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南充

26787浏览    18805参与
南充大嘴影视

这是一家咖啡馆、下午茶

也是一家西餐厅、中餐厅、派对屋

更是一家轻音乐酒吧,夜宵、烧烤样样都有

能从午餐打卡到下午茶

晚间再来顿创意西餐,赖上一整天都不够的

这就是一家神奇的

全!能!型!餐!厅!


这是一家咖啡馆、下午茶

也是一家西餐厅、中餐厅、派对屋

更是一家轻音乐酒吧,夜宵、烧烤样样都有

能从午餐打卡到下午茶

晚间再来顿创意西餐,赖上一整天都不够的

这就是一家神奇的

全!能!型!餐!厅!


不知芳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不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不活了

寻梦xxs

滤镜教我做人系列

p1成都

p2南充

都是摸鱼

滤镜教我做人系列

p1成都

p2南充

都是摸鱼

酒店试睡员-黑刀先生
印象嘉陵江,山水南充城!南充的朋友,你们好吗?
印象嘉陵江,山水南充城!南充的朋友,你们好吗?
阿伊里涅夫

【猎鹰乙女】太阳照常升起

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故事,我在某个平行宇宙找到了它,并对他进行了一定的删改

希望你喜欢这个糟糕的东西

算亲(友?)情向,轻微病症写

轻微政治,请不要介意

如果可以,请安静下来

1.2w+


1.

  Sam Wilson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们认识得很早,那时候我高一,因为诸多原因被迫从中国随朋友迁到美国。作为中国人,也作为流民,哪怕我那时还能以天才称呼,那个环境并不接纳我。于是,天才就是天才,我轻而易举地走进了思维盲区,然后以疯子的身份被朋友拎进了医院 。

  Sam那时在医院为了他的...

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故事,我在某个平行宇宙找到了它,并对他进行了一定的删改

希望你喜欢这个糟糕的东西

算亲(友?)情向,轻微病症写

轻微政治,请不要介意

如果可以,请安静下来

1.2w+




1.

  Sam Wilson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们认识得很早,那时候我高一,因为诸多原因被迫从中国随朋友迁到美国。作为中国人,也作为流民,哪怕我那时还能以天才称呼,那个环境并不接纳我。于是,天才就是天才,我轻而易举地走进了思维盲区,然后以疯子的身份被朋友拎进了医院 。

  Sam那时在医院为了他的PTSD而寻求帮助,或许是Sam极富魅力的个性,我的主治医生——那个带着方言的上海女人——把我和Sam安排在了一起。随着会面次数的增多,久而久之,我俩成了朋友。

  Sam真的是一个很棒,很温柔的人。他会为了我的焦虑而唱一下午的歌谣;又或者是陪着我,听我的胡言乱语,在最困难的时候,他远比盐酸丁螺环酮片或是百忧解更为有效。作为好友,我也会陪着Sam,为了他逃出住院部或者为了一份礼物四处奔波。有的时候,我们被看做一对奇怪的父女,但不,我们只不过是最好的朋友 。永远的最好的朋友 。

  于是在这个五年好友纪念日,我写下这份回忆录。仅以此纪念,一份世界上最美好的友谊。

  ps.Sam,倘若你看到了这个,拜托,无视我那些奇怪的语法和拼写,你知道我在这方面超烂,对吧?早知道我就用中文或者德文写了,可恶。


2.

  病情稳定之后,我从医院搬到了Sam的隔壁,或者说做了室友会更准确。

  他在退休军人协会工作 ,我在社区高中上课。偶尔我会同他晨跑,虽然最终都是我先歇下来。也有时候他冒充我的某个远方亲戚,去参加我那没人参加的家长会,然后一边数落我,一边准备晚餐;或是我以他女儿或者干脆以情人的身份去打发被安排的对象,事后以客观评价为他惋惜或嘲笑他。又或者在彼此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为对方打开大门,拥有一个电影之夜。

  写着,就绕回去了。其实很难为我和Sam之间的关系下定义,因为总是会被当做亲情或者奇怪的爱情,每当这个时候,我们总会笑着搭上对方的肩膀:“是最好的朋友啦。”我们并不像女孩子的闺蜜那样,也不像男孩子死党那样 ,可我们仍旧好像彼此的一部分:我们对对方从不隐瞒,我们可以交换所有的秘密。

  我们是彼此的心理医师,也是彼此的避风港湾。

  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3.

  高二的舞会上我兼任了提琴手 ,在舞会前一周的周六,我问Sam是否愿意做我的舞伴。因为非要和班上不熟的人打交道实在是太尴尬了,当然,这一点我没和他说,毕竟他总是鼓励我多社交。

  Sam当时正在准备看电影用的零食,抽空拍了拍我的脑袋:“怎么啦,小天才,你还没找到合适的舞伴?我还以为等着你邀请的人,从学校一直排到了纽约。 ”

  我撇了撇嘴:“我邀请了杰西卡,但她说她有舞伴了。”杰西卡是我的同桌,一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女孩,善于运用中文使我们成为朋友。

  “Charlie,你知道没有女孩会邀请女孩做舞伴的,对吗 ?”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还能邀请其他什么人,况且这也不是重点!”我倒到沙发上,“重点是,她压根儿没!有!舞!伴!我早上还撞见她问乔能不能做她的舞伴 !乔还答应她了!我的上帝!”我大声呻吟着把头埋在一大堆我买的软垫里 。

  “看来还是得尝试邀请男孩,嗯?”Sam将零食碗放在桌上,用脚轻轻踢了踢我,“让一让,小天才?”

  “Sam公主,你的骑士难过的快死啦,他的心碎啦!”我故作艰难的举起一只手,“哦,可怜的骑士啊,到死的时候,却得不到爱慕之人的芳心!”

