阿哥还没有对我死心吗?他和十四阿哥本就不和这下再加上我他以后会怎么对付十四阿哥呢?十四阿哥心思单纯,为人率真,看来以后我还得多帮衬他才是。

七弦桐

(二十五)入宫②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不虐不虐不虐!!!!!!!!


令若曦意外的是,那太监真的带她去了皇后宫中。

皇后和几年前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坐在上面浅笑着,雍容端庄。

她抬了抬手,“不必行礼了,赐座。”

若曦护着肚子,“多谢皇后娘娘。”

待若曦坐下,皇后看着若曦的肚子,眼中划过一丝羡慕,自从她的弘晖离开后,她再也没能有一儿半女。

“本宫记得你身子弱,孩子...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不虐不虐不虐!!!!!!!!


令若曦意外的是,那太监真的带她去了皇后宫中。

皇后和几年前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坐在上面浅笑着,雍容端庄。

她抬了抬手,“不必行礼了,赐座。”

若曦护着肚子,“多谢皇后娘娘。”

待若曦坐下,皇后看着若曦的肚子,眼中划过一丝羡慕,自从她的弘晖离开后,她再也没能有一儿半女。

“本宫记得你身子弱,孩子可好?”

“有劳皇后娘娘挂心,一切都好。”从王府到皇宫,若曦已经很是疲惫了,却还是要强打起精神应和着皇后的话。

皇后看出若曦的疲累,“先到后面歇一下吧,待会本宫让太医给你诊脉。”

若曦本想推辞,可实在是太累了,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在抗议,便起身行礼谢恩,由宫女带着往后殿走。

若曦提防着这宫里的一切,本来只想躺下休息一会,谁知进了屋子睡意便压了过来,没一会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殿中央珐琅炉升起袅袅白烟。

过了一会,外面的宫女进来把珐琅炉里燃烧的香料灭了,又开窗通了风。

等屋子里的香气散了,门被推开,皇上轻声缓步走了进来。

若曦侧躺在床上睡着,她比上次见圆润了不少,眉目间满是柔情祥和。

目光移到她隆起的腹部,背在身后的手捏紧了手指,他们曾经也有过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会是他们的最宠爱的人。

皇上咬着牙闭了闭眼。

若曦醒的时候已经傍晚了,睡了一觉身上出了一点汗有些难受,若曦揉着太阳穴坐起来,睡得头昏沉。

“醒了。”

沉沉的声音传来,若曦的意识瞬间回笼,身上热腻的汗仿佛变成了冷汗,全身防备起来。

皇上坐在桌前批折子,桌子和床中间隔了一扇屏风,只能看见若曦坐着的轮廓。

若曦扶着腰站起来,低着头,“参见皇上。”

皇上从屏风后绕到若曦面前,垂眼看着她紧紧握在一起指节泛白的手,“你不必如此提防朕,朕不会对你做什么。”

听了这话若曦却是一点都没感到放松,往后撤了一步,“皇上九五之尊,自然不会对臣妇做什么。”

“臣妇”二字像两根针扎到皇上心里,陷进去,不说多疼,却会永远梗在肉里,时不时刺他一下,提醒着他旧爱不可追。

皇上看着全身都竖起刺的若曦,她向来最知道怎么让他难受。

“朕说过,宫中子嗣单薄,将来你的孩子入宫便是阿哥或公主。”

若曦突然抬起头,澄澈的双眼温柔坚韧,“我记得皇上当年还是亲王的时候,在王府耕地种菜,你说你想生在普通人家,不愿筹谋算计勾心斗角。”

若曦顿了一下,眼中满是冷意与讽刺,“那你把我的孩子接近宫里算什么,他本来可以在王府安安稳稳一辈子,你就非要让他进到这个笼子里吗?阖宫上下都知道他不是你的孩子,他们背地里会说他什么。皇上,你该知道没有父母疼爱是什么感受。”

最后一句话落,若曦明显看到了皇上眼中浮起的戾气,用最尖锐的话刺别人最柔软脆弱的地方,皇上觉得若曦在宫中那么多年,这一招学得最好,也用得最好,每次都能一击中的。

皇上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外面候着的太医进来。

若曦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只觉得腿软站不住,旁边的小宫女扶了她一把,扶着她坐下让太医诊脉。

