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千年

2465浏览    229参与
安静听完这一首

时间都知道

脑洞来自一部纯爱电影的be穿越梗,时间线反着来,一个从终点走向起点,一个从起点走到终点。先存个档,名字是代称,毕竟这对是rps向,怕粉丝搜真名看到了这文后手撕我。

脑洞来自一部纯爱电影的be穿越梗,时间线反着来,一个从终点走向起点,一个从起点走到终点。先存个档,名字是代称,毕竟这对是rps向,怕粉丝搜真名看到了这文后手撕我。

Fairie

太喜欢千年这首歌了

最近在补天乩真的虐出内伤

太喜欢千年这首歌了

最近在补天乩真的虐出内伤

白翎酱

千年(脑洞梗,跨越千年的眷恋)

千年

作者:白翎

我约文的

初来lofter多多指教


        我与他相识于北宋天禧年间。

        那是公元一零二零年,我十六岁。大宋正是繁盛的时候,无论是城内繁华拥挤的闹市,还是城外高山流水的庄园,都带着梦一样的神采,带着诗人笔走龙蛇的余香,带着酒客们畅饮流连的欢笑。

        此时的汴京,被诗人们写进了诗句里,塞在了一...

千年

作者:白翎

我约文的

初来lofter多多指教


        我与他相识于北宋天禧年间。

        那是公元一零二零年,我十六岁。大宋正是繁盛的时候,无论是城内繁华拥挤的闹市,还是城外高山流水的庄园,都带着梦一样的神采,带着诗人笔走龙蛇的余香,带着酒客们畅饮流连的欢笑。

        此时的汴京,被诗人们写进了诗句里,塞在了一个酒坛里或者一个箱子里,或孤饮,或聚会,或行走。

       那年上元节那日,外面商人的叫卖声早已抓走了我的心,我又是一向闲不住的人,我便穿着娘新缝制的绣花长裙,披上大袖衫就往外跑。

        尚是天寒地冻之季,雪凝在梅花枝头上摇摇欲坠。腊梅在白雪的衬托下愈发娇嫩嫣红,刺骨的寒风凛冽地吹过带走些枝头上的花瓣,雪还在下着。

      街道上并有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官员们骑了马,前呼后拥,在人丛中穿过;妇人则坐了小轿。在这纷纷扰扰熙熙攘攘之间,有人挑担,有人驾车,有人使船,也有人在上元佳节似我这般出来游逛,在城门口路旁凭着栏杆悠闲地看水.……街道上无限热闹光景。

       我便买了一串糖葫芦走在街上,赞叹着富家公子小姐的衣着容貌,看着平常见不到的稀奇玩意,再到说书先生那里听会我上回没听完的故事,这时间也就荏苒过去了。

       转眼间到了夜晚。花灯展开始了。是夜,十里长街一片火树银花,集市熙熙攘攘,叫卖灯笼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如缕,各式灯笼映得街市亮如白昼,灯会热闹非凡。

       我买了一个猴子样式的花灯,因为今年是猴年。我是独自出来的,一个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倒是还衬出孤寂的感觉。我心里不禁一阵失落。转眸看见了前方的猜灯谜活动,我的目光又被吸引了去。

       那是一个挺大的舞台,上方有古香古色的雕镂。舞台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花灯。望着舞台上的一切,我早已看呆了眼。但我知道,令我看呆了眼的,是舞台上组织着猜灯谜活动的那位公子。

       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加优雅入画的男子。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从他的面庞感染到了我。他没有笑, 但他的清澈的眼睛却在忠诚的微笑着。

        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连灯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树影。

         他的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

          他的背脊挺直,好像在这白杨树一样挺秀的身材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我的心思已经完全被这位公子吸引,耳畔的叫卖声和风声似乎渐渐消失,街市人山人海的画面里只余我们。

        他似乎发现了我看他的目光,转眸轻轻对我一笑,我却只觉得心神一晃,仿佛感到了二月的春风。

       “姑娘,你是没有同伴陪着猜灯谜吗?”

