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卓文君

878浏览    38参与
Claire(开学暂退)
1.犹记得那个遥远的长夜,她新...

1.犹记得那个遥远的长夜,她新寡,他的琴声传来,如荷花的花苞在中宵柔缓拆放,弹指间,一池香瓣已灿然如万千火苗。


2.这是她当年开酒肆卖出第一杯酒的酒钱.对她而言,这一钱胜过万贯家财.这一枚钱一直是她的秘密,父亲不知,丈夫不知,子女亦不知.珍藏这一枚钱其实是珍藏年少社那段快乐的私奔岁月.能和当代笔力最健的才子在一个庐前卖酒,这是多麽兴奋又多麽扎实的日子啊!满室酒香中盈耳的总是歌,迎面的总是笑,这枚钱上仿佛仍留着当年的声纹,如同冬日结冰的池塘留着夏夜蛙声的记忆。

3.药凉了,可以喝了,她打算叫醒长卿,并且下定决心继续爱他。不,其实不是爱他,而是爱属于她自己的那份爱!眼前这衰朽的形体,昏灰的...

1.犹记得那个遥远的长夜,她新寡,他的琴声传来,如荷花的花苞在中宵柔缓拆放,弹指间,一池香瓣已灿然如万千火苗。


2.这是她当年开酒肆卖出第一杯酒的酒钱.对她而言,这一钱胜过万贯家财.这一枚钱一直是她的秘密,父亲不知,丈夫不知,子女亦不知.珍藏这一枚钱其实是珍藏年少社那段快乐的私奔岁月.能和当代笔力最健的才子在一个庐前卖酒,这是多麽兴奋又多麽扎实的日子啊!满室酒香中盈耳的总是歌,迎面的总是笑,这枚钱上仿佛仍留着当年的声纹,如同冬日结冰的池塘留着夏夜蛙声的记忆。

3.药凉了,可以喝了,她打算叫醒长卿,并且下定决心继续爱他。不,其实不是爱他,而是爱属于她自己的那份爱!眼前这衰朽的形体,昏灰的老眼,分明已一无可爱,但她坚持,坚持忠贞于多年前自己爱过的那份爱。


——张晓风《卓文君和她的一文铜钱》



坐上青衫

绿绮

我伸手摸到夜空。它坚硬、致密、寒凉,是刚从河里挖出的玉料,色作青苍。采玉人直起腰,发现这河与长城一道蜿蜒。静默横亘在天地间,玉也无言,人也无言。突然他发了狠,一凿凿向整玉,火星飞起来散过石面,依稀是一天星辰。“铮”地一声,我听到一把琴的声音。

一•中世司马相如有绿绮

绿绮是司马相如的琴。他盘膝而坐,垂目低眉。然而他指下琴声那么轻艳,好像桃花逐水低流。月光倒囊入水,帘栊轻轻一响——卓文君笑着看他,远山眉笼着一层薄雾。他把琴背上脊背,握住卓文君的手。

后来他们在垆边烫酒,歌笑声缠杂着酒香。再后来《白头吟》截断了云间月,《长门赋》戛然而止。

那把琴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文君奏响。

二•蜀僧...

我伸手摸到夜空。它坚硬、致密、寒凉,是刚从河里挖出的玉料,色作青苍。采玉人直起腰,发现这河与长城一道蜿蜒。静默横亘在天地间,玉也无言,人也无言。突然他发了狠,一凿凿向整玉,火星飞起来散过石面,依稀是一天星辰。“铮”地一声,我听到一把琴的声音。

一•中世司马相如有绿绮

绿绮是司马相如的琴。他盘膝而坐,垂目低眉。然而他指下琴声那么轻艳,好像桃花逐水低流。月光倒囊入水,帘栊轻轻一响——卓文君笑着看他,远山眉笼着一层薄雾。他把琴背上脊背,握住卓文君的手。

后来他们在垆边烫酒,歌笑声缠杂着酒香。再后来《白头吟》截断了云间月,《长门赋》戛然而止。

那把琴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文君奏响。

二•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

李白深深浅浅地走上那块岩石。和尚已经站成了一颗苍松,僧袍在山风里翻扑作响。琴尚在怀中,李白却已依稀听见弦声。

松涛千山万壑。

三•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

洪皓抬起头来。他看得见满城灯火,看不见南归雁。他向心底将故国的山水小心翼翼地捧出来,抹去尘土。究竟南国几多清雅,他也说不清了。尽管山色黯淡水光破败,岁月早将记忆磨成斑驳的铜镜,他仍旧一遍遍向旧人新事描摹他的故乡,描摹那一树梅花。他走向瑶琴,随手拨弄冰弦。弦不成声,心底词句亦不成声。假如——假如他能化作一阵清音,随着长风、随着千里云万里月,去朝游北海暮苍梧,他定要绕上窗前一丛著花寒梅,欹枕着长睡。

直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他的布鞋终于沾上故乡的泥土,却又不得不辗转到英州、韶关,最后踏上南雄,他才慢慢明白:山早已不是当日的山,水也不是少年时的水。洪佛子还活着,而山水早已逝去。

四•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如果我会弹琴,那我便将这一片苍天斫作绿绮,信手抚弄,与史册中千万琴声应和。

而如今我只好握着一枝笔,令长天为我朗朗一响,仿佛绿绮当年。

澄同学
情人节啦 我要撒别人的狗粮!...

