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夏

5312浏览    208参与
觜参

给我一茎山野初生野稗的微茫

给我一片登高而望大河的浩荡

给我一次穿越远逝重重旧时光

抬头一见临照下土未变的骄阳
[图片]那是一种褪色不可追忆的既往

只在某刻 我们还会再回头追望

它们颜色就像是岩上画涂抹岁月飞霜

斑驳朱红模糊却又顽强


那时的人们相信能够留住夕阳

留住那些匆匆而逝却又难忘的时光

他们多么执着冥顽 不惜千里奔往

如今有谁记得 老于桑榆的梦想


那时人们也爱着爱这天地玄黄

他们虔诚猜测千年日月星辰的流淌

也将灵魂安葬 安葬在梦中高岗

穿越山河悠长 到他未曾到过的远方

[图片]鸟踪兽迹追逐到记忆都已消泯...

给我一茎山野初生野稗的微茫

给我一片登高而望大河的浩荡

给我一次穿越远逝重重旧时光

抬头一见临照下土未变的骄阳
那是一种褪色不可追忆的既往

只在某刻 我们还会再回头追望

它们颜色就像是岩上画涂抹岁月飞霜

斑驳朱红模糊却又顽强


那时的人们相信能够留住夕阳

留住那些匆匆而逝却又难忘的时光

他们多么执着冥顽 不惜千里奔往

如今有谁记得 老于桑榆的梦想


那时人们也爱着爱这天地玄黄

他们虔诚猜测千年日月星辰的流淌

也将灵魂安葬 安葬在梦中高岗

穿越山河悠长 到他未曾到过的远方

鸟踪兽迹追逐到记忆都已消泯

水边岩上期盼着顽石记录生命

他们知道一切都会随日月远去

他们仍然存留最单纯的悲与喜


曾经的我寻找他们在山间水旁

也在那些至今温于唇齿的传唱

我走过的那些林莽河泽荒野那些夕阳

或曾记得他们背影微茫


或许吧 你与他们都曾隔川相望

远树苍苍烟水茫茫猜测着彼此模样

他们刻意留下一音骨笛遗响

你凭它们猜测 那些遥远的晨光


山巅的古老传说伴着天风呼啸

冥海滔天巨浪悍守不可涉足的异方

旸谷初日灼烫 苍林大雨正飘摇

多少春秋继往 才能冷却那份天真的渴望

初拾粟谷时指尖闪烁星芒

他们俯身记录篝火燃烧难忘的晚上

龙马负图而出 羲皇作卦以呈天象

河川浸润夕阳浇灌初生的麻桑


有人说沧海桑田不过千年一瞬

而我仍愿爱着那些你们追逐的黄昏

你们怀抱执着是那样至死不回

如此浪漫无畏 跋涉直至长夜的结尾


于高山上远望 江河逝水仍汤汤

剥去岁月的温凉 触摸曾经那片 山河滚烫

刀马

华夏长歌 (2019.10.01历史感怀)

美人娇色,美其名而曰

才子华章,白其马而策

阔阔兮,海长平

辽辽兮,广不阙

泱泱兮,春秋绵绵耀日月


李子漫骑牛,大漠沙尘轻

墨者拔剑气,黑铁侠客平

嬴秦霸四海,太宗阁烟凌

儒人和孝意,格物心阳明

洛神惊鸿翩,太白花想云

弃疾挑灯夜,仲淹忧乐民

羲之兰亭美,宝黛恼雪芹


滚滚兮,横流江河

巍巍兮,珠穆玉雪

锦锦兮,勾栏画亭阁

骄骄兮,华风热血又长歌


——家国情怀,意入神往 - 么碑 阿秋哥 - 2019-10-01 00:20

美人娇色,美其名而曰

才子华章,白其马而策

阔阔兮,海长平

辽辽兮,广不阙

泱泱兮,春秋绵绵耀日月


李子漫骑牛,大漠沙尘轻

墨者拔剑气,黑铁侠客平

嬴秦霸四海,太宗阁烟凌

儒人和孝意,格物心阳明

洛神惊鸿翩,太白花想云

弃疾挑灯夜,仲淹忧乐民

羲之兰亭美,宝黛恼雪芹


滚滚兮,横流江河

巍巍兮,珠穆玉雪

锦锦兮,勾栏画亭阁

骄骄兮,华风热血又长歌


——家国情怀,意入神往 - 么碑 阿秋哥 - 2019-10-01 00:20

Emalia.Ludwig

【年贺】种花姑娘

{种花女子天团群像} 

【含华玉,华清,华燕 】

————————-

【华玉|良渚】

“你觉得,还会有人记得我吗?”华玉这样问,“都过去多少年了。”

