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千姬

21.3万浏览    1139参与
彼岸世界
昨天重新看了千姬绘卷 小千姬太...

昨天重新看了千姬绘卷 小千姬太可爱了!

顺便千姬绘卷我给满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昨天重新看了千姬绘卷 小千姬太可爱了!

顺便千姬绘卷我给满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东帝沧阳
古怪舍和阴阳师联动的一些宣。

古怪舍和阴阳师联动的一些宣。

古怪舍和阴阳师联动的一些宣。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手游   合作古怪舍推出志怪系列服饰
清莲初绽,天人新王审视善恶无明;深渊业火,终将成全最残暴的罪孽
斩尽罪恶,背负荣光挥舞寒光之刃;人鱼之歌,一曲悠扬唱尽爱与希望
细腻华丽的式神纹样,精心独特的设计剪裁,呈现出别致的平安京风貌。阴阳师志怪系列服饰即将上新,更多情报,请大人戳图获取↓↓↓
【扫地工の小纸条】
△上新时间
5月18日 0:00
△购买渠道
淘宝 Onmyoji阴阳师主题店
淘宝 古怪舍原创设计[肚皮衣饰局]
游戏内周边屋
天猫 onmyoji旗舰店
京东 onmyoji旗舰店
bilibili会员购

关注@Onmyoji阴阳师主题店 转发并评论原微...

阴阳师手游   合作古怪舍推出志怪系列服饰
清莲初绽,天人新王审视善恶无明;深渊业火,终将成全最残暴的罪孽
斩尽罪恶,背负荣光挥舞寒光之刃;人鱼之歌,一曲悠扬唱尽爱与希望
细腻华丽的式神纹样,精心独特的设计剪裁,呈现出别致的平安京风貌。阴阳师志怪系列服饰即将上新,更多情报,请大人戳图获取↓↓↓
【扫地工の小纸条】
△上新时间
5月18日 0:00
△购买渠道
淘宝 Onmyoji阴阳师主题店
淘宝 古怪舍原创设计[肚皮衣饰局]
游戏内周边屋
天猫 onmyoji旗舰店
京东 onmyoji旗舰店
bilibili会员购

关注@Onmyoji阴阳师主题店 转发并评论原微博,扫地工将随机揪1位大人,送上【阴阳师志怪系列服饰套组*1(式神任选)】~ 另外本纸还会从转发的大人中随机揪10位大人送上【Q版式神立牌*1(式神任选)】哦~

原博:点我

绿绿葱
千姬(死亡光影版)

千姬(死亡光影版)

千姬(死亡光影版)

灬灬

这个角度拍出来影子好像千姬姐姐!

“我未曾放弃思念你,千”

“阳光透过海水,影子映在海底的软沙上,我好像看见了你……”

“我的……姐姐” ​​​


这个角度拍出来影子好像千姬姐姐!

“我未曾放弃思念你,千”

“阳光透过海水,影子映在海底的软沙上,我好像看见了你……”

“我的……姐姐” ​​​


沉迷于尤赤赤无法自拔的TT
浅发一个老婆的泳装预告吧

浅发一个老婆的泳装预告吧

浅发一个老婆的泳装预告吧

羴湯
都是小千ദ്ദിˉ꒳ˉ͈́ )...

都是小千ദ്ദിˉ꒳ˉ͈́ )✧

都是小千ദ്ദിˉ꒳ˉ͈́ )✧

Airekuuuu

  有铃彦姬的铃千铃,是改图捏。

  有铃彦姬的铃千铃,是改图捏。

波狸
这里也发发,准备当色彩毕设画,...

这里也发发,准备当色彩毕设画,千姬草稿,同学们真的好卷...全是大插画ww

这里也发发,准备当色彩毕设画,千姬草稿,同学们真的好卷...全是大插画ww

暮麓

茅盾文学还得是你啊,千姬

茅盾文学还得是你啊,千姬

七角山的小少爷

【黑白童子】云游(中)

接上篇!!!【黑白童子】云游(上)


阴阳寮警告:

私设如山,文笔烂,ooc预警!!!

时间线异常混乱!!!

云游(中)的五站:

永生之海,高天原,逢魔之原,不见岳,离岛

千姬变成泡沫前,不见成为山神前、铃彦姬离职后


第六站:永生之海

“据说这里的人鱼都能唱出非常动听的歌曲呢!”白童子和黑童子眺望着远处的一大片海洋,“但是……我们怎么进去啊?”