情人节啦

我要撒别人的狗粮!

【要稍微改一下】

【前方高能预警】

1.司马相如&卓文君

我喜欢那个写《凤求凰》的四川人(的文笔),但我情商比不过那个开酒肆的

2.李隆基&杨玉环

我惹不起那个搞死了自己大娘、姐姐和姑姑的,但我心疼那个爱吃荔枝且喝酒后必耍酒疯的(bushi)

3.李煜&大周后/李煜&小周后/李煜&窅娘

我挺喜欢那个风流才子写的词,但我也很佩服那个女的的自我修养以及才艺/令人汗颜的双商/不仅跳舞还跳荷塘的勇气

4.李治&武则天

我很看好那个一见到喜欢的女生就头疼不工作的甘肃人,但我更喜欢那个政启开元,治宏贞观的山...

情人节啦

我要撒别人的狗粮!

【要稍微改一下】

【前方高能预警】

1.司马相如&卓文君

我喜欢那个写《凤求凰》的四川人(的文笔),但我情商比不过那个开酒肆的

2.李隆基&杨玉环

我惹不起那个搞死了自己大娘、姐姐和姑姑的,但我心疼那个爱吃荔枝且喝酒后必耍酒疯的(bushi)

3.李煜&大周后/李煜&小周后/李煜&窅娘

我挺喜欢那个风流才子写的词,但我也很佩服那个女的的自我修养以及才艺/令人汗颜的双商/不仅跳舞还跳荷塘的勇气

4.李治&武则天

我很看好那个一见到喜欢的女生就头疼不工作的甘肃人,但我更喜欢那个政启开元,治宏贞观的山西人

5.元稹&韦丛

我欣赏那个和白居易一起出高考题(误)的,但我不想惹那个二十七岁就放空自己的

6.温庭筠&鱼幼薇

我对那个人丑却善良的很无语,但我很惋惜他的徒弟,那个道号叫玄机的

7.曹植&甄宓

我喜欢那个才子,也喜欢这个“洛神”

如果可以篡改历史,我希望他俩可以在一起[流泪][流泪][流泪]

甄姬跟了曹丕就是个错误[微笑]

最后给大家说一句——

过什么情人节,学习不香吗


愿与先生同往。

day  11  莫名其妙就记住了


司马相如

感觉我好像是先记住卓文君再记住司马相如的亚子(并且这货后期还想要纳妾辜负了卓文君,虽然最终打消了念头,但是,呵,男人。大猪蹄子。)


一开始就只是知道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长门赋》,还有他和卓文君的所谓凄婉的爱情故事(其实我觉得勇敢和凄婉的只有卓文君一个而已)但还是莫名其妙就记住了这个人,对他的生平还真没考据过。(其实现在仍然没怎么考据过,毕竟对汉还是不太了解)


司马相如,原名司马长卿,因为倾慕蔺相如而改名司马相如,而把长卿作为自己的字。

(天哪古代的追星男孩这么凶残的吗!不行丞相的女人不能认输,等我哪天也...

day  11  莫名其妙就记住了


司马相如

感觉我好像是先记住卓文君再记住司马相如的亚子(并且这货后期还想要纳妾辜负了卓文君,虽然最终打消了念头,但是,呵,男人。大猪蹄子。)


一开始就只是知道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长门赋》,还有他和卓文君的所谓凄婉的爱情故事(其实我觉得勇敢和凄婉的只有卓文君一个而已)但还是莫名其妙就记住了这个人,对他的生平还真没考据过。(其实现在仍然没怎么考据过,毕竟对汉还是不太了解)


司马相如,原名司马长卿,因为倾慕蔺相如而改名司马相如,而把长卿作为自己的字。

(天哪古代的追星男孩这么凶残的吗!不行丞相的女人不能认输,等我哪天也去改名子瞻孔明文若啥的😏😏😏)


司马相如曾几次出使西南,历经种种困苦平定西南夷,建立了友好的西南邦交关系,被称为安边功臣,可惜后来因谗言被免官(一如既往的套路。)