到了晚上,皇后来找若曦说话,若曦正在抄录诗经,十四说要送孩子他们亲自抄录的书,她抄录一半十四抄录一半。

皇后拉着若曦的手坐下“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你马上都要做额娘了。”皇后顿了顿,“皇上当年与我商议过你的位分与封号,他还翻了好几本书为你们的孩子取名字,你对皇上来说始终不一样。”

若曦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动,“娘娘一路陪皇上走到现在,您才是最不一样的。”

皇后闻言笑了笑,这笑中竟是苦涩多一些,“若曦,我一直都是羡慕你的,皇后之位尊贵,坐上了这个位子我就不能再想以前那样与皇上相处了,我先是他的臣,再是他的妻。从当初十四拿着皇阿玛遗旨入宫我就知道,你会自在的。”

若曦握紧了皇后的手,“娘娘对皇上的感情是谁都比不上的。”

“本宫自然是爱他敬他的,无论他是皇上还是王爷。”提到皇上皇后眉眼中尽是爱意,“皇上对你是不甘心的,倘若你只是出宫而不是嫁给十四弟,他也不会这样。皇阿玛与皇额娘都宠爱十四弟,皇上与他一母同胞却始终得不到呵护,他本就较着一股劲,你又与十四弟在一起。”

若曦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从小到大都意气风发的十四,还有隐忍沉默的皇上,确实不像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至于孩子的事,宫里子嗣也没有少到要让宗室子弟入宫,皇上不是不会拿政事乱来的,你放心就好。”

若曦起身,向皇后行了跪拜礼,“多谢皇后娘娘。”

皇后忙扶起她,“你我有缘,我更不想看着皇上钻牛角尖。对了,有个人要见你。”

若曦疑惑地看向皇后,皇后走到门口敲了敲门框,门被推开,一个侍卫低头走了进来,看到这侍卫的身形若曦心头一跳。

侍卫抬起头,官帽下一张脸俊朗凌厉,正是十四,若曦睁大了眼,半天回不过神。

“本宫先出去了。”

十四朝皇后行礼,“多谢皇嫂。”

皇后关上门,十四跨步到若曦身前,盯着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见她没事悬着的心才平稳下来。

抬手捏了捏若曦的脸,“傻了?”

若曦回过神,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又气又急,压着声音噼里啪啦一顿说,“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敢来,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你是不是疯了!唔……”

十四一手摘下头上的官帽,俯身吻了下去,堵住若曦喋喋不休的嘴,若曦抬手捶了他好几下,一肚子气被他堵在肚子里。

十四抬头离开若曦的唇,此刻又温柔又脆弱,轻轻叹息一声,“我怕见不到你了啊。”

七弦桐

救赎 chapter1

十四曦现代版

脑洞片段,可能是短篇小故事,可能是连载小故事

重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勿入

不涉及真人,拒绝杠精


年下年龄差,重度ooc

大概差个5-8岁吧

若曦有白月光,初恋那种刻骨铭心白月光

冷漠厌世妖艳女主✘年下狼狗男主


今天晚上电脑出了点意外,十四曦虐就没法虐了,先放个现代吧,希望大家喜欢💕


顾允提第一次见到若曦是在傍晚。

穿着白T黑色短裤的女人蹲在酒吧门口抽烟,黑色长发乱糟糟地扎在脑后,一双腿又长又白,隔一会吐出一个烟圈。

旁边的向飞碰了碰他的肩膀,“这烟抽得比你可帅多了。”

顾允提没搭理他,手插在校服口袋里走到酒吧门口。

若曦掀了下眼皮,又把...

十四曦现代版

脑洞片段,可能是短篇小故事,可能是连载小故事

重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勿入

不涉及真人,拒绝杠精


年下年龄差,重度ooc

大概差个5-8岁吧

若曦有白月光,初恋那种刻骨铭心白月光

冷漠厌世妖艳女主✘年下狼狗男主


今天晚上电脑出了点意外,十四曦虐就没法虐了,先放个现代吧,希望大家喜欢💕


顾允提第一次见到若曦是在傍晚。

穿着白T黑色短裤的女人蹲在酒吧门口抽烟,黑色长发乱糟糟地扎在脑后,一双腿又长又白,隔一会吐出一个烟圈。

旁边的向飞碰了碰他的肩膀,“这烟抽得比你可帅多了。”

顾允提没搭理他,手插在校服口袋里走到酒吧门口。

若曦掀了下眼皮,又把烟咬回嘴里,声音和她冷酷的打扮不太符,挺柔的,带了几分刻意的压低冷意,“学生不能进。”

