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半月

33728浏览    279参与
可or

除了三郎,半月也会默默记住谢怜说的话

除了三郎,半月也会默默记住谢怜说的话

栢春

看完天官赐福凭自己感觉整得,人物角色都是自己捏造的,知道有漫画果然还是漫画里的造型好看呜呜呜呜呜呜

p1明仪(贺玄扮的)和师青玄

p2不知道为什么我老觉得权一真应该是短头发毛茸茸

p3戚容和他的便宜儿子

p4我流雨师和半月

p5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ooc的慕情

看完天官赐福凭自己感觉整得,人物角色都是自己捏造的,知道有漫画果然还是漫画里的造型好看呜呜呜呜呜呜

p1明仪(贺玄扮的)和师青玄

p2不知道为什么我老觉得权一真应该是短头发毛茸茸

p3戚容和他的便宜儿子

p4我流雨师和半月

p5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ooc的慕情

一枕华胥(苏晨晨)

!天官同人曲翻唱招募!

曲目:《一念众生》角色群像

人数:4人,现在缺2人

之前不是说双人合唱吗:因为这个曲子越搞越觉得有难度所以再拉两个姐妹一起渡劫bushi

选角色:每人4个角色,具体的确认加入后再论也不迟,特殊的情况也可选5个角色,例如师青玄是可以一个原调唱加一个高八戏腔的

最晚交音日期:1月24号

预计发布日期:春节

后期制作费用:平摊,预计每人在50元左右

设备要求:可麦可耳机,但必须声音清晰,不可房间混响过重

试音方式:加我QQ(3327793538),试唱权一真部分即可,需一份清唱和一份跟伴奏的

重点!关于曲调的一些比较废话的温馨提示:我们采用原调伴奏,你可以唱原调,也可高八度唱或者低...

曲目:《一念众生》角色群像

人数:4人,现在缺2人

之前不是说双人合唱吗:因为这个曲子越搞越觉得有难度所以再拉两个姐妹一起渡劫bushi

选角色:每人4个角色,具体的确认加入后再论也不迟,特殊的情况也可选5个角色,例如师青玄是可以一个原调唱加一个高八戏腔的

最晚交音日期:1月24号

预计发布日期:春节

后期制作费用:平摊,预计每人在50元左右

设备要求:可麦可耳机,但必须声音清晰,不可房间混响过重

试音方式:加我QQ(3327793538),试唱权一真部分即可,需一份清唱和一份跟伴奏的

重点!关于曲调的一些比较废话的温馨提示:我们采用原调伴奏,你可以唱原调,也可高八度唱或者低八度唱,但是请不要只升降那么一两个k(半音),那个会导致跟伴奏不在一个调上……不和谐❌

请确认自己跟伴奏在一个调上,回放自己的对比原唱或高八翻唱,避免比原调高比高八度低,不行的。

烦请走过路过的姐妹给一点热度好让有需要的人看到!多谢~~

可乐_喜松
【可我明明看见你的眼睛里有泪光...

【可我明明看见你的眼睛里有泪光】


就是……松鸦性转,另外创作背景为有人说松鸦划水……真的,我认为松鸦付出的是最多的。

失明的双眼是他最大的弊端,学徒期的松鸦最大的关注点放在如何捍卫自己的自尊……也就是让别的猫相信盲猫也是有很大的用处的。

他成为巫医是命中注定,虽然松鸦一开始不喜欢,可是他非常清晰成为巫医就是他的命。从这点来看,松鸦从武士学徒转变到巫医学徒已经是很大的牺牲了。

作为第一只发现三力量的猫,他背负着重大的责任,所以他选择隐藏——直到弄清楚自己的特殊力量。就像四部曲第二本鸽翅说想告诉藤池,不然她受不了时,松鸦只是说他又何尝不是。隐藏的时间,远远超过了鸽翅。这必定十分难熬,不...

【可我明明看见你的眼睛里有泪光】


就是……松鸦性转,另外创作背景为有人说松鸦划水……真的,我认为松鸦付出的是最多的。

失明的双眼是他最大的弊端,学徒期的松鸦最大的关注点放在如何捍卫自己的自尊……也就是让别的猫相信盲猫也是有很大的用处的。

他成为巫医是命中注定,虽然松鸦一开始不喜欢,可是他非常清晰成为巫医就是他的命。从这点来看,松鸦从武士学徒转变到巫医学徒已经是很大的牺牲了。

作为第一只发现三力量的猫,他背负着重大的责任,所以他选择隐藏——直到弄清楚自己的特殊力量。就像四部曲第二本鸽翅说想告诉藤池,不然她受不了时,松鸦只是说他又何尝不是。隐藏的时间,远远超过了鸽翅。这必定十分难熬,不过松鸦清楚,这是最好的方法。既然与众不同,就必定要承受很多东西,失去某些重要的人。

两次去急水部落弄清前世,成立部落。他遇到了半月——那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伴侣,所以他清楚,半月是成为尖石巫师的最好选择。松鸦有一句话——“作为巫医,你得学会放手。”这不就是他和半月的完美概括么?

