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千与千寻

72.6万浏览    4938参与
涉🐏

  随手来个潦草摸鱼(*´I`*)

  随手来个潦草摸鱼(*´I`*)

毫无歹心的磕人

  钱婆婆还是汤婆婆,我也忘记了(´∀`)

  许多奇怪房子的应该是网络上找的一个图片,可能是当时的临摹作业,这个有什么版权的讲究莫,有问题就删掉,并感到十分抱歉。

  可能中学还很痴迷画眼睛啊,乐,难以想象我的精神状态

  咩!图一乐图一乐!知道画得不好的捏

  钱婆婆还是汤婆婆,我也忘记了(´∀`)

  许多奇怪房子的应该是网络上找的一个图片,可能是当时的临摹作业,这个有什么版权的讲究莫,有问题就删掉,并感到十分抱歉。

  可能中学还很痴迷画眼睛啊,乐,难以想象我的精神状态

  咩!图一乐图一乐!知道画得不好的捏

灰毛~(゜ロ゜)

感觉她们一起冒险肯定会很有意思

p2后续

感觉她们一起冒险肯定会很有意思

p2后续

闪开!爱女姐来了!

  “南河……他们是来吃饭的吗?”

  “白龙……他们是来泡澡的吗?”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南河……他们是来吃饭的吗?”

  “白龙……他们是来泡澡的吗?”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祭之WARRED
  原图出自以前看过的一张co...

  原图出自以前看过的一张cosplay梗图,可惜后来搜不到了……

  原图出自以前看过的一张cosplay梗图,可惜后来搜不到了……

千媺夏未整理库房

千与千寻部分分镜绘画过程

千与千寻部分分镜绘画过程

在夏天遇见的就在夏天告别吧

宫崎骏治愈语录

  《千与千寻》

     ①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②我不知道将去何方,但我已在路上。

  

  ③人们常常会欺骗你,是为了让你明白,有时候,你唯一应该相信的人就是你自己。

  

  ④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每个人都在为着同一个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努力着,心甘情愿的成为金钱的奴隶,死心塌地地付出。

  

  ⑤请记得那些对你好的人,因为他本可以不这样。

  

  ⑥这世上有一条路无论如何也不能走,那就是歧途,只要走错一步结果都会是粉身碎骨。

  

  ⑦人生就是一......

  《千与千寻》

     ①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②我不知道将去何方,但我已在路上。

  

  ③人们常常会欺骗你,是为了让你明白,有时候,你唯一应该相信的人就是你自己。

  

  ④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每个人都在为着同一个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努力着,心甘情愿的成为金钱的奴隶,死心塌地地付出。

  

  ⑤请记得那些对你好的人,因为他本可以不这样。

  

  ⑥这世上有一条路无论如何也不能走,那就是歧途,只要走错一步结果都会是粉身碎骨。

  

  ⑦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⑧再辛苦也要忍耐等待时机。

  

  ⑨再漫长的故事,也有完结的时候,行驶的再慢的列车,也有一个又一个的站台;再亲密无间的旅伴,也有分开的时候。旅途上经历的事情 ,可能会被我们遗忘;旅途上学到的东西,我们却会将它记在心间。因为遇见你,我才知道我也能拥有美丽的记忆。所以,无论你怎么对待我,我都会用心去宽恕你的恨,用心去铭记你的好。

  

  ⑩有一天那个人走进了你的生命,你就会发现,真爱总是值得等待。

  

  


   《哈尔的移动城堡》

  ①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长,总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你想要温柔地对待。

  

  ②人哪有好的,只是坏的程度不一样而已。

  

  ③人老了的好处,就是可失去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④被一个人深深地爱着将给你力量;深深地爱着一个人将给你勇气。

  

  ⑤爱,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人,而是学会用完美的眼光,欣赏那个并不完美的人。

  

  ⑥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孩子,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有一座城堡。

  

  ⑦以后我给你造个移动的房子好不好?上面挂满气球,可以飞到天涯海角。房子可以很小,但足够住下你和我。

  

  ⑧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长,总有一个人,让你想要温柔对待。就是因为你不好,才要留在你身边,给你幸福。对不起,你一直等我,我却到现在才来。

  

    ⑨即使现在形单影只,明日依旧充满希望,你已化为一阵风,轻抚我的脸庞。

  

  ⑩爱上某人,不是因为他给了你需要的东西,而是因为他给了你从未有过的感觉。

  

  

  

  

快把麦麦炫我嘴里

【白千】年

  bgm:Fantasy

  全文7k+

  

  01

  

  厨房的锅断断续续地冒着水蒸气,水珠挂在泛白的墙壁上,燥热的空气闷得让人窒息。荻野悠子拍了拍手上的面粉,拉开了厨房的玻璃门。水珠顺着门滑落,掉在地板上,浸湿了一片。热气冲出门框,慢慢散在房内,不见了。悠子匆忙将围裙甩到一旁的餐桌上,小跑着过去开门。地板被踩得吱吱作响,她的脚步也没慢下半点。悠子停在门口,抬肘理了理夹杂着水珠的头发,打开了门。一股冷气措不及防地冲进屋内,冷得她一哆嗦。

