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单依纯

6086浏览    326参与
麦桔音乐
黄家驹;领教了!原来单依纯翻唱《海阔天空》才是王者,催泪全场
黄家驹;领教了!原来单依纯翻唱《海阔天空》才是王者,催泪全场
银亮色的诗句

【李健×单依纯】【真相是真 ‖ 库存 ‖ “因他才成就我,换别人就失去结局”】

【李健×单依纯】【真相是真 ‖ 库存 ‖ “因他才成就我,换别人就失去结局”】

依朝依惜的孩子

打情骂俏ing

这段时间可能会更新的很勤,但是很少


[图片]

[图片]

《失恋》和《千亿个夜晚》都看了吗?

可是这张嘴就犯规了啊啊啊啊啊啊(本人已疯)


“在干嘛呢?”


“……”


“说话啊”


“你今天的玩偶都不给我扔一个”


“我没想到嘛,原谅我好不好?”


“不要”


“哦……”


惜君委屈


“依纯?依纯?”


“(生闷气)”


“(坐在单依纯左边)老婆……老婆?”


“别叫我”


“你看看我”


开口带着一大股酒味


又喝酒了


单依纯于心不忍


“你看看......

这段时间可能会更新的很勤,但是很少





《失恋》和《千亿个夜晚》都看了吗?

可是这张嘴就犯规了啊啊啊啊啊啊(本人已疯)










“在干嘛呢?”


“……”


“说话啊”


“你今天的玩偶都不给我扔一个”


“我没想到嘛,原谅我好不好?”


“不要”


“哦……”




惜君委屈





“依纯?依纯?”


“(生闷气)”


“(坐在单依纯左边)老婆……老婆?”


“别叫我”


“你看看我”


开口带着一大股酒味


又喝酒了


单依纯于心不忍


“你看看我啊老婆,看看我!你看!依纯老婆!”刘

惜君喝了酒莫名会变的很奶很甜


“嗯……你带来了?”单依纯看见刘惜君手上的玩

偶,“你还记得”


“当然了……我不会让老婆失望的……”刘惜君从怀

里掏出玩偶,自己冒着大雨回来的,全身湿透了,

但是玩偶一滴水都没沾。



“我原谅你了,快去洗澡……”


“要老婆,不要洗澡……”


“我带你去行了吧?”


“好”刘惜君颤颤巍巍站起来,抱着单依纯往浴室走





反正洗没洗干净不知道,单依纯自己倒是湿透了,

貌似也不省人事的样子

依朝依惜的孩子

杂七杂八

[图片]

以下是单依纯她老公(doge

真的会很带感)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真的好喜欢刘惜君黑白的照片啊woc

这种照片真的很杀我

[图片]

[图片]

老公接老婆回家的样子

 hhhhh

这张就是在我妈眼里刘惜君这张就属于吊儿郎当的样子

“欸,你看,那是不是单依纯啊?”

“你在等我吗?”

“不等你等谁啊,小傻子”

“我给你带了你喜欢的那个……(被刘惜君亲了一口)”

“哪个?”

“那个额,额,什么来着?我看一眼。”

“都说了你是个小傻瓜,丢三落四的,把你老公丢了看你怎么办?”

“我老公......


以下是单依纯她老公(doge

真的会很带感)

↑我真的好喜欢刘惜君黑白的照片啊woc

这种照片真的很杀我

老公接老婆回家的样子

 hhhhh

这张就是在我妈眼里刘惜君这张就属于吊儿郎当的样子

“欸,你看,那是不是单依纯啊?”

“你在等我吗?”

“不等你等谁啊,小傻子”

“我给你带了你喜欢的那个……(被刘惜君亲了一口)”

“哪个?”

“那个额,额,什么来着?我看一眼。”

“都说了你是个小傻瓜,丢三落四的,把你老公丢了看你怎么办?”

“我老公回来找我的,哦对,我给你带了糖葫芦!草莓的。”

“我也给你带了”

“哪?”