  “好啦好啦 ,Charlie骑士?”Sam将我拉起来,“你的Sam公主答应你的邀请啦,但他现在希望你能给他让个位置,他想要看新买的《霍比特人》啦。”

  听到《霍比特人》,我一个咕噜爬起来:“那赶紧开始,呜呼!”

  “你不在乎令人伤心到断肠的杰西卡和乔啦?”

  “你太让我难过了,Sam公主。”我皱起眉头故作生气,“为什么我非得纠结那些与我无关的人?我已经得到你的芳心啦!

  “再说了,电影不香吗?”

  “哈哈,好吧好吧。”Sam将零食碗放进我怀里,坐到沙发的右边,“开始了?”

  “开始啦!”我把大拇指伸出来,嘴里咔吱咔吱地嚼着奶酪球,“你最好不要剧透,Sam,不然我会把奶酪球倒在你的头上。”

  “当然不会!”

  “哦,还有...”我尽我所能地快速咀嚼奶酪球,“等我一会儿...”

  “嗯哼。”Sam心领神会。看着我吃完之后熟练地吹了几声口哨,灯便被RedWing关掉了。“越来越熟练了,小天才?”

  “那当然!”

  Sam为我啪啪鼓了几声掌,接着,电影开始了。


  到了舞会当天,Sam如约而至,他幽默风趣,笑容迷人,于是居然在一大群校园内外被邀请的或是混进来的俊男美女里颇受欢迎,小纸条都收了一大把。而作为邀请者的我,自然是被扯出一大堆理由追着问来问去,就连“你记得吗,我们之前在食堂,你排在我前面”的理由都有!气得我连拉几首快曲,吓得伴奏团纷纷劝我去跳舞。

  我愤愤走到桌子旁边去喝汽水,看着人群中央的Sam,又嫉妒又高兴。就在我以为我得一个人喝一晚上汽水,不时打发打发Sam的追求者时,Sam马上注意到了我,拉着我进了舞池,而我们在小步舞曲过后就溜了出去。

  我问Sam:“开心吗,万人迷Sam公主?”

  Sam揉乱了我为了舞会精心打扮的狼背头:“和你一起参加,很开心。毕竟第一次不是以家长的身份,不用听你的老师抱怨你?”Sam开着玩笑。

  “喂喂!”

  我们坐到实验楼前的长椅上,这个寂静无人的地方只有夜风在轻轻哼唱,没有言语再在我们之间,我们默契地只留下沉默交流。但并不尴尬,长久的陪伴,已经让我们哪怕一句话也不说,只要在对方身边,也觉得无比的安心。

  我侧身躺下来,靠在他的手臂上,小腿翘到扶手上,看着头顶不算太寂寥的星空,圆月正看着我,好像一只温柔的眼睛。

  “Sam。”我轻声说。

  “嗯?”

  “好美。”

  Sam听了抬起头,黑暗中不能明晰他的表情,不过他柔声回答:“是啊。”

  是啊。

  好美。


  第二天我是在自己床上醒来的。Sam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带了回来。

  因为这一点,我没有计较早上追着我问Sam是谁的杰西卡,并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是我最好的朋友啦!”


4.

  有一次,Sam洗衣服时把我忘在裤子里的十美元和次日要用的乐谱一起搅了。等我想起来要用时,扯出来一看:十美元粘粘也许还能凑合个一天,抄好的乐谱是完全看不了了。

  于是我和Sam熬了一个晚上,专门抄那个混账玩意儿。


5.

  对于我非得搬出去住的行为,朋友表示如果我非得待在外面,我的资产得由他管。我一口答应,然后揣着私藏的两千美元搬到了Sam公寓。

  于是在一周八百美元下,为了生活开销不那么紧张,我不得不兼职。

  Sam最开始还阻止我,在我的固执下他便以接送上下班妥协了。

  不过说句实在话,老Sam,开销不算什么,我是真的很喜欢和他一起走在下班路上,彩灯映水,无人多言的时光,那段时间慢到令人误以为那便是永恒。


6.

  作为中国南方人我完全没见过大雪,所以当在医院里看见雪的时候,我惊呼一声,然后央求我的医生把我带出去。

  最终忙碌的她把我托给了来拿药的Sam,我们一起去医院广场堆雪人,我还记得那是一只鹰。

  ——虽然长得很像塌塌鸟,就是那种倒塌的也许是鸟的雪人。


7.

  Sam难受的时候,我会尽力让他同我一起坐在沙发和茶几中间,那块地板早就为我铺上了地毯,然后盖着毯子一起看一些幼稚但好笑的动画片,或是干脆什么都不干,让他倚靠在我怀里,只是陪着他,听他讲话。

  刚开始他不愿让我在他PTSD犯时靠近他,他说害怕伤害我。他太多虑了。


8.

  有一段时间,我堪称疯狂地迷恋钢铁侠。嘿,伙计们,说真的,他太酷了!炫酷的装备或是张扬的性格,尤其是我有幸在纽约的大灾难里也许只和Tony Stark距离3m!!!

  而Sam则更喜欢美国队长,虽然他没有经常说,不过这个家伙的床底下有一口大箱子,我之前翻开过,里面是满满一箱子的美国队长漫画和光碟——充满年代气息的东西。

  我们俩平时不怎么在这件事情上纠结,毕竟我也算是个三分热度的人。不过平时归平时,我和他在美国队长面前吵起来了。

  不需要回去再看一遍,伙计,就是美国队长,我们在美国队长面前吵起来啦!

  Sam除了我没有其他晨跑的伙伴,而我又缺席了太多晨跑,所以当我看见这个金发蓝眼的家伙时惊讶得不行,尤其是看见他超Sam圈的时候——要知道我平时才是被超的那一个。

  于是在Sam一屁股坐在树底下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到:“这是你的王子吗?”

