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单身男子

10351浏览    721参与
巴黎Oneman
⚡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

⚡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是为君子!

君子,谈不上,小人,算不上,年纪越大越不知道自己是个🛠,越来越一个人,嘴上说着是一码事,心里想的又是一码事,有时候自己挺担忧的,因为最基本的勇气多没有了,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30而立,人生的一个分水岭,越是临近30岁,就越有一种成就焦虑,生怕自己会被同龄人甩得远远的。以前从没感觉,但是现在越来越有感觉了,因为两三年一晃就过了,时光如梭。前段时间看见一段话:“三十岁的人了,能不能现实一点。”在外面漂泊久了,自己也就混个中等水平吧,有时候完全因为年龄的关系,能走到的位子就这么差肩而过了,所以现实点吧,该考虑下一步的打算了,该离家近点,沉淀沉淀自己,...

⚡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是为君子!

君子,谈不上,小人,算不上,年纪越大越不知道自己是个🛠,越来越一个人,嘴上说着是一码事,心里想的又是一码事,有时候自己挺担忧的,因为最基本的勇气多没有了,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30而立,人生的一个分水岭,越是临近30岁,就越有一种成就焦虑,生怕自己会被同龄人甩得远远的。以前从没感觉,但是现在越来越有感觉了,因为两三年一晃就过了,时光如梭。前段时间看见一段话:“三十岁的人了,能不能现实一点。”在外面漂泊久了,自己也就混个中等水平吧,有时候完全因为年龄的关系,能走到的位子就这么差肩而过了,所以现实点吧,该考虑下一步的打算了,该离家近点,沉淀沉淀自己,尽尽自己的义务,照顾照顾长辈,而不是像以前那么随性了。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事情,这是一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该回家找那两三个知心朋友,一壶小酒,畅聊以前,大醉一场,不需要想太多,人生岂不潇洒🤘🤘🤘🤘🤘🤘🤘

年少狂随岁月褪去。生活的真谛,因时间的积累而看清。

咕灯寒士

𝐴 𝑓𝑒𝑤 𝑡𝑖𝑚𝑒𝑠 𝑖𝑛 𝑚𝑦 𝑙𝑖𝑓𝑒

𝐼’𝑣𝑒 ℎ𝑎𝑑 𝑚𝑜𝑚𝑒𝑛𝑡𝑠 𝑜𝑓 𝑎𝑏𝑠𝑜𝑙𝑢𝑡𝑒 𝑐𝑙𝑎𝑟𝑖𝑡𝑦

𝑊ℎ𝑒𝑛 𝑓𝑜𝑟 𝑎 𝑓𝑒𝑤 𝑏𝑟𝑖𝑒𝑓 𝑠𝑒𝑐𝑜𝑛𝑑𝑠...

𝑇ℎ𝑒 𝑠𝑖𝑙𝑒𝑛𝑐𝑒 𝑑𝑟𝑜𝑤𝑛𝑠 𝑜𝑢𝑡 �...

𝐴 𝑓𝑒𝑤 𝑡𝑖𝑚𝑒𝑠 𝑖𝑛 𝑚𝑦 𝑙𝑖𝑓𝑒

𝐼’𝑣𝑒 ℎ𝑎𝑑 𝑚𝑜𝑚𝑒𝑛𝑡𝑠 𝑜𝑓 𝑎𝑏𝑠𝑜𝑙𝑢𝑡𝑒 𝑐𝑙𝑎𝑟𝑖𝑡𝑦

𝑊ℎ𝑒𝑛 𝑓𝑜𝑟 𝑎 𝑓𝑒𝑤 𝑏𝑟𝑖𝑒𝑓 𝑠𝑒𝑐𝑜𝑛𝑑𝑠...

