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千面之鹰

34浏览    39参与
Adrain永劫君
练哥特体上头 这样的话画了什么...

练哥特体上头

这样的话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重要吧XD(即使是2D状态A准的证件照依旧丑陋

练哥特体上头

这样的话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重要吧XD(即使是2D状态A准的证件照依旧丑陋

Adrain永劫君

飞越死亡的海东青1

    在泥泞的雨季中苦苦等来的第一个晴日居然是我的死期,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血淋淋的,一点一点撕咬啃噬着不幸的囚犯最后的精力如同未开化时代铺满了腐烂的东方香料的墓葬中淤积在地下河道的蚂蝗海一样残忍而决绝。我向来是喜吃鹅肝的,尤其以煎烤至恰到好处入口即化的地步搭配些许白松露为妙,然而此刻这在平日里算是难得的美味却勾不起任何食欲,“上路前怎么说也得吃顿好的啊,”送饭来的狱卒这么劝我,“公主一直很担心阁下。听说阁下绝食已经有段时日了?”

    “但凡你也落到这步田地,就不至于拿这种蠢问题...

    在泥泞的雨季中苦苦等来的第一个晴日居然是我的死期,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血淋淋的,一点一点撕咬啃噬着不幸的囚犯最后的精力如同未开化时代铺满了腐烂的东方香料的墓葬中淤积在地下河道的蚂蝗海一样残忍而决绝。我向来是喜吃鹅肝的,尤其以煎烤至恰到好处入口即化的地步搭配些许白松露为妙,然而此刻这在平日里算是难得的美味却勾不起任何食欲,“上路前怎么说也得吃顿好的啊,”送饭来的狱卒这么劝我,“公主一直很担心阁下。听说阁下绝食已经有段时日了?”

    “但凡你也落到这步田地,就不至于拿这种蠢问题来烦扰我。”我百般聊赖地切着鹅肝,直到它已经碎得不能再碎了为止。

    “……神父马上就会来拜访您。”他好像被我的话噎住了,绞尽脑汁才勉强搜罗出几个像样的词。

    “我不需要忏悔。”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你仅仅是来浪费我的时间的,那就请回吧。”

    我看着他的背影隐去在黑暗中,便不再去用刀划那瓷盘底,反把它推向一边,仿佛是什么剧毒的蠕虫似的。灰尘。正午的湿气。再好不过的大晴天。说不上问题出在哪里。但是,我。安德莱`第戎公爵。在我短暂的四十年人生中,从未遇见过这般晴朗的正午,晴朗像是雕花精湛的灵柩直压得人喘不过气。弗洛斯特龙是我的家乡,弗洛斯特龙的雨季很长。放晴的日子自然是有的,只是远不及如今的直白且残暴,哪怕比作颇有尤里乌斯`凯撒气韵的彻头彻尾的独裁者,也只能算作不偏不倚的客观纪实。

    想到这里,才觉出喉咙干涩。正欲叫狱卒从厨房顺瓶酒来,却听得金属刀刃相撞的声响。只见牢房门口黑塔般耸立着提刀的刽子手,以一种近乎低吼的沙哑嗓音向我发出邀请——

    ”该上路了。“

Adrain永劫君

Adrain的追踪记录6月7日

调查员:Adrain Deromorking

Would Roses Bloom?

装在绘有Sumia肖像的水杯里的玫瑰变成了一种奇怪的紫色。可以参考紫罗兰。而最初它是血红的。

因为想用这个自制的杯子喝水所以把玫瑰转移到普通纸杯。

2020年6月7日记。

记得之前的一个清醒梦给过这样的消息

龙方(总部)宣称他们调查到我掌握了与总部联系的方式,并证明该方式切实可行。为示警告,他们将S给我寄信的信使(一只海东青)的头砍了下来。随后再将其放飞。

S当时给我寄的是塑料外壳包装的金属零件。包装上的文字为全英文。名称为Victoria或Verona。

我的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鲍勃...

调查员:Adrain Deromorking

Would Roses Bloom?

