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千世町的不凋花

2074浏览    30参与
從羽立聲
松本明日,昨天看了更新觉得真的...

松本明日,昨天看了更新觉得真的很帅啊!!怎么等到今天翻tag还是没有人画!!那我画!(?)

话说之前一直没觉得,到了昨天结团的时候才发现

他叫明日,他亲手取回了自己的明日,也取回了千世町的明日

松本明日,昨天看了更新觉得真的很帅啊!!怎么等到今天翻tag还是没有人画!!那我画!(?)

话说之前一直没觉得,到了昨天结团的时候才发现

他叫明日,他亲手取回了自己的明日,也取回了千世町的明日

西山球生菜

危机

最后一遍,再显示不出来我也没办法了。

凉子和管家cp向,有挺多奥山小镇长(不是)相关。大量胡扯,很多设定没考据纯瞎编,有bug请指出。


她来应聘的时候是黄昏,尼管部兆正悠悠哉哉蹲在庭院里铲土,左一铲子右一铲子,时不时站起来喘会儿气——好像铲土要费多大力气似的。

就是这个时候,就在在他喘气的空档里,凉子又一次走进了奥山家大门,一如既往地似笑非笑,看着就不太正常。当然是认识的,不仅认识,还堪称印象深刻——倒不只是因为宫本家婚礼莫名其妙又骇人听闻的收尾、小镇上突然失踪的人与后续种种,事实上他不太关心那些——主要是以此人为首的新郎亲友团借宿期间没做过什么好事儿,从...

最后一遍,再显示不出来我也没办法了。

凉子和管家cp向,有挺多奥山小镇长(不是)相关。大量胡扯,很多设定没考据纯瞎编,有bug请指出。

 

 

她来应聘的时候是黄昏,尼管部兆正悠悠哉哉蹲在庭院里铲土,左一铲子右一铲子,时不时站起来喘会儿气——好像铲土要费多大力气似的。

就是这个时候,就在在他喘气的空档里,凉子又一次走进了奥山家大门,一如既往地似笑非笑,看着就不太正常。当然是认识的,不仅认识,还堪称印象深刻——倒不只是因为宫本家婚礼莫名其妙又骇人听闻的收尾、小镇上突然失踪的人与后续种种,事实上他不太关心那些——主要是以此人为首的新郎亲友团借宿期间没做过什么好事儿,从害他翻一下午垃圾桶到趁乱闯进老爷的房间,似乎还拖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进宅子。尼管部兆几乎下意识地就举起铲子,横格在身前:“这位——前客人,您又有何贵干?”

凉子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地上被翻得形容惨淡的草坪,朝他挥手示意,径直往屋里走去。尼管部兆懵了:但凡凉子和他说半句来意相关,他都一定告诉她老爷身体不好恕不见客而后赶人,做忠实的猎犬;但偏偏这人神态不变、步调稳定,自然得体得像回了自己家,就让他开始举棋不定——老爷这些日子精神真不太好,或许是忘了交代有这么个客人。他举着铲子跟在凉子身后,想着如有意外立刻照脑袋来一下,殊不知那姿态倒不像宅子的管家而像她的跟班了。

 

奥山悠介看着自称前来应聘的女人,很是困惑:“我家已经有一个管家了。”

“您需要的话,我也可以让您没有。”凉子说。被关在拉门外、此刻正观察地板上的一条缝的尼管部兆背后一凉。

奥山似乎是想笑,但只笑出了一个开头便收了回去,继续端庄而温和着:“不必了,这个宅子太大,也可以有两个管家。您对我有恩,提供一份管家的工作完全不够还清。不过……”他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问出了那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您为什么会想来做管家呢?”

因为您这感情败犬写作封笔花了这么多年下定决心回来反抗故乡的命运最后却没做出什么实事的废物样子太可爱了。凉子想。

“您是个好上司。”她说。

这一次奥山悠介完整地笑了:“很高兴您这么说,希望我的另一位管家也这么想。”他撑着椅子扶手站起来,伸出手,“那么,欢迎您,凉子小姐。”

 

尼管部兆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职场危机。

当然,平心而论,在经济正快速增长的国度里,相比较大城市打拼的同龄人,他在一个偏僻到刚摆脱荒唐信仰的山村能感受到的职场压力恐怕也只有苇草般的一缕——但这对他来说确实过载了。

凉子指挥佣人修剪庭院里的常青树,虬枝和新生的嫩叶摔在地面。

“您搁这干嘛呢?”他问。

新来的同事瞟了他一眼,语气同昨日从奥山悠介的书房中出来告诉他“以后你的工作由我来处理”时一样坦荡但捉摸不透:“打理庭院景观啊。”她说。

“那您打理着去吧,”尼管部兆说,“我去安排早饭了。”

“厨房的话,我也已经去过了哦。”凉子说。

尼管部兆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职场危机。

……只是职场危机吗?