𝑇ℎ𝑒 𝑠𝑖𝑙𝑒𝑛𝑐𝑒 𝑑𝑟𝑜𝑤𝑛𝑠 𝑜𝑢𝑡 𝑡ℎ𝑒 𝑛𝑜𝑖𝑠𝑒

𝑎𝑛𝑑 𝐼 𝑐𝑎𝑛 𝑓𝑒𝑒𝑙 𝑟𝑎𝑡ℎ𝑒𝑟 𝑡ℎ𝑎𝑛 𝑡ℎ𝑖𝑛𝑘

𝐴𝑛𝑑 𝑡ℎ𝑖𝑛𝑔𝑠 𝑠𝑒𝑒𝑚 𝑠𝑜 𝑠ℎ𝑎𝑟𝑝

𝐴𝑛𝑑 𝑡ℎ𝑒 𝑤𝑜𝑟𝑙𝑑 𝑠𝑒𝑒𝑚𝑠 𝑠𝑜 𝑓𝑟𝑒𝑠ℎ

𝐴𝑠 𝑡ℎ𝑜𝑢𝑔ℎ𝑡 𝑖𝑡 ℎ𝑎𝑑 𝑎𝑙𝑙 𝑗𝑢𝑠𝑡 𝑐𝑜𝑚𝑒 𝑖𝑛𝑡𝑜 𝑒𝑥𝑖𝑠𝑡𝑒𝑛𝑐𝑒

致力于搞老男人们🌝
是脸叔和佩佩! 两大男神同框诶...

是脸叔和佩佩!

两大男神同框诶!

是脸叔和佩佩!

两大男神同框诶!

Hiroshi

【Archy/George】Mr.Wednesday-03-05(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Archy/George】Mr.Wednesday-03-05(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P:Archy/George

没什么好说的,wland检索ID,Wid.2153119

随缘上可以检索标题

A3上发布的不小心删除了,以后整合,抱歉之前点过心和留评论的朋友。


【Archy/George】Mr.Wednesday-03-05(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P:Archy/George

没什么好说的,wland检索ID,Wid.2153119

随缘上可以检索标题

A3上发布的不小心删除了,以后整合,抱歉之前点过心和留评论的朋友。



找不到钢镚买咖啡
单身男子 TOM FORDCO...

单身男子

TOM FORD&COLIN FIRTH&MATTHEW GOODE

How charming people they are

当初因为知道是BE一直不忍心看 

然而如今看来,死亡竟也是一种浪漫的归宿

电影里最打动我的台词竟然是please tie a windsor knot. 

脸叔在这部里的表演比国王的演讲要细腻更多

以及

古迪仔我永远爱你(╯3╰)

单身男子

TOM FORD&COLIN FIRTH&MATTHEW GOODE

How charming people they are

当初因为知道是BE一直不忍心看 

然而如今看来,死亡竟也是一种浪漫的归宿

电影里最打动我的台词竟然是please tie a windsor knot. 

脸叔在这部里的表演比国王的演讲要细腻更多

以及

古迪仔我永远爱你(╯3╰)

Hiroshi

【Archy/George】Mr.Wednesday-02(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rossover: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P:Archy/George


02,


若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乔治·法尔科纳早已试图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非一时冲动,或是源于肾上腺素的唐突决定,而是他在八个月的漫长思考中得到的唯一结果。

他认为自己的生命早在接到那通宣告了吉姆死讯的电话时就已经被宣告结束,木槌落在耳边的声音清晰可闻,原本漫长的跑道一下子就可见终点,他感到如释重负,紧绷的神经松弛之后反而对生命中不再属于他的美好更为敏锐。

他会隔着铁丝网观看运动场里赤裸上身挥动网球拍的青年男子,不再吝啬那些平时会显得不够妥帖的赞扬,欣赏美好,却不妄图再去占有自己的...