装在绘有Sumia肖像的水杯里的玫瑰变成了一种奇怪的紫色。可以参考紫罗兰。而最初它是血红的。

因为想用这个自制的杯子喝水所以把玫瑰转移到普通纸杯。

2020年6月7日记。

记得之前的一个清醒梦给过这样的消息

龙方(总部)宣称他们调查到我掌握了与总部联系的方式,并证明该方式切实可行。为示警告,他们将S给我寄信的信使(一只海东青)的头砍了下来。随后再将其放飞。

S当时给我寄的是塑料外壳包装的金属零件。包装上的文字为全英文。名称为Victoria或Verona。

我的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鲍勃迪伦

Adrain永劫君

Adrain的追踪记录6月6日

有关同时代Sumia争端地带定位的猜测

性别:🚺  身高:168cm  体重:51kg

出生年份:鹰元2001年  特征:双马尾

该亚人设暂记录为“莱斯沃斯”。

其余资料补档中。鹰元2020年6月6日记。

进行S新定位的模拟画像

T说她见过画像中的人,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我也许真的追踪到了能派上用场的线索。2020年6月6日记。

天象观测

晚7时45分云层组成人脸图像,似乎是名青年男子

后演化为束着双马尾少女

7时46分云层变幻为海上航行的巨轮图像。在观测过程中心脏有轻微疼痛反应。2020年6月6日。

有人认为...

有关同时代Sumia争端地带定位的猜测

性别:🚺  身高:168cm  体重:51kg

出生年份:鹰元2001年  特征:双马尾

该亚人设暂记录为“莱斯沃斯”。

其余资料补档中。鹰元2020年6月6日记。

进行S新定位的模拟画像

T说她见过画像中的人,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我也许真的追踪到了能派上用场的线索。2020年6月6日记。

天象观测

晚7时45分云层组成人脸图像,似乎是名青年男子

后演化为束着双马尾少女

7时46分云层变幻为海上航行的巨轮图像。在观测过程中心脏有轻微疼痛反应。2020年6月6日。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J.D.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Adrain永劫君

是一些闹鬼的补设

关于Luminare16th,Adrain16th和萧秭墨16th

以及对同时代Sumia定位的猜想(一时口嗨)

猜想的来源是清醒梦的记录

然而

没想到 刚肝出来亲友就说 她真的见过这样的人

我 傻 了

A准的妄想实现能力

可 能 要 翻 车@杜衡 

是一些闹鬼的补设

关于Luminare16th,Adrain16th和萧秭墨16th

以及对同时代Sumia定位的猜想(一时口嗨)

猜想的来源是清醒梦的记录

然而

没想到 刚肝出来亲友就说 她真的见过这样的人

我 傻 了

A准的妄想实现能力

可 能 要 翻 车@杜衡 

Adrain永劫君
是的这张萧秭墨又太监了XD 以...

是的这张萧秭墨又太监了XD


以16岁JK“Luminare”的身份存活的16岁DK

可能大概也许算某种意义上的性 倒 错 群体成员

具体原因暂时不码了 有亿点长prz

是的这张萧秭墨又太监了XD


以16岁JK“Luminare”的身份存活的16岁DK

可能大概也许算某种意义上的性 倒 错 群体成员

具体原因暂时不码了 有亿点长prz

Adrain永劫君

#黑历史再创作?

可能应该叫做蛋白粉的究极错误用法

p2是几年前的黑历史xxxx

#黑历史再创作?

可能应该叫做蛋白粉的究极错误用法

p2是几年前的黑历史xxxx

Adrain永劫君
就。。草率地把sumia的周边...

就。。草率地把sumia的周边做出来了xxxx

就。。草率地把sumia的周边做出来了xxxx

Adrain永劫君

THY HOPE ENDS THERE

  (是oc Burnwell Deromorking x Audrey Deromorking向大概 骨科 注意避雷xxx)

    “我又一次杀了他。

    “没有可靠的动机。只能勉强算是,他真的激怒我了吧。

    “而且,他临死都不愿正眼瞧我一眼,好像我真是什么不堪的秽物似的。

    “你说,到底谁才不可理喻呢,父亲?...