向飞从书包里摸出身份证,嘻嘻哈哈地说道:“小姐姐,我们有身份证。”

若曦站起来,身高比顾允提想象中矮,有种脖子以下都是腿的感觉。

若曦右手夹烟左手接过向飞的身份证,顾允提看到她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戒指纹身,左手手腕上几条刀疤,顾允提轻轻挑了下眉。

看完向飞的,若曦看向顾允提,神色淡漠,顾允提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身份证递给若曦。

若曦看完,侧身让开,两个人走了进去。

若曦站在门外抽完一整根烟,抬头看了眼天空,和往常的天空并没有什么不同。

又是九月十二号了啊。

进了酒吧,闺蜜温溪走过来,“不是让你在家休息一天吗?”

“不用,今天没什么特殊的。”

温溪看着若曦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眼睁睁看着若曦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冷漠无所谓。

七弦桐

十四曦新灵感


年下年龄差,重度ooc


大概差个5-8岁吧


若曦有白月光,初恋那种刻骨铭心白月光


冷漠厌世妖艳女主✘年下狼狗男主


大概是糖里带刀的那种甜


大家能接受这个设定吗,接受不了我就自己写着玩不发了


十四曦新灵感


年下年龄差,重度ooc


大概差个5-8岁吧


若曦有白月光,初恋那种刻骨铭心白月光


冷漠厌世妖艳女主✘年下狼狗男主


大概是糖里带刀的那种甜


大家能接受这个设定吗,接受不了我就自己写着玩不发了



七弦桐

(二十四)入宫①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dbq,没有写到四爷出场


皇后的人到十四府的时候,十四正陪着若曦练字,听到皇后的人来传口谕浑身都绷紧了。

若曦放下笔,握住十四攥起来的手,“走吧。”

到了外面,皇后身边的太监向两个人行礼,“皇后娘娘说许久不见侧福晋,请侧福晋入宫一叙。”

“侧福晋如今身怀六甲行动不便。”十四脸色阴鸷,眼中已然有了杀气,可那太监就那么弯着腰...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dbq,没有写到四爷出场


皇后的人到十四府的时候,十四正陪着若曦练字,听到皇后的人来传口谕浑身都绷紧了。

若曦放下笔,握住十四攥起来的手,“走吧。”

到了外面,皇后身边的太监向两个人行礼,“皇后娘娘说许久不见侧福晋,请侧福晋入宫一叙。”

“侧福晋如今身怀六甲行动不便。”十四脸色阴鸷,眼中已然有了杀气,可那太监就那么弯着腰行礼。

若曦往前一步侧身挡了挡十四,笑着道:“有劳公公了。”说完朝身边的沉香使了个眼色,沉香立马走上去,掏出一个荷包塞给那太监。

回了院子,十四抽回若曦握着的手,若曦一愣,“怎么了?”

“真的就是皇后想见你?”

“不然呢?”若曦扶着腰慢慢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十四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中火气更甚,“不然呢,宫里谁最想见你你不清楚吗,万一他把你扣在宫里怎么办,你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若曦抬头看着十四,伸手勾了勾他的手,“十四哥,我有点不舒服。”

十四僵了下,立即蹲下来,抓着若曦的手,“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是不是刚才站得太久了?”

若曦盯着他看了一会,低头笑了出来,十四看她笑得欢便知道她这是在诓自己,脸色当即沉了下来,“马尔泰若曦。”

若曦收起笑,抬手抚上十四的眉,“我如果不去就是抗旨不遵,连累的是整个王府。”

十四沉默,他的身上确实担着王府几百条人名,他不能任性。

若曦握着十四的手放在肚子上,“你放心,我是你的,孩子也是你的。”

十四抬起头,脸上难得有了几分孩子气,“那我和你一起去,我扮成侍卫。”

“瞎说什么呢你,万一被发现了,是什么罪你不知道吗?”若曦气得伸手戳了下十四的脑门,越想越气,“你说说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耍起脾气来还和个孩子似的。”

十四只捕捉到“这么大年纪”几个字,眯着眼抬头看向气鼓鼓的若曦,声音轻飘飘却阴恻恻的,“我年纪大?”