“一定会有人记得的”

“一定。”

在几千年前的种花家,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大姐姐,她佩戴着精美的玉器,那个时候,就连华夏都要叫她姐姐。

虽然她早就失去了实体,但仍以灵体的状态,游走在种花家。

她说自己叫华玉。

她所象征的文明有着辉煌灿烂的玉器文化。

我们现在习惯称呼她为——良渚文化。

“握紧这块玉吧,孩子”

你可以从博物馆的文物里寻见她的影子,隐约看见她的模样,勾勒出那份铭刻在玉器纹路里的风骨。.

“百...

{种花女子天团群像} 

【含华玉,华清,华燕 】

————————-

【华玉|良渚】

“你觉得,还会有人记得我吗?”华玉这样问,“都过去多少年了。”

“一定会有人记得的”

“一定。”

在几千年前的种花家,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大姐姐,她佩戴着精美的玉器,那个时候,就连华夏都要叫她姐姐。

虽然她早就失去了实体,但仍以灵体的状态,游走在种花家。

她说自己叫华玉。

她所象征的文明有着辉煌灿烂的玉器文化。

我们现在习惯称呼她为——良渚文化。

“握紧这块玉吧,孩子”

你可以从博物馆的文物里寻见她的影子,隐约看见她的模样,勾勒出那份铭刻在玉器纹路里的风骨。.

“百里山河几回眸,吾自玉中留。”


【华清|长安】

长安城曾做过十三个朝代的都城,是古丝路的起点。

但你知道大唐的长安城吗?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她跳过霓裳羽衣,转过西域胡旋。

“二十五街,一百零八坊,我几乎走遍了这里的每一片土地。” 

“我有幸为那宫殿定名。”

“过华清宫。”

她是盛世大唐的宠儿,是可与贵妃争锋的风华。

你可以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晴日里登上西安古城墙——或许你可以找到她。

请尊敬她。

“十里繁华长安路,风风雨雨十三朝”


【华燕|北京】

“滚出北平!高桥优子!枉费哥哥教你那么多年!你难道忘了遣唐使吗?”

“再没有人能动这紫禁城一分一毫!”

到故宫博物院时请注意,你看到的每一个文物都有可能是她在一九三七年从侵华日军手里保下的。

你或许可以能隔着玻璃听见她的声音。

也别忘了红色城楼里的层层大殿和万年牢的糖葫芦。

再上溯千年,她还叫过“蓟”

那个国家就是她的名字——华燕。

“九重三殿红砖瓦,城南城北旧时年。”


濯皿人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毛泽东《送瘟神》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毛泽东《送瘟神》

知止堂义学
不思量,自难忘

中國瘋的情懷,來自華夏的歌聲

中國瘋的情懷,來自華夏的歌聲

Rico Lee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十三载后,等的人已归来。"

魔道祖师
| 蓝忘机 & 魏无羡

CN: Akatsuki 【晓】 & VIAN
Layout : 裘鳴Jun
Helper: Keito
A7m3 + SEL85F18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十三载后,等的人已归来。"

魔道祖师
| 蓝忘机 & 魏无羡

CN: Akatsuki 【晓】 & VIAN
Layout : 裘鳴Jun
Helper: Keito
A7m3 + SEL85F18

鹤紊

【国家中心】你可还记得

我还记得,当我们惊险的坐在偏僻大湖上的船中,慷慨激昂的唱起国际歌。

我还记得,当我们万死以赴的站在街道上,呐喊着驱除鞑虏的口号。

我还记得,当我们被打入囚笼时充满希望的绣下,这以鲜血铸成的旗帜。

我还记得,当我们挥舞着世人手中的如椽大笔,写下痛骂这世俗灵魂腐朽的文章。

我还记得,当我们为这时代背井离乡,踏上荆棘丛林只为寻求自己心中的道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弃医从文,撕开这万古长夜,以此身火炬之光燃照后人之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拿起手中的武器,有力的回击着踩踏在我不屈脊梁上的蛮恶狂徒。

我还记得,当我们乘风破浪,以肝胆相照,只为护住身后山河无恙。

我还记得,当我们以不朽姿态临万国...

