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半原创

6426浏览    806参与
鹿九林 ง
代餐画画小碧~ 参考素材:不是...

代餐画画小碧~

参考素材:不是吃的麻花

代餐画画小碧~

参考素材:不是吃的麻花

晓松
免费了免费了我终于免费了 哎魔...

免费了免费了我终于免费了


哎魔法觉醒里最喜欢的一套衣服!哈哈哈拖了好久了

温客行,明目张胆的放狗标记,并且强行拐跑了某人的灵猫


免费了免费了我终于免费了


哎魔法觉醒里最喜欢的一套衣服!哈哈哈拖了好久了

温客行,明目张胆的放狗标记,并且强行拐跑了某人的灵猫


衬衫的马甲

危机感。

嫉妒使你暂时忘记自己是谁。


他在你的身边,又好像不在,你忍不住像个斯托卡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他。诚然你们几乎天天在一起,但还不够,远远不够。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没有答案。


你看到他在刷IG,你们熟识的人po了爱犬,他的指尖一边划过屏幕一边露出微笑。

你突然没有自信,一切来得莫名其妙,你无法确定你是否也能让他这么快乐,每分每秒。


嘿。他转过头来,像你丢过来一只抱枕,你仿佛预知他的动作,毫无迟疑的接住。

你们就是这样默契。


我在这里啊。他说。


没错。你怀中抱枕散发着的淡淡茉莉香就是最好的证明。


于是此刻的你不再迷茫。


嫉妒使你暂时忘记自己是谁。


他在你的身边,又好像不在,你忍不住像个斯托卡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他。诚然你们几乎天天在一起,但还不够,远远不够。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没有答案。


你看到他在刷IG,你们熟识的人po了爱犬,他的指尖一边划过屏幕一边露出微笑。

你突然没有自信,一切来得莫名其妙,你无法确定你是否也能让他这么快乐,每分每秒。


嘿。他转过头来,像你丢过来一只抱枕,你仿佛预知他的动作,毫无迟疑的接住。

你们就是这样默契。


我在这里啊。他说。


没错。你怀中抱枕散发着的淡淡茉莉香就是最好的证明。


于是此刻的你不再迷茫。




晓松
一张很喜欢的废稿

一张很喜欢的废稿

一张很喜欢的废稿

蓝废沸
噔噔噔噔,天空一声巨响,半成品...

噔噔噔噔,天空一声巨响,半成品的小苏苏闪亮登场!!


――

PS:手手和脚脚都不会画,就当Q版的吧。发型是描着动漫来的

再PS:啊,上色好烦啊


(虽然线稿是不太好😔但是如果有想上色的朋友就去彩蛋吧!😊)

噔噔噔噔,天空一声巨响,半成品的小苏苏闪亮登场!!


――

PS:手手和脚脚都不会画,就当Q版的吧。发型是描着动漫来的

再PS:啊,上色好烦啊


(虽然线稿是不太好😔但是如果有想上色的朋友就去彩蛋吧!😊)

ARK

新人报到#^_^#(本人画渣,看看就好)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晓松
2022年的第一天许个愿吧

2022年的第一天许个愿吧

2022年的第一天许个愿吧

晓松

总结下,各位元旦快乐!

是谁没来的急排版就发了,哦是我这个屑


后三页基本都是同人,太痛苦了才开始动手,占据了几乎八月以后的所有能摸鱼的时间,希望我能记住这场来自春天的狂欢

总结下,各位元旦快乐!

是谁没来的急排版就发了,哦是我这个屑


后三页基本都是同人,太痛苦了才开始动手,占据了几乎八月以后的所有能摸鱼的时间,希望我能记住这场来自春天的狂欢

影寒

康姆生贺

也只有我这种人才会写这阴间玩意当生贺了。

康姆,生日快乐。


“我说普特,你真的要帮我推翻奥夫世家?”我兴奋的问。

“当然,在不动一动,有些人怕是忘了我们暗家是做什么的了。”普特勾起嘴角,眼里闪过一丝精明的光。

我打了个哆嗦,难道这家伙又在算计些什么?

“理由呢,还有,你想得到什么?”

“理由?你站在那儿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理由吗,至于得到什么,自然是为了得到民心。”普特平静的望着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暗家的存在便是为了这天下百姓。”

我默然。

“我们从来都是以检举发兵,但是又有多少人连检举都做不到?”普特垂眸。

我深有感触,若非当初师傅将我带走,我...