        我猛地回过神来,才觉刚才失礼,红着脸垂着脑袋对他说:“小女是独自出来的。”

       我看见他走下了舞台,径直走向了我,带着一阵清风,我更能观察到他鬓若刀裁,眉如墨画。

        “今天这场灯谜会是我组织的,若姑娘无人作陪,我想姑娘愿意的话,我可以。”

         我顿时感到一阵羞怯夹杂着喜悦袭来了,我知道我现在的脸色就像花儿一样红,只是点了点头,垂首抓着自己的衣角。我随着他上了台。

        这位公子在猜灯谜这方面颇有造诣,或是说他机智过人。虽说我跟在他身后与他一同猜灯谜罢,我却只顾着看他,仅猜了一两条,剩余的都是他猜出来的。

        我们聊了许多关于自己的事情,我性格本就明媚如春,在熟识后早已敞开心扉,笑声如银铃一般。我得知他年十七岁,是一位员外的长子。这日我甚是高兴,感觉时光流逝得飞快。

        自那以后,我便经常去他的府上寻他,给他做几件新衣服。他也回来我这儿寻我,偶尔也会带些簪子之类的小物件。仅此而已,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有一日,他带着他的爹娘一起来了我这儿,我甚是惊讶,连忙打扮自己。未曾想他来,是给我提亲。我的爹娘见他风度翩翩,也甚是喜爱,自然应允了。几月后,便开始操办我们的婚事。

       喜色染上眉梢,我当时相信我们定可以幸福地走完这一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毕竟世间像我们这般的情缘,应是少之又少了吧?

         可我错了。

        辽和西夏飞扬跋扈,挑起战乱。大宋重文轻武的政策已经应对不上战争。便开始招兵,为国家出力抵御外敌。可谁知大宋继原先澶渊之盟后,又于西夏签订宋夏和约,我感到大宋国力已经渐渐衰弱,战乱还在继续。公元一零四四年,国家竟然下令要求每家的壮丁都要去军队打仗。

      我知道战争的残酷,去了就难逃一死,可那有什么办法呢?个人的幸福于国家本来就是微不足道的。我日日以泪洗面,不愿他去战场。可那日还是来了,他跟着军队去了。

         而我只能感慨生不逢时罢。

         两情相悦也抵不过命运的戏弄。

        “请卿勿要恐慌,我定不负相思意,平安归来。”

        这是他临走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在我收到他战亡的消息前,他说的这一切,我还是相信的。

       那日我酒气惹身,醺醺然貌若仙人。折肱掩目,拢掌欲聚散念。朱口呲齿轻佻,衬三分醉意轻狂。仄眉偏首,挥肱击桌。振声欲括胸腔愤恨,喉中灼烈眉峰蹙,终是口露悲寂。

        “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可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遥想初识那日还尽在眼前,你我已不再年轻,我只求清风明月共天涯,平安过一生,可这上天,它偏偏造化弄人啊。

         我再也忍不住,伏案恸哭起来,上天,我求你,求你把他还给我好吗?可回答我的只有冷风。

       我拿起了一旁的绣花剪刀,狠狠地向自己的胸口刺去。静静看着血液流淌,滴成一朵绚烂的彼岸花,感到视线变得模糊,呼吸变得困难。我不知道,追随了生命的爱情,对岁月而言,是否算肤浅?对你我而言,是否算艰险?

        随着渐渐无力的双手的垂落,剪刀慢慢滑落到地上,发出清亮的脆响。

        朦胧中,我看到他像初遇那日一样,牵着我的手,带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觉得我寻死的做法是对的,比我空守一世要好许多。只要我们两情相悦,烟波里成灰,也去的完美。

       

        “喂,妈,今天元宵节了,商场那边有个猜灯谜活动,晚上我去玩,就不回家了哈……嗯嗯……你们不用管我晚饭啦……嗯嗯那我挂了。”

        我挂掉电话,走在大街上。今年是公元二零二零年,元宵节这天万达商场那边的猜灯谜活动,是我期待许久的。我知道猜灯谜需要两个人一组,但是我的舍友偏偏今天都有事,我只能一人独行。

        远远地,我就瞧见一旁搭建的舞台,前面人山人海,非常的热闹。这一层都摆满了花灯和灯谜,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我便挤过人群来到前面。

        我看见舞台正中央坐了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子,正低头写着什么,他可能就是主办方,正在登记每个人的信息吧,我想。我便轻轻走到他身边。

       “你好……我一个人,可以玩猜灯谜吗?”