司马相如被称为“辞宗”“赋圣”,司马迁更是认为他的文学成就超过贾谊。

武帝时文人,赋莫若司马相如,文莫若司马迁。


这样一个人,本来没有让人不喜欢的缘由,可是偏偏他辜负了一个千古奇女子卓文君。


下定决心不顾世俗眼光要和司马相如私奔的是卓文君

放弃了万贯家财去过家徒四壁的生活的人也是卓文君

在他们一无所有出去抛头露面当垆卖酒的还是卓文君


好不容易苦日子熬出了头,司马相如却想纳妾了。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现在多用这句话说人对爱情的向往,可是卓文君写这句诗的时候,其实心里,大概只有失望。她以为她等到了那个人,可是他居然还是如世间男子一样,想要纳妾,大概是卓文君《白头吟》打动了司马相如吧,他最终也打消了纳妾的念头,卓文君最终挽回了这一段感情。


可是总觉得经此一事,他们之间大概再没有当年《凤求凰》时的纯洁了。


所以说,果然还是对司马相如这个人喜欢不起来。


(据说唐玄宗时期,当年最受宠的梅妃江采萍也曾仿司马相如作《楼东赋》以求挽回唐玄宗,可惜当时玄宗身边站着一个杨贵妃,他只不过回了一下头又被杨贵妃拉回去了,再美的惊鸿舞也还是输给了霓裳羽衣曲)

(野史野史😉😉😉,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


今夕社

卓文君《诀别书》下,静态版。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笔:墨社今夕特制软玉 | 纸:墨社今夕特制无格帘纹毛边纸 | 墨:墨社今夕特制小楷专用轻胶墨液 ​​​

卓文君《诀别书》下,静态版。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笔:墨社今夕特制软玉 | 纸:墨社今夕特制无格帘纹毛边纸 | 墨:墨社今夕特制小楷专用轻胶墨液 ​​​

今夕社

卓文君《诀别书》上,静态版。

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

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


笔:墨社今夕特制软玉 | 纸:墨社今夕特制无格帘纹毛边纸 | 墨:墨社今夕特制小楷专用轻胶墨液 ​​​

卓文君《诀别书》上,静态版。

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

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


笔:墨社今夕特制软玉 | 纸:墨社今夕特制无格帘纹毛边纸 | 墨:墨社今夕特制小楷专用轻胶墨液 ​​​

今夕社

卓文君《怨郎诗》,静态版。

一别之后,两地相思,只说三四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不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相思,千挂牵,万般无奈把郎怨。


笔:墨社今夕特制软玉 | 纸:墨社今夕特制1.5cm方格毛边纸 | 墨:墨社今夕特制小楷专用轻胶墨液

卓文君《怨郎诗》,静态版。

一别之后,两地相思,只说三四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不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相思,千挂牵,万般无奈把郎怨。


笔:墨社今夕特制软玉 | 纸:墨社今夕特制1.5cm方格毛边纸 | 墨:墨社今夕特制小楷专用轻胶墨液

向往の生活

白头吟   卓文君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白头吟   卓文君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南风

凤求凰

    “小姐!”

    “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可姑爷他……”

    “下去!”

       看着凝碧不甘退下的背影,卓文君心里压抑的情感终是奔腾而出,再无法压抑。她心里何尝不伤心,不难过,可有用吗?世上万般,唯有人心最难掌控,她可以困住他的人,难不成还困得住他的心吗?她永远忘不了那日闲逛花园却无意中撞见司马相如与那女子相处得情景,司马相如...

    “小姐!”

    “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可姑爷他……”

    “下去!”

       看着凝碧不甘退下的背影,卓文君心里压抑的情感终是奔腾而出,再无法压抑。她心里何尝不伤心,不难过,可有用吗?世上万般,唯有人心最难掌控,她可以困住他的人,难不成还困得住他的心吗?她永远忘不了那日闲逛花园却无意中撞见司马相如与那女子相处得情景,司马相如脸上的欢愉,眼中的柔情,一如当年弹奏《凤求凰》于她的时候,可此时的凤仍是当时的凤,此时的凰却已非当时的凰,而是另一个更加年轻貌美的凰。那粉衣女子气质恬淡,举止娇柔,可并不出众,周身的气度也不及自身,可她年轻、娇弱,对男子而言,这是最有魅力的地方,尤其是功成名就的男子,看来司马相如与别的男子始终还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夫人。”

       一把此刻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收起满腹愤恨,回身淡淡地回了一句,“老爷,找我何事?”可袖中紧握的双手却无法掩盖她此刻的不耐烦与厌恶。

       许是被她少见的疏离惊到,他顿了一下,才恢复从容地开口,“你我成婚多年,你一直端庄大度……”

     “老爷,直说来意吧,这些客套话我们都不需要。”终究还是无法忍受他的虚伪,卓文君直接出口打断他的话。

       司马相如心里一沉,还是选择开口,“我想纳若水为妾,夫人意下如何?”若水若水,温柔如水,果真是一朵解语花,这是嫌我傲气太盛吧。

     “夫君,你确定是在征询而非告知吗?”