“你脖子上”

……



就是说惜君姐怎么会这么少年啊


银亮色的诗句

【李健×单依纯 ‖ 依健倾心】【《寂寞烟火》‖  “感谢你曾让我留在你眼中” 】

【李健×单依纯 ‖ 依健倾心】【《寂寞烟火》‖  “感谢你曾让我留在你眼中” 】

你喜欢的爱豆我都有

单依纯  周笔畅  安崎  张杰  易烊千玺  蔡徐坤  张真源

单依纯  周笔畅  安崎  张杰  易烊千玺  蔡徐坤  张真源

银亮色的诗句

第四章 “早餐会谈”

【李健×单依纯 ‖ 她想要什么礼物?】


        翌日清晨,叫醒高睿的不是闹钟,而是单依纯的咳嗽。


        “阿嚏!阿嚏!”单依纯一边换衣服,一边嘟囔了一句:“谁在背后骂我……”


        “你不会感冒了吧?”高睿听着她有些重的鼻音,诧异的语气中带了几分担心。...


【李健×单依纯 ‖ 她想要什么礼物?】


        翌日清晨,叫醒高睿的不是闹钟,而是单依纯的咳嗽。


        “阿嚏!阿嚏!”单依纯一边换衣服,一边嘟囔了一句:“谁在背后骂我……”


        “你不会感冒了吧?”高睿听着她有些重的鼻音,诧异的语气中带了几分担心。


        单依纯心一沉,今天是第一场PK,博个开门红、离冠军战队更近一步是她自加入战队起就许下的愿望,现在看来这场胜负怕是难料了。


        她叹了口气,周围升腾起失望的烟雾,将她浓浓包裹。沉默了几秒,逻辑脑战胜了情绪脑——还好不是淘汰赛,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放轻松,”高睿坐到床边,伸手揽住单依纯,“我听说李健老师以前演出的时候总感冒,你看他唱得不也很好嘛。好像《歌手》有一期就是在重感冒的情况下录的……”


        “《红豆曲》!”李健参加了多少综艺,赢了几场,唱了什么歌,单依纯向来如数家珍。


        高睿忍俊不禁:“怎么一说李老师你就这么激动啊?我看这感冒也不严重嘛。好好发挥,PK不赢下次点奶茶不带你!”


        单依纯作势打了她一下,嘟起嘴:“你怎么忍心的嘛!”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快去吃早饭吧,早点见到你的李老师,哈哈……”两人挽着手,有说有笑地走出了房门。


        酒店的餐厅多是西式早餐,单依纯看着金黄色泽的煎蛋、烤爆的香肠和微微发焦的面包片,觉得没有胃口,于是只拿了一盒牛奶、一个白煮蛋,找了个角落坐下。


        她漫不经心地剥着蛋壳,纷乱的思绪被熟悉的声音打断——

        “没睡好吗?看起来这么没精神。”

        “该死!没化妆!”从盲选开始,单依纯心里就住进了一只小兔子,瞧,它开始狂奔了。


        的确是有些憔悴,她条件反射地嘴角上扬到好看的弧度,又不想在李健面前掩饰自己的脆弱。可李健何等敏感,一眼就洞穿了她心底翻江倒海的紧张。


       他端着两个餐盘在对面坐下来: “想家了吗?还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别拘谨,就像昨晚吃饭的时候一样。”李健的目光永远是温和从容的,他盯着你的时候,会让你莫名产生一种敞开心扉的冲动。  

 

        说话间,他把另一个餐盘推到单依纯面前,“这有奶黄包和虾饺,挺清淡的,应该适合江浙一带的口味。”


        且不论舞台上深情款款的他有多迷人,仅仅一个微小的动作、一点角落里的注意力就足以拨动少女的心弦。


        “我……我感冒了,”她低声说,话里充斥着沮丧,“可今天是第一场,都怪我没照顾好自己,不能为……战队争光了。”本来想说“你”,话到嘴边慌忙改成了“战队”。


        “感冒了还不多穿点?”李健似乎根本没听到后半句,正巧宋宇宁从旁边走过,被他唤住。

        “把你的外套给依纯穿,她冷。”


        “啊?师父,我里面穿的睡衣……多不体面……”宋宇宁随即说了句欠揍的话:“不如您把身上唯一这件脱下来吧!”