我还记得,当我们惊险的坐在偏僻大湖上的船中,慷慨激昂的唱起国际歌。

我还记得,当我们万死以赴的站在街道上,呐喊着驱除鞑虏的口号。

我还记得,当我们被打入囚笼时充满希望的绣下,这以鲜血铸成的旗帜。

我还记得,当我们挥舞着世人手中的如椽大笔,写下痛骂这世俗灵魂腐朽的文章。

我还记得,当我们为这时代背井离乡,踏上荆棘丛林只为寻求自己心中的道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弃医从文,撕开这万古长夜,以此身火炬之光燃照后人之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拿起手中的武器,有力的回击着踩踏在我不屈脊梁上的蛮恶狂徒。

我还记得,当我们乘风破浪,以肝胆相照,只为护住身后山河无恙。

我还记得,当我们以不朽姿态临万国来朝,坚定站住泱泱大国的最后底线。

你可还记得?

你可还记得这前仆后继的英雄,你可还记得这抛头颅的热血已浸润整个华夏大地,你可还记得每一步的沉重,亡灵们的悲鸣,你可还记得有无数前辈在黑暗中点亮天光,动乱中稳住时局,你可还记得他笔直的背影,死前上扬的嘴角,亦或者是眼里不熄的篝火,坚定的脚步?

你可还记得他们是隐于乱世之中的地下者,匍匐于书桌上的执笔者,游行于街道上的无畏者,牺牲于执行者抢下的不屈者,帮衬于同胞的坚强者,凛然于协约上的外交者,划下新时代的革命者?

你可还记得,他们是你,是我,是她,是每一个与天不老的人,是每一个前行者与追梦者?

你可还记得?

这,就是它屹立这万年河山之理由。

这,就是华夏。




——————————————————————————————


愿吾辈之中华,自强自立,不忘开前路之艰险,拓后路之坦荡,以此生热血烧剑胆成灰。

12.13.

你听城市外刹那轰鸣 那是历史缓慢而沉重的哀悼,它告诉我们:勿忘国耻。

lawentao

虎门销烟至新中国成立​

虎镇销烟功未竟,珠江滚滚泛愁肠。

闭关守旧天朝耻,百拒蛮夷遍地殇。

累累条约疆域改,泱泱华夏抵诸洋。

英雄百战为国死,毛战驱贼举世狂。

原文来自:虎门销烟至新中国成立(中华新韵)--文涛之声

虎镇销烟功未竟,珠江滚滚泛愁肠。

闭关守旧天朝耻,百拒蛮夷遍地殇。

累累条约疆域改,泱泱华夏抵诸洋。

英雄百战为国死,毛战驱贼举世狂。

原文来自:虎门销烟至新中国成立(中华新韵)--文涛之声

琉文

寄 华夏【耀】

【不知狼烟明灭几何,


亦不知老友何时泯灭,


岁月徒留一人,


残存着。


国民之哀嚎彻耳几未停歇,


胸腔之痛楚奈何终未死亡。


又有何人晓吾之迷惘。。。


幸得,晨曦至。】


{ 夏 . 耀 }  悔过


华夏稚嫩伊始,鸿蒙初辟。


黑发的幼童不觉担起一国兴亡之标志,流连于此富饶领土——

其唯知:他名王耀,是华夏的标志,他是国。

他所嬉闹的地方,是他所有的领土。此时他的国家朝代为夏,存世约400年。

他也孤身一人近400年。

一日,觉周身隐约不适,阖眸复睁。眼前全非先前...

【不知狼烟明灭几何,


亦不知老友何时泯灭,


岁月徒留一人,


残存着。


国民之哀嚎彻耳几未停歇,


胸腔之痛楚奈何终未死亡。


又有何人晓吾之迷惘。。。

 

幸得,晨曦至。】


{ 夏 . 耀 }  悔过


华夏稚嫩伊始,鸿蒙初辟。


黑发的幼童不觉担起一国兴亡之标志,流连于此富饶领土——

其唯知:他名王耀,是华夏的标志,他是国。

他所嬉闹的地方,是他所有的领土。此时他的国家朝代为夏,存世约400年。

他也孤身一人近400年。

一日,觉周身隐约不适,阖眸复睁。眼前全非先前景色。

四周苍茫,几无人烟。

幼童蹙眉欲抬步离去,忽闻几声浅言。

“汝可是。。。源君?”