     “你是我正妻,这当然是在征求你同意,若水娇弱无依,夫人你也是大度的人,就容她进门吧,这对你的地位并无影响。”被卓文君脸上的讽刺刺到,司马相如急切地道。

     “如果我不同意呢?”

     “夫人!”

     “她娇弱无依,我便要分她家庭与相公么?司马相如,你可记得当年以凤求凰述情与我时许下的誓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就是你的一人心,不相离么,你莫不是觉得我如此好诓吧?”

     “夫人,她就算入门也不过是一个妾,我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你啊。”

     “这样的重要,我并不稀罕。司马相如,我只问你一句,你是留她还是留我?”

     “她已失去亲人,若我也弃她不顾,她如何活下去?”

     “她孤苦无依,那我呢,我为你私奔出走,当垆卖酒,历经风霜,我的一切早就没有了,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夫人,我知道你辛苦……”

     “不用说了,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夫人……”

     “不要把最后的情分也磨灭掉,好吗?”

       终是被卓文君眼中的疲惫与压抑羞愧到,司马相如无奈地转身离开,想等她心情平复再争取一次。像是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卓文君说罢便闭上双眼,没有再睁开眼看他一次。听到他闭门的那一刻,一滴泪无声地从她紧闭的双眼滑下,泪痕很浅,浅到仿佛刚才的泪只是幻觉,可地上的湿润,却明晃晃地昭示着刚才落泪的事实。

       凤求凰,终究还是成为了一个笑话。


最后附上两句我喜欢的,却不知道出自哪里的句子:

千古以来,从来没有弹奏凤求凰者,是为了做妾的。

当年一曲凤求凰,求的是情。 
若干年后卓文君作诗让司马相如回心转意,求的又是什么呢? 


取个名字好麻烦

琴心

   #戴老师文君二娴水仙非情向#

        “你能看清你的本质么?永远爱她,遵循她,永永远远……”

        绿猗抱着橘猫,透着木桩看着那个有些疯癫的女人。说来奇怪,自她出生后一直长在这个宅子,整整四年,若不是今天为了追这只橘猫,竟不知道自家还有这么个地方?

        “绿猗,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绿猗依旧楞在那里,傻傻看着那似疯癫的女人,冷清...

   #戴老师文君二娴水仙非情向#

        “你能看清你的本质么?永远爱她,遵循她,永永远远……”

        绿猗抱着橘猫,透着木桩看着那个有些疯癫的女人。说来奇怪,自她出生后一直长在这个宅子,整整四年,若不是今天为了追这只橘猫,竟不知道自家还有这么个地方?

        “绿猗,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绿猗依旧楞在那里,傻傻看着那似疯癫的女人,冷清的性子生气一丝莫名的火,想去触摸那个从未见的人。
        橘猫趁机从她怀中逃窜,她却被人箍得后挪,转身仰着头,只见郎佳氏秀美的脸有些青色,回头再看那个女子,她已被制得说不出一句话。章妈跪在青石板,一个劲儿地认错。

        “章妈哪里错了?”
        “没看好你,就是失职。”
       绿猗眼眸垂下,斜扫了眼依旧想跃上斗拱的橘猫:“是我偷着跑出来的,不干章妈事。”
       郎佳氏面色稍缓,抱起并不大团儿的绿猗:“既然知道偷跑不对,下次不可再连累章妈了。”
      绿猗将头靠在郎佳氏肩上,看着依旧匍匐在地的章妈:“额涅,饿了。”
      郎佳氏知道绿猗的心思,只递了个眼色,绿猗便从她手中转到了章妈怀里。

      “章妈今天见的那个是谁?”
     章妈面露难色,却也知道绿猗性子,若骗骗她未必坏事:“猗哥儿,你得先答应我,不能再去那地方。”
       绿猗听话点了点头。
       “那是府上的疯子,发起疯了还会咬人。只怕你提了,夫人老夫人都会恼怒。”

      章妈的话绿猗似懂非懂,小孩的承诺怎可以算数。转几天,借着章妈被郎佳氏叫去问话,偷了几块糕点,又去了那院子。

        刚进去时,那女子正在作画,绿猗看了看手中手绢包着的桂花糕,扔了过去:“他们说你是疯的,我就不过来了。”
         女人恍惚看着绿猗:“你也觉得我是疯的。”
        绿猗摇头:“他们为什么关你。”
       “因为我做了件顶大胆的事。”
        “比我放了阿玛八哥还要大胆么?”
       女人笑着将手绢里的桂花糕取出:“我把自己放了。”
        绿猗不解:“你分明是被关着,不若我将你放了?”
        那女子看着越走越近的绿猗,亲昵地抚摸着她的面庞:“能放了自己的,只有自己。”