若曦简直要被气笑了,没好气地抬起脚踹了十四一下,“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要是正经还能有肚子里的孩子?”十四刮了下隆起的腹部,心中的担忧却越发浓烈。

七弦桐

预告

明天轻虐预警⚠️⚠️⚠️


许久不见四爷大家想他吗


皇后娘娘也要出场啦


不是很虐,就一点点……

明天轻虐预警⚠️⚠️⚠️


许久不见四爷大家想他吗


皇后娘娘也要出场啦


不是很虐,就一点点……

七弦桐

(二十三)取名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冯大夫改成宋大夫👈🏻


十四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若曦正靠在榻上翻书,如今天气炎热,十四只是从书房走过来就出了汗,若曦下巴朝桌子那边抬了抬,“擦擦脸,桌上有冰镇的水。”

十四捞起帕子擦了把脸,端起桌子上的冰水,杯壁冰凉十分舒爽。

“看什么呢?”

“看书给孩子取名啊。”

十四放下杯子走到若曦旁边坐下,“前几天不是还不...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冯大夫改成宋大夫👈🏻


十四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若曦正靠在榻上翻书,如今天气炎热,十四只是从书房走过来就出了汗,若曦下巴朝桌子那边抬了抬,“擦擦脸,桌上有冰镇的水。”

十四捞起帕子擦了把脸,端起桌子上的冰水,杯壁冰凉十分舒爽。

“看什么呢?”

“看书给孩子取名啊。”

十四放下杯子走到若曦旁边坐下,“前几天不是还不着急吗?”

“今天去看巧慧,宋大夫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如果是女孩就叫容安,只求她岁岁平安;如果是男孩就叫怀庭。”

十四边听边拿过若曦手里的书,“孩子的乳名我已经想好了,就叫雅利奇,我们的女儿是我们共同孕育的小甜果。”

“那男孩呢?”若曦抬头看向十四,十四却沉默了,若曦抬手戳了戳他的下巴,“你该不会只想了女儿的吧?”

“儿子随便什么都行。”十四根本就没想过若曦生个儿子,他只想要个软乎乎的小女儿,为了不让若曦觉得自己是个偏心的阿玛,十四随手翻了几页书,“我们继续想名字。”

若曦手指在书页边缘抠了几下,“我想了一个,幼清,我想我们的孩子从幼时便清澈纯和。”

“幼清,幼清……”十四念了几遍,合上书,“好,就幼清。”

“那男孩的名字我再想想?”若曦算是看出来了,十四他就不稀罕儿子,她也就不指望他取名字了。

“不着急,你现下养好身子,别太费心思。”

若曦掐住十四胳膊上的肉拧了一把,“有你这样的吗?”

若曦力气不大,十四只当猫挠了一下,抬手摸上若曦下巴上的软肉,又是揉又是捏,柔柔的,舒服得若曦开始打盹。

十四见她眯着眼在自己怀里蹭,柔软乖巧,每蹭一下都能蹭在他心上,惹得他心中爱怜。

“想睡觉了?”十四拿过旁边的薄被盖到若曦身上,若曦抬腿蹬了几下,哼哼唧唧的,“热~”

十四总怕屋子里冰的凉气对若曦不好,只要若曦睡觉他就固执地给她盖上薄被,可是若曦真的热啊。

十四拿过一边的扇子,一手扇风一手轻轻拍着若曦,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一会就不热了,睡吧。”

取名太难了😭一晚上取名的我☹️

七弦桐

(二十二)十四哥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我又重新放了一遍


姐妹们,刚才发的被屏蔽了😭😭😭😭(请看👇🏻)


十四哥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我又重新放了一遍


姐妹们,刚才发的被屏蔽了😭😭😭😭(请看👇🏻)


十四哥 

七弦桐

(二十一)矛盾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若曦醒来的时候只看见巧慧坐在床边,“巧慧。”

听到若曦的声音巧慧立马放下手里的绣绷,握着若曦的手又哭又笑的,“二小姐,你可算是醒了。”

若曦只觉得小腹还是隐隐作痛,轻攥着巧慧的手,“孩子,没事吧?”

巧慧摇了摇头,“二小姐放心,孩子没事。”

若曦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看着满脸泪的巧慧,“你月份这么大了,别在这...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若曦醒来的时候只看见巧慧坐在床边,“巧慧。”

听到若曦的声音巧慧立马放下手里的绣绷,握着若曦的手又哭又笑的,“二小姐,你可算是醒了。”

若曦只觉得小腹还是隐隐作痛,轻攥着巧慧的手,“孩子,没事吧?”