  

  “千寻回来啦!愣着干嘛呢,快进来。外面多冷”

  

  悠子说完,急急忙忙地转身跑回厨房。

  

  “诶呀呀,面...

  bgm:Fantasy

  全文7k+

  

  01

  

  厨房的锅断断续续地冒着水蒸气,水珠挂在泛白的墙壁上,燥热的空气闷得让人窒息。荻野悠子拍了拍手上的面粉,拉开了厨房的玻璃门。水珠顺着门滑落,掉在地板上,浸湿了一片。热气冲出门框,慢慢散在房内,不见了。悠子匆忙将围裙甩到一旁的餐桌上,小跑着过去开门。地板被踩得吱吱作响,她的脚步也没慢下半点。悠子停在门口,抬肘理了理夹杂着水珠的头发,打开了门。一股冷气措不及防地冲进屋内,冷得她一哆嗦。

  

  “千寻回来啦!愣着干嘛呢,快进来。外面多冷”

  

  悠子说完,急急忙忙地转身跑回厨房。

  

  “诶呀呀,面条马上就好了哦,快去洗手要吃饭了!”

  

  她从厨房探出头,看了一眼还在换鞋的荻野千寻。千寻应了一声,拎起皮鞋塞进了玄关的鞋柜。她转身去洗手,出来时桌上已经摆着两碗面条。千寻拉开椅子坐下,看了一眼面前冒着热气的面条。

  

  “愣着干嘛啊?快尝尝!”

  

  悠子在她对面坐下,递来了一双筷子。千寻拿起筷子在面里搅了搅,热气一股脑儿地冒出来,惹得她睁不开眼。

  

  “还是太烫了吗?真是的......”

  

  悠子抱怨了一声,抬眼看了看千寻。

  

  “千寻怎么了?是有什么心事吗?诶呀,你这个年纪啊,也正常!”

  

  她含笑地打趣道,随即夹起面条嗦了一口。

  

  “嗯!还不错!千寻你快尝尝!你爸爸不在家真是可惜了!”

  

  千寻吃了几口面,抬头看见母亲吃饭的模样,不禁出了神。思绪又将她拉回六年前......

  

  “不要吃太胖哦,会变成猪的!”

  

  “你走吧,记得别回头”

  

  “千寻?千寻?”

  

  千寻猛地回过神,悠子正在她眼前挥着手。

  

  “啊?怎......怎么了?”

  

  “你没事吧?要是有什么心事也可以和妈妈说哦!”

  

  悠子撑着脸,担心地看着她。千寻却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妈妈,理纱给我打了电话,问我们今年可不可以一起去东京跨年。”

  

  “哦?也可以啊,我和你爸爸正巧想去东京玩玩。你也快放假了”

  

  千寻的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放心地深吸了一口气。

  

  “我下周考试,先去复习啦!”

  

  她拽起书包,回房坐在了书桌前。拽开抽屉,便是一条闪着微光的、紫色的发绳。发绳下是几年前理纱送她的告别贺卡。千寻犹豫了一番,起身检查了一下门缝,又坐回去小心翼翼地带上了发绳。近年来,这根发绳可是带来了不少好运。比如躲过了掉下楼的花盆啊,找到了丢失已久的首饰之类的。因此千寻平常不舍得用它,一直将它收在抽屉里,只有很重要的日子才会拿出来戴。她细细地端详了一番,听见母亲在门外关心的声音,慌忙打开书。

  

  “嗯!妈妈我在复习!我没事!”

  

  她顿了顿,趴在桌上玩弄着手中的笔。窗外的夜洒下点点星光,隐约好像有个长长的白色身影穿梭在云层之间。千寻一愣,打开窗眺望,却什么都没寻到。

  

  应该是看错了吧?她揉揉眼,拉上了窗帘。

  

  

  02

  

  期末草草地就这么过去了。千寻捧着成绩单,小跑着回了家。她实在太想去东京了。不只是想找理纱,那里有许多神社,不知道......白龙会不会在?千寻一路上想这想那,不知不觉已经到家门口。她推开门,悠子和荻野明夫正坐在餐桌前议论着什么,桌子上摊开的是一片资料和文件。

  

  千寻挥了挥成绩单,甩掉皮鞋,三两步就跑到了母亲面前。

  

  “让我看看......诶?千寻考的还不错诶!”

  

  荻野悠子接过成绩单,脸上抑制不住地笑。明夫凑上前,一把推掉桌上散乱着的纸,站起身大声宣布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把行程提前好了,明天就出发!”

  

  “可是老公,你不是公司还有一个项目要忙吗?”

  

  “诶呀,没有大碍的啦!最后的收尾工作是同事在负责,我提前一两天请个假没问题的!”