         “才一会儿身边没跟人,她怎么又跑那废园子去了?”郎佳氏抚摸着绿猗依旧有些烫的额头,心疼得厉害:“这烧退不下来,得去请个萨满法师看看,只怕老夫人那里是瞒不住的。”

         话音刚落,门房来人,拉了夫人身边嬷嬷说了几句,只见那嬷嬷面上生出喜色,上前禀道:“夫人,门口来了位尼师,说是能解夫人难事。”
       郎佳氏眼光这才有了亮色:“你去准备斋饭,章妈过去将尼师请来。”
      
       “令爱面相贵不可言,此番劫数也是命定。”
        “师父可有破解法术?”
         尼师只从袖中取出一锁:“令爱是失魂之状,招魂容易,只是病根还在那废院,锁住废院,或能治本。”
        未设法坛,尼师只念几句梵语,只见绿猗额头终将恶汗排出,郎佳氏一把上前抱住悠悠转醒的绿猗,见她烧退,刚想起和尼师致谢,那尼师已是飘然而去。

       春秋轮转,那废院里的杂树已冒过了墙头,除去日常维护,废院再未开启。
      绿猗回头张望确定是甩开了侍者,将袖中诗稿偷偷塞进木板松开的废弃屋子:“今天这诗写得如何。”
       “有些意思了。”
      “得你一句夸真不容易,师父说,我已是这城中最有诗才的,我是知道,是我师父定未识你。”
     窗那头的人不说话,绿猗却能感觉她是在笑:“你该把文君的故事说完了,你让我自己去翻《史记》,可那书额涅没有,师父也不给,我翻不着,过几日我就得出门去参选秀女,不知道要走多久,额涅说到了京城阿玛就来接,我也是大半年没见阿玛。”
      “你这次走,还回来吗?”
      “没个准头。”绿猗的话里透着沮丧:“不过你放心,我定是照你说的,顺顺畅畅地活着。”
       “文君……文君不是寄去了三首诗歌么?长卿把她接到了茂陵,也未再提过纳妾之事。”
       绿猗眼中满是憧憬:“我就知道文君定不会回她娘家那个牢笼,若我身边也有个如司马长卿这样的儿郎,我也学文君夜奔,只可惜了,我是旗女。”
       “没什么可惜的,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致。你是旗女未必不好。”

       也不清楚是福是祸,绿猗被指给了亲王虽是侧福金也是极好的亲事,或许只她一个可惜,再去不了那个废院子。
       又几年,亲王成了皇帝,绿猗跟着成了娴妃,娴贵妃直至与他比肩的皇后。曾经的事大多有些健忘,只娘家那个废弃院落,总在无意间想起,或许这就是思乡?

        “爷画的文君怎么这么眼熟?”弘历搁笔,捏了把绿猗产后脸上还未消尽的憨态:“你觉得眼熟,我偏不告诉你。不过,你怎知我画的是文君。”
       绿猗眼神微转:“说好了可是有赏。”
      “光想着赏,爷什么时候亏过你?”
      “其实不难猜的,前些天南府才演过《琴心记》。画上是绿猗琴,弹琴的该是司马相如,这画是‘琴调文君’,爷快给赏。”
       弘历抬扇子点了点绿猗脑袋:“原说你是一孕傻三年,今天看还是恢复了两分小聪明,你要什么赏?”
      “未出阁前听先生说司马相如的赋是极好的,可惜到底没大见识,说是《史记》上有,就这个如何?”
       “我当你要什么,不过本书,孩子们不是有么,赏就是了,你叫绿猗,这画也叫绿猗,就赏你了,挂在院里也好看。”
       见着绿猗眼中的精光,弘历以为她是垂慕司马相如文采,略有不愉:“司马相如文章虽好,但人品到底说不上。李太白说了‘一朝将聘茂陵女,文君因赠白头吟’,你仔细看了《史记》就知道。”

         绿猗心中不信,却也表面奉承。待真仔细看了,当夜就发了高热,一时恍惚,竟又到了废院。房门未锁,里头的女子依旧还在。
         “你是文君?我早该想到了,你是她,不然哪个女子这么好的才学,你教我写诗弹琴,甚至宫中乐师都比不上的技法,那天的画上我就觉得眼熟,你是文君。”
         “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来,我也不希望你回来。”依旧隔着木桩,文君依旧被四四方方得囚着。
       “为何骗我?你放任自己的结局并不好,司马相如转手又娶了他人为妻,是茂陵女?还是新人?”
     文君听言,眼里载不住伤愁: “我未骗过你,绿猗,我原本以为那是放过自己的方式,可是错了,我并没有放了自己,而是推进了另一个更苦的牢。”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未听清文君回答,绿猗只觉天昏地暗。只这次后,绿猗终不似曾经,更加听话懂事,这失魂的模样,反倒更让人喜欢。

        又过多年,帝皇南巡,绿猗在侧,至灵隐寺,听得一夜功课,微思量众僧皆在寻路引路,绿猗猛然回魂,却又惊慌,众人皆有路走,她的出路又在何方?