        他没有抬头,可能是太忙碌了。

         “姑娘,很抱歉不行。”

         我没有说话,思考着我应该怎么办。他可能见没有动静,便缓缓地抬起头,对我微微一笑,我突然心神一晃,他说:

         “今天这场灯谜会是我组织的,若姑娘无人作陪,我想姑娘愿意的话,我可以。”

         我的头突然剧烈地疼了起来,我觉得很久很久以前,似乎也有一个男子对我说过这句话,似乎也有一个男子,与面前的人笑得一样温柔。曾经的我,似乎也参加了猜灯谜游戏。

         脑海里倏忽掠过了北宋的街道,掠过了他给我送的簪子,掠过了我们红衣携手的身影,掠过了那把刺进我心口的剪刀……

       突然间,我的心里涌现出了一千年前,那个前世的自己,和终究背弃誓言,没有回来的他。

       我的泪水早已经盈满眼眶,颤栗地发出哀鸣般的哭泣。或许是我们情缘未尽,或许是上天觉得我们前世太过可怜,终于在一千年后,让我们相遇。

        经过了千年等待的时间,我终与你相见。

         “我终是……找到了你。”我再也难忍,带着哭腔呐喊。

        

           我的话未了,他眉间猛覆惊色,又掺着不少欣然,提唇向上,似是遇了故人,眼尾染喜,那一眼便在未来斑驳岁月中,记下了好多年。

        见那人迟迟未做声,遂睑垂莞尔,直直对上他此刻呆滞的双瞳。兴致不减,挂着泪珠冲他笑着,试探般的轻声出口。

          “你让我等,我便等,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千年……”

          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看着对面的他满脸惊色,似乎对我的所作所为十分不解,也罢,他一定不记得我了。

       “这位姑娘,你是……”

       我强忍着泪,抬头冲他一笑,装作无事地摇摇头。

        “抱歉,我失态了,我认错人了。”

        说罢我便转身小跑起来。我知道就算我忆起了前世的一切,那也已经是前世了。古老的誓言,也不能分辨转世的容颜。我们现在,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

       在街上,我失声痛哭,任凭北风似刀般割着我的脸。我已经满足了,至少上天让我知道了,我深爱一千年的他,还好好的活着。

           千年等待也不枉,若能重拾你的微笑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你是来生胸前的记号

,未见分晓……

           我怎么舍得把你忘掉……

      “就算你忘了我,负了我,离我而去,但我爱你,只要你回眸,就能看见,我还在那里等你啊……”

        “等你千年也无妨,爱的记忆,永远也不会苍老。”

      

        第二天清晨,窗外阳光正好,几丝光线透过窗棂射入房中,花瓶中的的红玫瑰正绚烂地绽放着,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我被闹钟的声音吵醒,轻轻伸了个懒腰。

       “昨天晚上……我干了什么来着?”

End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music01分享

千年 - 吉克隽逸、金志文

下载地址:

千年 - 吉克隽逸、金志文.mp3: 

https://72k.us/file/18791921-421796503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下载地址:

千年 - 吉克隽逸、金志文.mp3: 

https://72k.us/file/18791921-421796503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芯慢谷 95304
1️⃣ 8️⃣ #牛气一把#...

1️⃣ 8️⃣   #牛气一把#  🌏 🌎 


苏轼、 猫王、 霍金

相继在这一天出生

跨越千年的不同时空

我们又能为未来创造什么

1️⃣ 8️⃣   #牛气一把#  🌏 🌎 


苏轼、 猫王、 霍金

相继在这一天出生

跨越千年的不同时空

我们又能为未来创造什么

Shirley.H

千年 03

“蓝!湛!!!”人未到声先至,云深不知处只出现过一个这么有特色的人,蓝忘机心如擂鼓却故作镇定,一板一眼地放下手中的书、三两步掀开帘子走了出去,见到夕阳下那个灿烂少年的时候不自觉地舒展了眉眼。


魏无羡气喘吁吁地站定,叉腰龇牙,“我来啦!”


明明眼中都是欢喜,老成的少年还是要故意问上一句:“你怎么这么快就又来了?”


秉承一贯甜死人不偿命的原则,魏无羡一边径直掠过蓝忘机坐到桌子边去倒水喝一边随口说:“你太可爱了,我对你念念不忘呗。”


蓝忘机咽了咽口水,眼神四下张望偏不落在屋子里唯一的另一人身上,别扭道:“失踪十几天,你父母可曾担心你?又是否惩罚、为难你?”


魏无羡粗放的...

“蓝!湛!!!”人未到声先至,云深不知处只出现过一个这么有特色的人,蓝忘机心如擂鼓却故作镇定,一板一眼地放下手中的书、三两步掀开帘子走了出去,见到夕阳下那个灿烂少年的时候不自觉地舒展了眉眼。


魏无羡气喘吁吁地站定,叉腰龇牙,“我来啦!”


