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卖火柴的小女孩

2549浏览    100参与
查无此人嘤樱乃

[碧蓝航线沙雕童话]卖鱼雷的小女孩

极度ooc注意

天冷极了,下着大雪,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夕立被指挥官强行拖了出来,并被要求在指挥官交给她的一篮子鱼雷(?)卖完前不准回去。

“啊啊指挥官真是的……”夕立一边抱怨着,一边因为寒冷而发着抖走在街上。

夕立走着走着,突然被一个人撞倒在地上(吐槽:这人力气还真够大啊连驱逐舰都能撞倒)。“喂!你撞我干什么!”夕立愤怒地朝那个人喊道。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小姐我也不是故意的!”那个人看夕立如此愤怒,连忙道歉。

“那么,作为赔礼,你把我篮子里的鱼雷买了吧!”夕立如此道。

“诶?”那个人听见后似乎有些吃惊,随后再次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不行……”

“你必须买!看你的样子你也是个指挥官吧!难道你不想给你的舰船...

极度ooc注意

天冷极了,下着大雪,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夕立被指挥官强行拖了出来,并被要求在指挥官交给她的一篮子鱼雷(?)卖完前不准回去。

“啊啊指挥官真是的……”夕立一边抱怨着,一边因为寒冷而发着抖走在街上。

夕立走着走着,突然被一个人撞倒在地上(吐槽:这人力气还真够大啊连驱逐舰都能撞倒)。“喂!你撞我干什么!”夕立愤怒地朝那个人喊道。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小姐我也不是故意的!”那个人看夕立如此愤怒,连忙道歉。

“那么,作为赔礼,你把我篮子里的鱼雷买了吧!”夕立如此道。

“诶?”那个人听见后似乎有些吃惊,随后再次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不行……”

“你必须买!看你的样子你也是个指挥官吧!难道你不想给你的舰船们一些好装备吗?”

“……”于是,那个人只得用20红尖尖的价格买了个紫鱼雷。

夕立又逮住了几个人,强行让他们买自己的鱼雷。那些人也只能自认倒霉,买了夕立的鱼雷。

夕立继续在大街上走着。突然,她看见了街边的一家店,橱窗中正摆着一只烧鸡。出于吃货的本能,她立马凑了过去,望着橱窗中的烧鸡摇着尾巴流口水。

“呜呜……好饿啊……好冷啊……”夕立抱着腿,靠着墙坐着。“指挥官为什么要这样啊……夕立想和港区的大家一起围着被炉吃肉啊……”

她望向了放在一旁的一篮子鱼雷,突然间想到:只要引爆鱼雷,就不会冷了吧?

于是,她引爆了这一篮子鱼雷,整条街的大家都暖和极了。


日常宣群

碧蓝航线女指挥官群招人了!欢迎各位女指加入!群号962012937!仅限女指!(不是女权,只是精虫上脑的有丶多)


山中有一甜枣

卖火柴的小姑娘 改编

小女孩站在橱窗外,将脏兮兮的小手扣在玻璃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橱窗内漂亮且温暖的鲜红连衣裙。


正在女孩幻想自己穿上这样好看裙子的时候,从商店里走出一个售货员。

售货员擒着温和的笑容,轻声问着小女孩:“喜欢吗?”


小女孩眼睛冒着星星,对着售货员大大的点头。


售货员笑了,“喜欢没用,这是要拿钱买的。”

临走售货员嫌弃的看了眼小女孩的双手。

低声喃喃:“脏手,害的我又要擦玻璃!”


小女孩被大人的眼神吓的退了一步,失落的走在街上,那种眼神小女孩就算看见太多,也止不住心中的恐惧,只能继续穿着迫近的红棉群,彷徨的在街上卖火柴,起码要赚到买一个面包的钱。

街上的行人无不是裹着...

小女孩站在橱窗外,将脏兮兮的小手扣在玻璃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橱窗内漂亮且温暖的鲜红连衣裙。


正在女孩幻想自己穿上这样好看裙子的时候,从商店里走出一个售货员。

售货员擒着温和的笑容,轻声问着小女孩:“喜欢吗?”


小女孩眼睛冒着星星,对着售货员大大的点头。


售货员笑了,“喜欢没用,这是要拿钱买的。”

临走售货员嫌弃的看了眼小女孩的双手。

低声喃喃:“脏手,害的我又要擦玻璃!”


小女孩被大人的眼神吓的退了一步,失落的走在街上,那种眼神小女孩就算看见太多,也止不住心中的恐惧,只能继续穿着迫近的红棉群,彷徨的在街上卖火柴,起码要赚到买一个面包的钱。

街上的行人无不是裹着厚厚的夹袄,小女孩捧着火柴还没走近,就被挥手轰走。

街上洋溢着圣诞节的快乐气氛,却半分没有分给小女孩一点。


“你在卖火柴吗?”


突然一道动听的清脆声音响起,小女孩忽然一抬头,就直直的撞进迎来穿着体面整洁男孩的怀中,男孩扶住小女孩,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火柴。

小女孩本就冻的通红的脸更像染上一层红果浆,赶忙蹲下来捡火柴。

“对不起,我来就好了。”


男孩已经将火柴都纳入掌中,站起身,足足比小女孩高出一个头,男孩让小女孩摊开手,把火柴倒进小女孩的小手中。

“一根火柴多少钱?”


