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华戎舟

347浏览    4参与
累

《洗铅华》回到最初

原著:《洗铅华》作者:七月荔

轻微ooc致歉

没有固定cp

后期会有华浅穿回现代的剧情

我文笔也不好,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后续,毕竟已经为了他哭了四个小时了


------------------------------------------


      离开京城的第六年,我与戎舟定居在江南,我喜雨,这边湿润的天气正合我意。有时我会眺望京城的方向,我不知道父母如今怎样,身体是否康健;是否想念我,是否想念兄长。...


  

原著:《洗铅华》作者:七月荔

轻微ooc致歉

没有固定cp

后期会有华浅穿回现代的剧情

我文笔也不好,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后续,毕竟已经为了他哭了四个小时了


------------------------------------------



      离开京城的第六年,我与戎舟定居在江南,我喜雨,这边湿润的天气正合我意。有时我会眺望京城的方向,我不知道父母如今怎样,身体是否康健;是否想念我,是否想念兄长。


      说起来,这么些年我都没有再去兄长坟前看望他,但每年都会给他烧纸钱,他这么败家,也不知这些钱在那边够不够他花。想到这,我似乎脑海中有了华深喊我妹妹的样貌,我就这样想着,想着便笑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戎舟见我笑,上前搂住我腰询问,我抿了口茶,摇了摇头。转身揽住他的脖颈,在他嘴角落下一吻。

   

      “陪我回趟京城吧,我想去看看爹娘和兄长。”

    

      “好”他看着我,眸中柔情似水

    

       我笑着对他说“可别让太后发现咱俩,不然我这抗旨的罪名下来,咱俩可就真得黄泉见了”

     

       他放在我腰上的手收紧,把下巴抵在我头上“不会”


        戎舟租了辆马车,载着我向京城方向驶去,当时被太后喂了假死药安置在这,我都没有看过沿途的风景,确实与现代的大不相同。我感叹了一路山川美景,戎舟也在仔细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似乎很赞同我说的话。

      

       我们将马车安置在城外,这样不会引人注意。我踏进城门,京城还是繁华依旧,富贵迷人眼。我喊上戎舟,想先去最繁华的地带转转。可谁曾想,刚到那就碰到仲夜阑和牧遥,我可不想让他们认出我,让我去见太后。我正想着往哪躲,戎舟便把我搂在怀里,面对着一个卖首饰的摊子,刚好能避开他们。但我似乎感觉到仲夜阑停下的脚步,我狐疑的转过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他似乎很是惊讶我为什么会在这。

     

       “怎么了?”牧遥见他停下,转过身问他。

      

       “无事”仲夜阑挡住了牧遥看过来的视线,拉起牧遥的手融入了拥挤的人群,我清楚的看到他转身的瞬间勾起的嘴角。我想起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他对我说的“江湖再见”,也难怪,再次见面都已物是人非。

     

       我没有多做停留,我拉起戎舟的手向华府走去,尽管一路上给自己做过心理辅导,但看到曾经辉煌的华府如今这般萧条,心里不禁涌起一阵辛酸。我并未从大门进去,这里人多眼杂,我让戎舟带我翻墙。看到院子里毫无生机的模样,我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本意是想远远的看望阿爹阿娘,但我现在顾不上那么多,推开进入正房,没有看到过想象中阿爹喝茶,阿娘刺绣的场景。映入眼帘的只有摆在高堂的两个牌位。我此时已经是头晕目眩,后退两步撞在戎舟怀里,我让自己镇定,走上前去,牌位上赫然刻着华相和华夫人的名字

       

      我轻抚上面的名字,嘴里喃喃到“阿爹阿娘,浅儿来看你们了。”话音未落,我看见旁边门框里走出了一个女人,“大小姐!?”我眸中含泪看着她,是李嬷嬷。

      

      李嬷嬷快步走上前拉起我的手,老泪纵横,“大小姐,真的是你,你还活着!”我深呼一口气,声音颤抖的问她“嬷嬷,我爹娘他们……”嬷嬷看着我,眼中流露出悲痛与不甘“那日宫中传出消息,说你所在的宫殿走水,被烧死在宫里,夫人悲痛欲绝从那日起便一病不起,整日靠着药剂度日,四年前……走了”嬷嬷叹了口气,接着说“夫人走后整个相府就剩下我和老爷,我们将夫人安葬后,老爷同我说了很多。他说他的大半辈子用来算计,算计朝堂,算计官府,最后又算计了自己的女儿。他这辈子都是后悔的,他后悔一心追求名利,后悔做了太多太多错事,也后悔最后没有听你的话早点放弃相位。如果他早点辞官,现在会不会一家人住在一起,儿子没有死,女儿也嫁给了心爱的人,他与夫人共享晚年……”说到这里,李嬷嬷再度哽咽,我已经站不稳了,泪水也止不住,靠戎舟搀扶勉强站稳。“他说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他害死了儿子,又害死了女儿,夫人如今又走了,这世间已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他告诉我,这华府荒也是荒着,让我把相府卖了换着银两过自己的日子。但老奴在华府待了一辈子,哪能看着华府落到别人手里,我没答应老爷,我说我生是华府的人,死是华府的鬼,只要我在一天,华府就只能姓华。老爷没说话,只是让我出去,当天晚上就自缢了。”