明明眼中都是欢喜,老成的少年还是要故意问上一句:“你怎么这么快就又来了?”


秉承一贯甜死人不偿命的原则,魏无羡一边径直掠过蓝忘机坐到桌子边去倒水喝一边随口说:“你太可爱了,我对你念念不忘呗。”


蓝忘机咽了咽口水,眼神四下张望偏不落在屋子里唯一的另一人身上,别扭道:“失踪十几天,你父母可曾担心你?又是否惩罚、为难你?”


魏无羡粗放的举止慢慢收敛,坐端正了、轻轻地放下杯子,琥珀色的眼珠凝视着蓝忘机道:“我早没有父母了。”


啊,这!蓝忘机懊恼不已,却因甚少与人打交道不知如何出言安慰,慌乱地开口:“我...”


对面的人反倒被他这严肃劲儿逗笑了,眼睛眯成两条缝儿、美好的嘴唇展开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哎,打住!我又不是第一天失去父母了,可要不得这么严肃。”


“不过蓝湛。”看着外边的日头,魏无羡的脸色突然古怪起来,“你是不是...啊,是不是我对你来说,才刚离开没多久?”


“自我回家,这一卷书还未看完。”就又见到你了。蓝忘机仔细瞧着魏无羡啧啧惊叹的脸色,有几分没底,“你...可害怕?”


魏无羡啪得拍下手,又腾得站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踱步过来绕着冷色少年转,走到身后的时候突然探出脑袋搁到他宽阔却极瘦的肩膀上,头一歪热气喷到蓝忘机的左耳,赚足了胃口后吊儿郎当道:“怕什么?怕你不理我?”那声音悠悠的,直接从耳朵吹到蓝忘机的心里。


少年绷紧了脸,缩了缩脖子推开瘫在自己肩头的魏无羡。魏无羡也不恼,笑嘻嘻地去翻桌案上的书。少年站在廊下,垂眸站了一会忽然道:“我也已经失了父母亲。”


蓝忘机开始兑现自己答应魏无羡的承诺,讲起自己的身世——原来他也并不是生来就在此处。


“我家原在姑苏,也是世代读书的书香门第。我自小体弱多病,大夫道至多也活不过十六岁的生辰。”魏无羡走到蓝忘机身边,手臂贴过去靠着他的试图传递过去些许力量。蓝忘机冲他笑笑,那一笑格外疏离渺远,似乎随时可以乘风而去,魏无羡心头一震,不动声色地派出两粒手指捏住他宽大的白色袖子。


“就在十四岁那年爹爹升任京官,遍访名医也没能治好我的病后,有一位仙人出现在我家。原来娘亲多世之前曾无意间救过这位仙人的爱侣,这一世他在入世历劫路上偶然见到我母亲,怜我命薄,又正有报恩之意,只可惜即将转世仙法尽消,便提议若我父母愿意可将我先安置在一个时间流逝极慢的虚无之境,只待他历劫归来可恢复法术治好我的病。”


“而他过完人间的一生对那秘境中人来说也不过不到一年。”


魏婴入神地听着,又靠过去一些紧紧贴住讲话的人,这世间竟还有此等奇遇!


“爹娘大喜,便将我交给了仙人。娘亲问不知是否可以知道仙境设在何处,倘若思念小儿艰难,也可前去看望。仙人却说那虚无之境只收留无依无靠之人,乃是一片欲望净土。人在境中须得对外界无牵无挂、无有期盼才好,倘若镜中之人尚与外界有联络,恐怕只会下场更为悲惨,而境外之人若知晓也必当贪图此境。即便我父母行事周全,在两个时间进展不同的世界往来,或许另生烦恼也未可知,既然如此不舍还不如干脆留我在浊世之间省得麻烦。”


“那年父亲的仕途困顿多年刚有起色。哥哥曦臣十七岁,已经中了秀才,正在另一处学府准备举人考试。家中还收养一小妹,尚只七八岁。我便同母亲说,希望父母好好保养、长命百岁,待我的病治好了还要回去随侍双亲的。临走时,仙人还额外许了我家人一生顺遂,福运双全。”


“那你自此以后便一直呆在此处不曾出去过?”


少年咬了咬唇,向来没什么情绪的一张脸竟然浸透悲伤:“也是出去过的。到此处以后各位爷娘伯伯待我极好。只可惜我思念双亲兄妹,忍不住还是辜负了仙君的一番美意回过家一次。”


“你父母如何?”魏婴关切道,“可还康健?”