          “绿猗,绿猗……”四下不在是废院,相反一片清明景色,天地辽阔,何其畅快,文君依旧在对面,只是现在,被四四方方困住的是她,绿猗此刻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和文君一样,皆是被困之人,她也有过抗拒,只是每次,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
       “绿猗,如今我放下了我,你何时出来?”
         何时出来?如何出来?绿猗不知道,试图阻止文君离去,却根本近不了她的身,恍然间,多年前的话再次想起:“能放过自己的,只有自己。”
        
         闰二月,江南的晚风透着了暖意,远山扶送着渐为泥土的梅香和刚展春意的桃香,三更滴漏响,婢子早遣到外面伺候,绿猗看着针线包里的那把剪子,心下终于清明。
       

有一天.

听了很多个版本,只有这个听着最有味道。每当听到这首曲,总会想起宫羽姑娘。

她实在是个好姑娘。

听了很多个版本,只有这个听着最有味道。每当听到这首曲,总会想起宫羽姑娘。

她实在是个好姑娘。

秋凉柠檬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故事 吐槽

看《凤求凰》的琴歌介绍,里面说到这首的唱词最早见于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但是后面又说《凤求凰》是司马相如作的,为了吸引卓文君,而且当时就有唱词,那怎么回事,又怎么可以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才是最早出现啊。算了,这个不是重点。我的重点是我要吐槽一下,主要是吐槽一下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在孝景帝那里不受重用,后面跟随梁孝王,后面梁孝王去世了,他就回乡,什么都不做,家徒四壁,被好友谢吉邀请过去住。然后谢吉和当时的富翁啊富翁卓王孙有来往,卓王孙多次请司马相如去做客,史记里是这么说的,多次邀请啊,司马相如一开始都是回避的,后面有一次无奈就去了,然后就弹琴,知道卓王孙有个女儿,就是我们卓文君啊,就弹琴,...

看《凤求凰》的琴歌介绍,里面说到这首的唱词最早见于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但是后面又说《凤求凰》是司马相如作的,为了吸引卓文君,而且当时就有唱词,那怎么回事,又怎么可以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才是最早出现啊。算了,这个不是重点。我的重点是我要吐槽一下,主要是吐槽一下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在孝景帝那里不受重用,后面跟随梁孝王,后面梁孝王去世了,他就回乡,什么都不做,家徒四壁,被好友谢吉邀请过去住。然后谢吉和当时的富翁啊富翁卓王孙有来往,卓王孙多次请司马相如去做客,史记里是这么说的,多次邀请啊,司马相如一开始都是回避的,后面有一次无奈就去了,然后就弹琴,知道卓王孙有个女儿,就是我们卓文君啊,就弹琴,史记里是这么说的“而以琴心挑之”,啊,太公,你真明白,这个“挑”字用的真的好啊。就是挑逗嘛哼。然后还私通仆人,晚上卓文君就跟他私奔了!

然后回去就是很穷很穷。卓文君还要当垆卖酒,当垆是什么意思啊?

然后卓王孙知道以后面子上挂不住啊,就送仆人送钱啊!史记记载“卓王孙不得已,分予文君僮百人,钱百万,及其嫁时衣被财物。文君乃与相如归成都,买田宅,为富人。”而原来介绍卓王孙的时候这么说的“而卓王孙家僮八百人”。

天呐,就这样就直接晋升富翁了啊!

你们看看,司马相如是不是有心计啊!

“挑之!”太史公明鉴!

重点是后面,司马相如的《子虚赋》后来被汉武帝看到大加赞赏,就召进京,卓文君就让他去了,没有跟去。结果司马相如发达了以后居然想娶别的女子啊,卓文君知道后就前后作了《白头吟》和《诀别书》啊!

还算司马相如有点良心,看到以后想起从前,就回来了,两人安居林泉,直到司马相如病逝。

还好后面司马相如回来了啊,不让真的觉得好渣。毕竟一个大好男儿,是自诩文人才不愿意去市井中谋生吧,才会家徒四壁也还是不工作啊,就是家里蹲啊,不过人家是非常有才华的家里蹲啊。

而且还有点小心机,知道去“挑”人家富翁家的17岁少女啊!

然后摇身一变成富人。

本来卓王孙是不愿意给钱的,后面知道文君当垆卖酒才给的。

啊!100个仆人啊!我也想要啊!

后面还敢富贵了变心,哼!

