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千莲

1581浏览    35参与
Ethereal
  情敌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情敌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情敌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Ethereal

一个披上神的光,一个沾上恶的血

一个披上神的光,一个沾上恶的血

Ethereal
  令申秀莲感到意外的是,千书...

  令申秀莲感到意外的是,千书真并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推开她。

       上天啊。她想。

       申秀莲好像确实爱着千书真。 

  令申秀莲感到意外的是,千书真并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推开她。

       上天啊。她想。

       申秀莲好像确实爱着千书真。 

璃纹
在秀莲xi耳边低语的千理事长

在秀莲xi耳边低语的千理事长

在秀莲xi耳边低语的千理事长

浅落

【千莲】千瑞珍&沈秀莲 金素妍&李智雅


如果没有你

那么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BGM:张靓颖《她》


【千莲】千瑞珍&沈秀莲 金素妍&李智雅


如果没有你

那么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BGM:张靓颖《她》


口讯是空白情信

长椅

【千莲不断】沈秀莲×千瑞琎,字数1.4k,小短篇,小刀


沈秀莲没想到自己死了还能遇到千瑞琎。


是因为在地狱的缘故吗?千瑞琎变得很安静,面上也没什么表情,默默地坐在长椅上。


作过恶的人会先被送到这里,然后再从这里分配到下一个世界去,俗称投胎。地狱像一个鸟语花香的森林公园,有很多花草树木,天空是粉红色。只有一条很长的道路通往分配处,道路两旁有一些长椅,人们有时会坐在长椅上等自己想见的人路过。千瑞琎此刻就坐在那里发呆。


沈秀莲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想不到地狱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


千瑞琎看了她一眼,“你是杀了朱丹泰所以被送到这里的吧。”


“嗯...


【千莲不断】沈秀莲×千瑞琎,字数1.4k,小短篇,小刀



沈秀莲没想到自己死了还能遇到千瑞琎。


是因为在地狱的缘故吗?千瑞琎变得很安静,面上也没什么表情,默默地坐在长椅上。


作过恶的人会先被送到这里,然后再从这里分配到下一个世界去,俗称投胎。地狱像一个鸟语花香的森林公园,有很多花草树木,天空是粉红色。只有一条很长的道路通往分配处,道路两旁有一些长椅,人们有时会坐在长椅上等自己想见的人路过。千瑞琎此刻就坐在那里发呆。


沈秀莲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想不到地狱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


千瑞琎看了她一眼,“你是杀了朱丹泰所以被送到这里的吧。”


“嗯。千老师,你是怎么死的?我死得早,不太清楚。”


千瑞琎用很轻的声音说,“喉癌,然后我故意吃多了一点药。”


她的声音不像以前那样中气十足又十分高亢,大概因为死前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现在即使能开口说话也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沈秀莲笑了,“我们都是自作自受呢。”


她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后来见过恩星吗?”


千瑞琎点点头,“远远见过,在我死掉以后。因为她说死前不要再见面。”


沈秀莲望了望粉红色的天空,又望着她,“你应该有遇见夏允哲吧?”


“没有,他没有等我。”千瑞琎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又说,“这里的官员说最多只能等三年,我来的时候已经超过他的限期。也不知道他是否等过我。”


“这样啊,应该是等过的吧。其实他死前还恳求我不要伤害你,说都是他的错……”


“三年,”千瑞琎打断了她的话,转头看着她,“你快要走了吗?”


沈秀莲抿抿嘴,缓慢地点了点头,“嗯,今天就走。能在离开前遇见你也好,总是相识一场。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短发的样子呢。”


千瑞琎用手摸了摸头发,它们干枯、脆弱,不像以前那样有光泽,“不好看吧。”


“挺好看的,而且你不化妆的样子很漂亮,以往口红都太红了。”沈秀莲笑着凑近过去,“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不是红色?那枚红宝石戒指,我记得的。”


“我最喜欢宝蓝色。”千瑞琎微笑了一下,她很久没有笑了,嘴角感觉有些沉重。


“原来你最喜欢宝蓝色。”沈秀莲坐得离她更近一些,“认识这么久,现在才知道你最喜欢的颜色。”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都这么久了,第一次与你这样和气地聊天。”


人生一晃而过,回忆起来只有一些印象深刻的碎片。说着说着过去,却也没什么可说。


她们肩并肩靠坐在一起,静静地感受着风吹过面庞。


太匆忙了。


“其实我很喜欢听你唱歌,我曾经买票看过你在美国的演出。”沈秀莲平静地开口,“很久以前,在我们认识之前。”