幼童从未与他人交谈,仅启唇吐淡淡鼻音。

“。。。嗯。”

面前的中年男子面露凶煞之气,略惊了幼童。许是察觉幼童的情绪,中年男子微微放轻松了面部表情。

“莫怕。。。吾。没有恶意。。。”

“烦请告诉那些百姓,吾,对不住他们,愿他们新的君主会善待他们。。。吾。。要去见那些因吾而死的臣民。。。赎罪了。。。”

男子的音色越发轻快,浑身笼罩在一片光晕中,身形不断变化——中年、少年、幼年,直至泯灭。本浑浊的嗓音越发轻巧、稚嫩。。。

如何降生,便如何离去。

未散去的点点晕色自眉心进入幼童脑海,幼童接收到了这位夏王朝最后的君主癸,今后谥号为桀的君主的一生。

如走马灯般,皆是虚无。

幼童再睁眼,四周景色恢复如初,他又是孤身一人。



————————————————————————————


这其实,是政治课上的一篇随笔,今后若有缘,自会更新。


【作者私心:朝代的最后一位王可以见到耀,并在灵魂上下“这是源君”的精神烙印。顺带一提,若。还有后续的话,耀会成长的!】

作者历史不太好,若读者发现其中问题请万望指出!看到就会改的!

【感谢阅读到此处的你。】

无心

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芯慢谷 95304

在线求个标题~ 蟹蟹 ( ˆ▿ˆノ)ノ=͟͟͞͞ 国庆节快乐🇨🇳

🇨🇳 🇨🇳  #1949~2019# 🇨🇳 🇨🇳

“蛟龙”下潜,“嫦娥”奔月

一桥飞架海峡,高铁贯驰华夏

        一带一路,世界通途

        七洲五洋,大同理想


The Belt and Road,

the path of the world

7 continents and 5 oceans,

the ideal of Great Harmony


🇨🇳 🇨🇳  #1949~2019# 🇨🇳 🇨🇳



    “蛟龙”下潜,“嫦娥”奔月

一桥飞架海峡,高铁贯驰华夏

        一带一路,世界通途

        七洲五洋,大同理想

 


The Belt and Road,

the path of the world

7 continents and 5 oceans,

the ideal of Great Harmony


瑾秀

(华夏)追逐之间【二】

第二章


     我压抑住了自己的内心。斯坦福给我们介绍说:“这位是华生医生,这位是福尔摩斯先生。”


     福尔摩斯使劲握住我的手,热情而真挚地说:“您好!看的出,您从阿富汗来。”我一脸诧异,他轻笑了下,在别人眼里可能觉得他非常不礼貌,但是在我眼里不觉得他做错了什么,如果换个人可能就不一定了吧!


     他又接着说:“这并不难,但是,现在我们要谈的是血色蛋白质的问题。您一定也看出这个发现的重要性了吧?”


    ...

第二章


     我压抑住了自己的内心。斯坦福给我们介绍说:“这位是华生医生,这位是福尔摩斯先生。”


     福尔摩斯使劲握住我的手,热情而真挚地说:“您好!看的出,您从阿富汗来。”我一脸诧异,他轻笑了下,在别人眼里可能觉得他非常不礼貌,但是在我眼里不觉得他做错了什么,如果换个人可能就不一定了吧!


     他又接着说:“这并不难,但是,现在我们要谈的是血色蛋白质的问题。您一定也看出这个发现的重要性了吧?”


     “从化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无疑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但在实际上……”与他交谈很久之后,直接拉着我的手开始做起了实验。


       最后他总结了下,过去使用的愈疮木液实验法非常复杂还不准确,显微镜下如果血迹干了也不好操作,现在不管新的还是旧的都一样发挥作用!要是早些发现就能让那些罪犯早些受到法律制裁了!


