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受

1605浏览    72参与
毕仔绝赞摸鱼中
第一次画自己的白月光cp居然是...

第一次画自己的白月光cp居然是女装那段(草)

暗战真是太白月光了呜呜呜

第一次画自己的白月光cp居然是女装那段(草)

暗战真是太白月光了呜呜呜

毕仔绝赞摸鱼中

草 这种尺度也能被屏(半恼)

草 这种尺度也能被屏(半恼)

毕仔绝赞摸鱼中
以前画的,铺了个底色就忘记了,...

以前画的,铺了个底色就忘记了,现在发出来当庆祝下新年啦x

以前画的,铺了个底色就忘记了,现在发出来当庆祝下新年啦x

帅哥是瑰宝
评论里放一篇搞他的pwp

评论里放一篇搞他的pwp

评论里放一篇搞他的pwp

毕仔绝赞摸鱼中

是P2的抹蛋糕名场面,终于搞了

是P2的抹蛋糕名场面,终于搞了

地藏藏和顺天天

地藏x余顺天 《试图挽回》14

        “嘿,天哥,你还疼不?”


        “醒着没,天哥?没事就是问问你要不要吃菠萝包”


        “天哥,喝水不,我去给你接点水”


        “天哥,我给你捏捏肩”...

        “嘿,天哥,你还疼不?”


        “醒着没,天哥?没事就是问问你要不要吃菠萝包”


        “天哥,喝水不,我去给你接点水”


        “天哥,我给你捏捏肩”

  

        “天哥,看这个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天哥......”


        “你他妈好烦”余顺天快烦炸了,这几天地藏一直在烦他,医生说要静养,但是只要他在就绝对安静不下来。


        “嘿嘿,我就是无论随时都不想离开你。”


        “哎..算了。”余顺天侧过身,看着报纸,他的戒毒中心已经帮助一部分人戒掉了毒瘾,但仍然需要努力。


        “嗨,天哥,其实我想好了,就是,我不想再做那种惹天哥生气的事情了。”地藏小声说,眼睛微微往旁边看,不敢直视余顺天。


        “就是,我想着做个正经生意,然后一直陪着天哥。”


        “那最好不过了,不过你要如何做呢?”余顺天眯着眼睛看地藏。


        “我有我自己的主意,天哥就安心养伤嗷。”地藏笑了笑。


        “天哥晚上吃啥,我给你去买点”


        “..................”


        “....................”


        “菠.....菠萝包”


        “好嘞”


         看着地藏走出了病房门,并关上了门锁之后,余顺天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号码。


          “喂?”


          “找到了吗?”



          “找不到的话,你就不要回来”


          “天哥,地藏资料我们费了很大劲收集齐了,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余顺天看着地藏的车渐渐消失,笑了一下。


          “不了,先过段时间”


          “好,再见。”听到了对方电话的忙音之后,余顺天点了根烟,靠着墙。


          “既然你这么说了,念在兄弟多年,给你一次机会。”


           接下来是作者要说的话

我的老天我好累的,好不容易适应下来初三生活,希望各位不要骂我。拜托拜托


毕仔绝赞摸鱼中
摸到就是爽到,我爽了,进入贤者...

摸到就是爽到,我爽了,进入贤者时间

摸到就是爽到,我爽了,进入贤者时间

毕仔绝赞摸鱼中
自己倾向对面是唐文俊,不过没画...

自己倾向对面是唐文俊,不过没画攻所以可以随便臆想。

自己倾向对面是唐文俊,不过没画攻所以可以随便臆想。

毕仔绝赞摸鱼中
摸完鱼的喜悦全被发现lof把我...

摸完鱼的喜悦全被发现lof把我图从741k压缩到79k给冲击没了,我杀lof

摸完鱼的喜悦全被发现lof把我图从741k压缩到79k给冲击没了,我杀lof

毕仔绝赞摸鱼中

亲自泥塑自己,三十年如一日,我们泥塑粉有底气

亲自泥塑自己,三十年如一日,我们泥塑粉有底气

理二

西装之下

Title:西装之下

CP:伍世豪 / 雷洛

Warning:non - con(未遂)

Category:M/M

Rating:NC-16

Right: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与创造他们的人,我只是借用他们而已。只有OOC和Bug是属于我的。

Summary:

Alpha!伍世豪 / Omega!雷诺

在九龙的那个令人心惊动魄的夜晚,伪装成Beta的雷洛是一个Omega这件事被所有人知道了。

正文:

微博

AO3

Title:西装之下

CP:伍世豪 / 雷洛

Warning:non - con(未遂)

Category:M/M

Rating:NC-16

Right: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与创造他们的人,我只是借用他们而已。只有OOC和Bug是属于我的。

Summary:

Alpha!伍世豪 / Omega!雷诺

在九龙的那个令人心惊动魄的夜晚,伪装成Beta的雷洛是一个Omega这件事被所有人知道了。

正文:

微博

AO3

地藏藏和顺天天

地藏x余顺天 《试图挽回》13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终于要写小地藏和小顺天的绝美爱情故事了。


        “你想让我幸福,那我没有了你,我能幸福到哪里?”余顺天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笑容依旧。


        “我早就陷入了一个无限循环的地狱,我和地藏的斗争这辈子都结束不了了。”


        “我们两个之...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终于要写小地藏和小顺天的绝美爱情故事了。


        “你想让我幸福,那我没有了你,我能幸福到哪里?”余顺天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笑容依旧。


        “我早就陷入了一个无限循环的地狱,我和地藏的斗争这辈子都结束不了了。”


        “我们两个之间,必须要死一个。”


        “或许这样才能让另一个人幸福。


        “我这辈子都不配拥有幸福。”


        “至少这样能让地藏好过,没了我,他能活的更好。”


        


        “喂,阿鹏,帮我办件事。”


     


        “什么?!余顺天撤资了?”地藏惊讶的看着报纸,没有了财力支持,警察的抓捕行动会更加困难。


        “他不想玩了吗?”余顺天手里拿着雪茄,暗自思考。


       “阿荣,开车,去余顺天家。”地藏现在很着急,他想立刻见到余顺天,怎么好好的,突然就撤资。


       “哐哐哐”余顺天家的门快要被地藏捶出来个坑。可是屋里似乎没人一样。


       “大哥,也许他不在家?


       地藏没有说话,继续捶着门,他感觉余顺天一定在家。


       地藏实在打不开门,拿着枪对着门锁开了一枪,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地藏一进门,看到地上的水淹过了脚脖子,温温的水却让他感到了不安。

       

       他找到了水流的源头,来到了浴室,此刻,余顺天躺在浴缸里,血液从手腕流出 顺着鱼缸流了下来,鱼缸里面都是血。


       地藏慌了,他把余顺天抱出来,用毛巾包着手腕,连忙喊着小弟把他带到医院。


       看着余顺天面无血色的脸,余顺天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他已经很久没有拥抱过他了。


       幸亏来医院来得早,不然余顺天差点就挂了,看着病床上安静躺着的余顺天,地藏心里难受,只有这种时候才能看到余顺天的这种表情了。


       余顺天在浴缸里躺着,他感觉他的身体越来越麻了,温暖的水包裹着他,可马上就要去见上帝的时候,却被救了回来。


       当他醒来的时候,白花花的天花板,闪眼睛的灯,让他觉得好刺眼,旁边的输液管正一滴一滴地往他的手里输着液,旁边床上躺着一个人,背着身子,看不清脸。


       因为流了很多血而造成了头晕,余顺天无力的躺回床上,他感觉自己身上有个地方很疼,疼的难受,眼泪就这么流下来。


       他就那样坐着,坐到了天亮。


       地藏刚醒,他就看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余顺天。


      “天哥”地藏喊了一声,余顺天扭过头,似乎早就猜到了似的看了看他,又把头扭了回去。


      地藏爬了起来,坐到余顺天床边,看着余顺天,余顺天的眼里没有了以前的清澈,哀伤伴随着浑浊的眼神注视着窗外。


      “为什么要死?”地藏问。


      余顺天摇了摇头,不说话。


      “我问你为什么要死啊!”地藏突然大声的喊,眼神变得愤怒。


     “振国,我想让你过得比我幸福。”


      余顺天说完,闭上眼,静静地靠着墙。


     “你知道的,我没有你,我不可能幸福。”地藏很愤怒的吼。


     “对不起,振国,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不可能。”余顺天依旧平静地说。


    “你再次贩毒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不再追究那些事情了,你可以继续做你的白粉生意,我的公司也可以给你,只要你能让我平平静静地走。”


   “我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所有生意,我求求你,别这么做。”地藏痛苦的看着余顺天。