千瑞琎望着今天格外话多的沈秀莲,突然抱住了她。


“再坐一会儿好吗?就一会儿。”


沈秀莲有些不知所措,一辈子没被千瑞琎如此亲昵地拥抱过,每次见面都是打打杀杀的,现在只能任由她抱着。


风从道路一端的森林吹来,是柔软、温暖的风。


过了很久,久到好像回到两个人第一次在赫拉宫殿认识的那天,沈秀莲说,“我得走了。”


千瑞琎放开她,看着她起身,说了一句难得的祝福:“挑一个好人家。”


“谢谢,不过我不打算做人了,你多保重。”


说完沈秀莲往她来时的方向走去,离千瑞琎越来越远,向过去无数次远离她一样,只留下一个背影。


“沈秀莲!”千瑞琎突然站起来,叫住了她。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沈秀莲转过身,前所未有地用一副温柔神色望着她。


“不会了,瑞琎,祝你下一生过得幸福。”


这是沈秀莲第一次这样喊她的名字,也是第一次对千瑞琎祝福。


然后她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道路尽头。


“我也不打算再做人了,沈秀莲。”


千瑞琎重新坐回长椅,望着粉红色的天空,这里没有清晨也没有黄昏,她只是静静地坐在这里,什么也不想。


她现在没有要等的人了。





Queen

爱的乌托邦

私设千和申一对 本篇主人公皆女 有私设  


“我是一个缺爱的人,我的世界里,没有爱这个字”


千瑞珍发现自己爱人越来越不对劲了


总是要找理由出去走走 但衣着打扮的比平时都好看,每当千瑞珍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时 又会笑着说:“瑞珍啊 我只是去外面走走 又不是干偷鸡摸狗的事 不要担心啦”


第六感从来都准确的千瑞珍没来由的心生惧意 申秀莲的笑容不再像以往那般纯真 像是刻意在演给她看


说实话 天不怕地不怕的千瑞珍 就怕自己爱的人背叛自己...

私设千和申一对 本篇主人公皆女 有私设  



“我是一个缺爱的人,我的世界里,没有爱这个字”




千瑞珍发现自己爱人越来越不对劲了


总是要找理由出去走走 但衣着打扮的比平时都好看,每当千瑞珍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时 又会笑着说:“瑞珍啊 我只是去外面走走 又不是干偷鸡摸狗的事 不要担心啦”


第六感从来都准确的千瑞珍没来由的心生惧意 申秀莲的笑容不再像以往那般纯真 像是刻意在演给她看


说实话 天不怕地不怕的千瑞珍 就怕自己爱的人背叛自己


缺爱的童年 造就了她的强心脏  可只有申秀莲知道 千瑞珍会在深夜里爬起来到阳台去吹风 不为别的 只为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让刺骨的寒风吹的烟消云散



申秀莲有那么一点点乏了


恋人每天都忙于集团事务 常常忙的夜不归宿 即使是双休日也奔波于工作之中 全然挤不出一点时间陪伴自己


申秀莲也曾因此多次和千瑞珍吵架


但每次低下头去求原谅的总是申秀莲 她的恋人闹起脾气来可不好收拾 只好自己先发制人不让矛盾激化


最近申秀莲靠关系从周丹泰那里认识到一个容貌姣好的女人 吴允熙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可申秀莲不知道的是 吴允熙 那个让她产生无数好感的人 竟然会是爱人千瑞珍从以往至现在都不容小觑的竞争对手, 又或是说,是势不两立的敌人


千瑞珍简单收拾了一番  扣上个帽子带了副墨镜 就鬼鬼祟祟的跟在申秀莲后面


她倒要看看申秀莲所谓的“走走” 究竟是被哪只狐狸精魅惑约出来见面


走走停停 最终止步于一家高级餐厅


推开门进去 里面富丽堂皇的陈设也不亚于赫拉宫殿


申秀莲向一个女人挥了挥手 那女人也向她示意


随即两人便坐到座位上 有说有笑地聊天


隔得太远了 千瑞珍没看见女人是谁 只好悄悄坐到既能打听到一举一动又不会被发现的座位上


“秀莲姐姐长得那么漂亮  你的爱人眼光一定很好”


“谢谢允熙的夸奖 我家那位小千金也不是一个好照顾的主子啊 唉”


“怎么会 秀莲姐姐这么温柔体贴 你家那位就算再养飞跋扈

也会被打动的吧 不用担心的........”