也只有我这种人才会写这阴间玩意当生贺了。

康姆,生日快乐。








“我说普特,你真的要帮我推翻奥夫世家?”我兴奋的问。

“当然,在不动一动,有些人怕是忘了我们暗家是做什么的了。”普特勾起嘴角,眼里闪过一丝精明的光。

我打了个哆嗦,难道这家伙又在算计些什么?

“理由呢,还有,你想得到什么?”

“理由?你站在那儿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理由吗,至于得到什么,自然是为了得到民心。”普特平静的望着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暗家的存在便是为了这天下百姓。”

我默然。

“我们从来都是以检举发兵,但是又有多少人连检举都做不到?”普特垂眸。

我深有感触,若非当初师傅将我带走,我连活下来都是个问题,别说与他交朋友了,更遑论为父母报仇?

“这次,我便要给这些世家们敲响警钟。康姆,你有能力,但是你愿意成为这出头鸟吗?”普特用双手按住我的肩膀,认真的看着我。

我看向普特的那双黑眸,它们里面似乎有一个漩涡,牢牢地,牢牢地吸引着我的目光。

我通过那双黑眸,看见自己露出一个张狂的笑,我听见我回答他:“我会叫他们,有来无回。”

♦♦♦

暗家亲卫兵的战斗能力是一等一的强,城中的百姓们也很配合直接打开城门,欢迎我们的到来。

最后,我们只打了两场便全部都结束了。

我恍惚的走在城中,可它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

自我八岁离开这里,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四年之久。

人是,物非。

“康姆,是你吗?”一位妇人突然停在我面前,看着我的眼里有几分希冀,然后她又摇了摇头,转身要走“十四年了,他活没活着都不一定了。”

“是我,我是康姆,你是?”我见妇人要离开,连忙应下。

她转过头,惊愕的看向我“你真的是康姆!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在了。”

“我当初被人救走了。”我露出一个微笑,仔细的回忆着她是哪位故人。

“被人救走了好啊,”妇人惨然一笑,“你大约已经忘了,我是安娜·弗兰,现在姓杰恩。”

我终于在她说出名字后从记忆里翻出了她的存在。

时间才是最无情的杀手。

它将我小时候眼里天使一般的女孩儿变成了如今这幅三十多的妇人模样,明明我们年龄所差不过三岁。

“暗家的人推翻了那群怪物,是你做的吧。”安娜静静的看着我。

“……是我。”我回答她。

良久,她突然开口,“要看看叔叔吗?”

我愕然,父亲的墓竟还在吗?

“你不见后,我们偷偷的将墓移走了。”她似乎看出了我心里所想,“当初对我们这帮孩子最好的便是你们一家了,没什么可做的,只有这一个了。”

听闻至此,我无法作出任何反应。

“走吧,反正那群怪物已经被你们杀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我跟在了她的身后。

走过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我悲哀的望向那些已经麻木不仁的人。即使暗家的亲卫兵正在搭建分发粮食的棚子,也没有人做出任何反应,就好像他们不存在。

安娜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杰恩家有亲戚是那群怪物们的走狗,我们一家日子过的尚可。”她不知所谓的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他们家有问题的话我也不会与她一同走在街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

“到了。”

一方小小的墓碑立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我快走几步,查看眼前的墓碑。

        善人 瑞德·奥特 之墓

悲伤如同潮水般向我袭来,我仿佛回到了那天,母亲被绑到马车上,父亲反抗不得,被那群人抽打,我瑟瑟的躲在柜中,从门缝里看到父亲用口型对我说:“不要出来。”直到怪物们离开,我才从柜中爬出,可那时父亲已没了声息。

我跪在父亲的墓前,泪水从我脸上滑落,滴落在地,溅出点点泪花。

等我在父亲的墓前哭完,安娜已经不见了踪影,就仿佛她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一般。

♦♦♦

我回到了奥夫世家的大门处。

普特似乎等了我很久,但他什么都没问。

我一步步走近小时候那最愤恨的地方。

“冷静。”普特把我按在原地。

我这才发现我整个人都是颤抖着的,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谢谢你,普特。”

他放开了我,同我一起走进这腐臭之地。

我听见了身着仆人装之人的哀嚎怒骂,听见了得以解放之人的喜极而泣,听见了尚认得我之人那一声试探性的“康姆?”