他不是千世町本地人,来自另一个盛产沙尘与烤鸭的城镇,是奥山在城市写作时资助的贫困生。可惜没什么远大志向,读完中学就干脆来到资助人身边干活以作报答。奥山悠介于他如父如师,所以这会儿感到了类似于父母在你十几岁时决定要二胎的仓皇。

“您这初来乍到的,知道老爷早饭喜欢吃什么吗?”他恶狠狠地问。

“啊呀,这不就巧了,”凉子笑眯眯,“早上去厨房的时候,那边的阿姨——姓山野是吗?已经告诉我了。”

连隔壁的阿姨都更喜欢你妹妹——呸,谁是他哥哥。

尼管部兆生平第一次想要杀人。

 

好在他高强度巡视几天后也发现了凉子的纰漏之处,于是自然而然地接管了那些凉子没有顾及的事务的处理,一边给奥山悠介煮药一边将此前凉子告诉他的“辞旧迎新”的说法自行在心中替换成了“分工合作”。

太不像我了。他想。中学毕业以后他就很少再被来自同龄人的压力困扰,事实上他这辈子受过的压力之和恐怕也不如此刻凉子一人所施予——当然,这代表着他是个相当走运的人,他自己从不否认这一点,堪称千世町说话最嚣张的地痞,穿得最金贵的混子。

但这会儿,他坐在药房,锤破的苍耳子在药锅里翻滚,忽然意识到因为凉子的到来而感到压力这件事本身就是荒唐的——这女的难道是什么好人吗?

 

他端着药敲敲奥山悠介的房门,得到许可后走进去,奥山难得看上去精神不错,正在写什么。

“老爷又在写日记了吗?”

奥山悠介愣了一下,道:“可以说是……但也不是。”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尼关部兆感到一点困惑。但他轻车熟路把汤碗放在了奥山能轻易拿到又不至于会妨碍写作的地方,决定不多追问。

事实上他从没有读完过奥山悠介的作品。优助获得大赏的出道作、那本充满胃疼爱情的小说尼关部兆看了一大半就搁置于房间角落的柜子里积灰,他将原因归咎于不爱读书,但晚报上半真半假的故事专栏倒会专门留意连载动态。说到底,他对软弱平凡的奥山悠介了解远甚于名作家优助先生。

他在烂人的概念里获得慰籍。

 

老实说偏僻山村里即使是如奥山一样的大家庭也没有太多要处理的事,他们是管家而不是佣人,拖地和熨洗轮不着他们处理。

于是很多时候只能一起坐在庭院里晒太阳,凉子指挥修剪的树将影子投在尼关部兆翻过的花坛里。

凉子忽然踹了他一脚。

“你神经病啊?”

“是的。”

“没病就……等下,什么?”

凉子笑起来,重复道:“我神经病,还杀过人。”

“你在威胁我?”

“这是自白。我杀过人,我的上司。当然因为我杀了他,已经是前任上司了。”

尼关部兆几乎要跳起来,“你敢——”

“我不会对奥山老爷怎样的。他很可爱。”凉子说。

尼关部兆一阵一阵发毛,但即便这时候都不忘在词句里掺入嘲讽,“所以?这是你的同事杀人预告函?我还以为神经病会谨慎得多。”

“啊呀,”凉子说,“只是个提醒。神经病的唯一共性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做什么。”她站起来,似乎是打算离开,又突然停下,转身说,“对了,没记错的话你还欠我一条项链。”

“老早说了没了。你也欠着老爷的笔记本呢。”

凉子耸肩:“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老爷为什么聘我。”

尼关部兆冷淡地说:“因为老爷是个关爱社会边缘分子的大善人。”

 

但他确实不想欠同事什么。

可是松本明日也已经在宫野家的婚礼后失踪——连同千世町的一大批人——他只能独自在半夜努力回忆那个轻飘飘进了垃圾桶的项链。他试图旁敲侧击地询问过凉子,但话题通常都会刻薄地转到他当时算不上诚恳的服务态度上。

有时他想:那不如就忘了这件事吧。千世町也只剩他和凉子见过那条项链,而凉子是神经病,说话当不得全真;那么假若他自己遗忘此事,这条项链便失去一切存在过的证明。

但越这样想,他欠凉子一条项链这件事就越深刻地雕在记忆里。

 

村里已经没有手艺人,他只好请了个长一点的假去村外找首饰匠。奥山悠介听了他的请假理由后微妙的笑容里显然也没有任何挽留的意思,多少让他又一次产生了即将失业的危机感。

凉子礼节性地送他到村口:“祝您旅途愉快。”

她没有问目的,但尼关部兆无条件信任奥山老爷不会卖了他,于是光明正大地阴阳怪气,“祝您工作顺心。”

“您说笑了,”凉子说,“失去了志同道合的同伴,我怎么会顺心呢?”

