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半人马

1733浏览    38参与
一个知名不具的海港

【人外】Valentine‘s Day

bg向

半人马*你

冬日渐远,青绿攀上了树梢,小镇因为即将到来的节日比往常更热闹几分。未婚年轻男女嘻嘻哈哈地和周围的人打趣着,或大方或忸怩地将纸卡投入不同的箱盒中,脸上透着喜庆和几分少年少女情思。

随着日光西斜,人群散去许多,你按下有些紧张的情绪接近为活动备下的道具。依照从情报贩子那里得知的消息,状似自然地和一旁的修女攀谈。

言语间她弄清了你的来意,悄悄对你眨眨眼,你这才心领神会地上前,借着衣袖的遮挡装作将手中之物投入箱中,一边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包好的银币塞到她手里。

教会作为节日庆典的举办方,派遣了几位神职人员进行前期工作,她跟你的接触只有一瞬间,旋即你看见她后退几步,跟同僚说了什么...

bg向

半人马*你

冬日渐远,青绿攀上了树梢,小镇因为即将到来的节日比往常更热闹几分。未婚年轻男女嘻嘻哈哈地和周围的人打趣着,或大方或忸怩地将纸卡投入不同的箱盒中,脸上透着喜庆和几分少年少女情思。

随着日光西斜,人群散去许多,你按下有些紧张的情绪接近为活动备下的道具。依照从情报贩子那里得知的消息,状似自然地和一旁的修女攀谈。

言语间她弄清了你的来意,悄悄对你眨眨眼,你这才心领神会地上前,借着衣袖的遮挡装作将手中之物投入箱中,一边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包好的银币塞到她手里。

教会作为节日庆典的举办方,派遣了几位神职人员进行前期工作,她跟你的接触只有一瞬间,旋即你看见她后退几步,跟同僚说了什么,又悄悄扯动一位神父的长袍,随后消失在你的视线。

神父继续着自己的工作,一边跟你搭起话来,周围的人并没有察觉这其中的奥妙,很快那位修女就再度出现在人前,神父看见她微微颔首,顿了顿,温和地向她道:“这位小姐对我们的教义有些疑惑,请您替她解答好吗?”

修女低眉顺目应下,领着你来到他们的休息间,她收下誊写着你个人信息的纸片,神色平和地询问道:“您心仪的对象是哪位先生呢?”

你睃了她一眼,细声细气开口:“是住在密林中的某位半人马先生,他的名字是--”

受到惊吓的修女打断了你的话,险些没有控制好情绪:“你!不得不说...您的消息真灵通。”

她看着你的眼神古怪:“但您要知道,半人马举办情人节庆典不会和人类一同进行,这是哪一方都无法接受的。”

明日是圣瓦伦丁节,即所谓的情人节。按照王国的习俗,未婚男女们可以把写着自己姓名等信息的纸条投入盒中,在庆典当日由神职人员抽取,被抽中的姑娘在这一年内成为该男士的“恋人”,照顾和保护这位女性是他的神圣职责。

这原本是独属于人类的节日与庆典,因为造就不少爱侣而广受欢迎,以致于其他种族为了提高婚育率逐渐也开始参与。住在附近森林的半人马族就是其中之一,为了给种族内年轻男女创造交往的契机,他们也开始举办庆典,因为教会跟每个种族关系都可以称得上融洽,被邀请作为主办方一并主持。

修女将你的小纸条重新拿出来放在桌面,手指按着它,加重了最后几个字:“主啊...这太胡闹了,希望您再加以考虑。”

他们虽然暗地里赚点外快,却不会做超出顺水推舟这一范畴的事,所以会推脱也在意料之中,你捻着一枚金币放在桌面上:“我可以加钱。”

然后你看见她的眉梢跳了跳,还是没有同意,不过语气更加温和:“不是钱的问题,这关乎声誉或者其他什么的,您可以换个人选,或者--”

你在她说完前慢吞吞摸出一把金币,它们和木质的桌碰撞出闷哑的声响,修女吞回后半截话,推到你面前的纸片在她的两指翻飞间消失:“或者--我们可以试试。”

她生生更改口风,补充道:“但您得知道,不一定能成功,虽说自两百年前那场战争后各种族和平共生,但实际上排外的却不少。”

你当然明白这点,节日只是提供一个接触机会而已,又不是包办婚姻。不过你也不是为了成为他的“恋人”,只是想见他一面向他道谢而已。

飞快地将金币收走,离去的时候你听到修女说:“愿主保佑您一切顺利。”

.