小女孩把手中的火柴攥紧,细声细语的对男孩子说:“一铜币。”


小男孩点头“好,我全要了。”


小女孩惊喜的张着双水亮亮的眼睛看男孩,“真的?”


男孩点头,神秘一笑,“不过你要和我去个地方。”


小女孩满怀欣喜的忐忑跟在男孩身后,走在前面的男孩过了街口,突然“哎呦”了一声,小女孩慌张的跑到男孩跟前,紧张的望着他。


男孩苦恼的捂住头顶,这时候小女孩发现男孩头顶昂贵的皮毛帽子不见了。

小女孩也紧跟着在地上左右寻找。

就听男孩说:“我的帽子被风吹上树了,怎么办啊。”


小女孩不疑有他向街边的树上看去,“哪棵树?”


男孩指了指身边的一棵树,之间树上都是鹅鹅白雪,根本看不见帽子的踪影,“在这上面。”


小女孩把火柴小心的放进包里,把包脱下靠在树脚,“我帮你爬上去拿帽子。”

男孩犹豫的挡下小女孩,“你行吗?”

小女孩对着男孩点头,“你放心吧,我以前总爬树上去给小鸟喂食。”小女孩觉得自己能帮上男孩而笑的格外灿烂,连街道上的彩灯都显得黯然失色。


小女孩将小手攀上冰冷的树干,熟练的挥动手脚,爬在树上,风都要将小女孩吹透了,可是小女孩仿佛感觉不到一般,用不算干净的小手挥走寒冷的积雪,费力的寻找男孩的皮毛。

正在小女孩眼角瞥见一抹棕色,以为是男孩的帽子时,树下响起了几个孩子铜铃般清脆的笑声。


“哈哈哈,你们看,我说能让她上树,她就得上树!”

“真的,她好蠢啊,你怎么骗她的?”


小女孩心中的恐惧如潮海般快要将她吞没,小女孩僵硬的望了下去,几个衣着鲜艳的男孩女孩,围着那个刚刚丢了帽子,现在已经头带皮帽与几个好友畅快嘲笑的男孩。

男孩对于伙伴们的簇拥而把嘲讽小女孩的话说的更大,大的小女孩感觉谁拿着大喇叭要将自己的耳朵震聋。

几个小少爷小姐欢笑过后,将放在一旁碍脚的小包一脚踢散,几人合着愉快的圣诞歌扬长而去。


小女孩已经被泪水浸湿了眼眶,寒风一吹,疼得直闭眼睛,当小女孩摸干泪水,抬头不抱希望的去看刚刚那一角棕色。

原来只是一片未落的枯叶。


小女孩浑身冻的僵硬,脚下一滑,摔落树下,街上行人纷纷却没有一个上去关怀小女孩,好一阵小女孩才重新站了起来,低头去捡自己的小包。

可是不知哪里跑出来的恶犬,狂吠的声音吓的小女孩重新跌坐在地。

在以为要北咬到的下一刻,疯狗的主人攥住了狗绳,女人娇俏的笑问自己的狗狗。

“哎呦,你也喜欢这个孩子?”


疯狗更欢了,围着自己主人直转圈。


小女孩一点点睁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拉着狗绳的女人在这样寒凉的冬天之穿了见及膝的裹身黑裙,暗红色的长发打着卷垂在胸口,还有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长衣。

她带着一副诡异的黑色面具,那双眼睛像是无机质生物一般,还有一条恶犬。


但是奇怪的,被这样一个女人低头看着,小女孩非但不害怕,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在牵引。


小女孩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像个犯错的小学生站在女人面前。


女人未语先从不知哪里拿出一根烟点上,然后才向小女孩伸出手,“绯红之王,我们终于见面了。”


小女孩听不懂女人在说什么,但是低头看着自己彻底脏兮兮的小手,在衣服上干净的地方狠狠蹭了两下,才小心翼翼握上那骨节匀称白皙分明的玉手。


女人嘴边溢出一丝笑意,均细的手指裹上小女孩僵硬的手。

“我是黑之黎明,记好了!”

hikari
天气冷了画画手都是僵的

天气冷了画画手都是僵的

天气冷了画画手都是僵的

快融化的雪糕

这张图最喜欢的就是彼得潘和睡美人
描线好累啊_(:з」∠)_
#靠着童年的记忆画出来
#开始征收意见,主要是画图的梗光了(灵魂之泉的水没了(piakkk)

这张图最喜欢的就是彼得潘和睡美人
描线好累啊_(:з」∠)_
#靠着童年的记忆画出来
#开始征收意见,主要是画图的梗光了(灵魂之泉的水没了(piakkk)

初sài

【文野】卖火柴的泉镜花

*原版童话设子+奇妙的故事


*主角镜花酱


*微敦镜或者红镜


*可能遇到的雷:ooc/没有逻辑/独立故事/


*虐,自备纸巾。原版童话结局即be,请避雷


有一种冲动叫改编所有童话故事


三连可好(✪▽✪)


 @罗莎琳达Rosalinda  @当我没名字就行了 看了某个音乐剧之后脑洞飙升的产物🌝


—————————————————


卖火柴的小女孩


我不知从何处来,我的奶奶是谁,我只知我有一盒火柴,让通向天国的路不再黑暗。


冬天。


好冷。


没有人愿意在这个寒风呼啸的小巷里彷徨。...