    

      我把头埋在戎舟怀里崩溃大哭,他抱着我,就像当时兄长去世那样,那是的我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失去亲人,今天又是这般清清楚楚感受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

      

     “戎舟……我没有阿爹阿娘了……我没有阿爹阿娘了”  我哭到脱力,戎舟抱住我帮我顺气,轻声说“你还有我,你还有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我坐在父母灵位旁边说了很多话,我告诉我他们的假死的经过,告诉了他们我这几年过得很幸福,让他们不必为我担心“阿爹阿娘,如果你们下辈子穿越到21世纪,记得找到我啊。”我同父母告别,有顺着当年的回忆找到了兄长的坟墓,我坐在他坟前,就静静地坐着,什么也没说。对不起我已经说了很多,我想兄长应该也听倦了,“谢谢你。”这是我第一次对华深说谢谢,“谢谢你送我的首饰,谢谢你为我挡了一剑,也谢谢你让我体会到有哥哥是什么感觉。”

 

        我刚站起身想走回去,就看到一抹白色身影闪过,很陌生也很熟悉,我还沉浸的失去父母的悲痛中,没有心情去理会旁事。现在的京城,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去留恋。我同戎舟向城外走去,或许我们本不该回来。


        我刚坐上马车,听见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我拉起窗帘望去,那个熟悉的身影正骑着马向我奔来。


         “驾——吁——”


        “皇上怎会在这?”我抬起头看向他,眼中没有丝毫波动。倒是仲溪午面色复杂,“朕听皇兄说他在集市上见到一个同你很相似的人。”


        “所以方才皇上才会出现的华府。”


        “……”我和他相对无言,片刻后他开口“对不起”


         “皇上并没有对不起我,生死由天,你我都改变不了”       


         “你明知我说的不是此事,我……”


         “皇上”我打断他的话,“这句道歉或许对六年前的我有用,但是现在的我不需要了。”我转身放下窗帘,不再看他。


          “浅浅,我……”


         “皇上请回吧,江南路途遥远,我们也着急赶路”这次又是戎舟打断了他的话。说完便驾车走了


         这次仲溪午没有跟上来,我和戎舟很顺利地回到了江南。



         我本以为我这次回去,可以和戎舟过完下半辈子,但是中了风寒的我一病不起,这病连续了一个多月也不见好转,戎舟请了这边很有名的医生。医生为我把过脉后表情凝重,戎舟急切的询问我的病情,我此时缺异常的平静。


       “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我对踌躇半天的医生说


       “你这恐怕是痨病,这病虽难治,但只要坚持吃药还是能控制住”


        我垂眸点了点头,示意戎舟送送医生。这病我比谁都清楚,肺结核。没穿越之前,我的奶奶就是得这个病走的。只是没想到,今天会落到我的身上。


        戎舟送完医生回来,将我搂在怀里“浅浅,没关系的,我们按时吃药,一定能治好。”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但是我还是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声音在抖,他哭了。


      “戎舟,我不想治了。”我此时说话都是虚的,戎舟将我抱的更紧了,仿佛下一秒我就会离开。“说什么傻话呢?一定会治好的。”


       从那天开始,戎舟每天都对我寸步不离,生怕我哪里出了毛病。我经常打趣他,他只是抱我抱住,对我说“浅浅,你答应我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不能反悔。”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回抱了他。


       我在戎舟的监督下每天都按时吃药,戎舟又给我买来各种补身子得东西,但病情似乎并没有好转。我整天整天地躺在床上。我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想告诉戎舟别再白费心思,但又怕看到戎舟泪眼婆娑。


        当我躺在床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时,我听到戎舟趴在我床上哭的很大声,让我别离开他。我想告诉他,我的一辈子已经走到头了,但他的还长,我想让他好好活着,替我再看看这山河万里。但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抬手抚上戎舟的脸,没等我好好看他,便逐渐没了意识。


        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看到了很多人,我看到了兄长,看到了父母,看到了太后,看到了戎舟,千芷,也看到了仲溪午……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耳边是室友的轻声呼唤,“你怎么了?没事吧?”我愣愣地看着她,回过神来,说“我没事。”


       “刚才听见你哭,我以为你怎么了,一看才知道你还没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发生了好多事,但我想仔细回想,却伴随着一阵阵的头痛。


        我只记得梦中有一个叫华戎舟,一个叫仲溪午的人,但样貌我却一点没想起来。


        我问室友,“你知道华戎舟和仲溪午吗?”