   “我也求求你,你上辈子想要的,和我欠你的,我已经还完了,我也只想安安静静的结束我的一生。”余顺天依旧没有感情地说。


   “天哥,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从你把我从混混手里救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你了。”地藏很认真的说,双手紧握余顺天的手,眼泪不自觉流下来。余顺天的手很凉,就像是他的心一样。


   听到地藏说完这番话,余顺天心里突然不自觉的很难受,他作为一个哥哥,很爱地藏,很爱很爱。


   “我也很爱你,只是一个来自一个哥哥的爱。”余顺天很累,抱住了地藏,而地藏越哭越委屈,跟一只大型犬一样,窝在余顺天身上哭,把自己多年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


   地藏这么多年来,只是想听到余顺天对自己表达爱,今天他终于听到了,活了几十年的苦楚一下就发泄了出来。


   “你说....呜呜呜....你..你当年...为..嘶...为什么剁我指头...可疼...呜呜...快给我疼死了”


     地藏抱着余顺天,把脸埋在颈窝,哭的余顺天衣服都是眼泪,没办法,余顺天一边拍着地藏的背,一边给地藏递纸巾。


   “我......我说我没贩毒...你们都不信...我可可怜呜呜呜呜呜呜....”


  “知道知道,你看这次不是补偿你了吗。”


  “我一听见你要死...我难受...呜呜呜呜”


  “不死了,行不行。”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机会...呜呜...”


  “行行行行行行行,别踏马哭了,丢人玩意”


  “嘿嘿,好。”


地藏藏和顺天天

地藏x余顺天 《试图挽回》12

          “喂?邵哥,帮我办个事。”余顺天内心无语,现在地藏可能有贩毒的嫌疑,他制定了一个方案,能让地藏受到法律的制裁,也能保护好小凤。


          “余先生,您的快递”看着手里的快递,余顺天回忆了近几天,他好像没有买什么,估计是小凤买的,前几天她还在抱怨家里空荡荡的,要摆一些工艺品。


         ...

          “喂?邵哥,帮我办个事。”余顺天内心无语,现在地藏可能有贩毒的嫌疑,他制定了一个方案,能让地藏受到法律的制裁,也能保护好小凤。


          “余先生,您的快递”看着手里的快递,余顺天回忆了近几天,他好像没有买什么,估计是小凤买的,前几天她还在抱怨家里空荡荡的,要摆一些工艺品。


           余顺天把差不多有他半个身子高的箱子搬了进去,箱子不是很重。


          “小凤天天都要在网上买这么多东西,整这么多花里胡哨哈。”余顺天把快递放到客厅,自己跑到屋里睡觉了


          “亲爱的!”听到客厅的一阵惊呼,余顺天惊醒,揉揉眼睛,走到客厅。可他刚一出门,小凤就抱紧了余顺天。


          看着面前快递盒子里一大簇的玫瑰花,余顺天惊了。


          “这这这..我..我我..”余顺天结巴。


          “亲爱的,我爱你”小凤吻上余顺天的嘴巴,余顺天也下意识的回吻了过去。


           这一夜过得很刺激


      

        余顺天醒来之后,看着旁边熟睡的小凤,悄悄下床,洗了个澡,洗完澡的他看到了客厅里面的玫瑰花,走近去看,看到玫瑰花里面有一张贺卡“爱你。——振国。”


         “幸亏没被小凤看见”余顺天心想,一边把手里的贺卡扔到了垃圾桶里。


         淡淡的香气飘在空中,余顺天感觉心旷神怡,扭头走到了厨房,做好了早餐,喊醒了小凤。


        “老公啊,你怎么突然这么浪漫了啊。”小凤嘴里吃着面包,喝着牛奶,看着十分可爱。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辛苦,想让你开心开心。”余顺天温柔的回答。


       “嘿嘿,我最爱你了!”小凤做了个飞吻,而余顺天做了个被打中的姿势。


      “我也是。”余顺天温柔的看着小凤,眼里都是爱意。


       又过了一年,余顺天通过自己努力,暗地里送了很多黑恶势力与毒贩蹲了监狱。可是唯独地藏很狡猾,余顺天怎么也抓不住他的弱点,这让余顺天很着急。


       小凤不孕不育的事情被小凤查出来了,小凤回到家抱着余顺天哭了很久,余顺天虽然早已知道这件事,但是看到小凤哭泣的样子,余顺天也难过的哭。


       余顺天抱着小凤,发誓这辈子除了小凤,不娶任何人,而小凤也没有说什么,只抱着余顺天哭,没过几个月,小凤就留下了一张纸条,离开了余顺天和她的家。


       “我回来了。”余顺天看着空空如也的家,看着曾经他们依偎在一起的沙发,一起缠绵的床,他自嘲的笑了笑。


       原来不论过程如何,结局都是注定的,而他和地藏,会陷入无限的轮回。


          