幸好回头了,不让真的要被吐槽狠狠的。

以及题外话,《风中奇缘》这部电视剧的片尾曲居然是《白头吟》,为什么啊,里面谁和谁决绝了啊,难道是胡歌和刘诗诗的决绝,可是男主是彭于晏吧!居然在片尾曲搞小动作!我当时听就觉得奇怪。

秋凉柠檬

诀别书 -卓文君

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在《白头吟》之后写的,写完后司马相如想起从前,回到卓文君的身边了。)

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在《白头吟》之后写的,写完后司马相如想起从前,回到卓文君的身边了。)

秋凉柠檬

白头吟 -卓文君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是卓文君在听闻司马相如要娶别人的时候作的。)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是卓文君在听闻司马相如要娶别人的时候作的。)


沐目楼

你看那传情的眼神,分明写着私奔!


《历代名姬图》


绘西汉才女卓文君钦慕才子司马相如,与之私奔。为生计所迫在产茶胜地邛州屈尊设茶卖酒。铺前兰香袭人,竹影摇曳,卓文君持蒲扇对风炉,回头看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双手持壶回头看卓文君,神态俊美,意趣盎然。


把爱情留给

你身边最真心的姑娘

她陪你歌唱 陪你流浪 

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

你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想带上她去私奔

奔向最遥远城镇

想带上她去私奔

去做最幸福的人


我们看到文君和相如,为生计所迫设茶卖酒的生活时,依旧能回眸相望!


如今当下,回眸一笑是否还能将你心照亮?


我们凝视画面

似乎...


《历代名姬图》


绘西汉才女卓文君钦慕才子司马相如,与之私奔。为生计所迫在产茶胜地邛州屈尊设茶卖酒。铺前兰香袭人,竹影摇曳,卓文君持蒲扇对风炉,回头看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双手持壶回头看卓文君,神态俊美,意趣盎然。


把爱情留给

你身边最真心的姑娘

她陪你歌唱 陪你流浪 

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

你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想带上她去私奔

奔向最遥远城镇

想带上她去私奔

去做最幸福的人


我们看到文君和相如,为生计所迫设茶卖酒的生活时,依旧能回眸相望!


如今当下,回眸一笑是否还能将你心照亮?


我们凝视画面

似乎看到了希望

你是否还有勇气随我私奔?


  

沐目楼

你看那传情的眼神,分明写着私奔!


《历代名姬图》


绘西汉才女卓文君钦慕才子司马相如,与之私奔。为生计所迫在产茶胜地邛州屈尊设茶卖酒。铺前兰香袭人,竹影摇曳,卓文君持蒲扇对风炉,回头看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双手持壶回头看卓文君,神态俊美,意趣盎然。


把爱情留给

你身边最真心的姑娘

她陪你歌唱 陪你流浪 

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

你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想带上她去私奔

奔向最遥远城镇

想带上她去私奔

去做最幸福的人


我们看到文君和相如,为生计所迫设茶卖酒的生活时,依旧能回眸相望!


如今当下,回眸一笑是否还能将你心照亮?


我们凝视画面

似乎...


《历代名姬图》


绘西汉才女卓文君钦慕才子司马相如,与之私奔。为生计所迫在产茶胜地邛州屈尊设茶卖酒。铺前兰香袭人,竹影摇曳,卓文君持蒲扇对风炉,回头看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双手持壶回头看卓文君,神态俊美,意趣盎然。


把爱情留给

你身边最真心的姑娘

她陪你歌唱 陪你流浪 

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

你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想带上她去私奔

奔向最遥远城镇

想带上她去私奔

去做最幸福的人


我们看到文君和相如,为生计所迫设茶卖酒的生活时,依旧能回眸相望!


如今当下,回眸一笑是否还能将你心照亮?


我们凝视画面

似乎看到了希望

你是否还有勇气随我私奔?


  

诗经一段

#徐清然的冷门古风歌安利与历史妹子的长段子结合①#

【锦碎华年—shine冷】
‖卓文君‖
  她与他的初见,是在自家父亲宴请县令大人的席上。
  那个弹着凤求凰的男子有修长的手指,眉目间带着云淡风轻。她躲在屏风后,紧紧盯着拨动的琴弦。
   那个月夜,她放下了富贵和过往,与他转圜天涯。
  他没叫她失望,即使生活贫困,可夫妻间的爱意却让她满意。他买下了一家酒店,卖酒为生。
  那年,他曾经抚琴的手却与伙计酿酒。
  后来,她的父亲终于肯接纳他们。她拿回了自己的嫁妆,还有可以恢复高雅生活的钱财。
  本以为的举案齐眉,却被司马相如的移情别恋给破坏。
  是怎样的冷,在卓文君...