  

  “真的行吗……”

  

  “你呀,就别担心了。过年去东京好好玩玩,我们也该放松放松了。”

  

  “再说了,千寻也一定很想去的,对吧?”

  

  明夫和千寻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会心一笑。

  

  “嗯嗯!明天走吧,好吗妈妈?”

  

  “好吧好吧,你今晚早点睡,明天可是要早起的!”

  

  悠子无奈地扶额,嘱咐她早点睡。

  

  千寻的床头对着窗,可以瞥见远处的路灯亮起了隐约的微光。抬眼眺望,云层盖住了月亮,留下一地星光。一条白色的身影飞跃而上,鳞片泛着光,消失在夜幕深处。千寻猛地坐起身,趴在窗沿上细细地寻着久违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她只好悻悻地躺回床上,脑海里却依旧是一条龙跃入黑夜中的身影,便怎么也睡不着了。

  

  手腕处的紫色发绳闪着光芒,闲得格外显眼。

  

  

  03

  

  她是被屋外的响声和一阵一阵的敲门声吵醒的。千寻揉了揉眼睛,不舍地离开床。

  

  “快快快!千寻赶紧收拾!马上要赶飞机了哦!”

  

  她刚推开门,差点和推着行李箱的荻野悠子撞个满怀。千寻架不住母亲一声接一声的催促,洗漱好就被塞进了车的后座。她同大大小小的包裹和行李挤在一起,属实是有些挤。

  

  车驶向前方,慢慢将的一切甩在身后。沥青铺成的路蜿蜒曲折,却径直插进了前方层层叠叠的绿树荫中。千寻回过头,趴在后座的椅背上,望着远处山坡上渐行渐远的蓝灰色建筑。她恍然间发现,离神隐也过去好些年了。心里不禁隐隐担心起白龙。

  

  他怎么样?

  

  真的从汤婆婆手下逃离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接连不断,不受控制地从脑海中浮现,像是幽幽地飘在心里,想将它挥去却又抹不掉。

  

  轮子压过一颗散在马路上的石头,车身猛地一颠。行李从后座向上一抬,连带着千寻一起撞在了车顶。千寻被迫回过身,双手捂住被撞疼的头顶。

  

  “啊!好痛......”

  

  “你真是的,那么不小心。今天乖一点,爸爸妈妈有很多事情要忙。”

  

  荻野悠子撇了眼后视镜,无奈地嘱咐道。

  

  “好......”

  

  千寻撇撇嘴,目光却始终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她下意识摸了摸手腕处,空的。千寻愣住了,慌忙低下头。

  

  奇怪......去哪了?

  

  昨晚还在的啊……

  

  千寻弯下腰,摸索着脚底空荡的空间。没有。都没有。

  

  “妈妈!我的发绳不见了!”

  

  她真的着急了,向前将身子挤在前座中间。

  

  “丢了就丢了吧,到了东京再给你买一个。”

  

  “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那个都用好几年了吧?给你换个新的。但话说回来......质量好像还蛮好。”

  

  “不行!我那个发绳......不一样......”

  

  千寻的尾音低了下去,把后面的话统统咽进肚子里。

  

  那个是钱婆婆送的......

  

  当然不一样......

  

  她没说,只是默默靠回椅背,缩在一堆行李里。

  

  

  

  04

  

  机场发白的灯映在脚下的瓷砖上,却像是被人流踩得四分五裂。从候机大厅带着薄雾的落地窗向外看,诺大的停机坪上几乎停满了飞机。千寻在涌动的人群中有些紧张地握紧了爸爸的手。

  

  飞机从跑道上起飞,冲进夜里的星光中。

  

  “你先睡一会吧,今天起的是有些早了。”

  

  悠子拍了拍身旁的千寻,示意她再小憩一会儿。千寻点点头,靠在她肩上。

  

  一旁的遮光板半掩着,好像是有一束光在一瞬之间划过,转眼又像是燃烧殆尽般消失不见。

  

  

  05

  

  蓝灰色的建筑前,不只何时多了一个徘徊的身影。一个穿着狩衣的少年向窗内张望,却迟迟没按下门铃。冬日的太阳也没有很大,少年的发稍上却挂满了像是汗滴的水珠。墨绿的发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瓷白。

  

  “小伙子,你在找什么呢。”

  

  一个苍老的女声从身后飘来,白龙回过头,叹了口气。

  

  一个老婆婆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蹒跚地向前挪了几步。

  

  “我找荻野千寻。请问您见过她吗?”

  

  “哦~千寻啊。很不巧。他们一家一早就走了。好像是......要去东京?”