  “要是真的,我会被全美的女孩追杀的。”Sam气喘吁吁地说,“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周日不是你的地板日吗?”

  地板日是我创造的名词,意思是在这一天我会以各种姿势在家里的地板上,躺着或者坐着,管他的,总之我会放松我自己。

  “我还想着你可能需要一个同伴,亏我起的那么早。”我将毛巾递给Sam,“全美的女孩?他是谁?金发蓝眼的家伙一定不是钢铁侠。”

  “除了钢铁侠你就不能想出点其他东西吗?”

我看着已经在我面前跑过去两遍的人:“我还能,呃,想到鹰眼,浩克,雷神...哦哦,他一定是雷神对不对?我记得Thor是金色头发的。”

  “oh man...”Sam忍不住一样拍了我的脑袋,“这是美国队长。”

  我痛呼了一声,又抬起头:“美国队长?是我想的那个吗?”

  “嗯哼?”Sam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正巧美国队长Steve Rogers停下了跑步。

  “oh...太酷了...”我看着Steve走过来,带着一种“嗨,我是Steve”的表情,而不是那种我之前看过的——你知道我前面写着我在纽约危机现场对吧?——“复仇者集结”的表情,看到我坐在Sam旁边,笑着和我打了招呼:“你好,小姑娘。”

  “你,你好,美国队长。”我结结巴巴地打招呼,“这太酷了,我是说能碰见你,这太酷了。cap,很高兴能认识你!”

  Steve笑着冲我伸出手:“叫我Steve就可以了。”

  “Steve?ok,ok,uh...我是Charlie,很高兴认识你!”我把手伸过去抓住上下晃动,几乎是要把自家上下五千年的热情都加起来。虽然我说我更喜欢钢铁侠,但不代表我不喜欢美国队长啊!我也可喜欢了!!!

  “Charlie,Steve的手快被你晃断了。”Sam笑着打趣道。我连忙松开手,对着Steve胡乱道歉。

  金发蓝眼的美国大甜心笑着揉了揉了我的脑袋,这和Sam揉我或干脆拍我的脑袋不一样——Steve让人感觉亲切,而Sam简直是把我当个小孩子了!

  “不需要为了这些而道歉,Charlie,”Steve说,“你分明做的很好。"

  我搓着衣角,结结巴巴地应答着。结果一直到Steve开始与Sam说话,我都难得把我的思绪集中起来

  救命!我被一个可以说是美国领袖人物给夸了!??这是真的吗??!!他是不是在骗我??我真的很好吗???!!

  Sam的手放在我的头上,发出“噗”的声音。他柔声问:“你在想什么呢,小天才?”

  他揉了我的脑袋,就是那种对付小孩子的揉法。总是这样,在他的面前,我又是个小孩子了。可我还是乐意。

  “Sam...我被美国队长夸了...”我站在原地。

  “所以你现在更喜欢美国队长啦?”

  “不不不,当然不是”我晃了几下头,“这说明我绝对是宇宙级大天才,Sam,你以后不管干什么记得不要丢下我啊。不过还是钢铁侠更酷。”我信誓旦旦地说。

  Sam皱了眉头:“美国队长更帅。”

  我不甘示弱:“Tony.stark非常有钱,人也好看”

  Sam抱着胸:“Steve Rogers不是花花公子。”

  我几乎是叫了回去:“喂!明明就是钢铁侠最酷!”我冲下去,“钢铁侠才是我的男主角!”结果好不例外地被Sam拎了起来。

  “我觉得你想说的是英雄?”Sam把我像小鸡一样拎着。

  “总之是那个意思!”

  “上帝,哪个家伙有美国队长这么好?”Sam挑眉。

  “Sam,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一边的Steve突然说。我当场就是一句国粹,我忘了正主之一就在身边了靠!

  “啊,好?”Sam拎着我回了一句,“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好。”美国队长点点头,笑着挥了挥手,“那么回头见?”

  “回,回头见。”我小心摆了摆手,与Sam爽快的挥臂完全不同。

  “所以,”Sam把我放下来,顺手理了理我的外套,“你还觉得钢铁侠更好吗?”

  “我们刚刚在美国队长面前像个小孩子一样,就只是为了这个?”我觉得要不然是我疯了就是Sam疯了。等等,好像我才是疯子?

  “嗯?”

  “好吧,”我妥协了,“我选蜘蛛侠。”

  “...”



9.

  Sam走过我时,突然虚晃了我一拳。我正在喝水,从杯子后面斜出眼睛看了他一眼:“幼稚鬼,Sam。”

  “我承认没有被吓到的你很勇敢。”Sam耸耸肩。

  “废话,都被吓了那么多次了。”

  “胆子变大了?”

  “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伤害我。所以才勇敢。”

  “哈哈哈,好吧好吧。”Sam把我夹在胳膊下面揉乱了我的头发。

  “喂喂!我还在喝水呢!”我尽力抗议着。

  但是,管他的呢,Sam永远都不会伤害到我。是的,老伙计,是的。


10.

  我曾经卖掉了全套的钢铁侠漫画,为了给Sam买生日礼物,虽然最后被勒令换回来。当然我也没有妥协,并且拿出了我的另外一套钢铁侠漫画。

  那个礼物,我记得是一个鹰翅吊坠,是什么很要不得的材料似乎,所以才贵的离谱,不过我并没有将具体价格告诉Sam,至于他把它放在哪里我不太清楚。

  当他将星月夜胸针送给我时,我当场抱住了他,那简直是我收到的除了来自朋友的年龄纪念币外第一个,也是最棒的礼物。


11.