*原版童话设子+奇妙的故事


*主角镜花酱


*微敦镜或者红镜


*可能遇到的雷:ooc/没有逻辑/独立故事/


*虐,自备纸巾。原版童话结局即be,请避雷


有一种冲动叫改编所有童话故事


三连可好(✪▽✪)


 @罗莎琳达Rosalinda  @当我没名字就行了 看了某个音乐剧之后脑洞飙升的产物🌝


—————————————————


卖火柴的小女孩


我不知从何处来,我的奶奶是谁,我只知我有一盒火柴,让通向天国的路不再黑暗。


冬天。


好冷。


没有人愿意在这个寒风呼啸的小巷里彷徨。


泉镜花只看得到一双又一双的鞋子,伴着踩雪的嘎吱嘎吱声沉默地离开。


“先生,买根火柴吧!”她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路过,他头发的颜色很奇特,半黑半白。她觉着这个人和自己一样冰冷,需要点温暖。


他会买一根的吧,他会买一根的吧!


然而,那个人只是冷漠地瞥了一眼,不屑地走开。


泉镜花愣了愣,然后无力地重新蜷回墙角。


好冷......好冷......


她忍不住点燃了一根火柴。望着火柴的微光,她似乎能从里面看出一个人和爱的微笑。


她想起了她的祖母。她的祖母是她见过最神秘莫测的女人,也是她见过最慈祥的女人。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她都能见到祖母执着手杖,伫立在窗前。


她还记得小时候,自己不小心打碎了父亲最爱的陶瓷工艺品,父亲要冲过来揍她一顿,祖母却坚定地将他拦下,望着瑟瑟的幼小的孙女,轻声说了一句:


“会伤到镜花的......”


祖母的眼睛里闪烁着看不清的暗晦的光影。


后来,镜花问祖母当时为什么拦着父亲,祖母只是微微一笑。


好冷......好冷......


“镜花。”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她走来。


“奶奶!”镜花一头扑进祖母的怀里。“镜花好想你!”


周围的场景随之变换,此刻她竟身处于一方暖和的厅堂。


“镜花,奶奶不在的日子,你受苦了。”祖母轻声道,“奶奶只是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来吃些东西吧,你会感到暖和的。”


于是泉镜花就喝了一杯热可可,吃了一点面包。


“奶奶,我好想你。”


“奶奶也很想镜花,所以来看你。”


“奶奶,镜花不想离开你。”


“镜花,你终有一天会永远和奶奶在一起的。”


祖母动作柔和地拭去镜花嘴角的面包屑,轻轻抽回了她手中的面包,“奶奶还有事,要先走了……”


“不要,不要!奶奶!......”


镜花是那么迫切地想抓住祖母的衣袖,可是祖母走得是那么坚定有力,如同当初为她拦下父亲的巴掌一般。于是最终她只能看着奶奶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没了。


她又回到了寂寞、孤冷的街角。


泉镜花身上披着一条破旧的披肩,这并不能给她带来多少暖和。


肚里像没有吃过东西一样,依旧是饥肠辘辘。


“买一根火柴吧,先生!”一个身着米色风衣的男人走过,镜花直觉感受到这个男人十分友善。


“咦......这么冷的天居然还有小姑娘在街头卖东西......”那个男人果然转过头来。


买一根火柴吧,求你了,哪怕是一根也好。不卖掉这盒火柴,先生不会让我回去的!


“先生,买一根火柴吧……”


“孩子,这里这么冷,你赶快回去吧!”


“先生,买一根火柴吧……”


“对不起啊...我身上也没带钱。要不,这盒火柴我全收下,明天你在这里等我,我给你拿钱?”


“不用了……”


泉镜花默默地想着,先生只是会让她拿钱回来,没有钱,她想都别想踏进先生家的门。


“好吧……我这里有一条围巾,你披着,暖和暖和。”


于是男人就这么离去了。也不能怪他,虽然他心底的确十分善良,但他还有要紧的事。


泉镜花继续等待着下一个来买火柴的人。幸运的是,她没有以前那么冷了。


她还是好想祖母。


祖母去世后,家里就像糟了厄运一样,灾祸接踵而来。先是她的母亲遭车祸成为了植物人,但是在此期间她的父亲却另觅了新欢。


在新欢的劝说下,他终于放弃了母亲的治疗,直接火葬了。


她现在身上还有一盒东西,就是妈妈的骨灰。这是她唯一能真正拥有的东西了。


妈妈死后,原本富有的家庭越来越贫穷。新欢离开了父亲。最终父亲没有钱了,就把她转卖给了一户人家。


据说,父亲后来也死了,半夜看到一个白衣女人,活生生被吓死的。


她当时就想,那是妈妈吧。


来到这户人家里后,生活逐渐好转。只是男主人有唯一的一个要求:


每天必须劳动,用劳动得来的对应的钱换取吃食。


先生的房子里还有很多很多的小孩。她是新来的,于是他们集体欺负她。


这天,她好不容易去街上卖的报纸换来的钱又被那几个小孩给抢走了,她无助地回到先生的家,先生只是平和地说道:


“没事的,镜花,你要知道,我这里可不是孤儿院,什么福利免费领。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可不仅仅是要靠劳动。你还要学会弱肉强食的道理。”


她听得一知半解。


“你要知道,从前我是免费让那些小孩衣食住行的。有一天来了一个很漂亮的金发小女孩,她穿着红色的洋装。于是在那几个孩子中我最偏爱她,给她比所有小孩都好的吃食和房间。每个月我还会给她买各种昂贵的裙子。”


“可是后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么?那些孩子,那些恶劣的、没教养的孩子,气不过,在有一天我出去办事的时候,生生把那个女孩给打死了。”


“打死了。”


“于是我从那时就改变了我的所作所为。我一样喜欢孩子,可我不再偏爱每一个。我一样给他们提供生活用品,可他们别想再白拿。恶劣的孩子依旧不少,可我已经习惯了熟视无睹。”


“去吧,镜花。我给你一盒火柴,去把它卖掉。每根1法郎,卖不掉,就别再回来了。”


她木然地接过火柴盒,转身走出时,想的竟然是先生柜子里珍藏的那些洋裙。


龙沙宝石、星幻兽、彩虹琉璃梦......


她多么希望有一天自己能穿上它们啊。


街角的冷冽似乎愈渐刻骨。冷死了。即使那舒服暖和的羊绒围巾,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她又想点燃一根火柴,她这么做了。


“唰”地一声,火柴的光似乎能照亮整个夜空。


“奶奶,奶奶。”泉镜花穿过层层的衣橱,迷惘地寻找着。


“镜花。”祖母站在一面镜子前,招手让她过来。


她高兴地跑了过去。


重新回到奶奶的怀里,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陌生。


祖母啪地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她就换上了一身华服。是她喜欢的、也是她向往的洛丽塔风格。


“喜欢么?”祖母笑语吟吟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回响。


“喜欢!”


那些她似乎永远都接触不到的价值连城的裙子,她穿上了。


是简洁的,又明了的,红色的舒服布料和大朵大朵棕白点衬的花朵和蝴蝶结,轻柔的蕾丝是她的面纱,衬着她的面容更加可爱。


“这套叫火柴,喜欢吗?”


“喜欢!”


又是啪的一声响指,她又换了另外一身洋装。浅蓝色的底色,和轻巧精致的雪花,下摆宝蓝色的底褶,竟与那街角的寒风截然不同。


“这套叫冬日......”


然后是粉色的“女孩”,米色的“羊”,紫色的“贵人”,灰色的“妄”,白色的“羽之鸽”......


“奶奶,这套裙子叫什么名字啊?”


黄色的底料,白色的蕾丝,宽大的袖子上点缀着美丽的宝石。黑色的绸带和小巧精致的十字架,唯独这套裙子不同,它使她微微感到有一丝丝不安。


“这套裙子叫天国......”


“天国?”


“镜花,你想和奶奶在一起吗?”


“想!我不想离开奶奶!”


“那就点燃你剩下的火柴吧,天国的信使会指引你来寻到奶奶的……”


缓缓地,火柴的光逐渐熄灭殆尽……


风刮得越来越冷了……自己会冻死的、会冻死的。


行人原本就不多,这时几乎没有了人影。泉镜花只能缩了又缩,却依旧在哆嗦着。


好冷......好冷......


这时,一个男人行色匆匆地走过来,直奔她身处的地方。


“先生,买......”


“镜花!你怎么在这里!大半夜不要乱跑,听敦哥哥的话,好不好?”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胸牌上写着:


“xx儿童精神病院 臆想症科 中岛敦”


“什么?什么敦哥哥......先生,我不认得你......买一根火柴吗,只要50生丁......”


“镜花,你大半夜又搞什么幺蛾子啊!听敦哥哥说,我们赶快回到病房里去,那里很暖和的,好不好?”男人很无奈地说。


泉镜花是臆想症科里最严重的一个女孩子了。她不是臆想某件事情,而是整个世界观都是臆想的。她否认自己住在医院里,她要每天跑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


“不,不...我不卖完这盒火柴,先生不会让我回去的......”


中岛敦的语气缓缓温和下来,“镜花,你听敦哥哥说,森先生是个好人,他不会在乎你有没有卖掉这盒火柴。”


“不会的......不会的......”


“镜花!你不要再执着于那些不存在的事实了,好不好?”


泉镜花怎么会想到,这个陌生人接下来的语气会让她仓皇无措。


“你是一户小康家庭的女儿,父亲去世后你的母亲又嫁给了另一位爵士,只是后来那位爵士又去世了。受不了打击的你母亲逐渐患上了抑郁症,把你托付给了孤儿院院长森先生后就投河自杀了。”


“森先生待你很友好,因为你使他想起了他已故的孙女爱丽丝。只是他发现了你的精神逐渐不正常了起来,于是只好将你送到我这里看病。”


泉镜花沉默地听着,沉默地想着。中岛敦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用着怜悯的目光看着她。


“我的奶奶还活着,我知道......她让我去找她......”