“我离家时尚刚到京城,本不太记得路。此处又离京路途遥远,我从这山中带出一匹马,摸摸索索一路靠着好心人的施舍帮助,走了十几天才回到京城。”


魏婴看着蓝忘机瘦弱的身子和苍白的皮肤,内心甚是不忍,安慰道:“你父母见到你一定很欢喜。想必他们已经白发苍苍了吧,见你依然是少年模样,恐怕就算早有准备也忍不住吃惊的。”


“是啊,我那时也是这样想的。到了京城四处打听,这位大伯可知道太常寺少丞蓝青蘅蓝家怎么走。”蓝湛拈起一片被风卷在空中的桃花,出神地看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我才知道我父母已经故去三四年了。”


蓝湛忽然重重地咳嗽起来,仍旧嘴角勾起,显得哀婉绝美。魏无羡咬住唇,暗自骂自己蠢的同时慌忙地去为他顺着气,把人带往屋子里,“你快别说了,先歇一会。”


此时暮色四合,凉意从屋外满眼进来,魏无羡看到蓝忘机好像有些冷得发抖,从柜子里找出火折子上了灯。蓝忘机却坚持讲下去,“对我来说,我离家不过才四个月零十天。”


魏婴看着蓝忘机执拗地看着他的双眼,想到那个跋山涉水要回家的人却遭遇了这样的晴天霹雳,怜惜得呼吸都阻滞,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他冰凉的指尖捂着。


“我最后打听到了哥哥的住所,他认得我,我却认不出他了。他已经是京兆府尹,见到我十分高兴,拉着我的手连连流泪称奇。原来他一直以为魏仙人是弄虚作假拐卖孩子的人贩子,默默责怪了爹娘好多年。却又对我说,既然爹娘希望我长活世上,我便应当回到幻境等仙人归来,他可以派人护送我。我又去见小妹,小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她对我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只叫了我一声二哥。在我走后,父母竟然又得一子,成年之后便分府别立,我没有去看他。”


“我问哥哥,父母这辈子过得怎么样。”蓝忘机眼角流下一行晶莹的泪来,“哥哥说或许是受了仙人赐福,或许是一生行善,父亲最后官至二品,为人敬爱,二老就算在时症汹汹的年头也身体健康,最后无疾而终,只是想起我的时候总是不免伤怀。”


“我在京城徘徊三日,本想反正自己时日无多,不如在那了却此生,但云深不知处还有人牵挂我,便又行了八日回到此境。回到家的时候,日头还在正中,出门前熄灭的炉火还是温的。”蓝忘机苦笑着凝视着魏无羡的双眼,问:“倘若你是我,你后不后悔?”


魏无羡为难地看着蓝湛,不知道该怎么回这话,说后悔吧,难道蓝忘机就活该短命早死吗?说不后悔,在这桃源般美好却日复一日的幻境空度时光,在父母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不能陪在身边,又有什么意思呢?


蓝忘机并不指望魏婴能够回答,日日冥思苦想,他自己早已有了答案。“若知如此,我宁可早早地死在娘亲怀里。”他轻轻地说,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放佛呵气一般,脸上满是怀念。


魏无羡不说话,拧紧了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入神。忽然他张大了嘴惊呼道:“天呐蓝湛,若是按人间的算法,那你今年不应当是四十岁了么?”


好端端忧伤的气氛被打破,蓝忘机脸上肌肉抽搐,嘴唇动了动,纠正:“我今年十五岁。”


魏无羡担忧极了,却不防自己一张贱嘴快于脑子地脱口而出道:“那你不是只有几个月的寿命了?!”


蓝湛眼睛亮了又暗,无悲无喜地笑了笑,点点头,好像已经能够非常坦然地正视死亡。


说完就知道自己嘴欠伤人,魏无羡心疼不已,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又怕真的刺痛了少年的心,连忙找补回来:“哈哈哈,还有几个月呢,想来你的魏仙人也快回来了。”眼珠子转一转,想占便宜的心思又活络起来,“诶,蓝湛,既然你说你十五岁,我今年十六岁,那我比你大诶,来,叫声魏哥哥听听。”


蓝忘机白皙的小脸刷得红透了,又气又怒地指着魏无羡蹦出两个字来:“无耻!”


“诶,是你自己说你十五岁的呀,你又不承认比我大,那总不能我叫你蓝哥哥吧?”