尼关部兆受不了了:“您下回儿发病前能不能给个预警,我见了能扭头就走。”

 

好在首饰匠在稍微繁华一点的城镇就很容易找到。尼关部兆没用多久就找到一个能按照图纸做首饰的店家,一咬牙便交出那张涂涂改改歪七扭八的回忆图纸。

店家看了看那张其貌不扬的图,又打量了一下他,露出了和奥山悠介相似的微妙笑容:“自己设计的?送女孩儿?挺浪漫哈。”

“这哪能,”他说,“是送给个大姐,但和浪漫八竿子打不着。”

“噢——”店家了然,“大姐啊?岳母?”

尼关部兆无语,“没,那大姐比我岁数小点儿。我这玩意儿做出来给她赔礼的,您别老想那么多。”

店家看了看设计图,“这小东西也不复杂,但不巧就这两天我徒弟请假了,我自个儿做得做上个两天。”

“那您加油,我一周假,过几天我来取哈。”

“唉你这小子不上道啊,”店家扯住他,“你要赔礼我要赔礼?能不能展现一点诚意亲手帮帮忙?”

 

他比报备给奥山悠介的时间早好几天回到千世町——主要是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其时凉子正坐在庭院里摆弄花草,和园丁佐佐木大叔相谈甚欢,他平淡地同二人打过招呼,似乎二胎带来的危机感已经不再使他手足无措了。

奥山悠介见到他时又露出了那种笑容。尼关部兆在同店家的交流中已经反应过来那种微妙感来源于暧昧,头痛地说,“老爷,我回来了。”

奥山手指拨弄着手里的稿纸。尽管已经封笔了,写东西的习惯却戒不掉。他问:“完成了?”

“啊,是的,”尼关部兆说,“稍微麻烦了点儿,但也算成了。”

“还没给她?”

尼关部兆开始后悔向奥山悠介坦白一切。“没有。”他说。想说您不要想太多,又觉得得到的回复必然是一句笑眯眯的“我想多什么了?”,只好好长地叹气,回了自己屋里。

 

他在夜晚巡逻后绕了点路,敲敲凉子的门。

凉子直接拉开了门。

“您心挺大,”尼关部兆评价,“大晚上的被敲门都甭问是谁。”

凉子耸耸肩,扯了下袖子示意给他,匕首的刀身逆着光,刃却正好被照出寒光。

“大姐我错了,是敢来敲您门的小的心大,您别放心上。”

“嗯哼,”凉子不置可否,“所以,您有什么……事吗?”

绝对是想说毛病吧。尼关部兆想。他踌躇了几秒,在这几秒里想了很多东西,万一他记忆里的项链和本体差距太大,万一凉子拒收,又万一她已经根本不记得——你这缩卵的小王八样儿像话吗?

他此刻已经预感到了即将汹涌而来的后悔,但又确信,如果欠着她什么的话,欠着凉子什么的话,也许就是永远放弃了什么资格。什么资格呢?谁知道,可能是千世町烂人角逐的决赛参赛资格。

他上前一步摊开手,手心里的小盒子已经有些温度。凉子眨眨眼睛,看他一眼,似乎是在确认是给她的吗。他不耐烦地说:“不给你还能是就给你看看我整了个盒子吗?”

凉子笑了一下,接过了盒子打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取出来,缠在手指间仔细看了看。他镶的碎钻把光折得七零八落,

“记忆力不错,几乎一模一样。”她像个鉴宝专家一样说。

尼关部兆松了一口气。

凉子突然说:“我要发病了。”

尼关部兆:?

凉子笑了一下:“你上次要求的预警,”她在尼关部兆还没回过神的时间差里抽出匕首,横上他的脖子,“你没扭头就跑,就怪不得我了。”

她不费吹灰之力地把因为利刃在颈而畏首畏尾的尼关部兆推到了地上,几乎整个人坐到他身上,用膝盖将匕首继续抵近。

啊这是不是有点瑟琴。尼关部兆想。说话的时候却还是那股贱人味儿,“哟呵,合着上次还真是杀人预告函啊。”

凉子没听见似的,把缠在手指间的项链解开,似乎在思考是直接用匕首继续切还是拿项链勒死他。

尼关部兆叹气:“你如果杀了我,老爷会很伤心的。”

凉子直勾勾盯着他,“你真的这么觉得?”

哈?这是在质疑他和老爷的感情吗?