  (是oc Burnwell Deromorking x Audrey Deromorking向大概 骨科 注意避雷xxx)

    “我又一次杀了他。

    “没有可靠的动机。只能勉强算是,他真的激怒我了吧。

    “而且,他临死都不愿正眼瞧我一眼,好像我真是什么不堪的秽物似的。

    “你说,到底谁才不可理喻呢,父亲?

    “我用刀抵着他的脖子最后一次问他。我问他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不明白我的心意呢Audrey?我的灾难。我的不切实际。我的了无尽头的苦伤道我的Audrey Deromorking。玫瑰和柠檬草。剪秋罗。尾调…像是铁锈的腥气。我高举着这双杀人的血手,哀与爱交织着缠绵着顺着刀刃淌下来。大洋里所有的水,能够洗尽我手上的血迹吗?不,恐怕我这一手的血,倒是要把一碧无垠的海水染成殷红呢。希望永远在这儿埋葬了。我听见他渺远的求救像一粒橡树籽掉落在地,他用尽毕生气力妄图铭记的音节是你的名字啊父亲,这不是很讽刺吗?那声音不是从嘴里而是自他喉管上深深的刀口迸溅出来的。

    “Audrey…是个彻头彻尾的坏孩子呢。

    “而我只是,对其施以必要的惩罚罢了。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道德高地。你根本没有心,又能拿什么来谴责我,我亲爱的父亲?残暴的调情者。悲哀之国的莎乐美。我Burnwell Deromorking光辉人生的唯一污点就是让你得到他了啊恶贯满盈的阿斯莫德!你根本就不爱他。你也不配。

    “有人自极远之地哀哀地哭。我想说‘Amen’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那哭声跌入他眼中几近无色的世界,裹挟着盐和海藻尸体糜烂的涩味的世界,然后我发现那是我自己在哭。

    “我该为他打上诀别的印记吗?诀别总是冰冷的。再也听不到了,那吐息!填充倾注满满溢出的爱意的吐息。永远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哪怕只是施舍一点也好啊!无关紧要地。像是咆哮着怒吼着向大海冲撞的灰色冰河,他僵冷的身躯是刺骨的深寒。一个慢慢融化的,味道并不好的冰激凌。我感受不到联结。他在拒绝我。

    “父亲啊,他简直令我发狂!我多么希望我从未遇见过他,这样我就不会杀了他。

    “而如今只怕是该隐狱的烈火都无法涤尽我的痛苦了。

    “悔过?你在说什么啊?我从始至终都是正确的。

    “总有一天,他也会醒悟的吧。”




(完了之前出的本子不敢转过来缺了好多设定感觉写得莫名其妙xxxx)

(补发一个Burnwell的设定)


Adrain永劫君

p1是补某个神职捞女(错乱)的设子

p2是一些傻dio图

p3是同学送的神仙染卡(^q^)

p4是上课摸的纸片人老婆XD

p5是

。。A先生终于想起自己曾经也是本子画师了

p1是补某个神职捞女(错乱)的设子

p2是一些傻dio图

p3是同学送的神仙染卡(^q^)

p4是上课摸的纸片人老婆XD

p5是

。。A先生终于想起自己曾经也是本子画师了

Adrain永劫君
是的但凡A准稍微有点本事都不至...

是的但凡A准稍微有点本事都不至于画不完XP

是sumia

然则这个诡异的状况是因为快要被锁呐腌入味了XXXX

是的但凡A准稍微有点本事都不至于画不完XP

是sumia

然则这个诡异的状况是因为快要被锁呐腌入味了XXXX

Adrain永劫君

鹰元1922年8月20日《西南荒原报》边栏新闻

革命爆发了

起因是政府拘留了一支为“血鹰”送葬的队伍。

(1922年8月20日,响尾社报道)


“Punishment is always waiting for everyone.”

-Giorgione 墓志铭

革命爆发了

起因是政府拘留了一支为“血鹰”送葬的队伍。

(1922年8月20日,响尾社报道)


“Punishment is always waiting for everyone.”