外面隐约传来欢笑声,庆典已经开始了,你想要见的人不在其中,倒也没有参加的必要。

将巧克力从模具取出排列在盒子中,继而小心地将贺卡轻放在牛油纸上系紧收口的丝带,最后将它们和精心挑选的礼物包在一起,你的“骑士”会在夜晚拜访你交换礼物。

也不知道神职者那边情况如何,会成功吗?还是说无疾而终呢?毕竟如果他们没有做你也不会知道,这可不是能光明正大控诉的事。

玻璃中的细沙由快到慢一点点落在底部堆成圆钝的三角,伴随着太阳落下夜幕升起,直至月上中天,沙钟已经被你反复翻转了数十次。你揉了揉长时间盯着砂砾而酸涩的眼,虽然本来就没有抱很大希望,但是真的落空还是会有点低落。

可能是心愿又没能达成,你睡得不太安稳,再一次醒来时,透过窗缝看见天仍是黑沉沉的,月亮还未沉下去。本来想继续睡,但你似乎有些饿了,睡意迟迟不至,于是你干脆起床披上外衣下楼。

把魔法晶石放入灯座,屋里霎时充满光,拆开巧克力捻起一颗塞进嘴里,浓郁的甜香很好地抚慰情绪,你忽然起了些享用点心的兴致。

翻出干花倒入壶中,玫瑰的气味随着清水的沸腾探入鼻腔。正专注算着时间的你似乎听见了轻轻的叩击声,停顿片刻又传来的三声‘笃笃’响提醒你并非错觉。现在是午夜,谁会这个时候来拜访你呢?

打了个冷颤,你没有作声,蹑手蹑脚地跑上楼透过窗台往下看。实际上你本应看不到屋檐下的来访者,但他并非人类,修长的马身恰好比遮挡范围长上那么一丁点,你看到下垂而丰盛的浅金色马尾在夜色中小幅度晃了晃。

会是他吗?些许恐惧转换成加速的心跳,这个认知刚浮现就让大脑一片空白,虚幻的嗡鸣回响,连空气都像是稀薄起来,有什么从脚底一直向上窜,你怕踏夜而来的访客会离开,顾不上多想冲下楼。

停在门前反倒平静了些,你平复着呼吸扭开锁。

来访者身上带着露水,在你开门的瞬间手垂了下去,耳后一缕编成辫子的长发在肩上压卷,又随着头颅的低伏而落在胸前。你恍惚想起刚刚瞥见的马尾。

黑褐的皮肤让神态在阴影中显得阴郁,充斥眼眶有着雾状物的黑瞳出于反光好像有些湿漉漉的,冲淡了他神色中的冷峻,和发丝同色的浅金眼睫是脸上唯一的亮色,就像点缀在巧克力蛋糕上的一点白奶油,月华倾泻在他身上泛出细腻的光泽,你口中忽然若有若无地涌动着巧克力的甜。

“...夜安,这是节日礼物。”暗哑的声音自上方飘落,礼盒在他展开的手中递出。

因迟迟没有得到回应,他的唇线下拉了些。大概就像同伴们说的那样,人类并不会在意有没有在节日得到一个陌生的“恋人”。想到这里他前肢不自觉地轻轻刨地,微微弯腰拉起眼前人类女性的手,强行将礼物放置其上就准备离去。

今年是半人马族第一次举办情人节活动,因此所有未婚青年都必须参加,由于教会的失误,她的姓名落在了他们族中,又与他相连。虽然没有履约的必要,但他想着...能借此摆脱这变相的相亲,所以拒绝了教会及族人的劝说。

原本并没有和这位人类女性会面的打算,但当他预备将礼物放在门前时,屋里的灯亮了,并一直没有熄灭。他忽然觉得,这或许是命运的指引,于是敲响了房门。

额外的重量压在你的手上,你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他松开你,同时前蹄微动准备转身,你下意识握住他抽离的手腕,面对对方带了点疑惑的眼神讪讪道:“夜安,刚刚有些惊讶,谢谢您的礼物。”

他歪了歪头,安静又警觉地看着你,你没有放手,反而轻轻拉他:“回礼还没有给您,请进。”

柔软的短发上朝向后面,姿态僵硬的两只耳朵慢慢放松向上伸展,身披软甲的半人马带着些好奇跟你步入房屋。

他的视线落在了茶几上,你顺着他的视线,才想起来自己刚才拆开了本要送给他的礼袋,然后你又发现家具构造并不适合身旁的人马先生,一边拉开沙发把地毯扯出来,一边有些窘迫地解释:“我以为您不会来,有点饿,所以...”