凉子笑了一下,似乎也不需要他回答。她猛地压低身子,额头抵近他的额头,匕首也随着上方增加的压力插得更深,尼关部兆没法说话了。

一条冰冷的链子环上他的脖子,尽管他因为伤口的剧痛几乎已经失去了这种细微的知觉。

你杀了我,老爷就是会伤心的。他在心里想。因为疼痛和窒息逐渐感到意识模糊。

——“你真的觉得,我会杀了你?”

凉子直起了身。所有压迫一下子撤离了。

她掏出手绢,擦了擦他已经停止渗出的血,又擦了擦自己的匕首,“不好意思,挺久不用,一下子没掌握好度。不过没太深,顶多留个疤,问题不大。”

尼关部兆继续躺在那里,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还在急促地呼吸。他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伤口,却先摸到另一样东西扣好的银扣。

他亲手镶的碎钻,支棱参差的边缘。

凉子语气轻松:“我那儿还有条一样的,这你就留着吧。改天心情好咱俩一块儿戴着去老爷面前晃悠晃悠,他没准又下笔如有神了。”

 

 

尼关部兆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情场危机。

他好像对一个神经病动心了。

 

Fin.

 

没有明写的设定是:奥山在以他俩为原型写爱情小说。虽然是封笔了但还是写着自己看看这样。

 

感谢阅读。

如果被雷到我先给您磕头了

林选

不凋花山特pc形象脑补

P2当时搜到的时候真的笑喷了

不凋花山特pc形象脑补

P2当时搜到的时候真的笑喷了

合欢落尽
凉子尼关 般配!速婚!!虽然凉...

凉子尼关  般配!速婚!!虽然凉子捏人还没出但我还是要画  老父亲奥山带两个爱掐架的孩子(草)

凉子尼关  般配!速婚!!虽然凉子捏人还没出但我还是要画  老父亲奥山带两个爱掐架的孩子(草)

某犬

【井之头相关】FIRST

*大学时期

*刚开始交往的时间线

*ooc

*纯臆想注意


说真的,井之头有一些紧张。

他这是第一次约会,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呢?

这样的问题可太烧脑了,过度思考容易让他感到饥饿,而对方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正看着他,犹如绽放着层层叠叠的绣球花。

井之头舔了舔嘴唇,深吸一口气,对她说:“我们要不去吃顿饭吧?”


福斯特小姐是个随和的人,她轻易同意了井之头的提议。

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就是云朵也跟着摇晃。

井之头想了想,到底没有伸手过去牵她的手。

青涩的初恋总容易让人心跳加速,哪怕只是想想,都会让人感到脸颊发热。

这时,福斯特主动靠近一步,抱住了他的手臂。

她扎起的...

*大学时期

*刚开始交往的时间线

*ooc

*纯臆想注意


说真的,井之头有一些紧张。

他这是第一次约会,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呢?

这样的问题可太烧脑了,过度思考容易让他感到饥饿,而对方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正看着他,犹如绽放着层层叠叠的绣球花。

井之头舔了舔嘴唇,深吸一口气,对她说:“我们要不去吃顿饭吧?”

 

福斯特小姐是个随和的人,她轻易同意了井之头的提议。

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就是云朵也跟着摇晃。

井之头想了想,到底没有伸手过去牵她的手。

青涩的初恋总容易让人心跳加速,哪怕只是想想,都会让人感到脸颊发热。

这时,福斯特主动靠近一步,抱住了他的手臂。

她扎起的高马尾看上去十分柔顺,让井之头十分想要抚摸一下。

 

怎么说呢,在脑袋发热的情况下决定交往可实在太冲动了一些。

井之头喝着乌龙茶,与福斯特并肩坐着。

她只要了一杯冰水,喝了一口之后就开始看菜单。

她看得认真,井之头也没有打扰她的意思。

 

说起来,这家店他们都是第一次来,他们倒是心有灵犀一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家店。

井之头打量起着这家店,装潢简约又低调,双色调的交叉,不同的色彩交叠融合得刚好,仿佛牛奶与咖啡的结合,他很喜欢这样的风格,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烤肉店采用这样的装潢,显得就像什么特别高级的东西。在这里吃烤肉,恐怕会有种吃牛排的感觉吧。

不过可能也差不多。

井之头的胃口十分刁钻,于是他的眼光也相当毒辣,而这家店提供的肉,看起来就很不错。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要亲自去品尝一番。

 

结果,他们这一次“约会”,他们并没有多少的交流,反倒是和服务员进行了几次亲切地点单。

最后AA分了帐,福斯特和他一块走了出来。吃了个心满意足之后,井之头尝试着对福斯特说道:“刚才的那顿饭,你觉得怎么样?”