中岛敦很心疼泉镜花。


资料中显示,泉镜花的祖母十分宠溺她,有求必应。镜花的父亲虽然是个富有的商人,却是个酒鬼,有一天喝醉后剪了泉镜花所有的洋装。泉镜花上前去和父亲拼命,父亲抬手欲扇她的耳光,祖母却替她拦了下来。


在那之后不久,泉镜花的祖母死了。而泉镜花的母亲受不了父亲的家暴,一天失手拿刀杀了她的丈夫。


于是她改嫁,再婚,受不了良心上的谴责,才一死方休。


泉镜花的祖母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艺术家,而她的孙女却是万人摒弃的罪女。


在世人无数的唾骂中,泉镜花的心结越来越紧,每天紧紧地束缚着她。


可她什么错误也没犯啊。


后来,她才意识到,如果当时自己不去和父亲拼命,祖母就不会死了。


我为什么这么冲动?我为什么这么冲动!


夜里她早已扇了自己无数个耳光。


良心不堪重负,于是开辟出幻觉和妄想来使自己好过,使自己迷失。


“镜花,你的奶奶已经死了啊。”


泉镜花愣了好久。


不,没有,就在刚刚,奶奶还给她换上了好看的洋装。这是没有的事。


奶奶是假的?奶奶是假的?


不,奶奶不可能是假的,奶奶不会骗我的!


想到这里,泉镜花抬起头,眼里泪光盈盈又多了什么东西。


“对不起,先生,我不认识你。”


“对不起,火柴不卖了,我要去找我的奶奶。”


中岛敦还在愣神,泉镜花已经撒开脚跑走了。


“镜花!镜花!”


声音徘徊在空无一人的街角,中岛敦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原来的泉镜花。


泉镜花重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会,点燃了所有的火柴。


光——照亮了夜空——


“奶奶...”泉镜花呢喃着,“我现在很暖和。”


“我来找你了……”


光,映着小女孩苍白的脸,再也没有熄灭。


女孩的眼睛里出现了奶奶,奶奶正冲她慈祥地笑着,如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第二天,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围着红色围巾的中年男人找到了已经没了呼吸的镜花。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女孩的身上多覆盖了一层裙子,黄色的布料,黑色的十字架......


阳光普照。





end


——————————————————


我也不知道我竟然就这么把红叶姐写成了镜花的祖母


还有那个什么lolita的那段,我对lo圈不是很了解,如有圈内人发现错误可及时指正,谢谢(。ì










代数式

沙雕童话第一弹!这回是小红帽、白雪公主和卖火柴的小女孩。

沙雕童话第一弹!这回是小红帽、白雪公主和卖火柴的小女孩。

99伴奏网

卖火柴的小女孩伴奏--刘美麟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00328.html


我看见一个女孩
  她看来有点无奈
  我觉得她很好玩
  她觉得我很奇怪
她问我说 这个世界有多坏
  我说这个世界坏的很精彩
  她问我说 男人到底有多烂
  我说就是烂到你明知道烂 还要爱
爱呀 唉呀~
  什么时候轮到我呀
  可不可以快长大
  我也想要一个
  爱呀 唉呀~
  什么时候轮到我呀
  可不可以快长大
  我也想要一个
  某~某~某~某~某~某刘美麟
  某~某~某~某~某~某
你以为这么简单
  所以你这么期待
  想要爱的灿烂
  得先学会被甩
  我说你这个小女...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00328.html


我看见一个女孩
  她看来有点无奈
  我觉得她很好玩
  她觉得我很奇怪
她问我说 这个世界有多坏
  我说这个世界坏的很精彩
  她问我说 男人到底有多烂
  我说就是烂到你明知道烂 还要爱
爱呀 唉呀~
  什么时候轮到我呀
  可不可以快长大
  我也想要一个
  爱呀 唉呀~
  什么时候轮到我呀
  可不可以快长大
  我也想要一个
  某~某~某~某~某~某刘美麟
  某~某~某~某~某~某
你以为这么简单
  所以你这么期待
  想要爱的灿烂
  得先学会被甩
  我说你这个小女孩 不如去卖火柴
  烧了大野狼 把你自己救出来
  如果遇到王子
  把他从白马上拉下来
爱呀 唉呀~
  什么时候轮到我呀
  可不可以快长大
  我也想要一个
  爱呀 唉呀~
  什么时候轮到我呀
  可不可以快长大
  我也想要一个
  某~某~某~某~某~某
  某~某~某~某~某~某

椿溟

永远的童话

在森林的远方的天空,云层是那么白,像最漂亮的曼陀罗华。但它又是很高很高。

高到要把许多许多的森林里所有的树一棵又一棵连接起来,向上连着,才能扎入厚厚的云层,触到去往天上的门。小爱丽丝就坐在这天门下的河岸边。

爱丽丝抱着一本她捡来的精致的图画书。书上用袖珍的丝带绑成牢牢的结。像一把锁。

一个路过的女人要抢走它。书从怀里挣脱出来,书和女人掉入了河中。

爱丽丝伤心得掉眼泪。因为那女人拿着书在水中,却不肯再出来了。

“要迟了,要迟了!”旁边的兔子先生跳出来对她说。

“你会帮我找到书的,对吧?”

“如果你愿意跟紧我的话,”兔子先生蹦蹦跳跳地大叫,“跟紧我,要迟到了!”然后穿过田野,一路跳着...