“家主,我们找到了奥夫世家的宝库。”一身银甲的男子单膝下跪,谦卑的低着头。

“你做的很好,霍奈。”普特点点头。

“能得到您的夸奖是我的荣幸!”霍奈的绿眸里充斥着幸福,他的脸上满是不自然的潮红。

“将死去之人好好安葬,用奥夫世家的钱就行。”普特无视了霍奈的异常,“走,康姆,我们去宝库看看。”

“是,家主。”霍奈再次低下头,领命而去。

“真可怕。”我嫌弃的说。

“是吗?”普特扫了远去的霍奈一眼。

在去宝库的路上,我们路过了一个死死关闭的房间。

我感觉有些奇怪,直觉告诉我应该进去看看。

普特又一次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在推门无果后一脚踹开了它。

门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吊死在房梁上的紫发女人。

她给了我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也许是小时候的哪位街坊吧。’我这么想着。

我们离开了房间。

没多几步路我们便到了宝库,在推开门的那瞬间,我便被里面的景象惊到了。

各种奇珍异宝被随意的塞在宝库之中,大量的金币宝石被堆积在地上,形成了一座座小山。我不由得想起了领地内的百姓们,他们缺钱少粮,又有不少人死于饥饿和疾病。可这些人,不但连一粒米都不肯施舍,反而横征暴敛,直接将贪婪二字刻进骨子里。

但……说来也是奇怪,我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愤怒之情。

“康姆。”普特在叫我。

“怎么了?”我走到他身边。

普特转过身,一扬手,一件灰色的斗篷便披在了我的肩上,本略大几分的斗篷立马变成了合我身材的大小。

我惊讶的摸了摸这件斗篷,明明毫不起眼,料子却出乎意料的舒适,而且还能根据人的身材改变大小,真是神奇。

“这是?”

“暗影斗篷,我想你应该会用到它。”普特云淡风轻的说到。

“啊,是暗影斗篷啊。”我恍然大悟,“不是等等,什么?暗影斗篷,那个神器?”

‘你好,你就是我的新主人吗?’一个略有几分稚嫩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

“嘿,普特,我一定是疯了,我听见一个声音问我是不是他的主人。”我感觉我的表情一定蠢透了,因为普特的脸上多少有些嫌弃的意味。

“神器有灵,认真看看我给你的书吧。”普特说“我想你应该和祂聊一聊。”他眨了眨眼,顺势溜出宝库。

“喂,普特!”我顿时傻了眼。

‘看来你就是我的新主人了,我叫绍得,你呢主人?’绍得继续说了下去。

“我是康姆,康姆·奥特,”我干巴巴的说,然后努力的寻找话题“呃,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是说……”

‘我懂,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吧。’绍得乖巧的打断了我的话‘本来我是在地下的,但是一个男人见到了我,他捡起我的一瞬间就十分兴奋的将我穿上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开始拼命的向上跑,最后我就被带出了地下。可是没过多久那个男人就死了,我就被一直传来传去,直到那个胖男人得到了我,将我丢进了这里。’

“那你为什么不认他当你的主人呢?”我问。

‘不要,那家伙简直糟透了!’绍得有些崩溃似的说‘他的灵魂漆黑一片,还散发着难闻的恶臭,一看就知道是个恶贯满盈的家伙。但是你不一样,’绍得突然把话题转向我‘虽然你的灵魂上有几分血色与淡灰,但内里是柔软干净的,我特别喜欢你。’

“谢谢你的喜欢。”我猜我的脸肯定红透了,还从未有人如此直白的说过喜欢我,即使说出这话的并不是人。

‘当然喜欢你啦,你是我见到过人中最干净的那一个。’绍得俏皮的说。

‘真是奇怪的夸人方式。’我心想。

‘很奇怪吗?’绍得好像在沉思,但祂的话却让我吓了一跳。

“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惊讶的问。

‘当然了,毕竟你是我的主人嘛,’绍得理所应当的回答,‘不只是我,我的哥哥姐姐们也可以哦。’

“我的话你的哥哥姐姐们也能听到?!”我露出了一个牙疼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哥哥姐姐们当然只能听到自己主人的话啊’绍得的话好像在鄙视我一般。

但听了这话我才放下心来,然后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暗影斗篷来自地下,那就是……

“你知道地下的事?!”我大喊出声。

‘对呀,但是我是唯一一个逃出来的,其他的哥哥姐姐都被困在了地下,尤其是法森姐姐,她已经被那家伙的恶魔能量侵蚀的失去理智了呜呜呜,不知道其他哥哥姐姐们怎么样了。’没说几句绍得便哭了出来。

“诶,你,你别哭啊。”我一下子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只能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斗篷,希望能安慰祂一下。

但绍得的声音还是消失了,我又试着与祂沟通几次,但是祂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能等祂哭完了。’我无奈的想到,‘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与普特聊一聊。’

我走出了仓库,普特正靠在不远处的树上。他的听力一向很好,希望他听见了我的话,这样我就不用再复述一遍了。“呃,我假设你听见了一些东西?”

