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千仞雪

11.3万浏览    660参与
雪宝

某一刻,或许她真的把雪珂当成自己的亲妹妹


总感觉这个伪装的雪清河看向雪珂的时候,有种柯南看闯祸后的步美的无奈和疼惜😂

某一刻,或许她真的把雪珂当成自己的亲妹妹


总感觉这个伪装的雪清河看向雪珂的时候,有种柯南看闯祸后的步美的无奈和疼惜😂

约瑟夫·叶卡捷琳娜

危险甜度

或许对于千仞雪来说,嘉陵关战役是她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而在战后,千仞雪更是遭遇了一个更为危险的东西……


什么都没了,在这种强者为尊的时代里,是没有我的位置的,或许我该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千仞雪一边低头叹气一边说出这段话。


要是能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的地方,那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做交换,千仞雪此时的内心只有这一个念头,于是要强的她选择了服毒自杀,而毒药的在千仞雪的口中更像是一块甜美的糖……


当千仞雪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灰暗的背景让千仞雪心生恐惧,然后,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点点的在她的耳朵边回荡,她吓得大气不敢出 直到有只手抓住了她的长发……......

或许对于千仞雪来说,嘉陵关战役是她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而在战后,千仞雪更是遭遇了一个更为危险的东西……


什么都没了,在这种强者为尊的时代里,是没有我的位置的,或许我该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千仞雪一边低头叹气一边说出这段话。


要是能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的地方,那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做交换,千仞雪此时的内心只有这一个念头,于是要强的她选择了服毒自杀,而毒药的在千仞雪的口中更像是一块甜美的糖……


当千仞雪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灰暗的背景让千仞雪心生恐惧,然后,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点点的在她的耳朵边回荡,她吓得大气不敢出 直到有只手抓住了她的长发……


那一刻,灯光亮了起来,一个金发女子正在远处的玻璃后面看着被机械臂抓起来的千仞雪,而她那优雅且清晰的外貌让千仞雪感到的悲伤,因为这个女子和她记忆里的那个人很像……


比比东此时此刻就在玻璃后面,看着这个实验品,心里面极为平静,毕竟作为“XX联邦”管理下的顶级科学机构,做这种先进实验简直就是日常,而作为试验品的千仞雪被作为实验成功的样品被送到了领导层的面前,而千仞雪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另一个位面的自己……


妈,这就是你努力了那么久的科学研究成果吗?合着半天你就给我弄了一个我的复制品?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很烧钱的吗?”此时另一个金发少女,一个背后拥有6片白色羽翼的“千仞雪”冷冰冰的看向了她


别看我,别看我,我真的不认识你!”处于恐惧状态的千仞雪看到自己面前完全一样的自己彻底疯掉了……

真有意思,让我摸摸看。

那个“千仞雪”竟然把手伸向了她,结果,两个千仞雪触发了当初的死亡程序,就在触碰的一瞬间,时空瞬间消失,而千仞雪又一次的在黑暗中醒来……


这不是一种普通的毒药,每次当你死亡又重生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的命运到底是谁控制的。


此后的千仞雪就在死亡—复活—折磨—死亡的时间里沉沦,而千仞雪当初自杀时吃的甜蜜毒药成了千仞雪永远的梦魇。

雪宝

千仞雪&千道流

我有一个朋友,让我帮忙问问这是什么歌

千仞雪&千道流

我有一个朋友,让我帮忙问问这是什么歌

雪宝

千仞雪和爷爷一起时才是她最幸福的时候。

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吧?感觉千道流有一种说不出的让人安心的气质在身上,但是一想到他就莫名的难过。

千仞雪和爷爷一起时才是她最幸福的时候。

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吧?感觉千道流有一种说不出的让人安心的气质在身上,但是一想到他就莫名的难过。

雪宝

是千仞雪和她的爷爷。

之前剪小雪的时候有个发现:她可以说是所有温柔的神情都是看向爷爷千道流的,天使这些柔和的目光就算自恋如三少都没有分一丝半点给剧中自己的化身唐三,完完整整地给了应该给的人。

凭这一点给玄机打call!!!