“不要脸!”少年脸红的能滴血了,扭过头一挥手要从桌子边站起来。


“诶,别走啊!好好好不叫不叫,不叫了还不行吗?”魏无羡满是委屈地把人按回凳子上坐好,“不过,你刚才那副厌世的样子,真叫我觉得你已经老得不行了。”行将就木,死气沉沉,另魏无羡相当嫌弃。


下一瞬他骨骼清矍的手紧紧地握住对面少年,融融暖意从肌肤相触的地方传来。“蓝湛你可千万别后悔。”魏无羡的眼睛里都是星光,眉眼弯弯笑吟吟的:“倘若不是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你又如何能遇到我,我如何能认识你呢!”


“我从小没爹没娘,全靠江叔叔夫妻照拂,这样想想你还比我多了十几年膝下承欢的好时光,我若也像你这般,恐怕这会早已经酸死你了。”魏婴说得面色夸张,蓝忘机忍不住笑了出来。


“虽然你爹娘不在了,但是从此以后,我魏婴陪着你。”魏婴挺了挺胸脯,用力地拍了拍,“我以后会常来看你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蓝忘机有些怔愣地看着魏婴,手臂上有温暖粗糙的指腹摩擦过,他反应过来忍不住笑容一点点扩大,用力点点头。不过是高兴了些胸间又气血翻涌起来,蓝忘机面不改色地压住嗓子眼里的腥气,只是情绪已经又低落回去,或许魏婴他不过也是少年天真,少年时候说过的话,能作得了数吗?蓝忘机努力维持笑容,却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渐渐苦涩。


“你怎么又是一副老人家的悲哀模样?”魏无羡站起来甩蓝忘机的手臂,眉尖挑起,“你是不信我?”他放佛受了天大的冤枉,炸了毛背对着人又跳又叫,那副着急解释的模样把蓝忘机的心都揪住了,“江叔叔从小便教我,既然许诺,自当守诺。你别看我吊儿郎当,其实我朗落...”


“我信你。”低沉的三个字落到耳朵里,魏无羡诧异安静地转过身,看见蓝忘机含了笑的眼睛认真地凝视他。魏无羡也开心地笑起来,四下乱转开始找起吃食。蓝忘机眉眼舒展,也是喜悦的表情,却在心里极轻极轻地吐出剩下的话,“魏哥哥,既然许诺,还望守诺。”


或许我背负这样悲凉的命运,也配有一瞬间的贪心。

赤月光环

那些带感的歌词(二十一)

千年 - 吉克隽逸&金志文


凉夜晚秋倚门回首

此去几何欲说还休

只念一人共你白首

管他什么前程锦绣

不羡神仙一年只一天

只恨人间不够千年

云雨未销恩怨未报余情未了

爱千年缠绕

若记忆不会苍老

何惧轮回路走几遭

千年等待也不枉

若能重拾你的微笑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你是来生胸前的记号

未见分晓

怎么把你忘掉

凉夜晚秋倚门回首

此去几何欲说还休

只念一人共你白首

管他什么前程锦绣

不羡神仙一年只一天

只恨人间不够千年

云雨未销恩怨未报余情未了

爱千年缠绕

若记忆不会苍老

何惧轮回路走几遭

千年等待也不枉

若能重拾你的微笑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你是来生胸前的记号

未见分晓

怎么把你忘掉

若记忆不会苍老

何惧轮回路走几遭

千年等待也不枉

若能重拾你的微笑

你...