  我用力将一块石头丢向那群白人男孩,他们哄笑着四散而开,留凌乱头发的我跌坐在水坑里。  ——已经是第三次了。

  我将滑落肩膀的外套穿好,顺手擦掉了流下来的鼻血,一瘸一拐地往家里面走。路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夕阳在街头,我永远只能看见他,而不能赶上他。但不等我走到第二个转角,Sam冲上来把我拉入怀中。

  我把手拍上他的背:“嘿,嘿,Sam公主,怎么啦?你的骑士不是回来了吗?”

  Sam弯下腰,捧起我的脸,皱着眉看来看去。

  “好了好了,这没什么。”我打开他的手,“我们今晚会有意大利面吃吗?我喜欢昨晚的那道菜。”

  “Charlie,告诉我,你现在的心情。”Sam用他的浅色眼睛盯着我,让我不由紧张起来。

  “呃,别这样看我,Sam,”我结结巴巴地说,“你的睫毛好长,都快戳到我的心窝子了...”

  “Charlie...”Sam有些无奈。

  “我很好,Sam,我很好。”我用袖子擦了擦脸,“你看,我什么事情都没有。”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只看到了你混乱不堪的头发,沾着大量泥水的外套和脸,Charlie,你知道,我是可以信任的人对吗?”

  “可是,Sam,没有什么事情的,这不过是我,摔了一跤...?”我低下头。

  “不要担心好吗?我从不害怕与你共同面对什么,这也是你曾经说过的不是吗?”Sam拍了拍我的脑袋。

  我抬起头看他,夕阳在街头落下了,我即将什么也看不清,在这也许是最后一刻的光里,Sam笑着看着我。

  “他们,说我是...,还说了你,说你...,我实在忍不住,Sam,你知道我忍不住的...”

  “嗯,我知道的。”Sam把我轻轻拉入怀里。

  “我害怕,我害怕极了。也许是痛苦,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我只是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这是应该的吗?Sam?这是应该的吗?可是这是向来如此的啊。”我埋在他的怀里。

  “不,小天才。向来如此不一定是对的。”Sam柔声说,“人世间定然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我们都是阳光下美好的一切。”

  “Sam...”

  “嗯?”

  “太阳落下去了。”我看着街头的太阳。

  “没关系,明天它还会照常升起的。”Sam说。

  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


12.

  我喜欢午后的阳光,躺在窗前的地板上,听着随身乐,听着Sam在房间里走动。

  我喜欢所有的一切,喜欢阳光的温暖,喜欢RedWing扇动的翅膀,喜欢那些舒缓的音乐,喜欢Sam的脚步声和不时跟随音乐的哼唱声。

  世界的美意在一瞬间充斥我的胸腔,几欲要蓬勃而出,最终一句:“真好啊。”


13.

  我很喜欢橘子汽水,Sam则更喜欢喝咖啡。每到周末,我们都会坐到楼下的咖啡厅里,我喝着汽水赶作业,他喝着咖啡哼着歌。


14.

  RedWing是一只需要精心喂养的猎鹰,我对于他最大的骄傲就是我能够指挥他。这对Sam来讲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我可以在生他气的时候让RedWing把他的美国队长漫画丢掉天台上,而非最初的自己爬上去。

  但是,说真的,RedWing真的很可爱,尤其是他轻轻蹭你的手的时候。毛茸茸地,亲切的试探,可爱到犯规!


15.

  为了躲开很多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有个专门的秘密基地,就是一个附近废弃公园的小径。——因为杂草丛生,所以人迹罕至,或者是因为人迹罕至所以杂草丛生,总之那个地方清幽,贴近自然,可以散心之类之类,是个做秘密庇护所的好地方,专门用来逃避令人喘不过气的现实。

  有时在清晨,有时在午后,有时在夜晚,我们静坐,唯有默契在默言,并不尴尬,而是轻松自在。现在想来,靠在长椅上,看头顶的茂密树林,和林子里的一小块蓝天,阳光打着转落在落叶上,远处的学校响起上课铃声,这就是世界所能被我感知到的最充实的美意之一。

  “Sam,我今天不想去上学了。”

  “那就别去了。”


16.

  我问Sam:“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其实存在于一个小说里?”

  Sam正在熨一会儿出门要穿的衣服,RedWing窝在我脑袋旁边,夕阳把地板上的我们拉得好长好长。Sam摇摇头:“很奇怪的想法,Charlie。”

  我沮丧地吹了几声口哨,让RedWing把地毯多给我一点:“要是小说那可就太酷了,这样我就能知道我在读者心目里是个什么鬼样子了。而且要真是小说,那创造我们这个世界的家伙一定是神经打结了才会提出这样的剧情走向,我希望祂的评论区里能有人骂骂祂。”

  Sam把衣服挂起来:“也不至于,其实还算不错,不是吗?”

  “少替祂开脱啦,Sam”我把手臂举起来,“我敢说祂一定是那种一边觉得对我太狠了,一边压根不停手的人,指不定祂都分不清现实和幻境嘞。就好像我一样。”

  “嗯哼?”

  我大字一个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Sam公主,我可能太没用了,不配做你的骑士,你早日找个王子嫁了吧。”

  “少开奇怪的玩笑,”Sam走过开,“这个世界上可是有神存在的。我要出去了,你来吗?”

  我翻过身:“我尽量...”

  “来吧,你会很喜欢的。”Sam把我拉起来,帮我理了理头发与外套。

  “我希望是这样。”


17.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讨厌的相亲活动!!!

  “我希望回家了,Sam!”我尽量压低我的尖叫声,谁能想到坐在餐厅里的,居然是我的化学老师!!!!要知道我那时候的化学稀巴烂,是我所有成绩里的老鼠屎!!

  哦,对,各位如果还记得我说过的我会冒充Sam的女儿或者情人出席相亲活动就知道我们在干嘛了。所以这太恐怖了!!!