        室友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我“这不是前两天我推荐你的小说里的男二和炮灰吗?你当时还和我吐槽这女主光环太强大”


         我选择性的听了前面,后面再说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小说……里的吗?我没有再说追究,只当自己看小说入了迷。


        下午还有课,我收拾收拾就向教室走去,穿过梧桐林,我和一个男生擦肩而过。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我转过身,他已经逆着阳光向远处走去。


       “怎么了吗?”室友见我不走也停下脚步


       我转过身,“没事,快到时间了,我们走吧”




------------------------------------------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算是be还是he


结局的那个男生没有固定的人选,我只是想表达平行时空也能相遇


那个男生可以是华戎舟也可以是仲溪仵

砸钢琴还是拉丁舞

【洗铅华】就此别过

假定《洗铅华》原文结局在华浅假死后


想办法进京面圣是娘亲死后我思考得最多的事。


我叫华离,华浅是我的娘亲。


娘亲死前交代了我一些事,让我去见一些人,算是替她向这个世界告别。


进京后我去了城郊的墓地,和舅舅说了会话。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从前种种都是娘亲说于我的。我想他大概不愿听我说些别的,就说了些娘亲平时爱吃什么,喜欢哪家小店的吃食,家里栽了什么娘亲喜欢的绿植,娘亲如何怀的我。


我只挑些娘亲喜爱的说,权且告诉他娘亲生前过得很好便罢了,其余的不必再说。


絮絮叨叨挺久,转头才发现多了两人站在身后。一个是仆人...

假定《洗铅华》原文结局在华浅假死后



想办法进京面圣是娘亲死后我思考得最多的事。



我叫华离,华浅是我的娘亲。


娘亲死前交代了我一些事,让我去见一些人,算是替她向这个世界告别。






进京后我去了城郊的墓地,和舅舅说了会话。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从前种种都是娘亲说于我的。我想他大概不愿听我说些别的,就说了些娘亲平时爱吃什么,喜欢哪家小店的吃食,家里栽了什么娘亲喜欢的绿植,娘亲如何怀的我。