“人鱼族世世代代住在永生之海,她们拥有着控制潮汐的能力。”黑童子念到,“不过遇到她们倒是有点难度。”

“她们?”白童子凑过去看,“竟然是这个她?”

“可能人鱼都是女的。”

“你们好,...

接上篇!!!【黑白童子】云游(上)

 

阴阳寮警告:

私设如山,文笔烂,ooc预警!!!

时间线异常混乱!!!

云游(中)的五站:

永生之海,高天原,逢魔之原,不见岳,离岛

千姬变成泡沫前,不见成为山神前、铃彦姬离职后

 

 

第六站:永生之海

“据说这里的人鱼都能唱出非常动听的歌曲呢!”白童子和黑童子眺望着远处的一大片海洋,“但是……我们怎么进去啊?”

“人鱼族世世代代住在永生之海,她们拥有着控制潮汐的能力。”黑童子念到,“不过遇到她们倒是有点难度。”

“她们?”白童子凑过去看,“竟然是这个她?”

“可能人鱼都是女的。”

“你们好,请问你们有事吗?”那是一个从海里出来的白发漂亮人鱼,有着异常好听的声音。

“唔是的!”白童子点了点头,“我们想要采访一下你们这里的女王,请问您方便带我们去吗?”

人鱼似是有些为难的往海的深处,最终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啊,女王……应该是不会见我的。”

白童子慌忙摇了摇头:“那、那您方便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吗?”

“哈哈,可以。”

“我是白童子,这位是黑童子,我们是见习鬼使,能请教一下您的名字吗?”

“我叫千姬。”

“千姬大人您好。”白童子用余光确定黑童子在记录,“能请教一下你对于生死的态度吗?”

千姬仰着头思考了一下。

“活着就要实现理想,如果死了的话,也希望在死后能遂了愿望。”

“这话和大天狗大人说得有点像。”黑童子默默翻开了笔记本,“他愿以死实现大义。”

“哈哈哈,大义吗?我可没有那么伟大的理想。我只是希望……永生之海能好好的。”

“如果死亡可以实现愿望的话,你会想要什么?”

千姬勉勉强强地笑着。

“我希望能够冲破血脉。”千姬歪了歪头,“我多么希望……能够保护这里。”

“唔……”白童子不太明白她在说什么,但是还是让黑童子一个一个记录下来。

“千姬姐姐,不要伤心的!”白童子小心地安慰着,“嗯……如果有那一天的话,我们一定会让你的愿望实现的!吃糖,这个是我们前面顺路在大江山门口买的糖,你看,这个是鬼王大人,这个是茨木大人,是不是特别可爱!”

千姬温柔地笑了笑,接过了糖。

“谢谢你们。”

 

 

不久后,千姬化为泡沫却冲破血脉。

那时的白童子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得到消息的一天,两人都意外的沉默。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两人在听千姬吟唱了一曲后,高高兴兴地和人挥别了。

 

 

 

 

第七站:高天原

“这里……这里好冷啊!”

黑童子准备把衣服脱给白童子,被对方强硬地拒绝了。

“不行!”白童子吸了吸鼻子,“你会感冒的。”

“穿上。”

“不穿!”

走着走着,前面有一个巨大的祭坛。

“快到了!这里是离高天原最近的地方了!”

空气里有一种雪在融化的温暖。

“这里是有神明守护吗?”白童子示意黑童子拿出书本。

“好像有一位叫做‘铃彦姬’的圣女呢。”

“啊,那我们也可以临时采访她一下!”

“铃彦姬大姐姐!你——在——吗——?”白童子大声叫到。

唯有冰雪和呼啸的风声回应着他们。

“看来人不在。”黑童子摇了摇头。

“还是上高天原吧。”

 

 

 

“高天原上有荒大人、缘结神大人、御馔津大人。”黑童子看着书,“不过缘结神大人最近似乎要离开一段时间了,我没有遇到。”

“书翁大人也没有遇到缘结神大人?”白童子略微有些苦恼,“我还觉得她的话本很有意思呢!”

“话本?”

那是一个带着很多很多东西的少女,后面的“缘”字格外醒目。

“缘结神大人!”白童子兴高采烈地跑过去,“竟然能遇到您!”

“哈哈哈,相遇是缘,相遇是缘。”缘结神笑嘻嘻地拍了拍白童子,“你读了我写的话本?”

“是的。”白童子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就是看过您写的判官大人和阎魔大人的故事。”

缘结神打量了他们二人一会儿。

“那……你们是鬼使黑和鬼使白?”