  “撑,撑住,Charlie!”Sam估计还记得上一次家长会被她训的时候,放在我肩上的手收紧了几分,RedWing察觉到他的紧张,扑棱几下翅膀,率先飞了出去。

  “我,我送RedWing回家,”我说着往外走,“我觉得小家伙估计想要回去了。”

  “Charlie,冷静!”Sam一把把我扯回来,一边说一边把我往里面推,自己往外面走,“要不你去和她说说我没时...”

  但不等我反驳或Sam另换政策,我的化学老师,琼斯小姐已经看到了我们并对我们招手,于是再如何我们也得过去。

  琼斯小姐看见我挑眉问:“BurrenReid小姐?”

  “是...是的...”我忽然好像回到大清,大气不敢出,当即我就想跳起来扇自己一巴掌——奶奶的,给老子长点骨气!!!于是我立马把手直挺挺地伸过去,中气十足地说:“琼斯小姐,晚上好!”并踹了明显在憋笑的Sam一脚。

  琼斯小姐与我握手:“那么坐下吧?”

  我笔直地站着:“琼斯小姐,恕我们不能,虽然这很令人伤心,但是还请您另找他人,Sam和我已经是一对人了。”我越说底气越不足,觉得用这种态度只是为了个爱情方面是不是太不值得了,回头问Sam:“对吧?”

  Sam点点头,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虽然看起来更像憋笑了。

  琼斯小姐点点头:“我知道的,BurrenReid小姐,从你和Wilson先生走进来我就知道你们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可——”

  琼斯小姐抬手打断我:“没有哪一对情侣会像你们一样好不扭捏,况且,我今天约Wilson先生来是为了你的化学,BurrenReid小姐,你应该在这方面多下功夫,Wilson先生,戏弄你的被监护人可不好玩。”

  ...?是谁急急忙忙把我抓过来说有很紧急的相亲活动的?我把手搭在Sam手上,那只手还搭在我的肩膀上,“Samuel Wilson?”

  “Charlie,咳咳,你最近太紧张了嘛,”Sam拳头放在嘴前,憋着笑,“你看,是不是好多了?”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我皱着眉头瞪他,但最终败下阵来。哪怕是个大笑话,但也是个笑话,他永远早知道如何在不使我气急败坏的范围内让我放松,我轻轻给了他一拳,笑着说:“小心你的美国队长漫画们,Sam。”

  “嗯哼,我会的。”

  “好了,小姐与先生,”琼斯小姐敲了敲她的茶杯,“请坐。”

  后面我们两个被琼斯小姐数落了一大通,而我则是说到做到,让RedWing把Sam珍藏的美国队长漫画丢到了房顶的避雨棚下面。

  不过,无论如何,还算不错。


18.

  我喜欢和Sam出去遛弯,他有时会和鸟说话,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但是看见他的笑容我觉得这一定是Sam本来就应该拥有的能力,他就是应该能够感知万物。他是如此具有同理心。

  “Charlie,它说你昨天把垃圾藏在了床底下,真的吗?”

  说我坏话的鸟除外。


19.

  我回到家的时候,Sam坐在沙发上,一大片阴影让他的脸看不清晰。

  “嘿,Sam,你怎么不开灯?”我一边拖鞋,一边问,“咱们的小红鸟呢?今天怎么没来迎接我?”

  “Charlie,”Sam开口说,“坐过来。”

  我疑惑地走过去,不忘把书包随手丢在玄关,坐到了沙发上。Sam的脸清晰起来,他皱着眉,显出一副严肃的模样。

  “怎么了,Sam?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不禁担忧起来。

  他看着我,良久揉了揉眉心,倒在沙发里,“没什么,Charlie,你晚饭想要吃什么?”

  “Sam,和我说实话,到底怎么了?”我站到他的面前,Sam从指缝里露出眼睛:“我们晚点再谈这个事情,好吧,Charlie?”

  “如果是什么和我有关的事情,Sam,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能够独立面对很多事情了。”

  “哪怕你压根离不开我?”Sam注视着我。

  “...”我没说话,我好像预料到了什么。我和Sam之间多少有些彼此依赖,而我又是最依赖的那一个,Sam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不管什么事情都尽量带上我。——要作比的话,我就是Sam捡回来的一只小狗,我害怕离开他。是的,伙计们,就是这样。

  Sam见我没说话,叹了口气。

  “我不害怕与你共同面对什么,Sam,”我轻声说,“我也不害怕独自面对什么,说真的,老Sam,我可比你想象中的更强大。”

  “可是,Charlie,这件事情...”

  “你去哪里,去干什么,都可以,不要在意我那么多,亲爱的,你需要的更多,我也需要更多。那么现在,站起来,抱抱我。”我张开双臂。

  Sam看着我。

  “抱抱我,Sam。”

  他站起身来,给了我一个拥抱,力气大到与之前任何一个拥抱都不一样:“我有可能回不来的,Charlie。”

  “我知道的,不用担心我。”我拍了拍他的背,“也不用担心莎拉,我会去看她的。嘿,你和她打电话了吗?”

  “是的。”

  “那我就不用编其他理由了,哼?”我紧紧抱了抱Sam,然后松开他:“我永远在这里等你,Sam,因为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现在,告诉我,Sam公主,我们晚饭吃什么?我想吃奶酪球。”

  “那是零食,Charlie,”Sam说,“不过我可以考虑考虑。”

  夕阳余晖照了进来,太阳要落下去了。

  “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回来,好吗?”

  “当然。”

  不过明天它将照常升起。


20.

  我其实有咬指甲的习惯,准确来讲,当我烦躁起来的时候,我会疯狂抓挠我的手与手臂。感谢Sam,他总能用手阻止我,用他严厉又担忧的表情看着我。

  于是哪怕他不在我身边,我也总能克制住自己。


21.