坐在不远处的千瑞珍气的牙痒痒 她仇恨地瞟了一眼有说有笑的两个人


关键是 千瑞珍认出来了


和申秀莲在一起聊天的 正是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吴允熙


“还秀莲姐姐......吴允熙你胆子可真大........允熙允熙地叫 申秀莲 我可真是看错你了”


千瑞珍气到攥拳 内心深处的吃醋和不平衡激发了她对吴允熙更深层次的恨 以及对申秀莲的失望和无奈


“申秀莲,我爱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甜蜜幸福的情侣每一天都像在过热恋期 而她和申秀莲 似乎越来越趋近于冷战了


难道是我 不能给你你想要的爱了吗 对不起......



申秀莲回到家已是深夜


客厅的灯已熄灭 大概是千瑞珍早早的就睡觉去了吧


可是当她打开卧室的灯时 房间空无一人


连被子都没有凌乱的痕迹


千瑞珍去哪里了呢


急忙打电话给千瑞珍 却显示手机已关机 心急如焚的申秀莲突然想到了千瑞珍和她恋爱之前 和那个男人居住在一起的85楼


她匆匆离开顶楼 奔向85楼


门是开着的


一进门 满地的杂物凌乱不堪 有砸碎的花瓶玻璃 也有无辜遭殃的精美首饰


这里的主人曾经把它们一股脑砸到地上


绕过杂物堆 进到卧室 一个小小的背影蜷缩在沙发上


是千瑞珍


她双眼无神的凝望着自己歌唱大赛获得的奖杯 像只小猫一般脆弱又需主人的爱怜


申秀莲走过去 拍了拍她的肩膀


无动于衷


申秀莲低下头看着千瑞珍的脸 两条泪痕挂在白净的脸上 嘴唇早已被冻的血色无存 瘦削的脸庞表明这人都不曾吃下几口饭


“瑞珍啊 我们回家吧”


“不用了 我待在这里就好 你找谁都行”


申秀莲很疑惑 平时的千瑞珍 不是这样的


今天异常冷淡 为什么呢


“申秀莲,我累了,欺骗没意思,对吗”


申秀莲立刻懂了 她明白了千瑞珍今天可能看见自己和吴允熙约会了 她顿时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感情没有意思对吗?欺骗带来的痛苦是无止境的 你知道吗 当我看着吴允熙望向你爱慕的眼神 你的眼里也尽是温柔时 我就知道 在这场欺诈的爱情游戏里 我已输的彻彻底底 寸草无存”


“与其等你回来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还不如把心里话挑明了说 这样解脱时 存留的痛苦会减淡一点 对吗”


毕竟我从来都不是被爱的那个人


不被爱的人妄想争取别人的爱 简直比飞蛾扑火还不可能


说完这些话时 千瑞珍毫无表情的脸上 早已泪流满面


嘴上说着不在意 其实心里已经千刀万剐了


表面上看上去很坚强 毫不在意 其实回到85楼后就声嘶力竭地哭了一个多小时


“对不起 是我添堵了 我不想被欺骗的爱束缚了 结束了 你我都自由新生”


“想过离开 但唯独牵挂的还是我深爱着的你”


申秀莲恍惚了一下 又立即抱住想要离开的千瑞珍


“对不起瑞珍......是我不对 我和吴允熙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们是正常谈商业合作 中间聊了一点生活有关的事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但是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我不能没有你啊

......”


申秀莲美丽的脸蛋上 也挂满了泪水 她是舍不得千瑞珍的


望着自己怀里昔日意气风发的红玫瑰 此刻却更像要哄的小猫一样眼眶红红


“瑞珍啊......不要乱想了 我只爱你”


“........”千瑞珍不说话 只是软软靠在申秀莲怀里


“瑞珍啊 我们回家好吗 回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顶楼 更是我们爱的回忆之乌托邦”


“好”


“申秀莲 我也好爱好爱你 你听到了吗”


“I'm hear, my lover”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 回了顶楼


像是一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两人会白头偕老 永不分离


与你在一起时 就像跑进了爱的乌托邦 永远甜蜜幸福






完.




克莱因蓝

【千莲】呓语

推翻了之前的一些设定,算是番外。


/


寒意刺骨的冷风随着海浪的起伏袭来,最终落在千书真的身上。入夜了,她身上单薄的衣裳丝毫抵抗不住这凛冽的寒风,只能任由它一次又一次无情地穿透她的身体。她轻轻地跺了跺脚,打了个寒颤。黑色的细跟高跟鞋踩在沙滩上,形成了一个坑,在拉着她一点一点的往下陷。但她是心甘情愿的,只要在尽头等着她的是沈秀莲,就算被卷入无尽的泥潭里她也无所不惜。


千书真在心里暗骂沈秀莲,这么晚约她来海边做甚。她脱下了高跟鞋,裸着脚径直踩在软绵绵的沙滩上。远处的海浪慢慢地向她靠拢,荡起了层层涟漪,不断地冲刷着她的双腿。海水浸湿了她的裙角,冰冷...