“很可惜,我们之间的距离无法让我听到些什么。噢,对了,是有一个我听到了‘你知道地下的事?!’”普特笑眯眯的模仿了我刚刚的语气。

“我可不知道你还会模仿人说话。”我扁了扁嘴,挑了一些有用的消息告诉他。

“这么说,地下的异变是真的了,”普特皱紧了眉头“早知如此我当初向院长再多打听打听了,学园的图书馆关于这方面的记录基本可以说是寥寥无几,冒险记录上的也不多,唯一的消息来源只有布丽兹家族了,也不知道她们肯不肯分享一下她们家族的冒险资料。”

“不去问永远也不知道。”我说“你怎么在这件事上这么犹豫了?”

“嗯,那你愿意陪我一起吗?”普特应是顺口提了一嘴。

“有什么不愿意的,你已经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了,别说是地下,就是地狱我也敢陪你闯一闯 。”

普特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他的脸上空白了一瞬,“谢谢你,我的朋友。”等他回过神,他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

♦♦♦

我们两人正打算离开。

当路过大厅时,其中一个担架上滑落下来的一条手臂吸引了我的注意。

在手臂的手腕处,有一颗红色的水滴形胎记。

“怎么了?”普特的手在我眼前晃了一晃。

“那颗胎记……我妈有一颗同样的。”我死死的盯着它,然后走上前。

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她会给我一种诡异的熟悉感了。

她那深紫色的头发与我如出一辙。

我终于想起了她——那被我认为早已去世的母亲。

我再一次落下泪。

“为什么?!”我哽咽着,“为什么还活着却不等我!她为什么要自杀,明明,明明她可以好好看看我啊……”我泣不成声。

“我想,她可能不想拖累你。”普特认真的分析着,“她以为你成为了暗家的亲卫兵,有了一个高贵的身份,而她,则会成为你的拖累,或许会认为别人会这么说你‘你看,暗家的那个亲卫兵的母亲是一个被人玩弄过的女表子,说不准啊,那个队长和她妈妈一样也是个靠身体上位的,而且他长的那么好看,万一是暗家家主背地里包养的小情人呢。’”

“可我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暗家的亲卫兵队长,更没有靠身体上位的无稽之谈,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杀手,你母亲也不过是被强行掳走的可怜人。”普特粗暴的打断了我的话,然后将他的手帕递给我,“但是一定会有小人为了中伤我,猜测你的身份,又或是为了自己八卦的兴趣,编造出一堆又一堆的谎言,然后传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是澄清,也仍有人不愿,也不会去相信。他们只会恶毒的猜想着‘说的好听,这怕不是为了维护暗家家主的名声,又或是不想让人知道这段关系的谎言罢了。’”

我愣愣的看着普特,他说的话令人不寒而栗“可是总会有清醒的人吧,假的怎么能成真呢?”

“有时候假的,反而会是真的了。”普特嗤笑一声,“真话反而是假的了,真真假假,又有几人能分清?世人总是会保留自己最喜欢的,谁又会去在意真相是什么。”他看我半天没接过他的手帕,最后自己动手帮我把脸擦干净了。

我张了张嘴,一时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理解不了就不要理解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不要说。”普特最终只留下了这一句话。

我不再落泪,普特说的对,我……还是不要深思了……

“给她找个好地方安葬。”普特吩咐到。

“和我父亲葬在一起吧。”我最后看了她一眼。

♢♢♢

我是安娜·弗兰,我有罪。

我的父母为了不让我被送进奥夫家给因·奥夫做小妾,将刚搬来没多久的奥特家的那位夫人透露出去了。

他们明明是无辜的,却因为我……

我竟感到一丝庆幸。

这样不对。

我只能对他们唯一的儿子康姆·奥特好一点,但求能够让自己得到些微宽慰。

康姆失踪了。

我果然是罪人。

我藏好了先生的墓。

……

我嫁人了,是杰恩家。

杰恩家是奥夫家走狗之一的亲戚,但是害死他们一家的没有他们的亲戚。

……

那是康姆?!他是来找我报仇了吗?