【锦碎华年—shine冷】
‖卓文君‖
  她与他的初见,是在自家父亲宴请县令大人的席上。
  那个弹着凤求凰的男子有修长的手指,眉目间带着云淡风轻。她躲在屏风后,紧紧盯着拨动的琴弦。
   那个月夜,她放下了富贵和过往,与他转圜天涯。
  他没叫她失望,即使生活贫困,可夫妻间的爱意却让她满意。他买下了一家酒店,卖酒为生。
  那年,他曾经抚琴的手却与伙计酿酒。
  后来,她的父亲终于肯接纳他们。她拿回了自己的嫁妆,还有可以恢复高雅生活的钱财。
  本以为的举案齐眉,却被司马相如的移情别恋给破坏。
  是怎样的冷,在卓文君那些年岁中。走过几重门,惹一身伤痕。
  她一笔一画写出白头吟,泪痕爬满了脸庞。幸在她终于挽回了他的心。
  她只是害怕吧。怕他的凤求凰不是再为她而弹,怕他像当年与她私奔一样,为那个女人放弃一切离去。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她终于为自己做到。
  留下几席风华,水墨滴下刹那。

:)
一别之后,  二地相悬。  只...

一别之后,
  二地相悬。
  只说三、四月,
  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
  八行字无可传。
  九连环无故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百思念,
  千挂牵,
  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
  百无聊赖十倚栏。
  重九登高孤身看孤雁,
  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
  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
  六月间心寒不敢摇蒲扇。
  五月石榴似火,偏遇冷雨催花瓣;
  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烦乱。
  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扯断。
  噫!郎君兮,盼只盼,
  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卓文君

一别之后,
  二地相悬。
  只说三、四月,
  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
  八行字无可传。
  九连环无故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百思念,
  千挂牵,
  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
  百无聊赖十倚栏。
  重九登高孤身看孤雁,
  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
  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
  六月间心寒不敢摇蒲扇。
  五月石榴似火,偏遇冷雨催花瓣;
  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烦乱。
  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扯断。
  噫!郎君兮,盼只盼,
  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卓文君

river

古人i点文

仿佛又听到有人在吟唱“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文君笑了笑,接着她又从酒桶舀出一勺酒倒进酒壶,自言自语,这是送给司马炎那一对新人的礼物,对那歌谣漠不关心。

诈尸以来,相如从未找过她,不知是不是忘了曾经的当垆卖酒的恩爱日子,据传说是失忆了,只要吃上一口唐僧肉便可恢复记忆。只是文君不愿,毕竟圣僧和商汤是如此恩爱,她不愿做那个恶人。

不是不爱,只是爱的越深伤的越深,当年一曲凤求凰,令她对相如芳心暗许,便不顾家人反对与他私奔,至此成就一段佳话。

而面对失忆的相如她却不知从何做起,她匆匆拎着酒壶就去司马家了,想起司马家那一对冤家她又笑了,大婚次日新娘就闹失踪,弄的司马炎甚是尴尬恼火。

她匆匆走着,西湖河畔,花红柳...

仿佛又听到有人在吟唱“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文君笑了笑,接着她又从酒桶舀出一勺酒倒进酒壶,自言自语,这是送给司马炎那一对新人的礼物,对那歌谣漠不关心。

诈尸以来,相如从未找过她,不知是不是忘了曾经的当垆卖酒的恩爱日子,据传说是失忆了,只要吃上一口唐僧肉便可恢复记忆。只是文君不愿,毕竟圣僧和商汤是如此恩爱,她不愿做那个恶人。

不是不爱,只是爱的越深伤的越深,当年一曲凤求凰,令她对相如芳心暗许,便不顾家人反对与他私奔,至此成就一段佳话。

而面对失忆的相如她却不知从何做起,她匆匆拎着酒壶就去司马家了,想起司马家那一对冤家她又笑了,大婚次日新娘就闹失踪,弄的司马炎甚是尴尬恼火。

她匆匆走着,西湖河畔,花红柳绿,她看到一对一对的诈尸团纷纷踏青而来,男的俊女的美,她甚至看到伊香阁的老板娘西施带着她的一众美男团也来踏春。张嫣趁着人多拉着卫玠,一张粉脸通红,卫玠任张嫣拉着走,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这些人衬的花都黯然失色,有的还向她轻招手,她只得点头示意。她逃也似的离去。

送完酒回来,她就关了酒馆,温了一壶酒,躺在美人榻,神色间全是疲倦,想起自历史混乱古人诈尸以来,众人纷纷找到相方,大秀恩爱,但是她却没找到,或许她的心里还存有一丝希望,相如可以接她回家。酒壶传来咕咕咕的声音,她拿起了酒壶,也不管酒的温度和作为女儿家的温婉,对着嘴就是一顿猛喝,她的眼越来越迷离,接着就嘴躺在榻上,她醉了。

她仿佛看到相如那一袭白衣,踏雪而来,风华绝代,一如初见,耳边又想起那首凤求凰,她轻轻的呢喃一声:相如你来接我了。

文君身边有一公子,看到她的样子,细长的眼里满是心疼,叹了一口气,怎么又喝醉了。


【越写越废_(:_」∠)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