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华晨宇148

21519浏览    1202参与
THE  PSYCHOTIC YU

“听说新来的老大美貌无比,妖艳四方。”

“听他瞎说。”

。。。。。。。

“真的好好看!”

“听说新来的老大美貌无比,妖艳四方。”

“听他瞎说。”

。。。。。。。

“真的好好看!”

烨yu寄北

《谋》【华晨宇水仙】--分别与重逢

(前文内容有点点修改,重新构思重塑了人设)


      由于此事故实在是过于重大,许多与飒合作的大牌和公司统统将将解约书递至秘书壳的手上。


      壳抱着一推资料,


      “飒总,这又来了。”


      立风用右手指敲了敲桌角,示意壳放在那里,但始终没有抬头看壳一眼,...


(前文内容有点点修改,重新构思重塑了人设)


      由于此事故实在是过于重大,许多与飒合作的大牌和公司统统将将解约书递至秘书壳的手上。


      壳抱着一推资料,


      “飒总,这又来了。”


      立风用右手指敲了敲桌角,示意壳放在那里,但始终没有抬头看壳一眼,


      “那,飒总我就先离开了,您还有什么事的话…”


      壳小心翼翼地退到门口。虽说他俩在私底下的确是好兄弟,但壳从未见过飒脸黑成这样,再加上外界还有那么多眼线,他也不敢多做什么或是说什么。


      “壳,你等等。”


      立风放下二郎腿,终于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壳


      “明天…你可以不用来了。”


      “啊”


      “壳,你真的很好。我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让我纠结了很久很久…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知道我的性情,可是出了这种事情,在真相还未明了前,我不想连累你。明白?”


      “明白飒总。”


      壳低着头,鼻尖竟有些泛酸。他不想离开飒,打心底来说,他爱飒。他想陪着飒度过这段难关。可是既然飒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飒看见壳的情绪有些低落,用很温柔的语气:


      “还有一件事,你的董衣草唇膏还真不错,我蛮喜欢的,有机会推荐一下啊…”


      壳猛然抬头,那双带着惊恐的双眼正好与飒温柔的明眸对上了,却又如含羞草般避开了飒的视线,慌乱地点了点头,带着有些跌撞的步子溜了。


      飒笑着摇了摇头,


      “这小子,做了坏事心虚成这个样子。”


      壳其实是很不舍的,他在飒面前表现得是好哥们,可实际上已经有点无法自拔。他了解老板的性格,如果一直纠缠下去,自己的幻想不仅会化为泡影,最后连兄弟都做不了了。老板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再加上…偷亲的事情被发现了,自己似乎也没有脸面回去了…


      办公地逐渐人去楼空,飒也决定暂时搬家,到距离原来蛮远的闲置房子里。离开引人注目的别墅,换自己一片宁静。


      在一番繁琐的工作完成后,飒累瘫在揉成一团的被子里,这来之不易的耳根清静啊…黑暗里,飒听着自己均匀的喘气声,


      “我可总算是活过来了啊——”


      飒长舒了一口气,从衣袋里掏出手机,面对成千上万久违的红色气泡,那造势仿佛要爆炸了般。飒点开搜索栏,打出一个字:


      他


      果不其然,的纯白头像右上角有一个红色气泡,点开:


      “现在怎么样”


      飒仰面又缓出一口气,只不过这次他是笑着的。飒回复道:


      “我不是说了吗,我先给你发消息。”


      没想到对方很快就回复了:



他: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飒: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你担心?

他:算了,我说不过你

飒:【doge】

他:不过话说

      你演技真挺绝的

飒:那是必须的

他:我看了脚那段时间的报道和视频了,不得不说,你撕心裂肺的哭还让我觉得我真的死了

飒:不像,他们又怎么会信呢

      玫瑰花你收到了吧,怎么样,喜欢吗?

他:嗯,喜欢是喜欢,只可惜

      我不是很喜欢它送给我的方式

飒:这难道不刺激吗?