      “的确是这样!。”我喃喃地说,并暗自下定心绝心,用自己的学实来帮助他。

    

       斯坦福帮我们绕回正事上,“我们到这儿找你是有点事,你不是一直抱怨找不到跟你合租的人吗?所以我想你们应该认识一下。”


       福尔摩斯听到后特别高兴,又有些督促不安,扭捏着缓缓说道:“咱们两个人都非常合适!但愿您不讨厌浓烈的烟草味,还有喔,我经常会搞些化学药品,偶尔也做些实验,这,您会讨厌我吗?”


      我假装不是很满意的样子,看他脑袋都快低的看不到他那双慧眼了!我禁不住笑了起来。我说:“完全不会!”他急切的还想补充道,我直径走到他面前,握住了他的手。斯坦福(???)


       暗自搓了下他的手,按了按他的手心,他这时比较激动而没有发现,临走时我对着这个一眼就能看出我是从阿富汗来的福尔摩斯先生感到浓烈的兴趣!


      斯坦福对我眨眨眼,笑得神秘兮兮的“这就是他特别的地方!有许多人都想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能料事如神,不过在我看来,你是打算研究他?不过,你会发现他属于难以挽留的列子,我敢说他会比你了解他还要了解你要更多,再见!”


       “再见。”我回答道,慢慢走向我的公寓,对福尔摩斯这个新结识的朋友,充满了别人不能理解的兴奋!




                                            ——预知后事,下章分晓——


请君拂衣踏长歌

#王耀1001生日快乐# #王耀# #我爱你中国# #14亿人为你庆生#

七十载风起云涌,七十载沧桑巨变,七十载风雨兼程。吾泱泱大国,屹立于世界东方,生生不息,强盛不衰!
文明圣火,千古未绝,唯我无双,和天地并存,与日月同光。

便九天揽月,五洋擒蛟,庇佑我神州!
教百川参拜,关河俯首,热土长流!
教尘寰不老,初心不灭,鼎盛春秋!
使山河添色,日月无光,瞬目九州!

愿海晏河清,山河永续,国祚连绵,千朝万代,光耀千秋!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与天不老,与国无疆!

山河壮丽,岁月峥嵘。
何其有幸,炎黄为名❤

#王耀1001生日快乐# #王耀# #我爱你中国# #14亿人为你庆生#

七十载风起云涌,七十载沧桑巨变,七十载风雨兼程。吾泱泱大国,屹立于世界东方,生生不息,强盛不衰!
文明圣火,千古未绝,唯我无双,和天地并存,与日月同光。

便九天揽月,五洋擒蛟,庇佑我神州!
教百川参拜,关河俯首,热土长流!
教尘寰不老,初心不灭,鼎盛春秋!
使山河添色,日月无光,瞬目九州!

愿海晏河清,山河永续,国祚连绵,千朝万代,光耀千秋!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与天不老,与国无疆!

山河壮丽,岁月峥嵘。
何其有幸,炎黄为名❤

六妤/

-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

历经烽烟,它是刀尖上开出的盛世,曾有帝王昏庸,国土沦陷,那些,命运多舛的土地,曾声嘶力竭,挣扎无果。是那些,令人鄙夷的手段,将它送向深渊。
-
而今,光耀夺目,巍然矗立,五千年的繁华在枪林弹雨里得以生存,是炎黄子孙,高歌吾国之强盛。
-
我愿您崛起东方,愿您盛世千年。
-
此生无悔入华夏——


-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

历经烽烟,它是刀尖上开出的盛世,曾有帝王昏庸,国土沦陷,那些,命运多舛的土地,曾声嘶力竭,挣扎无果。是那些,令人鄙夷的手段,将它送向深渊。
-
而今,光耀夺目,巍然矗立,五千年的繁华在枪林弹雨里得以生存,是炎黄子孙,高歌吾国之强盛。
-
我愿您崛起东方,愿您盛世千年。
-
此生无悔入华夏——





祀礿
此生不悔入华夏! 70周年快乐...

此生不悔入华夏!



70周年快乐!!

✨🇨🇳🇨🇳🇨🇳✨✨🇨🇳🇨🇳🇨🇳✨

此生不悔入华夏!



70周年快乐!!



✨🇨🇳🇨🇳🇨🇳✨✨🇨🇳🇨🇳🇨🇳✨
瑾秀

(华夏)追逐之间【一】

作者前提:祝祖国母亲70周年快乐!