-Giorgione 墓志铭

Adrain永劫君

鹰元1922年8月19日《伊塔诺维鸦晚报》头版新闻

永恒纪元的终结:“血鹰”真实身份遭曝光

鹰元1922年8月19日早6时44分,以伊塔诺维鸦王国(Itanovia Kingdom)参议员为首的贵族集团终于能骄傲地向世界发出宣告:“血鹰”的时代已经过去,人们再也不必在恐惧中度过漫漫长夜。

就在一小时以前,“血鹰”——不,也许现在更应称其为Giorgione——在伊塔诺维鸦王城外围的一座废弃多年的平房内被发现,已经失去生命特征。经尸检报告显示,其心脏被一根人为削尖的桃木刺贯穿,当场死亡。

8月19日没有日出,世间却除了一恶。8月19日的日出是人性的日出。

是永昼,是光明纪元的来临。

Giorgione,原名Gino,阿门托斯(Amenttoz...

永恒纪元的终结:“血鹰”真实身份遭曝光

鹰元1922年8月19日早6时44分,以伊塔诺维鸦王国(Itanovia Kingdom)参议员为首的贵族集团终于能骄傲地向世界发出宣告:“血鹰”的时代已经过去,人们再也不必在恐惧中度过漫漫长夜。

就在一小时以前,“血鹰”——不,也许现在更应称其为Giorgione——在伊塔诺维鸦王城外围的一座废弃多年的平房内被发现,已经失去生命特征。经尸检报告显示,其心脏被一根人为削尖的桃木刺贯穿,当场死亡。

8月19日没有日出,世间却除了一恶。8月19日的日出是人性的日出。

是永昼,是光明纪元的来临。

Giorgione,原名Gino,阿门托斯(Amenttoz)合众国知名犯罪组织“谋杀公社”旗下雇佣杀手。代号“伯爵”。俗称“血鹰”。

出身伊塔诺维鸦王国西南荒原郊区贫民窟,曾任荒原十字军少校,是“大清扫”运动的吸血鬼猎人领袖。

屠龙者终将为龙。所谓“血鹰”,不过是在“大清扫”中殉职的Gino少校异化成的吸血鬼罢了。

而现在,这个肮脏的种族的最后一条血脉也断了。

(三声夜莺社报道)


注:伊塔诺维鸦晚报是该国官方报纸,受贵族集团控制。有很强的种族与阶级歧视色彩。同时也有意识形态控制的倾向。

伊塔诺维鸦国教“神鹰教”教义认为,吸血鬼是被天国抛弃的邪恶存在。

Adrain永劫君

Hail Macbeth

纪念暴乱相Gino,作于2017年11月,重新收录于2020年5月

(好吧其实一开始并不是为了这个写的XD)(而且很黑历史)


“万福,麦克白,尊贵的葛莱密斯!”

“万福,麦克白,伟大的考特!”

“万福,麦克白,未来的君王!”


我不该发怒吗?你们这群放肆大胆的,宿命的看门犬?

真以为那疯狂的哑谜,能胜过厄运的预言?

青翠的勃南森林轰鸣着,直压向邓斯纳恩高山

让你们请示的先贤告诉你们啊,以阴郁女神之名,麦克白已经杀害了睡眠!


麦克白,麦克白,麦克白!你要残忍,勇敢,坚决

别让那恻隐的天使,动摇了你的意念

麦克白,麦克白,麦克白!不要恐惧,悔恨,踌躇不前

悄悄睡去...

纪念暴乱相Gino,作于2017年11月,重新收录于2020年5月

(好吧其实一开始并不是为了这个写的XD)(而且很黑历史)


“万福,麦克白,尊贵的葛莱密斯!”

“万福,麦克白,伟大的考特!”

“万福,麦克白,未来的君王!”


我不该发怒吗?你们这群放肆大胆的,宿命的看门犬?

真以为那疯狂的哑谜,能胜过厄运的预言?

青翠的勃南森林轰鸣着,直压向邓斯纳恩高山

让你们请示的先贤告诉你们啊,以阴郁女神之名,麦克白已经杀害了睡眠!


麦克白,麦克白,麦克白!你要残忍,勇敢,坚决

别让那恻隐的天使,动摇了你的意念

麦克白,麦克白,麦克白!不要恐惧,悔恨,踌躇不前

悄悄睡去,睡去,一只乌鸦正啼哭在瓦楞檐


万福,麦克白,未来的君王!十足的暴君,魔鬼的教皇

最最英勇的将军,苏格兰永恒的心伤

你何时沦为了地狱的陪葬?