福斯特嘴角带着笑,眼神轻轻摇晃,好似代表她正荡漾的心情。

她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回答:“好吃,真的好吃,用材和酱料都是上乘的好,火候也刚刚好!”她轻轻拍了一下手,似乎确实十分满意刚才的那顿饭。

说实在的,井之头的评分也相当的高。

交换过看法之后,井之头意识到,他们除了默契,想法居然也大致相同,聊着聊着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好像,也挺好的?

井之头不可否认自己正心跳加速得厉害,犹如恋爱——不,就是恋爱,让他开始萌生,或许对方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灵魂共鸣一般地吸引力,与美食有着相同的魅力,让他无法拒绝。

 

在坐上回学校的车之前,井之头含蓄地拉了拉福斯特的袖子。

没敢看她的眼睛,努力用深呼吸平复下嘈杂的心跳。

隐约幻觉般地感受到福斯特的视线,正无声询问着他。井之头做足了心理准备,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十指相扣。

福斯特仅仅愣住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用相同的力度回握回去。

仿佛能这样到所谓天长地久。

某犬

【井之头相关】名字

*毕业后,井之头离婚前的时间线

*井之头和水城的一次聊天

*井之头的妻子怀孕的时间线

*ooc


井之头要当爸爸了,水城在信里看到的时候,赶忙打电话给他。井之头接到电话的时候,自然并不意外。

他们结婚的时候,还邀请了水城,那时候他们就喝了几杯,聊着未来。

不过那时候,水城和笼岛已经分手,水城的心情还挺复杂,他们喝得都挺多,有的没的聊了挺多,但是他不太记得了,摸摸脸,先开口问他:“水城君,最近过得怎么样?”

对方笑了笑,说:“还可以,公司里过得挺好的。你呢?杂货铺怎么样?”

“也挺好的。”井之头笑着说。

毕业之后就开起了自己的杂货铺,做的是他自己想做的事情,有点小钱,生活安逸...

*毕业后,井之头离婚前的时间线

*井之头和水城的一次聊天

*井之头的妻子怀孕的时间线

*ooc


井之头要当爸爸了,水城在信里看到的时候,赶忙打电话给他。井之头接到电话的时候,自然并不意外。

他们结婚的时候,还邀请了水城,那时候他们就喝了几杯,聊着未来。

不过那时候,水城和笼岛已经分手,水城的心情还挺复杂,他们喝得都挺多,有的没的聊了挺多,但是他不太记得了,摸摸脸,先开口问他:“水城君,最近过得怎么样?”

对方笑了笑,说:“还可以,公司里过得挺好的。你呢?杂货铺怎么样?”

“也挺好的。”井之头笑着说。

毕业之后就开起了自己的杂货铺,做的是他自己想做的事情,有点小钱,生活安逸,对他来说就相当满意了。何况现在老婆还怀孕了,可以说是人生圆满了。

也是平凡之神保佑吧。他心想着。

水城那边隐约能听到嘈杂的人声,离得有些远,听不太清,不知道是在路上还是正聚会着。

井之头等着他开口。

“啊,我这还在外头呢,刚看到你寄过来的信。恭喜啊!”

“同喜同喜,满月请你吃饭。”

“哈哈可以可以,没想到你居然是最早成家的,啧啧,我还以为她那性格跟你合不来,真的。”

 

水城在评价他的老婆了。

稍早一些,还在大学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交往了,那时候水城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空穴来风。

确实是这样的,井之头这个人非要说起来的话,确实没什么意思,又沉闷又无趣,相比起他的老婆,那精灵古怪、敢爱敢恨的,跟他在一起,不少人觉得可惜。

那么神奇的一个女子,随随便便嫁给了交往几年的同学。她当时的亲友可否觉得不可思议。

而井之头知道,他们之间还是有挺多共同话题的。

她支持井之头的想法,井之头同样支持她追求自己的生活。这种相处模式,能让他安心地继续自己平凡的事业,不需要更多惊天动地的爱情,就这么普普通通的,也够了。

非要说什么井之头生命中非常惊艳的东西的话,大概是那双与他结婚时送给对方的吊坠上镶嵌的宝石一样清澈的蓝色眼睛吧。

扯远了。

 

井之头夹着公文包看向最近的路牌,问水城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聚一聚怎么样。他们在大学的关系挺好,当初给笼岛的礼物井之头也有份参谋,大家都是兄弟,毕业之后的联系少了并不代表这份情谊会随随便便消失掉。

水城还挺开心井之头这么想的,跟他说:“你还是这么热情啊朋友,看来我结婚要是不请你去都对不起你了。”

井之头不否认:“你的婚礼我不去不合适,对吧。”

他大笑,喃喃不一定要到什么猴年马月呢,安静下去之后显然不想聊这个了。

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热血的常态,可距离能大手一挥指点江山的年纪,也有点距离了。

井之头握着听筒没有挂断。他知道水城肯定还有话要说。

 

“说起来,你们给孩子取名字了没?要不要我给你们参谋参谋?”