是千仞雪和她的爷爷。

之前剪小雪的时候有个发现:她可以说是所有温柔的神情都是看向爷爷千道流的,天使这些柔和的目光就算自恋如三少都没有分一丝半点给剧中自己的化身唐三,完完整整地给了应该给的人。

凭这一点给玄机打call!!!


沙卡拉卡

东娜520写啥呀……


救命想不出来

东娜520写啥呀……


救命想不出来

雾眀云闇

我想哭【归国篇三】

貌似,自己失踪时,也是下着雨的吧...

她当时的心情,是否也和现在的我一般,她是否会因我消失而哭泣,会因找不到我而绝望,会因我十几年未出现而忘记我。

想起自己的妈妈将另外一个小女孩护在怀中,千仞雪便由生怒火,尤其是在听到那一声“妈妈”时,更是让她心生杀意!

那是自己的母亲!凭什么对另一个人那么好!凭什么要把本属于自己的母爱给另外一个人!凭什么!

带着愤怒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控制台上,发出沉重的声音,显示屏上因千仞雪的举动出现一串串的乱码,一声声的错乱声音传出,自动恢复。

这是一处无人区,是千仞雪在几年前来到这里执行任务时,将这里改造成了自己的秘密基地,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

但是,现......

貌似,自己失踪时,也是下着雨的吧...

她当时的心情,是否也和现在的我一般,她是否会因我消失而哭泣,会因找不到我而绝望,会因我十几年未出现而忘记我。

想起自己的妈妈将另外一个小女孩护在怀中,千仞雪便由生怒火,尤其是在听到那一声“妈妈”时,更是让她心生杀意!

那是自己的母亲!凭什么对另一个人那么好!凭什么要把本属于自己的母爱给另外一个人!凭什么!

带着愤怒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控制台上,发出沉重的声音,显示屏上因千仞雪的举动出现一串串的乱码,一声声的错乱声音传出,自动恢复。

这是一处无人区,是千仞雪在几年前来到这里执行任务时,将这里改造成了自己的秘密基地,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

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人知道这里。

大厅中央,冰晶棺中躺着安睡的比比东,身上的衣物早已被千仞雪换成了白纱,她睡得那样安详,却苦了棺外苦苦守护的人。

隔着厚厚的冰晶层,一双纤手在棺上不断地摩挲,那双紫眸终在此刻不在冷漠,略显得温柔,或许只有在她面前才会放下所有防备,才会有这样的神情罢!

看着棺中的人,千仞雪垂眸,“我多想陪您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啊!妈妈!”双手紧紧攥起,指节因用力过大而发白,“但是我却做不到!我连最基本的生死都无法掌控!我连死亡都不能自已!”

被改造成这种不人不鬼的怪物,饶是千仞雪也无法接受,她想过自杀,但是尖刀利刃却割不开肌肤;她也曾尝试喝过世间最毒的毒药,却被身体自主解毒吞噬;她也曾尝试过烈焰高温的熔浆、毁灭至极的雷霆,但是,都无法损毁身体哪怕一点。

最后,她放弃了,因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杀死她,不老不死,不生不灭,唯有在尖刀利刃上舔血,在接近死亡的边缘起舞,才会让她觉得,原来自己还活着,哪怕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外来的伤害疼痛。

自此,她可谓是疯狂了,无休止的接取任务,死命的训练,不让自己停下来,只有动起来,在杀戮中度过,她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那种温湿的血液溅在脸上的感觉,看着他们跪地苦苦求饶的卑贱模样,听着他们害怕恐惧到极致而颤抖的声音,千仞雪觉得,自己就是王!主宰着他们生死的王!高高在上,俯视这群低贱的蝼蚁!