  

  “这样啊......谢谢您。”

  

  白龙无奈地看了一眼道路尽头的方向,却被身后炸裂开来的紫色光束刺得闭上了眼。光渐渐散去,他顾不上什么了,推开门进了屋。白龙在千寻的床边弯下腰,趴在地上拾起了床底还残留着点点紫色光芒的发绳。

  

  屋外的老婆婆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本就颤的手更是没了力气。还未站稳,一条龙从门内窜出,气流猛地一震,又跌坐在地上。

  

  “闹......闹鬼啦……”

  

  她瞪大了眼睛,盯着白龙远去的方向。

  

  

  06

  

  飞机准时降落在东京,荻野一家拉着各自的行李出了机场。

  

  “千寻!千寻!”

  

  千寻隐隐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还没待她反应过来,一股气流带着淡淡花香抱住了她。她抬头,是理纱。

  

  “千寻!想死你啦!”

  

  “我也想你了理纱!”

  

  两个小姑娘抱在一起,一旁的大人也相互寒暄起来。

  

  “你们可终于来了,走吧,去酒店。”

  

  “走吧走吧!千寻你和我一个房间哦!”

  

  理纱拽着千寻,眼里好像能掉出星星。

  

  

  07

  

  千寻同理纱躺在酒店带着消毒水味的床上,闻着柜子上樱花味的熏香散出的淡淡味道。千寻平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灯正出神。

  

  “千寻!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啊?”

  

  她刚要飘走的思绪被理纱措不及防的问题逮了个正着。像是被戳破了心事般红了面颊。

  

  “没有...”

  

  “不可能!”

  

  理纱斩钉截铁地说。她手撑着下巴,朝千寻发红的脸投去了一个“我不可能相信”的眼神。

  

  “诶呀真的没有啊理纱!”

  

  千寻有些心虚,转过身去不看她。

  

  “快说!千寻你绝对有!”

  

  “我不!”

  

  两人就这么僵持不下,但一小时后还是在理纱的软磨硬泡下坦白了。

  

  “好吧,我喜欢琥珀主。赈早见琥珀主。”

  

  “哇,这个名字......好像神明诶”

  

  理纱不住惊叹道。

  

  “是啊,他就是我的神明。”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一晚上,直到凌晨才勉强睡下。

  

  

  08

  

  清晨的光从半掩着的窗帘间透过来,不偏不倚地照在千寻脸上。她揉了揉眼,翻过身将被子盖过头顶。

  

  好困啊......她这么想着,眨了眨眼,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另一边的理纱倒是睡得挺香,睫毛微微一颤,仿佛是注意到了有人在盯着一般,在千寻炙热的目光下睁开了眼。

 

  “啊......几点了?千寻你怎么醒的这么早?”理纱打了个哈欠,自顾自的伸了个懒腰。

 

  “我看看,差不多6点了吧。”千寻趴在枕头上,眯着眼才借着光亮勉强看清时间。

 

  “这么早?那我再睡会儿......”

 

  千寻也由她去了,东京酒店的落地窗基本上可以俯览周围的一切风景。从12楼向下张望,稀薄的空气在窗户上凝结成霜,盖住了两旁本该清晰的建筑。她撑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龙......”

 

  怎么又想到他了!千寻暗自懊恼,果然不能胡思乱想,不然每次兜兜转转都会回到原点——白龙。这家伙绝对是在心里预留了一个特别宽敞的位置。可他人呢?占了位又不来找她,算什么新时代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不过自己也是,像个笨蛋一样,执着于一个仿佛从未存在过的人。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个笨蛋。千寻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强制性地让自己的大脑入睡。她将脸埋在枕头里,同理纱一样,睡起了回笼觉。

 

  结果就是二人一起错过了酒店的早餐。

 

  “我们早就猜到啦,你们两个晚上肯定很晚才睡所以就没有叫你们。但是不用担心,一会儿去求签的浅草寺有很多美食哦!”

 

  荻野悠子笑着拍了拍一脸失望的理纱,安慰道。

 

  

  09

  

  人还真是多啊……站在浅草寺门口的千寻只有这一个想法。

 

  一行人随着人流进了寺庙,在一系列千寻认为非常无聊的程序后,终于出了正殿,开始抽签。理纱倒是很兴奋,第一个上前抽了签,却愁眉苦脸地回身。不用想,肯定是凶签。

 

  “啊啊啊啊,看来最近好运气都用光了……”理纱抱怨着,把签系在了一旁的树上,回来便推着千寻,催促她快点去抽。

 

  “好的好的,现在就去啦……”千寻有些无奈地上前,投完币随意摸了一根。我肯定也是凶签吧……毕竟把好运的发绳弄丢了......她无所谓地看了一眼,却被自己吓了一跳。我没看错吧?大吉?怎么可能?千寻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的目光,随后便被理纱拍了一下,她被吓出了声。

 

  “你吓死我了理纱!你在干嘛!”

 

  “我看看你抽的......诶诶诶?千寻你居然是大吉的签诶!”