放弃伴侣,回到族群,团结星族,拯救族群……松鸦所做过的事情是别的猫难以置信的,松鸦最后证明了一件事——

【瞎猫也有用,大用处】

99.38%
半月 半月啊————

半月

半月啊————

半月

半月啊————

焗饭超好吃

【宿月7】离思

(《天官赐福》同人,裴宿x半月,原著向,雨师乡日常。人物墨香的,ooc我的。

很久没更新了对不起!。)


半月最近迷上了听学。


与其说是上学,不过只是蹲在雨师乡的那间小学堂的房顶上旁听而已。


教书的是个老儒生,腿脚不好干不了重活,好在肚子里有些墨水。于是在大家伙的帮助下,开个学堂收些束脩。村子里那些适龄的小孩都被家里一股脑送去上学了。


小孩子当然是万般不乐意,被困在一个小地方听老先生满口“之乎者也”的讲课些什么“天地玄黄宇宙鸿荒”。


半月倒是挺认真,只是这种认真劲多半来自好奇。


每天半月完成了裴宿或者雨师交代的任务后,就溜到那间小学堂,三两下跳到房顶上偷...

(《天官赐福》同人,裴宿x半月,原著向,雨师乡日常。人物墨香的,ooc我的。

很久没更新了对不起!。)



半月最近迷上了听学。


与其说是上学,不过只是蹲在雨师乡的那间小学堂的房顶上旁听而已。


教书的是个老儒生,腿脚不好干不了重活,好在肚子里有些墨水。于是在大家伙的帮助下,开个学堂收些束脩。村子里那些适龄的小孩都被家里一股脑送去上学了。


小孩子当然是万般不乐意,被困在一个小地方听老先生满口“之乎者也”的讲课些什么“天地玄黄宇宙鸿荒”。


半月倒是挺认真,只是这种认真劲多半来自好奇。


每天半月完成了裴宿或者雨师交代的任务后,就溜到那间小学堂,三两下跳到房顶上偷听。有时候听百家姓,有时候听三字经。听老先生颠着嗓子念一句,半月也跟着那帮小孩念一句。她不明白那些句子的含义,但是莫名又觉得念起来很舒服。


跟着读几遍后,半月就能记下来了。所以每次先生布置作业,要求回家练习背诵,半月都完成得最积极的——她会把那天所学的东西认真地别给裴宿听。有些半月不懂的地方,裴宿也会用简单的语言解释出来。


裴宿讲得这么好,为什么不能也开个学堂呢?半月有时候会这样不着边际地想,裴宿声音也比老先生洪亮,讲的也比老先生容易懂。


不过半月始终没有把想法说出来,大概是觉得裴宿手脚还很利索,没有到先生那么年迈的地步。

那天半月和往常一样,完成了替雨师跑腿的任务后溜去小学堂。


天气好的很,风吹也舒服,空气里还混着草籽的香味。半月抬头看天,阳光落在她脸上,心情也一起变得明媚起来。


她想起了背过的诗,又觉得远远不够,她想把心情描述出来,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


明明是每天都会看见的寻常事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半月突然很想回去,看看裴宿在干什么。她想如果如果裴宿闲着,就拉着他出来看看这些景,再把学的诗念给他听。


她心里有着说不出感觉,干脆放弃了去学堂,转身回去找裴宿。


裴宿正坐在家里面干杂活,一转身就看见半月匆匆忙忙地找他来了。不等裴宿开口询问,半月抓起他的袖子就跑。

裴宿以为是除了什么大事,眉头紧蹙着跟在后面,却不料半月只是把他拉到了小河边。


“?。。。是你想吃鱼了?”裴宿疑惑着开口问道。


半月被问得也是一愣,冷静下来后却开不了口了。怎么说?说我只是看见了很好看的画面,就想分享给你?