他:可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刺激

飒:好啦,过一段时间去找你,满足了吧

他:还是你懂我,只不过,这段时间只有先委屈你了

飒:用我厌恶的名声与灯光,换来佳人的回眸一笑与唇齿留香,何乐而不为呢



鸭子不吃杏yu

無题.

主飒绒 其他大杂烩


缉毒警飒&特警绒


口水文 


短篇


正文(上)

“绒宝,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娶你回家。”电话挂掉后,绒绒来不及去想什么…因为,上面发了指令,需要绒绒带着突袭队去城郊仓库支援飒飒他们,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这支胡作非为的毒品集团。


看样子飒飒还不知道自己要去,绒绒心里不由松了口气,不是他自恋,是因为他明白,如果飒飒知道了他要去,一定会分心,万一有什么差错,几年的潜伏就白瞎了。


这次任务早在一个月前就制定好了,飒飒在这个集团中已经潜伏了五年,这五年飒飒提供不少情报,警方也除掉了好多分枝,只不过这个集团的核心比较难攻破......

主飒绒 其他大杂烩


缉毒警飒&特警绒


口水文 


短篇


正文(上)

“绒宝,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娶你回家。”电话挂掉后,绒绒来不及去想什么…因为,上面发了指令,需要绒绒带着突袭队去城郊仓库支援飒飒他们,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这支胡作非为的毒品集团。


看样子飒飒还不知道自己要去,绒绒心里不由松了口气,不是他自恋,是因为他明白,如果飒飒知道了他要去,一定会分心,万一有什么差错,几年的潜伏就白瞎了。


这次任务早在一个月前就制定好了,飒飒在这个集团中已经潜伏了五年,这五年飒飒提供不少情报,警方也除掉了好多分枝,只不过这个集团的核心比较难攻破。


就在今晚行动,飒飒窃取到情报,今晚他们会迁去朝鲜,8:00搬货上车,8:30清点货物以及人数,9:00天已经黑了,出发。


8:30p.m

“绒队,狙击手已就位。”

“绒队,第一,二小组已在仓库两侧准备就位。”

“绒队,第三小组已在A口准备就位。”

“绒队,第四小组已准备突击。”

“收到,等待指示。”


“小火,看到飒飒了吗?”绒绒此刻在距离仓库不远的山头看着面前这个巨大的制毒基地。“暂时还没有,可能还在里面。”


————————————


同一时间

“立风啊,你跟我也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学会懂事了,我听卷儿说,你是不是跟警方有交集啊。”壳倚在沙发上,怀里正是他刚刚口中的卷儿,壳宠溺的看着卷儿,但卷儿清冷的眼一直盯着飒,好像认定他一定有鬼一样(srds确实是卧底)


飒心里不由一紧,难道就这样被发现了吗。表情没有太大区别“壳哥 我跟您这么长时间了,我什么人您不清楚吗,怎么可能背叛您,跟您在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多好,为什么犯着风险背叛您?”反问句,但肯定了自己和警方一点关系没有。


“既然立都这么说了,那你跟着我可要好好干,五年了,你确实干的不错,我都把你当左膀右臂了,你说是吧?行了时间不早了,收拾收拾准备走喽。”壳灿烂的笑了一下,可在飒眼里,这笑里好像藏刀,不知道外面的弟兄们做好准备没有。


壳带卷儿回屋了,进门前卷儿意图不明的看了飒一眼,飒心里直发毛。


————————————


8:45p.m

绒绒摸下去,暗杀一名司机,乔装进入,借着去叫人的名头查看了内部,看到了壳,旁边是…朝思暮想的爱人就在眼前,飒也注意到了绒,那眼神好像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绒没有理会,提醒了一句壳时间快到了,便扭头走了。


看到了飒,绒内心是无比兴奋的,但他知道,任务更为重要。


时针落到9上


“第四小组突击,留活口!”