        李健一时语塞,扬起手做了个要打他的动作,逗得单依纯“噗嗤”笑出声来。


        “感冒了不要紧,这场又不淘汰,玩得开心就行了。再说以你的唱功,就算发挥不出百分之百,百分之七十也是佼佼者。退一万步讲,让他们一场又如何?等你感冒好了再赢回来就是了!我有这个信心,你有过关斩将的实力……”


        李健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每句话、每个字眼都像涓涓溪水,缓缓漫过单依纯的心田,抚平她的一切担忧。一番谈话下来,心底唯有平静。


        眼里不经意间泛起泪花,失落的阴霾散去,她又开起玩笑来:“老师,如果我这场赢了,奖励我一下好不好?”


        “好啊,想吃几顿夜宵都答应你。”李健愈发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骨朵上带着清晨晶莹的露水,让人想到生机盎然的季节。她那么烂漫,那么美,浑身洋溢着热烈的活力和丰盈的气息,让他无法将“不”字说出口,哪怕她提出再无理的要求,他也只能束手就擒。


        “这次不吃夜宵啦,我想要一个礼物。”

        “什么礼物?”

        “哪有问人家要什么礼物的呀?礼物当然是越惊喜越好啊。当然,老师送什么我都喜欢。”


        小狐狸般机灵的女孩,笑得两眼弯弯,而他的心里悄然升起了一轮明月,将清辉洒遍每个尘封的角落。

依朝依惜的孩子

奶茶事件

    “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变态罢了。”

    “我要洗澡了,你出去吧。”

    “过一会吧,我刚点了外卖。”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洗澡,刘惜君你离我远点。”

    “为啥啊,你今天好不容易性感一次。”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小黑裙真的yyds)

    “那你先去洗澡吧,我……”“你干......

    “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变态罢了。”

    “我要洗澡了,你出去吧。”

    “过一会吧,我刚点了外卖。”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洗澡,刘惜君你离我远点。”

    “为啥啊,你今天好不容易性感一次。”


(小黑裙真的yyds)

    “那你先去洗澡吧,我……”“你干嘛?”“我没事的话就去看你洗澡。”“cnm”单依纯用口型骂了一句。

    “我进来了啊。”“你别!”“我给你送奶茶的。”刘惜君看着浴缸里的单依纯,“emm,这是榜一,这是榜二。”“我要榜二的。”“给。”

    一个清脆的电话声,打碎了刘惜君想压在单依纯身上的美好幻想。

    “喂?千嬅姐?啊我在家啊,你来吧。”

    “刘惜君你干嘛呢!我在洗澡!千fa姐你过,过会再来吧。”“啊没事,你现在就来吧。”

    “。。。你完了刘惜君。”单依纯用仿佛下一秒千嬅就会推门的速度穿好衣服跑了。

    “今天晚上可以吗?”

    “不可以!”

    “明天你又不solo。”

    “就一次,一次好不好?你看我的指甲剪了,指甲油也卸了。”

    “刘惜君我劝你善良,今天就一次,现在12点43,不准超过一点。”

    “老婆最好了。”





以至于千嬅老师等了好久,听到了某些奇奇怪怪的撞击声,和不知是刘惜君还是单依纯的呻吟,大概是依纯的吧,千嬅遐想着。毕竟这俩没睡过我都不信。

银亮色的诗句

第三章 当小老虎遇上动物园长

【李健×单依纯】【团建中的暗流涌动】


        黄昏时分,天边被火烧云染得通红,轻纱一般的橘色余晖透进排练室的窗,将室内的一切笼罩成浪漫的景象。


        东北虎战队的成员正在依次彩排,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短袖,上面是李健之前巡回演唱会的特有标志。


        李健也穿着战队衫,他斜倚在沙发上,有意无意地打量着正朝...