千年 - 吉克隽逸&金志文


凉夜晚秋倚门回首

此去几何欲说还休

只念一人共你白首

管他什么前程锦绣

不羡神仙一年只一天

只恨人间不够千年

云雨未销恩怨未报余情未了

爱千年缠绕

若记忆不会苍老

何惧轮回路走几遭

千年等待也不枉

若能重拾你的微笑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你是来生胸前的记号

未见分晓

怎么把你忘掉

凉夜晚秋倚门回首

此去几何欲说还休

只念一人共你白首

管他什么前程锦绣

不羡神仙一年只一天

只恨人间不够千年

云雨未销恩怨未报余情未了

爱千年缠绕

若记忆不会苍老

何惧轮回路走几遭

千年等待也不枉

若能重拾你的微笑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你是来生胸前的记号

未见分晓

怎么把你忘掉

若记忆不会苍老

何惧轮回路走几遭

千年等待也不枉

若能重拾你的微笑

你是前世未止的心跳

你是来生胸前的记号

未见分晓

怎么把你忘掉

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将千年换明朝


落_曦

秦汉故

秦汉故

千年帝都,王超更迭,秦汉辉煌化烟尘。

盛世兴衰,帝都归墟,雄关故土今安在。

咫尺天涯,岁月无迹,伤人秦汉潼关苦。

明月高悬,雄关漫道皆成空。

兴亡定语,命若草芥太平犬。

青山埋骨,天下青山碧水存。

秦汉故国,黄沙漫天,回首盛世皆云烟。

铁血兵戈,权倾天下,念起白骨叹哀思。

伤心明月,岁月依旧,若有来生愿无生。

2019-3-7

秦汉故

千年帝都,王超更迭,秦汉辉煌化烟尘。

盛世兴衰,帝都归墟,雄关故土今安在。

咫尺天涯,岁月无迹,伤人秦汉潼关苦。

明月高悬,雄关漫道皆成空。

兴亡定语,命若草芥太平犬。

青山埋骨,天下青山碧水存。

秦汉故国,黄沙漫天,回首盛世皆云烟。

铁血兵戈,权倾天下,念起白骨叹哀思。

伤心明月,岁月依旧,若有来生愿无生。

2019-3-7

落_曦

黄河

黄河

华夏千年传承血,二十四史凭谁意。

妖孽丛生民豢养,圣人黄河断谁肠。

黄河

华夏千年传承血,二十四史凭谁意。

妖孽丛生民豢养,圣人黄河断谁肠。

落_曦

鬼雄

鬼雄

烽火连天泪骨殇,魔王武悼落谁伤。

千年功绩埋没血,柔弱江南霸王丧。

鬼雄

烽火连天泪骨殇,魔王武悼落谁伤。

千年功绩埋没血,柔弱江南霸王丧。

落_曦

豢养

豢养

不离,如常,始终,豢养。

记得一首歌中的片语歌词‘千年后,你我都仍被豢养’。闲时的思绪感觉这句话挺好的、挺适合于社会。

小如家,牲畜谷物都是在被豢养,等待着适当的时机去收割,去满足于人们的口腹、享受。留幼或者留种,为了长久的生计、口腹、享受。为了己身更好的、更无忧的生存下去。

大如国,民众也只是在被另类的豢养亦或者说为了维护统治而去给民众制定着某些‘刑不上大夫’的规则。从而高高在上,美其名曰:“邦交出使。”谁又知道为了自己的高高在上而对于邦国许下了那些条约,签订了那些盟约。

义,唯今之世,逐利而来,逐益而去。曾几何时,人人尚道的义竟一去不复返,就尽皆被利益而待。

商,逐利而来...

豢养

不离,如常,始终,豢养。

记得一首歌中的片语歌词‘千年后,你我都仍被豢养’。闲时的思绪感觉这句话挺好的、挺适合于社会。

小如家,牲畜谷物都是在被豢养,等待着适当的时机去收割,去满足于人们的口腹、享受。留幼或者留种,为了长久的生计、口腹、享受。为了己身更好的、更无忧的生存下去。

大如国,民众也只是在被另类的豢养亦或者说为了维护统治而去给民众制定着某些‘刑不上大夫’的规则。从而高高在上,美其名曰:“邦交出使。”谁又知道为了自己的高高在上而对于邦国许下了那些条约,签订了那些盟约。

义,唯今之世,逐利而来,逐益而去。曾几何时,人人尚道的义竟一去不复返,就尽皆被利益而待。

商,逐利而来,逐益而去,天南地北,无处不往。为一利,天下的人又是否是你豢养中的利益。看过一本网络小说中的一段:‘几个人,为了己身的富贵利益,称作考察员去黄河一处镇河金牛所在的村镇,用善意的谎言开心于民,却把村民灌醉回家之后,立即到神庙搬走金牛,并打到了守庙的望老,迅速搬走了金牛。到望老起来时看见金牛不见,简直是撕心般的痛处,相告组人金牛被盗,立即离家,然不及村民出走,河水滔天,淹没十几乡镇,十数万人成水中冤鬼。而那些偷盗者却已经与这一切无关利用金牛卖来的钱,追逐利益,富甲一方。’此种事情在生活中或许并没有却也只是叙述一种人性,为己之利,那管身后洪水滔天。

今时,我们的社会也没有怎么良好的氛围。逐利之人亦不在少数,而很多人也只是某些人眼中被豢养的利益。以情,以利,只是为了更好的豢养,以期望将来更好的利益。从而,对谁都是一副笑脸,对谁都是一副担当,而却在最后收割了你对他所付出的利益便潇洒的走开。

奇闻,卤蛋中吃出丝袜就是理所应当。想说那多亏是一枚卤蛋,也只是一条丝袜而已,总是吃不下去。只是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此种人做自来水厂商当如何,会不会有朝一日,喝水而死的人亦是家常便饭般寻常。卤蛋,丝袜,旷古奇闻呀!只是丝袜怎么会进入到卤蛋中,还是而今的科技真的是我们所不知,可以到丝袜成卤蛋的新时代了!万分的庆幸,此人不是水商负责人!