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愿意接受审判。

我带康姆去见先生了。

我果然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我逃走了,趁康姆在哭的时候。

我有罪。

西野写

一个知道没什么但是觉得还是要有的年终总结

关于我2021都在稀里糊涂忙什么……【心虚】

【博肖】雪下榕 

【博肖】为什么今天也没能成功包完饺子 

【博肖】不负相思意 

【博肖】凤栖 (虽然当时是说连载但是

【博肖·保护日】日月争辉 (有一段是我

【博肖】遇三千 

【博肖】爱意守恒定律 

【震野】半墙

【博肖】全世界都在背着我谈恋爱 


然后是我最真情实感的一部分↓

(并不是说前面的没有真情实感!!!!!)

【浮光衍生】赴春明 

【浮光衍生】槐序至 

【浮光衍生】安南国 

【浮光衍生...

关于我2021都在稀里糊涂忙什么……【心虚】

【博肖】雪下榕 

【博肖】为什么今天也没能成功包完饺子 

【博肖】不负相思意 

【博肖】凤栖 (虽然当时是说连载但是

【博肖·保护日】日月争辉 (有一段是我

【博肖】遇三千 

【博肖】爱意守恒定律 

【震野】半墙

【博肖】全世界都在背着我谈恋爱 


然后是我最真情实感的一部分↓

(并不是说前面的没有真情实感!!!!!)

【浮光衍生】赴春明 

【浮光衍生】槐序至 

【浮光衍生】安南国 

【浮光衍生】逢清和 


2022嘛……

会继续喜欢一切我喜欢的,心之所向的事情永远可以全力以赴。

要咸鱼翻身!不能懒了!年底了KPI完不成了啊!



朝颜zhaoyan

经过了不断的修修改改最终产生了两个版本,老师说还是第一版的好看一点(截图封面就是第一版视频末尾是第二版)确实是眼高手低,还没有开始会走路,就已经想跑步了。加油!继续努力

经过了不断的修修改改最终产生了两个版本,老师说还是第一版的好看一点(截图封面就是第一版视频末尾是第二版)确实是眼高手低,还没有开始会走路,就已经想跑步了。加油!继续努力

朝颜zhaoyan

这画的是gj,不好意思,家人们,实在是没有学画多久,画的不是很像,而且手也画的老大了,以后会改进,懂得都懂啊!

这画的是gj,不好意思,家人们,实在是没有学画多久,画的不是很像,而且手也画的老大了,以后会改进,懂得都懂啊!

一枕黄粱梦南柯

独善其身(九)

林安原本是要走正门,远远瞥见巴斯的马车,忙隐了身形翻墙去瞧。见摩多一人待着愣神,便跟下头侯着的手下人打了个手势,自己跳窗进屋。

摩多见着他,知道是王爷有事吩咐,只是他心中悲切,也没什么兴致。

林安也没在意他,扶他起来一齐坐下倒了杯茶喝,顿了顿才说,“王爷有事要当面跟你吩咐,等巴斯走了,你便跟我回府吧。”

“主上…要见我?”摩多脑子突然空了。他都多久没见王爷了,可想起来,还是不自觉心里打怵。

摩多定了定神,方才察觉自己捏着衣角的手,看了看身上算不上得体的衣裳,起身说:“我去换身衣裳。”

“不急。”话音落地,又没了踪影。

这是来给自己炫耀他来去自如的吗?摩多看了一眼案上的茶杯,赌气似的...

林安原本是要走正门,远远瞥见巴斯的马车,忙隐了身形翻墙去瞧。见摩多一人待着愣神,便跟下头侯着的手下人打了个手势,自己跳窗进屋。

摩多见着他,知道是王爷有事吩咐,只是他心中悲切,也没什么兴致。

林安也没在意他,扶他起来一齐坐下倒了杯茶喝,顿了顿才说,“王爷有事要当面跟你吩咐,等巴斯走了,你便跟我回府吧。”

“主上…要见我?”摩多脑子突然空了。他都多久没见王爷了,可想起来,还是不自觉心里打怵。

摩多定了定神,方才察觉自己捏着衣角的手,看了看身上算不上得体的衣裳,起身说:“我去换身衣裳。”

“不急。”话音落地,又没了踪影。

这是来给自己炫耀他来去自如的吗?摩多看了一眼案上的茶杯,赌气似的朝林安走的方向丢了出去。


开门出去,阁中还热闹得很,摩多不想去凑那个热闹,就想着往里头走走散散心。没走几步,却叫人拉住了手臂。

摩多本在出身,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得那人央求两声:“太仆说我的琴不好大人点名要见你,好哥哥你就帮帮我,免了我的罚嘛。”这小倌儿声音又娇又软,手上却不含糊,直接将他扯了进来。