在森林的远方的天空,云层是那么白,像最漂亮的曼陀罗华。但它又是很高很高。

高到要把许多许多的森林里所有的树一棵又一棵连接起来,向上连着,才能扎入厚厚的云层,触到去往天上的门。小爱丽丝就坐在这天门下的河岸边。

爱丽丝抱着一本她捡来的精致的图画书。书上用袖珍的丝带绑成牢牢的结。像一把锁。

一个路过的女人要抢走它。书从怀里挣脱出来,书和女人掉入了河中。

爱丽丝伤心得掉眼泪。因为那女人拿着书在水中,却不肯再出来了。

“要迟了,要迟了!”旁边的兔子先生跳出来对她说。

“你会帮我找到书的,对吧?”

“如果你愿意跟紧我的话,”兔子先生蹦蹦跳跳地大叫,“跟紧我,要迟到了!”然后穿过田野,一路跳着进入森林。

爱丽丝跟着兔子先生,跳进了一个树下的兔子洞中。

这个兔子洞是笔直向下,它又黑又窄,时而水平向前,宽敞得不像话。洞里太深,好像爱丽丝在一口深井里下沉,沉了十几年。

掉啊,掉啊,爱丽丝一下掉到一个大红房子的门前,门口一只拄着拐杖的狼外婆正在敲门。

狼外婆同她孙子已经饿得熬不过冬天,门里的小红帽却不肯施舍一小片面包。

爱丽丝把口袋里仅有的蛋糕送给狼外婆。狼外婆喂给孙子吃。一口一口吃着蛋糕,惊喜的是,怎么也吃不完。

狼外婆得到了吃不完的蛋糕,却不愿搭理爱丽丝的哭腔(“你看没看见我的书!”)。狼外婆甩着拐杖扔出去,赶走救命恩人。

爱丽丝捡起拐杖,却听到兔子先生“要迟了,要迟了!”的催促。于是又掉了下去。

掉啊,掉啊,爱丽丝掉到一个漆黑的冰冷的小镇。镇上的人们都紧紧围着快要熄灭的炭堆瑟瑟发抖。

人们说,灯失去了光明,煤油也用尽了。他们翻遍整个小镇也找不出一根可以烧的火柴,于是烧光了可以烧的东西。

爱丽丝把拐杖埋入炭堆。炭火立刻复燃,火焰高高地窜起,窜成好几米高的篝火,并且不停地烧,仿佛怎么也烧不完。

人们都疯了似的,抢那根烧不完的柴火。此刻他们一个个变成了聋子,没有谁听见爱丽丝的叫喊。

远处兔子先生又在催命:“要迟了,要迟了!”又掉了下去。

掉啊,掉啊,爱丽丝掉到一片金色的海滩。王子和他的幕僚们路过此地。

王子等待着小美人鱼的到来。每一年,王子都用他英俊的容貌勾引一条美人鱼随他过岸上的生活,再用他卑劣的内心骗取人鱼眼泪凝固的珍珠。

今年,女巫来到岸上。女巫向小爱丽丝求取她漂亮的礼裙,作为回报告诉她的图画书的所在。

女巫换上爱丽丝的裙子,立刻变成年轻貌美的人鱼公主,获得了杀死王子的机会。而换上女巫服的爱丽丝,则被女巫手一推,推下了海。

这一次,爱丽丝再也没有听见兔子先生的声音了。她又冷又饿,在深不见底的海里,沉往更深处。

她问自己,为什么没人在乎她的图画书?为什么人们都习惯于背叛生活?为什么总是悲伤充斥永恒的轮回?

她在不停追问中,下沉了好多年。沉到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她终于沉到尽头,一扇门前。她打开门,掉了下去。

掉啊,掉啊,她掉到一大块翠绿的田野上。河岸边,一个漂亮礼裙的小女孩抱一本精致的图画书。

爱丽丝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大叫着:“这是我的书,我的书!”她从小女孩的手里抢过书。脚却被裙摆绊到,爱丽丝扑通摔进河里。

爱丽丝在河水里,她的意识渐渐昏沉。她又开始听到了。听到许许多多的声音。

她听到河岸上女孩的哭声。她听到了,蛋糕发霉,狼外婆和她的孙子一同饿死。她听到篝火熄灭,镇民们在黑暗中相继受冻而死。她听到王子死后,国王愤怒地组建屠杀人鱼的舰队,从此美人鱼永永远远活在他们口口相传的童话中。

她听着听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川一

我开了什么鬼畜脑洞

        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咸亨酒店转角的风雪里遇见了孔乙己。

        她说,先生,买盒火柴吧。

        孔乙己摸遍全身的破布,找着一枚油腻腻的铜钱。把它递给小姑娘。他说虽然一文钱也买不到火柴了,但还是给你吧。

       小姑娘心想你有钱为什么不还账呢?她才不要这一文黑心钱。没用处又坏名声,影响她升天。她...