他敏锐地意识到什么,伫立思考片刻,却没有立即说出来,自然地走到你腾出的位置,两只前腿向后一折,收在棕色的马身底下,后腿向前折,斜放在身体的左侧,卧在干净的地毯上。

洗了两个茶杯,你将花茶一并带到茶几给双方斟满。他正拿着被你放到一边的贺卡仔细看,捏起一颗被你拆开的巧克力询问:“这是要给我的?”

你点头,看着他艳红的舌尖在指尖舔过,垂着眼将心形含进唇间:“还不错。”

听到这个评价你有些开心,但随之他抬眼注视你:“你见到异族的我并不意外。”

听到他的话,微妙的羞愧泛起,你将双手绞在一起,盯着杯中飘着的一片花瓣:“...是的。”

担心对方事后会追责教会引出麻烦的后续,你有些含糊其辞:“我想要见您一面,通过某些把戏达成了目的...非常抱歉。”

半人马战士有些讶异你的诚实,没有在意你的把戏是什么,又捻起一颗桃心问:“原因?”

对方的平静让你忐忑起来,不确定这是不是暗潮汹涌,你鼓起勇气道:“一年前您救过我,一直想跟您道谢,但是无法联系上您,请原谅我用了这样的方法...还有,谢谢您。”

大约一年前你某位远房亲戚意外死亡,遗产落到了你的身上,鉴于你孤身一人,为了安全迅速变卖了不动产搬到这个小镇,但在搬迁过程中,还是遇上了尾随而来想要劫掠的陌生人。

在慌不择路下你逃到森林深处半人马族栖息地,本以为是前有狼后有虎,但当时眼前这位担任守卫的半人马战士救下了你,之后虽然想向他道谢,但他的同伴在他放走你时曾警告不要再靠近,想起那扎在身侧的箭你没敢再接近密林寻找他。

好在当时有听到他的同伴叫他的名字,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在这一年间你试图通过别的途径找到他,却一直没有成功,直到这一次。

说完你小心地看他,他的眉略皱起来,然后又舒展开:“啊...是你啊。”

误入或是闯入禁林的外人不多不少,但自己轮值时碰上的却没几个,半人马战士很快在记忆中找到这件事,按理来说他应该将侵犯领地的外来者驱逐甚至是歼灭。但是那一天看见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类少女,他难得有些细微的怜爱之情,于是顺手将人救下。

这件事在那一刻对他而言已经结束,却没想到对方还一直记挂着,看来偶尔做做好事也不错。半人马有些愉快,加上对方的坦白让他觉得颇为可爱,当初那种细微的怜爱之情似乎又蔓延起来,他逗弄道:“嗯,虽说事出有因,但我却失去了成为‘骑士’的机会呢。”

对方身上的肃杀之气淡了下去,有些戏谑的语调让你的脸有些发烫,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你看着他的脸,话语有些磕磕巴巴:“您、您可以做我的骑士呀!”

没想到你会这么回应,他怔住一瞬,半阖眼嘴角上翘了些,带着笑意开口:“我该走了。”

被、被拒绝了啊。你有些难过,又好像是理所当然。脸似乎变得更烫,烧得眼睛都有些涩。胡乱地擦了一下脸,你也跟着站起来送他出门,他停在门前,就像敲门时那样,只是递礼物的角色变成你。

他接过你递过去的回礼,然后捏住你的指尖,你看到簌簌颤动的睫毛离你越来越近,湿润柔软的触感在指节轻碰:

“请多指教,我的‘恋人’。”

---------------------------------------------------------------------

教堂:我们本想大声呵斥她胡闹,可她给的实在太多了。

灵感来自中世纪情人节习俗,为了方便写文魔改得厉害,所以不考据,问就是架空x

刚好情人节了,请大家吃巧克力,应景开个头放在这里(咕。

好的先回去写上一篇还没写完的文了。这篇后续还没想好...