半月红着脸低着脑袋,只是摇头喃喃道:“新学了诗,,,想读给你听,又觉得不合适。。。”


裴宿立刻就领悟了半月的小心思,神色变得很温柔。他拉着半月在草地上坐下:“你慢慢想不着急,想到什么都可以说。”


可是那个老儒生怎么会教吟风弄月的“丧志”诗词。半月沉着脑袋想了许久也想不到,最后还是闷声拉着裴宿回家了。


晚上半月坐在窗子前看着月亮发呆,裴宿走过来催促她去睡觉。

半月情绪还是有点失落,她转身对裴宿道:“在半月国,我们都不会写诗,只会唱歌的。”

裴宿用手梳着她的发丝,低声应着“嗯,我知道的。”


“但是我学了你们写的诗,感觉比歌还要好听。要是有天我能像唱歌给你听一样,能读给你就好了。”说完大概是有些害羞,半月把头倚在了裴宿的胸口。


“山泉散漫绕阶流,万树桃花映小楼。闲读道书慵未起,水晶帘下看梳头。”裴宿的声音像月光织成的一张网,柔柔地落在半月的头顶。


“诶?”半月疑惑地抬头。


“是《离思》。”裴宿轻笑一声后,附身浅浅地吻了一吻怀里的女孩。“日子还长,慢慢教会你是什么意思。”

蜂蜜动漫
裴宿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保护好半月
裴宿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保护好半月
珍珠动漫
半月应该也是有什么苦衷的
半月应该也是有什么苦衷的
蜂蜜动漫
半月那么乖为什么六岁还在流浪
半月那么乖为什么六岁还在流浪
星贝动漫
原来半月也是迫不得已这样做的
原来半月也是迫不得已这样做的
陆露(动漫)
心疼半月和裴宿..本是一对恩爱,
心疼半月和裴宿..本是一对恩爱,
比萨斜糕

半月关纪事

谢怜有一天起来,突然看见一个永安少年在哭泣,立刻上前问道:“裴宿,怎么了?”


裴宿坐在医馆旁边,低着头无声地流泪,偶尔忍不住才抽噎一声。听到谢怜叫自己,他立刻抹了两把脸,又恢复了平时那少年老成的模样,只不过这次顶着个肿眼睛,显得十分狼狈。


他说:“花校尉,半月被蛇咬了,是蝎尾蛇。”


谢怜一惊:“处理过了吗?”


裴宿摇摇头,又点点头。


“已经放过毒血,可没有解药,处理也是聊以自慰罢了,大夫说半月只能,只能撑两个时辰不到。我要回去了。”


说到最后一句,裴宿像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站起身来向谢怜告辞,立刻就要快步离开。


谢怜跟上去:“半月现在在哪里,你又...

谢怜有一天起来,突然看见一个永安少年在哭泣,立刻上前问道:“裴宿,怎么了?”


裴宿坐在医馆旁边,低着头无声地流泪,偶尔忍不住才抽噎一声。听到谢怜叫自己,他立刻抹了两把脸,又恢复了平时那少年老成的模样,只不过这次顶着个肿眼睛,显得十分狼狈。


他说:“花校尉,半月被蛇咬了,是蝎尾蛇。”


谢怜一惊:“处理过了吗?”


裴宿摇摇头,又点点头。


“已经放过毒血,可没有解药,处理也是聊以自慰罢了,大夫说半月只能,只能撑两个时辰不到。我要回去了。”


说到最后一句,裴宿像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站起身来向谢怜告辞,立刻就要快步离开。


谢怜跟上去:“半月现在在哪里,你又要去哪?”


裴宿还红着眼睛,可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冷漠:“半月活不成了,我去陪她走完最后一程,如果她愿意,我也可以帮她解脱。”


见一个小少年说出如此话来,谢怜连忙摆手:“你不要这么着急,蝎尾蛇毒并非无药可解,我能去取。”


裴宿听见谢怜这话不禁心生希望,可理智又让他斩钉截铁地否决:“我也知道善月草能解蛇毒,可它生长的地方更是半月人的地盘,校尉您去了只会被他们杀死。而且一来一回,半月的时间也不够。”


谢怜温声道:“够的,我带半月一起去。”


裴宿终于没了那副冷静自持的模样,瞪大了眼睛看着谢怜,表情仿佛在看一个傻子说疯话。


谢怜难得看见这个永安少年露出这种神情,忍不住呼噜了一下对方的头。


“相信我。”