地藏藏和顺天天

地藏x余顺天 《试图挽回》11

       虽然打了平手,但是地藏还是阴郁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这种牌子的烟是他最近刚开始吸的,因为这种烟的味道总是会有余顺天身上的烟草味。


      “大哥,ca姐call你”小弟在旁边拿着手机,恭恭敬敬的说,地藏接过电话,他为了扩大实力,最后还是走上了毒品这条路。


      “喂,地藏啊,听说你的地藏菩萨可是跟财术天王的一代天骄一起拿到了冠军,今晚过来喝两杯,顺便谈一谈生意。”ca姐说完挂断了电话。


 ...

       虽然打了平手,但是地藏还是阴郁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这种牌子的烟是他最近刚开始吸的,因为这种烟的味道总是会有余顺天身上的烟草味。


      “大哥,ca姐call你”小弟在旁边拿着手机,恭恭敬敬的说,地藏接过电话,他为了扩大实力,最后还是走上了毒品这条路。


      “喂,地藏啊,听说你的地藏菩萨可是跟财术天王的一代天骄一起拿到了冠军,今晚过来喝两杯,顺便谈一谈生意。”ca姐说完挂断了电话。


       “....”地藏无言,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那是那天在马场的时候,他偷偷的拍了一张余顺天的照片,他摩挲着手机屏幕,勾唇一笑。


        不得不说,地藏真的很会制作毒品,他做的毒品刚一出场就夺得了很多人的喜爱,地藏也混到了一个不错的地位,但是他总是让自己的手下代自己去办事,真正出面的时候却很少。


        地藏不想惹得余顺天生气,也不想再落得互相崩头的后果,他抽着烟,看着窗外。


        地藏没有去ca姐那里,他给ca姐在电话里讲完了生意,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打开手机,搜索关于余顺天的最新资讯。


         “財術天王餘順天在記者會,面對最近剛發生的女初中生吸毒墜樓一案表達了看法。”


         “有点意思”地藏点开文章,往下面翻,点开视频。


         “餘先生,請問您對於女初中生吸毒墜樓一案,您有什麼看法呢?”


         “吸毒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我的父親還有我的爺爺,全部都是因為吸毒死的,而這麼年輕的女學生卻又慘死于毒品的手下,可見香港毒品的氾濫有多麼的廣闊。所以今天,我對在場的各位做出保證,從今天開始,我會全力支持警察進行掃毒工作,即使花費我所有的資金,我也要還香港一片安寧。”


          在保安的保护下,余顺天走出了记者会,视频也就这么结束了。


          “天哥这次可不会再斗得过我了。”地藏心想,嘴角上扬,关上手机,闭上眼,躺在床上睡着了。


地藏藏和顺天天

地藏x余顺天 《试图挽回》10

        “各界商业龙头汇聚的跑马赛还有十分钟开始,请各位来宾迅速下好筹码,回到包间。”广播里的女声一遍一遍重复,似乎不知道停止一样。

         余顺天站在玻璃窗门口,搂着小凤,眯着眼,看着窗外马廊里自家的马,他感觉胜券在握,但想到地藏最后的那一句话,一股不安的情绪就直直的涌上心头,他走到包间的阳台上,双手支在围栏上,抽着烟。

         可在...

        “各界商业龙头汇聚的跑马赛还有十分钟开始,请各位来宾迅速下好筹码,回到包间。”广播里的女声一遍一遍重复,似乎不知道停止一样。

         余顺天站在玻璃窗门口,搂着小凤,眯着眼,看着窗外马廊里自家的马,他感觉胜券在握,但想到地藏最后的那一句话,一股不安的情绪就直直的涌上心头,他走到包间的阳台上,双手支在围栏上,抽着烟。

         可在余顺天没有注意到的一个地方,地藏站在那里,直直的看着余顺天,黑色的西装衬托余顺天的腰非常的细,合身的西装裤显得他的腿又长又细,看起来非常的儒雅又帅气,但未刮的胡子和嘴里叼着的烟却又衬托出了一个经历过风雨的有男人味的人。

          “天哥又瘦了,真不知道捏着手感会怎么样。”地藏眼神依旧直直的盯着余顺天。

          余顺天作为太平绅士,被邀请上台说两句。

         “阿天很荣幸上台发言,这次可以说是龙虎云集,希望各位能好好享受这次的比赛,不要因为一场比赛伤了和气,我老婆说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余顺天眼里爱意漫漫的望着身边的人,仿佛世界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

          “听说余先生与邹小姐才刚刚结婚,那么,在这喜气洋洋的气氛中,我们祝福各位能够胜利的同时,也能祝余先生能够拿到非常不错的名次!”