闪电
放假开心,可以好好画画了💕

放假开心,可以好好画画了💕

放假开心,可以好好画画了💕

牧夏

【原创】捡到一只半人马No1

✵一个突发的脑洞,觉得假如有个非人类男朋友会是怎样的

✵文风沙雕作者没吃药

✵BG向甜文咱尽量不虐(ㆁωㆁ*)

✵文笔不好,欢迎提意见但不喜勿喷w

✵食用愉快

No1

  我在草坪上瞎晃悠,希望可以找回不见了的莎莉。

  哦这块该死的牧场怎么这么大!

  这是快天黑了啊莎莉你去哪了你快回来啊听话!

  但它并没有,现在仍然是我一个人可怜兮兮地站在草场上。

  噢对了,莎莉是我的马,一匹傻头傻脑的小姑娘。我在接过这个牧场时也把这一大群不让人省心的动物们接过手了。

  为什么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要当农场主?其实我并不想的,但是我那心大的养父母在留下一封信表明把所有财产都移交给...

✵一个突发的脑洞,觉得假如有个非人类男朋友会是怎样的

✵文风沙雕作者没吃药

✵BG向甜文咱尽量不虐(ㆁωㆁ*)

✵文笔不好,欢迎提意见但不喜勿喷w

✵食用愉快

No1

  我在草坪上瞎晃悠,希望可以找回不见了的莎莉。

  哦这块该死的牧场怎么这么大!

  这是快天黑了啊莎莉你去哪了你快回来啊听话!

  但它并没有,现在仍然是我一个人可怜兮兮地站在草场上。

  噢对了,莎莉是我的马,一匹傻头傻脑的小姑娘。我在接过这个牧场时也把这一大群不让人省心的动物们接过手了。

  为什么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要当农场主?其实我并不想的,但是我那心大的养父母在留下一封信表明把所有财产都移交给我后就快快乐乐地旅游去了。

  信上是这样写的:嘿亲爱的凯莉你已经长大了我们就把家里交给你了农场要重新雇个管理机票我们帮你订好了明天就走我们去旅游啦不用想我们的bye~”

  对,头也不回地环游世界去了,不打算回来的那种,留下他们可怜的养女和一个乱七八糟的农场。

  “莎莉—莎莉—回家啦,回家吃饭~”我不死心地还想喊它回来,然并卵,这混蛋马追着隔壁农场的那只边牧跑得无影无踪。

  我只好悻悻往回走,然后“刷———”一道炫目的金光照亮了半边天,像颗流星一样划过天际落在了我家的小树林里。

  灵异现象???我今天出门怕不是忘记看黄道了。

  算了算了,我甩甩头,打算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回家去洗个热水澡把被莎莉溅的一身泥冲干净。

  对,莎莉给我的见面礼,在回来的第一天把我踢进了泥坑。

  真是匹好马呢(微笑。

  痛痛快快地洗干净,我浑身疲惫地瘫到床上,沉沉睡去。

  ✵

  “咯哒咯哒”,一阵马蹄声传来,在我的窗前停下,然后就是“噗噗”的喷气声。

  一听就知道,傻马回来了。

  我迷迷糊糊地起床,披上外套走出去打算把它拴好。等我打开大门时它已经自己跑回马厩了。

  “莎莉,”我揉着眼睛走过去,开始给它拴绳,“你下次要是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出去明白吗,扔—出—去—”

  莎莉假装不明白,只是噗噗把气喷到我脖子上。

  我打了个哈欠,转身摇摇晃晃地打算回去继续睡觉。

  就在我走过门边时,我撞到了一尊雕像上,结结实实撞上去了。抬头一看原来是尊半人马雕像,就杵在门后,诶刚刚好像没有的啊?