 

  理纱激动地晃了晃她,就差拿个喇叭给在场的所有人宣布:千寻抽了个大吉签!了。几位大人存在感极低地围了过来,要带他们去附近买点吃的填填肚子。悠子凑过来,嘱咐千寻要好好地把签保存好,当护身符用。千寻依然是如当年一样,不满地撇撇嘴。真是的,我有护身符,根本不需要这个好吗?再说了......想到这,千寻不禁羞红了脸。再说了,我喜欢的人......可是神明呢!拿着两个肉饼的理纱见她又在开小差,小跑着到她面前,把其中一个还发烫的肉饼塞进了千寻怀里。

 

  “我的妈呀,好烫好烫!千寻你快拿着!”

 

  “哦哦哦”

 

  一行人上了车,离开了浅草寺。千寻同理纱坐在后排,漫不经心地朝寺庙门口看了一眼。等等......好像有个白色狩衣的身影,靠在足足有三个千寻那么粗的树干上。他将自己藏在巨大的树荫下,不知在思索着什么,不知在等着什么。

 

  “白龙?!”千寻忍不住呼出了声,前排的大人们忙着谈笑风生,并没有听见什么。

 

  “白龙?就是那个你说的神明先生?”

 

  “白龙......为什么会在东京?”

 

  “据我了解,龙应该飞得挺快吧?一小时内到东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诶不对!他是怎么知道千寻在这的?是偶然吗?”理纱一下子来了兴致,她在此之前也并非完全相信千寻所谓的神明大人,不过是不想伤到她罢了。但这次......

 

  “不会是......变态跟踪狂?”

 

  “理纱!”

 

  “好吧好吧,随你啦。但是我们都开走了,你还怎么找他?”

 

  “......”千寻咬了咬唇,不语。

 

  片刻,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听着前排传来的攀谈声。白龙,终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啊。

 


  10

  

  “王子狐狸队列马上就要开始了啊!千寻你就穿成这样?”

 

  除夕夜里,窗外依旧如往常一般灯火通明。放但眼望去,却感觉置身火海一般炙热,形形色色的红色灯光灯接连亮起,今夜可谓是一座真正的不夜城……

 

  “啊?我这身不行吗?”千寻在全身镜前转了一圈,问。

 

  “可以是可以,但你最少也要化个妆吧?”

 

  “化妆吗?好吧......”

 

  千寻被理纱按在梳妆镜前,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开始为千寻画妆。前前后后用了半个多小时,理纱终于直起腰,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千寻看向镜子。

 

  “哇......”

 

  本就白得发光的脸蛋透着淡淡的红晕,两瓣柔软细腻的唇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咬一口,她原本精致的脸打扮起来也绝对迷人。理纱得意地向几位家长展示自己的杰作。

 

  “这么看来,小千寻还真是长大了不少呢,以前的小脸圆嘟嘟的。”

 

  “哈哈哈哈,不经意间已经这么久了啊。”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最后话题居然落在了千寻没男朋友上。离谱吧?千寻也这么觉得。她瞥了一眼走廊里的表。快十一点了啊。

 

  “妈妈,我们走了!到点了!”

 

  “好的,你们两个去吧,注意安全!”

 

  “嗯!拜拜!”

 

  千寻拉着理纱,打车去了装束稻荷神社。街上挤满了人。四周的人有些带了狐狸面具,手里还提着红灯笼。理纱于是乎提议道

 

  “我们也买个红灯笼吧!面具就算了……毕竟我花了那么长时间才画完妆......”

 

  队伍开始向前移动。两旁的商铺挂满了红灯笼,照出了一条清晰的路。一切都那么熟悉。唯独少了他,白龙。千寻低下头,眸子暗了下来。

 

  “诶诶诶?千寻!”

 

  千寻一惊,慌张地四处望。理纱?

 

  “理纱!理纱!”千寻提着红灯笼,努力越过人海,却只是徒劳。看着越来越远的理纱,她无奈地握紧了手里的灯笼。要是发绳在就好了。肯定会有好事发生的。这个大吉签不还是没什么用吗!队伍还在前进。她无聊至极,想着还有好久才能到王子稻荷寺,突发奇想地开始观察周围的人。旁边倒是有几个结伴而行的小姐姐,看起来不比自己大出多少。左手边是一个抱着小孩的大叔,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千寻愈发觉得这个游戏还蛮有意思,于是乎开始仔细地观察每一个人。她的目光扫过小摊老板,带着两层面具的奇怪阿姨,在远处盯着帅哥正痴迷的理纱,还有......墨绿色头发,一身白衣的少年?白龙?赈早见琥珀主?

 

  泪不知何时填满了眼眶。千寻望着他的背影,喊出了他的名字。

 

  “赈早见琥珀主!白龙!”她在人海中,期盼着他会回头。

 

  周围嘈杂的人群也无暇顾及陌生人的喊叫,依旧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白龙......你会听见的吧?声音穿过人海,径直传进少年的耳朵。他一愣,回头便对上了千寻的目光。那是一双干净的,透着光的眼睛。而眼睛的主人,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孩。白龙欣然一笑,慢慢挤过层层人海,牵住了她的手。少年冰冷的指尖穿过,与她十指相扣。握得牢牢的,一辈子也没松开。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白龙......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嘛,是你在召唤我,我便来了。”

 

  “我还以为......我的好运用光了呢,我把钱婆婆送我的发绳都弄丢了”

 

  “诶?”