“狙击手瞄准壳!”

“一,二小组准备包围控制!”

“第三小组,路障!”


“是!”




唇膏yu_.
飒卷|蝶的 ·摇...

飒卷|蝶的

·摇滚歌手飒✖️演员卷卷

·欢迎代入

·受怪诞美学影响

开放性结局

飒卷|蝶的

·摇滚歌手飒✖️演员卷卷

·欢迎代入

·受怪诞美学影响

开放性结局

THE  PSYCHOTIC YU

忘掉我,记住我21

前杀手飒×杀手卷

圈地自萌

。。。。。。。。。。。。

一个多月后,MARS的记者讨论会终于召开了,原本飒已经准备好提问了,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那请问先生,据小道消息说您参与了走私毒品是真的吗?”

!!!谁,是谁提的问!飒惊讶的看着那个带着帽子的青年,青年一身遮的严严实实,从音色和身材上大概可以猜出是须。

飒拿出对讲机,分别联系上了东南方向的卷和西南方向的十爷。

“卷,十爷,那是须,快阻止他,不能让他说!!!”

“收到!”两人分别向须身边靠拢,却总是无意间被人群推开。

须笑了笑,带着轻蔑的眼神看着boss,“啊,我还记得,之前MARS贪污的新闻也上了热搜,先生能...

前杀手飒×杀手卷

圈地自萌

。。。。。。。。。。。。

一个多月后,MARS的记者讨论会终于召开了,原本飒已经准备好提问了,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那请问先生,据小道消息说您参与了走私毒品是真的吗?”

!!!谁,是谁提的问!飒惊讶的看着那个带着帽子的青年,青年一身遮的严严实实,从音色和身材上大概可以猜出是须。

飒拿出对讲机,分别联系上了东南方向的卷和西南方向的十爷。

“卷,十爷,那是须,快阻止他,不能让他说!!!”

“收到!”两人分别向须身边靠拢,却总是无意间被人群推开。

须笑了笑,带着轻蔑的眼神看着boss,“啊,我还记得,之前MARS贪污的新闻也上了热搜,先生能解释下吗?”

“还有,假设先生真的犯下这些罪证,为什么政府和警方没有深入调查,是否是警方和政府的失误呢?还是包庇?”

“这。。。。。”

“先生。。。先生,我还有话。。。。哎,先生。”

须闭了口后,大批记者包围住了boss,开始四面八方的询问。

“”


。。。。。。


“各位!boss今天身体乏了,需要休息片刻,请大家给boss一点休息时间,咱们稍作讨论。”说着,boss身边的保镖带着boss往后台休息室走去。身后的记者仍喋喋不休的询问着。


。。。。。。


“妈的!有人想趁这次讨论会把我拉下水,给我查!还有,把刚才那个询问的记者给我背地里解决了!妈的!”boss边骂边跺脚。

“是。”

。。。。。

boss在和身边的助理和经纪人又讨论了会后,刚开开门,却发现有一大批记者为了上来,不同于刚才的是,他们手上拿着几张照片,那是他的罪证。

“先生,对于这些照片,您是否要承认。。。”

“先生,,,,,”

“请问先生您。。。。。”

。。。。。

“boss!不好了,您看窗外!”BOSS探头看去,彻底惊了,一张张纸从高处飘下,纸上写的正式这些年他的罪证。

“不。。。。不!”

。。。。。

飒站在楼顶上,带着耳机,偷听着这些话。

“。。。。小张,偷偷的封锁整栋大楼,要死一起死!给我炸了这!”

“是。”

听到这,飒慌了神拿起对讲机,“卷,这有炸弹,叫上他们,快跑!”

“其他群众呢?”

“去楼梯口喊一声大家就都听见了,赶快跑!”

。。。。。。。

半小时后,“哈哈哈,我活不好,咱们一起都不好好活!”

“不好!有炸弹,快跑!”卷喊后,立马偷偷转头向另一个地方走了。

卷和飒,十爷,西兰集中在一块,“须呢?”