巧慧摇了摇头,“二小姐放心,孩子没事。”

若曦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看着满脸泪的巧慧,“你月份这么大了,别在这守着我了,快回去吧。”

“我好得很,二小姐不用挂心我。”巧慧永远忘不了若曦失掉第一个孩子的那种痛,现在哪里赶离开她半步。

沉香和落霞端着药从外间进来,见若曦醒了脸上她们也终于露出了笑,“主子可算是醒了。”

沉香端着药,“巧慧姑姑去歇会吧,奴才来喂药。”

若曦拍了拍巧慧的手,“去吧。”

“那巧慧一会儿再过来。”

“主子,王爷在外面守了一天一夜了。”沉香也不清楚若曦与十四两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彼此记挂肯定是真的。

闻言,若曦一口药呛在嗓子里,剧烈咳嗽起来。

在外间的十四听到咳嗽声掀开帘子就大步走了进来,见若曦咳得一张脸通红,也顾不上她现在想不想见自己了,蹲在床边拍着她的背。

若曦顺过气就见十四蹲在床边,担忧、内疚,若曦别开眼,“王爷想必也累了,去歇着吧。”

十四心中的期待瞬间落空,只交代了沉香一句好好伺候就走了出去,明明是炎热的七月心中却是寒凉。

原本若曦孕期反应并不大,也不知是因为摔了一跤还是怎么了,恶心呕吐食欲不振的反应都有了,短短半个月人就瘦了一圈。

若曦心中梗着刺不愿见十四,十四日日守在外面,听着若曦干呕,看着端进去的饭菜几乎没少地又被端出来,听着沉香说若曦的脚肿得穿不进鞋子,心疼地只想杀了之前的自己。

十四晚上便悄悄进内室守着若曦睡觉,若曦半夜被噩梦惊醒,梦里她的孩子被皇上强行抱去宫里,十四怒极写下一纸休书,她成了这世间的飘萍。

十四被若曦的惊呼惊醒,从地上爬起来做到床边,就见若曦满脸汗水泪水,眼神空洞呼吸急促。

十四拽着衣袖擦着若曦脸上的汗泪,声音又哑又颤,“若曦,若曦你看看我。”

过了会,若曦回过神来,抬手便是一巴掌落在十四脸上,十四没什么防备被打偏了头,空气仿佛都冷凝了。

打完了就传来若曦低低的啜泣声,十四也顾不上被打了,忙捧着若曦的脸轻轻为她擦泪。谁知若曦越哭越厉害,慢慢哭出了声,变成了大哭,边哭边伸手打十四,十四干脆直接抱起若曦,任她哭打。

“你为什么要写休书?”若曦在十四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也是含糊不清,十四皱着眉头听清了这句话,不知该作何表情,“我怎么会写休书,不会的,都是梦。”

“你明明写了,你还要把我赶出王府。”

十四一手揽着若曦一手给她顺气,听了这句话更是哭笑不得,“好若曦,我怎么舍得赶你走。”

若曦不再说话,就只是哭,最后哭累了,边抽泣边打嗝,十四低头吻着她泪痕斑斑的脸,“若曦,是我不对,不该怀疑你,你要打我骂我我都认了,我只求你,别折磨自己,好不好?”

若曦勉强睁开肿成核桃的眼,借着月光看着十四脸上红起来的指引,抬手轻轻碰了碰,“疼吗?”

十四握住她发凉的手,把手揣进自己的怀里,“不疼,乖若曦,不气了好不好,我已经半个月没上过床了。”

若曦哭了一通这半个多月的怨消了大半,只是还是气十四,推了他一下,“那你便睡满这个月吧。”

“好好好,都听你的。”十四在心里叹了口气。

第二日,院子里的人都见十四顶着几个手指印从屋里出来,都深深低下头不敢看,但他们明显感觉到王爷周身不再是冷气嗖嗖的了。

七弦桐

(二十)书信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宫里送来的信被递到了十四手里,十四看着信封上“若曦亲启”四个字脸色阴沉,但再细看,这四个字分明是出自女子之手。

十四坐在那犹豫良久,最后拿着信去了若曦那,他不想若曦知道他私拆她的信,他不想他们因为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闹别扭。

若曦看完信把信折好放在桌子上,看向忐忑提防的十四,抬手抚平他不自觉皱起的眉头,“是皇后娘娘。”

“皇...