推翻了之前的一些设定,算是番外。

 

/

 

寒意刺骨的冷风随着海浪的起伏袭来,最终落在千书真的身上。入夜了,她身上单薄的衣裳丝毫抵抗不住这凛冽的寒风,只能任由它一次又一次无情地穿透她的身体。她轻轻地跺了跺脚,打了个寒颤。黑色的细跟高跟鞋踩在沙滩上,形成了一个坑,在拉着她一点一点的往下陷。但她是心甘情愿的,只要在尽头等着她的是沈秀莲,就算被卷入无尽的泥潭里她也无所不惜。

 

千书真在心里暗骂沈秀莲,这么晚约她来海边做甚。她脱下了高跟鞋,裸着脚径直踩在软绵绵的沙滩上。远处的海浪慢慢地向她靠拢,荡起了层层涟漪,不断地冲刷着她的双腿。海水浸湿了她的裙角,冰冷的触感也随之变得愈加强烈。她的手自然地往里收紧了些,这寒风来得着实是不合时宜,冻得她直发颤。

 

听着海浪拍打着岩石的声音,千书真久违地拥有了片刻的宁静,难得可以远离城市的喧嚣与猜忌。她闭上眼睛,迎面而来的风打在她的脸上,似乎也想过就此为她停留。有人站在她的身后。她明确地感受到身后的人在向她贴近,对方努力克制的呼吸声一览无余地暴露在她的感官下。她刚要转头,身后的人却快她一步,环抱着她,然后顺势将头埋在她的锁骨上。

 

“别动。”

 

沈秀莲的发丝借着刚才的冲劲拂过千书真的脸颊,残留的香味窜入她的鼻中。她此刻只觉得痒,头偏向沈秀莲刚要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地噎了下去。沈秀莲在直勾勾地盯着她,她这一转头正好对上了她的眼睛。沈秀莲抓住时机狡黠地突然凑近她的嘴唇。她们之间的距离近得能清晰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你要干嘛!沈秀莲!”

 

沈秀莲的五官被无限放大,温柔且带点侵略性的眼神,红润诱人的嘴唇,都似是致命之物在侵蚀着千书真。她被眼前的人盯得害羞,窘迫地偏转过头,脸颊两侧泛起阵阵红晕,视线也从她的身上移向了别处。沈秀莲不肯罢休,抵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直面自己。沈秀莲就喜欢拿她打趣,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总觉得很可爱。

 

“冷吗。”

 

沈秀莲看着千书真瑟瑟发抖的样子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就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皮质外套,替她穿上。沈秀莲在拉上拉链时指尖划过了她身体的曲线,留下了一丝痒意。千书真看着眼前的人,有些错愕地用手轻抚着她的脸。是真实的吗,她不禁怀疑。她眼前的人接下来的动作给了她肯定的答案。沈秀莲,主动向前抱住了她。

 

前所未有的暖意涌上心头,千书真将沈秀莲抱得更紧了。她的眼泪不受控地往下掉,顺着脸颊落到沈秀莲的肩上,不一会儿就打湿了她衬衫的其中一处。沈秀莲,再也不会推开她了。千书真贪恋着她身上的温度,不愿抽离她的怀抱。沈秀莲打破空气中的寂静,但手还是牢牢地扣在她的背上,与她的千万发丝纠缠不清。沈秀莲总是能预先知道她心中所想,做些让她安心的事。

 

“我们回家,好吗。”

 

千书真回了一句好。她试探性地用指尖轻轻地划过沈秀莲的手,然后就被沈秀莲强制地反握住了。月光撒在这对紧紧依偎的恋人身上,笨拙地想要为她们铺路。千书真顿了一下,回过头对着大海和漫天星空偷偷许了一个愿望。突然的停顿使沈秀莲心生疑惑,不解地看着身边的人。千书真没说话,只是看着她莞尔一笑,可眼底藏着沈秀莲看不懂的情绪。

 

车窗外的风景在一霎间呼啸离去,千书真坐在副驾驶座上,眼中尽显疲态,便蹙着眉入眠了。沈秀莲趁在等信号灯的空隙悄悄看了一眼千书真。她正面对着她侧躺着,纤长的睫毛随着胸口的起伏微微颤动。她的睡颜也很好看,毋庸置疑的,这张脸永远会让沈秀莲心动。沈秀莲放缓车速,想让她睡得安稳些,可尽管这样也缓解不了她紧拧的眉心。