“不是,我们是白童子和黑童子。”

缘结神一脸八卦地盯着他们,黑童子觉得她有点猥琐。

“鬼使黑和鬼使白效率很高啊~~~~孩子都有了~~~”

“诶诶,不是不是,我们是他们的徒弟!”

“好吧……”缘结神嘟了嘟嘴,“你们找我有事吗?”

“哦,我们想要采访您几个问题!”

“好呀,请讲!”

“首先就是您对于生死的态度!”

黑童子又是拿出笔记本记录。

“生死吗……”缘结神托着腮思考,“我不太知道。不过啊,我知道,只要是真正的鸳鸯,无论怎么样,红线都能把他们捆得紧紧地!这个的话,你可以去不见岳看看一位叫不见的神使,和另一位叫做笠云的神使!”

“哇,那可真是令人羡慕的爱情!”

“是的是的。”缘结神突然就泪流满面,“人家都有cp,唯独我在磕cp。”

“哎呀哎呀,我该走了,有缘再会啊!”

她不忘给两人塞了一把糖果:“这是我特制的!祝你们找到真爱!”

白童子看着缘结神慌忙地离开,对黑童子耸了耸肩。

“荒大人一头蓝发,绝对的平安京男模身高,哪怕脚站在地上,都比很多妖怪要高许多,不过若是与清姬相比较,还是平分秋色的。”

他们看到一个蓝发的男子站在那里。

“是吗?”

“应该是的。”

那人主动走了过来。

“我的态度是明确的。如果不能好好地活着,那就去死。我没有什么愿望,因为我不认为自己会死。”

“诶诶?”白童子新奇地看着他,“你、你怎么知道?”

“我会预知,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哦、哦。”

 

 

“高天原的大人们都很神奇呢……”白童子有点词穷了,“他们都很奇怪啊。”

“一个丝毫没有神明的架子,一个却是在知道了我们的目的以后也没有推辞而是选择直接回答……”

“不过比起一目连大人他们还是有点怪怪的。”

黑童子默默记录了下来。

白童子喜欢温柔的。

 

 

 

 

第八站:逢魔之原

“黑童子……我们要不还是不要问玉藻前大人了吧……”白童子看着远处樱花树下饮酒的九尾狐,“感觉聊到生死,玉藻前大人会很伤心的……毕竟很多书里也记录过他的故事。”

却不知道那位九尾狐大人已经踱步了过来。

“羽衣?爱花?”

白童子飞快看了黑童子一眼,看到了对方的目光里的肯定。

“爸爸。”白童子捏着嗓子说话。

玉藻前看向他们,聚焦不算太清楚。

“来爸爸这里。”玉藻前说得很温柔,丝毫没有什么大妖风范。

两人顺从的过去。

“乖啊。”玉藻前摸了摸他们的头,“我会永远好好保护你们的。”

白童子看了看他。

“爸爸,吃糖!”黑童子难得卖了萌,把包包里所有的糖果都倒了出来。

荒川的小水獭,一目连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去的风符·护,大江山的劣质糖果,还有缘结神特制的真爱糖果,里面还滚出来的一个小小的海螺。

“哈哈,你们什么时候溜出去玩啦?”玉藻前打量着这些糖果,挑了一颗“真爱糖果”,撕开了结缘铃扣着的糖。

放进嘴里以后,一把抱住了两个孩子。

黑童子和白童子被迫埋在玉藻前的胸前,默默抿了抿嘴。

玉藻前大人很可怜啊。

两人陪着玉藻前在樱花树下度过了一个下午。

“羽衣。”

“嗯。”

“爱花。”

“嗯。”

“你们从地府偷偷溜出来,回去会不会受到惩罚。”

白童子压下心里的苦涩。

“地府里面的哥哥姐姐们都是很好的人,我们这次来见你,他们是同意的。”

“不过……”黑童子也难得动容道,“我们是来离别的,以后我们就要转世了,不要担心,爸爸,我们会幸福的。”

玉藻前满足地笑了笑。

“真好啊。”

 

 

 

“黑童子……”白童子看着最后玉藻前送给他们的小雪人模型,“难道这是作为大妖必须要遭受的吗?妻离子散……他真的好可怜啊!”

“……”

黑童子看着笔记本上突然多出来的一句话。

【谢谢你们,小鬼使同学。】

他承受地远远更多。

他知道他们不是他的孩子。

但他奢求再看他的孩子们一眼。

但他又怕伤到白童子和自己。

真的……是很矛盾的大妖。

也是一位极度温柔的人。

 

 

 

 

第九站:不见岳

“我的故事好听吗?”不见问到,“我生生世世被困在轮回中,你们又要来带我去转世?”