摩多定定神,眼睛一扫看个大概——几个姑娘小倌儿围着三个官员模样的男子,抱着琵琶的邀月和执扇起舞的凝嫣还有拉他的芸竹不说衣不蔽体也算是半遮半露,其他人则如他一般刚刚进来。内室并不大,此刻显得有些拥挤。

香云缭绕,环佩叮当。

这几位爷显然不是刚来,怕是腻了先前的几个,想多少些人好玩的尽兴些。

摩多也不说破,正巧他也想松快松快,既然不好拂了人家面子,那便一起快活好了。

款款走至琴边坐下,摩多抬头笑盈盈的看向几人,问:“不知大人要听什么曲子?”

“自然听你拿手的。”中等身量的男人起身走到他身旁坐下,伸手去揽他的腰,左手捏着拿过来的酒樽,从一旁舀了酒仰头灌下。

摩多也顺着他的意哼了两声,又替他倒了一杯,“那大人也不能叫我白效力啊,您喝一杯,我就弹上一章,好不好?”

那人瞧着摩多的眼珠子都不会动了,直勾勾盯着他,嘴也咧着,满口答应道:“好,我喝。”


王府里今天安静的很,小厮在前头提灯引着,薛琪则在一众仆妇的拥簇下来到母亲的房中。

王妃很是激动,挣扎着起身去拉他的手。薛琪也几个健步上前坐在榻边。

王妃挥手打发一众人出去,她似乎知道薛琪要远行,也是一万个不放心,交代了许多要如何如何保重自己,薛琪都一一应下。

“那,母亲且安心养病,等儿子回来了再侍奉汤药。”

王妃看着床头药碗,闭着眼露出一分难以察觉的苦笑,“娘是怕你,着了他们的道。”妇人抬起苍白的手去摸薛琪的脸,“娘的身子自己知道,怕也是不能了……琪儿,你是娘唯一的挂念了。要是能看着你娶了亲,那便是再好,再好不过咳咳……这些年,娘再三防范,到底没人能挡了你的道。如今我儿已成人了,再有十个也压不过你去。只是,只是琪儿你一定要听你父亲的,千万别跟他对着来。”她跟薛岩是否真的夫妻情深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又是如何病倒缠绵病榻也是清楚得很,唯一放不下的也就是这个儿子,只是到底不能再庇护他多久了。

“娘……您这是什么意思?”薛琪不傻,听的明白,只是头一次见到了家里内斗的模样,有些难以置信。

她并不敢将所知都告诉儿子,毕竟若他父子不合伤的到底还是薛琪,只好说是自己怕那几个妾室主副颠倒才加以防范。

“夫人,茶。”婢女端茶进来,放下后又退了出去。

薛琪想起来是进门时口渴见桌上茶壶空空才叫她去倒水,为此还训了她几句。薛琪先倒了递给母亲,又自己添上一杯,可还没等端起来就被母亲拉住了:

“天色晚了,喝了这些睡不好,还是回去叫他们给你弄些安神汤,早些歇着吧。”

倒也是那么回事儿,这两天他总睡不好,心里不安。于是出门来,借着月色灯火往回走,都要进院门了,方想起父亲说要林安把摩多带回来,加上今日母亲说的,一时起了心思,转回去要看看父亲都吩咐他些什么。


摩多被灌得够呛,巴斯从门外过时,又有一杯酒送过来,他推辞几番推不掉,几乎是被嘴对嘴的喂下那杯酒水。他本想求助,却见巴斯被簇拥着离开,只好敛了目光笑脸相迎。

最后还是林安见巴斯离开才派人救他。


摩多回到屋里喝了解酒药,重新更衣梳洗,跟着那人上了马车。

林安已经在等,见摩多上来,借着灯笼细细打量了一番:

原本的百花烟纱衣换了软绢曳地裙,珠镯粉黛皆不见,就连额间花钿也卸下了。虽说仍算不上良家打扮,却也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林安笑了两声吹灭了灯,“所谓过犹不及,你倒也不用这么着。”

摩多不想搭理他,他酒劲还没消,靠着车子闭目养神。

“话说还有你拿不下的人?他怎么不找你了?”