“没找到!”西兰冒着汗说到,飒和十爷不免有些担心,“我去找他!”两人一起说到。

“我去吧,事情因我而起,再说了,我身手比十爷好,我去吧。”说着,转头向场内跑去。

此时整栋大楼已经有多处地方发生了爆炸,群众多数还被困在楼内,警方还在来的路上,boss带着保镖已经挟持了须向另一个房间跑去。

。。。。。

屋内,须被绑着坐在地上,身上多出淤青,boss拿刀对着他。

“妈的,狗比玩意,到底是谁指示你揭发我的?!”boss喊到。

“。。。。。。你过来,我告诉你。”须须说到。

boss刚贴近须,须就冲他的脸吐了口口水。“你做梦。”

“!!!”boss彻底恼羞成怒,“给我去死吧!”话一落,举起小刀,正准备杀了须,门被敲了两下,“谁?!”boss说到。

“boss,是我。”飒在门外喊到,终于找到了。

“去开门。”

门被打开后,飒进了屋,看着boss。

“老板,你干嘛呢?”飒笑着对他说,袖子里藏了小刀,口袋里有枪。

“呦,这不是飒吗?哦不,应该是立风~你来干什么?”boss怀疑的质问他。

“我听说boss来参加记者会,想着会遇到点事,所以特此前来保护您。”

“哦~是吗?正好,这是你弟弟吧,你弟弟想杀了我,来,把你弟弟杀了,快来。”boss笑了笑说到。

飒走到须的面前,须抬头看着飒,仿佛再说“快来杀了我吧。”,只见飒举起了枪,boss随着飒胳膊的抬起笑意越来越浓烈。

飒将手枪对准了须,boss刚要开口,一刹那,屋子瞬间黑了下来,原来就在刚才,飒把灯打爆了,boss瞬间慌了神。

“立风!你疯了!要背叛组织吗?!”

“啧,我叫你一声老板是看你比我大,你以为我真的愿意给你干事?大叔,掂量掂量自己,你谁呀?不过父亲手下一名员工而已,按身份,你得管我叫少爷。”飒笑着说。

说罢,拿枪对准了boss,对于为什么飒这么快找到boss的位置,在刚刚飒去看须的时候,偷偷在boss身上洒了荧光粉。而boss周围的保镖只能摸瞎不敢开枪。

“砰!”一声枪响,boss倒了地,血浸染他的衣服。开完枪后,飒偷偷的拉起须的手,带他摸着墙壁离开了,离开了屋子,只留下了团团转的保镖。

十五分钟后,飒和须离开了大厦,来到了不远处的小森林,与卷西兰和十爷会和。

“结束了吧。”

“结束了,我会亲自找老爷子要回MARS的所有权,还有,找到一位小美人。”

“嗯?”卷看向飒,生气地质问道。

“当然啦,哪有你好看。”飒笑着说,顺便亲了口卷。

。。。。。。。。。。。。。。。。。。。。。。。。

中考过了!我赢了,通宵赶文!!!







时间timeYU
在学校上课摸了点小鱼~

在学校上课摸了点小鱼~

在学校上课摸了点小鱼~

fafaiwo

这不唱首疯人院真的很难收场

这不唱首疯人院真的很难收场

九岁罗

【鸥羔】恋爱二三事

羔喜欢穿鸥的衣服。

短袖,衬衫,外套,羔的身形比鸥小一圈,鸥的衣服在身上很松,羔喜欢鸥的衣服的味道,不是洗衣液的香气,是鸥身上的味道,让他安神的味道。

羔在晚上和鸥外出的时候经常穿鸥的衣服,宽大松垮,两人只戴口罩。热恋期的情侣总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即使他们都是公众人物。走到最常去的公园,鸥经常给羔买香草冰激凌,羔就把口罩扯下,一条腿搭在鸥腿上,坐着把他最爱的食物吃完。

总是被拍也是见怪不怪的事了。


羔去外地拍节目,疫情缘故鸥不能一起陪着羔去,只能通过手机来见面。羔是长发,拍节目要戴假发,有时候羔边打视频边拆假发,卷卷的长发散下来,像只小羊羔。

鸥很喜欢羔的小卷发,触感痒痒的,......