“不、不是的。”白童子尝试安抚这位自暴自弃地山神,“你的三辈子都走完了,我们不会再带你走了,就是想要问问你关于生死的态度!”

不见望向密密丛丛的山林,叹了口气。

“小朋友们,你们可真会挑时间。”

“诶?”

“前些日子我还正打算做出最关键的决策呢。”

“哦……”白童子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方便吗?”

银灰色头发的不见点了点头。

“我走过了好几次生死了。我对于生死甚至有一点点麻痹。因为无论转世成为什么,我与我心爱的人终将无法厮守。诅咒变得越来越深,我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方法解决这一切。”不见望向山顶,“死亡也不太能解决什么实际的问题。诅咒也永远不会有什么改变。我还要用些别的方法解决诅咒,才能和笠云真正成为山神。”

白童子听得模模糊糊地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如果你、额,又不幸身亡,你有没有什么愿望?”白童子总觉得这个问题很诡异。

不见轻轻笑了一下:“原来你们还有这个服务的?怎么我这之前几辈子都没体验过。”

黑童子用威胁的目光看过去。

不见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希望可以下辈子不要有诅咒了,好好地和笠云过一辈子。”不见又摇了摇头,“现在……恐怕不行了。”

白童子觉得不见说话的方式很奇怪。

诅咒?转世?山神?

恐怕还得回去问问书翁大人。

“唔……谢谢你,不见大人。”

“不用客气,再见。”

 

 

“生死无法解决一切啊……”白童子看着黑童子的记录,“这倒是和千姬大人的以死达到目的的说法不同。”

黑童子点了点头。

“总觉得不见大人有些奇怪……我们要采访的不是山神吗?”

黑童子摇了摇头。

 

 

 

 

第十站:离岛

“哇!好美啊!”

“黑夜中海上连起一片一片的火,据说是一种叫做不知火的大妖怪。”黑童子读着,“是哪里吗?”

白童子坐在船上看着远处连绵不绝地炙火,点了点头。

“请问,有人吗?”

一个穿着蓝色和服的极其美艳的女子走了出来。

“你好,我是阿离,请问你们找谁?”

“阿离姐姐你好,我们找不知火大人!”

“哦?”阿离蹲下来与二人平视,“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

“我们想请她做一个小小的采访。”白童子说,“我是白童子,这位是黑童子,我们是见习鬼使,想要了解一些她对于死亡的态度。”

阿离温柔地对他们笑了笑:“她现在不在哦,你们要不要先和我去吃点东西?”

“嗯……那谢谢大人,不麻烦吧?”

阿离转过头。

“怎么会麻烦呢?快跟上吧。”

阿离请他们两人吃了非常精致的料理。

“阿离姐姐,真的好谢谢你啊,请我们吃这么贵的料理。”白童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阿离,换来了对方安抚的目光,“我们也无以相报……”

“你们吃得开心就行。”阿离笑起来真的非常漂亮,泛滥着温柔和母爱。

黑童子面无表情地夹起一块刺身:“很好吃,谢谢。”

“抱歉啊,前面骗了你们。”阿离喝了一口茶水,“其实不知火十年才得以一见,恐怕你们无法见到她了。”

“啊……”白童子失望的说,“那,您要是方便的话,我们可以采访一下你吗?”

见对方没有回应,白童子小心的说:“啊,就是觉得您看起来也是有很多经历的人,对。”

“可以的。”

黑童子匆忙咀嚼着,从包里掏出了笔记本。

“是对于死亡的态度吗?”阿离温温柔柔地说着,她说话就像含着蜜糖,让人觉得舒服,就还有种甜甜的感觉。

“是的。”

“如果是我的话,无论是生还是死,都希望拥有自由。”阿离托着下巴望向窗外,外面纷纷扰扰,人们吵吵闹闹地,实在是非常热闹。

“你……不自由吗?”

阿离摇了摇头。

“离岛是一个巨大的囚笼,我逃出了离人阁,却是……”

白童子有些担忧,望向了她:“如果死后可以拥有一个愿望的话,也是自由吗?”

阿离点了点头。

“我希望下辈子,可以当一直自由的蝴蝶。”她笑了笑,十分憧憬着未来。

“…蝴蝶的生命很短,只有一年。”沉默了许久的黑童子看过去。

换来的是阿离无奈的笑容。

“但我想要自由。”

 

 

 

两人上了木船,与繁荣热闹的离岛告别,临走前,阿离给了他们一对扇子。

“再见。”

岸边的阿离越来越小,白童子不舍得挥手。

“虽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不知火,但是阿离姐姐也很有趣嘛。”

“黑童子?”