 

  什么东西顺着她的手指滑到了手腕处。千寻低头一看,惊喜地叫了起来

 

  “我的发绳!你在哪找到的?”

 

  “在你床底。我去你家找你,发现你们都不在家,屋里又发出了紫色的光,我顺着光就找到了它。”

 

  “这么说......我还是挺幸运的!”

 

  千寻正了正发绳,朝他一眨了眨眼。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一滴泪趁机滚落。这次,是开心的泪。白龙望着她,慢慢靠近。她身上淡淡的花香飘进了他的鼻腔,又缓缓地漫进心里。白龙俯身吻了上去。新年的第108下钟声响起,响声回荡在东京的各个街角。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许下愿望。

  

  新的一年,愿你,愿我,一切安好。

  我们终会相爱。

  

  

  END.

  

  ----------------------------------------

  一些小小的注释

  

  ·大晦日参拜(和家人一起求签):向神明表达去年的感谢之意,并祈求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平安健康。

  ·王子狐狸队列:王子稻荷神社每年都会在除夕夜举办这场王子狐の梦行列。游览者需提前报名,带狐狸面具画上狐狸妆容,在11:00到零点从装束稻荷神社走到王子稻荷神社。也是东京有名的跨年活动之一。

  ·跨年的108响钟声(从12.31一直到1.1):因为传说人在世共有108个烦恼,所以寺院会从12月31日的晚上一直敲到新年(1月1日)的凌晨,希望破除全部烦恼。

  

  作者最后啰嗦几句

  

  本来应该早点发的...但还是决定春节发 

  祝所有宝子们新年快乐!愿白千在平行世界可以一直在一起!

 

 

 

 

 

 

 

 

 

  

  

  

  

赈早见琥珀主.

【白千】名字

  “你知道吗,那条河最近都没怎么发生事故了呢。”“之前不还经常听说有人失足掉下去被激水冲走吗?”“那些出事的人们都会在不久后发现于浅岸边,听说是有神明在保佑着呢。”“那条河叫什么名字?”“有点拗口,好像是叫琥珀川。”

  少女把不知处听来的传言讲着,饶有兴致看向我:“白龙,你是不是她们所说的那位神明啊?”我阖目装睡,那小姑娘却胆大的很,伸手要来晃我“说嘛说嘛,从我小时候为了一双鞋子掉进了水里和你相遇开始,你就总是神神秘秘的。”

  “赈早见琥珀主.”

  “什么?”

  “我的名字是:赈早见琥珀主.”

  

  “你知道吗,那条河最近都没怎么发生事故了呢。”“之前不还经常听说有人失足掉下去被激水冲走吗?”“那些出事的人们都会在不久后发现于浅岸边,听说是有神明在保佑着呢。”“那条河叫什么名字?”“有点拗口,好像是叫琥珀川。”

  少女把不知处听来的传言讲着,饶有兴致看向我:“白龙,你是不是她们所说的那位神明啊?”我阖目装睡,那小姑娘却胆大的很,伸手要来晃我“说嘛说嘛,从我小时候为了一双鞋子掉进了水里和你相遇开始,你就总是神神秘秘的。”

  “赈早见琥珀主.”

  “什么?”

  “我的名字是:赈早见琥珀主.”

  

昼无

十年后的千寻与白龙再次相遇。

    我叫获野千寻,是一名十七岁的女高中生。


  我好像一直在等一个人,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却总能模模糊糊看到某个人的影子,他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而我守着这个模糊的影子直到现在。


  我也想过是不是我以前发生过什么而缺失了某段记忆,可当我问起妈妈,妈妈却说我一直很平安地长大,别说事故了,就连生病都很少。


  在某个很平常的夏日午后,我躺在床上翻看少女漫画。


  我的日常平淡而枯燥,所以我很羡慕漫画主角,有着不一般的经历,当然也羡慕她们可以有刻骨铭心的友情、爱情。


  在第n次因为无聊睡着后,我做了个梦。


  梦里有个人一直拉着我跑,我像是不知疲倦地跟......