【李健×单依纯】【团建中的暗流涌动】


        黄昏时分,天边被火烧云染得通红,轻纱一般的橘色余晖透进排练室的窗,将室内的一切笼罩成浪漫的景象。


        东北虎战队的成员正在依次彩排,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短袖,上面是李健之前巡回演唱会的特有标志。


        李健也穿着战队衫,他斜倚在沙发上,有意无意地打量着正朝这边走过来的单依纯。


        柔顺的长发随意地散着,未施粉黛,纤瘦的身影立在晚霞中,比起盲选那天更显动人。


        她撩了一把头发,调皮地笑道:“老师,你看我们这算不算亲子装?”


        “什么亲子装?”李健佯装生气,“明明是情……那个,团队装。”他心里一沉,险些脱口而出“情侣装”,这话一旦出口,误会怕是解释不清了。可不知为什么,刚刚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了徐志摩的那句“夕阳中的新娘”。


        没想到单依纯机灵得很,追问立刻跟了上来:“明明是——情,什么?”


        “情……”李健紧张起来,脑子飞速运转,“情意满满的团队装嘛。行了行了,抓紧时间,开始吧。”言多必失四个大字在心上高高悬起,他匆匆把这个话题敷衍了过去。


        单依纯乖巧地就此应了一声,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前奏渐起,她迅速投入到了演唱中。排练室的音响比舞台上简陋得多,可她的歌声丝毫不比盲选时逊色,饱满的情感随着歌词流畅地倾泻而出,强烈的诉说感让在场的工作人员都为之动容。


        “挺好的,依纯,只是有个小问题,”开玩笑时还带着几分羞赧的李健,这时俨然是一位严谨、专业的导师了,“这一句我建议加一个渐强,唱出空间感会更好听。”


        单依纯也认真起来,一边点头一边在歌词上勾画,经过李健的示范,将不足之处迅速调整好,引得几位乐队老师纷纷夸赞她的天赋。


        李健依旧严肃:“别太强调天赋,小荷才露尖尖角,被过早采摘不是好事。”作为导师,他对单依纯有着强烈的保护欲,但作为李健,他也许不会说出关于采摘的这番话。古人说“有花堪折直须折”,又说“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岂非没有道理?


        第一场是导师对战,不涉及淘汰,和友谊赛无异。没有比赛硝烟的氛围中,大家的排练十分轻松愉快,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


        “谢谢乐队老师!谢谢大家,辛苦了!”李健带着五个学员向工作人员们道过感谢,转头笑着说:“想不想吃夜宵?”


         “好呀!”单依纯的眼睛亮晶晶的。


        “这小吃货,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李健嘴上嗔怪,眼中却溢满温柔的笑意。


        玛迪娜还在为体重纠结:“要不我就……”单依纯立刻挽上她的胳膊,接过话茬:“不许不去!这可是咱们第一次团建!”


        “你是为了团建吗?我都不好意思揭穿你!”高睿瞥了她一眼。


        “哎呀人家想吃东西嘛!排练完还不能奖励一下自己吗!”单依纯拖着长音开始撒娇,引得一行人笑作一团。


        酒店对面走过一条街,拐角处便有一个尚在营业的餐厅,店面不大,装潢简单,但里面映出的昏黄灯光显得格外温馨。


        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定,李健一边浏览菜单,一边询问大家的喜好。


        学员们有些拘谨,或是沉默,或是对老师的提议一概点头。李健无奈地笑了笑,随意点了几道菜,正欲下单,单依纯托着腮软软地唤了句“老师”。


        “我想吃这个。”她指着一道甜品。


        “好——”李健拖着哭笑不得的长音应了一声,心想,自己选的小孩,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呢。


        店内几乎没有其他客人,上菜也颇快。二十分钟后,一桌人边吃边有说有笑地聊起来。


        “老师,你上大学的时候学校有乐队吗?”宋宇宁问。


        “我刚入学的时候,清华有十二支摇滚乐队。”李健从容地答道,“清华玩乐队的要么是学习特别好的,要么是像我这样成绩不好的。”