“谢谢了,不用。名字已经取好了。叫温拿,井之头温拿。”

段颜初景

【坊主团/尼关部兆中心】往事回首(2)

        由于并不知道千世町的具体背景,这里就权当架空吧……就当奥山家是普普通通的一大家子,与主线剧情没什么牵扯……

  就只有这样的设定才能保证我这篇文维持轻松的气息吧……

  并且标明,不是cp向。当然各位想磕随意,我是不太想磕的(……)

  以上。

  以下正文。

  ——————————————

  奥山悠介问了自己父亲尼关部兆的事,夫亲给的解释是:“这孩子挺可怜的,家里那么多人,父母还不知道哪去了。我看他还算懂事,就留下来了。”

  好吧,既然父亲这么说了……奥山悠介决定不去计较一个十...

        由于并不知道千世町的具体背景,这里就权当架空吧……就当奥山家是普普通通的一大家子,与主线剧情没什么牵扯……

  就只有这样的设定才能保证我这篇文维持轻松的气息吧……

  并且标明,不是cp向。当然各位想磕随意,我是不太想磕的(……)

  以上。

  以下正文。

  ——————————————

  奥山悠介问了自己父亲尼关部兆的事,夫亲给的解释是:“这孩子挺可怜的,家里那么多人,父母还不知道哪去了。我看他还算懂事,就留下来了。”

  好吧,既然父亲这么说了……奥山悠介决定不去计较一个十岁的小孩在家里能做些什么的问题。

  后来奥山悠介就一直在忙自己的学业,期间也没见到尼关部兆。

  就这样一直到了圣诞节。

  日本过圣诞节,自然不会像西方那样隆重。不过尽管如此,也是个值得欢庆的节日。

  奥山老爷给家里各位男佣女佣都放了假,让他们可以和家人一起过节。因此,往日人来人往的奥山家,竟意外地冷清了下来。

  奥山悠介提出,家里还剩下来的人都聚到一起,大家一起吃顿饭,一起过圣诞。奥山老爷也没有异议。

  除了奥山家的人,家里只有现任管家,和一两名佣人留下了。

  奥山悠介意外地发现,尼关部兆也在其列。

  “你不回家?”奥山悠介拿着根拐棍糖递给他。

  “不回。”尼关部兆把糖塞到嘴里,“我自己坐飞机太麻烦,寄点东西回去得了。”

  “那你寄什么了?”奥山悠介算了下时间,尼关部兆来这里应该有两个月了,他们家可是从来不拖欠工资的。

  “我买了一盒子糖给他们。”尼关部兆道。

  其实何止奥山悠介,他的兄弟们早就在昨晚给他打过电话了。

  “尼关部兆,要不……你还是回来吧。”尼克这么说着,“一个人在外面终究不好过,咱家其实没你想的那么穷……”

  父母常年不在家,尼家的每个孩子都被迫提前成熟起来。十二岁的尼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尽是关切。

  “那可不行,我来都来了,哪有只待两个月就回去的。”尼关部兆毫不客气回绝,“我这是早做打算……”

  “行,我说不过你。”尼克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是无奈,“那你至少回来过圣诞节吧?尼尔刚才还跟我闹,说你要是不回来他就飞日本去揍你呢。”

  “算了吧,他要是真飞过来,当天肯定回不去,到时候就是逃学了。”

  “……你真不回来?”

  “不回去了。等我给你们寄礼物——”

  “你那边买游戏机方便吗?”

  “……我也得有那么多钱啊大哥!我这两个月工资刚够我自己买点东西的……”

  “啊,那好吧……”尼克语气中抑制不住的失望,“尼莫要跟你说话。”

  “喂?”电话那边换成了尼莫的声音。

  “怎么了老二?”

  “我说过了别这么叫我……你今年圣诞节真不回来了?”

  “真不回——”

  “我觉得你还是回来跟尼娜聊聊比较好,她也七岁了,最近看动画片上的忍者,喊着要去日本上小学呢。”

  “你先把你侦探瘾戒了吧,别再忽悠尼尔当你的华生了。”

  “……”

  ……

  “我妹妹最近喊着要来日本上小学呢。”尼关部兆看了一眼奥山悠介。

  “啊?”奥山悠介明显有些疑惑,“她想来见你?”