    我叫获野千寻,是一名十七岁的女高中生。


  我好像一直在等一个人,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却总能模模糊糊看到某个人的影子,他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而我守着这个模糊的影子直到现在。


  我也想过是不是我以前发生过什么而缺失了某段记忆,可当我问起妈妈,妈妈却说我一直很平安地长大,别说事故了,就连生病都很少。


  在某个很平常的夏日午后,我躺在床上翻看少女漫画。


  我的日常平淡而枯燥,所以我很羡慕漫画主角,有着不一般的经历,当然也羡慕她们可以有刻骨铭心的友情、爱情。


  在第n次因为无聊睡着后,我做了个梦。


  梦里有个人一直拉着我跑,我像是不知疲倦地跟着他跑,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我知道我很信任他,只要有他在,前方是什么我都不会害怕。


  “千寻……千寻……”我听见他这么叫我。


  我想回应他,却无法开口。


  我感觉他松开了我的手,他站在旷野的那边,隔着一片云雾看我:“回去吧,向前走,别回头。”


  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我向前走,我被桎梏着无法回头,在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忽然涌上一股莫名的伤心,我好像要失去什么了。


  意识到这点的我终于失声痛哭。


  “千寻,醒醒。”我睁开眼睛,看到了妈妈担忧的脸。


  她摸了摸我的额头,轻声说:“做噩梦了吗?怎么哭了?”


  我眨了眨眼睛,泪水滑落到发缝里,潮湿而难过。


  “我好像忘记了某个人。”我把头埋在妈妈怀里,抽泣着说道。


  梦里的悲伤并没有因为梦醒而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心脏处传来的闷痛让我无法呼吸。


  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他呼唤我名字的声音那么……悲伤。


  我感觉妈妈轻柔地梳理着我的头发,她用一条紫色的发绳扎起了我的头发,说道:“这个发绳你八九岁的时候很喜欢,好像是刚搬来这里的时候你带回来的吧,过了一段时间你又随手把它扔掉了,我就顺手把它收好了。”


  “总觉得,有一天会排上用场呢。”妈妈摸了摸我的脸。


  “那年夏天发生了什么吗?”我从妈妈怀里起身,想要知道那年夏天的事。


  “我想想啊,我们刚搬来的时候,曾经在一个神社迷路,其他的我也不记得了。”妈妈想了一会儿。


  神社?可是我从来没在附近看到过神社。


  在这个夏天,我走遍了家附近的漫山遍野却始终未曾找到妈妈说起的那个神社。


  在新学期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我看着手腕上的发绳出神。


  发绳很漂亮,是手工编织的,花纹漂亮,还闪着细碎的光芒。


  “你到底是谁?”我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


  ——


  新学期的开始并不能让我开心起来,高中生活对于我而言像是一滩没有波澜的死水,每天都好像是那样,我只是在重复着每天的生活罢了。


  可是当我看见新来的转学生时,我感觉我平静的生活将会发生某种奇异的变化。


  他就像一枚石子坠入了我波澜不惊的深潭,就连我的心脏也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那是一个半长发的美少年,肤色冷白而眼眸漆黑,神色很冷,名字很好听。


  他叫赈早见琥珀主。


  从美少年进来到他在座位上坐下,我的眼神未曾从他身上离开过,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我现在的心情,就如同见到丢失已久的宝物一般,我怕在我眨眼的瞬间,他就会再一次消失。


  而我将再也找不到他。


  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就无心学习,一整颗心都放在了赈早见琥珀主同学身上,我期待着他能够回头看我一眼,可是直到放学前,我也没看见他回头。


  我甚至开始坚信,我在梦里一直寻找的那个人就是他。


  放学后,我磨磨蹭蹭不肯回家,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他,空荡荡的手心让我很难过,我下意识觉得,这样的情景好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是在我隐约的印象里,他会牵着我的手。


  “你要跟到什么时候?”他停住了脚步。


  “你……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攥紧了书包带子,手心在微微出汗。


  “你……”他沉默着,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悲伤。


  他的话明明没有说完,可是我就是知道他要说什么,我深深地看进他漆黑的眼底,听到他说:


  “你忘记我了。”


  可是我怎么舍得忘记他呢?我明明一直在找他。


  “白龙……”我喃喃自语,在夕阳的折射下我看不到那条发绳隐隐发出的光芒。


  那天的谈话不欢而散,我既没能和美少年关系好起来,也没想起我到底忘记了什么,只是在每天放学后我总是会和他一起走一段路,然后在某个岔路口分开。


  他会目送我离开,却从未开口挽留。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某天放学后,我们照常走了一段路,在分开后我却没能安全到家。


  在经过一条小河流时,我听到了小孩的哭声。


  一个小女孩坐在河边哭泣,我询问她原因,她指着河里的鞋子说最喜欢的鞋子掉在了河里。


  我目测了一下小河的深度,觉得淹不死我,就跳下去帮她捡鞋子。


  可人生总有意外,人总会倒霉。


  我不幸地踩到了一块很滑的石头,然后迎面栽到了河里。


  奇怪的是明明看上去很浅的河水却瞬间变得很深,我在里面挣扎着,看到一串串绵密的水泡从我口鼻中涌出,然后漂浮着升到了水面上。


  我听到小女孩哭泣的声音,想回应却无能为力。


  在更多河水灌入我肺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很久很久之前我似乎也掉进过一条河中。


  那时候是谁救了我呢?