  Sam不在的那段时间里,我尽力保持好自我,尽力不去寻找他或其他之类的事情。我拒绝回到朋友那里,一个人在公寓里生活,偶尔去看看Sam的妹妹莎拉。

  在那段时间里,我和Sam都好像被时间遗忘了,没有人来打扰休学的我,也没有人会提起Sam,整个世界都好像与我达成了协议,对于Sam我们都闭口不谈,只有在想起时…会想起。

  但我们迟早会离开彼此,去奔向各自的终点。他会找到自己深爱的人,我也会和自己爱的人共度余生。好朋友的意义大概就在这里,我们陪着彼此走过一长串路,然后以各自最好的模样去奔赴自己的生活。也许最后在终点,我们会相遇,然后相视一笑。

  可是有时一想到这,我便就无由来的害怕,我也许根本离不开他,哪怕其实压根没这么夸张。所以当烁灭结束之后,当我们都重回这个世界,当他再度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哭着抱住了他,而他也回抱了我。

  尽管我知道,我没办法禁锢一位英雄,但在那一刻,我深知他属于我。


22.

  装着盾牌的袋子被堆放在脚边。

  “呃,接下来你去哪儿呢,Sam?”我问到。在烁灭之后,公寓被安排了其他人,朋友勒令我一定得回他那里去,至少是回去看看他。而Sam,刚刚拿到盾牌的老Sam,他得去哪儿?

  “也许我会回到莎拉那里,”Sam不在意的耸了耸肩膀,“唯一的问题,是这个…”他面色凝重地看着那个装盾牌的袋子。

  “相信我,他属于你,Sam。”

  “啊哦,可是我不这么认为。”Sam靠到椅背上,抬起头,“也许Steve想错了,我不适合这个。”

  “为什么?Sam,你快成为我了。我可不记得你也是这样否定自我的人,Flacon先生。说到这个,”我轻轻锤了Sam一下,“你怎么没告诉我,你这么厉害?”

  “Charlie,这不是什么自我否认,”Sam摇摇头,“而是这是事实。我也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好吧?我只是,这个担子对我而言太重了。我,我不应该成为Steve那个身份的人,我也成为不了。”

  我明白Sam在说什么,我拍上他的肩:“不要这么绝对,阳光下的是美好的一切,向来如此不一定是对的,Sam,不要强求自己,遵循内心好吗?”

  “…Charlie。”

  “嗯?”

  “谢谢?”

  “是我谢谢你,嘿,”我站起身,“Sam,你是英雄,记住这一点,好吧?我说的这句话是压根不会错的。因为我是天才。”

  我绕过去,压在椅背上,手搭在Sam的肩:“告诉我,你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的,对吗?”

  “是的,也许。”Sam说,又或者是其他事情。”

  “比如你的王子?我看见你一直在给一个人发消息,他是哪里的王子,Sam公主?”我打趣道,“要是他配不上你,我就去和他决斗。”

  “不要开这个玩笑,Charlie…”

  “我会的,他是哪里人?”

  “…我最近有一趟任务,你照顾好自己。”

  “当然,可是他到底是哪里人?”

  “…布鲁克林。”

  “哈,布鲁克林小王子和我的Sam公主。我有机会见见他吗?”

  “好了,Charlie,我们聊点别的,午饭怎么样…”



23.

  Sam的电话从德国打了过来,他问我关于那里有没有什么餐馆或者旅馆推荐的。

  我很郑重地告诉他:“你还记得我只是学过德语吗?如果你想问这个,Sam,你不如去问谷歌。或者你想拦个人把电话给他,然后让我来问?”

  “呃...抱歉,不...”

  “不过你在德国干什么?”我用肩膀夹住手机,这样就能用手去继续整理箱子。

  “问点东西,”Sam冲另一边说了什么,但是我听不太清,我正忙着把一大摞钢铁侠漫画搬出来:“你说什么?”

  “什么?没什么,我只是以为你学的时候有查,我记得你不是整理了一份吗,小天才?”

  “我只是整理了不伦瑞克的烛光晚餐,你想去的话,Sam公主,我可以发给你,”我直起腰,手接过电话,“但前提是你得告诉我你和哪位王子在一起,我的公主殿下。顺带一提,我找到你之前丢的美国队长第114期了。”

  “我和美国队长的搭档在一起。”Sam应答了一句,“把漫画给我收好,好吗?”

  “呃,和谁?”

  “一个很烦的家伙,”Sam说,“餐厅我自己去找,你忙吧,我回头再打给你。”

  电话匆匆挂断了,我只来得及听见一句“她应该在哪里?”


24.

  卡莉的电话居然也打到了我这里,我是说,我刚刚还在安慰莎拉,说她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想了想,接了电话:“卡莉,要是不会说中文,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我可不是来和你谈判的,Charles。”卡莉叫着我的名字。

  “说实在话,小姑娘,你应该听听Sam的话,他远比你想象中的更能体会你们。他有这方面的天赋,我可以担保。

  “你现在在做自以为对的事情,我以前也这样,但其实没有,从更大的方面来说,卡莉,他们毁掉了你的生活,你也正在毁掉他们的一切。我不太会说道这方面,那什么,听听Sam的吧?

  “还有那个傻逼替位,不要理他,谢谢,压根不可能。”

  卡莉那边没有说话,我不太知道她是不是被我重口音的英语给惊呆了。说实在话,伙计们,我不太这方面,也许我应该给Sam再打个电话。

  “你很令人惊讶,Charles。”卡莉说。

  “那是,或许是因为我是个天才?我和你其实挺像的,我们一样聪明,一样需要人指引,而且,好样的,我是个拉文克劳,所以拉文克劳加十分。”

  “...也许我回去听一听,只要你去和Sam说。”卡莉貌似还想努力一下。

  我嗯了一声:“当然,小姑娘。”


25.