Crossover: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P:Archy/George


02,

 

若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乔治·法尔科纳早已试图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非一时冲动,或是源于肾上腺素的唐突决定,而是他在八个月的漫长思考中得到的唯一结果。

他认为自己的生命早在接到那通宣告了吉姆死讯的电话时就已经被宣告结束,木槌落在耳边的声音清晰可闻,原本漫长的跑道一下子就可见终点,他感到如释重负,紧绷的神经松弛之后反而对生命中不再属于他的美好更为敏锐。

他会隔着铁丝网观看运动场里赤裸上身挥动网球拍的青年男子,不再吝啬那些平时会显得不够妥帖的赞扬,欣赏美好,却不妄图再去占有自己的那一份。

乔治在脑海中思量着自己应当完成的事物,给老友夏莉和艾尔瓦的遗书已经放在了抽屉里,他打算将其中一份放在法棍的包装袋中,那名叫艾尔瓦的钟点工早晨总会将它们从冷冻室里拿出来,这样她就会注意到乔治留下的信件,进而去卧室查看他的尸体。

乔治是只身从伦敦来到洛杉矶的,没有亲人的陪伴,夏莉会来收拾他的遗留物品,自然会发现乔治放在抽屉里的物品,她将按照自己的遵嘱给他打上温莎结,下葬时候要穿的西服明天就能从干洗店取回,乔治打算把它们与自己为数不多的个人物品排放在书桌上,袖扣和领针会是吉姆称赞过的款式,而那张吉姆的照片,乔治准备下课后从银行的保险柜箱里取出。

一切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乔治把时间划定在星期五,子弹不消一秒便能带走他所有的踌躇与痛苦。

只是有一件事情从未在他的料想范围内。

 

乔治将钥匙插进门锁,锁芯转动的声音却与预想不同,大门被谁打开过。

他握住门把手,小心翼翼将门扉推开一条缝,看到一名陌生的男人正斜靠在客厅的桌子上,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拿着一把左轮手枪。

男人察觉到门口的动静,他偏过头冲乔治歪着嘴角露出笑容,手指拨动手枪撞针,金属敲击声遏制住乔治的呼吸。

“为何不进来坐坐?乔治,别光站在门口。”他漫不经心地掰直小臂,枪口在身侧对准乔治的方向,烟灰掉落在实木地板上。

“如果你是想抢劫的话,我恐怕你找错地方了,先生。”乔治慢慢的放下公文包,举起双手,思考自己是如何,又是什么时候惹上的麻烦。

“不错的房子。”头发整齐向后梳理的男人似乎认真考量了他的话语,他站直身体,修长的腿裹着西裤,铁灰的细条纹衬衫套着敞开的西装外套,乔治看到挂在一旁的黑色大衣,对方的装扮令他不可避免的联想到黑手党,他有听同事谈论起最近洛杉矶新出现的黑帮党派,只不过从没想过自己会与这些势力产生关联。

“我的……丈夫,是个建筑设计师,这栋房子是他设计的。”

“嗯哼。”男人抬了抬下巴,对他的话产生了一点兴趣。

乔治的视线粘在男人的手指上,对方搭着扳机的动作甚至带着几分悠然自得的味道,仿佛入室抢劫、威胁逼迫这类的违法勾当只不过都是他日常生活里的一环。

乔治望着漆黑的枪口,心里的恐惧突然不那么浓烈了:“——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噢,我还没有自我介绍,乔治·法尔科纳教授,我叫阿奇,我为什么知道你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了这个。”

自称阿奇的男人冲乔治挑起一边眉毛,他拿起桌上的白色信封,两指捏着它展示,乔治看到封面上的熟悉笔迹,那是他早先写给夏莉的留言,或是称之为遗书。

“你翻了我的抽屉。”乔治知道自己不应当对入室匪徒的举动感到惊讶。

“所以——你想自杀,”阿奇两手交叠在身前,目光从上到下一寸寸打量乔治,“你是洛杉矶大学文学系的教授,住着人人都羡慕的房子,虽说是伦敦人,但你认识了几十年的好友仍对你不离不弃,你却想要自杀。”