但是过后,她又会恢复成那个冷酷无情、厌恶这个世界,却又迷恋这个世界的千仞雪,她可以很高傲,像狮子般昂起高贵的头颅;她也可以很奸邪,犹如恶狼般幽幽的静候佳机;她甚至可以很柔弱,就像是找不到妈妈而哭泣的孩子一般。

这些都是她,就如同一个矛盾体,却又是实实在在的。

站在冰晶棺前,她现在是怎样的表情啊?失去了至亲的人,失去了唯一的依靠,唯一的信念支撑,是谁都会哭的吧?然而她没有。

并不是千仞雪不想哭,而是她无法哭,她早已不是人类的血肉之躯,整个身体被神秘物质所改造,普通人类所拥有的喜怒哀乐或许她会有,但是身体的构造早已不同。

面容淡然的神色看着眼前的事实,千仞雪无法接受,但她却没有什么办法,她什么都做不到,人死不能复生,自己不是神,没有那种使人复活的能力。

“妈妈,雪儿好想你,雪儿好想你能够抱抱雪儿。”她太渴望得到比比东的爱了,十三年未有过任何人的爱,使她对爱更加的渴望。

况且,七岁时便与比比东分离,五岁之前一直与爷爷千道流生活在一起,三岁时父亲便莫名出了车祸离开人世,直到五岁才与比比东相识,生活。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从小就没有与父母一起生活,自己也曾问过自己的爷爷,但是爷爷也只是对此事只字不提,千仞雪只知道,她的爷爷是天使集团的董事长,妈妈凭自己一手创立罗刹集团,有钱有权,自己本应该有快乐的生活。

却天意不顺,造化弄人,与比比东相识不到两年,便被一个神秘组织绑架,并被他们改造,成为了现在的模样。

十七年来,千仞雪从未忘记比比东,在千仞雪的印象中,她是这个世界最美的人,每当自己失意时,便会想起她,想到自己总有一天会逃离这个困住自己的牢狱,回到自己的祖国,回到爷爷、妈妈身边。

他们不会在意自己变成什么样子,自己的爷爷最疼爱自己这个孙女,自己的妈妈也从未表现出对自己有任何的厌恶,他们不会嫌弃自己。

自己也终于是回来了,对,回到了自己的祖国,回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家,回到了哭哭追忆的故乡 但一切都毁了,不在了,它被毁了!只余一片废墟。

而且自己的爷爷也在四年前便没有了音讯,这是在组织中偶然听到的,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并且那时新闻报道甚至全国热搜都能够看到,毕竟天使集团乃龙首之位,地位可想而知,却在爷爷消失后危危可及,也能猜想到有不少的蛀虫。

如果不是自己的妈妈比比东在背后注资,明面接承,恐怕早就被那些肮脏的臭虫蛀食干净天使的神圣之名。

幸而又有自己爷爷的兄弟他们支持,并掌握着集团多数的股份,才让天使集团一直坚持下去,为首不为尾。

这些条件集于一身的千仞雪,她本应是天之骄女,万爱基于一身,足够让人羡慕一辈子的事,却没有在千仞雪身上呈现。

背靠着冰晶棺瘫坐在地,千仞雪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助,什么依靠也没有了。

“妈妈,雪儿好累。”微仰起头,紫色的眸子显示出了无助。

没有多少与比比东互动的记忆,或许早就忘记了,不记得了,那时自己还那么小,倒也正常。

回忆不了任何,千仞雪也放弃了,只会越想越糟糕罢了。

突然,千仞雪感到有人来到了这里,明明这里不可能有人会找来!“谁!”警惕性还是让千仞雪站了起来,盯着出口处。

胆敢来到这里,那么,任何人都是敌人,就算是自己的祖国同胞,在这里也必死无疑!

“不要紧张,我们,也许可以合作。”出口处一男一女出现,男人嘴角勾起,面对千仞雪笑的没有任何恐惧。

看向身边身着机甲的女人,“朝,把我们的筹码拿给她。”

雾眀云闇

天使之心(下)

天使之心(下) 


拖延了...emmm不知道多久了老文终于更了!

天使之心(下) 


拖延了...emmm不知道多久了老文终于更了!