 

沈秀莲俯身,两片温热的唇瓣覆盖在千书真的唇上。千书真睡眼惺忪地看着面前的沈秀莲,心跳逐渐失控。浅尝辄止的吻,拢共不到三秒的吻。她们的爱意怎会止于车内。沈秀莲将千书真的双手抵在墙上,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一点一点地撬开她的唇舌,手不安分地在她的身上摩挲着,灼烧至着了火。在措不及防间转换天地,将她撑在床上。

 

“对不起,书真啊。”

 

千书真的嘴角至锁骨两侧,都有沈秀莲缠绵的痕迹。她在不经意间纵了火,火势蔓延得太快。沈秀莲的本意并不是要至此。千书真不管,微仰头贴上了她的唇,回应着她的吻。衣衫扣子被她完全解开,露出白皙细滑的腰腹。她圈住她的腰间,贴近她的心脏。热烈而滚烫的吻落在千书真的眼睑下,未尽的语声淹没在这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千书真在迷糊中听见沈秀莲在她的耳畔呢喃。

 

“我爱你。”

 

这句话,她等了好久,但确实也没有必要了。

 

和煦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的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千书真微翘的睫毛轻轻抖动,口中不断唤着沈秀莲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在整个房间里回荡。她艰难地睁开沉重的双眼,冷汗与泪水掺杂在了一起,耳畔的几根碎发紧紧地贴着她的脸颊。她看着旁边的枕头,空无一人,失落感不争气的湮没了整个心间。

 

我只是想要你在我的身边,仅此而已。

 

 

克莱因蓝

【千莲】逝去

#ooc预警 时间线交叉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


首尔接连下了好几天的雨。千书真瞄了眼天气预报,看样子是没有要消停的趋势了。古典音乐和雨砸落在窗户上的声响在整个房间交织回荡。她不断地往胃里灌着那滚烫的液体,试图用酒缓解她冰冷的四肢,或者说是借酒消愁。


千书真站起来,一阵强烈的晕眩感向她袭来,兴许是刚才喝多了吧。她现在迫切地想要用水洗除身上的污垢和混乱的思绪。她缓缓地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宽松单薄的黑色衬衫丝毫掩盖不住她衣衫下诱人的身材。她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人的心上,眉眼之间虽一点温度都找不到,可眼神却似乎在引诱着人靠...

#ooc预警 时间线交叉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

 

首尔接连下了好几天的雨。千书真瞄了眼天气预报,看样子是没有要消停的趋势了。古典音乐和雨砸落在窗户上的声响在整个房间交织回荡。她不断地往胃里灌着那滚烫的液体,试图用酒缓解她冰冷的四肢,或者说是借酒消愁。

 

千书真站起来,一阵强烈的晕眩感向她袭来,兴许是刚才喝多了吧。她现在迫切地想要用水洗除身上的污垢和混乱的思绪。她缓缓地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宽松单薄的黑色衬衫丝毫掩盖不住她衣衫下诱人的身材。她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人的心上,眉眼之间虽一点温度都找不到,可眼神却似乎在引诱着人靠近,让人心甘情愿地与她共沉沦于无间地狱。

 

浴室的门是透明玻璃落地推拉式的设计,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况。浴缸里的水透过了千书真的指尖,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红色痕迹,有点烫。她慵懒地解开衬衫的纽扣,动作妩媚得像是缺爱的小猫咪在苦苦哀求主人施舍一点爱。然后就整个人浸了下去,在水里足足呆了两分钟,虽然这对她而言的确不算什么。

 

白蒙蒙的水汽笼罩了整间浴室。玫瑰浓郁的香味伴随着薰衣草沁人心脾的香味窜入千书真的鼻中。不知为何异常的像沈秀莲的体香。她贪婪的享受着那股味道,眼神充斥着欲望二字。沈秀莲身上总伴随着一种淡香,不是浓郁的,却足以勾人魂魄,或者说是她甘愿被沈秀莲魅惑。导致她一时之间也难以分辨是真的像沈秀莲身上的那股味道,还是因为她想沈秀莲了。

 

千书真浸在水里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和沈秀莲在一起的画面。她讨厌这样的感觉,从来只有她左右别人的情绪,沈秀莲为什么会是那个例外。她渴望的爱从来没有在谁的身上得到过,沈秀莲亦是。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千书真已经一星期没有见到沈秀莲了。她沾满水的手停留在最近通话的页面,始终还是没有勇气按下显示着沈秀莲名字的那栏。