摩多知道他说的是巴斯,不过说起来这人倒真没在他身上花多少功夫,“去过他府上两回,今儿没找我。”说完就不再搭话,默默听着林安跟他说薛琪要远行的事。


“参见主上。”三年未踏足这王府,倒是更气派了。

薛岩起身走到他身前,捏着他下巴笑得有些轻蔑,“倒是出落得更标致了,这些年,委屈你了。”即便是薛岩厌恶他,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担得起“花容月貌”的男子,薛琪会看上他其实也不意外。

“属下不敢,属下命都是王爷给的,便是王爷让属下去死,属下也绝无二话。”摩多垂着眼睫不敢看他。

“算你还有良心。你既记得本王的恩情,自然也不会忘了当初是谁害你家破人亡。如今你报仇的机会到了,本王这儿有件事要你去办。”

“属下万死不辞!”

“小王爷怎么在这儿?”是林安的声音。他正从悄悄跟着巴斯回去的侍卫那儿得了消息要去告知王爷,谁承想刚过院门就看见薛琪在门外徘徊,他知道主子今日有大事,便出声提醒。

薛岩眉心一蹙,已经想好门外那群蠢货该怎么死了。看着摩多神色有些慌乱,捏着他下颌的手松开,回到上位。

要不怎么说父子一脉,薛琪不悦的神情都与薛岩如出一辙。但到底理亏不好发火,看着林安挑不出毛病的脸色,说了两句父亲空下来我再来一类的话就离开了。

林安没进门,只踹了看门小厮一脚,斥了句:“滚!”,把他们打发下去自己守在门前。


那天摩多在王府过的夜,至于过程如何老鸨并不关心——他脸色不好,见人也有些木讷,想来是累的。但更要紧的事她只看金银,只要带回钱来,没什么好问的。


转眼到了启程的日子,薛岩去送了儿子,少不得叮嘱一番。

回到府中,林安奉茶上来,顺道在主子耳边说了几句。

薛岩肉眼可见的变了脸色,搁在案上的手握到指节发白,最后重重一拳砸在案面上,震得茶盏都跳了两跳。

“这个妒妇!”难怪十几年来他府中姬妾一无所出,原来都败在这个贱人手里!

薛岩跟王妃原也没什么情分,更多的还是对这桩指婚的不满——平阳侯手上无权无兵,自然帮不上他什么,可偏偏又是御赐,还发不得牢骚。至于王妃如何美貌贤良也并没有多动他的心,不过凑合过日子。再后来有了女儿,王妃气血两伤,他更是不过维系表面情分,实则早就嫌她活的太久。

虽然气恼,但薛岩又不得不承认这妇人虑的也不错,她若是现在死了,薛琪便得守三年孝期。京城之中波诡云谲,电光火石间便是翻天覆地的变动,他拖不起了。

“去司徒府看看楚江在做什么,给他下张帖子,就说本王明日巳时在醉仙楼请他的客。”他垂着眸子看不清神色,林安也不敢多说,应了一声往外走。还没到门口,又被他叫住:“等等。巴斯忙什么呢?”

“相爷进宫了。”林安调转过来,十分恭顺的回复他。

“皇上时常召他私谈吗?”

林安略一思索,脑中整理了一下近些日子的消息,“也不算多,自相爷上任以来,陛下单独召见应该是第三次,别的都有旁人在,每回也各不相同,不像有什么事。”

薛岩敲着桌面,还是有些不放心——薛琪刚走这两人便在密谋,他怎么可能不多想,云飞飏的脾性他尚且不敢下断论,何况再加上一个巴斯。那老狐狸肚子里指不定转着什么点子!“这次呢?为的什么?”

“属下不知,但听说太尉大人参了相爷一本。许是为这个。”

“知道了,”薛岩眉心尚未疏解,但也清楚这已经是调查的极限,“以后他有什么动向立刻回话。”

“喏。”


巴斯确实又被单独请到了昭明殿,也的确是因为太尉江嫣的弹劾——


要说这江嫣,倒的的确确是忠心耿耿,也清楚局势,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知道巴斯是皇上请来对付薛岩的,可他等了几日也不见这位丞相大人上门,又听说他流连青楼声色犬马,更平添了几分蔑视。这样的人,让他怎么放心陛下把社稷前程交在他手里?少不得要提醒一番。