  是谁呢?


  “千寻!”白龙的声音忽然在我脑海中清晰了起来,紧接着一条龙从我身下出现,背着我浮上了水面。


  我下意识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在冲出水面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全部。


  ——


  我叫赈早见琥珀主,以前是一个河神,现在是一名普通的十七岁男高中生,我有个女朋友叫获野千寻。


  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她为了捡掉入河里的鞋子而不小心掉在了我里面,我救了她。


  后来我所在的那条河被人类填平而建造了大厦,我也因此受到了伤害,失去了存活下去的条件。走投无路的我去找了汤婆婆。


  我把名字交给了汤婆婆,想要跟她学习魔法去救回我的河,可是失去了名字的我渐渐忘记了自己的目的,也忘记了自己是谁。


  我只知道我叫白龙,是汤婆婆的手下,负责帮她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这样的日子随着一个叫千寻的女孩和她父母的到来被打破。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和父母误闯了汤屋。


  就在看见她的刹那,我就知道她叫千寻,我想让她离开,便帮她拖延时间,可是她的父母都变成了猪,她也快要消失了。


  看见她哭泣,我的心脏开始疼痛。


  我尽力帮助她在汤屋生存了下来,千寻真是个很棒的女孩子,她在汤屋完美地解决了很多事,而且还救了我,最后又凭借自己的努力恢复了变成猪的父母。


  她凭着自己的努力带着父母离开了汤屋。


  在她离开之前,我和她约定未来一定会在某处再次相遇。


  我松开她的手,叮嘱她:“向前走,别回头。”


  她的未来应该像那片旷野一样,明亮灿烂而繁花锦簇。


  她只要向前走就好,千万不要回头看到我的模样。


  我的身体在汤婆婆的咒语下四分五裂,像契约中写的那样。


  这样的我被她看见了,她应该会感到害怕吧?可是她那样善良勇敢,说不定会心疼我,还会哭泣吧。


  可是我最不愿见到的就是千寻的眼泪。


  分尸的我并没有就这样死去,钱婆婆救了我。


  在钱婆婆的帮助下,我不但有了新的身体,还学会了一点魔法,我用了十年的时间在千寻家附近重新创造了一条小河。


  那是一条很小很小的河,但是却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和十年的时间。


  在我出发去人类世界前,钱婆婆问我:“如果千寻不记得你了,你要怎么办?”


  我不是没有设想过这样的结果,但是我还是想去,我说了会和她相遇就一定要做到。


  “那就重新认识一次好了。”


  虽然我这么说了,但是看到她真的忘记了我,我还是感到很难过,明明说好了,可是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了。


  我开始自己赌气,可看到她眼中的我时,我又忍不住心软,我真想告诉她,我用了很久的时间才能来找她,可是她现在的生活平静快乐,如果因为我打破了,她会变得更好吗?


  我不知道。


  我每天和她一起回家,然后在岔路口分开。


  千寻真是个笨蛋,但是又很听话。每次我们分开后,她真的一次都不回头,不然她就能看到跟在她身后的我。


  转折是在她掉进河里发生的。


  她为了帮小女孩捡鞋子,又一次掉进了我的河里。


  明明我的河很小很浅,她却差点失去生命,我吓得变了原型去救她。


  在背起她的瞬间她搂住了我的脖子,叫我:“白龙。”


  原来她不是忘记了,只是那段记忆被尘封了,当某天我们相遇,这一段记忆就会抖落满身灰尘,继续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我背着她飞上了天际,她的笑声如同音符一样飞了很远很远。


  我和她手牵手在层层叠叠的云层中下坠,我看到了她眼中泪消散在风中,也看到了她眼中那个含泪的我。


  额头相贴的刹那,我紧紧抱住了她。


  那是我期盼了十年的,千寻的体温。

辣椒油不吃辣

宫崎骏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千与千寻》


 ​​​不管前路有多苦,

只要走的方向正确,

不管多么崎岖不平,

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宫崎骏《千与千寻》 ​


有时候,坚持了你最不想干的事情之后,便可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

——宫崎骏《天空之城》 ​​​


这世上最幸福的就是

你说的话有人听

你表达的心思有人懂

你爱一个人就爱了一生

—— 宫崎骏 ​ ​​​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千与千寻》


 ​​​不管前路有多苦,

只要走的方向正确,

不管多么崎岖不平,

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宫崎骏《千与千寻》 ​


有时候,坚持了你最不想干的事情之后,便可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

——宫崎骏《天空之城》 ​​​


这世上最幸福的就是

你说的话有人听

你表达的心思有人懂

你爱一个人就爱了一生

—— 宫崎骏 ​ ​​​

耳坠激推
  我狗屎派重出江湖!

  我狗屎派重出江湖!

  我狗屎派重出江湖!

多奇多趣

宣宣

做了一波钥匙扣~

橙色软件同名

宣宣

做了一波钥匙扣~

橙色软件同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