我只挑些娘亲喜爱的说,权且告诉他娘亲生前过得很好便罢了,其余的不必再说。





絮絮叨叨挺久,转头才发现多了两人站在身后。一个是仆人,一个一身明黄。



我已了然,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走到他面前。






我第一次看着皇宫里的红墙绿瓦,恍惚看到多年前的娘亲,被困在这里的模样,也数不清娘亲曾经走过多少回皇宫的路,每回又是怎样的心情。





殿内那抹明黄坐在高处,我只站着并未行礼。他身旁大监正要呵斥,被他挥手制止了。



他似乎是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又或是想起些旧事,沉默许久。



是我先开口,直接告诉他娘亲已离世。我是有怨念在的,若不是因为他,娘亲又怎会走到被逼服毒的地步。



听到我说话,他似乎突然受了很大的刺激,浑身一抖,就在偌大的金殿上不住的流泪,丝毫没有君王的形象,无措得只像个孩童。



我突然觉得没必要了,毕竟没有什么比突然知道已死之人还活着却又已然离世更痛苦了。




也许是半个时辰,也许是大半天,我才听到他的声音。



声音嘶哑的问我的父亲是谁。



我抬头看他那狼狈模样,到底是打消了再拿言语解恨的心思。



我告诉他,父亲既不是晋王也不是那侍卫,只不过是江南的普通人家。



父亲在娘亲离世后不过一年,便悲痛欲绝,随娘亲而去了。



我纵使听过娘亲说的种种,到底还是偏向我父亲,毕竟我娘亲喜静,可惜他们从不在意,只我父亲给过他一段平静的生活。




他让我细说娘亲假死出宫后的生活,却只字不提娘亲的欺君之罪。我便与他说了许多,一同当初娘亲与我说的关于他的二三事。




我告诉他,当初娘亲其实是动过心的,在他们占星台上饮酒时,晋王府解围时,华深墓前陪伴时,她都曾想过入宫,只不过是你推开她的。




他久久不回复,我又告诉他,当时挡在娘亲面前受的烫伤,她记了好久,那瓶止痛药也曾带在身上很长时间。



他抬头看我,眼神里带着惊慌无措,问我那瓶药在哪。







我再也没看他,扭头走出大殿。



走之前告诉他,


当你拿华府逼迫她时,已经扔了。








我走到太后寝宫门口,只与门口侍卫说,太后见到我的模样定会见我,只管通传便是。




太后见到我,盯着我的脸面露怀念,亲切得仿佛见过我很多回,招手让我到她身边去。



我在离她三步远的位置跪下给她磕了头,权当是我代娘亲谢过她,至于是谢什么,不必再说。



她拉着我说了好多话,问了很多娘亲的问题,我都一一答了。




太阳西下,太后不舍的要送我出宫时,念叨着要与皇上说收我做她的孙女,我拒绝了。



我只告诉她,我与娘亲一样,喜静。



她眼角含泪,遗憾又感慨道这样也好。







出皇宫的路上遇到了我最不愿见的人。他先是震惊的看着我的脸,然后抽出剑架到我的脖子上,盘问随即砸向我。



他的盘问我只字未答,只讥讽他与牧王妃恩恩爱爱就不必揪着别的不放。



他突然就静了声。



我看着她身旁穿着华丽的牧瑶,恨他不懂得珍惜我娘亲,偏心旁人害我娘亲和舅舅蒙羞。又告诉他,当初娘亲冒充她身份是不对,可后来救你一命,



这笔恩怨早就两清了。





再没看他颇受冲击的模样,扭头就要离开。


牧瑶却拉住我,问我的名字。




我说我叫华离,断舍离的离。


她沉默未再言语,松开了我的手。








到了华府,才知外祖母已然离世,只剩外祖父一人被圈禁在府中。



我见到他时,他惊讶过后很快就接受了我这个存在。



不同于皇上和晋王求而不得的痛苦惋惜,也不同于太后的惊喜和感慨,华相是真的老了。



他揉揉我的头,亦如当年对我娘亲那般,又喃喃道华家不曾绝后已是万幸。





临走时,他拉着我的手和我说,



好孩子,他们都在下边,让我走吧。










我出了华府,看着漆黑的夜色发呆。我知道我帮助华相自尽瞒不过他们的眼线,罪臣自戕是大罪,何况我是罪臣之后。但我不在意了。









娘亲交代的事情完成得差不多了,只差最后一个,我不讨厌的人。




正当我为如何寻到此人发愁时,皇上身边的人来到我面前,告诉我华戎舟已死。



我并不意外皇上会盯着我的去处,只是觉得华戎舟已死让人难以置信。



那人委婉的告诉我,他是今日自尽的。



我感到一丝迷茫,问那人他为何要自尽。



那人叹了口气,只道姑娘应当清楚便离开了。










我茫然的走在路上,觉得华戎舟已死此番实在难以置信,娘亲交代我替她问好,交代我替她瞧瞧他可有成家,可事业有成。



我还想看看这个娘亲口中没有一句怨言的过往是什么样,还想看他儿孙满堂,意气风发的模样。



可怎么就都没了呢。








我因想着事没看着路边,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乞儿,只好蹲下同他道歉,又塞给他一些碎银让他去医馆瞧瞧。



那小乞儿开心的揣着碎银,却又犹豫的看我脸色,伸手过来为我拭泪。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已泪流满面。






是了,我自是知晓他为何自尽的,以娘亲之姓冠他之名这种傻事我又不是不知道。














我一夜未眠,直至太阳升起,我离开京城,临行前回望城门,繁华街道依旧生机无限,皇宫依旧巍峨,只是一眼再望不到华府。



娘亲的一生几乎都在这,此次赴京完成了娘亲遗愿,我就再也不来了。










从前种种,一笔勾销。





长落

推书《洗铅华》

书名:《洗铅华》

作者:七月荔


原文文案:一个新时代的奋发女青年,一觉醒来却发现>b<穿越到自己熬夜追的小说里面,穿越就穿越吧,还偏偏穿到一个恶毒女配的身上。 奸臣父亲,纨绔兄长,再加上前期女配已将坏事做尽,所以她的保命之路可谓是道阻且长。 霸道男主,温柔男二,潇洒男三……全是女主的,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经历了才知道,女主一颦一笑便轻易获得的,全是她费心筹谋而不得。 没有女主光环和金手指,且看她作为一个恶毒女二,如何逆转手里的一堆烂牌,步步为营反转人心。...


书名:《洗铅华》

作者:七月荔


原文文案:一个新时代的奋发女青年,一觉醒来却发现>b<穿越到自己熬夜追的小说里面,穿越就穿越吧,还偏偏穿到一个恶毒女配的身上。 奸臣父亲,纨绔兄长,再加上前期女配已将坏事做尽,所以她的保命之路可谓是道阻且长。 霸道男主,温柔男二,潇洒男三……全是女主的,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经历了才知道,女主一颦一笑便轻易获得的,全是她费心筹谋而不得。 没有女主光环和金手指,且看她作为一个恶毒女二,如何逆转手里的一堆烂牌,步步为营反转人心。


      女主三观很正,一直在想办法扭转乾坤,但奈何种种原因最后还是对一些事情回天乏力。


      看的时候没注意,后来才知道是三大虐文之一,但个人看完后的感受就是特别惆怅和无奈。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