  喏,这就是我爸的收集癖,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出现在我家都有可能。

  不过这雕像未免也太大了点了吧,我睡眼惺忪地打量下,觉得这玩意起码高我三个头,还用漆刷过是彩色的———马身黑不溜啾一坨晚上看不清,上半身是白色的,凑过去看看头发是金色的,哦这雕像还蛮逼真蛮好看的。嗯,起码颜值挺高。

  但颜值再高的雕像也拦不住我对床的向往,我关好马厩的门,半梦半醒地晃了回去。

  我猜我走路的样子一定很像丧尸。

  ✵

  一夜无梦睡到自然醒,我打了个哈欠正打算爬起来,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男的站在我窗前盯着我,还光着膀子。

  “我靠!!!”吓得我一激灵弹起来,顺手就抄起身边的椅子。

  他走近了几步,还对我笑了下,缓缓举起了一只手,手里是一捆绳子。

  这是要干啥?绑架啊?我尽量控制住自己微微有些发颤的双手,和他对峙着,准备在他一有所举动时就敲下去。

  “你的马又跑了。”他开口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啥?”

  “你的马,它又跑掉了。”他放慢语速讲了一遍,然后举起手中的绳子让我看。

  这是我昨天拿来拴莎莉的绳子,莎莉又跑了。

  “所以?”我感觉这更像是匪徒的幌子。

  看面前这个人,不得不说长得是真心很好看,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没穿衣服可以看到上身肌肉强壮,有多强壮呢?大概就是能一把掐死我的那种。眼睛居然还是金色的,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眼睛能是金色的。

  “所以?”他歪了歪头,一副不是很明白我在说什么的样子,“所以我来告诉你啊。”他用一种温和的语气说着,仿佛是在耐心地给一个弱智讲解什么问题一样。

  诡异,太诡异了,他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有什么谋财害命的打算。

  但是看到他比我粗了不只一倍的胳膊,和手里握着的绳子,我确信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直接把我的脑袋都给拧下来。

  整片牧场最近就只有我一个,老牧工弗雷德回家去了,两个星期后才回来。我突然后悔为什么不叫上几个朋友一起来,起码在这种时候就能有个照应。

  “你来我家想干啥?你怎么进来的?”

  怎么进来的?噢这真是个无脑问题,那些围栏都破破烂烂的还没修好,随便一跳就进来了。

  “我吗?我是从小树林那边来的,那里的围栏有个洞你知道吗?这样不安全的很容易就会让外人进来。”他依旧耐心地回答着,神情更加像是在对弱智讲道理了。

  让外人进来不安全……你这不就进来了么。

  “说吧,你要多少钱?”该来的还是回来的,我倒不如主动出击。

  “钱?”他一脸不明白的样子。

  “对啊。”

  “什么是钱?”他露出了一副新奇感兴趣的表情。

  ????到底我是弱智还是你是弱智还是我们都弱智啊?

  “Money啊,M—o—n—e—y—!!!”我的神经已经快崩到了极限,开始自暴自弃地大叫。

  他被我的突然爆发吓得后退了两步,露出了下半身。

  我靠!!!这尼玛,这尼玛是匹马啊?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说不出话来,这家伙,他的下半身是一匹棕色的马。

  “嘿,嘿!”他伸手在我面前挥挥,试图吸引我散涣的注意力。

  然后我就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像什么呢?

  像昨晚马厩里的那尊雕像。

  ✵

  我直接就从窗口翻了出去,冲到马厩一看,雕像不见了。

  他咯哒咯哒地跟了过来,还指了指昨天拴莎莉的柱子说:“你看,我就说它跑了嘛,现在你可以把它扔出去了。”

  “昨晚是你?站在门后那个?”我觉得我的世界观正在逐渐崩溃。非人类,这是非人类啊,这不是故事里才有的吗?

  “对啊,”他笑着点点头,哦该死的笑得真好看。

  “噢———”我捂着脸顿了下去,觉得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别担心,能找到它的,我帮你一起找吧。”他以为我是在抓狂莎莉不见了这回事。

  “我…你…不,不是,你是哪来的?”

  他指了指天空。

  “天上?!”我的三观继续崩塌。

  “嗯,”他无辜地点了点头。

  “你是说,诶,你难道来自那个什么星座?人马座那颗星星?你是外星人吗?”我很艰难地组织起语言,乱七八糟地一股脑问他。

  “亚度尼斯?人马座有很多颗星星的。”

  “那颗星星叫亚度尼斯?你来自那里吗?”

  “哦不,”他笑了笑,“我就是亚度尼斯。”

  我继续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然后想到了昨天傍晚差点闪瞎我的那道金光。莫非这只其实是颗流星?

  “你…你是颗星星?”

  “我是个半人马啊。”来了来了,熟悉的看弱智的耐心表情。

  “你的意思是,你是亚度尼斯,你的名字就是亚度尼斯?”