羔喜欢穿鸥的衣服。

短袖,衬衫,外套,羔的身形比鸥小一圈,鸥的衣服在身上很松,羔喜欢鸥的衣服的味道,不是洗衣液的香气,是鸥身上的味道,让他安神的味道。

羔在晚上和鸥外出的时候经常穿鸥的衣服,宽大松垮,两人只戴口罩。热恋期的情侣总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即使他们都是公众人物。走到最常去的公园,鸥经常给羔买香草冰激凌,羔就把口罩扯下,一条腿搭在鸥腿上,坐着把他最爱的食物吃完。

总是被拍也是见怪不怪的事了。



羔去外地拍节目,疫情缘故鸥不能一起陪着羔去,只能通过手机来见面。羔是长发,拍节目要戴假发,有时候羔边打视频边拆假发,卷卷的长发散下来,像只小羊羔。

鸥很喜欢羔的小卷发,触感痒痒的,很舒服。

节目结束,鸥去了机场,把渔夫帽压得很低,口罩捂得很严实,可实在挡不住他的气场。在羔的粉丝的议论声中,鸥坐下等,背包里装着羔喜欢的零食。

羔穿的衣服是鸥代言品牌方送的,一件很有设计感的外套。鸥站在最尽头,等待羔和粉丝打过招呼,稳稳接住跑过来的羔,边给他整理衣服,边听着小羔的喋喋不休。

羔嗅到了很久没闻到的气息,抱着鸥不撒手。他愿意在机场多和鸥腻歪一会儿,就算被拍下来再上一次热搜。

最终还是听了话,鸥牵着羔往出走,背包什么的都给了鸥,羔只负责吃鸥带的零食。关上车门,隔绝了呼喊声,羔顺势靠在鸥身上,一路上都在补觉。



羔也很喜欢把自己的小配饰套在鸥身上,比如他一直喜欢的手镯,或者很贵的项链。

鸥被邀请去音乐节的时候,羔就拿出自己的所有配饰,按照工作室给的衣服好好给鸥打扮了一番,出发前给了鸥一个吻,自己拿着票坐车去了观众席。

鸥在舞台上就是王,整个人融入他的世界里,每一寸灯光都照亮着他,每一根发丝都仿佛发光。羔拿着荧光棒在台下卖力喊,鸥的目光也在他身上没离开过,羔笑着,高高举起手对着鸥比耶。

配饰上的小钻石闪着光,衬得鸥高贵又华丽。音乐节在夏日的晚间落幕,羔牵着鸥的手坐上了回家的车。鸥听着羔的话,笑容一直在。

抱过羔的腰把人拉过来放腿上,羔揽着鸥的脖子,车窗外路灯一个一个闪过,羔低头回应着鸥一个很长的吻,放纵了鸥摸索进衣服里的手。

今天羔戴的帽子也是鸥的呢。

Scorpion₋Wither华宇欣yu~(彦蝎)

血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晴明身上的束缚全都没有了,他掉了下去,本以为会掉到地上摔疼,却不曾想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晴明抬起头对上那双乌黑的眼睛,他挣扎着想要逃离,对方却只是把他搂得更紧“不想二次创伤就别乱动”对方就这样公主抱着晴明往外走“九儿,天地,把他们带着”“好”天地解开了剩下三人的束缚,刚下来,走疯一个箭步冲到九儿面前“woc,就你咬的我是吧?”走疯把九儿吓得往后退了退:“你要就算了,你不能轻点嘛?”“哈哈”九儿看着眼前炸毛的小孩儿,忍不住笑出声,摸摸走疯的头:“好啦对不起是我的错”“?”巴散和取...