 

“因为你这么傻,所以每次才都会被背叛。”

 

千书真看着沈秀莲离她而去的背影。沈秀莲不相信她。惆怅的氛围渲染了整个公司楼层,灯光也变得朦胧暗淡了。她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在这个悄然无声的房间里似乎谁都可以听见她那晶莹剔透的眼泪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唯独沈秀莲,像被屏蔽了似的。她的心声,沈秀莲一个字也听不到。

 

“沈秀莲这个傻女人。”

 

孤独和无力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空洞在千书真的心里慢慢泛滥。绚烂的夜空终是没能留住那远去的背影。她用手揩拭试图看清镜中被水蒸气笼罩的自己。可沈秀莲无情的背影却不合时宜的在她的眼底浮现。在她心中,沈秀莲无疑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丝绸制的黑色睡衣轻轻的覆盖在千书真如同透明凝胶的肌肤上,遮掩了皮下细细的青色筋脉和伤痕。已经结痂的伤口和几道被强制撕裂还在滲血的新伤交叉纵横。周丹泰,一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我爱你这三个字,在她眼里明明是最真挚恳切的言语。到了周丹泰这里却化作了灰烬。 昔日的甜言软语都幻化成锋利的刀刃,从窗外透进来的一缕月光被强行染上了鲜血。

 

沈秀莲不知道这件事,千书真不是个爱诉苦的人。或者说她也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告诉沈秀莲。她一直在渴望沈秀莲能领略她在对话中暗藏的求救信号。可是沈秀莲每一次决绝的回应都让她感觉是在自作多情。但她心里很清楚,这不能怪沈秀莲。如果她直截了当的把这件事告诉沈秀莲,以沈秀莲的性子定会不惜一切的帮她。可她不想,不想沈秀莲是因为可怜她才给予援手。她犹豫,也在拼命挣扎。转念一想,每一次无声的求救大概是她唯一的发泄途径了吧。

 

其实那晚,千书真并没有看见沈秀莲无情的背影下眼眶湿润的样子,沈秀莲的眼神分明在说相信她。无论何时,沈秀莲都会选择帮她,并不是出于同情的层面。可她不知道,如果沈秀莲不说,她这一辈子都只会被蒙在鼓里。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迷茫、失落、憔悴。曾经的她,浑身都充斥着与生俱来的傲娇与自信。

 

“我们见一面吧。”

 

心中澎湃的爱总要有个交代。千书真拨通了沈秀莲的电话,对方回了一句好。她除去身上的睡衣,在衣柜前挑拣了半天,手最终停留在一套黑色长袖修身连衣裙前。她拼命的用遮瑕膏遮盖下眼睑淡青色的痕迹,不想让沈秀莲看见这样的自己。门外的动静硬生生地打断了她的动作。是你吗,沈秀莲。

 

“周会长来请您回顶楼。”

 

千书真打开门后看到是周丹泰的秘书,失落感从心底涌了上来,表情转换明显得就像是把失落二字刻在了脸上,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但回头一想的确不合逻辑,沈秀莲怎会在她前头刚打了电话就立刻出现在她面前呢,更何况她们约好的见面地点是在赫拉宫殿附近的海边。对任何人而言,约在双方第一次邂逅的地点见面总归是浪漫的,可偏偏她们不是。去海边是千书真提出来的,她换了一个能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

 

赵秘书挡住了千书真的去路,向旁边的两个跟班使了使眼色。他们很快的领会到了,冲向前捉住千书真。她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装有镇定剂的针管注射了。她醒来的时候就是在顶楼的地下室了。

 

千书真被冷水泼了一身,水的冰冷程度让她彻头彻尾的清醒了。她是在明知故问,周丹泰从始至终想要的是她的钱,而转让清雅集团的股份是最好的选择。在她签约此事落实之前,就被限制不能踏出顶楼半步了。今天是恰好周丹泰有公务在身所以早出门,她才能趁机跑出去。她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恩星了,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却还是落了空,一面也没见上。

 

“千书真今天做的每一件事都要事无巨细的和我汇报。”

 

周丹泰接过赵秘书手上的手机,是从千书真身上搜刮来的。屏幕显示二十多通的未接来电和几条短信。毫无悬念,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沈秀莲。置顶的聊天记录停留在几分钟前,“你在哪里。”。除了沈秀莲今天新发的信息,再往上什么都没有。千书真谨慎的把她们过往的聊天记录都删掉,似乎从来没有喜欢过她,一切的一切皆无迹可寻。她单纯的以为,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周丹泰露出了一丝浅笑,阴险又虚伪。