  “噢对啊,我叫亚度尼斯,你呢?”

  “我叫凯莉,但是你怎么来的?”

  “噢,就是昨天他们打仗时我一个不小心被从后面暗算了,受了伤就掉下来了。”

  “他们…打仗?”这有几个非人类?

  “哦,就是星星,你知道的,每颗星星都是一个神灵,但他们有好有坏,所以战争总是不可避免的,一旦有谁战死了,就会变成流星下坠,我们称此为陨落。”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但我还是装做很了解的样子点了点头,像极了当年老师给我讲题balabala了一通后我头头是道一本正经地胡乱点头。

  不过他说他受伤了?

  “你受伤了吗?”出于好心我还是问了问。

  他转过身去,让我看到他背上的一道伤口,一直从肩膀延伸到腰侧。

  天呐!这伤也太重了吧,亏他之前还能那么若无其事地和我聊了这么久。

  “你…要不我给你包扎下吧。”

  他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回去取了医药箱来,又搬了个板凳站上去,用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他不舒服地用手指弹了弹,嘟囔了一句。

  “这是什么玩意?”

  于是就轮到我用关怀弱智的耐心语气给他讲道理了。

  “这个叫做绷带,可以保护你的伤口让它好得快一点。”

  “哦我的伤口不需要保护,它自己就能很快恢复的。”他嘴上嘟囔着,却还是老老实实站在那让我给他缠好。

  “那你该怎么回家?”我问他。

  结果他咧嘴一傻笑,说可能就回不去了,因为其他神看到他掉下去,就以为他已经陨落了,也许会派新的神灵来接替他的职位。

  我又问他那他打算去哪里,他就说他也不知道啊。

  “请问,你能让我借宿一段时间吗?我可以帮你一起修整牧场的。”这是他原话。

  但我总感觉把这么一个刚刚认识的家伙带回去住会很奇怪,虽然他完全就是个傻白甜。

  所以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他看上去有点伤心又可怜巴巴的样子,连尾巴都垂下去了。然后就咔嗒咔哒跑开了。

  “好吧,再见了凯莉。”他惨兮兮地说完,就往小树林那边跑去了。

  ✵

  我不是很想去管这只奇怪非人类,我还得去找那只不省心的混蛋马。

  结果傍晚我又路过小树林时,就看到亚度尼斯把下巴搁在一棵树的树干上,闭着眼睛整个人杵在那一动不动。

  “Adonis?”我叫了他一声。

  “yes?”他迷茫地睁开眼,转过头来,看到是我眼睛瞬间噌地一亮。

  “Kalley!”他高兴地跑了过来,看起来就像一只欢脱地奔向主人的大金毛。

  “你在这干什么?”

  “睡觉啊,”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在树林里?站着睡觉?”我表示我再次被惊到了。

  “不然也没有什么别的去处了啊,”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又没有家。”

  我突然就有点不忍心了。

  “好吧亚度尼斯要不你来我家暂住吧,反正还有空的房间。”

  他瞬间就露出了超灿烂的笑容,明朗得差点晃了我的眼。

  “谢谢你凯莉!”他高高兴兴地说着,完全没有一丁点对回不了天庭这件事的遗憾。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但是你得帮我把围栏都修好。”

  “好啊!”

   就这样,我捡了只半人马回家。

         TBC…

齐 海青
🎵五月未央,好鸟相鸣🎵

🎵五月未央,好鸟相鸣🎵

🎵五月未央,好鸟相鸣🎵

冬之夏利
还有好多作业和材料要写。我死了...

还有好多作业和材料要写。
我死了。

还有好多作业和材料要写。
我死了。

無谷阳姬

马结构八成出问题了,见谅

马结构八成出问题了,见谅

PansyTaffyta.

Moodboard: Goddess + Mythical Creature


做了第二版,包括雅典娜,沼澤妖精,半人馬女孩和娜迦女神(which is 半人蛇神)


我覺得這次做的沒有第一次那麽順手了,but I still did anyways :))))) Because I have no self-control and I don't wanna do my work

Moodboard: Goddess + Mythical Creature


做了第二版,包括雅典娜,沼澤妖精,半人馬女孩和娜迦女神(which is 半人蛇神)


我覺得這次做的沒有第一次那麽順手了,but I still did anyways :))))) Because I have no self-control and I don't wanna do my work

许愿莱茵全员!