步步惊心十四爷✘若曦   文从若曦嫁进郡王府开始,算是先婚后爱

轻度ooc,介意勿点,考究党勿入

主要写若曦在十四爷这里心情变好,执念慢慢放下,对自己好一点

放下前事旧念,珍惜眼前良人

给最好的十四和若曦一个好的结局




宫里送来的信被递到了十四手里,十四看着信封上“若曦亲启”四个字脸色阴沉,但再细看,这四个字分明是出自女子之手。

十四坐在那犹豫良久,最后拿着信去了若曦那,他不想若曦知道他私拆她的信,他不想他们因为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闹别扭。

若曦看完信把信折好放在桌子上,看向忐忑提防的十四,抬手抚平他不自觉皱起的眉头,“是皇后娘娘。”

“皇后?”

“皇后娘娘说皇上病了多日,想让我进宫一趟。”若曦说得稀松平常,十四却听得浑身戒备,攥着手指犹豫地询问若曦,“那你,要去吗?”

他始终拿不准皇上如今在若曦心中的分量,即便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皇上病了自有太医诊断照料。”

听了这句话十四才松了口气,又为方才的小心眼觉得不自在,摸了摸鼻子起来,干巴巴地说道:“我去拿安胎药。”

待十四出去了,若曦重新拿起桌上的信封打开,除了皇后的那封信,还有一封。轻薄的纸张被裁剪得和信封一样大小,若曦抽出信,她曾几百遍几千遍模仿学习的字迹出现在眼前,若曦坐得很直,垂眼看着纸上的字。

只草草看了几行若曦脸上便浮起了怒气,抓起薄薄的纸张便往烛火上凑。

门外响起脚步声,若曦一顿,是十四端了安胎药过来。若曦思及信中的话,把信胡乱夹在了桌上的一本书里,打算待会再拿出来毁掉。

可若曦喝了药便开始犯困,那张信早就不知道被忘到哪去了。

若曦睡着了十四便去看书,拿起昨日未看完的书,这一看就是小半本书。见夜深了,十四随手翻了翻剩下的,突然看见夹在书页中的纸。他只当是若曦随手写的东西,便拿了出来,在看到纸上的字迹时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看完信,十四只觉得全身都凉透了,心更是生疼,薄薄的纸被揉在手里,温柔烛光下十四的脸却是阴鸷狠戾。

次日,若曦掀开帷帐就见十四几步外的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若曦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十四抬起头看向若曦,眼中血丝蔓延,眼下一片乌青,下巴上也是一片刚冒头的胡茬,看着若曦的眼神也是冰冷,完全没有平日的温柔缱绻。

若曦心一沉,“怎么了?”

若曦看见十四拿起桌子上的纸,垂头念道:“朕子嗣单薄,待你生产后,孩子入宫抚养。”

十四的声音沙哑寡淡,每个字都像是一粒小石子,一下一下碾在若曦心上,若曦抓着身下的被子,浑身冰冷。

嘴唇蠕动了几下,没等若曦开口,十四便拿着纸走近了,捏着纸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在触及她含着泪的眼睛时眼中划过忍痛,说的话却半分温柔都没有,“马尔泰若曦,你真是刀刀要人性命啊。”

若曦摇了摇头,眼中的泪顺着脸颊滑落,“我怎么可能把我们的孩子给他!”

十四低头,笑得讥诮,松手,纸就轻飘飘地落在若曦眼前,“你就在这院子里安心待产吧。”说完便大步往外走。

若曦掀开被子下床,顾不得没穿鞋袜便去追十四,谁知一脚绊在地上翘起的毛毯上。

十四没走几步就听见屋子里若曦痛苦又带了哭腔的声音,脚步顿住,毫不犹豫地转身疾步走进屋子。

若曦捂着肚子蜷在地上,浅蓝色的里衣上点点血迹染开。

有那么一瞬间十四在想,孩子没了便没了吧,怎么可能把他的孩子送进宫。

若曦的哀泣把他的思绪拉回来,颤着手抱起若曦,后面进来的沉香、落霞见到这幅场面吓得脸都白了,慌忙去找冯大夫。

若曦疼得几乎要昏过去,声音细弱,手死死地抓着十四的衣服,“我们的孩子……”

十四只想杀了方才生出那样念头的自己,怀里是他发誓要呵护一辈子的人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