朵芙朵芙朵
@六夕白英 小英和我约滴佘雪,...

@六夕白英 小英和我约滴佘雪,一直拖了很久才画完真系对不起

不过画完也正好是小英生日和520,也许是好的吧🥺🥺

@六夕白英 小英和我约滴佘雪,一直拖了很久才画完真系对不起

不过画完也正好是小英生日和520,也许是好的吧🥺🥺

沙卡拉卡

520(下),接昆萨老师的文,即兴

即兴的毛病有点多,赶时间哎嘿


比比东怔愣一瞬,紧紧抿起唇,只是这么一句话就将她的冷静打碎,愤怒充溢胸腔。


“千仞雪!”


她明明知道的,她怎么能这么说!比比东浑身轻微颤着,气的发抖,千疮百孔的心又被扎透了最薄弱的地方。教皇避开目光将泪拘在眼眶,故而也避开了,千仞雪希冀的眼神渐渐失望。


“……你要是想,随便你吧。”比比东努力压抑涌上来的怒意,以往理智的头脑在千仞雪面前逐渐瓦解,只想赶紧逃离这里,才不让千道流和两个孩子看了笑话。


她这大受打击的样子极其少见,千道流拧眉觑她一眼,也沉默地不再指责,轻拍千仞雪的背想带她离开。


可小天使红着眼睛,明亮的瞳孔蒙了一......

即兴的毛病有点多,赶时间哎嘿




比比东怔愣一瞬,紧紧抿起唇,只是这么一句话就将她的冷静打碎,愤怒充溢胸腔。


“千仞雪!”


她明明知道的,她怎么能这么说!比比东浑身轻微颤着,气的发抖,千疮百孔的心又被扎透了最薄弱的地方。教皇避开目光将泪拘在眼眶,故而也避开了,千仞雪希冀的眼神渐渐失望。


“……你要是想,随便你吧。”比比东努力压抑涌上来的怒意,以往理智的头脑在千仞雪面前逐渐瓦解,只想赶紧逃离这里,才不让千道流和两个孩子看了笑话。


她这大受打击的样子极其少见,千道流拧眉觑她一眼,也沉默地不再指责,轻拍千仞雪的背想带她离开。


可小天使红着眼睛,明亮的瞳孔蒙了一层霾,头一回甩开爷爷的手:“我不走!我要知道谁才是她的女儿!”


她倔强地瞧着比比东的背,自知母亲是不愿看她的,可又觉得自己没错,于是气势汹汹地瞪着她。


哪怕,哪怕她,偏向自己一点点,也好呀……


到底谁才是她的女儿!千仞雪咬着牙含着泪狠狠剜了一眼充当背景板的堕天使。心中仍是期待比比东能分给自己一个眼神,送上一个拥抱。


可是没有,那曼妙身影离开的太过决绝,显了几分凉薄出来。


千仞雪看着她离开,就算看不到人也遥遥望着,最后眼泪突破了眼眶,贴着脸颊流了下来,嘴唇瓮动几下,发不出一点声音。


黑暗面也知道自己玩过头了,看看哭唧唧的金毛小天使,又看看瞪她瞪的眼睛冒火的千道流,摊了摊手。


“啧。”


回到寝宫,比比东就将自己关在房间,谁也不见。


她的眉间染上深深的疲惫,睫毛挂着几滴透明的露珠,眼底尽是酸涩不安。


她……明明一直偏向千仞雪的。小天使是很优秀的女儿,从误会解开后,便极少惹她生气,像是愧疚和憧憬混了起来,热烈地全捧到比比东面前。


完美无缺,除了面对堕天使时霸道的占有欲。


谁能不为少年的青涩心动,谁能不为少年的炽热心动?


比比东败了,输得惨烈,赔了真心。她将自己奉上以回应女儿的真诚,顶着黑暗无边踏出不可挽回的一步。


醉了酒,软了心,动了情,又能怨的了谁?