  “她想当忍者。”尼关部兆道。

  奥山悠介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附近的小学,我打声招呼应该问题不大。”奥山悠介笑着,肩膀一耸一耸的,“不过小学可不教忍术。”

  尼关部兆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像是没想到他能同意。之后又自顾自吃着糖:“我胡说的,她要来日本,我家里人不可能同意。”

  “那他们怎么就同意你来了呢?”

  “……我哪知道。”

 

  tbc

段颜初景

继续碎碎念(?)

占tag致歉

其实昨天看了更新我就该念的hhh

恭喜尼关部兆和凉子冰释前嫌(?)!然后尼关部兆就没什么戏份了www

奥山叔叔,奥山叔叔你……

年轻有为。

魔女团我就挺喜欢小镇长来着hhhh

奥山叔叔年轻有为,尼关部兆嘴这么欠,感觉这一家子不能好了hhhh

今给黎:我家呢?

尼关部兆:家里什么时候住了这么个人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昨天那个拖痕不会是他吧

奥山悠介:年 轻 有 为

占tag致歉

其实昨天看了更新我就该念的hhh

恭喜尼关部兆和凉子冰释前嫌(?)!然后尼关部兆就没什么戏份了www

奥山叔叔,奥山叔叔你……

年轻有为。

魔女团我就挺喜欢小镇长来着hhhh

奥山叔叔年轻有为,尼关部兆嘴这么欠,感觉这一家子不能好了hhhh

今给黎:我家呢?

尼关部兆:家里什么时候住了这么个人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昨天那个拖痕不会是他吧

奥山悠介:年 轻 有 为

段颜初景

【坊主团/尼关部兆中心】往事回首(1)

        是之前说过的奥山家雇佣童工的脑洞hhh尼关部兆多可爱啊——

        尼关部兆中心w

  有尼家大院设定,设定年龄是仅次于尼克尼莫尼普特的。不过家里其他人大概不会出场……设定尼家大院处于英国,至于各位的国籍……没想好,不要介意XD

  奥山叔叔在剧情设定是四十多岁,而我设定的尼关部兆在尼普特的28和尼尔的26之间,也就是27……

  十多岁的年龄差?好像还可以……

  以下正文

  ——————————...

        是之前说过的奥山家雇佣童工的脑洞hhh尼关部兆多可爱啊——

        尼关部兆中心w

  有尼家大院设定,设定年龄是仅次于尼克尼莫尼普特的。不过家里其他人大概不会出场……设定尼家大院处于英国,至于各位的国籍……没想好,不要介意XD

  奥山叔叔在剧情设定是四十多岁,而我设定的尼关部兆在尼普特的28和尼尔的26之间,也就是27……

  十多岁的年龄差?好像还可以……

  以下正文

  ——————————

  1

  “诶?”

  奥山悠介看着那个藏在屋子门口、探出半个脑袋的小男孩。

  家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小孩?是哪个佣人把自家孩子带来了吗?

  奥山悠介放下手里温习到一半的书,冲那小孩招招手。小孩眼珠子骨碌了一圈,穿着木屐吧嗒吧嗒跑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尼关部兆,少爷。”小孩一脸好奇看着他。

  尼关部兆……奥山悠介无视了这个名字的奇怪,思索了一下,家里似乎没哪个佣人是姓尼的……不过既然他叫自己少爷,或许是佣人亲戚的孩子,帮忙照看一下?

  “你多大了?”

  “十岁,少爷。”

  十岁的小孩子啊……

  奥山悠介往外面看了看,没看到其他佣人的身影。这么小的孩子就放心他自己到处乱跑?

  “你不用每句话都加少爷的,不用那么多礼。”奥山悠介对小孩子充满善意。

  “好的大叔。”

  “……”

  反正学习的事暂时完成了,奥山悠介索性就陪小孩聊了一会天。

  然后他发现,这孩子的日语说得不是很好。虽然对小孩子要求不能太高,但是以这种稍微多说一个字就犹豫半天的水平,显然是连小学生也不如。

  “你日语不好?”

  “我家在英国,是来……”这句话尼关部兆同样说得结结巴巴,眼神乱飘。

  奥山悠介正等着后文,就见尼关部兆突然定住了眼神,伸手努力向书架够去。

  奥山悠介看向他够的地方——字典。

  奥山悠介失笑,轻轻松松把字典拿下来给他。

  “打工。”

  这倒是把奥山悠介惊到了:“你这么大点,出来打工?”

  奥山悠介看着对方狂翻字典的样子,只好道:“你说英语吧,我听得懂。”

  于是尼关部兆迅速把字典一合,开口便是流利的英文。

  “我上面三个哥哥下面三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哥哥们都要上学,家里没钱,我不出来打工谁出来打工。”尼关部兆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坦然,让人难以置信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

  本来奥山悠介在震惊他家人丁兴旺的同时还挺感动的,但尼关部兆接下来的话让他顿时没了这种想法。

  “弟弟妹妹得我们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又不能一把屎一把尿喂大……”

  奥山悠介硬生生把“你家父母呢”这句关心的话堵在嗓子眼。

  这小孩哪学来这么多油嘴滑舌的腔调的?