晴明身上的束缚全都没有了,他掉了下去,本以为会掉到地上摔疼,却不曾想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晴明抬起头对上那双乌黑的眼睛,他挣扎着想要逃离,对方却只是把他搂得更紧“不想二次创伤就别乱动”对方就这样公主抱着晴明往外走“九儿,天地,把他们带着”“好”天地解开了剩下三人的束缚,刚下来,走疯一个箭步冲到九儿面前“woc,就你咬的我是吧?”走疯把九儿吓得往后退了退:“你要就算了,你不能轻点嘛?”“哈哈”九儿看着眼前炸毛的小孩儿,忍不住笑出声,摸摸走疯的头:“好啦对不起是我的错”“?”巴散和取悦觉得这莫名...像在跟自家老婆...道歉?“你要带晴明去哪里?!”巴散对着起源喊道“疗伤”起源头也不回,冷冷的撂下一句话,瞬间就消失了

Foxbat

咱就是说,有没有好玩和谐有爱的语c群

刚刚考完。一年前玩过大哥的语c,还是很想玩。但是淡圈好久都不知道有没有好玩的群,各位有推荐吗www

[图片]


刚刚考完。一年前玩过大哥的语c,还是很想玩。但是淡圈好久都不知道有没有好玩的群,各位有推荐吗www


A泡沫(周边)看置顶
华晨宇签名湖南广电直发带信封

华晨宇签名湖南广电直发带信封

华晨宇签名湖南广电直发带信封

THE  PSYCHOTIC YU

忘掉我,记住我20

前杀手飒×杀手卷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

“逃吧,飒。”卷拍着飒的后背说到。

“嗯。”

于是,两人直径向大门走去,西兰和十爷为两人阻挡敌人的来袭,两人穿过了人海,夕阳,穿过了世俗,向着太阳跑去,跑到了没有人的地方。

。。。。。

“老爷,真的不拦着吗?”

“他越来越像他母亲了,我对不起他们俩,反正飒这个小孩谁说了都不听,只有他自己经历了才懂,随他们去了,继续让MARS陪他们斗吧,飒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把他当自己的儿子养,这次,就当是管他的。”


“走,回去了。”


。。。。。

“西兰和十爷也在吧。”飒问到。

“嗯。”

“他......

前杀手飒×杀手卷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

“逃吧,飒。”卷拍着飒的后背说到。

“嗯。”

于是,两人直径向大门走去,西兰和十爷为两人阻挡敌人的来袭,两人穿过了人海,夕阳,穿过了世俗,向着太阳跑去,跑到了没有人的地方。

。。。。。

“老爷,真的不拦着吗?”

“他越来越像他母亲了,我对不起他们俩,反正飒这个小孩谁说了都不听,只有他自己经历了才懂,随他们去了,继续让MARS陪他们斗吧,飒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把他当自己的儿子养,这次,就当是管他的。”


“走,回去了。”


。。。。。

“西兰和十爷也在吧。”飒问到。

“嗯。”

“他们两个最后再走。”

“奥。”

四个人后来一起集合回了家,“十爷,把真相告诉须吧。”


。。。。。。。。。。

一周后,大家恢复了正常的工作,五个人继续组织着计划。

“立风哥,这是MARS黑幕的全部资料。”

“嗯,辛苦须须小仙子啦。”

“嘿嘿,没事!”

。。。。。。。

“飒,MARS大部分的中流砥柱都已经垮了,剩下的靠你自己了,记得小羔羊。。。”

“嗯,一定。”

。。。。。。

“飒啊,我陪你走了那么长的路,等这次结束了,剩下的路让卷陪你吧,我。。。有点累了,想回去陪绒绒。”

“好啊,记得请我喝喜酒!”

“没问题!”

。。。。。。。

“卷卷,如果记者会能够活着回来,咱们就结婚,去爱尔兰度假好不好?”