        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咸亨酒店转角的风雪里遇见了孔乙己。

        她说,先生,买盒火柴吧。

        孔乙己摸遍全身的破布,找着一枚油腻腻的铜钱。把它递给小姑娘。他说虽然一文钱也买不到火柴了,但还是给你吧。

       小姑娘心想你有钱为什么不还账呢?她才不要这一文黑心钱。没用处又坏名声,影响她升天。她不收。

       孔乙己以为她嫌少,进而嫌弃自己穷,因此有些愤愤地说:“噫,小姑娘,你懂得‘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么?你看着我这样穷途末路,其实酒馆里的老爷们呢,不过外面样子好看些,勉强涂饰罢了,全都是饿死鬼,只在欺负我的时候有富余。而我嘛,我却不一样了,我并不曾忘记圣人说要周济天下,不过腆着脸说,我现在也是囿于陈蔡之间了——但我总还可以济人于溱洧的嘛。

       再说,一文钱也还不起债啊。孔乙己洋洋自得又垂头丧气地走开了。

       小姑娘有点无语。她其实想说,一文钱也买不起吃的啊?

       但她决定还是像个可爱的小天使一样善良地宽恕这个老疯子,毕竟贪婪作为原罪影响考核耽误升天大业。于是她把一文钱阖在手心里祝祷。

       “仁慈的父啊,愿您用永恒的慈爱宽恕他的罪,给予他永恒的安详。”

       孔乙己的足迹渐渐被大雪覆盖,小女孩仍然留在原地的冰霜里。他们大约的确是在这个冬天里死掉了。


月光下的草料场
又双叒是卖火柴的草覆虫的梗我真...

又双叒是卖火柴的草覆虫的梗
我真的好爱

又双叒是卖火柴的草覆虫的梗
我真的好爱

苏格子插画
现在画着,觉得卖火柴的小女孩是...

现在画着,觉得卖火柴的小女孩是个特别悲伤的故事,为什么小时候觉得那么美好呢

现在画着,觉得卖火柴的小女孩是个特别悲伤的故事,为什么小时候觉得那么美好呢

hero_雷瓜

卖炒饭的真香怪

(沙雕预警,黄境泽我,赵境泽我cp)

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大年夜。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赵境泽和黄境泽,吃着炒饭在街上走着。她们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穿着大棉袄,但是有什么用呢?大家都穿着大棉袄

她们的口袋里兜着许多火柴,手里还拿着一把。这一整天,谁也没买过她们一根火柴,谁也没给过她们一个钱。

可怜的赵境泽的黄境泽!她们穿着大棉袄,哆哆嗦嗦地向前走。每个窗子里都透出灯光来,街上飘着一股炒饭的香味儿,因为这是真香夜——她们可忘不了这个。

她们在一座房子的墙角里坐下来。

她们拿着炒饭的手几乎冻僵了。啊,哪怕一根小小的火柴,对她们也是有好处的!她们敢从成把的火柴里抽...

(沙雕预警,黄境泽我,赵境泽我cp)

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大年夜。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赵境泽和黄境泽,吃着炒饭在街上走着。她们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穿着大棉袄,但是有什么用呢?大家都穿着大棉袄

她们的口袋里兜着许多火柴,手里还拿着一把。这一整天,谁也没买过她们一根火柴,谁也没给过她们一个钱。

可怜的赵境泽的黄境泽!她们穿着大棉袄,哆哆嗦嗦地向前走。每个窗子里都透出灯光来,街上飘着一股炒饭的香味儿,因为这是真香夜——她们可忘不了这个。

她们在一座房子的墙角里坐下来。

她们拿着炒饭的手几乎冻僵了。啊,哪怕一根小小的火柴,对她们也是有好处的!她们敢从成把的火柴里抽出一根,在墙上擦燃了?是的,她们敢。她们抽出了一根。哧!火柴燃起来了,冒出火焰来了!她们把手拢在火焰上。多么温暖多么明亮的火焰啊,简直像一支小小的蜡烛。这是一道奇异的火光!

赵境泽和黄境泽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大碗炒饭前面,哎,这是怎么回事呢?她们刚把手伸出去,想吃点炒饭,火柴灭了,炒饭不见了。她们坐在那儿,手里只有一根烧过了的火柴梗。

她们又擦了一根。火柴燃起来了,发出亮光来了。亮光落在墙上,那儿忽然变得像薄纱那么透明,她可以一直看到屋里。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摆着精致的盘子和碗,肚子里填满了苹果和梅子的烤鹅正冒着香气。更妙的是这只鹅从盘子里跳下来,背上插着刀和叉,摇摇摆摆地在地板上走着,一直两个真香怪走来。这时候,火柴灭了,她们面前只有一堵又厚又冷的墙。

她们又擦着了一根火柴。这一回,她们坐在美丽的圣诞树下。翠绿的树枝上点着几千支明晃晃的炒饭,许多幅王境泽表情包,跟挂在商店橱窗里的一个样,在向她们眨眼睛。

赵境泽和黄境泽向表情包伸出手去。这时候,火柴又灭了。只有一碗炒落了下来,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黄光,又有人要变成真香怪了,赵境泽说。

她在墙上又擦着了一根火柴。这一回,火柴把周围全照亮了。王境泽出现在亮光里,是那么真香,那么牛逼。

“泽哥!”赵境泽和黄境泽叫起来,“啊!请把我带走吧!我们知道,火柴一灭,您就会不见的,像那,喷香的炒饭,美丽的圣诞树一样,就会不见的!”