请问
半人马实装了吗?/呲牙/呲牙
然后想再问大佬们一个问题
66级打到了9-4正常嘛.....
感觉三人转有些吃力/迫 真
还有听说十图十一图是混凝土自爆??
萌新发抖

请问
半人马实装了吗?/呲牙/呲牙
然后想再问大佬们一个问题
66级打到了9-4正常嘛.....
感觉三人转有些吃力/迫 真
还有听说十图十一图是混凝土自爆??
萌新发抖

已停止更新

[凹凸半人馬paro]
部分角色半人馬化
無CP向!!! 無CP向!!! 無CP向!!!
動作有參考(尤其是馬身的部份)

第一次用CSP塗鴉,這第一次就獻給半人馬了...(安詳
---
補充小私設:
1)丹尼爾是獨角獸:
贏得大賽可以實現任何願望,但代價是被人遺忘變成神使(獨角獸),階位越高翅膀越大越漂亮角也會有微光

2)秋不是獨角獸。

3)他們都是獸耳((馬的耳朵會動喔//

4)問我為什麼唯獨安迷修沒穿衣服?只有他被綁?
因為我喜歡他啊!!! (安:????)

[凹凸半人馬paro]
部分角色半人馬化
無CP向!!! 無CP向!!! 無CP向!!!
動作有參考(尤其是馬身的部份)

第一次用CSP塗鴉,這第一次就獻給半人馬了...(安詳
---
補充小私設:
1)丹尼爾是獨角獸:
贏得大賽可以實現任何願望,但代價是被人遺忘變成神使(獨角獸),階位越高翅膀越大越漂亮角也會有微光

2)秋不是獨角獸。

3)他們都是獸耳((馬的耳朵會動喔//

4)問我為什麼唯獨安迷修沒穿衣服?只有他被綁?
因為我喜歡他啊!!! (安:????)

Cenmo-三御
半人(斑)马。威严的女性部落守...

半人(斑)马。威严的女性部落守卫,平时性格温和,喜欢和孩子们玩耍。斑马人代代维护着本土生活,不与外界人马同流,但时常提供一些武器给佣兵或商人,换来一些资源供自己生活。
————————
说到人马就想到战斗名族 萌妹什么的不存在的××兜了一圈发现没有人画斑马,就入手了这个脑洞
最近对棕皮有一种莫名的执念

半人(斑)马。威严的女性部落守卫,平时性格温和,喜欢和孩子们玩耍。斑马人代代维护着本土生活,不与外界人马同流,但时常提供一些武器给佣兵或商人,换来一些资源供自己生活。
————————
说到人马就想到战斗名族 萌妹什么的不存在的××兜了一圈发现没有人画斑马,就入手了这个脑洞
最近对棕皮有一种莫名的执念

夜宵包
30天怪物女孩挑战Day2 C...

30天怪物女孩挑战
Day2 Centaur

30天怪物女孩挑战
Day2 Centaur

Mr.B·白碗
糙画…速涂… 👏好不容易从公...

糙画…速涂…

👏好不容易从公司逃出来可算是有时间画一下勇度了,一如既往的人外设定,半人马勇度,走的漫画形象,保留设定如 缝上的袋 花纹 以及他的小牙牙(什么鬼)

私配一段文字
他以为是某处漏水了,哒哒声的响有着磨人的规律,他只觉得有什么在靠近自己,一开始他以为是一个漏水的轮车,紧接着他又觉得是肩并肩的两个人,再然后他想可能是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最后,他隔着笼子见到了他
“卧槽,暗夜小马驹?”
“行了孩子,你大难临头了”

糙画…速涂…

👏好不容易从公司逃出来可算是有时间画一下勇度了,一如既往的人外设定,半人马勇度,走的漫画形象,保留设定如 缝上的袋 花纹 以及他的小牙牙(什么鬼)

私配一段文字
他以为是某处漏水了,哒哒声的响有着磨人的规律,他只觉得有什么在靠近自己,一开始他以为是一个漏水的轮车,紧接着他又觉得是肩并肩的两个人,再然后他想可能是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最后,他隔着笼子见到了他
“卧槽,暗夜小马驹?”
“行了孩子,你大难临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