  

  tbc

段颜初景

最新一集观后感(?)

占tag致歉。

尼家厨又(为什么要说又)出来瞎分析了hhh

原谅我关注点全在尼关部兆身上orz

嘴真的够欠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凉子居然欺负他qwq

我不服,我要为尼关部兆正名!(?)

白总突然增加了一个设定,那就是,上任老爷留下来的————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是上任留下来的,那尼关部兆,他年纪不得比奥山叔叔还大???

嘶……

然后我跟亲友说这个的时候,亲友:可能是他们家雇童工。

对啊,童工好啊!妙啊!妙啊!!

就那种,老奥山(?)在奥山大概十多岁的时候,招来了十岁不到的尼关部兆,小仆人那种感觉(?)

然后奥山和尼关部兆一起慢慢长大了,尼关部兆...

占tag致歉。

尼家厨又(为什么要说又)出来瞎分析了hhh

原谅我关注点全在尼关部兆身上orz

嘴真的够欠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凉子居然欺负他qwq

我不服,我要为尼关部兆正名!(?)

白总突然增加了一个设定,那就是,上任老爷留下来的————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是上任留下来的,那尼关部兆,他年纪不得比奥山叔叔还大???

嘶……

然后我跟亲友说这个的时候,亲友:可能是他们家雇童工。

对啊,童工好啊!妙啊!妙啊!!

就那种,老奥山(?)在奥山大概十多岁的时候,招来了十岁不到的尼关部兆,小仆人那种感觉(?)

然后奥山和尼关部兆一起慢慢长大了,尼关部兆也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以及出色的办事能力(还没表现出来)混到了管家的位置。

然后老奥山没了,奥山少爷变成奥山老爷

因为是一起长大的,可能俩人以前还在一起玩?奥山就对尼关部兆的嘴欠见怪不怪,就一直留着没开掉……话说这种设定下也不可能开掉的吧!

这个设定我可以!

冷門患者🎐

新番预告!《千世町的不凋花》,预计2021年4月31日上映~


画太丑了根本不像。

难得双休,好久没没画高完成度了摸着玩,背景太特么拉胯!!

画了下不凋花的NPC们,大家都好可爱,我都喜欢

p4是查图片粘贴错图层了…效果意外的很蛮不错反正我还挺喜欢。倒不是说当时因为不会画背景就想直接这样不画了。(结果还是硬着头皮画完了还丑的一批

新番预告!《千世町的不凋花》,预计2021年4月31日上映~



画太丑了根本不像。

难得双休,好久没没画高完成度了摸着玩,背景太特么拉胯!!

画了下不凋花的NPC们,大家都好可爱,我都喜欢

p4是查图片粘贴错图层了…效果意外的很蛮不错反正我还挺喜欢。倒不是说当时因为不会画背景就想直接这样不画了。(结果还是硬着头皮画完了还丑的一批

深海少年♔

今给黎季生日快乐🎂

结果真就只画了这一张,为了给人一点排面截点老图出来凑凑数

至今没画过他面容失认症的梗(。


友:哇好多书,jglj幸福了

我:虽然但是他这种有钱人家可能有一整间屋子放奥山的书

今给黎季生日快乐🎂

结果真就只画了这一张,为了给人一点排面截点老图出来凑凑数

至今没画过他面容失认症的梗(。


友:哇好多书,jglj幸福了

我:虽然但是他这种有钱人家可能有一整间屋子放奥山的书

羽三杉(瓶颈中)
怀中抱妹杀(×)百...

怀中抱妹杀(×)百合脑发作(√)

应该是从后抱但是……就是带着橘色眼镜看什么都是橘色的啊()

不知道笼岛长什么样只能瞎画】二十多年前的穿衣风格不懂x

【小巫女太可爱了x

怀中抱妹杀(×)百合脑发作(√)

应该是从后抱但是……就是带着橘色眼镜看什么都是橘色的啊()

不知道笼岛长什么样只能瞎画】二十多年前的穿衣风格不懂x

【小巫女太可爱了x

某犬
平板太难用了,最终还是放弃了上...

平板太难用了,最终还是放弃了上色()

平板太难用了,最终还是放弃了上色()

TonG
赞美坊主!!!!!!!

赞美坊主!!!!!!!

赞美坊主!!!!!!!

某犬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整活

总之先爽了再说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整活

总之先爽了再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