万福,麦克白,垂死的幻象!

毒蛇不再咝咝吐芯,天幕已悄然合上

光芒啊,我求你——

不要照见我罪恶的渴望

Adrain永劫君

德洛制药高层人员表

董事长Mr.Malice

董事长秘书尹子霂(Zoe Lorraine)

人事部经理张知见

前情报部部长Sumian

情报部部长吴青澜

情报部成员Waltson Ginger

走私部部长Harrison

走私部成员唐娇尘 晏软雾 王嘉影 等

销售经理陈久临

科研部部长陈航耀

科研部成员陈航辉 Helena Lounisson

德洛跨国犯罪集团(就是德洛制药倒闭后的转型)头目Burnwell

军火部 即原来的走私部转型

有后续补充

董事长Mr.Malice

董事长秘书尹子霂(Zoe Lorraine)

人事部经理张知见

前情报部部长Sumian

情报部部长吴青澜

情报部成员Waltson Ginger

走私部部长Harrison

走私部成员唐娇尘 晏软雾 王嘉影 等

销售经理陈久临

科研部部长陈航耀

科研部成员陈航辉 Helena Lounisson

德洛跨国犯罪集团(就是德洛制药倒闭后的转型)头目Burnwell

军火部 即原来的走私部转型

有后续补充

Adrain永劫君

《Schoolgirl》第一卷:Valse Brilliante(耀眼的华尔兹)-00楔子

    如您所见,在我的故乡,没人会跳华尔兹。照那帮活在电视广播里的“大人物”的话来说,华尔兹是“享乐阶级在虚假的浮华年代醉生梦死的见证”,是“名为‘私欲’的恶魔半陂羊蹄下的流脓”,总而言之就是我们这些受着伟大的新制度光辉洗礼的“最幸福的公民”不该染指的淬毒的禁果。

    我当时就是这么和她说的,那年她还只有14岁,正是最疯狂的年纪。

    如您所见,在我的故乡,没人会跳华尔兹。照那帮活在电视广播里的“大人物”的话来说,华尔兹是“享乐阶级在虚假的浮华年代醉生梦死的见证”,是“名为‘私欲’的恶魔半陂羊蹄下的流脓”,总而言之就是我们这些受着伟大的新制度光辉洗礼的“最幸福的公民”不该染指的淬毒的禁果。

    我当时就是这么和她说的,那年她还只有14岁,正是最疯狂的年纪。

Adrain永劫君

Deromorking家谱

亲世代

Adrain Deromorking(Malice)

Sumia(Death)

子世代(因为是鹰裔所以会有嫡庶这种奇怪表达)

嫡长子(实际上是由AS共同收养)Burnwell Deromorking(Despair)

嫡长女(AS创造的AI)Helena Deromorking(Massacre)

庶长子(解离相与某永恒王朝女奴的子嗣)Waltson Deromorking(Terror)(原名解浮声)

庶次子(心魔相与女学生Freida的子嗣)Audrey Deromorking(Tyranny)(原名Zio Von Andreas)

亲世代

Adrain Deromorking(Malice)

Sumia(Death)

子世代(因为是鹰裔所以会有嫡庶这种奇怪表达)

嫡长子(实际上是由AS共同收养)Burnwell Deromorking(Despair)

嫡长女(AS创造的AI)Helena Deromorking(Massacre)

庶长子(解离相与某永恒王朝女奴的子嗣)Waltson Deromorking(Terror)(原名解浮声)

庶次子(心魔相与女学生Freida的子嗣)Audrey Deromorking(Tyranny)(原名Zio Von Andreas)

Adrain永劫君

Six Feet Under整理

“原点”-Sumia《六英尺之下》

“烈药”-Rosaline Poisson《莎士比亚之谬》

“不死鸟”-苏弥安《纯粹悲剧》

“美人鱼”-韩司瞳《美人鱼,去哪里》

“原点”-Sumia《六英尺之下》

“烈药”-Rosaline Poisson《莎士比亚之谬》

“不死鸟”-苏弥安《纯粹悲剧》

“美人鱼”-韩司瞳《美人鱼,去哪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