他对我进行了调查。乔治笃定的想到,棕色的眼睛坦然的看向阿奇,没有辩解,也没有否认,只是沉默着肯定阿奇的猜测。

自打出现在乔治眼前便一直游刃有余的男人却是冷漠了下来,他缓缓收敛了嘴边的笑意,眉间聚拢几道清浅的褶皱,乔治恍惚间觉得这才是黑手党该露出的模样,目光狠戾不加掩饰,似乎下一秒就会从身后掏出手枪给你的衬衫上增添几个血窟窿——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阿奇抬起枪的速度快到乔治仍未反应过来便只瞧见不见底的枪眼,撞针下滑与转轮旋动的速度一同在乔治的眼中被分解为毫秒计数,比他在吉姆去世后盯着秒盘的时间流逝还要缓慢数十倍,乔治听到金属触碰的响声,手枪转轮转过一整个子弹刻度。

“——砰!”阿奇抿着的嘴张开发出一声空气弹响,他笑着看到乔治条件反射后退半步,走上前将白色的信封塞进他的腰带里。

阿奇用手里的枪管顶住乔治的下颌,手指拨动扳机找乐子:“你看,教授,其实你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般渴求死亡。”

乔治的瞳孔仍旧由于恐惧而保持放大的状态,他愣愣的看着阿奇,因对方的举动混淆了所处的世界,触碰到他下巴的硬制金属唤回他的注意力,声音与触觉又陡然涌进他的脑海,白衬衫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浸染,布料粘在他的皮肤上,他听到玻璃窗外小鸟的鸣叫,被阿奇点燃的壁炉里柴火燃烧的噼啪声,还有自己狼狈、粗重、仿佛死里逃生的呼吸。

“保管好你的枪,这款式可真够老的。”阿奇把玩了一会手里的左轮,拇指拨着枪柄打转,他握住乔治的手,把手枪塞进乔治的手心,枪管没有火药燃烧过后的炙热,嵌木的枪柄反倒因阿奇的体温而带着怪异的温暖。

乔治低头,想起来他还没给这把枪买子弹。

“我该说谢谢吗?”

“为了什么?谢谢我没有现在就杀了你?”阿奇拽住乔治的领结,凑近了打量他,评估他的剩余价值。

“人的生命就像海浪,无论如何翻涌,终会有平息的时刻,我只不过是在考虑自己加快这个进程。”潜意识里确定阿奇不会伤害他之后,乔治的神情也跟着变得平静,那层透明的薄膜又逐渐复原,将他和周遭世界隔离开。

“我不是来听你的文学课程的,法尔科纳教授。”阿奇咂嘴,对乔治这幅样子很不满意,他用力松开手,乔治被推搡得后退两步。

乔治看着身材高挑的不速之客在自己的客厅里晃悠,皮鞋跟落在木制地板上发出规律的声响,他一手插着腰,一手无意识摩挲着下颌,乔治看到他撩起的西装下摆里若隐若现的手枪柄,它看起来更加沉重,也更有杀伤力,乔治相信那里面的弹匣定然是被填满的,甚至已经上好了膛。

阿奇思考问题时总是专注而冷静的,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老道的平静,他绕着客厅踱步走了一圈半,此时太阳已经西斜,阳光从玻璃窗外斜射而进,阿奇浅色的眼睛被镀上一层暖光,落在乔治腰侧的视线却透着冰冷。

乔治写给夏莉的信笺仍被粗糙的插在皮带里,平整的纸张多了数道无法复原的褶皱。

“她的名字是夏莉,是吗?”阿奇清晰的发出那两个音节,吐出尾音时他的舌头故意在上颚弹动产生轻响,随意的语气包裹着轻描淡写的残忍,“你的命和她的命,你自己挑一个。”

乔治现在确信他是黑手党了,阿奇看向他的眼神变得极具压迫力,乔治的眼睛里灼烧起怒火,在脑海里他已经狠狠地揍上阿奇傲慢而轻浮的脸庞,他回想起与自己相识几十年有余的老友,对方正将她无辜的性命卷进这场荒谬的闹剧。

“……为什么?”

“嗯哼?”