        他平时鲜少提及母校,为了摘掉“清华哥哥”的标签也费了些力气,但面对几个小孩,却不由自主地强调起“清华”两个字来。


        “大学期末考试都现学,熬夜,又冷又饿,跟录节目似的。”从乐队聊到大学生活,讲到饥寒交迫的期末考试,气氛甚是欢乐。


        单依纯塞进嘴里一块华夫饼,眨着眼睛呆呆地看着李健,认真又无辜的神情迅速激起了他的表达欲。他忽然想起,大学时辅导尚在念高中的学妹数学,也是这样调侃期末考试,也会把“清华”两个字多念几遍。


        时钟仿佛被安了加速器一般,快乐的时光格外短暂。走出餐厅时,夜幕已分外深沉,月亮高悬在头顶的天空。


        “看月亮!”“今天是上弦月欸!”“你好会拍!回去发给我!”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


        单依纯扬起头,任夜风揉乱她的头发,脱口而出:“今晚月色真美。”


        “风也温柔。”李健在心里接道。

依朝依惜的孩子

双向慢冷(下)

       “听说情侣见到海豚会幸福一辈子呢。”

      “嗯,当然了。”

    ……

     继依纯出车祸后,刘惜君也不吃东西不喝水,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惜君,你这样是在伤害自己啊,何必呢,节哀顺变。”“Sally姐,依纯……依纯她走了啊……”刘惜君的手上攥着那张死亡报告,是杨千嬅的签名,刘惜君实在接受...

       “听说情侣见到海豚会幸福一辈子呢。”

      “嗯,当然了。”

    ……

     继依纯出车祸后,刘惜君也不吃东西不喝水,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惜君,你这样是在伤害自己啊,何必呢,节哀顺变。”“Sally姐,依纯……依纯她走了啊……”刘惜君的手上攥着那张死亡报告,是杨千嬅的签名,刘惜君实在接受不了事实,没有签上名字。

     “吃点饭吧惜君姐,你这样会撑不住的。”刘惜君回头,看到依纯在身后笑着,刘惜君伸手去抱,扑了空。

     原来是幻想。刘惜君苦笑着,眼泪模糊了视线。

    可是……姐姐真的好想你啊依纯,你再问姐姐一遍,就一遍好不好?

    2022年6月29日(虚构,莫当真)凌晨05:20:00,她赤脚走到海岸边,抽了一根烟,喝了一瓶威士忌,跌跌撞撞地奔向海。

    据说……这片海有海豚呢……应该会很幸福吧。

    海水漫过刘惜君。

    窒息,下沉,海豚。

    依纯啊,姐姐看到海豚了……可惜你却不在。

    刘惜君闭上眼,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

    念亲恩演出服,是依纯亲口夸过的,刘惜君如今穿着它去见单依纯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天意如此。

我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就是说我本来都要忘了这篇的

浅浅(票务)
接长沙近期综艺录制艺人签名 可...

接长沙近期综艺录制艺人签名

可选图普签/to签

接长沙近期综艺录制艺人签名

可选图普签/to签

诚信票务
《声生不息 》巅峰之夜 精彩盛...

《声生不息 》巅峰之夜 精彩盛典

7月5/6号 长沙马栏山文创园录制

🈶正规观众名额/可投票的大众评审 省外低风险可接 省内有优惠 可安排前排好位置

​🉑对接自选图to签/亲签 官方直发

《声生不息 》巅峰之夜 精彩盛典

7月5/6号 长沙马栏山文创园录制

🈶正规观众名额/可投票的大众评审 省外低风险可接 省内有优惠 可安排前排好位置

​🉑对接自选图to签/亲签 官方直发

银亮色的诗句

第二章 明朝即长路

【李健×单依纯 ‖ 关于一见钟情与双向奔赴】


    两位导师转过身,单依纯激动地捂住了嘴。


    李健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一如初见。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穿着毛衣套装的单依纯手心沁出了细密的汗,然而李健的目光却比舞台闪耀的光线更炽热。


    她努力表现出比十六岁时更镇定的样子,落落大方地回答导师提出的问题。


    故人容颜未变,只是眼里并没有重逢的欣喜。

几位导师的夸奖...