 

“原来是要去见沈秀莲。”

 

千书真的视线慢慢地往身边移动,整个空间被蒙上了一层灰,看起来是有几个年头没有好好打理过了,还有一股因过于潮湿闷出来的霉味。她在房间的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好冷。她整个人就这样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光,也没有一丝温暖,只有恐惧和迷惘在耳畔呻吟,吞噬着她仅剩的勇气。可她的眼神还是倔强的,除了怨恨,看不出眼底有一丝的害怕。

 

沈秀莲,救救我。

 

/

 

傍晚七点,海边。连续下了好几日的雨竟神奇般的停了下来,也许是上天在怜悯人间的她们。沈秀莲像是听见了千书真无声的求救讯号。她忐忑不安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她很清楚,千书真再怎么样也不会一言不说就放她鸽子,更不会让她白等三小时。她用手捂住正在上下起伏的胸口。这是她在情绪过于激动下意识的惯性反应。沙滩上依稀撒着数点模糊的人影,有小孩在嬉戏玩耍,有恋人在窃窃私语,唯独她和这番景象格格不入。

 

沈秀莲决定去顶楼找千书真。顶楼的门是半掩着的,像是谁早有预谋地在等待她的出现。她着急地闯了进去,嘴边一遍遍地复述千书真的名字,然后在一阵惨叫声中戛然而止。血腥味瞬间斥满了整个空间,而她躺在血泊之中,任由腹部伤口的鲜血外溢。

 

“对不起书真,请你再等我一下。”

 

沈秀莲不理千书真的劝诫,执意地离她而去。这是之前千书真视角下她无情的背后仅剩的一句话,可惜千书真没听见。无数个和千书真在一起的画面在沈秀莲脑海划过,然后形成了巨大的漩涡,将她们之间的一切吞没,彻底抹平了她们的过往,也彻底没了意识。沈秀莲的眼神空洞地注视着前方,眼中闪过一丝的歉意。对不起,说好让你等我的。

 

“千书真,不去看看沈秀莲吗?现在好像快死了呢。”

 

周丹泰和吴允熙联手了,现在竟还大义凛然地挑衅千书真。仇恨、愤怒、茫然、无措像怪兽般吞噬着千书真的心。她现在的心情好像用什么词汇形容都不恰当,由心而发的害怕卷席了她内心仅剩的理智。她冲向前用手紧紧地攥着周丹泰的衣领,逼迫着他把自己放出去。可显然没用,在她转让清雅集团的股份前,一切都是徒劳。

 

“沈秀莲要有什么事,你就等着收尸。”

 

千书真毫不犹豫地在一张写满字的密密麻麻的纸上签下她的名字。她不知道是被不理智冲昏了头脑还是她真的可以为了沈秀莲不惜一切。她踉跄地往外跑,祈祷着沈秀莲没事。她沿着地下室的出口跑去,来到书房,脚下踩到了一些东西。低头一看,是血,还有倒在旁边一动不动的沈秀莲。她口中不断唤着沈秀莲的名字,一遍又一遍,试图唤醒她,可是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千书真妄图感受沈秀莲已停止的心跳。她看着沈秀莲不断在渗血的伤口,然后用手按着,原本雪白的双手瞬间被鲜血覆盖,顺着指尖滴落在地上,与地上的血迹混为一体。月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打在沈秀莲毫无血色的脸上,把她的轮廓衬托得格外清晰。她的手往沈秀莲的脸上靠拢着,轻轻地抚着她的脸,抹掉残留在她脸上的泪痕,然后俯身吻上她的唇,把仅存的温度渡给她。血腥味和她的泪水掺杂在一起。

 

你说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吗。

 

 

 

 

 

 

 

 

 

 

 

 

萨克蒂

蓝胡子(XX.出其不意的滑头鬼)

王妃打开了「第二十道门」

[图片]

王妃打开了「第二十道门」


萨克蒂

蓝胡子(XIX.隐匿之利维坦)

王妃打开了「第十九道门」

[图片]

王妃打开了「第十九道门」



花生家的大肘子

【千莲】冬潮

引子:她席卷而来,一如湿冷的冬潮。


申秀莲拿钥匙的时候,总是先用左手取出,在让钥匙扣在食指上绕半圈,然后再递给右手。


就好像站在每一扇门前都要再三犹豫,深思熟虑后才能打开一样。


她有许多违反常理的习惯,比如钥匙,比如喝咖啡时一定要逆时针搅拌,再比如换衣服时一定要面对镜子。


自恋狂。千瑞珍没有发出声音,却保证她的口型能清晰地透过镜子传递给背对她的人。


镜子里的人抿了抿唇。她今天没有涂口红。


于是她转过身。


于是她说,“你太慢了。”


于是她勾起她的肩带,冰冷的指尖像刚刚解冻的河,一路流向雨林。


这就是她附上来的感觉,这就是她像恐怖故事里的巨...