第一章:初遇

   1878年,我在伦敦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又到内特黎进修军医课程。我在那里读完全部必修课程后,立刻被派到诺森伯兰做军医协助,这个团驻扎在印度。第二次阿富汗战役就爆发了,一路追赶着这支队伍,终于在阿富汗境内的坎大哈顺利找到该团,报道上任。

   这次战役对许多人来说是升迁或荣誉,缺给我带来了灾难和不幸。一颗捷则尔子弹打中了我的肩部,我的肩骨被打碎了,而且伤到了锁骨下的一条动脉。这次受伤,我元气大损,加上马背上的长途跋涉,我被折磨得虚弱不堪。在疗养期间,我在印度种下另一祸根——伤寒。

 ...

作者前提:祝祖国母亲70周年快乐!

第一章:初遇

   1878年,我在伦敦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又到内特黎进修军医课程。我在那里读完全部必修课程后,立刻被派到诺森伯兰做军医协助,这个团驻扎在印度。第二次阿富汗战役就爆发了,一路追赶着这支队伍,终于在阿富汗境内的坎大哈顺利找到该团,报道上任。

   这次战役对许多人来说是升迁或荣誉,缺给我带来了灾难和不幸。一颗捷则尔子弹打中了我的肩部,我的肩骨被打碎了,而且伤到了锁骨下的一条动脉。这次受伤,我元气大损,加上马背上的长途跋涉,我被折磨得虚弱不堪。在疗养期间,我在印度种下另一祸根——伤寒。

    最终,我从死神手里逃了出来,病情渐渐好转,医生会诊后,决定将我遣送回英国,而且认为丝毫不能再耽误。那时,我的身体糟糕透了。

     我在伦敦无亲无故,在伦敦河滨马路的一个公寓里住了一段时间,一直过着这种不舒适又无聊的日子,拿到的钱很快就花完了,而且大大超过了我的负担,我的经济状况开始让人恐慌。

      在准备搬离之前当天,有人忽然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在巴茨时的一个助手——小斯坦福。在茫茫人海中,能碰到故人,对当时孤独寂寞的我来说,是件十分高兴的事。他见到我,似乎也十分高兴。但我不知道这次遇到他会促成我遇见自己今生的另外一半。

       我把自己的遭遇叙述给他听,他心生怜悯,说:“可怜的家伙!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回答道:“我想租一间价格便宜又比较舒服的房子,不知道能不能完成这件事情。”

        小斯坦福说“真有意思,今天你是第二个跟我说这话的人了。”

         “那第一个是谁呢?”

         “是一个在医院化验室工作的人,今早我还听他不住地叹气,他说他找到了好几间很好的房子,可是租金太贵,他一个人住不起,却找不到合租人。”

          “我倒想见见他。我愿意跟一个好学而又沉静的人住在一起。毕竟我的身体还不怎么结实,受不了刺激和吵闹。在阿富汗,我早已尝试够吵闹和刺激的滋味,这一辈子都不想再体会了。我怎样才能够见到你这位朋友呢?”

 

           小斯坦福:“如果你同意,我们吃完饭,就一起坐车到化验室去找他。”

            “好的!”之后我们开始聊别的话题。

          在去往医院的小路上,小斯坦福跟我讲起了福尔摩斯先生的一些详细情况。聊了很久,直到我们下了车,拐进了一条狭窄的胡同,穿过一个很窄的旁门之后,来到一个大医院的侧楼。

         这里我很熟悉,不用领路我就走上了白石台阶。接着,我们一起穿过了一条长长走廊,这个走廊的镜头是一个低低的拱形过道,并一直通往化验室。

        化验室很大,这间化验室里只有一个人,坐在离门较远的一张桌子前,正聚精会神地工作着。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来瞧了我们一眼,紧接着跳了起来,高兴地欢呼:“我发现了,我发现了!”他朝着小斯坦福大声地喊,同时拿着一支试管向我们跑来。

         不知内心为何不爽,只想他对着自己欢呼般说出自己的喜悦与发现罢了!不知是什么因素悄然无声,在往后的日子里愈演愈烈。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预知后事,下章分晓——

         

珏

我爱死这个泱泱中华了

我爱死这个泱泱中华了


桃之ber

[十一贺文]华夏,她



在混沌之中,她踏着金色步履,款款而来……


壹.