【李健×单依纯 ‖ 关于一见钟情与双向奔赴】


    两位导师转过身,单依纯激动地捂住了嘴。


    李健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一如初见。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穿着毛衣套装的单依纯手心沁出了细密的汗,然而李健的目光却比舞台闪耀的光线更炽热。


    她努力表现出比十六岁时更镇定的样子,落落大方地回答导师提出的问题。


    故人容颜未变,只是眼里并没有重逢的欣喜。

几位导师的夸奖都变成了混乱的杂音,单依纯只想知道,李健还记不记得自己。


    “我和李健老师唱过歌。”单依纯描述着那个舞台,试图提醒他,“我当时还拍了你的背。”


    李健脸上顿时现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那个节目!是你啊!我说怎么看着面熟呢。”


    他心里一惊,果真是岁月不饶人,当时那个有点怯场的带着婴儿肥的小姑娘,如今已经出落得这么标志了。如瀑的长发随意地散着,清淡的妆容让人想起夏日里的出水芙蓉——现在正是夏季,李健突然想到了“花开堪折直须折”,后一秒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面不改色的李健,心湖荡起一圈涟漪。


    稍一提醒李健便想起了自己,单依纯嘴角勾起愉快的弧度。多少选手如昙花般在舞台上绽放,只是从导师的世界短暂路过,而两年后李健依然记得那个尚且有些走音的十六岁的自己,这个区别让单依纯喜不自胜。


    “我选择——李健老师。”单依纯看着李健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竭力收敛着自己满溢的幸福。表面上心仪导师没有为她转身,但只有单依纯自己知道,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双向选择。即便还有一场PK等着自己,她已经充满了所向披靡的勇气。


    单依纯的目光从选手席移回李健身上:“我准备好了。”


    李健回到导师席,一向心如止水的他竟为了这个十八岁的女孩捏了一把汗。此刻,他比单依纯自己更希望她能留在东北虎战队。


    世人说爱可迎万难,单依纯竟发挥得比上一场更好。


    “我们要恭喜的是——依纯。”


    单依纯三步并作两步走下舞台,奔向李健的怀抱。三五米的距离,仿佛跨过了千山万水。


    这几步间,是艺考机构里夜以继日的练习,是通过海选之后辗转反侧的兴奋,也是选择心仪导师时近乡情怯的惶恐。没有人知道,站在舞台上时,令她紧张的并不是比赛本身,而是能否抓住这命运恩赐般的久别重逢的机会。


    李健轻轻拍了拍单依纯的背,却五味杂陈,丝毫没有争取到种子选手的喜悦。


    近在咫尺,他们听得到对方的心跳,感受得到对方的鼻息。


    李健有一瞬间的晃神,身体不自觉地前倾。幸好现场观众的欢呼声唤醒了理智,他慌忙后退了一步,却感到心跳漏了一拍。


    临近午夜,盲选终于收官。他们终于走完了奔向彼此的路,未来的路上有怎样广阔的风景,又有怎样的波折与心酸,没有人能预料。但正如PK时一样,单依纯已做好了勇士般披荆斩棘的准备,她对即将展开的旅途充满期待。


    单依纯想起在赛后采访中说的那句“我很幸运加入东北虎战队”,其实她心里真正想说的是——“李健老师,我一定会成为那只让你最骄傲的小老虎。”

银亮色的诗句

第一章 全世界你最可爱

【李健×单依纯】【音乐诗人×天才少女】


        好声音的舞台不大,四位导师背对着舞台,单依纯站在舞台中央,想到这是中国最好的音乐舞台,心底竟隐约漾起了一丝兴奋,全然没有艺考时的紧张。


        前奏响起,这是她练了无数次的作品,再熟悉不过。她随着伴奏轻轻唱起:“亲爱的你躲在哪里发呆……”...