说完,谢怜和裴宿已经找到了屋檐下背阴处的半月。


裴宿看着半月因为中毒而痛苦地喘气,眼睛又酸涩起来,他已经说服自己接受半月必死无疑的事实,因为他早已懂了凡人生死有命,绝非谁一厢情愿就能改变。可刚才校尉在他头顶的一抚仿佛还留有余温,让他忍不住去期待,忍不住想要相信对方可以做到任何事情。


谢怜不知从铠甲哪里掏出一卷白布,将半月被蛇咬伤的手臂缠紧,阻碍毒液扩散,然后又把小小的孩子系在身后,向裴宿保证道:“以一当百不敢说,悄悄潜入我还是很厉害的。时间也够,幸好两地交界暧昧不清,这里又极靠近王城,一个时辰多一些赶到半月国,绰绰有余了。”


无论潜入王城不被发现,还是两个时辰内赶到半月国,这都是凡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更何况还带着一个中了毒的孩子。裴宿虽然年纪不大,却并不愚蠢,跟同龄人相比反而有些聪明过头。


所以他最后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看着谢怜,小心翼翼地问道:“有几成把握?”


谢怜:“十拿九稳。”


裴宿便抱拳道:“请花校尉出手救人,我和半月都感激不尽,愿为校尉……”


谢怜看着裴宿这副小大人的官腔,忍不住笑着塞给他一个馒头打断了他:“先吃饭吧,刚才听你肚子咕咕叫了一路,自己都没注意。不要担心,我们很快就回来。”


说着的同时,谢怜拉了拉白布,确定身后的半月不会摔下来,就冲出城门口朝着半月国拔足狂奔,瞬息就不见踪影,消失在了远处的漫漫黄沙中。


裴宿原本拿着馒头,有些想哭,但是看着谢怜那仿佛逃命一样的架势,听着城门口有人喊“逃兵”,有人喊“他疯了往半月国逃”,还有人喊“不用管他去死,又是花谢出幺蛾子”的兵荒马乱,结果扑哧一声笑了。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花校尉你没有跟军中打招呼,私自出城,又要受罚降级了!”


一个时辰不到,谢怜就到了半月王城外围,他真正的速度远比裴宿想的更快,只是这是这实话说起来更像夸张,他自然得往长了说。


谢怜轻轻晃醒半月,半月一睁眼,就看见自己休息等死的地方变了样,她小声道:“花校尉,我们快走吧……”


谢怜刚要告诉她这里是哪里,就听见半月继续道:“这里很危险,半月人抓到中原人会扔进坑里摔死的。”


半月和裴宿经常一起玩,连想法都差不多,第一反应就是“闯人国家,会被打死”,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不过谢怜还是忍不住笑了,“别害怕,不被抓住就不会。”


谢怜轻声道:“半月,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等潜入半月王城,记得不要出声。因为被发现,我们就完了,好吗?”


他身后的半月点点头。


谢怜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好孩子。”


虽然谢怜顺利摘到了善月草,给半月上了药,但半月国全民皆兵,善月草又长在王宫附近,巡逻极密,他们一大一小最后还是给卫士发现了。


半月国的士兵各个人高马大,见到一个中原人混进王城,还摸到了王宫不知道鬼鬼祟祟耍什么伎俩,立刻如牛群一般冲出来,边追边用半月语夹杂着一两个中原词破口大骂,把谢怜从本人到祖上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还有一些颇具半月特色的奇妙侮辱,比如“你这头狡猾的豺狼”、“你养的牛羊要遭瘟”这种,谢怜也不确定自己翻译的是否准确,要不是急着逃跑,他还挺好奇,想留下来学两句。


半月是混血儿,两国语言都听得懂,听到风声里夹杂的恶语,连连对谢怜小声道歉,可她的声音太小,在谢怜一手夹着她逃跑的颠簸中,很快就被吹散了。


回去后,谢怜和半月、裴宿,还有其他一些孩子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谢怜偶尔应召上阵,随军杀敌,杀完降级,偶尔和孩子们一起唱歌、跳舞、讲一些道士法师如何降妖伏魔,斥退鬼怪的小故事。


后来,花谢死了。


裴宿和半月提起谢怜,也不再是“花校尉”,而是“花将军”。

补益山海

宿月|寂寞沙洲冷

*《天官赐福》裴宿×半月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题目表面意思,私设如山,没啥内容也没啥内涵。


01.