“卷,我爱你。”

。。。。。。

“飒,你的童年我没有参与,但我希望你剩下的日子里,角角落落都有我,无时无刻都有我,我陪着你走完剩下的半生。”

“我也爱你。”


。。。。。。

“十爷,你有多爱我?”

“非常非常爱,及时将全部资产都扔掉,也要换一个你的那种。”

“我也是,但是这次立风哥哥有困难,我想帮助他,他照顾了我很多,一命换一命的那种。”

“嗯,我支持你。”

“十爷,其实我不只是MARS小小的成员那么简单,你还爱我吗?”

“我知道,但即使你是乞丐,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

“绒绒,等这次我回来了,我就天天陪着你好不好?”

“谁要你陪。”

“哦~真的?”

“你要是来我也不介意。”

“嘿嘿。”

。。。。。。。



我想,爱情其实很简单,每个人真心的付出,每个人的克制,最终都会成就彼此,飒飒是个丧心病狂又缺爱的小孩,在很小时经历了丧母之痛,父亲将自己看做杀人机器,而卷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即使这件事情不正确,但为了飒,卷还是会做,飒也是,这篇同人文里我没有仔细的写其他角色的故事,因为真的没有其他的心情塑造其他的角色,我高估了我自己,很对不起,不过其他的角色会在番外里更新,《忘掉我,记住我》再有一两章就完结了,但完结并不代表故事就此结束了,这篇同人文只是叙述了飒卷人生中的转折点,他们的人生刚刚开始,我新的文也准备开了,《扑克游戏》,主要是讲阶级矛盾突出的背景里,富人们开创了一个杀人游戏的故事,这也是飒卷的故事,不过这次心酸的是卷,好啦,这次的文可能有点短,对不起!


forever.

找剧😭

家人们,一部水仙剧,在b站上,很久之前看到的了,找不到了,好像叫爱的太深,上瘾入骨,内容记不清了,好像是飒绒?就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很绝!但是找了好久没找到。。有家人看过嘛指个路😭

家人们,一部水仙剧,在b站上,很久之前看到的了,找不到了,好像叫爱的太深,上瘾入骨,内容记不清了,好像是飒绒?就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很绝!但是找了好久没找到。。有家人看过嘛指个路😭

THE  PSYCHOTIC YU

忘掉我,记住我19

前杀手飒×杀手卷

圈地自萌

。。。。。。。。。。。。。。

“所以现在怎么办?”卷召集了大家后问到,“我们直接闯入府邸一定是必死无疑。”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

大厅内,屋子里闪烁着昏暗的灯光,一张古欧风的大长桌摆在正中间,桌上摆着各种美食和两三根蜡烛。


飒和他的父亲一人坐在一头,保镖为在他们周围,飒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不干嘛,飒,我想你一定想家了。”父亲回答道。

“所以你就先给我两刀然后把我送回家?我可不喜欢这样的回家方式。”飒说着笑了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点破事,掌管MARS的人毕竟是我手底下的,在我眼皮...

前杀手飒×杀手卷

圈地自萌

。。。。。。。。。。。。。。

“所以现在怎么办?”卷召集了大家后问到,“我们直接闯入府邸一定是必死无疑。”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

大厅内,屋子里闪烁着昏暗的灯光,一张古欧风的大长桌摆在正中间,桌上摆着各种美食和两三根蜡烛。



飒和他的父亲一人坐在一头,保镖为在他们周围,飒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不干嘛,飒,我想你一定想家了。”父亲回答道。

“所以你就先给我两刀然后把我送回家?我可不喜欢这样的回家方式。”飒说着笑了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点破事,掌管MARS的人毕竟是我手底下的,在我眼皮底下办案,你倒是胆子大了。”

“。。。。。”飒听着他说,沉默不语。

“飒,我知道母亲去世对你的影响很大,但事情已经过那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这座府邸最后会落到你的名下,整个家族都是你,你还要争取MARS干嘛?”