  Sam结束任务之后有些不乐,我请他去喝奶茶。在这个海滨小镇,我们绕了一大圈,最后只能去喝咖啡。

  那个咖啡店店主看了我好久,才答应给我一杯汽水。


24.

  “你说我有机会见见冬日战士吗?”我坐在码头上问Sam。

  “什么?”Sam抬起头来,皱着眉看我。

  “对啊,他的胳膊太酷了,要是我能和他握握手,我会被女孩子们围住尖叫的。我是说,她们很喜欢他,是的,他的确很酷。”

  Sam停下修船的动作:“我可不这么认为。”

  “因为猎鹰更酷?”

  “因为那是个很烦的人,我觉得还是不要去喜欢  他比较好。”

  “哈,好吧,”我向后倒在码头上,“果然还是更喜欢钢铁侠。”

  “不是蜘蛛侠了?”

  “你仿佛在玷污我长情的爱,Sam。”我躺着没动,“修你的船。”

  “嗯哼。”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一个角色,但我没和你说过。”我看着流动的黄色的云说。

  “是吗?”Sam那边有水声传来。

  “是啊,”我大声说,“我可一直都是猎鹰死忠粉呢。”

  “哈哈,那可真是谢谢你,祝贺你,你绝对是最幸运的粉丝了?”

  “嗯哼。”我哼唧了一声答应他。


26.

   新任美国队长诞生了,我是说,Sam终于还是接过了盾牌,至于之前那个傻逼替位,恕我直言,不仅暴力执法还过于嚣张,太过分了,毫无能做美国队长的样子。

  我把Sam的演讲刻录了一份,并且背了下来。到周五晚上,我们相对而坐,我一字不差背了出来。

  “这么厉害吗,Charlie?”Sam笑着说。

  “当然啦,cap。”我自豪地回到,“那么,你终于还是答应了?”

  “的确,这个世界需要一个比walker更好的人,不一定是我,当更好的人出现时,我也会让的。”

  “那一个人永远也不会出现的,Sam。”我说,“你不一定会成为Steve那样的人,但也没有人会比你更好了。你命中注定会成为这个角色,并且不只是在我们这个世界,我敢保证,你在很多很多一个平行世界,也一定会是这个角色。”

  “那么,谢谢?”Sam站起来,“我会尽力的。”

  “哦,对了,我有东西要送给你。”我把远比你们所见更长的回忆录递给Sam,“好友纪念日快乐。至于回礼,cap,带我飞一圈吗?”

  Sam笑着把那个硬皮本翻开:“飞一圈就算了,不过我可以带你飞上自由女神像。”

  “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Sam?都是美国队长带人飞翔,我得说,明天我就会火了。”

  “哈哈哈,想的太美了,Charlie。”Sam拍了拍我的肩,“走吧?你想看夜景吗?”

  “当然,你说什么我都听,cap。”我眨眨眼,“我得说,现在我相较于钢铁侠,好像更喜欢美国队长了。”

  “那么猎鹰失宠了?”Sam笑着揉我的脑袋。

  “永远不会,猎鹰先生。”我拍上他的肩膀,“我将永远永远喜欢你,永远永远追随你,因为我们是最好的,全世界最好的朋友。”

  “是啊。”Sam将手臂也搭上我的肩膀,“你猜怎么着,小天才?我也是。”

  “我当然知道。”我眨眨眼。


27.

  当我们到达自由女神像时,天已经微微亮了。Sam就着彩灯和我打的光看完了回忆录,然后大笑着把我揽在他的胳膊之下。

  我们在最高的地方,风吹动我的头发与他的笑声。太阳升了起来,天边红光照下。

  世界的美意啊。我笑着去推Sam。

  我似看见了小说的尽头。





END

zB




最后实在是粗制滥造的...抱歉抱歉。


我喜欢温柔与有趣的灵魂,而Sam恰好就是这样

我喜欢Sam这个角色已经有2年多了,第一次为他写东西,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写乙女,磨蹭了大概一个月

总之,希望你能喜欢这个故事,它的本意,是双向救赎,哪怕最后它不成样子,并且有些糟糕

感谢阅读;)


梦境虽好,切记回头

温柔虽秒,切莫贪杯


没有回礼😢😢

羽织

一个男孩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男孩,他从原来的学校转到了另一所学校。到了属于自己的班级,他无所事事,一个人发呆,一个人自言自语

随着时间长了,他在这个集体中慢慢的成为了其中一份。

后来他认识了一个男孩,他们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打游戏,一起聊天。班上其他的同学调侃到:他们俩是不是在谈恋爱啊?  那个男孩没有在意,他们依旧一起,与以前一样

再后来他认识的那个男孩交了女朋友,他们两个渐渐疏远,可是男孩还是在想办法和那个男孩靠近……

男孩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他了,但他并不确定,不敢与周围的人说起这件事,但是看见那个男孩与那个女孩每天在一起,心里不知不觉就有一点嫉妒,男孩确信,自己喜欢上那个...