“把王境泽留住,啊,泽哥,快把我带走吧。带到那没有作业,没有学校,没有老师的地方。”

她们赶紧擦着了一大把火柴,要把王境泽留住。一大把火柴发出强烈的光,王境泽把赵境泽和黄境泽带到了那没有老师没有作业没有学校的地方去

第二天醒来,赵境泽和黄境泽都发现作业没写



西木野冰凛子

图1:高端黑魔
图2:普通黑魔
图3:我这种黑魔()

图1:高端黑魔
图2:普通黑魔
图3:我这种黑魔()

知机

『阴阳师』非洲寮的日常

       除夕那天,天空中飘洒着鹅毛般的大雪。我穿着又旧又破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很大的拖鞋,在大街上不停地叫:[卖火柴呀!]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我。

       我想到了生病的妈妈和死去的奶奶,伤心地哭了。可是哭有什么用呢?我只好继续往前走。雪花落在我的头发上,看上去是那么滑稽,可谁也没有注意到我。

       我走着走着,突然,一辆马车飞奔过来。我吓得赶快躲开,把大拖鞋也跑掉了。马车过去后,我赶紧找鞋。那可是妈妈的拖鞋呀,妈妈还躺...

       除夕那天,天空中飘洒着鹅毛般的大雪。我穿着又旧又破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很大的拖鞋,在大街上不停地叫:[卖火柴呀!]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我。

       我想到了生病的妈妈和死去的奶奶,伤心地哭了。可是哭有什么用呢?我只好继续往前走。雪花落在我的头发上,看上去是那么滑稽,可谁也没有注意到我。

       我走着走着,突然,一辆马车飞奔过来。我吓得赶快躲开,把大拖鞋也跑掉了。马车过去后,我赶紧找鞋。那可是妈妈的拖鞋呀,妈妈还躺在床上呢。可是,一只找不到了,另一只又被一个淘气的男孩当球踢飞了。

       没有了鞋,我只好光着脚走路,寒冷的雪把我的脚冻得又红又肿。

       天慢慢地黑了,街边商店里飘出了烤鹅的香味。我饿得肚子咕咕叫,我好想回家。可是没卖掉一根火柴,拿什么去给妈妈买药呢?

       我一整天没吃没喝,实在走不动了,就在一个墙角里坐下来。真冷啊,要是点燃一根小小的火柴,也可以暖暖身子呀。我抽出了一根火柴,在墙上一擦,[哧!]小小的火苗冒了出来。

       我把手放在火苗上面,小小的火光多么温暖啊!我仿佛觉得正坐在温暖的火炉旁边。我刚想伸出脚暖和一下,火苗熄灭了,火炉也不见了。

       我又擦亮了一根火柴,[哧!]火苗又蹿了出来,发出亮亮的光。墙被照亮了,我仿佛看见房间里的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好吃的东西。一只烤鹅突然从盘子里跳出来,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

       就在这时,火柴又熄灭了,我面前只有一面又黑又冷的墙。

       我舍不得擦火柴了,可我冻得浑身直抖。我又擦了一根火柴,[哧!]一朵光明的火焰花来了出来。

       啊!多年美丽的圣诞树呀!树上挂着许多彩色的圣诞卡。上面画着各种各样的美丽图画。树上还点着好多彩灯,一闪一闪地好像星星在向我眨眼睛。

        我刚要把手伸过去,火柴却又熄灭了,周围又是一片黑暗。

        我又擦了一根火柴,火光里,我看到一片烛光升了起来,变成了一颗颗明亮的星星。有一颗星星落下来了,在天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火光。接着,所有的星星也跟着落下来了,就像彩虹一样从天上一直挂到地上。

        火柴熄灭了,什么都消失了。我又擦亮一根火柴,火光把四周照得很亮。突然,一张蓝票在火光中出现了,呼唤着我。

        [蓝票——]我激动得想流眼泪,[蓝票,你把我带走吧!我知道,火柴一熄灭,你就会不见了!]可是,火柴又熄灭了,蓝票不见了。

        我把手里的火柴一根接一根地擦亮,蓝票又出现了,我们在快乐和光明中飞了起来。我们越飞越高,飞到了非酋大人晴明的寮里。

        火柴熄灭了,四周一片漆黑,突然,我闻到了烤鹅的香味——

       [欢迎寮里第三只r卡!]

         发生了什么?我好懵逼诶!

        你好, 我是座敷童子,你要买火柴[鬼火]吗?

    


周允晟

新版,卖女装的小男孩们!!

来看看吧,来看看吧,(小透明企图吸引注意力)

ps有群里的小伙伴一起弄的,第一次发帖,请多多指教 

原本:二酱
修改:漠上筠离君
整理:周允晟
宣传:尹落

新版,卖女装的小男孩们!!

来看看吧,来看看吧,(小透明企图吸引注意力)

ps有群里的小伙伴一起弄的,第一次发帖,请多多指教 

原本:二酱
修改:漠上筠离君
整理:周允晟
宣传:尹落

莫妮卡
可以买我一些火柴吗? 我想和爸...

可以买我一些火柴吗?

我想和爸爸妈妈过圣诞节……

🌚🌚🌚

可以买我一些火柴吗?

我想和爸爸妈妈过圣诞节……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