比比东蹲坐在地上,神情麻木地横臂挡在双眼面前。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吱呀”一声,神的结界被破掉了。


一抹白发落进比比东的眼中,堕天使虔诚地半跪下来,同样湛蓝的眼睛担忧地看着她。


我没事,比比东很想露出与平时无二的微笑,可是嘴角不听使唤。


她放弃了,颇有些颓废地靠在角落,声音极冷。


“小黑,出去,我不想见任何人。”


她这色厉内荏的皮相与高贵优雅的教皇大相径庭,堕天使大胆地凑上前去,将她拥住。


“啪”地一声,手被打开了。


“我错了,母亲。”她立刻诚恳认错,与千仞雪一样干净的双眼贪婪地盯住她。


比比东收敛情绪,冷冷地看向她的脸。那抹白发尤为刺眼。


不是她。


她收回目光,心似乎更痛了。


“你确实错了,可是,我不怪你。”


在堕天使不可思议的表情中,教皇低声喃喃:


“一错再错的是我。”


泪模糊了视线,滚烫的,苦涩的,一滴一滴落了下来。


白发堕天使再次拥她入怀,淡金色的明媚迷了比比东的眼,障眼法撤去是熟悉安心的香气,小天使呜咽着,埋在比比东的肩膀哭泣。


“笨蛋妈咪……”


千仞雪再也忍不住,吻上母亲的唇,厮磨着倾诉她的爱意。


比比东怎么会不爱她?怎么能不爱她?


她分明看的清楚,那一瞬间,教皇的眼里亮起了光。

雪宝

温柔在她的篇幅中占比很少,小雪不仅不爱笑还总是很严肃,但可以看得到,千仞雪无论是撒娇还是脆弱的一面,全在千道流面前流露的。


温柔在她的篇幅中占比很少,小雪不仅不爱笑还总是很严肃,但可以看得到,千仞雪无论是撒娇还是脆弱的一面,全在千道流面前流露的。


雪宝

这该死的适配度,邪月和小雪快去接一个欧美古装玛丽苏吧!就差一条恶龙了😂😂

这该死的适配度,邪月和小雪快去接一个欧美古装玛丽苏吧!就差一条恶龙了😂😂

雪宝
邪月哥哥和小雪就是我心目中骑士...

邪月哥哥和小雪就是我心目中骑士和公主的完美形象,太好代了叭!

他们还可以去演锦绣未央的叱云南和李长乐(不是),将军和他有着京城第一美人的表妹——

邪月哥哥和小雪就是我心目中骑士和公主的完美形象,太好代了叭!

他们还可以去演锦绣未央的叱云南和李长乐(不是),将军和他有着京城第一美人的表妹——

沙卡拉卡

再次声明

门那处声是不是觉得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国汉字他把握不住?


看不懂话?我们每篇文指名道姓戳的就是你脊梁骨,带上太太们干嘛?别说我们咄咄逼人,但凡你当时来踹门时少猖狂一点都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熊孩子欠收拾就承认,玩个迷你世界主角是千仞雪就玻璃心受挫跑别人tag发飙,你是觉得你来别人家一通砸场子,最后像乌龟一样缩起来等别的粉丝把你这破烂事解决了,再站出来夹枪带棒地发篇文。我们就得忍气吞声把第二次打脸也给咽下去?


打的就是你,处声,别扯上太太们,我之前跟三舞粉已经很愉快地聊出结果了,就是把你这撒泼东西挂出来骂,再确定不会再有跟你一样的玩意反复来tag踹门。


你这种极端败类是两家...

门那处声是不是觉得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国汉字他把握不住?


看不懂话?我们每篇文指名道姓戳的就是你脊梁骨,带上太太们干嘛?别说我们咄咄逼人,但凡你当时来踹门时少猖狂一点都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熊孩子欠收拾就承认,玩个迷你世界主角是千仞雪就玻璃心受挫跑别人tag发飙,你是觉得你来别人家一通砸场子,最后像乌龟一样缩起来等别的粉丝把你这破烂事解决了,再站出来夹枪带棒地发篇文。我们就得忍气吞声把第二次打脸也给咽下去?