从前有一个男孩,他从原来的学校转到了另一所学校。到了属于自己的班级,他无所事事,一个人发呆,一个人自言自语

随着时间长了,他在这个集体中慢慢的成为了其中一份。

后来他认识了一个男孩,他们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打游戏,一起聊天。班上其他的同学调侃到:他们俩是不是在谈恋爱啊?  那个男孩没有在意,他们依旧一起,与以前一样

再后来他认识的那个男孩交了女朋友,他们两个渐渐疏远,可是男孩还是在想办法和那个男孩靠近……

男孩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他了,但他并不确定,不敢与周围的人说起这件事,但是看见那个男孩与那个女孩每天在一起,心里不知不觉就有一点嫉妒,男孩确信,自己喜欢上那个男孩,后来男孩心想:得不到就放弃吧,爱情这种东西也不能勉强啊

后来那个男孩发现了男孩的离开,发现男孩正在与自己慢慢疏远,他找到了男孩,质问男孩为什么。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那个男孩,眼神中露出了不甘心与失落

橘络.君

记念

    流年似水,一去不复返 ,看过的风景也许还可以重来,而逝去的人却再也不会回头。任你千思万想,他除了偶然在你梦里徘徊,其余的时间都只是恍惚的印象。这是林徽因的一句话。

    坐在窗前,看四周是多么寂静,只有一盏路灯,白色的灯光打在路面上。我想大喊你为什么不等等我,为什么要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独自作在床上,流着泪水,慢慢的进了梦乡。

    在梦里你拉着我的小手在路上慢慢的走着,渐渐的,你放开了我的手 ,独自走的越来越远,我看着你的背影离我越来越...

    流年似水,一去不复返 ,看过的风景也许还可以重来,而逝去的人却再也不会回头。任你千思万想,他除了偶然在你梦里徘徊,其余的时间都只是恍惚的印象。这是林徽因的一句话。

    坐在窗前,看四周是多么寂静,只有一盏路灯,白色的灯光打在路面上。我想大喊你为什么不等等我,为什么要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独自作在床上,流着泪水,慢慢的进了梦乡。

    在梦里你拉着我的小手在路上慢慢的走着,渐渐的,你放开了我的手 ,独自走的越来越远,我看着你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到没有了。

    “叮叮咚,起床快起床”,闹钟把我从梦中拉醒。我记得我曾经说,婆婆,等我长大了,我带你走遍天涯海角。我正在找要第一个带你去的地方。好不好?

    “好”

     我计划的如此周全,我每天数着,我什么时候能够毕业,我什么时候能找份好工作,什么时候能带你去外面看看。可我独独没算到,你离开了,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自杀)。

    那天,你抱怨自己年老不中用了。让我和妹妹要在一起,你们是亲兄妹,在一块好生过。如果我早点发现了多好,为什么我没有抓住你。

    我遇见的每个人都跟我说逝者已矣,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却没人跟我说要且行且珍惜,珍惜当下。

     分别了。

    


橘络.君

你的人生没有那么槽糕

    一天,女孩回到寝室听见室友在讨论谈恋爱的事情 ,女孩听得津津有味。室友问女孩有男朋友吗?和男朋友做过没?女孩害羞的把头伸进被窝里。

    这天是大一新生迎新大会,女孩作为志愿者参加,第一眼见到了这个帅气的男生,许多女孩都向他要了微信,男孩没给。走到女孩身边,问男生宿舍怎么走,男孩和女孩互加微信。

    男孩经常问女孩学习上的问题,女孩和男孩便想约在图书馆见面。男孩和女孩的关系就越来越好,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


    一天,女孩回到寝室听见室友在讨论谈恋爱的事情 ,女孩听得津津有味。室友问女孩有男朋友吗?和男朋友做过没?女孩害羞的把头伸进被窝里。

    这天是大一新生迎新大会,女孩作为志愿者参加,第一眼见到了这个帅气的男生,许多女孩都向他要了微信,男孩没给。走到女孩身边,问男生宿舍怎么走,男孩和女孩互加微信。

    男孩经常问女孩学习上的问题,女孩和男孩便想约在图书馆见面。男孩和女孩的关系就越来越好,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

    可大学的时光很快就到了尾声,这就意味着分别。在离别那天,男女同学都哭的不成样子,恋人之间的山盟海誓,相互许诺。女孩也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向男孩表了白。

     可结果不尽人意,男孩拒绝了。女孩回到寝室痛苦不堪,女孩喝的烂醉。心里想着这段还未开始的恋情却已结束。

    女孩步入了社会,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女孩的父母催促女孩谈恋爱 ,还说结了婚女孩就完美了。女孩便经常去相亲,她遇见了他。他把女孩宠成了公主。

     不是你不幸,而是时候未到。当你放弃了他时,总有一个男孩子会不远万里来到你的身边,上帝给你关上了门,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

      

南充大嘴影视

南充市川东北金融中心预计2025年建成。
建成后,川东北金融中心的金融、商业承载力也将进一步增强。更重要的是,未来这里对人才的吸引、商业的集聚升级,对于下中坝甚至是整个南充发展而言,都是一次重要的契机。

南充市川东北金融中心预计2025年建成。
建成后,川东北金融中心的金融、商业承载力也将进一步增强。更重要的是,未来这里对人才的吸引、商业的集聚升级,对于下中坝甚至是整个南充发展而言,都是一次重要的契机。

四川生活
3条视频让你了解南充,南充人赞起来!
3条视频让你了解南充,南充人赞起来!
四川生活
3条视频让你了解南充,南充人赞起来!
3条视频让你了解南充,南充人赞起来!
四川生活
3条视频让你了解南充,南充人赞起来!
3条视频让你了解南充,南充人赞起来!
时念邃安

#心疼宸火


#心疼老乔


#心疼puppr


#心疼宸火


#心疼老乔


#心疼puppr








易

元旦了,卡卡听说你想带他的帽子,于是给了你,快点说谢谢卡卡


————————————

没带美瞳致歉

穿的是自己的常服,可以理解为私设(?

元旦了,卡卡听说你想带他的帽子,于是给了你,快点说谢谢卡卡



————————————

没带美瞳致歉

穿的是自己的常服,可以理解为私设(?

七师兄和舒菜
去过很多城市才发现,原来四川南充的凤仪湾,才是被我忽略
去过很多城市才发现,原来四川南充的凤仪湾,才是被我忽略
弹吉他小队长

吉他老师的课后日常

吉他老师的课后日常

看世界奇闻异事
2005年9月南充僵尸事件
2005年9月南充僵尸事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