云飞飏也是尴尬,总不好把他二人的密谋都袒露给老爷子,只好敷衍几句场面话。

“陛下!”眼看君主不拿自己的话当回事儿还一个劲儿的维护他,年过六旬的老爷子一个激动站起身来,“陛下知道,老臣与丞相并无过节,也不屑于从他手上得什么好处!只是如今陛下既然倚重他,他的声名自然关系陛下清誉,所作所为必然关系社稷安危。他如此荒唐,落在众朝臣眼中,岂不觉得是陛下默许?拜这等竖子为相岂不是让他们觉得是陛下将这万里江山视作儿戏?若真如此,还有几人真心为陛下锄奸惩恶?外有匈奴虎视眈眈,在内……陛下也清楚,不必老臣多说。再这么下去,我朝百年基业难说前途如何!臣奉先帝遗诏,不敢有所图谋,唯有兢兢业业助陛下稳坐江山万载。若有私心图谋,必遭天诛地灭!陛下!老臣……”

江嫣涨红着脸,一口气呛在喉头,猛烈地咳了两声。吓得上位者赶忙起身去扶他。见皇上都如此,下候着的内监宫娥也赶紧上前顺气倒茶、拍背捏肩。

有这么个鞠躬尽瘁的老先生,云飞飏也是头疼。要说起来,江嫣也算是他曾经的太傅,老头子别的没有,就是较真认死理。今日的话虽有些过,到底也是实话。他只好先安抚老头子,又保证一番巴斯的能耐和自己一定多提点他,才算是把这事儿揭过去。


“看见没,壮都告到朕这儿了。你怎的也不多走动走动,拉拢拉拢人心?”

巴斯看出他并不生气,笑着回应道:“私结党羽,若是陛下知道了还不砍了我?还不如现在让您骂两句就是了。”这话也确实是他心中所想。没有云飞飏的话,他总不好私下跟大臣们过从亲密,反正他的网已经布下了,不急这一时。

“那说你流连青楼又是怎么回事?亏你先前还在朕这儿装什么一往情深。”

见他一副拿捏了自己把柄的模样,巴斯笑着摇了摇头,“人家的姑娘的确是勾人得很呐,臣又不是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偶尔消遣一番,陛下该体谅臣下才好。”

这话不真,但他也想不出巴斯在那种地方能有什么事。“什么样的美人能勾了你的魂?若只是如此,什么样的美妾你纳不到?何必自损名声。”

巴斯眼珠一转,也觉得似乎不必替薛岩隐瞒什么,便遣散宫人,将所知所想尽数透给他。

“什么?!”若不是太难以置信,也不至于让天子失态。“你说……”

巴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事已至此,陛下与臣都无可奈何,但这人在明处,总比暗中算计的好。且看看,咱们王爷要下什么子吧。”

这倒是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方式重逢,也算是命了。巴斯也算是有本事,把这些都查了个干净。

等等!

他当年尚且不知道摩云天有个遗孤,巴斯倒是清楚。

“丞相的消息倒是灵通。”

得!又说多了!

巴斯也只得说是偶然所知,又说什么不过是陛下不费心去查一个清倌儿,否则哪有查不透的。所幸云飞飏并没有计较太多,毕竟这时候巴斯有本事总比没有的强,也就过去了。

出了宫门,巴斯甩了下袍子活动一番筋骨,后又在内监的目送中上车离开。

“不回去。”离了皇城,巴斯敲了敲车子内壁。

“那大人要去雨云阁?”

巴斯心说我是不想活了吗?要跟皇帝拧着来?“太尉府,去拜会拜会江大人。”听着车马调头和街上商贩的吆喝,巴斯突然觉得有些累。这个江太尉倒是尽忠职守,得卿如此,夫复何求啊。只可惜,他是不可能为自己所用的,这要是个文臣还罢了,偏偏又握着兵权,后头对付他,怕还是件麻烦事。

晓松

圣诞快乐!!!!

好冷哦我回被窝了

圣诞快乐!!!!

好冷哦我回被窝了

朝颜zhaoyan

插画学习第31天(。・ω・。)ノ♡加油!试着自己融合素材画小女孩(老师说头顶头发太厚了显头大,哈哈哈)坚持继续努力!人物要学习的知识也越来越多了

插画学习第31天(。・ω・。)ノ♡加油!试着自己融合素材画小女孩(老师说头顶头发太厚了显头大,哈哈哈)坚持继续努力!人物要学习的知识也越来越多了

朝颜zhaoyan

这次想画个简单的圣诞树,但是画布建的小了像素有点低(⁄ ⁄•⁄ω⁄•⁄ ⁄)(这是一稿,画的不是很好,接下来会改进的)

这次想画个简单的圣诞树,但是画布建的小了像素有点低(⁄ ⁄•⁄ω⁄•⁄ ⁄)(这是一稿,画的不是很好,接下来会改进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