天边稀稀疏疏的飞过几只鸿雁,劲风卷起的漫天黄沙覆盖着这片满面苍夷的土地,沙土混着石粒,犹如利剑般割裂着那吊在顶空的玄衣少女。


那少女咬着下嘴唇,已经沁出丝丝血迹,眉眼中无法掩盖的是与年纪极为不符的平静与冷漠。


她的脚下,是万丈深渊。半月古城这并不算大的国土,却是将每一寸土地都镶嵌在了半月的心底。撒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滴鲜血,倒下的每一个亡魂,都化作下方罪人坑内日复一日的嘶吼,鞭打着她那千疮百孔的身体,亦烧灼着她那茫然无措的灵魂。...


*《天官赐福》裴宿×半月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题目表面意思,私设如山,没啥内容也没啥内涵。


01.

天边稀稀疏疏的飞过几只鸿雁,劲风卷起的漫天黄沙覆盖着这片满面苍夷的土地,沙土混着石粒,犹如利剑般割裂着那吊在顶空的玄衣少女。


那少女咬着下嘴唇,已经沁出丝丝血迹,眉眼中无法掩盖的是与年纪极为不符的平静与冷漠。


她的脚下,是万丈深渊。半月古城这并不算大的国土,却是将每一寸土地都镶嵌在了半月的心底。撒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滴鲜血,倒下的每一个亡魂,都化作下方罪人坑内日复一日的嘶吼,鞭打着她那千疮百孔的身体,亦烧灼着她那茫然无措的灵魂。



02.

她生来就是卑贱的命,注定长跪尘泥生如蝼蚁。


儿时的记忆还停留在脑海中,那是她一代国师于血泊中生存的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纯洁的回忆,是苦的,也是甜的。



03.

被马蹄掀翻在尘土中的小女孩疼的直打滚,眼泪稀稀拉拉的就往下掉。她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一路摸爬滚打的走来,无一人给过她片刻温存。


挣扎着在肮脏的泥土中爬起,却是无可奈何。眉眼中尽染寒霜,她不想坚持了,就这样,结束吧。


沙漠中的气候应是如火一般燥热的,她却感觉到了不合时宜的严寒,那是被鞭打至扭曲的人性给她的“馈赠”,突然间,心里竟也生出了种从未有过的,对那些袖手旁观之人不知从何而来的滔天恨意。


“你是谁?我从未在半月国见过你。”


半月闻声抬头,眸中是还未散去的复杂情绪,直逼对面那位年岁不大她几岁却彬彬有礼的少年。那少年被她不可抗拒的目光盯得心头一震,一瞬间晃神过后,却发现那眸子清澈无比,全然不复方才模样。心中暗道:“莫不是自己看错了?”


短暂的尴尬过后,那少年伸出了手。


“起来吧!”


半月倔强的性子是映在瞳孔里的,从小跌宕起伏的人生告诉她人心险恶,苦厄占据多数的生活教会了她成长。然而,她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许是想要归去,再拼命赌一回这人间温暖吧!



04.

那少年就这样背着半月把她带回了家。


家中设置并不奢华,却干净利落,倒是应了那少年不拖泥带水的性子。


“你受伤了。”少年声音沉沉。


半月低头看了看。方才被马蹄掀翻,一个不慎就被地上尖锐的木枝刺穿了小腿,此刻只觉伤口火辣辣的疼。


那少年简单摆弄一下药品,面无表情的将药酒倒在可怖的伤口上。


半月疼的浑身一颤。


“你腿伤的太严重了,要剜掉腐肉,会很疼,忍一下。”


半月费力的点了点头。


只见匕首从少年袖中钻出,泛着森森白光。热情的火焰简单烧燎了刀刃,就直击半月小腿。


半月抓紧了胸前衣襟。


“呃……”疼的神智都不太清晰了。可逆着光,那少年的影子却愈发神圣。


流下的冷汗被那少年擦拭干净,方才收手。


“你叫什么名字啊?”半月喃喃的问。


“裴宿。你呢?”


“……半月。”她把头埋得很低。


那冷若冰霜的面容似乎有所缓和,薄唇轻颤着吐出两个字:“幸识。”



05.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如今的半月,并不知是否还能等到她的裴宿哥哥,那个所向披靡的将军。可她也实在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恐也只有等着了。她有些茫然的望向天空,是黑暗的死寂。月亮只有一半,被阴云笼罩着也不大透亮,现在倒是什么美好的事物都不称她了。


她闭上了眼睛。



“幸识。”

这一生,她所遇见的,又有多少是幸运的?

――

去年写的了,本来应该是挺长一篇,但因为我鸽了太久忘了要写啥,草草结尾吧就。

发个存货只是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深夜讲故事
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不就开个门嘛
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不就开个门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