实名,最常用的QQ,而今的初测账号也是需要发送短信去验证从而去获得一条验证码来成功注册。以手机去绑定,去验证,何不以身份证去限制,为界限。如淘宝的实名,不知是淘宝太大,太异想天开,是社会的发展过于落后,还是国人太没有素质。实名制,一个手机号一个淘宝号,无手机号就不能根本的进入其网站,进行种种操作。只能通过其他途径,须知手机号是回收使用的,而不是用过之后就永久作废。也不是每个国人换手机号后就会自动更改手机的绑定,于这一点腾讯的QQ回收就不错。

千年后,你我都仍被豢养。只是在如今追逐己身利益的情况下,国众是否是被许多人豢养的利益。

茉莉花芬芳了晨,我的温柔宁静了夜

莫失莫忘,守候千年

莫失莫忘,守候千年

——和嫣嫣雅作

文/素依清颜


细腻的秋风拂过指尖

吹乱了封存已久的记忆

往事如断了线的风筝 纷飞

轻轻抹去眉眼处的数滴晶莹

纵使时光流转

唇边的芳菲 依旧温暖如昔


飘零的季节

枯叶铺满了伤感的斜阳古道

晚秋的晨昏里

翻阅你旧时给我的缠绵诗句

难以泯灭的光影重叠 镌刻进心海

思念 再度盈盈而起

我想捕捉深秋里的一缕微风

把写不完的依恋携进梦里

用你轻吟的相思曲

叩响三生石上的盟誓


千年的约定 千年的守候

在蓦然回首时清晰如昨

俯身拈取一片...

莫失莫忘,守候千年

——和嫣嫣雅作

文/素依清颜

 

细腻的秋风拂过指尖

吹乱了封存已久的记忆

往事如断了线的风筝 纷飞

轻轻抹去眉眼处的数滴晶莹

纵使时光流转

唇边的芳菲 依旧温暖如昔

 

飘零的季节

枯叶铺满了伤感的斜阳古道

晚秋的晨昏里

翻阅你旧时给我的缠绵诗句

难以泯灭的光影重叠 镌刻进心海

思念 再度盈盈而起

我想捕捉深秋里的一缕微风

把写不完的依恋携进梦里

用你轻吟的相思曲

叩响三生石上的盟誓

 

千年的约定 千年的守候

在蓦然回首时清晰如昨

俯身拈取一片残红 捧在掌心

把刻骨的思念凝结成流光溢彩的琥珀

似曾相识的身影重现

我执迷不悟地甘愿沉沦

倾尽一生柔情

拨弄一怀情丝荡漾

醉在镜花水月的情蛊中

 

冷月无声 摇碎一池相思

我弹奏的红尘恋歌

终成千年的绝唱 无人和应

挽不住深情的温存

唯有在溶溶月色下

遥遥相望 温习你的模样

红尘的希冀零落成泥

无论沧海桑田如何更迭

你 依然是我千生千世的唯一

莫失莫忘守候千年……

 

 

本文转自 http://suyiqingyan.blog.163.com/blog/ 


(2008年3月12日)


落_曦

端午

端午
故楚国殇汨罗江,情怀后世端午祭。
糯米粽子传千年,雄黄杯饮谁记知。

端午
故楚国殇汨罗江,情怀后世端午祭。
糯米粽子传千年,雄黄杯饮谁记知。

Unkuly
《千年》 “仿佛穿越时空 跨越...

《千年》


“仿佛穿越时空

跨越千年探寻曾经的金碧辉煌”


器械:D5600


拍摄Unkuly


《千年》


“仿佛穿越时空

跨越千年探寻曾经的金碧辉煌”


器械:D5600


拍摄Unkuly


Unkuly
《古战场》·明城...

《古战场》·明城墙


器械:尼康D5600


拍摄:Unkuly

《古战场》·明城墙


器械:尼康D5600


拍摄:Unkuly

清尘收露

春时遣花开,叹世已千年

春时遣花开,叹世已千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