乔治攥了攥拳,手心泛出的薄汗只余下一点湿意,他内心的疑惑却与恐惧一同犹如潮水翻涌,他闭上眼,妥协般的长出一口气,语气中尽是疲惫:“我没有理解你的意思。”

“如果你死了,法尔科纳教授,我保证你的知己会在不超过十二个小时的时间里陪你上路。”阿奇讨厌冗余的解释,感到不耐烦而皱起眉头。

“我不理解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乔治看着他,棕色的眼睛里藏着探寻的神色。

阿奇跟他对视,窗外太阳的最后一点轮廓也淹没在建筑物的影子里,光线暗淡下去的瞬间,乔治在阿奇的眼睛里捕捉到闪动的情愫,但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分辨,那点犹豫便犹如幻觉一般消失了。

阿奇走到乔治身前,伸手解开对方衣服上的第一颗扣子:“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记住。”

他吻上乔治柔软的嘴唇,比起一个吻,那更接近一种啃咬,乔治吃痛地皱起眉头,手指在抗拒间揉皱阿奇的衬衫,他被阿奇咬出了血,对方又用舌头舔去那一点血迹。

“第一条规则,别想着去死。”


tbc。


Hiroshi

【Archy/George】Mr.Wednesday-01(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rossover: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P:Archy/George


01,


随着整点钟声的响起,乔治·法尔科纳结束了他的文学课堂。

今天是星期三,他的最后一堂课在下午四点结束,没有学生留堂提问,他把硬壳装的福楼拜放进公文包里,回到办公室接了杯水,又一口气将它们喝光。

玻璃杯磕碰在桌面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乔治看向腕表,分针走到了十的刻度,余下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零二十分钟,他的喉结因吞咽而上下滚动,方才液体流经的喉咙又变得紧张干涩,自从吉姆离去之后,他已习惯分秒的流逝成为一种煎熬,昼夜打破原有的规律,变成一致的漫长,他把自己余下的人生规划成无数个终点,...

Crossover:摇滚黑帮/单身男子
CP:Archy/George


01,

 

随着整点钟声的响起,乔治·法尔科纳结束了他的文学课堂。

今天是星期三,他的最后一堂课在下午四点结束,没有学生留堂提问,他把硬壳装的福楼拜放进公文包里,回到办公室接了杯水,又一口气将它们喝光。

玻璃杯磕碰在桌面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乔治看向腕表,分针走到了十的刻度,余下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零二十分钟,他的喉结因吞咽而上下滚动,方才液体流经的喉咙又变得紧张干涩,自从吉姆离去之后,他已习惯分秒的流逝成为一种煎熬,昼夜打破原有的规律,变成一致的漫长,他把自己余下的人生规划成无数个终点,将一天的结束视作一次跋涉的结束。

他从未想过自己对于时间的感知会被强行调度,就像有谁强硬拨动机械钟表的指针,秒针走动发出的咔哒声再次进入他的耳廓,却不是将分秒无限延长,而是在无情的告知时间愈发接近,接近那荒唐的规则上的时刻。

 乔治听到被强行植入的恐惧在他的心底跳动,他再一次看向腕表,他在单人办公室里消磨掉半个小时,裤兜里的手机发出震动,乔治仿佛被惊醒一般,他掏出手机看向屏幕,送件人是一串数字,没有备注。

“法尔科纳教授,是时候回家了。”

 

路经的一切都变成了无声的潮流,乔治把车泊进车库,踏上通往门前的石板小路时,他习惯性的从公文包里拿出钥匙捏在手里,门扉却先一步在他面前打开,阿奇慵懒地靠在墙边,他的外套被丢在了一旁的沙发靠背上,手枪柄从后腰的皮带中露出,左手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燃烧着的香烟,他朝乔治露出他独有的笑容,似乎他已经成了这栋房子的主人:“还等什么?进来吧。”

乔治沉默的看着阿奇手里的烟,他低下头摆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噢,我忘了,你不喜欢我在你的房子里抽烟。”