打的就是你,处声,别扯上太太们,我之前跟三舞粉已经很愉快地聊出结果了,就是把你这撒泼东西挂出来骂,再确定不会再有跟你一样的玩意反复来tag踹门。


你这种极端败类是两家粉丝都恶心的存在。净给自己圈子惹事还缩头缩脑,好像别人把你欺负的特别可怜似的。


来各位粉丝兄弟姐妹,我给你们翻译翻译


【虽然当时我很猖狂我不记后果,你们不轰炸我我也不会过来发文。我不会说你们错了(也不会说我错了)。但是只准我的用语难听(他说话难道不难听?),你们不许再损我】


【我知道东雪粉很生气。我也不是不服千仞雪,我是不服比比东加千仞雪,但是我不能这么说话,我心情不好所以我才到你们家门口作妖】

两方粉丝都觉得自己粉的角色做的对,有错吗?看待立场不一样,两家粉丝本来就立场对立,有你什么事,玻璃心受伤就踹门bb,在东雪粉脸上使劲扇?




(图片那个啥放不出来)

来东雪门前兴风作浪我们打回去怎么了?你以为打人一巴掌收回手就没事了?狗咬一口不必咬回去,你跟狗勾能比?没360度无死角喷你是因为我们不想闹大,觉得因为你这么一个玩意没必要挑两个圈子。


“你们非要……”惹人浮想联翩。


你被喷的再狠,也是你自己作出来的,我们喷的再狠,我们没主动惹事。不爬过来找揍谁记得你是谁?我们的大好时光去写文磕cp不好,用的着跟你打太极?


我不会说你们说错了☞因为你们直接被我拉黑了

有没有搞错。惹出事的是你,缩回去p都不敢放要太太和粉丝们来沟通处理的也是你,谁要你的道歉?你觉得你有多大的面子多大的分量,踩到了对家的底线一句道歉掩盖掉,你以为你一字千金?


别说我们咄咄逼人,本来就是,我们就是要把踹门处声挂出来打,换位思考一下,你们是把处声揪出来喷一顿解决问题,还是默默等他一篇轻飘飘道歉解决问题?


既然是两个圈子都讨厌的那一类惹事的,咱也不用留手是不,侮辱你喜欢的角色和一起磕cp的朋友,你们难道不选痛快回击而选择接受一句“对不起~”


别说大度,这事发生在谁身上都不会大度,有人打了你老婆和朋友的脸,有点血性都不会这么就揭过。


放这篇文就是告诉粉丝们,追击不是我们不容人,是每一个正常人的选择,不是每个人都能忍着这种恶心选择原谅。那跟头上一片绿有什么区别。


乖,也就换着喷你一通,挂上你的大名,没什么忍不了的,喷完就结束了。你当时踹门的猖狂,不也把东雪粉的底线狠踩么


浪费我们这么多粉丝这么多时间和感情。谁不想快点结束,看你?碍眼。


还有,你踹门那篇文我都不好意思揭穿,是你删的嘛宝贝?是姐姐们投诉投的。


自始至终打的就是你,想拖两个圈子谁下水呢?没看谁都不想搭理你吗?牵扯几个人不也是因为你惹事不擦屁股?还得要粉丝们替你解决,羞不羞?




如初

千仞雪周年庆贺图·第八~十二弹

《不落辉光》

《溯清照影》

《自由之风》

《珀伽索斯》

《星夜·守望》



图源:千仞雪主页


老规矩 | 抱图记得吱声 



千仞雪周年庆贺图·第八~十二弹

《不落辉光》

《溯清照影》

《自由之风》

《珀伽索斯》

《星夜·守望》



图源:千仞雪主页


老规矩 | 抱图记得吱声 



雪宝

发点旧存——

今天是暗黑千仞雪~

馋巩俐老师的白骨夫人配音很久了😂

拿小雪试试😉

发点旧存——

今天是暗黑千仞雪~

馋巩俐老师的白骨夫人配音很久了😂

拿小雪试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