           看着旁边人的祝福声和欢呼声,和正笑颜吟吟的老婆,余顺天快乐地接受祝福,带着小凤,回到了包厢。

           “比赛正式开始”随着女声的令下,全场本来吵吵闹闹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马廊里的马也躁动的蹬动蹄子。

            随着哨子的一声令下,马廊里面的马像箭一样飞奔了出去。

            占得外道的是依旧是地藏投注的马,余顺天眼神没有去看那匹马,依旧盯着自己投注的马,但他依旧还是觉得不祥的预感在蔓延。

            这次的结果却真的与上一次不同,余顺天和地藏的马虽然在比赛的时候总是相差了一两个马位,但是最后他俩居然平手了。

            余顺天的眼里带着一丝愤怒,这局怎么会平手?

            因为他们俩平手,所以奖金一人一半。

            看着面前笑的得意的地藏,余顺天心里贼气,但是还是表面微笑。

            “恭喜冯先生和余先生共同取得头筹!”旁边的人们笑着过来庆祝,但余顺天把奖金拿在手里,心里却是一阵恶心,因为平手的话就代表要一起合照,他可不想跟地藏合照。

            “天哥,你现在没得选。”地藏如鬼魅般的声音传到了余顺天的耳旁,但周围人都没有听到。

            余顺天眼神冰冷冰冷的看着地藏,但还是保持着微笑与地藏合了张影,他感觉地藏一直有意无意的摸他的腰,恶心死了。

            终于结束了比赛,余顺天和小凤回到了家里,一到家里,余顺天就坐在沙发上抽了好几根烟。

             小凤在旁边关心的问“老公,你是不是不开心。”

            “我何止不开心,我还恶心呢。”余顺天心里想,但表面又温柔的和小凤说

            “没有,只是有点累,早上起的太早了。”余顺天笑了笑,手攥的紧紧的,但又无所谓的放开了。

            “有事一定要和我说,我不喜欢我们俩之间有隔阂。”小凤关心的说,把头靠在余顺天的肩膀上。

            “嗯。”余顺天笑着掐了掐自己老婆的脸,去厨房做了些菜,最近他学会做了很多菜,但是每次做好的时候,余顺天却又很想让地藏来尝尝,在小的时候,余顺天做菜很难吃,但每次做出来的菜,地藏全部吃完了,还笑着说好吃。

            余顺天轻笑了一声,他想到了很多他和地藏以前的事情,有感动,有好笑。

            真的,余顺天作为兄弟,很喜欢地藏。他想弥补地藏,但是地藏却又做出这么多恶劣的事情,却又让余顺天不得不远离地藏。

            吃完了晚饭,余顺天抱着小凤躺在床上,卧室的灯关着。

            余顺天开了一盏夜灯,今晚他想到了很多事情,让余顺天眼角有点湿润,但是他不想让小凤看到他的柔软,只能开了一盏夜灯,在温软的深黄色灯光触及不到的地方,余顺天在默默地抹眼泪。

           

            而小凤却枕着余顺天的味道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毕仔绝赞摸鱼中
キスじゃ足りなくて いっそ殺し...

キスじゃ足りなくて  いっそ殺して

kiss不够的话 干脆杀掉好了

歌词有感的摸鱼


(忘记说姿势有参考)

キスじゃ足りなくて  いっそ殺して

kiss不够的话 干脆杀掉好了




歌词有感的摸鱼


(忘记说姿势有参考)

毕仔绝赞摸鱼中
占tag致歉。华受同人群群宣,...

占tag致歉。华受同人群群宣,具体群规请看我置顶或入群看群规。



群里太太与咸鱼共舞,氛围逗比,剪刀手比较缺。➕群一起吸Andy老师的细腰翘臀收获快乐——

门牌号419♂779631

占tag致歉。华受同人群群宣,具体群规请看我置顶或入群看群规。



群里太太与咸鱼共舞,氛围逗比,剪刀手比较缺。➕群一起吸Andy老师的细腰翘臀收获快乐——






门牌号419♂77963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