阿奇退后一步侧过身,比起给房主让路的客人,他看起来更像逼迫对方踏入自己领地的主导者,并且对于猎物不会逃跑有着十足的把握。

乔治仍旧保持着一语不发,踏进这座旁人都会羡慕的玻璃与木头是主体的房子,阿奇就像对尼古丁不舍似的,狠狠吸了一大口烟,才将烟蒂丢进壁炉里,等他回到玄关时,乔治已经换好鞋子,将西服挂上衣帽架,开始简略的整理褶皱。

他总需要做些什么来抵御恐惧的侵占。

大门在乔治身后关上,对于捏住下颌的手指他丝毫不感到意外,阿奇的手指就像铁钳,强迫他打开唇齿接纳入侵的唇舌,带着烟草味的舌头添上他的上颚时,乔治呜咽着发出一声哀鸣,未燃尽的焦油味在口腔播撒,阿奇钳制着他的下巴不让他有合上嘴的机会,乔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忍不住呛咳起来。手工皮革制的公文包落在脚边,阿奇轻轻拍了拍乔治的脸颊,教授在羞辱性的动作下涨红了脸,阿奇无视了乔治饱含愤怒的目光,显然对此适应良好。

阿奇捡起地上的公文包,当着乔治的面打开了它,里面除开最占据体积的精装书本之外便是一些纸质资料和随身物品。

“你在做什么?!”

阿奇按住乔治的肩膀,打开的公文包落在地上,纸张顺着开口滑落,他把它们随意踢到一边,按住对方肩膀的手用了些力气。

“我很高兴看到你的包里没有出现我不喜欢的东西,教授。你知道的,做我们这一行的人看到左轮手枪多少会有点精神过敏。”

乔治的视线不自在的歪向一旁,视野里只有阿奇的皮鞋尖,他发现铮亮的皮革上似乎有一个暗点,让他不可避免的联想到血迹。


tbc。



布丁鱿鱼

【单身男子】我不再爱你了,所以生命也不再有意义

真的很喜欢《单身男子》这部电影,绝望又温暖,热烈又寒冷

B站:点我观看,记得三连 

【单身男子】我不再爱你了,所以生命也不再有意义

真的很喜欢《单身男子》这部电影,绝望又温暖,热烈又寒冷

B站:点我观看,记得三连 

宴安鸩毒yan

【极度致郁/催泪/同性/混剪】他们就是不喜欢我们


真爱无关性别!反对同性恋歧视!


开始的构思不是这样的,当时想的比较多,下载的影片也多,其实还有十几部没放进去,拖得时间久了,都忘了自己想干什么了,今天突然开了电脑,拼拼凑凑,就成现在这样子了,还是要做的精良一些,下次吧


电影:【天佑鲍比】【平常的心】【单身男子】【云图】【再见我的新郎】【费城故事】


BGM:Cello Romaance—Shire Music

【极度致郁/催泪/同性/混剪】他们就是不喜欢我们


真爱无关性别!反对同性恋歧视!


开始的构思不是这样的,当时想的比较多,下载的影片也多,其实还有十几部没放进去,拖得时间久了,都忘了自己想干什么了,今天突然开了电脑,拼拼凑凑,就成现在这样子了,还是要做的精良一些,下次吧


电影:【天佑鲍比】【平常的心】【单身男子】【云图】【再见我的新郎】【费城故事】


BGM:Cello Romaance—Shire Music

JS

【欧美cp群像/文艺复兴】你还在吗?


【欧美cp群像/文艺复兴】你还在吗?


麻辣鸡

电影名单身男子 一个练手的视频 希望能过审

电影名单身男子 一个练手的视频 希望能过审

wakeup

存档 //单身男子 

开头雪地里g去吻死去的j 和结尾j吻住倒在地上的g 也太戳泪点了 

然后 心疼我尼 

存档 //单身男子 

开头雪地里g去吻死去的j 和结尾j吻住倒在地上的g 也太戳泪点了 

然后 心疼我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