“。。。。。”飒的眼神像毒蛇般阴森森的看着他。

“父亲,你年纪大了,贵人多忘事,怕是不知道母亲是怎么死的吧~”

“给我闭嘴。”

“我不知当年的小孩了,母亲的死我不追究,但是,她留给我,我会一一拿回来。”说完,飒起了身,走出了大厅。


虽然很久没有来过了,但大概的位置飒还是记得的。他缓缓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发现屋内的物品倒是原封不动的放在原处。


飒看着室内环境,不免想到了小时候。


。。。。。


“绝对不能让飒在宅府待太长时间,他会疯的!”卷说到。

“为什么?”

“哪里有他一辈子都不想回忆的记忆,那是他发病的根源。”

“我们得快点把他就出来。”

。。。。。。。。

“呦,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那位连小小的MARS都开输了的立风吗?”一个男子走到飒的面前说到,撒此时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

男子叫陈力是飒父亲带回来的养子,小时候处处和飒作对,飒倒是不怎么搭理他,他看了陈力一眼,继续复盘这几天的计划。

“喂,别以为你是父亲大人的儿子就了不起!”陈力见飒没有搭理他就吼道。

“。。。。。。”

“我记得你叫陈力对吧,真以为我把你放在眼里了,别觉得自己还有条狗命活着就到处作死玩,我随时能杀了你,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滚。”飒此时继续看着手机,眼没有离开过屏幕,更不存在正眼瞧他。

陈力倒是被惹急了,拿出手枪对准飒的脑袋,骂到“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不就是不得宠的儿子吗?连MARS都不要的你,你以为你还能活蹦乱跳到什么时候,我,我现在就能杀了你。”陈力冒了冒冷汗,语言不坚定的说到。

“来啊,杀了我,看你敢不敢。”此时飒放下手机,眼神冰冷的看着陈力,嘴角上扬的说到。

。。。。。就是这个表情,陈力浑身冒汗的想到。当年立风杀死那个女佣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冰冷,癫狂,玩弄,不在意,完全不在意。



飒把陈力拿着手枪得手使劲拉过来,对准自己的脑袋,“来啊,对准这开枪,开枪!”

“砰!”

“。。。。。。。”陈力此时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他被这家伙吓到了。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胆小鬼,根本就没子弹,你压根就不敢杀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你就继续做你的无能小少爷吧,呸,一杯都没出息,狗仗人势的玩意。”说着,飒离了座,转身回到了房间,关上门背靠着门,“要疯了。”



。。。。。。。。

“西兰,我已经进来了,如果有人闯入马上告诉我,让十爷在附近守好。”卷站在走廊拐角处说到,西兰趴在不远处的楼顶上,望着下面。

“你还记得飒的房间吧。”西兰拿着对讲机问到。

“嗯。”

说完后,卷放下对讲机,直径朝里面的房间走去。

之后,飒在宅邸上住了一周左右,杀了两个保镖,一个女佣,此时飒躺在床上,一只手捂着眼,一只手用来枕着自己的脑袋。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并打开了,“不想死就滚。”飒头都没抬说到。

“是我,飒。”卷盯着飒,说到。

飒听到后立马抬起身,果然是卷,他没听错!

“卷!我想你想的要疯了!”飒一把抱住卷,头埋进了卷的肩膀。

“我知道。”

“我觉得自己要疯了。”

“我知道。”

“你什么都知道。”飒继续说。

“我还知道你很爱我,我也只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

。。。。

“考虑下我还看着呢。。。。”西.老婆不在,大冤种.兰

。。。。。。。。。。。。。。。。。。。。。。。。。。

想摆烂( 。-_-。)ε・`*)




fafaiwo
鸟巢壳不愧是鸟巢壳

鸟巢壳不愧是鸟巢壳

鸟巢壳不愧是鸟巢壳

小糍
真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