【李健×单依纯】【音乐诗人×天才少女】


        好声音的舞台不大,四位导师背对着舞台,单依纯站在舞台中央,想到这是中国最好的音乐舞台,心底竟隐约漾起了一丝兴奋,全然没有艺考时的紧张。


        前奏响起,这是她练了无数次的作品,再熟悉不过。她随着伴奏轻轻唱起:“亲爱的你躲在哪里发呆……”


        李健闭着眼听,一整天的盲选已经让他有些疲惫了。前几位选手的表演质量实在不敢恭维,他一连数人都没有转身。战队已经满员,他想,到了这个阶段选人该更谨慎些,能不转则不转,保护自己心仪的学员。


        然而,单依纯刚唱出“全世界你最可爱”这一句,李健就犹豫了。


        一个很年轻的声音,这样的音色天生带着感情,几乎不必用技巧来渲染。“是值得转身的好声音,”李健暗暗想,“但转了身她就要PK,如果选了宋宇宁和玛迪娜怎么办?不同类型的好声音,放弃哪一个都舍不得。”


        “没关系只要你肯回头望,会发现我一直都在……”单依纯唱到第二段,不禁抬起头望向了导师席。椅背上的魔镜可以看到李荣浩的表情,但此刻她想看到的另有其人。


        半个小时前选心仪导师的时候,单依纯盯着李健的照片愣了一秒,几帧回忆缓缓闪过。


        “有请单依纯——”彼时十六岁的单依纯循着主持人的声音,轻快地跑上舞台。


        荧屏里深情款款、浅吟低唱的音乐诗人竟站在自己面前,犹恐相逢是梦中。胸膛里像装着一只雀跃的小鹿似的,单依纯的声音都有些发抖:“第一次听到您的歌,是那首《车站》,我觉得您的歌词写得太走心了。”


        她想不到更多漂亮的词句来描述第一次看见李健、听见李健的感受,这首《车站》让她翻唱了一遍又一遍,这段旋律和他歌唱时温柔坚定的目光在她的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说明节目快结束了,哈哈……”李健脑子转得快,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接上不乏幽默感的回答。


        他看着她笑,仿佛一阵春风拂过心坎,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归于寂静。


        “选好了吗?”工作人员出声,将她拉回现实。单依纯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种终于下定决心的表情,指尖左划,拿起麦克,走向演播室的大门,干脆利落,一气呵成。


        她说不清楚为什么不选李健做心仪导师,也许是出于一种近乡情怯的奇怪情结,也许是不愿意承受满载期待的失望。如果李健转身,是意外之喜,突如其来的快乐会让原本的喜悦加倍;如果到时候李健没有转身,也不至于太失落。


        大概应了那句话,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变得小心翼翼。


        李健还不知道舞台上的女孩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又或许在他阅人无数的生命里,她对自己的意义不过是合唱过微不足道的两首歌而已。


        “全世界你最可爱……”单依纯将所有的情感倾注在最后一段副歌。


        “如果她这段唱了真音,就转身吧,”李健对自己说,可说这句话时,他分明听到命运的风声拂过耳畔。


        李健喜欢克制的表达,因此在《歌手》的舞台上他从未唱过撕心裂肺的高音,自己的作品也大多都是婉转含蓄的歌词,鲜少听到这样直接的剖白。


        他在心里反复琢磨着“全世界你最可爱”这句,疑惑着已经过了青春年少的自己,怎么会被这种属于年轻人的情话倏然击中。


        思忖间,音乐停息,四周重新安静下来,他忙不迭地拍下了面前的按键。


        导师椅缓缓转动,与此同时,命运的大手正在翻转他们的轨迹,只是没有人知道。

诚信票务
《声生不息 》巅峰之夜 精彩盛...

《声生不息 》巅峰之夜 精彩盛典

7月6号 长沙马栏山文创园录制

🈶正规名额 低风险地区都可接

​🉑对接自选图to签/亲签 官方直发

《声生不息 》巅峰之夜 精彩盛典

7月6号 长沙马栏山文创园录制

🈶正规名额 低风险地区都可接

​🉑对接自选图to签/亲签 官方直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