金黄大殿上,金玉相砌,珠帘摇曳。

她是高坐的帝王,百官俯首,她身板挺直,目光似有惊涛骇浪,又似​是万丈深渊。

她低头睥睨,轻轻一抬手,“吾名,华夏。”


秋木,落叶,寒窗,堂内灯火通明。

她席草铺而坐,手握泛黄书卷​,有萧瑟的风吹过,叶落字章之上,她手小心划过,露出那两个字“华夏……” ​


绿萼小轩,偶有鸟啼犬。

她跪坐在地,身后是沉香的点点烟香,木桌上有一壶清茶,氤氲出淡淡幽香。

她将茶缓缓倾倒出来,将杯向前一推,莞尔一笑“这茶名华夏,我也叫华夏。”


清早的街道熙熙攘攘,四边的小摊、店铺叫卖声比比皆是。

卖油纸伞...



在混沌之中,她踏着金色步履,款款而来……


壹.



金黄大殿上,金玉相砌,珠帘摇曳。

她是高坐的帝王,百官俯首,她身板挺直,目光似有惊涛骇浪,又似​是万丈深渊。

她低头睥睨,轻轻一抬手,“吾名,华夏。”



秋木,落叶,寒窗,堂内灯火通明。

她席草铺而坐,手握泛黄书卷​,有萧瑟的风吹过,叶落字章之上,她手小心划过,露出那两个字“华夏……” ​




绿萼小轩,偶有鸟啼犬。

她跪坐在地,身后是沉香的点点烟香,木桌上有一壶清茶,氤氲出淡淡幽香。

她将茶缓缓倾倒出来,将杯向前一推,莞尔一笑“这茶名华夏,我也叫华夏。”





清早的街道熙熙攘攘,四边的小摊、店铺叫卖声比比皆是。

卖油纸伞的她是最惹人注意的那一个。

油纸伞上的江南烟雨,缱缱绻绻​;油纸伞上的北国雪飘,恣意飘荡。

别人想要买一把,她偏不让,

“这南北本就是一体,你要买,就都买了去。”

缘是这两把伞柄上各刻了一枚娟秀小字,合起来正是——华夏。





她身着绿色旗袍,坐在木椅上,上面细纹绣着百合,亭亭而立,清丽极了。​

她面前放着画板,泼墨转笔,就勾勒出了轮廓。

有人问她这画的是什么,她的神情就变得似喜似悲,声音缥缈:

“这自然是皇宫,你瞧,在那儿呢!繁华吧,华夏的皇宫自然是繁华的,也过于繁华了……”








贰.



破败矮屋,灰雾缭绕,她似久病缠身,瘫斜在塌上,眼睛紧闭,眸中只剩黑夜而无星光,浑浊又迷蒙。

她语气茫然:

“我以前似乎不是这样…华夏似乎不是这样……”

突然,她睁开双眼,似乎看见有人拨开了缠绕在屋内的迷雾。

恍惚间,有一束光,闪烁着她的名字——华夏。





夜色凄然,仿佛又有曙光。

她一身朴素麻衣直立,衣袂在风中飘,​眼中是希望是信仰。

“嘣”有子弹直直地打在她的身上,开出了血色的花。

她的脸上却没有惊愕,没有痛苦。

嘴角坚定的弧度便是曙光,是华夏的曙光。




昏黄的台灯忽闪忽闪,映照出纸上的字迹。

她戴着厚重的眼镜,眸中有耀眼的坚决,她只低头写,低头写​……寂静的书房内有笔下的沙沙声,她喃喃:

“希望,文字是华夏的希望。”





周遭是炮火,脚下是被鲜血染红的土壤,头上是压顶的乌云。

她站在桥边​,眼含热泪:

“华夏……是不是要消失了?”

可她的周围是用无数战士的尸体筑成的城墙,“华夏,永在!”





叁.



她这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


有人想挖去她的灿烂双眸,


有人想割去本就属于她的血肉,


更有人想摧毁她的铮铮傲骨​。


可她一直在坚持,也从未真正的倒下。


有外部的施压,还有内部的血肉自己想离她而去。


却忘了,没有了她,何来这么多年的温柔的保护。





华夏,


五千年,


或许古老,


或许还稚嫩。


​但她仍是我们自己的华夏。


她现在的绝代风华,


一如最初,


也远超最初​。



—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