“不。”

黑童子翻到了后面一页。

他指着给白童子看。

【在木船上遇到了一位叫做贺茂义心的老人。】

【我跟他提起不知火,他说了一句令我动容的话。】

“她不是不知火,她是阿离。”白童子念了出来。

白童子大惊失色地看向黑童子。

两人看向船夫。

不是那位老人。

“阿离,就是不知火?”

“不,上面说的是‘她不是不知火,她是阿离。’”

自由。

大妖怪不知火也想要自由。

 

 

 

 

 

 

未完待续

 

 

我是高产)


陈耳东

小茶几和大千姬!

模板是第二张!

小茶几和大千姬!

模板是第二张!

一一垂丹青3
为什么摄影功能千姬原皮没有动作...

为什么摄影功能千姬原皮没有动作……


为什么摄影功能千姬原皮没有动作……



Dylan、海風

是我画给朋友的生贺小太阳(看着模型画的可能有些东西漏画了👉👈)

还有兄弟画给我的生贺铃千!

前面是步骤图第四张是铃千第五张是兄弟的授权(动作有参考)

是我画给朋友的生贺小太阳(看着模型画的可能有些东西漏画了👉👈)

还有兄弟画给我的生贺铃千!

前面是步骤图第四张是铃千第五张是兄弟的授权(动作有参考)

快乐の嬴政giegie

【阴阳师乙女】大人太能打架怎么办

无脑搞笑ooc预警不喜左上角

(式神视角说话)

来自刚才斗技过的五位人士


ver.阿修罗


我说实话,真的,我从没想到过阴阳师那么能打


别问是因为什么,我们不是要斗技吗,于是阴阳师就带我上场了


我本以为她速度加快是要提升攻击好让我清场


但是我想多了


她是单纯为了自己一拳头足够能砸死对面


?你问我是怎么想的?


谢邀,我当时脑袋很空白


(震惊.jpg)


ver.浮世青行灯


她很温柔,不会打架


......好吧我说,阴阳师大人真的很能打架


要知道一般阴阳师等级低,普攻是打不破60级阴阳师的盾的


但我家阴阳师...

无脑搞笑ooc预警不喜左上角

(式神视角说话)

来自刚才斗技过的五位人士


ver.阿修罗


我说实话,真的,我从没想到过阴阳师那么能打


别问是因为什么,我们不是要斗技吗,于是阴阳师就带我上场了


我本以为她速度加快是要提升攻击好让我清场


但是我想多了


她是单纯为了自己一拳头足够能砸死对面


?你问我是怎么想的?


谢邀,我当时脑袋很空白


(震惊.jpg)




ver.浮世青行灯


她很温柔,不会打架


......好吧我说,阴阳师大人真的很能打架


要知道一般阴阳师等级低,普攻是打不破60级阴阳师的盾的


但我家阴阳师大人不一样


我家阴阳师大人,挥着拳头,不仅破盾,还硬生生打在了对面阴阳师的身上


@-@其他我没看太清,只记得帝释天告诉我打出了30000的暴击





ver.千姬


没有,她很乖巧


(?情人眼里出西施?)





ver.帝释天


嗯......阴阳师大人毕竟是女子身,会一点自保的能力,也很不错


但阴阳师大人其实没有别人说的那么过于强悍,她还是很娇小柔弱的


你说那个暴击30000+的事?确实是发生了,并且很真实


确实很让人害怕,但我还是有点庆幸的,因为阴阳师大人魅妖后的50000+暴击并没有打在我身上


被打的那个人啊...他正在被桃花妖治疗呢




ver.鬼王酒吞童子


?正在养伤,没空


你要真说阴阳师那一拳啊?很疼,疼炸了,要是让我选让茨木打我和她打我,我保证会选让茨木打我


主要是阴阳师的机制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到就进行追击,直到打到为止


我连着躲了四拳,然后第五拳就没躲过去,直接打腹腔上了,桃花妖说我可能会积血(麻了.jpg)


生什么气?那是自家阴阳师,打就打吧,谁让本大爷惯着她呢







咱们恭喜王先生是最佳受害人(?bushi)


绒绒子
很多人看所以重新画了一下。可私...

很多人看所以重新画了一下。可私用不可商。

很多人看所以重新画了一下。可私用不可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