引子:她席卷而来,一如湿冷的冬潮。


申秀莲拿钥匙的时候,总是先用左手取出,在让钥匙扣在食指上绕半圈,然后再递给右手。


就好像站在每一扇门前都要再三犹豫,深思熟虑后才能打开一样。


她有许多违反常理的习惯,比如钥匙,比如喝咖啡时一定要逆时针搅拌,再比如换衣服时一定要面对镜子。


自恋狂。千瑞珍没有发出声音,却保证她的口型能清晰地透过镜子传递给背对她的人。


镜子里的人抿了抿唇。她今天没有涂口红。


于是她转过身。


于是她说,“你太慢了。”


于是她勾起她的肩带,冰冷的指尖像刚刚解冻的河,一路流向雨林。


这就是她附上来的感觉,这就是她像恐怖故事里的巨大阴影一般出现在她身后时的感觉:一条冰冷、刚刚解冻的河。


又或者它未曾解冻过,只是一条流动的冰,穿过所有不可跨越的山川与沼泽,笔直向她而来。




千瑞珍喜欢看她发怒的样子,当那些恶毒的话从那双康乃馨一般圣洁的嘴唇中吐出来时,就好像蚂蚁在啃咬她的耻毛。


“她这是咎由自取。”


她看着她挂断吴允熙的电话,脸上像未着半分雨水的沙漠一般冷漠。千瑞珍的心稍稍靠了岸,其他什么却如同毛玻璃卷起了边。


“你给她出主意时可不是这么想的。”


“我可从来没有让她拿孩子做筹码。这世上任何人,都应该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她开始用牙齿缝说话,像千瑞珍在普通的一天说出的任何一句话一样,给她一种沦为同党的错觉。


“除了你,”她侧躺在床上,羽绒被盖过胸前的蕾丝。衣物在她们之间并不重要,她纯粹出于自我满足。“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她像唱歌一样将这句话吐进她的锁骨,并期待她汹涌地将她吞没。那双纤长的手会搅动起冰冷的潮,漫过天空,漫过原野,最后从她双腿中间流下。


冰锥会从她身体里长出来,就像她为数不多的恶语一样,先刺破自己,再去伤害别人。而她,她千瑞珍会毫无忌惮地迎接这一切,准许那些冰锥刺进她的每一寸肋骨的缝隙,她们将热烈地拥抱,仿佛她们是世界上最真诚的爱人一样,直到她在她身体里化成一滩红色的水。她终将被潮汐淹没。


使用“准许”会让她好受一些,然而人类如何能抗衡冰川呢,如果这个问题得以解决,那么研究全球变暖的科学家早就该统统失业。


申秀莲的确如她所愿,在听到那句话后猛然转过身,一只膝盖狠狠地压上她的大腿,尖锐的骨头让她溢出一声呻吟。但她却停下了,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往她颈椎里注射了镇静剂一样,即将决堤的潮水在她眼中缓缓褪去。


“是的,我已经没有机会了。”女人的下巴抵上她的额头,“这便是我们在这儿的原因。”


她是冬天逆风而起的潮,因她而来,也只为她而来。


—————————————————————

END


没看过顶楼,没入坑,随便写写。

萨克蒂

蓝胡子(XVIII.阿喀琉斯之踵)

王妃打开了「第十八道门」

占个位置说明一下

金纯情:陷入纯情(附赠姜敏浩、李俊希)

罗兴神:时尚妈妈

姜胜妍(姜美利):世界上最漂亮的我的女儿

是的没错这其实是一篇ksy48水仙文🤪🤪🤪

[图片]

王妃打开了「第十八道门」

占个位置说明一下

金纯情:陷入纯情(附赠姜敏浩、李俊希)

罗兴神:时尚妈妈

姜胜妍(姜美利):世界上最漂亮的我的女儿

是的没错这其实是一篇ksy48水仙文🤪🤪🤪

null

萨克蒂

蓝胡子(XVII.丑时参之镜映照青女房)

王妃打开了「第十七道门」
重新截图了。顺带一提这个玉兰花的梦境是真实的素妍母亲怀她时的胎梦。

[图片]

王妃打开了「第十七道门」
重新截图了。顺带一提这个玉兰花的梦境是真实的素妍母亲怀她时的胎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